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一梦浮生晚》夏凝易云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一梦浮生晚》夏凝易云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她遇见的可不是一般人

  契章:

  军人要有铁一般的意志,这点冯乐很清楚。

  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开着车。

  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瞄了后座几眼。

  若说他这辈子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肯定是今天这一幕!

  他的首长,在B军区出了名冷酷,素有铁血军长之称,被誉为最不懂得‘怜香惜玉’易云睿少将,怀里竟然抱了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竟然让首长开会时中途离场,而且从酒吧某包厢里硬抱出来的!

  无疑的,能让首长抱着的女人,那可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

  但让他傻眼的,这个女人竟然在首长怀里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首长非但不生气,看着女人的眼神中,很明显的多了些什么……

  感觉到骑士十五世的不稳定,易云睿脸色一凝,抬眸看向正在开小差的冯乐,冷声道:“专心开车!”

  冯乐登时冷汗直冒,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大大的应了一声:“是,首长!”

  第一章:她‘睡’的可不是一般人!

  B市某五星级酒店

  易云睿坐在她身旁,一双眼眸泛着淡淡的宠,大手抚上她柔软的长发。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开手。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离开她。

  “以轩……不要离开我……”醉得晕头转向的她,迷糊当中下意识的叫着心中的那个名字。

  身旁男人猛的一震!

  “小凝……”他很清楚,她叫的是别人的名字,心紧揪着,但更多的是心痛。心痛她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

  “以轩……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怀中的人儿低声饮泣,像是发着什么让她伤心欲绝的恶梦。

  易云睿脸色一沉,深遂的双眸更是深不见底。

  过了良久,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叹息,拥紧夏凝的大手五指微微伸展,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的背……

  “宝贝,从今天以后,陪在你身边的男人,就只能是我。”

  ……

  头好痛,全身像散了架似的……

  意识渐渐回复书名,夏凝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标准的酒店房间配置。

  她心下猛的一紧!

  天,她昨晚不是自己一个到酒吧喝酒吗?现下怎么在酒店了?!

  “你醒了。”

  极富磁性的低沉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维,夏凝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双锐利的双眸。

  一双能洞察人灵魂的双眸!

  双眸的主人是个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肩上的印着一穗一星,少将军衔!

  男人冰冷阳刚,却好看得能要人命!

  夏凝一顿:“啊—!”

  杀猪般的女高音响起,夏凝自床上‘弹’起,却是一阵头晕目眩,重又倒回床上。

  “你是谁?”夏凝全身神经崩紧,如临大敌的看着面前男人。

  “我叫易云睿。”男人回答得干净利落,一边说话,大手朝她脸上伸去—

  “停!!”

  夏凝大喝一声,快摸到她脸上的大手陡地一停。

  “你想干什么?!”夏凝退后几步,双眸往四周一扫,旁边放着个水杯,必要时她会动手。

  慢着!

  他叫易云睿?!

  鼎鼎大名的C军区司令,传奇人物易云睿少将?!

  想到这,夏凝重又看向易云睿军装上的肩章,不错,一穗一星,少将军衔!

  夏凝微微的一顿,易云睿的大手早已覆到她面上,轻轻一抹。

  “你哭了。”抹完眼泪,易云睿起身,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她:“你昨晚了不少酒,喝点牛奶解酒。”

  夏凝愣愣的接过牛奶,正在疑惑间,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随之脸色大变!

  身上穿的是酒店配套的睡衣!不是她原来穿的!

  “你昨晚吐的时候把衣服弄脏了,”易云睿顿了顿:“我让酒店服务员给你换了套新的。”

  夏凝微微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牛奶,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急问道:“我们昨晚有没有那个?!”

  男人微微皱眉,薄唇微微一张,话到嘴边却想到什么似的改口道:“嗯,昨晚你把我睡了。”

  “咳咳!”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堂堂一个少将说这话……

  什么叫把他睡了?

  睡了的意思……是什么?!

  莫非他跟她昨晚……真的那啥了?!

  “你看一下。”深怕夏凝不信似的,易云睿稍稍拉开衣领,脖子上红红的吻痕一目了然。(其实是昨晚抱夏凝出来的时候抓的)

  夏凝风中石化!

  昨晚她喝了不少,依稀记得迷糊间有人抱过她,还有人在她旁边进进出出的照顾她……好像是个男人没错,然后她把他看成了欧以轩!

  糟了,男人脖子上的吻痕莫非真的是她留下的?!

  “铃—!”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易云睿道了句:“抱歉。”拿了手机到一旁接听。

  接电话的时间挺长,易云睿由始至终一声不吭,到了最后点了点头,道了声:“我知道了,马上到。”便挂了电话。

  “我俩怎么会在这里的?”知道某人即将要走,夏凝急忙问道。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掠:“我俩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呃?”很早之前?!早到什么时候?

  “我们在英国见过的。”易云睿回答得很简洁,看了一眼手上的表:“现在是XX年10月20日下午三点十五分,公司那边我帮你请了假,你好好在这休息。”

  XX年10月20日下午三点十五分?!夏凝急忙看了挂钟一眼,傻眼!

  记得欧以轩宣布结婚的时间是19号。当天晚上她到了盛世酒吧,开了一个包厢,一边喝酒一边唱歌疯狂发泄。

  也就是说,她睡了十多个小时!

  “夏凝,我要回去开会,”易云睿递给她一张纸条:“这是我私人手机号码,收好。”

  纸条上的字迹蓄劲飞扬,夏凝脑海一片浆糊。

  易云睿理了理军装,打开房门,在走出去的那一刻微微一顿,像想到什么似的道:“夏凝,有些责任你必须承担,我会再来找你的。”

  “……”

  在夏凝一片怔傻的情况下,易云睿关上了房门。

  夏凝坐在床上,傻了好一会……慢着,易云睿怎么知道她叫夏凝?!

  还有,易云睿根本没有回答她任何一个问题!

  他俩有没有那啥?!她怎么会在酒店里的!?

  “男朋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手机铃声响起,夏凝拿起一看,一阵头痛,按了接听键后,未等她说话,那边传出一阵河东狮吼。

  “你这小妮子终于肯开机接电话啦!!”

  TIME时代周刊杂志社。

  “我就知道你去卖醉了!”李宝儿手指对着夏凝的头一戳:“为了这样的男人,你值得么!”

  “嘘!你小声点!”夏凝看了四周一眼:“以轩是我们的主编!”

  “哼。”李宝儿不屑的冷哼一声。

  夏凝和欧以轩的情侣关系,在TIME时代周刊里人所共知,公司众人都私下讨论着他俩什么时候结婚,昨天欧以轩突然宣布要和B市市长千金尹静思结婚,让众人各种惊讶。

  关于欧以轩和尹静思之间的事情,众说纷坛。李宝儿是夏凝最要好的姐妹,欧以轩的做法是典型的攀龙附凤,在李宝儿心中,欧以轩就是‘陈世美’的代名词,她看不起!

  其实最让李宝儿不屑的,就是欧以轩宣布与尹静思之间婚事的那一刻,夏凝一脸错愕的表情。看样子夏凝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就知道夏凝心里不好受,本想着下了班好好开导夏凝,谁知道这小妮子一下子就不见人影。手机也关了机。直到今天早上有个男人打电话给她,让她替夏凝请个假。

  想到这,李宝儿眼睛一亮,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夏凝,作为好姐妹,是不是要对彼此坦诚?”

  前一秒李宝儿还满腔激愤的,后一秒就眉开眼笑不怀好意。不知道李宝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夏凝眉角直扯:“你想问什么?”

  李宝儿脸上笑意更浓:“今天早上打电话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声音好MAN哦!喂,实话说,昨晚你有是不是和人家那个啊?”

  夏凝脸上一红,连忙别开脸:“别乱想,我俩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李宝儿玩味道:“如果真是普通朋友,你的脸干嘛红成这样?”

  夏凝脸色一窘,抿了抿嘴,正要开口,这时李宝儿压低声音说道:“看,他们出来了。”

  欧以轩办公室的房门打开,走出来两个人,欧以轩和尹静思。

  B市市长膝下有两位千金,尹静思和尹静遥,尹静思是大女儿,国际著名化妆品牌欧莱雅B市地区代理人,样貌文静娴美,举止端庄得体。曾是各大知名杂志社竟相访问的名门千金,也是无数成功男士梦寐以求的女神级贤内助。

  欧以轩是中国著名的老牌杂志TIME时代周刊是主编,英国爱丁堡大学的高材生,外表俊朗斯文儒雅,性格潇洒不羁,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采不凡,是无数少女心中的‘徐志摩’。

  欧以轩和尹静思在一起,依外界传媒宣传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的绝配!

  两人一脸亲昵,细语交谈了几句后,尹静思在欧以轩脸上落下一吻。

  夏凝心里猛的一痛!

  “小凝,给我五年时间,等到我事业有成,我们就结婚,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温暖的昵喃犹在耳边回响,曾经山盟誓,曾经的相濡以沫,种种逝如昨日死……

  她不再是他的唯一,残酷的现实将美好的憧憬与幻想击了个粉碎!

  感觉到背后炽热的目光,欧以轩回头一看,与夏凝四目相对。

  灵魂在这一刻相撞,仿如一声巨响在两人间爆炸!

  欧以轩双眸一黯,避开她的目光,柔声对尹静思说:“静思,我送你回去。”

  尹静思微微一笑,使得妆容精致的她更是明艳照人:“不用了,你好好工作吧,晚上休息好一些,记得明天的事情。”

  “嗯。”欧以轩点了点头,转身走回办公室。

  门关上的那一刻,尹静思看向夏凝。

  电光火石的一瞬,一抹鄙夷从尹静思眸里一闪而过!

  下一秒,尹静思红唇微微上扬,对夏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假惺惺!”李宝儿白了尹静思背影一眼:“公主和附马明天订婚,我们的小香莲出席订婚宴吗?”

  心被刀割一样痛,夏凝深吸了一口气。

  没错,她输了。这场仗甚至没有开打,她就输得一败涂地!

  但她要输得漂亮,她夏凝绝对不做,爱情的逃兵!

  “去!我当然会去!”夏凝看向李宝儿,一字一顿道:“更正一下,我不是秦香莲,我是夏凝!”第二章:我们结婚吧!

  帝景国际大酒店豪华宴会厅。

  身着一袭粉红小洋装的夏凝端着酒站在宴会中,宴会厅内弥漫着悠扬祝福的音乐,欧以轩和尹静遥的订婚晚宴中出席的都是非富则贵的名流,衣着的华丽高贵让夏凝感觉自己渺小得像一只兔子。

  将杯中的琥珀色液体一喝而尽,看见服务生端来的美酒,她二话不说的又拿了一杯。

  “喂,你可别再喝醉了!”李宝儿推了她一下:“在这喝醉很丢脸的!”

  夏凝一凛,握紧了手中的高脚酒杯。

  突然,宴会厅上的灯光切换,主持人激仰的声音传来:“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感谢大家出席欧以轩先生和尹静遥小姐的订婚晚宴。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一对恋人的结合……”

  随着主持人欢快声音的介绍,盛装的欧以轩和尹静思出场。台下立时掌声如雷!

  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映得欧以轩更是丰神俊朗。而身着白色婚纱的尹静思更像是从画中走下来的公主,美得倾国倾城,让人移不开双目。

  虽然心痛到极致,但夏凝不得不承认,欧以轩和尹静思,的确是绝配。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八年前,她留学英国爱丁堡大学。失去双亲身世孤伶的她,遇到了同是失去双亲的他,在那一刻,同病相怜的两人成了好友,知己,恋人……

  这八年里,对方就是自己的精神支柱。

  对方就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爱人!

  看着欧以轩与尹静思两人开心的笑,就像一把利刃直插夏凝胸口,痛得她深吸了一口气。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眸,一仰头,她再次将酒一喝而尽!

  是啊,尹静思是市长千金,她拿什么跟人家比!

  她不怪自己没能力留住这个男人,她认裁!

  满堂的祝福声此起彼落,夏凝只觉欧以轩站在光明的一头,而她却立于黑暗处,被人遗弃。

  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捱过那一个小时的,她甚至听不清李宝儿对她说了什么。只记得订婚仪式结束后,自己坐在宴席上,心力交瘁。

  “你就是夏凝吗?”

  身后一把娇滴滴的女声响起,吓了夏凝一跳,转头一望,一个女人立于身后。

  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她有着与尹静思几分相似的样貌,不同于尹静思文静娴秀的美,她的美娇俏中带着妩媚,一身白色的百折公主裙,尽现她身上骄傲高贵的气质。

  这个女人似曾相识。

  “连我都不知道吗?”女人语气中极是不屑:“夏凝,我告诉你,不是自己的东西,永远不要去奢望!”

  夏凝心里一紧,什么叫不是她的东西?!

  “生气了?”女人挑眉,语气更是不屑,玉手推开夏凝,一边走一边道:“夏小姐,我劝你还是死了做人小三的这份念头!”

  什么?!夏凝气不打一处来,谁是小三?!

  “站住!”夏凝开了口。

  尹静遥一顿,转头:“还有什么事吗?”

  “有一点希望你清楚,”夏凝凝声道:“我虽然没有家世,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但我与欧以轩认识了八年。这八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晓。我不清楚令姐究竟对以轩做了什么,现在他们在一起。我输了,我认。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能抢走的爱人,并不是爱人!既然不再是情侣,那便不存在什么荒谬的小三之论!”

  尹静遥诧异的看了夏凝好一会。最后冷冷一笑:“这是你失败的宣言吗?”

  “……”

  “嘴里说着不在乎,心里却是恨得要命!”尹静遥双眸一眯:“你说得再是冠冕堂皇,只会更彰显你的幼稚!夏凝,我警告你,在台上面的是我姐,若然我知道你用下三滥的手段破坏我姐的婚姻,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妩媚的双眸掠过一抹寒光,夏凝心里一凛!怪不得跟尹静遥有几分相似,原来是尹静思的妹妹,B市市长小女儿,C市文工团团长,少校军衔。

  有背,景的人物,尹静遥有傲娇的资本。这女人有的是手段折磨人。

  只是,尹静遥太小人之心,此情此景,听着身旁众人祝福之声此起彼落,夏凝只觉心内一片拥堵!

  “是吗?”话一出口,夏凝竟是不怒反笑:“你这样警告我,是不是怕你姐姐管不住她老公?”

  “你!”尹静遥双眸凶光一闪,漂亮的柳叶眉一挑:“很好,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尹静遥边说边走近夏凝,突然手一伸,抓住夏凝的手,猛的往自己身上一推!

  “哎呀!”

  尹静遥一声惊叫,手上的高脚酒杯摔倒在地,清脆的声音响起,她人也跌坐在地上!

  喧闹的宴会厅刹时静寂一片!

  “静遥!”最先反映过来的是尹静思,见妹妹摔倒,她从台上急急走了过来:“你怎么了?怎么跌倒了?”

  尹静遥一脸委屈,妩媚的双眸凝满泪水:“姐,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只是不小心跌倒而已……”说着,尹静遥看了夏凝一眼。

  尹静遥的这个小动作,立刻让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发生什么事情!

  夏凝暗叫一声不妙!

  “姐你不要误会,是我多事过来打扰夏小姐。可能说错了些什么……姐你不要误会,真的是我不小心跌倒的。”

  夏凝暗地握紧拳头,尹静遥很会演戏!

  “夏小姐,”尹静思扶起妹妹,对夏凝正色道:“我知道你介意我与以轩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你有事冲我来就行,不要难为其它人。”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姓夏的女人这么没教养!怪不得欧主编不要她……”

  “哼,把气撒在这里,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由得她乱来吗!”

  “静思人不单漂亮,心地也善良,谁娶了她真的幸福一辈子。”

  “这不是,幸好欧以轩不是跟姓夏的在一起,不然以后有得他受了!”

  ……

  指责声此地彼落,夏凝知道这时候解释已经没用。眼眸看向在尹静遥身后的欧以轩,这一刻,她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怎么想的。

  “以轩,我没有……”尹静思不是她推倒的。

  “凝,我爱的是静思,无论你再做什么事,我爱的只有她,希望你明白。”说着,欧以轩握紧了尹静思的手。

  尹静思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此刻,四周响起一片掌声……

  眼前‘温馨动人,此志不渝’的一幕,落在夏凝眼中,是那么的讽刺。

  心痛得脑海一片空白,泪水模糊了双眸。

  她竟然天真的想着欧以轩会护着她。

  呵,原来一切都是在做戏。

  太傻了,她真的太傻了!

  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夏凝倔强的转身,迈步离开。

  是梦由该醒了!

  夜幕降临,大街上灯火通明,熙熙攘攘。

  一阵夜风吹来,夏凝微微一颤,双手交抱着,今天穿了条短裙,这时候很冷。

  夏凝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天。

  这八年来,欧以轩有爱过她吗?

  还是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夏女士,你好。”

  憨憨的小伙子声音响起,夏凝回头一看,一名身材高瘦,穿着军装的俊郎小伙子站在旁边。

  “你是?”军人?

  “夏女士,我是C军区易少将的通讯员冯乐,我们首长有事请您过去一会。”

  易云睿?!

  头脑里‘轰’的一声响,夏凝愣在当场。

  冯乐恭敬的手往前方一迎:“夏女士,请跟我来。”

  顺着冯乐所指的方向看去,夏凝傻了眼。

  一辆巨大的黑色怪物伫立路边,外形豪华彪悍到了极致,看这架势,悍马跟它相比那可是小巫见大巫!

  最新型的军车骑士十五世!

  夏凝瞄了瞄车牌号码,‘XA’开头的,首长专用车!

  这辆车,就是身份的标志!

  看着冯乐停在不远处笑着向她招手,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人家首长大人连SUV装甲车都开到她面前了。

  待她上了车,她很清楚的看到冯乐关上车门那一刻,脸上的一抹坏笑。

  车内设计如外面一样豪华,空间很大,看样子坐下六七名彪形大汉没啥问题。

  但如此宽阔的空间里,气氛却是莫名的压迫。

  易云睿坐在旁边,笔挺干净的军装更显他的威猛,挺拔,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五官,配上一双一眼便能将人洞穿的锐利眼神,无可否认,眼前的军长大人如战神般震摄心魂。

  “还冷吗?”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夏凝的微微一暖。

  “不冷了。”车内有暖气,不冷。

  感觉易云睿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夏凝莫名的心跳加速,然后如坐针毡。

  易云睿没有继续往下说,车内气氛一片崩紧。

  长时间的沉寂后,夏凝忍不住偷偷瞄了易云睿一眼,正对上某军长大人的如鹰般的双眸,夏凝一惊,倒抽了一口冷气,急急收回自己的目光。

  天,昨晚在酒店里的时候,她怎么没感觉到易云睿如此逼人的气势……

  “参加朋友的订婚宴?”

  “嗯。”夏凝点了点头,声音小得像蚊子一般。

  “欧以轩是你主编?”

  “嗯。”夏凝又点了点头,奇怪军长大人为何知道这些事情。

  抿了抿嘴,夏凝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趁现在问清楚。

  “首长,你怎么知道我叫夏凝?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眯:“我说过,我们在英国见过面。”

  在英国见过面也不一定知道她叫啥名字啊!

  夏凝不解,但军长大人回答得很干脆,好像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首长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夏凝话音刚落,脑海里立刻飘过某人说的话:昨晚你将我睡了,有些责任你必须承担……

  易云睿双眸一凝,抿着如刀般锋利的薄唇,没有说话,看着夏凝的眼神深不见底。

  被易云睿看得心底有点发毛,夏凝微微侧面,深深有吸了一大口气。

  慢着,军长大人这是在审犯吗?

  “夏凝,我们结婚吧。”第三章: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

  就像一道天雷直劈而下,易军长这句话将夏凝雷了个外焦内嫩!

  傻眼了好久,夏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首长……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我像开玩笑的吗?”易云睿挑眉。

  夏凝眉角直扯,不错,如果易云睿是开玩笑的人,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敢开玩笑了。

  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那易云睿说的是真的?!

  “你你……我……”夏凝脑袋一片混乱:“易首长,我跟你才见过两次面……”

  “不,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只是你不记得我了。”易云睿打断夏凝的话,很认真的说着。

  很久之前就认识吗?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

  世上的事情果真无奇不有,大名鼎鼎的易军长竟然向她求婚!?

  “夏凝。”易云睿皱眉,她怎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我……我还是考虑一下吧。”夏凝勉强挤了点笑容出来,转身想打开车门,奈何车门关得死死的,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一双大手伸了过来,覆在夏凝小手上,手掌很粗糙,是长期训练所致。手心却很是温暖。夏凝浑身一震!

  温暖的气息吹拂在夏凝耳边,距离这么近,感觉这个世界,都是易云睿身上的阳刚之气。

  味道很淡,闻着很舒服,就像一双隐形的翅膀,紧紧的拢着她一般。

  这一刻,本应很慌张的她,却感觉莫名心安。

  天,易云睿可是C区军长,她和他只见过两次面,他怎么可能会向她求婚!

  他玩得起,她可伤不起!

  夏凝一咬牙,抽回自己的手,没好气道:“易军长,请你尊重些!”

  易云睿一凛,薄唇抿着,坐回自己位置上:“对不起,外面风大,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不用……”

  “夏凝,我没有其它意思,”易云睿看着夏凝,认真道:“我只希望这一辈子,在我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是你。”

  夏凝嘴微张,首长这是在向她表白吗?!

  未等夏凝回答,易云睿敲了敲窗,在外面‘站岗’的冯乐立刻上了车。

  “送夏女士回去。”

  “是,首长。”

  骑士十五世缓缓发动,快而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着,后座里的两人默而不语。

  易云睿低敛着双眸,坐那刚毅的侧面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夏凝手握成拳,看向窗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在距离夏凝公寓五十米远的地方,骑士十五世停了下来。

  冯乐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了车门:“夏女士,请。”

  夏凝大大松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

  “夏凝,”就在夏凝脚尖着地的那一刻,身后的易云睿开了口:“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从今以后,你身边的男人,就只能是我。”

  巨大的黑色怪物呼啸而去,夏凝愣在原地,脑海里掠过一串问号。

  易云睿他……脑子有毛病吧?

  第二天早上,TIME时代周刊杂志社。

  “哇,好大的熊猫眼哪,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将咖啡放到夏凝面前,李宝儿摇头道:“不过还好,起码我们的夏凝小姑娘还活着。”

  夏凝撇了她一眼,喝了一口咖啡:“别乱想,我没事。”

  都怪某军长,昨晚没事干嘛向她‘深情告白’,害她胡思乱想了许久,严重睡眠不足!

  按理说某军长智商没啥问题吧,哪个女人不逮,干嘛逮她开刷呢!

  想了一个通宵,她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呵呵,我相信昨晚不是你推倒尹静遥的,那个女的可是军区的人,哪有这么容易被推跌在地上。”

  夏凝心里一紧,心里微微一痛。是啊,明眼人都想到的问题,怎么他就不知道。

  “大清早的很闲啊你,在这闲聊,小心被逮到挨批!”夏凝抿了抿嘴道。

  “噢!”知道自己踩到别人的痛点,李宝儿立刻改口:“反正又不是没被批过,怕他作什么……”话说到一半,李宝儿双眸一瞪,急忙道:“欧以轩过来了,夏凝,你撑着啊!”

  话毕,李宝儿一溜烟的跑回自己工作岗位上。

  夏凝面上条条黑线划落,没一会便见一叠文件放到了自己桌面上:“整理好这份专访后到我办公室来。”

  扔下这句话,欧以轩回了自己办公室。

  看着桌面上的名人专访,夏凝心里一沉。

  在TIME时代周刊里,她是一名不起眼的小记者,小编辑,她所负责的工作,只是一般文件的修改和打印。

  虽然她和欧以轩就读同一所名校……

  十分钟后,夏凝带着整理好的文件,进了欧以轩办公室。

  “坐。”欧以轩签着字,见她进来,却是头也没抬。

  夏凝抿了抿嘴,坐下。

  他真的变了,以前她进来,他起码会对着她笑。

  “文件我整理好了,欧主编,叫我进来有什么事?”昨晚一事,让夏凝把欧以轩这个人永远定格在普通朋友的位置上。

  欧以轩一顿,放下笔,看向了她:“昨晚走后去哪了?”

  心里掠过一抹厌恶,夏凝冷声道:“回家了。”

  夏凝语气冰冷,让欧以轩脸色一沉:“小凝,静思是个好女人,她并不介意我和你以前的事情,能娶到她是我欧以轩的福气。”说到这里,欧以轩顿了顿道:“我和你之间已经结束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心存妄想,昨晚的事情,我不希望今后再发生。免得大家误会。”

  欧以轩一席话,让夏凝愕然了好一会,无名的怒火自夏凝心间燃起!

  尹静思是好女人,他很爱尹静思,那她算什么?!

  尹静思不介意他与她之间的事情,这句话应该换她来说好吧!

  在她夏凝心中最珍惜的八年感情,如今却成了他的累赘,让他害怕得这么快就跟她撇清关系?!

  夏凝面上翻云覆海的表情,落在欧以轩眸里,全变成了她的不甘。欧以轩眉头一皱,凝声道:“夏凝,我很爱静思,我和你之间就只是同事关系,我希望你能放下!不然别人会说你是我和静思间的第三者!”

  “到底谁才是第三者!”夏凝拍案而起,大吼一声。

  欧以轩最后一句话,彻底激怒夏凝。

  对,她不及尹静思,哪一方面都不及,但她有自尊的!

  她看错欧以轩了,她瞎了八年!

  对上欧以轩错误的眼神,夏凝一字一顿道:“欧以轩,你这个懦夫!”第四章:以牙还牙

  一直以来,在欧以轩心中,夏凝都是乖巧听话的女孩子。

  在英国留学的五年,夏凝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开心,他想不明白,为何同是父母双亡的她,性格却如此乐观坚强。

  回国后,两人一起进了TIME时代周刊,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她从来都是逆来顺受。这让他心里很愧疚,每次当他安慰她时,她总回答他,只要在他身边,她就很满足了。

  尹静思的性格如何,他很清楚。但在他心中,夏凝是独一无二的。

  但他欧以轩踏出这一步,就没有他回头,没有他后悔的余地!

  只是……

  她今天竟然当着他的面,发了火,并且说他懦夫!

  八年来,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生气。

  “你说什么?说我是懦夫?”怔了好一会,欧以轩才回过神来。

  “担心的话大可以炒我鱿鱼!没我在不就没闲话了吗!你叫我进来就为了说这些废话吗!”

  欧以轩张了张嘴,强压下心头所有的震惊,别开脸道:“如果辞退你,那就证明我和你之间,的确有问题了。”

  “你!”夏凝好笑,感觉自己变成了跳梁小丑。

  “哈,哈哈!”心内五味杂陈,夏凝不怒反笑。心内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嘲讽。

  夏凝,你是怎么把自己的处境弄得这么不堪的?

  这叫被人‘利用’完就扔吗?噢不对,别人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待,因为‘人’可以有自己的感情。在那些高官贵人面前,她甚至没有吃醋的权力!

  从尹静遥,尹静思,欧以轩眼里,她读到了‘垃圾’二字。

  突然,门被打开,冲进来一人。

  “姐夫,麻烦你先出去。”

  来人正是尹静遥,妩媚的脸上一片怒容,进来后没正眼瞧欧以轩,反倒紧紧的盯着夏凝。

  就像夏凝是她杀父仇人一般。

  很明显的感觉到尹静思的来者不善,这位大小姐,谁得罪她谁倒霉。

  “静遥,怎么了?”潜意识的,他想帮夏凝挡一挡。

  “出去!”不容分说的,尹静遥大吼一声,完全不把欧以轩当回事。

  欧以轩脸色一沉,转身离开。

  偌大的办公室剩下夏凝和尹静遥两人,满室都是火药味。

  “尹小姐,有什么事情吗?”夏凝莫明其妙,这女人想要干什么?

  “说,你跟易云睿什么关系?!”尹静思咬牙切齿道。

  原来是易云睿……

  突然间,夏凝明白了一切,敢情尹二小姐喜欢易军长。

  “没什么关系。”她和易云睿只见过两次面,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你胡说!”尹静遥用力的踩着高跟鞋,走到她面前:“狐骚子,你怎么勾搭上云睿的?”

  夏凝抿了抿嘴,貌似是易云睿先勾搭她好不!

  “尹少校,我本来不认识易军长,”看来尹静遥是作了一番调查的,但是,她倒是很高兴见到尹静思扯破脸的样子,遂决定煽风点火:“两天前,是易军长主动找上我的。至于为什么找上我,尹二小姐可以找易首长问去。”

  “什么?”尹静遥一脸不可置信:“你说易云睿主动找上你?”

  “没错。”

  尹静遥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打量了她一遍,冷笑道:“就凭你?回去撒泡尿照照镜子去!云睿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烂货!”

  尹静遥的‘脏话’让夏凝开了眼界,也让夏凝明白到,有些高贵只是流于表面上而已。

  “不错,”夏凝双手环胸:“你的易军长,就是看上了我这种‘烂货’!尹小姐,看来你连‘烂货’都不如……”

  “啪!”

  清脆的响声响起,未等夏凝说完,脸上便挨了尹静遥火辣辣的一巴掌。

  “贱人,谁允许你在我面前撒野的!勾引不到欧以轩就去勾引云睿对吧!告诉你,就凭你这贱样,就算脱光衣服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你!云睿他找上你?少发白日梦了,你连看他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你连做小三的资格都没有,贱人……”

  “啪!”

  又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气氛一片静寂!

  夏凝双眸深处凝着熊熊火焰,紧紧的盯着尹静遥。

  脸上火辣辣的痛,尹静遥一脸不敢置信!

  刚才夏凝打了她一巴掌!

  “贱人,你敢打我?!”尹静遥双眸喷火,面目狰狞得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自小她就是父母亲眼里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融了。从小到大,别说是打,从没有人骂过她一句!

  “我不叫贱人,我有名字的,我叫夏凝!”

  这巴掌,连着前天晚上宴会上那一幕,连着刚才那巴掌的仇,连着说她小三的仇,一起报回来!

  对,她只是一个小市民,她的命不及尹氏姐妹矜贵,但她是有尊严的!

  她很清楚,动手后,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但她答应过父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要好好的活着!就算这世界上没人要她,没人爱她!

  最是不好过,她也要笑着过下去!

  “叩叩叩!”

  三声急促的敲门声后,只见李宝儿冲了进来:“夏凝,你的电话!”

  “男朋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铃声听得夏凝心里一揪,对李宝儿微微一笑,她接过了手机。

  别人说患难见真情,这是欧以轩的办公室,她明白李宝儿的莽撞,其实是为了救她的。

  百业窗没有下窗帘,办公室里的情况,她和尹静遥的争吵,外面看得一清二楚。

  打开手机,荧光屏里的三个字很是刺眼。

  易云睿!

  看了尹静遥一眼,夏凝按了接通键,故意提高音量:“你好,易首长。”

  此话一出,尹静遥傻了眼!

  夏凝语气的变化,让易云睿微微一怔:“我在你楼下,等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后,易云睿那边挂了线。

  夏凝合上了手机。

  “云睿他说了什么?”尹静遥急问道。

  夏凝双眸一眯,冷冷一笑:“你还没这资格知道!”

  没看尹静遥一眼,夏凝转身离开。

  “不炒我鱿鱼的话,今天我请假!”经过欧以轩身边,夏凝不忘交代一声。

  不辞退她?行!看难堪的是谁!

  “贱人!你给我走着瞧!”尹静遥捂着脸,怒眼圆睁,察觉办公室外数十双眼睛看着她时,心里一紧,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再看统统炒你们鱿鱼!”

  大小姐发飚,一众职员急忙低头各忙各的。完全忽视了他们真正的上司,欧以轩。

  双眸快速的掠过一抹阴狸,欧以轩走回办公室,关上了房门,拉下了窗帘。

  “我帮你叫医生来。”

  “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尹静遥一脸不屑:“她不是你以前的情人吗?欧以轩,我告诉你,如果我发现你对不起我姐,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可恶!这么多年来,都是她给易云睿电话,凭什么易云睿亲自给这贱人打电话!

  凭什么!第五章:我答应你的求婚!

  巨大的黑色怪物骑士十五世停在了楼下,引来了不少市民的围观。

  见到夏凝,冯乐很殷勤的上前:“夏女士……”

  未等冯乐说完,夏凝竟是自己拉开车门,走了进去,然后很迅速的关门。

  冯乐愣了愣,乖乖的坐回驾驶位。

  看到夏凝面上的伤痕后,易云睿眉头一皱:“雅思山庄。”

  “是,首长。”

  夏凝气鼓鼓的,刮了易云睿一眼:“我说首长大人,你跟尹家二小姐的事情,别扯到普通老百姓身上行吗?”

  “嗯?”

  还在装蒜?

  “明眼人都知道尹静遥喜欢你,你跟她有矛盾的话,你俩好好解决。何必拉我这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垫背!”

  军长向她求婚?搞不好只是易云睿跟尹静遥吵架,拿她来做戏的!

  “小凝,发生什么事情了?”在他印象中的夏凝,一直以来都很温驯的,突然变成这样必定有原因。

  “军长大人,今天我不是来数落你的。我也没这个资格数落你。我只是觉得,你们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没就必要拿我这小人物来做炮灰……”

  “谁欺负你了?”未等夏凝说完,易云睿语气一凝,气氛一阵冷凝:“告诉我谁欺负你了。”

  料不到易云睿这么直接,夏凝愣了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其实,订婚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还有欧以轩和尹静遥两人的事,都不足以在军长大人面前说。直白的说,就是几个女人为争男人吵架,然后受害得是她罢了。

  “没事,就当我发神经吧。”嘴一抿,夏凝扭转头,反正她现在化身打不死的小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易云睿双眸一闪,夏凝话中有话,看来他得要做些什么了。这时手机响起。

  “我是易云睿,你说。”

  “睿,我看见她上了你的车,你现在跟那贱人在一起对吧?”

  易云睿脸上乌云盖顶:“尹少校,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听得这话,冯乐打了一个寒颤。首长轻易不说话,开口便是一针见血。首长虽然严厉,但极少说话带着情绪,现在明摆着来警告尹静遥,看来首长这次气得不轻。

  军队纪律是严明的,等级是分明的。将跟校的等级相关不少,纵使尹静遥怒火冲天,也得先忍着。

  “睿,我告诉你,她勾搭姐夫不成,才来勾搭你的。她这人天生是个小骚货……”

  “尹少校,军民本是一家,以后请你注意说话方式,免得产生阶级矛盾。”

  “不是这样的,睿你听我说,”见着易云睿语气冰冷,尹静遥急起来:“你昨天没来婚宴,你不知道那女的厉害。那女的竟然把我推到地上了。这是很多人都见到的!还有她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我!睿,你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

  易云睿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夏凝:“我相信小凝的性格,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易云睿叫那个女人做小凝!尹静遥猛的一顿,好一会儿才道:“……睿你不相信我?”

  “我只相信事实!”话毕,没有尹静遥说话的机会,易云睿挂了电话。

  对上夏凝疑惑的眼神,易云睿道:“尹静遥打过来的。”

  夏凝一副‘原来如此’的眼神:“那她肯定告诉你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了吧?”

  易云睿点了点头:“昨晚我没到订婚现场,抱歉。还有今天在TIME发生的事,虽然我不了解详细原因,但我相信你不是随便动手的人,尹静遥她肯定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情。”

  对上易云睿认真的眼神,夏凝心里微微一动,他竟然让在自己这边……

  夏凝握紧拳头,尹静遥的话,她很介意。

  “你脸上的伤,是尹静遥打的?”

  “嗯,”夏凝点头:“不过我也回了她一巴掌。”

  易云睿双眸掠过一抹欣赏:“很好,必须。”

  对于易首长的这句话,夏凝傻了眼,看来易军长不是省油的灯啊。

  “冯乐,把伍医师叫过来。”

  “是,首长。”

  夏凝一愣,将军医叫过来?那就意味着下一站要到易云睿那里去!

  不,不行,她跟他才认识多少天!

  “易首长,我们以后别见面了。”为避免出现更大的‘问题’,两人的关系最好在此打住。

  “嗯?”易云睿挑眉,双眸里危险味道一闪而过。

  “你跟尹家关系不小吧,今天我打了尹静遥,想必尹家不会放过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如果首长大人跟我扯上关系,那易尹两家就不好说话了。”

  “是吗?”易云睿双眸一冷:“我的事,还轮不到尹家的人来管。”

  语气的冰冷,让夏凝心里一僵。

  不过话说回来,易云睿说这话,并不是在‘装’。

  易云睿父亲乃是易显将军,为国家打了大半辈子的仗,有勇有谋的老爷子立了多少战功,打了多少场胜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战功勋章不计其数,开国元老功臣之一。

  易云睿大哥易云天是易氏跨国集团的董事长,集团名下物业遍布亚洲各处,在东南亚经济地位举足轻重。

  易云睿二哥易云逸是省委书记,省部级正职人物,在W省里的名头响当当。

  而易云睿本人是C市军区副军长,不过传言他不单只是军长这一重身份。有一点众所周知的,易云睿乃是总参谋部王总参谋长点名保护的重要人物。

  易氏家族势力横跨军、政、财经三界,相对比易氏家族骇人听闻的实力下,尹其浩虽是一个B市市长,尹家还真没那能力和易家叫板。

  “易首长,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跟尹静遥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关系。”易云睿想也不想的回道。

  夏凝皱了皱眉:“那你跟她认识多久了?”

  “第二个问题了,”易云睿小小的打趣了一下:“八年。”

  八年……想来尹静思也喜欢易云睿八年了吧。

  “我想易大军长跟尹静遥的关系,应该不止普通朋友这么简单!”

  “为何这样说?”

  “要不是你给机会别人,别人会一直跟着你?看得出,尹小姐可是以你的女朋友身份自居的。”

  此话一出,易云睿脸色微微一变。

  这时,只见一辆黑色奥迪风驰电掣的驶了过来,与骑士十五世并排行驶着。

  夏凝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夏凝疑惑了一会,按了接听键。

  “夏凝,我是尹静遥,看向左边!”

  找麻烦的到了!夏凝放下了车窗,对上黑色奥迪上的尹静思。

  “睿!”尹静遥唤了一声:“这个女人以前上过欧以轩的床,现在又想来勾引你了。她就是来钓金龟的,你不要上当!”

  易云睿脸色一黯,看来刚才小凝说的话很对。对于尹静遥,他是太放松了些。

  对于尹静遥,他不是默认,而是懒得去理。可能这样做让她误会了。

  是时候要对尹静遥划清界线了。

  “夏凝,你这死小三!你快下车!我不会放过你的!”见两人都不搭理她,尹静遥抓狂骂道。

  “冯乐,给个电话王师长,告诉他好好管教下属!”

  冯乐倒抽了一口冷气,首长大人这话说得极重,看来首长这次真的生气了:“是,首长!”

  易云睿大手一伸,拿过夏凝的电话,挂了机:“对不起,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处理好男女关系的。”

  话毕,车窗关上,不再理会旁边的尹静遥,

  瞄了一眼车窗,见尹静遥气得像只刺猬似的。夏凝很清楚她不会善罢干休。

  在这一刻,夏凝决定了一件事。

  “易首长,昨天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易云睿脸色一凝,握起她的手:“是。”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紧紧的包着自己的小手,夏凝闭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睁眸时,缓缓道:“好,我答应你的求婚。”

  雅思山庄。

  拿着手上的结婚证,夏凝傻傻的看着,直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她刚答应跟易云睿结婚,下一秒,易云睿便命冯乐直接驱车到了民政局!

  然后拍照,签证,结婚!

  整个过程还不到十分钟时间……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说,国家规定军人在这方面享有特权,结婚证件什么的程序可以一切从简。

  快,真的是快。

  快得让夏凝有种错觉,易云睿是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奇怪,易首长这么急干嘛?

  难道易首长好像是真的认识了她很久,喜欢了她很久,貌似还‘追’了她很久,好不容易等到她答应了,然后就赶快领证了?

  太不可置信了,就像小说里面的情节,充满了童话和梦幻色彩!

  “首长,夫人脸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只要准时敷药,明天就消肿了,不用担心。”伍军医一脸笑意,说话间不免多看了夏凝几眼。

  他是易显的专属医师,易家三个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易家老幺都结婚了。

  三个儿子都成了家,看来易老将军这回是真正的放心了。

  老实说,易云睿生性冷酷,还从未见他对哪个姑娘动过心,不过这回看得出来,易家三少嘴里不说,但明眼里一看就知道,他对自己老婆很上心。

  看来不久易老将军又有孙子抱了。

  “嗯,麻烦伍伯伯了。”易云睿对冯乐道:“送伍伯伯回去。”

  伍军医的药很见效,夏凝只觉脸上冰冰凉凉的,说不出的舒服。刚才听军医伯伯说明天就消肿,看来军医还真不是盖的。

  说起被打肿的脸,夏凝看向结婚证件上的照片。虽然经过了一些电脑处理,却还是能看着左边脸红肿的一片,要知道明天就能消肿,干嘛这么急今天领证照相啊!

  “不喜欢这张照片的话,我们可以再照一张。”夏凝女儿家的心思,早已落在军长大人的眼底。

  夏凝眼前一亮:“真的啊?”

  “嗯,”易云睿点头,看了她一眼,像想到什么似的,沉吟一会后开口道:“小凝,告诉我,你嫁给我的原因。”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575 或 书名 即可阅读《一梦浮生晚》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7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