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皇上:江山应该这么玩》钱囧囧杜漓顾羽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皇上:江山应该这么玩》钱囧囧杜漓顾羽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和那傻子过一夜

  定安国二百六十五年,杜氏连续四代称帝掌管江山,到了第五代皇室气数有些将尽,继位的是年过双十的杜漓。

  "春和,去把清妃请过来。"挺着大肚子的女子狠狠瞪了眼身边优雅喝茶的顾羽络。

  顾羽络大约二十五六,俊郎的五官配上柔和的笑深得女子喜爱。左手执杯饮茶,右手全然不顾内室里其他当差宫女,直接将手伸进女子的衣襟里。

  他是定安国的齐北侯顾羽络,手握十万大军武功高强,嗜血好战。

  "是娘娘!"叫春和的宫女红着脸退下。

  不久后春和领着小白兔似的女子回来,女子好奇地打量四周,见领她来的宫女下跪行礼觉得好玩也跟着跪下,拜祖宗似地向大肚女子三拜,嘴里念念有词"乌龟娘娘万福,龟娘娘万福。"

  "哈哈哈,舞贵妃什么时候变成乌龟妃了。有趣,有趣。"顾羽络被清妃的话逗笑了,掩嘴打量仍跪在地上的清妃。脸长得挺不错,算得上个标志美人。可这脑子却不敢恭维,傻得过火。

  舞贵妃气歪了脸,抽搐着嘴角瞪清妃,指着一名宫女气急败坏地吼"将这傻子扶起来,赶紧伺候她洗澡更衣扔到床上去。"

  "是,娘娘!"被点的宫女哆嗦着身子,利落地掺扶起清妃强拉到后室,一把推进备好热水的浴池,粗鲁地为她洗澡。

  "别气别气,小心动了胎气。"顾羽络收回目光,抱着舞贵妃柔声细语哄着。

  舞贵妃用力捶了顾羽络胸膛好几下,哀怨地说"都是你都是你,明明喜欢我却还送我进宫。"

  "别使性子,今夜我会好好疼你。"顾羽络说得暧昧,捧着舞贵妃的脸深情地吻着。

  被吻得失神的舞贵妃挣扎着推开顾羽络,指着大挺的肚子抱怨"现在成这样了,我哪敢要你疼啊。今夜你就和那傻子过一夜吧。"

  "那傻子刚进宫不久,不会是个处子吧?"顾羽络饶有兴致,盯着遮挡浴池的屏风色情地猜想着。

  舞贵妃有些不高兴,捧过顾羽络的脸警告"她只是在我怀孕期爹爹讨好你的礼物,你别玩真的。"

  "你爹送的?"那老家伙胃口真大,这次又想得什么好处?顾羽络玩味地笑着,点点头问,"她是哪家姑娘,不会是你爹从妓院随意拉来的女子吧?"

  "她是四娘的女儿,小时候溺水成了傻子。"舞贵妃厌恶地说着,从小就讨厌狐狸似的四娘,她的孩子更是讨厌。

  "娘娘,傻子洗好澡了。"宫女从后室转出来禀报。

  舞贵妃点点头,望着顾羽络不舍道"你进去吧,别太过分。"然后对室内所有宫女命令道,"都下去吧,春和陪我去御花园走。"

  春和上前扶着舞贵妃出了房间,随后退下的宫女关上门。若大的房里只留下顾羽络和清妃。

  顾羽络慢慢走进内室,褪了衣服掀开帷幔决定好好享用人家的一翻美意……第2章 :被男人按倒!

  这傻子除了脑子有问题外,还真是个绝色。白玉似的肌肤,纤细的腰段,修长双腿,做为女人算是满分。顾羽络开始抚摸她的脸,然后吻住红唇。

  清妃很紧张,用力咬咬钻进嘴里会动的东西,推开受伤的顾羽络,光着身子恐慌中爬下床逃走。她举动激怒了顾羽络,伸手抓住她头发用力向后拉。傻子狠狠挤摔回床中,看着恶鬼一样的顾羽络,大叫着"不要,鬼走开,走开。"

  她拼命挣扎,脾气再好的人都失去耐性。眼前的顾羽络不是惜花的园丁,挥手连抽了她两个响亮的巴掌,抽得嘴角鲜血直流。

  被打怕的清妃放弃挣扎,蜷缩着身子像惊吓的小兔红着双眼充满戒备。顾羽络气消了少许,上前抓住她,用力拉向自己,身子压上了她。

  许久之后……

  撕裂般的痛传遍全身,钱囧囧皱眉睁开眼,正好赶上顾羽络像疯牛似的兴奋,疼痛提醒她正被男人……

  "帅哥你用套了吗?"钱囧囧自认倒霉,选手完全进入全垒打,你能让他停下来讲道理?这种情况下只能确认他是否做好安全措施,以免造出个爹爹不疼妈妈爱的杯具孩子。

  顾羽络欲眸半弯,眼前的傻瓜变了性子竟然不哭不闹,明亮的眼睛像贪婪的猫儿半眯半闭媚态横生。只是脑子仍然是坏的,问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用套了吗?"钱囧囧很有耐心地再次寻问,双手撑住顾羽络阻止他再动。

  "啪!"回答她的是干脆而又响亮的巴掌。

  "靠,不用套还敢这么嚣张。"钱囧囧被惹火了,左腿踢顾羽络下巴,右腿命中男人红心,不给任何反应时间,翻身滚下床光着身子冲出去。

  "哈啾,好冷啊!"钱囧囧光着身子躲进树丛,脑子慢慢冷静下来。打量四周,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这这这,这简直就是秦王的阿房宫嘛。神啊,她穿越了鸟!

  她不是抱着小电看动漫么,后来怎么样来着?然后睁开眼就瞧见了自己被男人按倒,倒霉的是那家伙个性超烂不用套还动手打人。

  靠,她第一次竟然给了个变态。

  "哈啾、哈啾!"不行了,在弄清环境前她得赶紧找件衣服穿。毕竟光裸着身子会被误会成变态祼露狂,就算没有人误会着凉也是不好滴。

  为了不被人发现,钱囧囧一路躲得小心专挑黑漆漆的地方走,几经奔走终于看见一处晾着衣服的地方。小翼翼靠近晾在竹竿上的衣服,正打算取用却发现衣服是湿的,穿在身上只会更冷。半爬身子向另件衣服挪去,再探手还是湿的。下一件、下下一件、下下下一件……第3章 :先生,好温柔

  好吧,她放弃了……摸着最后一件湿衣,钱囧囧无可奈何投降。

  突然听到不远处有水声,掀开湿衣钱囧囧发现不远处有口井,有名男子正弯腰吃力地打着井水,用力搓洗着衣服。

  这年头还有男人做家务,奇才啊!

  "那个,不好意思打饶一下。"钱囧囧随意披件湿衣,靠近洗衣男打算要件衣服穿。

  洗衣男抬头,见鬼似地丢下衣服快速逃跑,嘴里害怕念叨着"清妃娘娘,奴才还有事做,你……你找其他人玩吧。"

  逃走的男人是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平日胆心怕事心地善良,时常被其他人欺负。清妃进宫后,由于是个傻子身边没有宫女和太监把她当回事。一次偶然结识了,两人玩在一块。小太监每次都会因为清妃的愚蠢而受难,却每次都不愿看到她失望可怜的样子。

  今夜突然见她出现在洗衣局,穿着湿淋淋的衣服直觉有什么不好事情发生。他可不想为皇上添麻烦。

  "喂,你别跑啊!"钱囧囧被弄糊涂了,迈步跟过去。

  小太监跑得很快,几个转角就不见人影。钱囧囧累得直喘气,抹抹满头热汗停下来休息。不知不觉她好像跑到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微弱灯火随着夜风忽明忽暗,白玉砌成的石阶积着大量枯黄落叶,有些已经腐烂散发出腐朽的味道。挂在枯枝上的灯笼颜色严重褪色,破烂脏旧。几只寒鸦宿在枝头,歪着脑袋打量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场景很熟悉,充满阴森恐怖的气息,如果再加上突然飞出一大群黑翼蝙蝠。哇,那不是常见的鬼故事开场嘛!钱囧囧感到浑身不自在,有股寒气从脚下直冲脑门。

  "呀呀、呀呀……"突然栖息在枯枝上的寒鸦发起狂,扑打着翅膀四处乱飞。枯树后慢慢走出名男子,一身白衣将黑夜映出几分苍色,及腰长发迎着夜风而十足妖艳。

  钱囧囧吓呆了,脑子不断闪现男子突然伸出双手抓住她双肩嘴里长出两颗吸血牙,对着她脖子来一口,然后贪婪地吸着鲜血兴奋地赞叹"极品!"

  要命,被吸血也这么销魂,果然只有美男吸血才能做到。钱囧囧脑子大肆YY男子,双眼飞出粉色红心。

  平日极少有宫人来养心殿,这丫头是第一次进宫吗?瞧她呆傻的样子,应该是迷路了。杜漓慢慢走近钱囧囧,抓住她双肩低头在耳边柔声问道"你是谁,迷路了吗?"

  咦,吸血鬼先生好温柔哦!钱囧囧瞪大眼睛抬头望着杜漓,宝蓝色眼睛狠狠撞进心里。好像,好像她养过的哈罗。

  "你是哪院的宫女,找不到路回去吗?"怎么一幅快哭的样子,是因为找不路着急吗?杜漓猜不透女人,也不想花心思猜。

  "啊啾、啊啾……"糟了,感冒很严重。观赏美男重要,可小命更重要。钱囧囧拉拉湿衣,缩着身子求救,"你有干净衣服没,借我穿穿。"

  杜漓这才发现手里一片水泽,应该是刚刚抓她双肩弄湿的。秋里夜寒,怎么一身湿衣就出来了。被主子罚了?这后宫他不想管,藏了多少毒蛇猛兽他不清楚。像眼前的宫女,一年不知会死多少。他救得了一人却救不了所有人。可瞧她瘦弱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怎么也狠不下心置之不理。

  "跟我来吧!"杜漓提着宫灯将钱囧囧引到自已的寝宫,找出唯一一件拿得出手的衣服丢给她,指指屏风淡漠道,"去后面换。"

  钱囧囧内牛满面,拿着衣服冲进屏风后。等换好衣服后才发现有些奇怪,仔细瞧身上的衣服很像龙袍?!第4章 :童鞋,龙袍真正点

  没想到眼前的家伙是皇帝,怎么没有半点为帝的威严,还那么体贴。既然他没点明,她就装做不知道和平相处。

  这身龙袍穿在她钱囧囧身上,不就应了宋朝老祖宗皇袍加身的典故?.

  她狠狠囧了一把。

  "童鞋,这龙袍正点啊!看,我有没有武则天的风姿?"钱囧囧冲出屏风,臭屁地转圈展示。

  杜漓压根就不知道武则天是谁,看也不看她一眼,喝着茶无所谓地说"你喜欢就好。"

  "谢谢你借衣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求以身相许。"钱囧囧没心没肺耍宝转身投入他怀中,双手搂住其脖子。

  怀中多了名女子,杜漓有些不习惯推开赖在怀里的钱囧囧,皱眉道"你若没事早点回去。"

  好意被拒绝,钱囧囧有些失落收起玩闹的心,乖乖坐到杜漓身旁半真半假地自我介绍"我是钱囧囧,刚进宫不久,以后有劳你照顾。"

  "照顾?哈哈哈哈……"杜漓忍不住发笑。第一次有人说要他照顾呢,现在的他能照顾谁?眼前叫钱囧囧的女子真有趣。

  "皇上,奴才拿酒来了。"门外有人敲门。

  杜漓起身拉开门,接过太监手中的酒仰头海饮,酒水四流湿了整个衣襟。

  如此颓废的喝法通常是些不得志或失去重要东西的人才会有的,他又是属于哪种呢?钱囧囧夺过酒壶小饮一口玩笑地说"好东西要与他人一起分享。"

  "清妃娘娘……"送酒的小太监吓得跪在地上,头几乎快贴上地面。

  这身板很眼熟啊!钱囧囧仔细辩认,终于记起了先前见她如同见鬼一样落跑的太监。好家伙,原来是皇上身边的人呢。

  "你是清妃?"杜漓记起一月前曾封过几位新妃,其中有名叫洛萱的女子被封为清妃。

  清妃原本是谍州州牧的女儿,与舞贵妃同父异母,是妾室所出在府中地位不高。因初见时,她双眼澄清像山间的溪水,杜漓多留意了几眼特封为清妃。后来才知道她是个傻子。

  可不像啊,今夜举手投足间杜漓并未看出半点傻气。

  "清妃?"狗血的魂穿,身份半点由不得她决定。钱囧囧郁闷地点点头,"对啦,我就是清妃。"

  "很好,今夜就由你来侍寝。"杜漓嘴角浮出淡淡笑意。很久了,他没有传妃嫔侍寝。今夜算是特例,许给眼前的女子。

  弱弱灯光照亮钱囧囧抽得厉害的脸,今夜是走了什么桃花运,遇上的男人都要同她有点事。这初尝禁果的身子还是稳着点好,不如带他去捉捉奸?话说她似乎就是捉奸女主角,那男的算是她的姘头。

  囧了!

  "你不愿意?"见她还坐在原处没有打算就寝,杜漓疑惑看着她。

  "啊,就来就来!"侍寝总比被抓奸好,钱囧囧取重就轻殷勤地为他宽衣解带,小手轻快地解开了他的外衫,慢慢往下,目标是解开他的亵裤……第5章 :你做什么?住手!

  "清妃娘娘,请起床更衣洗漱。"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钱囧囧揉揉双眼看着昨夜的小太监,再看看床内杜漓早已没了身影。这时辰应该在上早朝。

  "娘娘,皇上请你到御书房用早点。"小太监伺候她更衣,握着玉梳为她梳头。

  "嗯!"钱囧囧没睡醒,眯着眼随意应和。

  小太监倒是很高兴,想是昨日皇上做得太过火,清妃娘娘是该多休息。天地良心,她与杜漓只是纯睡觉,那种盖上被子闭眼的,被窝里连小手指都没勾搭。

  梳好发后小太监扶着她出宫,一路细心护着。

  半途遇上舞贵妃,小太监吓飞了魂,瘦弱的身板抖得快碎了骨头。扶着钱囧囧立刻跪礼"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

  舞贵妃理也不理他,直接上前对着钱囧囧狠抽耳光"贱人,你敢伤他。"

  睡梦中突然飞来横祸,哪还睡得着。钱囧囧睁开眼瞧见怒美人挺着傲人的肚子,发飙似的狂甩她耳光。

  奶奶的不是一般疼啊!

  伸手捉住挥手如飞的纤手,钱囧囧瞪了眼舞贵妃,半眯双眼似笑非笑地问"你手疼不?"

  舞贵妃愣住了,好半时才回过神空出的左手用力打过去,嘲讽道"凭你一个傻子,这辈子都没男人碰。我好心怜你,你竟然不识好歹。"

  摸摸被打的左脸,钱囧囧算是明白了,眼前的女人是昨夜男人的相好,特来报复。

  "呸!"吐了口带血的涶沫,她鄙视男人,躲在女人裙下。重要的是,她被这个女人推给昨夜的男人丢了第一次。很好嘛,想法不错。自个儿大着肚无法满足男人,欺她是傻子骗她做男人的泄欲品。

  "啪啪啪……"钱囧囧左右开弓双手开心地狠抽舞贵妃,都说她傻了,做事是没有逻辑的嘛!秋天里有蚊子也不好奇,这该死的蚊子好会躲老围着舞贵妃的脸飞。

  小太监跪在一旁看傻眼,嘴张得老大。

  "你做什么?住手!快住手……"舞贵妃被打得咿呀乱叫,双手挥护住脸躲她如雨般密集的巴掌。

  突然手被人握住,钱囧囧惊讶回头。昨夜夺她初夜的男人,阴沉着脸好吓人。

  "清妃娘娘身手不错啊"顾羽络记得昨夜的耻辱,竟然被个傻子耍了,还差点被她踢得不能人道。这笔帐岂能不和她算。

  遇上强敌了,钱囧囧才知道后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装傻到底。

  "刚刚我看见一只好大的蚊子咬漂亮姐姐的脸,萱儿想帮姐姐拍死。"钱囧囧睁着无辜的双眼,用力挤出几滴泪,摊开手委屈地噘起小嘴撒娇"萱儿手都拍红肿了,哥哥呼呼。"

  她快吐了,卖萌果然是可耻的。

  她小看了顾羽络,他从来不会对伤害过自己的人手下留情。过分的傻气只会增加他心中的怒气,让他出手更狠。

  一掌命中心脉,钱囧囧如断线的风筝跌入池水,似乎看到长着翅的天使向她招手,胸口好疼。一口鲜血华丽四溅,染红了池水惊得鱼儿四处逃窜。晚秋的水寒彻透骨,刺得心肺阵阵麻痛。

  原来装傻也得看对象,不是所有人都那么二看不出真假,钱囧囧算是以命买教训了。

  顾羽络看着她慢慢沉入池底,心里总算出了口气。转身扶着舞贵妃柔声道"回去吧,我给你擦擦药。"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皇上:江山应该这么玩》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9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