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旧忆思殇》童言权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旧忆思殇》童言权枢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危情告急

  光耀大厦,16层楼会议室。

  此刻,一群人正在讨论公司日前遭遇财政危机,董事长又突发脑溢血沉睡不醒的事情。

  “童仲政当初坐上董事长之位,也是因为13年前,在公司遭遇同行打压濒临破产之际,力挽狂澜救公司脱险,把公司扶上正规,如今情况大径相同,董事长又出了这个大的事情,以后会怎么样,都不好说,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有能力者居上,谁若是能找到注资人,令公司起死回生,那么,我们就投谁当下一任的董事长,你们觉得呢?”总经理赵长云沉吟地问向在座各位。

  董事会的高管部门经理闻言面面相觑,虽然也有部分人员觉得这样做不厚道,但迫于眼下情况危急,大家都一致地点头同意了。

  童言站在会议室门口,脸色青得发白,她今天会来公司是收拾爸爸的东西,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无意听见这样一席话。这些人,简直太可恶了!

  她爸爸是为挽救公司过度操劳才发病,现在还处在危机关头,而他们,却枉顾爸爸病危之事,还想要趁机夺取爸爸的职位,实在太过分了!

  她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童言用力推开会议室大门,里面的人反射性扭头看着她,她沉着脸,目光坚定地说:“只要找到投资人帮助公司就可以了是吧,在爸爸生病的期间,公司的责任我会一并承担,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投资商,来挽救爸爸的公司的。”

  离开公司,童言便坐车来到青梅竹马的暗恋对象家里。

  虽然在会议室内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找到投资商,但她毕竟刚进入社会没多久,哪里会认识什么投资商,所以她想到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人,便是韩勒。

  韩家是帝都的名望大家,家族产业御风不止在帝都,乃至全国都很有名誉,手上有很多人脉,私产也多得无以计数,所以童言便来找他了。

  她想,以他们两人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关系,韩勒应该会帮助她。

  可是,童言还没有走进屋,就被别墅门外的保安拦下。

  “我找韩勒,你们不记得我了吗?我以前经常来这里的!”童言对拦住她不让进的保安说。

  保安面无表情道:“韩少到国外出差去了,你过些日子再来吧!”

  童言闻言有些意外,她前天还看到韩勒,他也没告诉她说马上要到国外出差,怎么突然就走了?

  “那你们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童言急忙问。

  保安摇了摇头,一句话也不说。

  韩勒不在家,童言心知自己耗在这里也无济于事,只能沮丧地告辞离开。

  她丝毫想不到,别墅二楼的窗帘处,保安告知她已经出国的韩勒,正对窗而立,韩勒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红酒,俊逸的五官透出一丝阴寒,目光冷漠地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牵带出一丝冷笑。

  一双涂着寇丹红的女人手伸过来搂住他的腰,女人头靠在他肩膀上,声音里透出一丝困惑:“你明明在家,为什么要骗她你到国外出差了?”

  “你不要需要知道!”韩勒偏头说了一句,把酒杯放下,拉着女人重新回到床上……第二章:撞上千万豪车

  童言沿着公路一直走,一边给韩勒打电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可能他到国外换了一张卡,却没有告诉自己!

  童言这么想着,心里头突然觉得有点酸涩,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韩勒好像在刻意疏远自己,可能他发现她的心意,没办法回应又不想伤害她,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知难而退吧?

  童言笑容有点苦涩,意识到自己想偏了,她赶紧伸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告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韩勒的事情,而是怎么堵住董事长那些人的嘴巴!

  韩勒出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找不到投资商,那些人若是知道的话,恐怕会实施之前的会议内容,那么爸爸的职位就会被别人给抢走,她该怎么办?

  童言心乱如麻,没有看马路上有没有来往车辆就往中间走去,尖锐的刹车声骤然响起,她偏头,看到一辆黑车如闪电般朝自己冲来,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撞倒在地。

  兰博基尼骤然停下,坐在车后宛如雄鹰一样闭目养神的男人,面色不悦地微微张开那双锐利的眼睛,开车的男人回头看着他,一脸惨白的表情,呐呐出声道:“权少,撞到人了!”

  男人眉峰微微一蹙,发号命令道:“下去看看!”

  司机兼助手的青木立即拉开车门走下车,他的视线正好看见一位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子,面露痛苦,挣扎着欲从地上爬起,他连忙走过去扶她起身。

  “谢谢!”童言站稳脚,感谢地对扶起自己的男人说道。

  虽然是她没看红灯闯出来,但毕竟是他开车把人撞倒,听到她道谢,青木感到有些不自在,忙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童言摇了摇头,就要离开,青木无意看到她磕破流血的膝盖,连忙拉住她,说:“姑娘,你脚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童言低头看了眼刺痛的膝盖,果真擦破了一大块皮,可是她还是拒绝了男人的提议,咬着下唇,一跛一跛地离开。

  她哪里有时间去医院,不快点想办法的话,董事会的那些人,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么点伤,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童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找到投资商帮忙?

  在车上等得不耐烦的男人下车,正好看见一抹白色的人影,低着头,一瘸一拐地朝自己走来,他扬眉看着紧跟在女子身后的青木问:“怎么回事?”

  “她受伤了,我想送她去医院,她却说不用!”青木如实回。

  权枢本想说不用管她,不经意瞥见女子因刺痛而眉头深锁,咬紧下唇,一脸坚韧的样子,有些意外,真是难得看见这么坚韧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丢下一句命令,“送她去医院!”

  青木得令,立马抓住行步缓慢的童言,把她强塞进车内。

  “喂,你们干什么?”童言被吓了一跳,连忙要下车,只见一位五官精致,英伟不凡的男人大步跨.坐进来,关上车门,一时间有些傻眼。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第三章:你们是土匪吗?

  等听到车子发出引擎开动的声音,她才迅速想起去开另外一扇车门,权枢见状,轻飘飘丢下两个字:“加速!”

  青木立刻脚踩油门,车子刺啦就飞奔出去。

  童言还在试图开车门,坐在一旁的权枢冷冷出声:“时速200,跳下去必死无疑!”

  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但还是被吓得住了手。

  反应过来现在的处境,童言有些火大地冲着他们吼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绑架吗?”

  “这可冤枉了,小姐,我们只是想送你去医院而已,请不要误会!”青木听闻急忙解释。

  送医院需要这么强势吗?绑架还比较像一点!

  童言看着坐在一旁静默不语,身上却无端散发出一股冷厉与尊贵气息的男人,心道,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来头,而且这辆车她刚刚没有看错的话,是最近上市的新款,兰博基尼一辆就要数千万,更何况新上市的,说绑架的话,确实不太可信!

  好吧,她相信他们只是要送自己去医院!只是手段有点“异于常人”!

  童言想起自己还有要事在身,好声说道:“这点伤过两天自己就好了,我有急事,没时间去医院!你快点停车让我下去!”

  青木没得到指示,只好装聋作哑,童言察觉车子丝毫没有要停下的迹象,忍不住温怒出声:“喂,你到底怎么回事?我说了,我不要去医院!你是听不懂吗?快点停车,我要下车!我有急事,没时间去医院!快点给我停车!”

  她吼得嗓子都哑了,前面开车的男人依旧充耳不闻,她眼神里迅速腾升起一股怒火,涨红了脸,气得也不顾危险就要去开车门。

  实在听不下去她聒噪吵闹的权枢见状,眉峰一拧,迅速抓住她的手,抽回来一甩,历声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急事要做,但是既然上了我的车,就要听我的!”

  童言一时被他脸上凶恶的表情吓到,半响,才反驳道:“又不是我想上的。”

  权枢双眉紧蹙,目露不悦地盯着面前冥顽不灵的女子,“你的急事重要到没时间去医院是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见人?”

  本来被撞倒在地上,白色的裙子就沾上了很多灰尘,在加上膝盖上的血,一直挣扎要下车,本来盘起的长发微微散落下来,她在他眼里的样子,确实说不上好。

  童言在男人的点醒下想明白,如果要去求人,那么势必要以最好的状态,而自己现在的形象确实不适合见人,于是也不再那么坚持要下车离开。第四章:他的老婆没有非谁不可

  车子开进医院底下停车场。

  童言在青木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上了医楼大厦,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路过的医生一看到他,手续也没办就把他们请进了独立病房。

  “现在天气炎热,你这伤要小心处理,否则容易化脓,到时候就麻烦了!”医生翻看了两眼童言膝盖的伤口,说完就一脸和颜悦色地对青木道:“麻烦你去把医药费交一下吧!”

  青木点头离开,医生没再管童言,立即起身跟男人攀交,可是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权枢看了眼来电显示,面无表情走出房门。

  “什么事?”

  “权少,婚礼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只是,我突然得知了一个消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嗯?”

  听出男人声音里的威压,那头立刻一五一十道:“我刚刚看到晴小姐和展公子一起进了包间,双方父母都在,听说是因为相亲认识的,彼此都很满意,已经开始谈论订婚一事……那个,权少,婚礼还需要继续布置吗?”

  权枢听闻脸色瞬时一沉,冷冷道:“布置!婚礼照常举行!”

  他的老婆,可从来没有说过,必须非她不可!

  听出他心情不好,那头也不敢问什么,那新娘子是谁的问题,匆匆挂了电话,去忙他交代的事情了。

  高级病房内。

  医生见巴结的对象走了,交代一声童言注意休养,随后也走了,童言正暗自揣测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连医生都给他这么大面子?

  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童言疑惑地接起,听到那头人说:“童侄女是吧,我是你戴叔叔,听说你爸爸生病,公司陷入困境,急缺资金对吗?”

  童言想起他是谁后,忙不迭点头,“是的!戴叔叔,您公司最近生意好吗?能不能帮……”

  她还未说完,那头已经明白她要说什么似的打断她,径自道:“戴叔叔知道你想求我什么事儿,虽然我们公司不大,但看在你爸爸跟我相识多年的份上,这样吧,我今晚在艾派办了个宴会,晚上8点,你过来一趟,出席的都是商业界里面的人物,你爸爸的事情,就算我帮不了你,你也可以试着找他们帮忙!”

  童言现在就欠缺一个认识人的机会,听到这话,立即高兴道:“我知道了,戴叔叔,谢谢你,我今晚一定到场!”

  挂断电话,她想也不想地抓起包包,冲出了医院。

  青木交完医药费回来,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正感到疑惑,转身打算找人,便看到站在走廊尽头的权枢,连忙走过去跟他说明情况。

  权枢静静地听完,面无表情道:“我们走!”

  青木刚想问哪那个小姐怎么办?后知后觉感觉到权枢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心知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不敢多说什么,默默跟在男人身后。第五章:一不小心掉陷阱

  童言特意花了四五个小时打扮。

  晚上八点。

  艾派酒店。

  她盘着长发,别着两颗镶钻耳环,身上穿了一件纺纱的白色长裙完美遮住膝盖上的伤,外面套了件米黄色小外套,盖住外露的香肩,看起来清雅脱俗,礼貌又大方地走进酒店。

  会场内推杯换盏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皆忍不住放下了酒杯,举目欣赏,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偶尔见一见清丽逼人的,也是不错的选择。

  举办这场会议的戴安义,立即朝童言走来。

  “戴叔叔好!”童言展颜一笑,礼貌地微微低了下头。

  “好好!”戴安义看着童言的打扮,笑眯了眼,抓着她的手把她往人多的地方带。

  “童言啊,你爸爸的事情我听说了,公司亏损的厉害,我实在爱莫能助,我只能给你介绍几个人,你跟他们搞好关系了,大家一起出资,一定能够挽救集团。”

  “戴叔叔,谢谢你!”童言闻言心生感激,韩勒出国了,她正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就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虽然口头上的道谢显得太过空乏,可是此刻除了说谢谢,她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喏,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侄女,你们都知道她家里的情况,我一个人能力实在有限,希望你们也能帮忙,光耀毕竟是大公司,前景很好,投资进去以后绝对稳赚不赔!”戴安义拉着童言走到一群西装革履,身材微胖的男人面前,介绍完童言,然后对童言说道:“小言,快给这些叔叔伯伯敬酒!”

  “哦!”童言还没弄明白谁是谁,听到戴安义的话,连忙端起放在桌上的酒瓶,逐一给他们伸过来的酒杯斟满。

  “来,你也喝,哪有陪酒不喝酒的道理!”一人硬塞了一杯酒到童言手上。

  她虽然觉得他的话语有些奇怪,但想到她们都是戴叔叔介绍的朋友,便也没深想,端着酒杯就喝了。

  “一会儿喝酒会很热的,不如你把这件外套给脱了?”一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忽然起身凑近童言,伸手拉扯着她身上的小外套。

  童言皱眉,轻轻挥开他的手,微笑道:“我不热!”

  那人似乎觉得被颇了面子,顿时发起火来,“怎么回事?出来卖的穿这样,我们就权当情趣了!让你脱件外套,还扭扭捏捏,到底想不想让我们帮助你爸爸公司了啊?”

  “你……”童言气得涨红了脸,睁大眼睛看向一旁的戴安义,他急忙走过来对她说:“小言啊,你也已经是成年人了,总该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想得到他们的帮助,很简单,只需要陪他们一夜,你爸爸公司的问题一定能解决,这不是很好吗。你若没有这个意思,又何必答应来这里,既然来了,就别假装矜持了,没意思!”

  听到他说什么,童言气得半响说不出来话,好不容易缓过来,涨红着脸骂了一句:“你无耻!”

  她以为他是好心帮忙,没想到他原来是这个意思!

  亏他还有脸自称是她爸爸的朋友,一口一个侄女,真恶心,呸!

  “骂谁呢你!”

  一脸嬉笑看戏的男人们闻言脸色立即一变,他们快速分配好角色,一人抓住童言的双手,一人用力搬开她的嘴巴,一人拿起一个刚开的酒瓶,直接往她被迫张大的嘴巴里面灌。

  而戴安义则是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冷眼旁观着她的狼狈。

  “来都来了,还装什么装!喝酒就是要这么大口大口的喝,像你刚刚那样一杯一杯的,还有什么乐趣!哈哈哈!”

  她拼命挣扎着,但因为力量的玄虚,始终挣脱不开这些人的手,只能被迫地张大嘴巴,狼狈地吞咽下呛人的红酒。

  还来不及吞咽下去的红酒,顺着白皙的脖颈流下,沾染了一身素白的长群。

  “你现在还有力气骂人吗?”

  直至一整瓶酒被灌完,他们才松手,童言头发蓬乱,狼狈地趴在桌子上,双眼通红,也不知是被呛的,还是因为太过生气。

  她拼命地咳嗽着。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童小姐,你现在知道了吗?商场,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童言缓缓抬头,跟着看到一个让她感觉特别意外的人,董事会的部门经理业华,他脸上噙着冷笑,笔直地走到戴安义身边。

  她瞬间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气得抡起桌上一杯没人动的红酒,朝来人脸上泼去。

  “你混蛋!”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以为是的转机,竟然是这些人设计好的,就是为了羞辱她。

  胃,灼灼如火烧。

  她双眸发红狠瞪着面前的众人,明明狼狈至极,可身上那股韧劲,硬是让她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气势。

  远处,权枢手上托着一杯红酒,面色沉静地看着这一幕,直到觉得戏看够了,才放下酒杯,起身,跨步走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旧忆思殇》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6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