感恩

《娘子殿下》洛明珠独孤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娘子殿下》洛明珠独孤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莲城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三月江南的风景美如画,这日,风和日丽,一双人儿相偎身影,踏入了这莲城最大的一家珠宝店。

  男子锦衣华服,女子更是衣饰华美,男的俊美,女的艳丽,引得路旁百姓啧啧称赞。

  如此,女子贴紧男子,更是笑的灿若春花。

  西临王朝的京都,叫做莲城。

  而莲城,她拥有着一条古老而美好的河流——热河,热河的河水微红,河水的温度一年四季都与温泉一般温热无异。

  而正是在这特殊的河水中,一年四季都生长着一种洁白无瑕的白莲花,莲花更是常年花开不败,莲香馥郁,沁人人脾。

  而莲城的百姓同他们那个为佛成痴的皇帝一起沉浸在一片醉人的花香之中,过着看似安静无波,而实则却波涛汹涌的日子。

  "王爷!奴家要这个!"珠宝店中,那女子一身艳丽华服,纤纤玉指指着那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金步摇,对那男子撒娇细语,而与此同时,那曼妙的身子却是紧贴着男子,不作痕迹轻摩着男子的身子,男子只觉得腹中一热,心中暗斥,自己竟然对她如此浅显挑逗起了反应,一时间,不禁心中一热,声音更是柔了几分,对那女子道,"只要你把本王服侍好了,美人儿要什么都有。"说罢,男子动作流畅而自然的轻抚过女子胸前的丰盈,眉眼暗含春波。

  这一双男女正是方才那为百姓所称赞的金童玉女,而这位男子,正是当今王爷独孤月!

  被男子轻薄,女子娇羞一笑,垂眸之际,一道精光一闪而逝,快到,无人能够岂及。

  女子紧紧将金步摇握于手中,眼中满是兴奋之色,这金步摇可贵着呢!

  得意之态转眸即逝,女子娇嗔,"王爷,你真坏!不过……没有人跟着真是惬意呢。"

  口中如是说着,手中,却是将独孤月的手指一根一根的从她的身上掰开,那娇柔的身子便从独孤月的怀抱中脱离出来。

  "美人儿,你这是意欲何为?欲擒故纵么?"独孤月勾起一抹满是的兴味之色的浅浅笑意,食指微勾,轻轻一挑艳丽女子灵俏的下颌,女子的语气不由得暧昧了几分。

  "是丫,我们就玩欲擒故纵,如何?请王爷站着,奴家跑远一些,您再来捉住奴家,可好?"说罢,女子轻声一笑,声音婉若黄莺轻唱,优雅的提起裙角,绰绰约约的朝外跑去。

  独孤月盈盈凤眸,春波流转,好一个欲擒故纵, 而正是这把戏却正好挑起了他的征服欲,有趣,有趣!

  只不过,那女子看似轻巧的小跑,此时,她却是衣不沾尘,不惊起一丝尘土,她的身子如轻灵的燕子,越来越远。

  孤独月蓦然一惊。

  待他从自负中反应过来,女子已经跑远!

  独孤月顿时暗斥自己一声,运起轻功,朝女子追去,这女人是骗子,他堂堂一国王爷,竟是被区区一个女子戏弄了。

  而这女子却也不是寻常女子,定是那近日一夜之间名震天下的女飞贼,洛明珠!

  "洛明珠,再跑本王就把你充入奴籍!"

  独孤月一手拽着女子衣袖,一边,沉声喝道,这条街,是莲城的最为繁华地段,周围,不禁围了一圈看好戏的人。

  女子也不慌,只是含笑望着独孤月,这轻浅无畏的笑意,却直直的刺痛了独狐月的眼睛,该死的,她做什么笑那么……呃,纯真?

  "王爷,你要是再不放开小女子,只要小女子这么公然一喊,您就会被当成调戏良家女子的浪荡子,定会颜面尽失啊……"就在独孤月怔愣之际,洛明珠微靠近他耳际轻声道,巧笑嫣然。

  "你……"独孤月顿时眸露怒色,松开洛明珠,顺势,手掌一挥,神色倏然恢复如常,‘刷’的一声打开折扇,优雅而倜傥,试图掩盖他的慌张。

  这一不经意的动作,不禁惹来洛明珠一瞬的痴愣,稍纵,她唇角笑意更浓,心道,不过是一个花心色王爷,难道还怕你不成?

  想着,她不禁开始打量起独孤月,刚刚假装成他的新姬妾一直寻觅着那些贵重物品,倒是忘记欣赏一番这世人眼中的尤物了。

  独孤月身着宽大的金绣白袍,衣袖被风拂得高高飘扬。长眉微挑,晨曦忖托着俊美的脸庞,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儒雅更是为他整个人添得三分姿色。

  只不过,他美则美矣,却太过自负!

  她能一夜成名自然有她的手断与能力。

  蓦地,洛明珠神色一正,伴随着慌张将身形微福,透过独孤月,对着他身后道, "皇上万岁万万岁!".

  独孤月眉头微蹙,眸闪过一丝惘然之色,皇兄怎么可能来了?一时,他也未曾多想,转身,低头作揖,沉声道,"皇兄!"

  在四处角落静然围观的百姓不禁捂嘴窃笑,皆是为洛明珠暗暗叫好!

  她,不愧是大家心中的女神。百姓眼中,洛明珠便是劫富济贫的女中豪杰。

  良久不闻皇兄回话,独孤月暗呼不好,抬头,哪有什么皇帝?再转身,又何来洛明珠身影?

  留下的,不过是百姓们的暗暗窃笑。

  独孤月噌的瞬间恼羞成怒,碍于面子却是不好发作。又是‘刷’的一声将折扇打开,冷眼扫了一圈看好戏的老百姓,大声的呼道,"洛明珠,此仇不报,我就不是独孤月!"

  待独孤月离去,洛明珠这才从阴暗处笑脸盈盈的钻了出来,望着独孤月高傲的背影低语一声,俏皮之色顿现,"哼,独孤月,命中注定,你斗不过我!"第2章 热河佳人

  月照当空!

  一抹俏丽身影,倏地晃过,直奔热湖而去。

  独孤月只觉眼前人影一晃,眼前已经是一片寂静,哪有什么人影?是他眼花了?

  "小林子,你方才可有发现有人影晃过?"不甚确信,独孤月越发狐疑,转眸问自己的随身太监。

  "啊?"小林子惊讶的像周围扫视一了圈,"王爷,没有,没有啊!"

  "莫非,是本王眼花了?"

  独孤月不甚自信的嘀吐一声,与小林子二人继续朝前走去,他们晚上从宫中溜出来,为的,就是,一探热湖,居说,夜晚的热湖,是别有一番风采的。

  湖中,不时的传来女子浅浅的低呤,那不知明的曲子,倒是别有风趣,"洗呀洗澡澡,宝宝……"

  "咯咯……"女子发出一声嬉笑,长长藕臂,高高举起,在水中,竟是跳起了舞,夜色中,那洁白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异样撩人!

  当独孤月与小林子到达热湖时,听到的,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不由得,独孤月隐隐勾起唇角,情不自禁的迈开步伐,朝那女子靠近。

  "什么人,胆敢污了热湖湖水?"

  他本来是想说,‘你是哪家女子?为何在热湖沐浴,就不怕遇到坏人吗?’可是,话一出口,便成了那般,独孤月有些暗自懊恼,静待的那女子的反应。

  女子闻声,亦不慌乱,却是缓缓转过身,一张清秀的小脸,两汪耀若星辰的明带着怒色瞪向独孤月。

  女子在看向独孤月的时候微有一怔,眼波流转,"色狼,偷看本姑娘洗澡不说,居然还口出恶言,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姑娘污了湖水了?"

  说着,女子,睹气挥动藕,啪打起朵朵水花,湖水上下浮动,却使得女子那娇嫩的身体越发若隐若现。

  "哎哟,天啊!"

  突然,小林子惊呼一声,两只手急忙捂上眼睛,背过身去。

  "呵呵……"小林子的动作隐得女子轻笑出声,独孤月喉头滚动,"哼,不知羞耻!"

  说罢,他又是一了懊恼,他想说的分明是,‘做本王的侍妾可好?’没想到,话一出口,竟又成了恶语攻击,他脸色微红,目光灼灼。待独孤月冷静下来,心下又倏然腾起一阵奇异的感觉,这声音怎这么熟悉?

  这下,女子可就恼了,"哼,该死的,居然敢辱骂本姑娘,分明是你非礼本姑娘!"一言未毕,作势就要将一池之水作力倾覆而来。

  独孤月机警地退后数步,却是眼波一扫,瞥见地上的一叠衣衫,暗道,定是这女子的,恶劣的勾起唇角,看她没有了衣服将如何?

  内力一发,他便将衣服收于他手中,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来,令独孤月又是心一怔,

  这香,不似他府中那些莺莺燕燕的胭脂香,而是一处子的自然香。

  他不禁有些心神荡漾,看向湖中女子的眼眸越发幽深。

  却不想,他看向她的一刹那,那女子竟是大剌剌的从湖中起身上了岸,飞速走至他身边,一把从他手中夺过衣衫,"色狼,居然污了本姑娘衣服!"

  独狐月也没听清女子在说什么,他整副心事都被眼前这活色生香一幕给怔的失了神,虽是丝毫没看清,却感觉鼻孔一热,那滚烫的液体就那样直直的流了出来……

  "你……你……你……色狼!!!"两旁的树木震的摇了摇抖了抖,她的两颊飞起红晕,手里的衣服掩盖住自己玲珑的身段,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有预感独孤月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该死的……独孤月黑着脸暗咒一声,透着夜色近看才知,原来这勾人的女子竟是飞贼洛明珠!立即阴沉着脸道:"小林子!给本王……"

  一丝阴霾扫过小林子,‘啪!’一巴掌朝小林子铺天盖地打了下去。一个太监竟然回过头来看本王的丑态和女人多姿的身体,就算是一个太监,也不检点!独孤月怒不可遏地想着,不由得带了劲将那不知所云的小林子煽晕了过去。

  "哼!"洛明珠冷然哼了一声,好狗还不窝里反呢!虽是如此,却是在思忖着万全之策。

  独孤月似听见洛明珠心底的想法一般,刀锋似的眼神尖锐的直射过去。‘你才是狗!发情的疯母狗!’

  言毕,便是收敛起怒气,嘴角弯起完美的弧度,那奸佞扭曲的笑容怦然绽放,一个计划在心内徒然而生……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过洛明珠手中的衣服朝水里一抛,衣服离手而去随着水波只荡漾了两下便已湿透,慢慢地沉淀向下游漂去……

  "你混蛋!"洛明珠被激的双颊通红,又怒又羞,一手尽量遮住自己,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冲动,一把捉住他的衣领将他拉下水去。

  "你这女人,天生蛮力吗?"独孤月脸色泛白,一抹脸上的水珠,大声吼道。该死的,刚刚真是不够防备,可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水性不好。

  "是,又怎样?"洛明珠巧笑嫣然道,她的身体正好全部藏在水中若隐若现朦胧纤秀,说罢,挪出一只手朝独孤月脑袋向下摁去,将他往水里压着。武功不如你,难道水性还不如你么?

  找着个时机,洛明珠抓着湿了的衣服爬上岸,拍拍手里的脏乱套上湿漉漉的衣服。有衣遮体总比赤裸裸的好……

  洛明珠拔腿便向自己的家跑去,她的家不大不过是一间被废弃却完好的竹屋。夜色朦胧,黑云遮月,未注意脚下那个昏迷不醒的小林子,洛明珠被绊得一个踉跄。

  她双手扶地,瞅着手心蹭破了的皮,渗出了殷殷的血丝。

  知不可拖延,洛明珠面色一沉,扶着自己受伤的手心爬起来气恼的转身给了小林子一脚,却无意间瞅到小林子一闪而过的眸光。

  他还醒着?

  热河的水哗然一声,窘迫万分的独孤月冒出水面。

  "洛,明,珠!"是独孤月咬牙切齿的怒吼声,用上内力一拍,便跃上半空。

  来不及细想,洛明珠拔腿就跑。这森林到她的家,没有人会比她熟络。

  边上的树影微微晃动,仔细去看才能发现树上有人影微动。借着夜色,如若呼吸藏的好,的确很难发现。

  两人立在树头,其中一人的霸气伴随着煞气,亦正亦邪,伫立在粗壮的树干之上长发悬空,只忖得他伟岸且飘渺。只见他伸手一挥,身后的黑衣人便作了个缉轻声退去,以悄无声息的身法跟上洛明珠。

  独孤月怒气冲冲,正要拔腿追去,肩头却被人捉住。

  "皇弟!"声音沙哑却是威严。

  独孤月怔然转身,这次再不是洛明珠耍他,是皇兄真的来了。一扫自己这一身狼狈不堪,窘迫的面色发黑,这面子失大了。

  "皇兄。"独孤月单膝下跪行礼。

  独孤无心全身隐在夜色之中,原本无表情的面上露出淡淡的笑,伸手扶起独孤月。

  "你我兄弟多年,还在乎这些虚礼么?"独孤无心淡淡的说着,一身的檀香味甚重,不难想象民间为何传说他爱佛痴狂。

  "唔……"独孤月虚应一声便神游太虚了,他想着如何去捉住洛明珠如何去折磨她,鞭打亦或穿骨都让他想要胜利地开怀大笑。

  "皇弟!不要轻敌!记住,活捉她!"独孤无心并未遗漏自己弟弟的心思,拍拍独孤月的肩,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为何?"独孤月磨了磨牙,定要给洛明珠穿上琵琶骨。

  "因为……她,死了……"

  寒风吹过,令人瑟瑟发抖……

  她,他知道指的并不是洛明珠而是那个她,独孤月的心缩了缩。

  沉郁如风,风儿也为独孤月啜泣……

  她,真的就舍得离我而去么?第3章 肆意挑衅

  黑云遮月,一片暗色。

  洛明珠左绕右转,回头一瞅已不见独孤月的身影,便嘻笑着往住处竹屋轻快地走去。

  "笨蛋王爷!独孤家尽出蠢才~~"心情好好哼着不成调的歌儿。

  暗夜中,那黑衣人无声的揉捏眉心,如若被王爷知道,她定是活不过今夜。

  丛林深处竹屋已然现在眼前,洛明珠欢叫一声,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竹屋四周都是深可吞人的泥潭,分布成一个坑一个洞,偶有真实的土地。

  泥潭表面与土地颜色一般无二,且会如魔法一般变幻莫测。

  这便是由桃花阵改良而来的泥潭阵,却比之更险。

  走过泥潭阵,洛明珠大力的推开竹门,床儿,我回来了!

  "嗯哼!"银色宽袍银色面具,男人寒味十足的倚在门旁冷哼一下引人注意。

  "是你?"洛明珠一瞧见是他,立即绽放如花的笑靥。

  "可有消息了?"求他帮她查自己的身世,却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没有……"认识明戈多日,唯独说没有二字的时候嗓音才会温润如玉。

  "小明,不要愧疚,只要你亲亲我,我就不会伤心了。"洛明珠笑道。

  "休想!"冷冷一拂袖,脸色变得铁青。

  明戈机警的后退三步,当初认识她,不但被她下了浓烈的媚药,更是被她捉弄的狼狈不堪。

  "这是我们的约定。"说罢,张开长长藕臂,向明戈扑去。

  "有人!"

  洛明珠一个不慎,险些扑倒在地上落得个狗趴草。

  如风的银影极速飘去,明戈横起长剑挡住来人的去路,左手悠然自若得抚摸鼻翼。

  "来者是客,兄台何必来去匆匆。"礼貌客气的话语带着强迫。

  黑衣人冷哼一声,知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又急于向皇上交差,佩剑凶猛的挑开明戈的,只为离开,不为其他。

  明戈怎会是如此好摆脱的人,又不想被某人非礼,便舞起剑法与之纠缠起来。

  "明戈!明戈!"洛明珠气忿得大声喊道,她早已手脚并用爬上了屋顶看热闹。

  明戈怒瞪她一眼,今日可不单是为她而来。情势容不得他停顿,舞剑迎上黑衣人。亦缓亦急,忽左忽右,明戈看似散乱无章的剑法却能承受黑衣人所有进攻。

  半晌,两人依旧挥舞宝剑,剑花飞扬,黑衣人额头冷汗密布愈呈下风。

  只不过,看戏的人又多一个。

  "好…!"温柔的掌声铿锵有力的响着。

  明戈一听这声音便知贵客已到,不由得绽开和煦如风的笑容望向声源处。

  "师妹!"

  "铛!".黑衣人趁此空档拼力反击,便用上轻功飞快没入了夜色,他并不是两个人的对手。

  明戈并不在意黑衣人的逃脱,一瞅手中断了的佩剑,眸底闪过狡黠,举起断剑向他的师妹扬了扬。那狡黠自然没有逃过屋顶上洛明珠的眼睛,她不由得歪了歪嘴,真是同人不同命。

  "因你而断,该赔,该赔!"明戈走至竹屋前他师妹的身旁,将断剑温柔的放入她的手中。

  "师哥,今日离开皇宫,我便再也不回去了!"紫衣女子扑入明戈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断剑叮当落地。

  "好,师哥明日便带你回家!"轻轻的揽着她抱着她安慰她,他一切都不会问的。

  洛明珠坐在屋顶拄着下巴望着相拥的二人,她从明戈师妹眼中瞧到深不见底的城府。

  *

  翌日清晨!

  今日的朝阳反常的阴郁,如秋日般透着丝丝凉意,森林中二人迎光而立。

  "这是王玉。"洛明珠从怀中掏出象征独孤月身份的王玉,推至明戈面前,此次任务到此已经完成。

  明戈替她查自己的身世,她要完成明戈给的任务,无论偷蒙拐骗,这便是他们的交易。

  "下一个任务。"一份文件交入她的手中,明戈便消失在此处。

  洛明珠投足顿脚,好一个重色轻友的明戈。

  "明戈!下次见我记得摘下面具让我瞧瞧长得有多美~!"她又垂了垂胸,口误口语,应该是说瞧瞧长得有多丑才对。

  "笨女人。"紫衣女子明戈的师妹从竹屋里走出,轻嗤道。

  "你…!"握着拳头的手向上伸了伸又缩了回去,明戈说她手无缚鸡之力温柔体贴。

  "告诉你,别打我师哥的主意,给我离远点!"紫衣女子大步上前,眼神狠绝,柔荑禁锢住洛明珠的脖颈,愈来愈紧。

  "你…!"喑哑的声音越来越弱,双手挥舞着试图掐上紫衣女子的脖颈。

  明戈啊明戈,你这师妹真真是个蛇蝎美人,狠绝毒辣。手无缚鸡之力?哼,只怕武功不低。双手乱挥,顺手将她怀中的东西偷了来。

  倏地,脖颈上的紫衣女子精美柔荑骤然松开,面色变得惶恐不安。洛明珠已气红了双眸,哪能放过此次机会,两手如毒蛇利齿猛然掐住她的脖颈,紧紧不肯松手。

  空气压抑的诡异,突爆出一个声音:"洛,明,珠!"

  明戈挥掌震飞了她,将紫衣师妹搂在怀里,心痛地凝视着她。

  "格儿,对不起。"

  继而愤然怒瞪洛明珠,眸底闪过矛盾的愧疚,他知道她伤不了师妹,却依然着急的伤害了她。

  四目相集,无言以对。

  悄然无声的抱着师妹格儿上了备好的马车,驾车南下。

  再会,莲城;别了,洛明珠。

  冤屈的泪水这时才从眼眶中溢出,明戈,笨蛋!洛明珠哭着哭着便是一阵心悸,继而却是胸口一热,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染红了手中的白玉,使之染上血红的瑕疵。

  凤玉,她怀中的东西竟是凤玉。

  洛明珠眼前一黑,凤玉随她一起倒地陷入无限黑暗。第4章 装神弄鬼

  暖风习习,洛明珠从无尽黑暗中徐徐醒来。

  "咕~~".肚子不适时的咕咕响了。

  她拧着眉头颤微微的从地上爬起,无奈的抚摸小腹,无论何时何地,她总会觉得自己饿了……就如明戈所说,她有猪一般的性子。

  "呵~!飞贼连吃的都偷不来呀?"唇角讥笑,独孤月一脸不屑,双臂抱胸站在不远处。

  嘶……洛明珠往后退了一大步,开始剧烈的咳嗽。好狠的明戈,竟然将她一个不会一招武功的弱女子打成重伤。

  她的眼前冒着黑光,已分不清何处站着独孤月。颓然闭眼,竭声喝道:

  "乘人之危,卑鄙小人!"

  胸腔内血气涌动,洛明珠闭着双眸痛苦着扭曲着脸踉跄着后退靠上坚实的树干。

  "天下之大,谁人不小?小人又如何?本王就是要你死!"独孤月冷笑着道,右手抚上心房,这里为什么有隐隐约约的痛呢?不懂,不懂。其实,他并不想她死的……

  "死而已,你,过来……杀了我吧!"食指戳向自己的心房,似乎待会儿就是独孤月的利刃刺入这里。

  一刻静谧,鸦雀无声。

  洛明珠微笑着等待着他,他们似乎在第一次遇见便注定针锋相对。只不过,她笃定,独孤月的自尊不容得他杀她。

  "你……".他欲言又止,终是溃萎的叹了口气。

  "我杀不了你。"

  "就知道。呵呵……"真好,每一次遇见独孤月,这个表面好色的王爷,总是会输给她呢。这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面带虚弱笑颜,顺着树干渐渐滑坐在地,不知这次受伤有多么的重,只是一直想睡而已。这是失忆以来第一次重伤……

  ‘皇弟!不要轻敌!记住,活捉她!’大临皇帝独孤无心的话再次盘旋于独孤月的耳畔,久久不散。皇兄,你捉她干什么呢?

  独孤月轻轻击掌,周边的武婢一拥而上,一起将她带走。到了皇宫,自然有太医替她医治。

  "不愧是色王……"虚弱的调笑话语,也逃不过独孤月的双耳。

  气愤的一咬牙,烙的玉齿咯咯生疼,快死了也不放过他,真是个逞强到死的女人。

  顿了顿脚,只觉脚下有块硬物,石头吧?狠狠往前一踢,染着朱红鲜血的凤玉向前飞去,留下一道暗影。独孤月心下一紧,立即想到丢失的王玉,定是被洛明珠偷了去。

  立即一个飞身,华丽的降落,染血的玉已在手中。

  皇玉腾龙,凤玉凤凰,王玉猛虎,这上头没有猛虎,却刻着栩栩如生的凤凰。

  凤玉,凤玉,大临皇后明格儿……

  凤玉在此而不在皇后棺木中,便证明明格儿很可能没有死。那么,皇宫里死的皇后是谁,竟然连皇兄也丝毫未觉。独孤月欣喜的双手颤抖,亲吻着凤玉……如若没有皇兄,明格儿就是他的,只不过,他不能夺!

  双眸回神,望向洛明珠远去的影子,她到底是谁呢?与长生殿上那个画上的女人如此之相像。

  ‘唰’……折扇打开,此时的独孤月又是玉树临风,

  ———————————————————

  月上眉梢,皇宫里好戏开演。

  "珠妃娘娘……"青装宫女面露恐惧之色,战栗着往后退了一大步,不由得跌坐在地,这样的娘娘好可怕。

  床上坐着的正是洛明珠,她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眶略暗,死灰一般的双眸如鬼一般牢牢的盯着青装宫女。听这个宫女说,她昏迷三天了……

  "我不是什么娘娘,是鬼哦~~~~"洛明珠拧着脸去吓青装宫女。

  她忍耐着不窃笑,要不是浑身乏力,她早就跳下去扑倒在那宫女身上吓她了。谁让她一直说自己是皇上新晋的宠妃呢!

  "奴婢错了,奴婢真的错了。"青装宫女跌坐在地上,似乎连磕头的力气都没有呢。那如水秋眸紧紧盯着洛明珠,深怕她扑过来要了她的命,其实,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王爷送这个女人过来的时候,她就奄奄一息了呢,众太医都说是难救了。太医院士也只是过来医治的半盏茶的功夫而已,难不成真的是死了?

  "不好了,不好了!"青装宫女扯着嗓子大声喊着,她从没遇见鬼,此时腿已经软了跑不了了。

  "你还要不要逼我吃药呢?"扶着床柱赤脚站了起来,眼神锋利。虽然虚弱了点,却比之前好受多了,一定是独孤月请太医来了。

  青装宫女一瞧桌上浓墨般热气腾腾的药,猛然摇摇头,拖着身子往后爬……

  "那就……嘘!"听见人多脚杂的声音,洛明珠示意青装宫女嘘声,又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钻入了床底。皇宫里主子们的床都很大很宽阔,洛明珠在里头丝毫不觉得拥挤。

  青装宫女只是机械的点头,她真的是不知道娘娘是人是鬼了,只是觉得她好可怕好恐怖,一点也不温柔。

  如果要她选择,定然不会选择这样对她抹脖子的娘娘。

  洛明珠瞅着宫女的表情,苦苦一笑。她不知道为何会成为什么珠妃娘娘,也不知道独孤月和他的皇兄——素未谋面的独孤无心是耍的什么心思。既然醒来,就该好好活着,早日逃出皇宫这个吃人的地方。

  独孤月,讨厌你,竟将我送入如此深渊苦海!

  独孤无心推开门,却已不见了洛明珠的身影。

  "怎么回事!!!"

  "不知道,不知道……"青装宫女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又是连连磕头,甚至忘记了请安的礼仪规矩。偷偷往后一瞅大床,眼神祈求:珠妃娘娘,求您饶了奴婢吧!再不出来,就要抹脖子了。

  独孤无心墨色长发随着夜风高高飘悬,剑眉陡而悬,眸似利刃双唇紧抿,一身煞气甚重。只见他双手握拳负于背后,挺直脊梁似凌驾于万物苍生之上!暗色长袍被高高拂起,众人皆知他喜欢便装,却鲜有人知煞气便是他屠杀的征兆。

  一挥手,立即有人上前将青装宫女拖走。

  "杀!"生死一字之间而已。

  洛明珠冷哼出声,皇帝就是滥杀,滥情,烂心!第5章 挑战皇权

  "停,本姑娘在此!"就在侍卫即将拖走青装宫女之际,洛明珠大声一喝,手脚并用从床底爬出来。

  洛明珠怒瞪青装宫女一眼,如若这宫女只是被打个几大板当作惩罚,那么她将视若无睹不会从床底出来。她会等待时机,逃出皇宫去……皇上,与她无关,做妃,她不需要。

  "爱妃,大病初愈,怎么躲着朕了?"独孤无心故作关心,神情暧昧的替她拢着碎发。

  "皇上万岁。"洛明珠拧着眉低下了头,后退一步行了个标准的礼,正好避开了他的手。标准的行礼她从来没有学过,唯一的可能便是之前学的,这不妨是一条追查身世的线索。

  洛明珠的头尽量的垂着,总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眼中因他而起的厌恶。

  独孤无心是何等人物,洛明珠心底想着什么他自然猜着几分。长指一挑,勾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视他。

  "封你为妃是莫大的殊荣。"如若不是为着这张脸,以她的行为便可以治个死罪。

  独孤无心的贴身太监见情景如此,挥一挥手,带大家无声的退到门外候着。

  "我不需要!如若要给我殊荣,给一座金山银山岂不更好?"洛明珠脸一别,将皇帝的金手甩开。

  妃子不如金山来的实在,美男在怀更是最好不过……这句她只能很小声很小声的嘀咕,若被他听到,怕是会龙颜大怒吧?

  "你要金山?好,朕给你!"独孤无心的声调重了几分,隐隐有了些不耐的怒气。

  "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得去军营!"

  洛明珠吓的一个哆嗦,颤栗着后退数步。去军营里的女人只有军妓,对着成千上万如狼似虎的士兵,只有日夜缠绵以死终结的命!

  "皇上……不要。"她尽量的温柔,看来这皇帝非常无情呢。

  "知道怕了?"俯身瞧她,真的瞧见一些害怕的神情,只不过,看的出她不如表面如此害怕。

  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任人瞧见了都我见犹怜。

  独孤无心在慢慢的迫近她,她的唇似乎非常的香甜诱人。独孤无心的身上有着幽深的澶香味,很好闻,她喜欢,只不过她更讨厌他这个人。鼻尖近在咫尺,即将相触之际,洛明珠狠狠的推开了独孤无心。

  哪怕是皇帝,也休得轻薄她!

  "你!"独孤无心扬起了大掌,欲使劲煽下去。瞅见她的容颜,大掌硬生生的滞留在半空,而洛明珠已认命的闭上眼睛。

  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脸颊疼痛,微微睁开了眼,却瞧见独孤无心落寞的身影朝门外走去。

  他为何落寞,她并不知晓,但是心里的话必须要说,不说便不舒坦。

  "等等!皇上,就这样,别动。等我说完了再杀我也不迟。"洛明珠嘴上说着,心底却相信自己死不了,独孤月和明戈会救她。

  独孤无心当真这样停住了,纹丝不动,洛明珠也瞅不见他的神情。

  "你是皇帝,固然没有人可以忤逆你,或许我是第一个!"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口干的很,便倒了杯茶水徐徐饮着,好像忽视的皇帝。

  "我不知皇上你为何直接连跳许多级封我为妃,但你可知外头将有多少女人视我为敌人?就算不出门也会被伤的千疮百孔,当然,我不是你的爱的女人,你当然无所谓!"故意叹了一口气,佯装无奈,下头才是正题。

  "再者说,我从来都不愿入宫,只不过受个伤就要入宫为妃跟一群女人一起伺候一个男人,我难已接受。"洛明珠顿了顿,下面一句话足以让独孤无心杀了自己!

  "皇上,我将命还你,不要也罢!"说话时可谓壮烈,一说完便偷偷爬上了床,他会发怒的,暴虐无情的君王!

  洛明珠悄无声息的往床角里躲着,她怕他一掌霹死她。她的嘴管不住,什么不要命的话都是要说出来的。

  "哗!"并未转头的独孤无心一个挥袖,掌心带风便将床的一角彻底粉碎,一床沙曼倾斜而下,却巧妙的没有使她被压到。

  当洛明珠从破床中爬出来时,独孤无心已不在,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若她装柔弱,定会被他吃了,而现在,便保全了自己。

  "来人!"气走了独孤无心,便可以开始逃了!

  "娘……娘娘。"青装宫女从门外蹑手蹑脚的进来,对于刚才的事情仍旧后怕,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我要出去走走。"言必大步流星踏出门槛。

  "娘娘……!"青装宫女诈呼一声,无奈看到剜心般地眼神。

  "你!带我去御膳房。"洛明珠野蛮的对着青装宫女说道,而她也只是默默接受,许是已经怕了她了。

  临走时回头望了一眼今晚这属于珠妃属于她的宫殿,芙蕖宫。

  御膳房离芙蕖宫似乎很远,九曲十八弯之后才到的了。

  "娘娘,御膳房到了!"青装宫女指着前头道,对于洛明珠丝毫不设防。

  很好!洛明珠趁她一个不注意,一个手刀朝她的脖颈下去,宫女便瘫软了下去。

  山人自有妙计,御膳房只是一个幌子,能出宫的方法她有很多。

  就在此时,一辆华贵的马车行驶而来,洛明珠眼疾手快拖着昏迷不醒的青装宫女钻入一旁的草丛中。

  架车的下人跟马车里的人交流几句便朝御膳房去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洛明珠轻手轻脚的从草丛中出来,悄然无声的靠近马车,偷偷的钻入马车底部,四肢如壁虎一般贴着底部死死不松手。也不知太医给她吃了什么药,之前的内伤倒是好的神速。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娘子殿下》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9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