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穿过风的间隙》安小兔唐聿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穿过风的间隙》安小兔唐聿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嫁给我(1)

  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

  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

  高跟鞋。

  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

  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

  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

  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

  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身体肌理优美大长腿,身材绝对是完美的黄金比例。

  "唔……"

  梦中,女子微蹙着眉嘤咛了声,慵懒地翻了个身,继续睡。

  而向来浅眠的男人听到动静,倏地睁开眼睛,敏锐察觉到身边有人,他猛地坐起来。

  锐利冷眸微眯,看着身旁睡了个陌生女子,身上尽是欢爱后留下的印记。

  他如墨的眸子掠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波动,那张如鬼斧神工雕塑的俊颜却没有一丝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内心在想什么……

  ……

  不知过了多久。

  原本熟睡的女子悠然转醒,缓缓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

  目光不经意瞥见床上的男人——

  "啊!!!"安小兔尖叫着滚下床。

  "你你你……你是谁?"她声音颤抖问,用毯子紧紧裹住自己,又愤怒又害怕。

  看到床上突然出现了个陌生男人,她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唐聿城。"男人声线冷硬答道,那俊美妖孽的冰冷脸庞不带一丝情绪。

  "不是……我没问你……等等我们……我们昨晚没……"安小兔语无伦次的话被男人打断:

  "做了。"他冷道。

  安小兔一愣,然后红了眼眶,抽噎了几下,忍着想哭的冲动,"你没什么病吧?"

  "第一次。"唐聿城冷道,深邃幽暗的眼瞳眸光流转。

  "你……"安小兔怒瞪着他,直接说没有不就行了,谁想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啊。

  目光不小心瞥到他下半身的苏醒,苍白的小脸瞬间红如血染,吓得她连忙移开视线。

  妈呀,那啥也太太太大了吧。

  他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再说话?

  "我会负责的。"男人又突然丢下一句话。

  "啊?"安小兔反应不过来,一双柔亮水润的眸子呆呆地看着他。

  "和你结婚。"他解答她的困惑,看着她呆萌的样子,如墨的眸子暗了暗。

  "不不不。"安小兔连忙摆着手,忍痛故作潇洒道,"反正现在约炮、一夜情啥的都挺流行的,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你心里过意不去就当一场梦,不用对我负责,真的。"

  天知道她以前是很鄙视约炮、一夜情之类的。

  虽然他长得很好看,近乎人神共愤的程度,可她才23岁,还没玩够呢,她计划是28岁左右结婚的。

  唐聿城听着她的话,不悦地蹙了下眉,风华绝代的冷漠俊颜掠过一抹冷锐凌厉。

  看了眼时间,口吻很强势说道,"半个小时后我们去民政局。

  安小兔立刻被他的话气得‘蹭’地跳起来,精致的小脸涨红,怒声道,"要去你自己去,本小姐5年内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通常这种情况,男人不是急着甩锅,早就溜得没影了吗?

  这男人有病,不按牌出牌。

  "我只是通知你,并非征求你的意见。"唐聿城微微一眯眼眸,冷声严肃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了我目前不、打、算、结、婚!!!你想结婚,去找个同样想结婚的女人。"安小兔气得快要吐血了。

  喵的,睡她一夜还不够,还想合法睡她一辈子。

  做梦!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

  门铃突然响起,安小兔吓得一溜烟躲了进浴室。

  唐聿城从容不迫找了件浴袍穿上,才走去开门。

  "先生,你要的东西。"一名身穿酒店制服的年轻男子将几个袋子叫给他。

  "嗯。"男人点了下头。

  重新关上门后,他提了两三个袋子走到浴室门外,敲了下门。

  "衣服,拿去。"

  安小兔犹豫了几秒钟,才提心吊胆打开一点门缝,拿了东西后立刻把门关上。

  泡在浴缸里,安小兔看着身上的淤青,觉得屈辱、委屈、伤心……

  但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记得好像昨晚来酒店参加学校举办的庆典宴会,校方邀请了一些历年来捐助学校的名流贵胄,然后她喝了些酒,感觉有些难受,去休息室休息会儿……

  之后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记得了。

  ……

  半个小时后。

  安小兔梳洗完毕,忍着两腿间的酸痛,衣装整齐从浴室走出来。

  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俊美男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交叠起来,姿态优雅而高贵,全身散发着冷漠而尊贵的强大气场。

  妈呀,哪里来的这么风华绝代、俊美如斯、如神一般的男人。

  安小兔一时看呆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说道,"走吧。"

  "你干、干嘛?"她眨了眨眸子,呆呆地问。

  "去领证。"

  两个字,如魔咒般让安小兔立刻清醒过来,有些不可置信看着他。

  这这这衣冠楚楚、宛若神祇的男人是刚才那个不穿衣服的混蛋?

  "我说了,我目前不结婚,也不会跟你结婚的。"她坚定道。

  虽然他长得非常俊美。

  但是,脑子进水的傻子才会因为失去处子之身的一夜情,而贸然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呢。

  "理由。"他问。

  "我还没玩够,还没赚钱买买买,还没去普罗旺斯、还没看北极之光、没去巴黎、柏林……一旦结婚,接着就是生小孩儿,就得在家带孩子,还要伺候丈夫,想去哪儿都不方便,所以28岁之前我都没打算结婚。"

  她的想法是趁着年轻,该玩就玩,不然结婚了就玩不动了。

  因此,她才不要那么早跳入婚姻的坟墓。

  "我有颜有钱有权体力好。嫁给我!整个京城你可以横着走。婚后,千亿财产全数上交随你花;孩子生或不生你决定。"

  他冷静如若,如在战场谈判般,抛出诱人的闪婚条件。第2章 嫁给我(2)

  安小兔听得目瞪口呆。

  这么好?

  财产千亿?

  他该不会是满口谎言的骗子,想拐骗有点姿色的她,卖去地下拍卖场供人拍卖了吧。

  "你条件真有这儿好?"她讷讷地问,小脸满是质疑。

  "对!你只需要养精蓄锐,每天晚上把我伺候舒服就行了。"他补充了一个条件。

  "你说的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你脑子有坑。"她得出结论。

  她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是疯了。

  再说,要真有他说的那么好,再加上他这副完美无可挑剔的长相;那想扑倒他的女人绝对犹如过江之鲫,哪还需要逼自己跟他结婚。

  唐聿城无视她骂人的话,大掌握上她的细软腰肢,懒得和她做争辩。

  "等等,你带我去、去哪儿?"

  安小兔挣扎着紧张问,却挣不开腰间他大掌的束缚。

  "民政局。"他打开门。

  "不!!!"安小兔立刻使出吃奶的劲儿,死死地抱着门板,抵死不从道,"我不嫁,我不要结婚;先生,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女子,求你祸害别人去。"

  靠!她说了这么多,这男人怎么就是油盐不进啊。

  再说了,闪婚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以离婚收场。

  唐聿城沉默几秒——

  突然无比严肃道,"你昨晚睡了我。"

  "什么?"安小兔跟不上他思维的跳跃节奏。

  "昨晚你强睡了我,必须对我负责。"

  安小兔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F5键刷爆了。

  喵的,她睡他?

  明明是她吃亏好吗?

  这男人不仅脑子有坑,还凑不要脸的。

  安小兔愤怒辩解。,"你刚刚还说你会负责的,这就说明……"是你睡了我。

  "好,我会对你负责。"唐聿城打断她的话,冷硬的唇微微勾起一丝诱人沉沦的弧度。

  "不是……等等,我没让你对我负责。"安小兔焦急喊道。

  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

  "两个选择:一、我对你负责;二、你对我负责。"他深邃俊美的脸庞面无表情冰冷道。

  "我选三,第三!!!"

  "第三:我告你强奸罪。"

  安小兔"……"

  她可以骂脏话吗?

  闭眼,深吸一口气,她咬牙道,"你认为有人会相信我强上你,这种荒谬的事?我告你强来还差不多。"

  谁会相信一个小女子能扑倒一个身高目测有一米九+的男人?

  "我是异性过敏症体质,直接触碰女人肌肤会产生过敏反应,没人会相信我会冒着过敏的危险去强碰一个女人;你可以试试上了法庭,谁会胜诉。"唐聿城语气稳握胜券,唇角带起一丝冷笑。

  "那么说我们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咯?"安小兔惊喜道。

  他不能直接接触到女性的皮肤,那么……

  "你是第一个我能碰的女人。"他无情地打破她的幻想。

  "不不可能……吧。"安小兔呆呆地道。

  妈呀,这可不是踩了狗屎运,而是踩了狗屎啊。

  "要么结婚;要么上法庭,上了法庭你就知道可不可能了。"

  看他这么自信,安小兔原本很坚定的信念,开始动摇了,心底隐隐不安。

  从他举止谈吐间散发的贵族气质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真要上了法庭,她的胜算估计很渺茫。

  "我、我家欠了很多债,我要帮还债,还不能嫁人。"安小兔胡乱扯了个谎言,希望能吓跑他。

  "多少?"唐聿城言简意赅问。

  "五……"安小兔止住了声音,陷入了沉思:说五十万?好像太少了,五百万?

  "五千万,我家欠了五千万债,还有一些小的债数没统计。"

  这样应该能把他吓跑了吧。

  "我等会儿让人开张七千万的支票送过来,够吗?"男人豪气冲天撂下话。

  ……

  郦都小区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小区大门旁,尊贵霸气的外形引来行人的注目。

  安小兔战战兢兢走下了车,就听到车上传来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十五分钟之内拿到户口本下来。"

  "知、知道了。"

  安小兔双手攥紧了包包,声音带着哭腔颤抖说完,手里握着一张不知真假的七千万额度支票,走进小区……

  刚回到家打开门,安母就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安小兔身边。

  又生气又担心责备道,"你这丫头昨晚一夜未归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是想急死我跟你爸是吗?"

  "对不起妈,我、我……"安小兔红了眼眶,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扯了个谎解释道:

  "我昨晚去参加学校举办的庆典宴会,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担心一个人坐夜车不安全,就在酒店住了一晚,想着你和爸估计已经睡了,才没打电话……"

  "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说你两句还哭了,以后不许像昨晚这样了,知道吗?快去洗把脸,妈煲了汤。"安母看女儿完好无缺站在面前,悬了一整晚的心终于放下了。

  女儿可是她和老公的心头肉,只要她安然无恙,什么都好。

  安小兔想到小区门外那个男人,咬了咬玫瑰色的唇瓣,道,"妈,我……学校要办一些实习教师转正的资料,我回来拿户口本的。"

  安小兔很有语言天赋,目前是一所大学的外语实习老师。

  安母是个思想有些传统又中规中矩的人,觉得女孩子工作是当老师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虽然工资不是很多,不过假期多,工作也没那么累,女孩子就该这样,舒舒服服的。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听安小兔这么说,安母不疑有他立刻说,"你等会儿,妈去给你拿啊。"

  说完,匆匆转身回了房间。

  安小兔看着母亲的背影,眼眶湿润,心里快要内疚死了。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她妈妈说谎,还一连两次。

  因为女儿说是工作的事,安母很是积极,没两三分钟就拿着户口本出来了。

  "拿去,办完事赶紧回来,妈把汤给你温着。"

  安小兔不舍地给了母亲一个拥抱,"那我走了啊,妈!"

  "去吧去吧。"安母拍了拍她的背催促。

  安小兔是这样想的,闪婚一般都会很快离婚的,她到时候就瞒着爸妈,说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离婚了再搬回来就行了。第3章 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

  唐聿城抬手看了眼名贵腕表,说道,"迟到三十秒,以后要养成守时的好习惯。"

  安小兔心底怒想:下次我迟到三十分钟,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不过她没胆子敢这样说,这男人随便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把她吓得心肝儿颤了。

  ……

  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办事效率很快。

  没多久,两个红本本就分别发到了唐聿城和安小兔两人手中。

  走出民政局,安小兔立刻问,"我问一下,你计划什么时候离婚?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时冲动,等冲动劲儿过后,就会跟她离婚了。

  唐聿城几不可见地蹙了下眉,好似因她的话而感到不悦,眸光清冷扫了她一眼,说了句:

  "军婚不能离。"

  "什、什么意思?"安小兔震惊住了。

  啥婚不能离?

  "我是军人。"他觉得这个呆萌的小娇妻反应有点儿太过于迟钝。

  军人?

  安小兔华丽丽懵逼了。

  妈呀!怎么感觉这是个大坑啊,还是爬不出来那种。

  "跟我说下岳父岳母的情况。"唐聿城要求道,岳父岳母的倒是喊得很顺口。

  "你想干嘛?"安小兔警惕地问。

  这是要调查她家户口呢?呃,虽然刚刚登记的时候,已经看过了。

  "去拜访他们。"唐聿城坦诚道。

  "啊?不用不用。"安小兔慌忙摆手拒绝。

  要让爸妈知道她昨晚没回家是因为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一夜情去了,然后这个一夜情对象还成了自己法律上的老公……

  那后果不堪设想。

  "快说。"他声音冰沉而富有威严命令道。

  安小兔抖了抖,他问什么,她能做的就是如实回答。

  ……

  一个小时后。

  唐聿城和安小兔再次出现在郦都小区门前。

  "喂,商量件事。"安小兔双手握着安全带,忍着紧张和害怕说道。

  "我有名字,你也可以喊我老公。"他冷声纠正她的称呼。

  安小兔想了想,"唐聿城,你……"

  "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全名。"他面无表情打断她的话。

  不能喊全名,那喊聿城?

  安小兔猛摇了摇头,不行,太暧昧了,她喊不出口。

  可是,喊老公好像更暧昧。

  微微用力咬了下舌尖,安小兔才鼓起勇气喊了声,"聿、聿城……"

  "喊得不是很顺口,以后多练练。"唐聿城还算满意她的表现。

  "我爸妈是比较传统的人,你等会儿能不能别说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我怕他们一时接受不了,到时我们就口径一致说正在交往。"

  唐聿城沉默,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过了几秒,才道,"我知道了。"

  走下车,绕到副驾驶帮她打开车门,然后提着礼品陪她走进小区。

  安小兔心跳飞快,脑子嗡嗡作响,有种赶赴刑场的悲壮感。

  同一个小区里的街坊邻居看到安小兔带着个帅气非凡的男人,纷纷好奇地围了过来。

  "小兔,这是不是你男朋友?哟~带回家见父母了?"张阿姨暧昧地朝两人眨了眨眼,自顾说道,"平时看你挺迟钝的,想不到眼光还挺独到啊,恭喜恭喜。"

  "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李大婶望着身材高大挺拔、气宇轩昂的唐聿城,语气有些酸。

  想她女儿比安小兔好看又机灵多了,怎么就没遇到这么优秀的男人呢。

  老天真是不公平。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文阿姨紧接着问。

  "你男朋友在什么单位工作的?"

  "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

  几个阿姨七口八舌地问,安小兔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干笑着。

  腹诽:这哪是男朋友,这分明是拐卖良家少女的人贩子啊。

  "不好意思几位阿姨,我跟小兔赶时间,改天再聊。"唐聿适时替她解围道,并将一袋高级进口糖果以及水果分给那几个阿姨。

  "好好好。那我们就不叨扰了,刚看到小兔的爸爸回来了,你们快去吧。"几个阿姨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见唐聿城这么懂事还买了喜糖和水果来分给她们,那好感顿时蹭蹭地往上升。

  "你刚刚在商场买东西的时候,就料到会碰到那些阿姨吗?"那些阿姨都散了后,安小兔有些好奇地问。

  他在买糖果的时候,她还劝说不要买,说她爸妈不怎么吃糖的。

  没想到一进小区,就碰到那几个阿姨,正好当送人情了。

  "有备无患。"他冷然回答道。

  安小兔不得不承认他的细心周到。

  走到家门口时,她突然感觉很紧张,很害怕,想打退堂鼓。

  唐聿城看了她一眼,抬手去按门铃。

  "喂,你干嘛?"安小兔惊叫着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怎么跟爸妈说呢。

  "一切交给我。"

  他说完没多久,门就打开了。

  "请问你……"安母最先看到高大挺拔的唐聿城,紧接着才看到安小兔,"小兔,这位是?"

  "阿姨您好,我是……"唐聿城话没说完,就被安小兔急忙抢话,"男朋友,妈,他是我男朋友,呵呵呵~"

  其实安小兔怕他乱说话,说是她老公之类的。

  安母愣了好几秒,才朝着屋里大喊,"老公,不得了了,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

  安父闻声,匆匆跑了出来,看到女儿身旁站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也是愣了一会。

  回过神来,安父压下震惊,请两人进屋,"来来,有什么事进屋再说。"

  客厅

  安父坐在沙发上,神色严肃、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唐聿城,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太过于锋芒强大,怎么掩藏也掩不住,一看就知道绝非常人。

  而那张冷漠俊逸的脸孔他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安小兔坐在唐聿城旁边,无比紧张。

  "你是我家小兔的男朋友?"安父严肃问。

  安小兔抢答,"是,他真是我男朋友。"

  "没让你说话。"安父责备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转向唐聿城,"我要你说,是不是?"

  "是。"唐聿城答道。

  "名字,几岁,什么工作,家庭状况。"安父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第4章 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2)

  "唐聿城,31岁,军人;爷爷、父母健在,一个弟弟,一个侄子,家里开了个能温饱的公司。"他言简意赅答道。

  安父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太确定的亮光,说道,"……等等你等一下。"

  说完,便起身朝书房走去。

  安小兔还算满意唐聿城的表现,只是猜不出父亲想干嘛,只能坐在一旁干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

  安父回到客厅,摘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对妻子道,"你带小兔去做饭,我跟他谈谈。"

  安小兔可不依了,她不在,万一这男人在爸面前乱说怎么办。

  "爸,我……"

  "跟你妈去做饭。"安父沉下脸色威严道。

  而安母则半拉半推将安小兔带进厨房,顺手把厨房门关上,防止女儿偷听男人间的谈话。

  厨房内

  安母边将青菜丢给她洗,边道,"别瞎紧张了。那男人一看就不简单,让你爸会会他,看值不值得托付,免得以后吃亏。"

  他们两口以前就想过,女儿以后要嫁给门当户对的人,三观和价值观相同的,那样的婚姻才能走得远。

  可这个男人一看就太过于优秀了,这让她隐隐担心,相信老公也是这样的想法。

  安小兔心想:她能不紧张吗?要是爸知道她跟一个一夜情的男人闪婚……

  不打断她的腿才怪。

  安母见她不说话,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略带责备道,"你之前说28岁之前不打算结婚,害我跟你爸还对你好说歹劝,就差没把你绑去相亲了……结果你倒好,偷偷交了男朋友不说,带男朋友回家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安小兔表示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能说。

  她心虚道,"这不是想给你和爸一个惊喜吗?"

  "去去去,没有惊喜只有惊吓。"安母嘴上是这么说,可心底还是为女儿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而感到很高兴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女儿的男朋友太优秀,她怕两人不相配。

  喜忧参半。

  "妈,你不觉得他太老了吗?"安小兔试探性问。

  她才23,那个男人都31了,足足比她大了8岁。

  典型的老牛吃嫩草!

  便宜他了。

  "哪儿老了?再说了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彼此看对眼就行了;倒是你,人家那么优秀都不嫌弃你,你还好意思嫌弃他。"

  安母不是觉得女儿不好,只是觉得未来女婿那么优秀,怎么就看上自家女儿的呢。

  安小兔竟然无言以对,那个男人除了老点儿,各方面看着确实很出色。

  不过她安慰自己:她年轻就是资本,她的资本跟他的资本相互抵消,那就平衡了。

  ……

  做好饭后,安小兔端着菜走到用餐厅,见唐聿城目光朝这边看来,她就突然想到被逼闪婚的事,很郁闷说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端菜啊。"

  "你这孩子真是……"安母责备地拍了她一下,转向唐聿城,歉意说道,"唐先生别介意,小兔这孩子,一抽风就爱乱说话。"

  "不会。"唐聿城不以为然道。

  安小兔触及安父严厉的目光,微微低下头,没敢再造次了。

  饭桌上。

  "对了小兔,你妈妈说户口本在你那儿。"安父吃着饭,边问。

  "咳咳——"

  安小兔听到‘户口本’这三个字,吓得猛呛了几下,而身旁的男人则冷静而迅速递了杯水给她。

  她接过水,暗暗瞪了他一眼:哼,猫哭耗子假慈悲。

  肯定是趁她刚不在的时候,跟他爸说了什么,不然她爸怎么会问户口本的事。

  安父见她不说话,沉声道,"小兔,爸问你话呢。"

  "怎么了?爸。"安小兔硬着头皮问道。

  "是这样的,刚聿城跟我说……"

  很显然,经过刚才的谈话,安父对唐聿城的态度有很大的改观,现在直接喊他名字了。

  "爸,你别听他乱说,他说的不是真的。"安小兔急忙打断安父的话。

  怒想:如果今天成了她的忌日,她死也一定要拉这男人垫底。

  "什么不是真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说什么;小兔,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爸。"

  果然是亲生的,安父立刻就听出这其中有猫腻。

  "不不不,我没事。爸,您说,您接着继续说。"安小兔怂怂地说道。

  算了,早死早超生!

  "是这样的,刚才聿城跟我说了,他一直在部队里,这次是特地抽出空来拜访我们的;也希望趁着今天有空,先把证领了;婚礼的话,再慢慢安排。爸想了想,等会儿吃了饭,你就跟聿城去把证领了。"安父从容不迫,徐徐说道。

  能让安父放心把女儿交给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可见唐聿城其中的厉害之处。

  "不是……爸,你不再考核考核,不拿出你小时候折磨我那108式刁难刁难他吗?"

  安小兔急了,怎么她进了趟厨房,她爸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安母给了她一记爆栗,训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小兔你找男朋友不就是冲着结婚去的吗?现在人家唐先生愿意娶你,你还摆架子拿乔了是不?吃完饭赶紧给我去把证领了!!!"

  安母从她老公的态度和说的话能看出,他对小兔这男朋友绝对是非常满意,也绝对值得托付终身的。

  这么赶着领证,肯定是怕这优秀女婿被自家的女儿给吓跑了。

  所以,先订下来再说。

  这一刻,安小兔觉得自己不是捡来的,就是充话费送的,而唐聿城这男人才是爸妈亲生的。

  不然怎么都不站她这边,还联手把她给卖了。

  "妈,领证可以。"安小兔倔强地在做最后的挣扎,说道,"不过,没办婚礼前我还是住家里,行吗?"

  反正证已经领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至于婚礼的话,哼呵……

  "行。"安母看向唐聿城,问道,"那唐先生觉得呢?"

  虽然领了证,不过还没办婚礼就住到男方家,她总觉得不太好。

  哎~一想到养了23年的宝贝儿要嫁人了,安母的心底满满的不舍,感觉心里空了一块似的。第5章 挑婚戒(1)

  "可以。"唐聿城言简意赅回答,像是看出安母的不舍,又道,"婚后小兔可以经常回来陪爸妈,我有空也会带小兔回来;或者爸妈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

  一经安爸安母同意结婚的事,他立刻改了口。

  "我们就不去打扰你们小两口了,也舍不得这小区的街坊邻居;还是你们有空多回来吧。"安母说道。

  经唐聿城这么一说,安母的心态立刻变了,心想:都是同一个城市的,就当是女儿长大了,搬出去住而已。

  况且,多了个这么优秀的女婿,也相当于突然多了半个儿子,怎么说都是好事。

  ---------------------------

  吃过午饭,安小兔就被安爸给轰了出来,让她跟唐聿城去把证领了。

  走在路上,安小兔气鼓鼓着腮帮子埋怨道,"不是让你说只是我男朋友而已吗?你干嘛跟我爸说今天要和我去领证?"

  "我只答应你不让爸妈知道我们是闪婚的,没答应你说今天不能领证。"他冷酷着脸说道。

  身为军人,要他说谎已经是罪大恶极的事了,还敢挑剔。

  安小兔差点儿吐血,大骂,"骗子!那还不一样是闪婚。"

  "我们是交往五个月的男女朋友。"唐聿城提醒她,她为了口径一致而捏造的他们的恋爱史。

  安小兔用力瞪着他,想哭:这个男人太阴险、奸诈、腹黑、城府太深了,她以后会被欺负得连渣都不剩的。

  "上车。"他打开副驾驶的门,对她命令道。

  "去哪里?别忘了我们已经领过证了,我爸妈又不在,不用再演戏了。"安小兔警惕地问,同时提醒他领证的事实。

  还好没办婚礼前都能在家住,不用去他家。

  她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转悠一圈,然后快天黑了就回家。

  "挑婚戒。"唐聿城冷冷吐出三个字。

  "啊?不用了不用了。"安小兔连忙拒绝。

  挑什么婚戒,她可不想一看到戒指,就想起她已经是已婚美少妇的事实。

  太掉身价了。

  "你自己上车,或我动手?"他给她两个选择。

  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安小兔愤怒一跺脚,挑婚戒是吗?挑就挑,她到时挑几款钻石最大最贵的,让他——

  钻石恒久远,几颗就破产!

  "我喜欢Kr·C国际设计制造的珠宝,婚戒要买就去Kr·C珠宝总店。"她撂下狠话道。

  他说他是军人,那么他口中的‘千亿财产’肯定是假的,这辆劳斯莱斯说不定也是借的或者租来装逼的。

  毕竟真要那么有钱的话,早就被举报、被严查了。

  哼!敢闪婚娶她?最好做好破产的准备。

  Kr·C国际集团由一个很古老的家族——唐氏所创办,唐氏家族在京城乃至R国被称为第一豪门。

  而Kr·C国际现任总裁是唐墨擎夜,她男神;Kr·C国际涉及各个领域:地产、航空、服装、奢侈品等等……

  旗下的珠宝致力于打造全球最顶级的纯手工作品,被誉为奢侈界的艺术,其影响更是不可估量的。

  任意一件纯手工珠宝,价格都相当令人咋舌。

  唐聿城锐利冷眸扫了她一眼,把车调头,朝珠宝总店开去……

  半个小时后。

  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在第一国际购物广场停下。

  然后,唐聿城带着安小兔走进商场,搭乘电梯直达Kr·C珠宝总店楼层。

  "二爷!"珠宝店店长震惊地看着唐聿城走进来,连忙迎了上去,压下疑惑毕恭毕敬道,"二爷,请问有什么能帮得到您的?"

  "带我老婆来挑婚戒。"唐聿城冷冷说道,同时表明了安小兔的身份。

  店长闻言,震惊得下巴都合不上了。

  不不不是传言说二爷不能碰女人吗?

  目光怔然地打量了下唐聿城身旁的女子。

  身穿一袭粉色的缎面及膝裙,五官长得倒是挺精致,隐隐还带着点儿清纯稚气。

  脸蛋未施粉黛,眉如新月,眼若星辰,鼻子秀挺,唇若点朱,肤若凝脂……一头乌黑柔亮的发丝柔柔地垂落下来。

  二爷和这女子站在一起,一柔一刚,一弱一强,一老一嫩……咳咳二爷不老不老,年轻着呢。

  总的来说:两人还挺般配的。

  回过神来,店长赶紧把唐聿城引领向戒指专区,"二爷,这边……Kr·C国际推出的所有戒指的款式,我们总店都有。"

  安小兔跟一旁静静地听着店长的话,挑了下眉:他叫唐聿城二爷?听起来好像还挺有来头的样子。

  不过她转念一想:从唐聿城的气场看来,他不是普通军人,在部队里至少是个小干部之类的;那么这就解释得通店长为什么叫他二爷了。

  因为一般有点儿权势的人,都会给自己取个牛比哄哄的绰号,以用来撑场面。

  "喜欢哪款,自己挑。"唐聿城将选择权交给她。

  安小兔一双清澈柔亮的眸子带着深意看了他一眼。

  挑就挑!

  专柜里,在强烈而璀璨的灯光照射下,安小兔感觉自己的眼睛要被这些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钻石闪瞎了。

  装模作样看了一会儿,眼珠子狡黠一转,安小兔指着一枚主钻为13.14克拉的粉色梨形钻石,而周围镶嵌着碎钻的戒指,嘴巴特别甜喊道,"老公,我要这个,这个漂亮。"

  "好,包起来。"唐聿城毫不犹豫点头,对店长吩咐道。

  "是。"店长亲自动手,动作利落将那枚戒指包起来。

  暗忖:这二爷的小娇妻还真有眼光……

  安小兔原本只是想吓唬唐聿城,才故意指名要最贵的,可没想到,反而被他的财大气粗吓惨了。

  那枚大钻石戒指可是足足5.27亿啊,她以前在杂志看到过,说是镇店之宝。

  "还需要其他什么首饰?继续挑。"唐聿城对呆住的她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安小兔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此行是为了来败破产他的。

  于是斗志满满问道,"你确定带够钱来了?"

  店长在一旁听着,暗暗觉得好笑:二爷这小娇妻真是有趣,这Kr·C国际珠宝总店就是二爷家里开的,有见过来自家拿东西,还需要钱的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穿过风的间隙》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9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