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怒战》林小草林水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热血怒战》林小草林水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热血怒战》林小草林水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

  对他而言,这两个字不是神话传说中玉皇大帝和众神仙班的归宿,而是几间简单的茅屋,只不过是他的师父,亲手书写了天庭两个字,挂在了最中央的茅屋正上方而已。

  曾经…甚至说是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天庭是他生命中的全部。

  可现在…

  年轻的登山人嘴角肌肉抽了抽,嗓音更为干涩,嘶哑道:"天庭已经没了,在埃及,几位师兄为了保护我,都死了。"

  天庭!

  这两个字,如果是寻常人听到的话,或许都会将之当成是一个神话传说。

  可在佣兵界,这两个字,却绝对是字字如惊雷,大名鼎鼎!

  天庭组织成立了二十多年,也成名了二十多年,伴随着天庭二字的,往往都是神秘以及强大等一系列的评价。

  一直到四年前,天庭再次重出江湖,那一次,一直都是七个人的天庭中突兀的出现了第八张青涩稚嫩的面孔。

  他就是此时呆滞在风雪中的林小草。

  而埃及之行,也完全是因为林小草的一个承诺。

  埃及之行第三个月,尼罗河畔,一直伴随着强大神秘彪悍等诸多光环的天庭组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强敌,双方,甚至是多方苦战了一天一夜,血染尼罗河。

  那一次规模不大但惨烈程度却骇人听闻的战争起因,鲜有人知,但最终的结果却是风光辉煌了二十多年的天庭组织覆灭,只有林小草一人成功突围。

  如今或许只有林小草一人才知道,那一年那一日在埃及,天庭覆灭的起因,都是因为他自己一个决策的失误。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失误,林小草不止葬送了几位叔伯辈师兄的性命,还葬送了自己师父多年以来的心血和骄傲。

  也就是那一年,像个孤魂野鬼飘荡在外的林小草发誓,此生若不能报仇,绝对不在踏足昆仑一步!

  可次年还未出元月,在外飘荡的他就收到了师父的死讯。

  元月初八,那是师父的忌日啊。

  林小草不敢去思考师父的过世与天庭的覆灭有多大的因果关系,但即便如此,内心的自责和愧疚也折磨的他几欲疯狂。

  那几间茅草屋前依然挂着天庭的牌子,他想回去,却又不敢回去,于是每年的元月初八凌晨,他都会来到师父的坟前,磕一个头,默默离开,继续报仇。

  "我对不起他老人家,我会回去,但必须等到报仇以后。"

  林小草说,语气中透着一种几乎没有了理智的执着和固执。

  "你师父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他的死,和天庭的覆灭没有关系,属于真正的寿终正寝,一百零三岁的老人,再不离开,难道要做老妖怪?至于天庭覆灭,呵,哪有一直可以辉煌下去的组织?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了,什么是江湖?杀人者被人杀,江湖,就是生死,小草,你看不淡生死,便读不懂这江湖,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

  老人轻声笑道,眼神悠远,语气豁达。

  "二师父,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理解,你所说的江湖,我看不懂,也不想懂,你的江湖是生死,我的,则是恩怨,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如果非要将自己变成冷血动物才能入江湖的话,这所谓的江湖,不入又如何?"

  林小草冷笑着反驳道,他的性格一直都是如此,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更改的余地。

  "你这小子,话不投机啊。"

  老人自嘲一笑:"这里是你大师父墓前的必经之路,我就知道,如果你会来的话,肯定会路过这里,小草,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去九州城。"

  林小草平淡道,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眼神中满是比如今的天气还要浓郁的阴冷和阴沉。

  九州城,帝国的心脏!

  那座繁华的到了夜晚,灯光可以轻易的遮掩漫天星光的城市,每一条大街小巷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似乎都要比这里的满目白雪要五彩斑斓的多。

  "报仇?"

  老人反问道,已经变得雪白的眉毛不自觉的轻轻皱了一下,内心轻叹。

  "新仇旧恨,一起了结吧。"

  林小草点点头道。

  "如此正好,我有一件事要交代给你。"

  老人点点头,从自己的中山装口袋中掏出一封信,丢给了林小草。

  风雪中,柔软的信封没有丝毫的偏移,迅速来到林小草面前。

  林小草伸手接过来,低头随意扫了一眼。

  简单的信封上,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以及一个名字。

  林怀宇。

  林小草眼神中蓦然闪过一丝阴暗至极的戾气,霍然抬头。

  "怎么?不认识你外公的名字?"

  中山装老人眼神玩味的盯着林小草的表情,轻飘飘道。

  "我凭什么认识他?他见过我?还是我见过他?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林小草一脸冷笑,但眼底深处却异常复杂,拿着信封的手也有点颤抖。

  "人不亲,血亲。他是你外公,这一点,你无法改变。"

  老人意味深长的开口。

  "那样的外公,我宁愿不要。"

  林小草语气嘲弄,扬了扬手中的信封:"他知道我的身份?"

  "不清楚,你去九州城,可以打他的电话,他会给你安排一个身份,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你是我的徒弟,至于你的身份,你想不想说,什么时候说,取决于你。"

  老人轻轻摇了摇头,"你的任务,是保护他的孙女,她现在的位置很重要,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

  "我不擅长保护人。"

  林小草皱了皱眉,继续道:"而且我凭什么保护她?!就凭她是我血缘关系上的表姐?九州城林家的人,我一个都不认!他们,不配!"

  "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就凭我是你二师父,我要你去,你就得去!"

  老人霸道的一挥手,看着有些哑口无言的林小草,眯着眼睛,轻笑道:"至于保护人,很简单,和杀人一样简单。"

  林小草沉默不语。

  对于那个谈不上半点温情甚至是仇视大过于向往的陌生家庭,林小草内心不存半点好感,在他看来,既然大家彼此都没有见过,那么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才是最好的结局,如果可以拒绝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扔掉手中的信。

  "去吧,这件事情,和你报仇也有关系,你到了九州城,自然会知道。而且,这也是你大师父的一个心结,小草,你是有家人的,为什么不敢面对?"

  中山装老人轻轻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

  "我或许有不敢做的事情,但绝对不包括这件事,我不是不敢,是他们不配。九州城我会去,人我也会保护,但不是为了亲情,而是为了师命。"

  林小草深呼吸一口,眼神中带着一种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的平静,淡然道:"如果将来我报了仇,我或许会告诉他们我的身份,让他们看一看,他们当初的决定,到底有多么的愚蠢。"

  老人站在原地,简单的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林小草默然转身,向着计划中的方向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半晌,才轻声道:"我姐怎么样?"

  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可语气中,还是有着一丝明显的颤抖,还有一种叫思念的东西。

  "她很好,就是瘦了些,很想你。"

  老人看着林小草的背影,若有所思。

  林小草没有回答,踩着陡峭打滑的山路,大步离开。

  夜色中,他的身影在白雪下,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渐行渐远。

  老人依然站在原地,看着林小草的背影,喃喃自语:"去九州城,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事有定数,人有命数,小草去九州城,无论是好是坏,都是命。他的命。"

  一道温醇的嗓音在老人背后响起,随着声音,一名中年男人走到老人身边,看着林小草的背影轻声笑道。

  这注定是一个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很难忘记的男人,英俊,成熟,洒脱,温柔,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怅然和沧桑。

  中年男人应有的魅力,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站在老人面前,看着林小草离去的方向,眼神深邃,轻笑道:"而且叶老安排他去九州城,想必是有打算的吧?依我看,这应该不是坏事,师父在世时就说过,小草的劫难源于九州城,但那里未必就不是他的福地。"

  "你也信命了不成?你师父活着的时候算了一辈子命,推演天机,定人命数,你是准备继承他的胡说八道了?"

  叶老目视前方,轻声笑问道。

  中年人苦笑一声,虽然对方在诋毁已逝的师父,可面对师父的故人,他终究不好发作,只好苦笑道:"我是相信叶老,叶老安排他去九州城,还将他送进九州城林家,肯定不是毫无道理的。"

  "道理?"

  老人默念了一句,眯着眼睛,突然悠悠的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什么人最可怕?但下场也最可悲?"

  中年人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人?"

  "一个真正不顾一切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但同样,下场也最悲惨,小草心魔太重,从你当初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一直压抑到现在,这么多年,他首次踏足九州城,他的心魔一旦爆发出来,会做出什么,做到什么程度,你能想象吗?"

  叶老深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年人,缓缓道:"想想他小时候的训练吧,有些人,是不能给他希望的,一旦给他希望,他就会彻底疯狂。你当初从九州城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

  中年人笑意微微一僵,想起十多年前被自己捡回昆仑的那道瘦小稚嫩的身影,想起那些疯狂的几乎已经没了人性的训练…

  早已习惯了几十年的昆仑天气,中年人内心却突然一阵发冷,由内而外。

  "所以我要安排他去九州城的林家,昆仑有他的牵挂,我希望九州城也有,这样,虽然等于是给他一个枷锁,但也等于给了他一条退路。"

  叶老脸色凝重,沉声道:"在这样下去,只怕他就离入魔不远了,从昆仑走下去的每一个人,可以强大,但绝对不能做一头没有任何理智的野兽!"

  "有玲珑在,他没事的。"

  中年人镇定道,但眼角肌肉却在轻轻抽搐。

  "但愿吧。"

  叶老随意应了一声,不再多说。

  "回去了,小梦和玲珑还在等我消息。"

  中年人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

  叶老随意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站在原地,静听风雪。

  山的另一端,一座不起眼的坟墓前,跪在雪地中的林小草轻轻站起身,转身,一言不发的从另外一个方向下山。

  一路向东。

  走向那座云万里山千叠外的九州城。

  这一日,是神州帝国甲午年元月初八。

  纷乱大雪中。

  妖魔入世!第二章:守护

  元月初九。

  下午三点钟,深冬中的九州城最温暖的时间段里,林小草的身影出现在了九州城的火车站。

  九州城火车站依旧人来人往,春运期间,无数人返乡离家,偌大的车站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行色匆匆的赶往出站口,或者奔向火车,这座城市的超快节奏,在林小草踏足九州城的一瞬间就扑面而来。

  人群中,一身风衣带着墨镜的林小草一动不动,只是仰着头仔细打量着车站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眼睛被漆黑的镜片遮盖住,没有人看得清他的眼神。

  这个被称为京城的城市,不止是帝国的首都,对他来说,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这个他生命最开始的地方,这个让他备受磨难的地方,这个聚集了他太多仇恨的地方。

  有谁能想到,当年那个眼睛中除了绝望再也没有其他情绪的孩子,还有站在这里的一天?

  九州城,真是久违了啊。

  密集如水的人群里,一动不动仰着头的林小草嘴角轻轻扬起,他随手摘掉墨镜,两只手狠狠揉了揉脸上的肌肉,双手再放下来的时候,刚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已经露出了一副自然至极的微笑。

  将地上的行李紧紧提在手里,林小草深呼吸一口,跟着人群,大步走向出站口。

  距离出站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时刻都会注意周围环境的林小草已经发现了前来车站接他的人物。

  一位满头白发衣着得体的老人双手抱着小腹,微笑着站在前方,眉目和蔼,在他身后,两个身材壮硕气势凌厉的男人举着一个上面写着林小草三个字的大牌子,静静站立。

  兴许是三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密集的人群中,三人周围竟然形成了一小片真空地带,跟周围的拥挤人群分隔开来,看上去很是突兀。

  林小草笑容缓缓收敛,拎着行李,穿过人群,径直来到三人身边,开门见山道:"我是林小草。两个小时前,我跟林怀宇老先生通过电话。"

  说起林怀宇三个字的时候,林小草的眼神愈发平静。

  林小草还没靠近时就已经注意到他的老人眉毛猛的一动,笑容也略微僵硬了下,忍不住又仔细打量了林小草一番。

  虽然知道这次要接的是一个年轻人,可眼前这位,似乎年轻的有些过头了啊,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真的可以保护家族的关键人物毫发无伤?老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人眼神中的忧虑一闪而逝,僵硬的笑容重新舒展,一脸慈祥的看着林小草,主动伸出手,温声笑道:"你好,林先生,我是林家的管家阿福,老爷派我过来接你。"

  林小草点点头,伸出手跟老管家握了一下,淡然道:"多谢福老。"

  有一个大俗名字的老人对林小草有所保留的态度不以为意,笑哈哈的一挥手,引领着林小草走出车站。

  火车站外停着一辆中规中矩的黑色奥迪,福老带来的两个男人一言不发的坐进驾驶席和副驾驶席上,似乎什么时候都是一脸笑容的老管家跟林小草坐进了后排。

  九州城内风和日丽。

  和煦的阳光下,奥迪在街道上平稳的行驶着,车子后排的一老一少却各自沉默着想着心事。

  "林先生,第一次来京城吗?"

  老管家放下内心的不安和忧虑,率先打破沉默,微笑着开口问道,帝国中很多人都习惯把九州城称呼为京城,天子脚下,京师重地,这个称呼也并不不可。

  "福老可以喊我小草,林先生这个称呼,听着不顺耳。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从这里离开去的昆仑,这么多年,是第一次回来。"

  林小草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看着老管家平静笑道。

  老管家点点头,似乎有些诧异,看了林小草一眼,没有半点不适应,随口笑道:"这我倒是没想到,小草的家也在京城?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没了。"

  林小草眼睛眯了眯,回答却是毫不迟疑。

  福老应了一声,看到林小草重新把视线转向窗外繁华林立的高楼大厦,摆明一副不想说话的意思,他也笑了笑,不再吭声。

  京城林家的位置在天公府三号,说是府,实际上却是一座山,从山腰到山顶,分布着三十栋豪宅,风景秀丽,大气磅礴,里面任何一个户主拿出来不能说一跺脚就可以让京城震动,但起码也是众所周知的大人物,颇具名望。奥迪从山脚下的大门直接进入,毫不停留,一路蜿蜒向上,在堪堪接近山顶的时候才停下来,出现在林小草眼前的,是一幢点缀在青山绿水中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别墅。

  上下四层,占地接近三千个平方米,偌大的京城,这样一栋豪宅,也可以算是身份的象征了。

  "林家真有钱。"

  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的林小草看着眼前的别墅,突然开口笑道。

  福老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变得有些矜持,微笑道:"我们林家在京城还是有些实力的,各个层面上的朋友,也都会给些面子。"

  出乎福伯预料的是,刚才还很是感慨的林小草这次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便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别墅大门恰到好处的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平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刚刚下车的林小草,目光温和沉静,但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审视。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标准的瓜子脸,长发,明亮的眼眸,当得起眉目如画四个字的评价。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她的气质,那种独特,坚强,沉静,还带着一丝不惹人厌的骄傲的气质。

  一个没有气质的女人,或许会很漂亮,但一个美丽的女人,绝对都是有气质的。

  所谓女神,就是成功的将气质和容貌结合在一起的女人。

  站在别墅门前审视林小草的她,无疑是那种可以让无数男人前赴后继的跪拜在她脚下神坛上也在所不惜的尤物。

  林小草眼神猛的恍惚了一下,随即瞬间反应过来,眯着眼睛,跟在福老的身后,走向别墅大门。

  没有人注意到,自从上车后表现就平平静静的林小草,此时眼角的肌肉却在不断的颤抖抽搐着。

  "福爷爷,你们回来了。这位就是爷爷派你去接的人吗?"

  站在门口的沉静女人微笑着开口道,毫不避讳的看着林小草。

  老实说,就第一印象而言,她对林小草的印象不错,身材挺拔修长,脸庞也是那种很标准的英俊,棱角分明,显得很坚毅,男人味道十足。漂亮的男人,她见过很多,可那些人不是太娘娘腔就是太过阴冷,让人觉得不适应,而林小草这种让人一看到,就会不自觉的有种安全感的男人,她确实有欣赏的理由。

  "是啊,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小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林家的二小姐,林水墨。水墨,这位是林小草,以后你的安全问题,由他来负责。"

  福老笑眯眯的,看着林水墨的眼神犹如看着自家的孙女,透着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溺爱。

  林小草看了林水墨一眼,微微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僵硬。

  林水墨主动伸出手,跟林小草握了一下,微笑道:"你好,请进吧,爷爷,二叔,还有大姐都在等你。"

  "好。"

  林小草也不多话,跟在林水墨和福老身后进入别墅。

  那两名跟随福伯一起去车站的沉默男人,已经很低调的消失了。

  别墅内部空间宽敞,装修风格跟外面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造型也截然相反,整体的复古风,不奢华,也没有金碧辉煌的暴发户气焰,木质地板,红木沙发,处处充斥着一种沉稳的厚重感,低调而内敛。

  林小草进入别墅的一瞬间,一楼会客大厅内,三道不同性质的目光已经牢牢锁定在了他身上。

  林小草神色纹丝不动,抬头看过去,眼神平稳的跟会客大厅内三个人,或者说是三代人对视。

  一名年纪大概在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正中央,脸色威严,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小草,眼神中有欣喜,还带着一丝疑惑。

  老人左手边则坐着一个很英俊的中年男人,接近五十岁的年纪,一脸微笑,但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却满是玩味。

  而老人的右手边,是一个跟林水墨模样大致相仿的女人,年纪比林水墨大概要大一些,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身上的一身迷彩军装,气势冰冷,锋芒毕露,一如她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质疑和猜测。

  如果按照血缘关系来讲,在座的几人,除了他自己和管家福老的话,剩下的一个是他的外公,一个是他的舅舅,另外两个,则是他的姐姐。

  林小草内心冷笑,一股戾气几乎不受控制的从心里浮现出来,遍布全身。

  几乎刹那间,原本平静的林小草气质瞬间大变,变得麻木而漠然,还有一丝莫名的敌意和恨意。

  变化来得快去的也快,眨眼功夫,林小草又反应过来,重新变得平平静静。

  他主动上前一步,平静道:"林老先生,二师父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好,好,小草啊,叶老身体怎么样?还好吧?他老人家是我们帝国最重要的财富和象征,我几年前见过叶老一面,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啊。"

  坐在最中央的林怀宇哈哈笑道,挥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

  "老人家吃得好睡的香,身体无碍。这是老人家要我交给林老先生的信。"

  林小草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林怀宇,坐在沙发上,平静答道,除了林怀宇之外,他对于对方身边坐着的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一眼。

  中年人尚且能面带微笑不动声色,可那个一身迷彩军装的年轻女人,眼神却越来越冰冷。

  "那就好,那就好。"

  林怀宇恍若未觉,双手接过信封,看着林小草,眼神很亲切的拍了拍身边的中年男人,笑道:"这是我的二儿子林从业,这个是我的大孙女林丹青,水墨和阿福你都认识了吧?今天就我们几个人在家,待会一起吃个饭给你接风洗尘,阿福,把我收藏的几瓶好酒拿出来,给小草尝个味道。"

  "我不喝酒。"

  林小草语气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平淡,不起半点波澜,他眼神直视笑容满脸的林怀宇,停顿了下,继续道:"酒喝多了,手会抖。"

  这一次,连坐在林怀宇身边的林从业都有些皱眉。

  倒不是因为林小草不喝酒,而是这个年轻人的态度!

  自己的老父介绍了半天,这小子根本就没听进去,眼光始终没有看他一眼,从一开始就是跟父亲说话,难道自己坐在这,真是透明人不成?

  结合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反映来看,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对林家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敌意?

  林从业跟父亲对视一眼,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倒是看上去冷冰冰的林丹青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赏。

  酒喝多了,确实会影响手掌的稳定,但也绝对不会抖的和抽风一样,细微的颤抖,基本上很难察觉,对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影响,只是对少数人会产生副作用,比如…顶尖的狙击手!

  手掌的任何一丝细微的不稳定,都足以对一名顶尖枪手造成致命的影响。

  林丹青不确定林小草是不是可以保护自己的妹妹,但起码这个态度,让她很是认同。

  "好嘛,不喝酒是好事,你们先聊,我看看叶老对我有什么交代,小草,以后水墨的安全就麻烦你了,从业,你跟小草说一下,请他保护水墨的原因。"

  林怀宇沉默了一下,一边打开信封,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我对林家的事情不感兴趣。"

  林小草硬邦邦的回应了一句,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容,似嘲弄,似讥讽:"我会负责百分之百保护林小姐的安全,但我不需要听内容,林从业先生,我奉师命而来,但也要吃饭的,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谈一下关于我保护林小姐的报酬,如何?"

  林怀宇打开信封的手掌一僵,脸色也黑了一下,但却当做没听见,将皮球丢给了自己的儿子。

  林从业眼神眯了眯,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年轻人,又跟已经皱起眉头的林水墨对视一眼,内心却不怎么生气了。

  他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年轻人对林家确实怀有敌意,这次来保护水墨,也是不情不愿,但碍于师命,不得不来,他表现的态度很明显,人是要保护的,但如果有机会让自己一家人不痛快一下,他肯定也不会拒绝。

  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啊。

  林从业有些好奇对方的敌意从何而来,但却不再多问,这种问题,只要他在林家一天,总会有机会弄明白的。

  "你想要多少报酬?"

  开口问的是林水墨。

  这个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可以说是女神级别的女人语气依旧沉静,平静的看着林小草,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林从业能看出来的问题,她自然也看得出来,她的骄傲和倔强都不可能允许她和和气气的去回应林小草的敌意,在她看来,今天自己家里这番表现,已经给足了对方面子,如果只是一个保镖,爷爷和二叔甚至大姐又何必出面?只需要自己出面就够了,现在这种架势,还不是为了尊重林小草背后的叶老?可现在林小草既然对林家没好感,林水墨也懒得去套什么交情去讨好叶老,公事公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要钱好办,林家能住在这里,就是财力的一种表现,而且养活一个保镖,能花多少钱?

  "每个月一百万,如果算年薪的话,每年一千万。"

  林小草面不改色的说了一个天价数字,他语气停顿了下,不去看林从业林水墨甚至林丹青的难看脸色,又加了两个字:"美金。"

  大厅内彻底安静下来。

  林水墨睁大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林小草,似乎被吓住了。

  一千万美金对于林家来说不算什么大数字,但用这个价格去雇佣一个保镖?

  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雇佣一个特种兵退役的保镖,每年年薪最多不过几十万左右,而且那是人民币!

  这家伙一开口直接就要美金了?

  林从业也脸色古怪的看着林小草,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坐在座位上的林丹青冷冷的开口问道,声音冷艳而悦耳,她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迷彩军装,战意勃发,气势瞬间冷冽起来。

  "这是我的底线。"

  林小草端起福伯端给他的茶水,喝了一口,慢条斯理道。

  "……"

  好嘛,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还是底线,一下子将讨价还价的余地都堵死了,这还跟林家占了多大便宜他吃了多大亏一样。

  林丹青看了一眼妹妹,眼神中的冰冷一闪而逝,缓缓起身,淡淡道:"一千万美金,对于林家来说不算什么,我就可以做主给你,但是林小草先生,你要向我证明你有拿走这笔钱的本事。"

  "怎么证明?"

  林小草抬头看着她。

  "打败我!"

  林丹青气势不断高涨,一个女人,此时此刻却战意冲天,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却满是轻蔑。

  "好。"

  林小草点点头,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以他在佣兵界厮混的经验来看,值不了一千万美金的价格,但应该也相差不远了。

  "等一等。"

  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不容置疑。

  已经准备好动手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的林丹青微微一惊,看着爷爷,眼神疑惑。

  以极快速度将那封信的内容看了一遍的林怀宇深呼吸一口,看着林小草,眼神复杂,半晌,才淡淡道:"答应他的条件!"

  "爷爷!"

  "父亲!"

  林家的丹青水墨和林从业一脸的不敢置信。

  林怀宇摆摆手,将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慎而又慎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长长出了口气。

  他原以为,自己向叶老求援,不过是得到了一个保镖,虽然内心失望,但却不好拒绝。

  可叶老却在那封信上很明确的告诉他,林小草在林家的定位,并非是林水墨的保镖那么简单。

  而是守护!

  林家守护者!第三章:婚事

  对于林怀宇来说,保镖这个职业他并不陌生,他所在的圈子里面,只要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身边都会有几个保镖随身保护。

  且不说那些人是否可以完全保证雇主的安全,起码这也是杜绝意外的一层保险,甚至于很多时候,一个足够出色的保镖,完全可以彰显雇主的身份。

  可以很肯定的说,保镖这个高风险但也是高收入的职业,今后非但不会消失,从业人员反而会越来越多。

  但是守护者却完全不一样,就算只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家族守护者的地位也比保镖超然的多。

  如果说保镖和雇主类似于一种主仆关系的话,那么家族和家族守护者之间,则更像是一种相互依附的亲密关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林怀宇不动声色的坐在坐位上,眼神剧烈闪烁着,跟林小草对视。

  林从业本想说话,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距离林怀宇最近,很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父亲虽然表面平静,但呼吸却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急促起来,嘴角的肌肉也在不断颤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极力忍耐着。

  林从业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答应那个明显不合理的天价报酬,可现在看起来,很显然是跟叶老的那封信有关系。

  大厅内一片沉默。

  林怀宇在林家一言九鼎,既然他已经答应下来,那么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有林丹青有些不服气的狠狠瞪了林小草一眼。

  "水墨,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告诉他如果没有要紧事的话,让他回家一趟,我有事和他商量。"

  林怀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语气无悲无喜,但却透着一种古怪。

  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林水墨愣了楞,笑道:"爷爷,我爸两天后会来京城开会,他到时候一定会回家来看望您的。"

  "不行!打电话,让他提前过来。"

  林怀宇摇了摇头,语气坚决,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刚才装进口袋中的那封信。

  林水墨内心一凛,点点头直接走了出去,她同样好奇那封信里究竟是什么内容,但现在明显不是多问的时候,她面对林小草的敌意可以骄傲一下,可面对叶老,林家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不重视的资格。

  林怀宇静静看着孙女的背影,等对方的身影消失后,才笑问道:"小草,除了这封信,叶老还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林小草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平淡道:"没有。"

  林怀宇极快的皱了皱眉,对面这个年轻人的敌意,他自然察觉到了,所以他才想不明白,为什么叶老会让他来做林家的守护者。

  而且…

  林怀宇也不认为自己的家族有需要守护者的资格!

  偌大的京城,豪门遍地,权力倾扎,从帝国建国至今,真正拥有守护者的家族,也只有一家而已!

  那就是叶老曾经所在的叶家。

  而如今他老人家却把他自己的弟子派到林家来做这个守护者,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算不算是叶老隐晦的表达了一个态度?

  他这个态度,能不能算叶家的态度?

  "爷爷,我爸说立刻回来,今晚九点钟左右就可以到家了。"

  林水墨拿着手机走过来轻声道,她很清楚,自己的家族在京城虽然不算强大,可此时却处在了风口浪尖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而自己更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家族的焦点,从刚才父亲接到了电话后就毫不犹豫的动身的态度来看,自己的家族多半要有所行动了。

  林水墨下意识的看了看沉默寡言的林小草,有些疑惑。

  是因为这个男人?

  脑海中一团乱麻的林怀宇点点头,嗯了一声,开口道:"等你爸回来再说。小草,饿不饿?如果不饿的话,等水墨的父亲来了,大家一起吃顿饭如何?"

  或许林怀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丝很微妙的变化。

  "我无所谓,钱什么时候给?"

  林小草低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头也不抬的说道,一副除了钱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模样。

  "现在就给你,你给水墨一个账号,她去转账。"

  林怀宇毫不犹豫道,异常干脆。

  林小草也不矫情,很流利的报了一个账号,林水墨拿手机记下来,扫了一眼,有些诧异道:"瑞士银行?"

  林小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老爷,西南林家的林霄少爷前来拜访,现在就站在门外,是不是要请他进来?"

  刚才退出大厅的福老重新出现,恭敬的对林怀宇说道。

  原本打算去转账的林水墨身体僵在原地。

  林怀宇和林从业两人脸色同时一冷。

  西南林家。

  这四个字仿佛带着某种诅咒一样,瞬间激起了九州城林家的仇恨值。

  "我去转账好了,水墨留下。"

  气氛短暂的凝滞后,脸色冰冷的林从业站起身,接过林水墨的手机,记下了账号,径直上楼,一身迷彩军装的林丹青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阿福,叫他进来吧。"

  林怀宇深呼吸一口,眯起眼睛,看了林小草一眼,然后对福老说道。

  对任何人都笑眯眯的福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气质沉静的林水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给人感觉面对任何事都可以镇定自若的她破天荒的有些手足无措,眼神也有些难堪。

  她下意识的看了林小草一眼,正好跟刚刚抬起头的他眼神对视。

  刹那间,林水墨内心巨震!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刚才还平平淡淡漫不经心的林小草犹如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

  还是那张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

  但眼神却翻天覆地!

  原本的平静淡然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林水墨难以形容的锐利冷冽!

  西南林家四个字,刺激到的,似乎不止是九州城林家的几个人。

  林小草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丝笑容,随意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坐吧。"

  语气看似随意,但却和命令无异。

  内心慌慌张张的林水墨一反常态,应了一声,乖乖的坐了下来,有些心不在焉。

  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一道轻柔中透着阴冷的笑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林爷爷,听说您老人家酷爱国画,正巧李文清大师今日来京城参加一个国画展览,目前正在我西南林家做客,我特意为您老人家求了一副山水图,马上就赶过来献宝了。"

  一个年轻男人大步走进大厅,步履沉稳,没有半点拘束感。

  这是一个极有卖相的男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高大,衣着得体,相貌英俊,但唯一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是他身上的气质。

  看似沉稳平和,但却从骨子里透着一种阴冷张狂,让人极不舒服。

  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道魁梧壮硕的人影,将近两米的身高,庞大的体型不但不显得臃肿,反而显得力量感十足,他双手捧着一个卷轴,跟在年轻人身后,低着头,沉默寡言,犹如一道沉默而彪悍的影子。

  年轻人不等林怀宇说话,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看到对面跟林水墨坐在一起的林小草,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没有多说,挥了挥手,笑道:"老虎,把画交给林爷爷。"

  "是。"

  跟在年轻人身后,双手捧着一副卷轴的魁梧男人应了一声,向前两步,将手中的卷轴交给林怀宇,一言不发。

  "林霄少爷客气了,李文清大师是如今书画界有数的名家,一画难求,他的大作拿给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真是浪费了。"

  林怀宇接过画卷,却没有打开,随手放在一旁,不咸不淡的开口道。

  "林爷爷老当益壮,眼神毒辣,跟老眼昏花这四个字半点边都沾不上,您说笑了。"

  林霄微笑着恭维道,眼神再一次从林小草的身上掠过。

  林怀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端起旁边的温热茶水喝了一口,缓缓道:"林霄少爷这次来,不止是为了给我老头子送一幅画吧?还有什么事?"

  "林爷爷以后叫我林霄或者小林都可以,我们一些年轻人玩笑的称呼,您喊出来可是折煞我了。"

  林霄笑着说道,眼神却变得谨慎起来,他沉吟了下,看了看林怀宇的脸色,继续道:"年前的时候,我义父跟林总督通过电话,讨论了一下我和水墨的婚事,当时林总督没有明确答复,说是要看您老人家的意思,不知道林爷爷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

  -第四章:狂妄

  婚事?

  在一旁默默听着存在感似乎十分有限的林小草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水墨,却发现这个气质沉静的大美女此时脸色却有些苍白,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抗拒。

  "水墨的婚事是大事,等他父亲回来,我们会好好商量,这件事情不能急,我建议你和水墨先接触一下,相互了解,这件事情急不来,等个一两年,你们如果觉得合适的话,两家在坐下来谈谈吧。"

  林怀宇原本有些冷淡的神色缓缓松弛下来,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完全站在了孙女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林霄脸上的微笑不变,但眼神中一丝阴冷的光芒却一闪而逝。

  自己和林水墨的婚事不能急?

  京城林家确实不用急,可西南林家却拖不起,在等个一两年,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老头在装傻,刚才一番话看似没有反对,可结合西南林家如今的处境,往后拖一拖,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拒绝。

  "林老,我不反对和水墨相互了解,事实上我们相互之间早已经非常熟悉了,水墨是我很欣赏的女孩子,直白点说,我很喜欢她,我们原本就非常熟悉,所以我认为没有用太长时间去相互了解的必要了。"

  林霄不卑不亢道,他的语气依然尊敬,但称呼却已经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从林爷爷变成了林老。

  "水墨还小,今年才二十四岁,在等两年也不迟嘛,而且你们以前虽然熟悉,但换一种关系相处,没准就会出现问题,不试试怎么知道?"

  林怀宇摆摆手笑道,语气云淡风轻。

  "可是我义父很希望我和水墨在半年内成婚!"

  林霄微笑着跟林怀宇对视,笑容诚恳,但语气却逐渐变得强硬。

  "那是你义父的意思,我有我的意思,我坚持我的看法,水墨还小,不能急。"

  林怀宇语气冷淡,说起林霄的义父的时候,眼神森然。

  "林老,这并不是我的意思,我个人不反对您的看法,但是您如果让西南林家为难的话,我想我义父会很生气。"

  林霄的语气有些冷,一直隐藏在他沉稳温和的气质下的阴冷和张狂开始蠢蠢欲动。

  该给京城林家施加一些压力了,京城和西南两个林家虽然都姓林,但却远不能相提并论,偌大的九州城,甚至整个帝国,还没有几个人能拒绝的了西南林家,京城的林家算什么?二流而已!如果不是林家的大儿子林从政现在很关键的话,京城林家连让西南林家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一个二流家族,有什么拿捏的资格?

  "你义父是谁?他就算很生气又怎么样?"

  一道突兀的嗓音突然响起,林小草抬起头问道。

  林霄一时间有点发愣,在他印象中,这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他的义父是谁,就算很生气又怎么样。

  这个家伙,是真的不知道西南林家?还是故意在挑衅?

  "我的义父是西南林家家主林风雪,你又是谁?"

  林霄微微冷笑道,看着林小草,眼神凛冽如刀,他对林怀宇可以保持一定程度的客气,可面对一个才见面的年轻人,他实在想不出需要自己谦逊一些的理由。

  "我叫林小草。"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589  或  书名 即可阅读《热血怒战》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8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