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晚照如霜凝》骆诗谢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晚照如霜凝》骆诗谢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真想咬死你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宁静深邃的夜能让人摘掉假面具,卸下心房。

  骆诗还不行,她必须陪谢辞参加今夜A城最大的宴会,陪他进行虚伪的社交。

  在外人眼里,他们要装成琴瑟和鸣的夫妻,但仅限今夜。

  谢辞有力的手臂揽过她的腰,带着她往会场里面走。

  腰间搭着谢辞宽大的手掌,有热源不断传递到她的身上,这样亲密的触碰让骆诗心跳加速,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哪怕这短暂的亲密,骆诗也甘之如饴。

  谢辞自然感受到了,误以为骆诗抗拒,他低头凑近她,“怎么,怕?当初不是费尽心机要嫁给我?现在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骆诗耳尖在谢辞靠近的瞬间红透,耳边的热气呼出的让她的脸也跟着发热,她小声回应:“我没有。”

  红透的小耳朵就像诱人熟透的果实,谢辞勾起恶劣的笑,张口咬下去。

  骆诗吃痛“啊”了一声,伸手想要推开他,但她又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只能忍受着谢辞越来越重的啃咬。

  有脚步声靠近,谢辞终于放过她,他抬手用力揉了揉被他咬出牙印的耳垂,低声说:“真想咬死你。”

  他说这话时,眼底有一闪而过厌恶的光,被骆诗敏感的捕捉到,他就这么讨厌她?就因为他在眼里是个满腹心计的女人。

  可是她又哪来那么多心思,她不过是卑微的爱着他而已。

  谢辞丢下她一个人,走进宴会大厅里面,与人觥筹交错。

  水晶吊灯灯光打在他五官极其俊美的脸上,与人交谈时,他温润如玉,言行之中却透着疏离,但不至于会让人感到他没有礼貌。

  骆诗不自觉看的出了神,她已经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了,为什么还是觉得,他离她好远好远。

  一只骨节分明白瓷般的手在她眼前上下晃了晃,拉回她的思绪。

  “发什么呆?”周樾延温和的声音响起,站在施骆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樾延!你怎么也在!”骆诗有些惊喜,在无聊的宴会上能够遇到自己的好朋友,让她焦虑的心安定下来。

  周樾延笑着瞧她,忽然看见她的耳朵异常的红,“你耳朵怎么了?”

  他伸手去摸,为了看清楚,身体也靠她更近,这才发现她的耳朵有咬伤,他皱着眉打量,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距离已经过近。

  骆诗觉得两人姿势不妥,会让人误会,心里警铃大震。

  正要避开他,就听见背后谢辞清冷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周边的温度似乎随着谢辞的一句话骤降,冰冷得能将人冻住。

  骆诗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僵住,浑身都在颤抖,她下意识狠狠推开周樾延,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但,还是晚了。

  谢辞颀长的身影隐在黑暗中,只见他打了一个手势,一群高大壮汉出现,在周樾延还未反应过来时,将他拖走。

  整个事情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一分钟不到。

  骆诗的大脑一片空白,她踉跄的跑着,跟上那些人,心里止不住的恐慌。第2章 心机女

  保镖将周樾延拖到了隐蔽的角落,开始对他狠狠拳打脚踢,起初周樾延还会抵死反抗回击,但很快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他成了被打的那一个。

  眼前的一幕刺得施骆神经崩断,这一次被打的成了她从小长大的朋友,她更加无法忍受。

  她冲过去想要阻止那群人的施暴,腰突然被揽住,谢辞将她禁锢在身边,让她无法动弹。

  骆诗拼命挣扎,眼眶红的厉害,“你放开我!放开!你们这样会打死他的,会打死他的!”

  谢辞不为所动,声音冰冷,“可是我不能容忍自己头上飘着绿,要怪就怪你不守妇道。”

  “我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放过他吧,我求你了,你要真想出气,就让他们打我!让他们打我吧!求你了,谢辞!”

  他们就站在阶梯上,阶梯之下周樾延已经彻底倒在地上,任人踢打,却咬紧牙关,只发出痛苦的闷哼。

  骆诗已经泣不成声,她哭着向谢辞求饶,视线紧紧盯着周樾延,害怕而恐慌。

  谢辞嘴角勾起讽刺的笑,他伸手抚着她瓷白的脸,将她的脸强硬摆正,“诗诗,听话点,不乖的话,我可不能保证周樾延还能活着走出这里。”

  骆诗咬紧下嘴唇,眼泪刷刷滑落,掉在谢辞的手背上。

  粗粝的拇指抹掉那些碍眼的泪,他的声音冷淡:“费尽心思要嫁给我,那就守点妇道,跟其他男人保持距离,诗诗,我这么做,可是在维护我们的婚姻。”

  婚姻。

  曾经,他们的婚姻对她来说,是从天而降的礼物,却没想到一切不过是噩梦的开始。

  骆诗压下心中痛苦不堪的情绪,哽咽着说:“我听话,我会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你放过他,你放过他好不好?”

  “这才乖。”谢辞展颜,拍拍骆诗的脸颊,语气言行就像是对待一只宠物。

  他单手打了个手势,保镖们得令很快停下动作,片刻之间便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周樾延倒在地上气息奄奄,看起来伤的非常重。

  谢辞没有多给她再关心周樾延的机会,强势揽着她的肩,带她离开了这里。

  骆诗忍不住回头,周樾延倒在黑暗之中,只有那双眸子依旧清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里的情绪复杂。

  她多想冲过去,立马带他去医院,可是不行,她怕自己的冲动之举,会造成更加可怕的后果。

  “舍不得?”清寒的声音里尽是满满的讽刺之意,“看来你对你的小竹马,用情很深呐。”

  “谢辞,你不是知道我爱你吗?又何必总是故意曲解。”她紧握着拳,忍不住为自己辩解。

  谢辞的目光变得阴翳,“你爱我?你觉得我会信?就算我信,你觉得我会稀罕?你那点爱值几个钱?骆诗,永远都不要说你爱我,你根本不配!”

  他骤然升起的怒气,化作手下的力,紧紧掐住骆诗的肩。

  走过众多宾客身边,他能够很好收敛神情里的森冷,与人谈笑风声,手下力气却是不减。

  骆诗隐忍着,甚至为了配合谢辞,不得不牵起一丝笑。那笑,牵强而苦涩,宾客大多数都瞧不起她,觉得她不过是从底层趋炎附势上位的心机女。第3章 虚伪

  晚宴过后,他们回了自己的家。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谢辞的家。

  谢辞早成年之时,就搬出了谢家老宅,自己一个人在外居住。骆诗嫁给他后,便不需要和长辈住一起。

  偌大的别墅里,阁楼的房间是她在这里唯一的空间,谢辞从来不允许她进入主卧。

  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活的却像一个外来人。

  结婚一年,谢辞从来就没有接纳过她,甚至不屑于碰她。

  直白点说,骆诗在守活寡。

  外人羡慕她嫁入豪门做阔太太,但事实与他们所想相差甚远。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某人语气比往日还要差,骆诗从深思中将视线放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

  高大的男人深陷在沙发里,宴会上喝太多酒正犯头疼,胃疼也在隐隐发作,抬头见施骆站在眼前发呆,心里更是烦闷。

  骆诗心下了然,每次他没吃什么东西喝多了酒,便是这副疼痛难耐的样子。

  她转身离开客厅。

  脚步声很快便消失,谢辞呼出口郁气,手重新盖在眼睛上挡住刺眼的光,胃太疼,他只能在沙发上先靠着。

  不知自己究竟坐多久,茶几上发出与瓷器碰撞声音,他拿开手,面前是一碗香气四溢的粥。

  “快点喝了吧,你都没吃什么东西,胃肯定不好受。”骆诗说完就重新往厨房走去,醒酒汤还在锅上煮着。

  “站住。”谢辞冷冽的声音响起,胃疼已经缓解许多,但他的脾气却越来越差。

  骆诗停住脚步,转身看他,疑惑他要干什么。

  他站起身,端起那碗粥,粥上为了增添卖相,还撒了葱花和胡萝卜碎,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谢辞却只觉得直犯恶心,他真是受够了她那虚伪的一套。

  “砰”的一声,粥连带着碗摔在骆诗脚前,滚烫的热粥溅到了她的脚上。

  骆诗毫无防备,她痛苦的哼了一声。

  因为是夏季,她穿的是凉拖鞋,白玉般的脚上,顷刻间红了一大片,被掩盖在粥下。

  脚上是粥的黏腻,伴着烫伤的疼。

  “没必要这么争分夺秒讨好我,我根本不吃你这一套,你就算去死,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他冷冷吐出这句话,转身上楼。

  骆诗狼狈低下头,一句辩解的话都无法说出,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因为疼而让谢辞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她已经够卑微了。

  粥很快就冷透。

  骆诗想起自己曾经为谢辞做过许许多多次饭,他都会全部吃完,但那时他会吃,是因为他以为是帮佣做的,还会夸帮佣阿姨做的很好。

  同样是一个人做的东西,当他知道是她做的时候,便一口都不屑于吃,宁可全部丢掉。

  骆诗收拾好地上的残渣,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上阁楼。

  阁楼的空间虽然不大,但是原本她就不是一个锦衣玉食的人,有这样的房间,对她来说也足够了。

  唯一不足的是,阁楼冬冷夏热。这里本是放杂物的地方,也不会特意装上空调。

  骆诗躺在床上,热的睡不着,脚上也越来越疼,已经起了泡。

  处理不及时,以后可能会留疤了。

  睡前她还在心心念念着一件事,明天一定要去找周樾延,亲自确认他到底怎么样了。

  手机里躺着他不久前发来的短信。

  周樾延:已经在医院治疗,别担心。第4章 捉奸

  第二天,在窗前看着谢辞的车离开,她才从别墅出来。

  在路上她不禁自嘲,什么时候自己去见从小大的好朋友,都需要背着他偷偷摸摸的了。

  来到医院,问了护士哪间病房,她急匆匆走过去。

  轻轻推门,周樾延还在熟睡。

  原本清俊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青紫的痕迹,薄被下的伤口一定更多,他们下手从来不分轻重。

  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内心是满满的自责,愧疚。

  不是因为她,他根本就不会遇上这样的事。

  谢辞不过就是想随便找理由,伤害她和她身边的人。

  “诗诗,别哭了,好不好?”周樾延醒过来睁眼,就见骆诗在掉眼泪,心里一痛,想要将她的眼泪擦拭掉,却因为全身都在痛,手难以使上力。

  “嗯,我不哭了。”骆诗颤着手将眼泪胡乱抹掉,嗓音哽咽,又开口问:“有没有伤到手?”

  周樾延是外科医生,手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没有,我护着呢,别担心。”他将那场暴虐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描述,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

  “对不起,樾延。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骆诗哪里会不知道,他这样不过就是想要让她心里不那么内疚。

  “诗诗,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没有做错什么,该说对不起的不是你。”他眼里是满满的温柔与心疼。

  他伸出手覆盖在骆诗的手背上,六月的天,她的手却冰凉,他握紧,传递暖意给她。

  骆诗却很清楚,短暂的温暖一刻都不要想去汲取,她将手抽回来,不让周樾延碰,“还好你的手没有事,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手中冰凉的触感消失,周樾延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他看着面前双眼红红的女人,“诗诗,你告诉我,这一年,你是不是过的一点都不快乐,他是不是欺负你?”

  也许就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在外人面前无懈可击的假装,在他面前无处遁形。

  她正要回答“不是”,房门突然被打开。

  谢辞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看着他们两个人,眼神却是冰冷的,场面像极了一次“捉奸”。

  “没想到,周先生对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倒是很感兴趣。”他的声音清冽平淡,让人分辨不出他的情绪。

  但骆诗却无端的害怕起来,谢辞越是面无表情,她便越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短暂的宁静而已。

  周樾延死死瞪着他不说话,整个人被怒气笼罩。

  “诗诗,你可以告诉周先生,告诉他,我们夫妻之间有多和谐。”谢辞完全不把周樾延瞧在眼里。

  “我们出去吧,病人需要静养。”骆诗此刻只想离开这里,她怕,昨天的一幕又要上演一次,周樾延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暴打。

  谢辞哪会这么听话,他就是来故意找茬,谁叫他一见骆诗,就心里不痛快。

  他说:“走什么?还没回答完问题,你不怕小竹马憋在心里闷死?”

  “谢辞,求你了,我们走吧,好不好?”骆诗急的眼眶都发红。第5章 恐高症

  “你回答了他,我们就走。”见她这幅着急的样子,谢辞隐忍住内心异样的不快。

  “我们夫妻感情很好,你不要误会。”她快速对着周樾延说完,就去拉谢辞的手臂,“我们走吧。”

  “等等,还有呢,他还问,我有没有欺负你。诗诗,我欺负你了没?”谢辞将骆诗拉回来,目光盯着骆诗着急的小脸。

  “没有,你没有欺负我,你对我很好。”骆诗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与谢辞对上,就算欺负又能怎样,她只是心甘情愿。

  如果她没有爱上谢辞,又何必让自己这么受委屈。

  “这是当然。”谢辞满意点头,又对着病床上的周樾延说:“周先生,其实,我也就床上的时候,会欺负欺负诗诗,以后可别挂心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了。”

  骆诗脸腾地红了,哪怕未经人事,她也知道谢辞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是假的,他们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

  但这话如同一道闷雷,无情劈在周樾延的身上。

  他都忘了,骆诗早就是别人的了,早在一年前,嫁给别人做妻子。他却还想是一个可怜的小丑,等待着骆诗。

  谢辞抓着骆诗纤细的手臂,大步向前走着。

  到了电梯里,他按了顶层的电梯,骆诗不明白的看着他,难道家里有什么人生病?

  顶层是高级护理病房,通常只有身份非常不一般的人才能住进去。

  但,他们不是要去看望谁。

  谢辞拉着她,往楼梯走去,那里通往天台。

  “谢辞,你要干什么?”她这时才知道害怕,手腕上被掐的越来越紧,她挣脱不开。

  “你不是舍不得你的竹马受伤吗?那你替他受了吧!”

  他拖着她走向围栏,压住她小半截身子悬在空中,大手紧紧按着她的脖颈向下。

  骆诗的脸上一瞬间失去了血色,头脑一震眩晕冒冷汗,地面上的人影成了黑乎乎的一团,离她越来越远。

  “放开我,谢辞,我恐高,放开我!”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紧紧揪住。

  “恐高?正好帮你治治你的恐高症。”她从来不坐飞机,他当然知道她恐高,但他就是故意这么做。

  “我很难受,你放开我。”连求饶的声音都变的无力,双腿不住的发软,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因为恐惧而猝死。

  谢辞呲笑一声,“你难受?骆诗,你难受的时候,怎么不去想想霓澜会有多难受?”

  蓦地从谢辞嘴里听到霓澜,骆诗便觉得心却来越痛,周遭的空气好像也变得稀薄,她已经有些喘不过气,忘了要怎么要呼吸,更别说要为自己去辩解什么。

  “你费尽心机要嫁给我,却害了霓澜,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谢辞眼眶猩红,用力掐着骆诗的脖子,“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你这么喜欢钱,这么想要荣华富贵,你就说啊,来问我要啊,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可你为什么要伤害霓澜,我们本来……都要结婚了。”

  说到“结婚”,他的声音小了下来,语气中有不经意的受伤。

  他本是要和乐霓澜结婚,那个女人身上具备他所有喜欢的品质,她还救过他的命。

  可是,因为凭空出现的骆诗,婚约被毁了,他还未出世的孩子也没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2986  或  书名 即可阅读《晚照如霜凝》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6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