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王道霸妃》谢泊烟顾无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王道霸妃》谢泊烟顾无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雨天相逢

  夏,雨骤。

  御花园假山旁,生长着极好的一树芭蕉,葱茏翠绿,甚是喜人,在密密麻麻的雨点之下,颜色似又深沉了几分。

  谢泊烟轻皱着眉头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虽然行在回廊处,可仍有腾起的水雾微微打湿了发丝。

  路过那树芭蕉时,身后的宫婢发出些许赞叹之声,惹得谢泊烟也微微侧目。本是随意的一眼,可在谢泊烟刚准备收回目光,却猛然怔住,她看见了在苍绿蕉叶另一头的回廊处,那个傲然而立的身影。

  雨气迷蒙,模糊了视野,虽不清晰,可仅仅一眼,谢泊烟便确定,那个人是顾无景!

  原本平静的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慌乱,脚步也有些停滞。

  感觉到了对面投过来的目光,谢泊烟心中又是一紧,还好他们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而前方就可拐弯,离开这回廊。

  暗暗加快步伐,就在谢泊烟快要到达回廊转弯处时,却听到威严冷傲的声音响起:“太后娘娘!”

  心,猛的一颤,谢泊烟转过头,看到一身黑衣的顾无景已经立在那树芭蕉前,而身旁的侍卫恭敬的替他撑着一把骨柄青绿的油伞。身姿挺拔,神色倨傲,剑眉、黑眸、薄唇,面容俊美无双,又桀骜到了极点。

  跟在谢泊烟身后的宫婢看的有些痴了,愣神之后,忙惊慌的跪下行礼。“参见摄政王!”

  而顾无景恍若未闻,似古井般幽深的黑眸只盯着谢泊烟,一步一步,越过御花园,走上回廊,挡住了谢泊烟的去路。

  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谢泊烟尽量平静的开口:“摄政王,真巧。”

  “不巧,孤在等你!”顾无景看着眼前的谢泊烟,冷冷开口。

  一身极浅的紫色长裙,宽大的衣袖上隐约绣着的牡丹纹饰,一头青丝梳成华髻,却仅戴着一支碧绿步摇。双眸似水,眉如远山,额角,几缕沾上了水雾的碎发衬的面若凝脂,同时又隐隐透着几分清冷。

  这身打扮,于她太后的身份而言,必然是极不相称的。可是,于她的双十年华来说,却又正好相当。

  被顾无景的眼神看的有些不适,谢泊烟迎着那目光开口:“不知摄政王有何事?”

  顾无景扫了一眼还跪着的宫婢,淡淡开口:“退下吧。”

  “是。”几乎没有犹豫,几个宫婢恭敬向二人行礼告退。

  谢泊烟轻皱了一下眉头,她知晓现在在朝野之上,顾无景几乎是只手遮天,甚至明目张胆的自称为孤。可是在这皇宫之中,何时宫女们竟也听命至此了?

  跟在顾无景身后的侍卫也早已经退下,回廊之上,此刻,只剩下他们二人。

  谢泊烟的眼神中,微带上了一点儿防备,“摄政王有何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轻笑一声,顾无景将对面人眼中的防备收入眼底,“太后娘娘可是要去御书房?”

  一句太后娘娘让谢泊烟觉得十分刺耳,她移开目光,平静的说到:“这似乎和摄政王无关。”

  下一刻,顾无景突然伸手将谢泊烟拉到身前。

  被吓了一跳,谢泊烟有些惊慌的开口:“你干什么!”

  顾无景看着那微带怒火的眸子,轻蔑一笑,“告诉那个小皇帝,不要自不量力!还有……”伸出手,慢慢捏住谢泊烟的下巴,眼眸之中,满是冷意,“阿烟,现在这些就是你挖空心思想要的得到的?”第二章 谢家女儿

  说完,顾无景微带厌恶的松开手,又看了一眼谢泊烟,便冷笑着转身离开。

  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那远去的黑色身影,纵使在一片水雾之中,仍不减他满身的狂傲。

  下巴上还带着微弱的温度,谢泊烟浑身有些颤抖,心头,也泛起阵阵刺痛。

  阿烟……

  从五年前,自己决定进宫选秀开始,顾无景就再也没有这样唤过她了。

  说到底,是她负了他!可是,她是父亲唯一的女儿,是谢家女子,多少事,终究由不得自己。

  “太后娘娘?”身后,传来婢女轻唤的声音。

  谢泊烟闭上眼睛,压下心头的酸涩,站直了身子平静的开口:“走吧。”

  雨下的越来越大,带着夏季特有的闷热,看着四处弥漫的水汽,谢泊烟想起来,一年之前,似乎也是这般的大雨天气。

  那时,先帝病危,而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妃子。那时她还曾不切实际的期待过,若是先帝死了,她是否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可是没想到,就在先帝驾崩的前一日,竟下旨封她为皇后。

  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其实她应该料到的,她的姑母,当今的太皇太后早就告诉过她,谢家的女儿,从生下来起,就注定了要延续家族的荣光。

  姑母是,她也是。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五年之内,顾无景先是以庶子的身份承袭了爵位,后来屡屡立功,又借着家族的根基,竟将大半朝臣收为党羽,后更是乘着先帝病危,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一跃成为摄政王,权倾朝野。

  “太后娘娘,到了。”

  宫女的声音让谢泊烟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御书房,稳了稳心神,走了进去。

  风晟看着面前一堆写满了鸡毛蒜皮的折子,正满心恼火,就听见太监禀报,太后娘娘到了。

  敛下脸上的不悦,风晟站起身,朝着正走进来的谢泊烟迎了过去。

  “母后。”风晟拱手行礼,不过却不难听出,语气之中仍微带着几分尴尬。

  谢泊烟听着这声母后,心中苦笑。风晟,顾无景口中的小皇帝。可是实际上,也不过比自己小上四岁罢了。

  他的母后是先皇后,早亡后,先帝情深,不顾反对,后位一直空悬,结果最后,竟落到了自己头上。

  “起来吧,不知道皇上找我过来,有何事?”谢泊烟实在不习惯自称哀家,后来索性也就没有改口。

  风晟直起身,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往后退了几步,“母后请坐。”

  谢泊烟轻笑着点了点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心头,却更沉重了几分。

  好歹她是谢家的女儿,对于朝堂局势,还是能够看清几分的。

  十六岁的风晟,虽然还不够老练,可是也必然早已经生出了对抗顾无景之心。而这一年,他还是只能隐忍,到也不是因为他无能,而是顾无景几乎把持了方方面面,风晟实在难以得到机会。

  “母后,不知道谢侯爷近来身体可好?”风晟在谢泊烟下首坐下,语气关切的开口。

  “尚可,有劳皇上挂碍。”谢泊烟答道。

  “那就好。”风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谢泊烟,又继续说到:“谢侯爷一生为国效力,现在年迈又病重,也到了该好好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谢泊烟眉心一跳,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风晟果然已经等不及了。第三章 索要兵符

  御书房外的雨声似乎小了一些,见谢泊烟只是慢慢的饮着杯中的茶水不说话,终于,风晟又开口了。

  “母后,现在顾无景只手遮天,整个东辰,几乎都成了他的天下。但是朕想,谢家终归是和那些墙头草不同的吧。”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谢泊烟自然不好再沉默,“谢家几代为臣,世代忠义,皇上大可放心。”

  她很清楚,谢家虽谋求家族荣耀,以求庇护谢氏满门,可对于朝廷而言,谢家的忠心不会变。

  “如此,朕就放心了。母后也大可放心,只要朕在,谢家的地位,自然也是稳固的。”风晟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谢家女子几代为后,如果改朝换代了,谢家的满门荣耀,自然也是不保的。

  这些话让谢泊烟心中越发沉重,不过却只是浅笑着开口答到:“多谢皇上。”

  “谢就不必了。”风晟摆了摆手,还带着一点稚气的脸上透出几分帝王的之威,“朕只是想知道,谢家的兵符,谢侯爷何时能交还给朕?”

  谢泊烟心头一颤,看着风晟的眼神更带了几分深色,交还……

  “母后应该也清楚,现在就连御林军,多半也被顾无景掌控,朕手中根本无可用之兵,若是谢家能将兵符交给朕,四十万大军在手,朕才可与顾无景抗衡。”

  “等到杀了顾无景,朕重新拿回政权,谢家,自然功不可没!”

  “还望母后将朕的话带给谢侯爷……”

  雨已经完全停了,空气中不仅没有雨后舒爽之感,反而越发带了几分闷热。

  回到春梧宫,谢泊烟摈退了所有宫人。

  风晟的话,依旧回响在耳边,他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是准备直接用武力和顾无景相抗。

  而谢家手中,一直有一块能够调动四十万大军的兵符,无论是对于风晟,还是顾无景而言,这无疑都是能够影响最后成败的一股力量。

  交还……

  刚才风晟脱口而出的两个字让谢泊烟心惊。她又怎么会不知,一旦交出,这兵符恐怕再断无回到谢家的可能了。

  走入内室,谢泊烟慢慢打开床头的暗阁,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而里面装的,正是风晟索要的兵符。

  恐怕谁也不知道,这兵符就在她手中。

  一年多前,谢侯爷战场遭人暗算,身中剧毒。虽勉强压制住了毒性,可因为迟迟没有找到解药,情况危急。而当时谢家长子谢平舟离家未归,在一年前,为保万全,他就已经将兵符私下里交给了谢泊烟。这件事情,就连太皇太后都不知情。

  “我该怎么做?”看着手中的兵符,谢泊烟面色凝重。

  若是真的将兵符交出,那她无异于是亲手将顾无景推上绝境。可是若是不交,一旦顾无景真的篡位为王,那谢家,恐也难逃灭顶之灾!

  罢了,谢泊烟将兵符重新放回暗阁,既然风晟都已经开口了,就算是装样子,谢家,她也是必须要回去一趟的。等回家之后,这件事情,和爹爹好好商议一下。

  ……

  夜,摄政王府。

  偌大庭院中,种植的数株芭蕉已经隐在了沉沉黑夜之中。

  顾无景负手立在窗前,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回头,只是沉声开口问到:“如何?”

  “主子放心,一切办妥,已经拿到了。”

  “嗯,下去吧。”顾无景慢慢将手伸到面前,看着手指微微有些出神。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夜风从黑色的袖口灌入,带着雨后的凉意。

  “阿烟,孤会让你后悔的!”第四章 为奴五日

  谢泊烟回到谢府的时候,恰逢谢侯爷再次毒发,还好施救的及时,再次压住了毒素。

  “林大夫,您可有找到其他的办法能够解毒?”谢泊烟看着昏迷不醒的谢侯爷,满心的担忧。

  林大夫一年前便来了谢府,而这一年,也正是因为他医术高明,才一次次压住了谢侯爷体内的毒。

  “回禀太后娘娘,这毒实属罕见,老朽也实在配不出解药,不过……”林大夫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谢泊烟,“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了办法。”

  听说还有办法,谢泊烟面色一喜,“林大夫,您快说。”

  林大夫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开口说到:“碧玉石,能解百毒,被奉为医家圣宝,如果能拿到碧玉石,侯爷身上的毒,必然可解。”

  “既是如此,我马上让人去寻找!”谢泊烟赶紧开口,可是话音刚落,就听的门外微带着怒火的声音传来。

  “不用找了!”

  谢泊烟一愣,“大哥?”

  谢平舟快步走了进来,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谢侯爷,才开口说到:“碧玉石的事林大夫已经告诉我了,我也去找过了。”

  “小侯爷这是没有找到吗?”林大夫皱着眉头。

  “本来已经有了下落,可未曾想到,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谢平舟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

  为了碧玉石,他整整找了一个多月,最后竟让他人抢先一步,着实可恶!

  谢泊烟皱起了眉头,“大哥,你可知那人是谁?能否和那人商量一下,将碧玉石先借我们一用?”

  谢平舟看着自家妹妹,脸上有片刻的纠结,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到:“那人,是顾无景!”

  再熟悉不过的名字,谢泊烟心头一颤,竟然是顾无景。

  见谢泊烟有些发白的脸色,谢平舟心中不忍,当初阿烟和顾无景的事情,就算别人不知,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知道的。“阿烟,你也别急,我明日就出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来不及了。”林大夫摇着头,“侯爷今日又毒发了,若是再出什么事,老朽的医术,恐怕也压制不住了。”

  谢泊烟会来到摄政王府,这显然是顾无景早已经料到了的。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给我碧玉石。”谢泊烟皱着眉头,她才不相信,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巧合。

  顾无景看着眼前带着微怒的谢泊烟,一声冷笑,“太后娘娘今日前来,是准备仗着身份权势索要么?”

  “呵,若说权势,如今的东辰,又有谁能够比得过摄政王呢!”谢泊烟轻嘲,哪怕是风晟,他也能轻蔑的称为小皇帝,更和何况自己这个颇为尴尬的太后身份。

  “谢泊烟,孤想知道,你后悔了吗?”顾无景紧盯着谢泊烟,当初,她为了谢家权势不惜背弃了他入宫,而如今,整个东辰却几乎都握在他手。

  抬起头,迎着顾无景桀骜而又轻蔑的目光,谢泊烟心头酸涩,有些倔强的开口:“不后悔。”

  有些事情,她既然选择了,便不会后悔。

  黑眸之中,闪过瞬间的怒火,不过很快又变为玩味和嘲弄,收回了看着谢泊烟的目光,顾无景冷笑一声,“想要碧玉石,以太后之尊,在摄政王府为奴五日,如何?”第五章 他的羞辱

  谢泊烟接过顾无景命人送来的侍女衣裙的时候,指尖都有些忍不住的颤抖。

  倒不是因为觉得这辱了她的身份,而是刚才,顾无景那样冰冷的眼神和语气,让她的心中忍不住阵阵刺痛。

  换上衣服,谢泊烟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谢泊烟很清楚,碧玉石在顾无景手中,而现在的她,别无选择。

  还好皇宫那边,已经命人传信回去,只说她在谢府多住几日。只希望五天之后,顾无景能够信守承诺。

  换好衣服不久,就有人来带着她去顾无景的书房。

  书房之中,顾无景正在看着大臣们呈上来的奏折。这些本来应该出现在御书房的奏折,此刻却被握在了顾无景手中。

  “摄政王,人带到了。”领着谢泊烟的下人站在书房门口恭敬的开口。

  “让她进来吧。”顾无景语气冷漠。

  谢泊烟深吸了一口气,走近御书房的时候,恰好对上了顾无景的目光。

  冷漠,戏谑!

  放下手中的奏折,顾无景有些桀骜的站起身走到谢泊烟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冷笑一声,“没想到太后娘娘换上孤这摄政王府奴婢的衣服之后,看起来倒是顺眼了许多。”

  “顾无景,你……”轻蔑的语气让谢泊烟脸上浮起片刻的恼怒,不过很快又忍住了,只是移开了看着顾无景的目光。

  “孤怎么了?”顾无景眼睛里面带着戏谑,“阿烟,看来太后的身份你倒很是受用,许久不见,脾气见长。”

  “别叫我阿烟!”谢泊烟皱着眉头,听到这个称呼,她内心总是忍不住颤抖。

  谢泊烟排斥的语气和神色让顾无景眉间浮现几分怒气,伸出手,捏住谢泊烟的下巴,顾无景神色倨傲。“难道你还想要孤称你为太后娘娘吗?”

  她就这么厌恶阿烟这个称呼吗?还是,她厌恶的是过去和自己?

  顾无景的力气很大,谢泊烟觉得下巴被捏的生疼,咬着牙,有些倔强的开口:“摄政王说笑了,这五天里面,我不过是这府里面的一个奴婢。”

  “知道就好。”冷冷的松开手,顾无景收回目光,“记住,现在,你只是一个奴婢。”

  谢泊烟压下心头的痛楚和酸涩,开口说到:“是。”

  “下去吧,从今天开始,孤的起居由你负责。”顾无景重新在桌边坐下,“记住,若是惹得孤不满意,那碧玉石会立刻被毁掉!”

  双手有些颤抖,谢泊烟低头应下,“是,奴婢记住了。”

  而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忍了许久的泪水却瞬间滑落。

  昔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少年足风流。

  顾无景和她,终究都再也不是昔日之人。

  谢泊烟离开之后,顾无景看着手中的奏折,目光久久未曾移动过半分。

  又是那样倔强的眼神!

  当初,明明是她背弃了他,现在,明明他才是那个权势遮天之人。可是,凭什么她却始终未曾露出半分的后悔之色!

  手中的奏折被重重的扔到桌子上,“来人!”

  守在门外的侍卫赶紧进来,“主子,有何吩咐?”

  “给孤盯紧了谢泊烟,还有,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帮她!”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997 或 书名 即可阅读《王道霸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7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