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穿过光只为等你》白菱苏斐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穿过光只为等你》白菱苏斐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挫骨扬灰

  火,冲天的大火,瞬间就吞噬了白菱的视线。

  她动了动残破不堪的身体,指甲狠狠地抠进手心,留下一个个深可见血的月牙,胸口一指宽的伤口还在往外汩汩地渗血,晕染成身下大片怵目惊心的血泊。

  白菱的眼神随着身边越来越灼热的温度越发变得怨毒,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安安分分为孟家尽心尽力付出了这么多年,却换来一个葬身火海尸骨无存的下场。

  剧烈的痛楚袭来之际,她望着紧闭的大门声嘶力竭地喊着自己心中的不甘和憎恨。

  “孟钧!安知倩!下辈子我要把你们挫骨扬灰!!!”

  ……

  两个小时前。

  冷清的两层小别墅里,白菱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手机拿起又被放下,她始终没有勇气打出这个电话,正黯然的时候,别墅门外突然传来了汽车熄火的声音。

  白菱心一喜,站起身来,下一秒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丈夫出现在了门口。

  “阿钧,你回来了啊!吃过晚饭了么?要不要我去给你做?”

  她把手背到身后,刻意不去提两人之间已然破碎的婚姻。然而在看到晚一步跟着孟钧进来的安知倩的脸时,脸色瞬间煞白。

  “阿钧?你这是什么意思?”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擒住了白菱的心脏,就连呼吸都带着一丝丝疼痛。

  刚给身为妻子的她寄了离婚协议书,就明目张胆地带着小三登堂入室,他还能是什么意思。

  孟钧搂住安知倩的腰,上一秒还对着身边美人笑得春心荡漾,下一秒转头面向白菱的时候表情瞬间转换为厌恶。

  “白菱,多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我劝你识相点,赶紧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这是一个丈夫嘴里说出来的话么?白菱感觉每一个字都像生锈的钢钉一样狠狠扎进了她的心里。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身体抖得像被寒风肆虐的枯草。

  “为什么……我都容忍你出轨了?”

  为什么还要一脚把她踹开?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深爱的男人了。

  白菱这幅痴心绝对的模样,引来安知倩一声讽刺的轻笑,她软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着孟钧,将胜利者的姿态展现地淋漓尽致。

  “清醒点吧大姐!你白家都破产了,你父母也双双跳楼身亡,还有什么资本霸着孟钧不放?”

  白菱脸色惨白,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就因为这个?孟钧,你可别忘了,你手上白氏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是我求着我爸给你的!”

  才刚处理完自己父母的丧事,悲痛的情绪还没缓过来,现在却要遭到如此过河拆桥的对待。

  白菱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单单“心痛”两个字来形容了。

  而孟钧却不屑一顾地撇了撇嘴,眼神里还隐隐约约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区区百分之三的股份我怎么会放在眼里,现在我手上可是掌握着白氏百分之六十……”

  说漏嘴的话在安知倩一个推搡下戛然而止,白菱却是再也难以控制自己崩溃的情绪。

  “你说什么?!”第2章 杀人了!

  越来越不祥的预感占据了她的思维,她控制不住内心的猜疑,表情凝重地向着孟钧一步步逼近。

  “你把话说清楚!我是你的妻子!难道你还要对我遮遮掩掩的么?”

  孟钧和安知倩对视一眼,眸中的轻蔑丝毫不掩饰。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你白氏根本就没有破产,只不过资产都转移到我手上了。”

  孟钧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一口浓雾喷在白菱苍白的脸上,不仅对自己接下来说出的话没有丝毫羞愧感,反而倍感骄傲。

  “多亏了你三番两次在岳父面前为我争取,拉拢各大股东支持我,不然我怎么能这么快吞并白氏呢?”

  赤裸裸的真相摆在白菱的面前,她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双手堪堪扶住沙发的靠背才勉强站直了身体,再抬眼的时候瞳孔周围满是狰狞的红血丝。

  这么说来,爸妈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可怜了两老到死都不知道这血淋淋的真相,在遗书中嘱咐她要和孟钧相互扶持好好走完一生!

  然而白菱还没从巨大的悲痛中缓过劲来,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

  孟钧点了点烟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知道你这么多年为什么怀不上孩子么?几年前那场阑尾手术,你摸摸自己的肚子里是不是多了什么东西?”

  安知倩捂着嘴在一旁咯咯地笑,似乎眼前的闹剧极大的取悦了她。

  “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白菱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手摸上自己的小腹,仿佛有什么东西正慢慢从她的心上抽离,带出一根根连着血肉的经络!

  她崩溃地扑上去,长长的指甲在孟钧脸上刮出几道狰狞的血痕,随即被暴怒的男人狠狠地推倒在地。

  拄在地上的手肘处立马传来钻心的疼痛。

  一声痛呼声调未落,孟钧面色阴沉地可怕,还带着炽热火星的烟头被狠狠地按在白菱的锁骨上,凄厉的哀嚎顿时冲破了两层楼的房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烧糊味。

  魔鬼!孟钧简直就是魔鬼!

  身体和内心的痛苦交织纠缠,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只能重重地喘着粗气,任由汗水浸透衣襟。

  “呸!不识好歹!”

  孟钧一口唾沫吐在白菱身上,眼神阴毒。

  脸上的血珠已经止住了,他的怒气却节节攀升,擒住白菱的下巴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响亮的巴掌。

  白菱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朦胧中感觉自己的手心塞进一支笔,被孟钧把控着在离婚协议书上歪歪斜斜地写下她的名字。

  “孟钧……你丧尽天良,不得好死!”

  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句话,白菱的泪水争相恐后地涌了下来。下一秒却看到孟钧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高高举起。

  “噗嗤”一声,刀口直直的戳进白菱的胸口,溅了孟钧满脸满身的血。

  背后的安知倩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地狱般的一幕,猛地发出尖叫,也恰好惊醒了后知后觉的孟钧。

  地上的女人低低地哀嚎着,十指紧紧抓住他的西装外套,最终又无力地垂下。

  “孟钧……你……你杀人了!!!”

  满身污迹的男人没有回答,冷静地走到厨房里,提出了一整桶油,默不做声地浇在窗帘、沙发、木柜……还有白菱身上。

  “都结束了,为什么还要给我添这么多麻烦呢?”

  孟钧满眼阴鸷,“嚓”的一声手里的打火机就冒出了炽热的火苗,在白菱绝望的目光下,朝沙发上抛出一个圆润的弧线。

  火光瞬间就照亮了客厅每一个角落,随着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也隔绝了白菱所有的希望。

  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显示着“苏斐渊”三个字,可惜她再也看不见了。第3章 重生

  浓烈的烟雾剥夺了白菱最后一丝呼吸,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浮浮沉沉,整个灵魂都堕入了无边的炼狱。

  过去三十年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形成黑白的画,一幅幅闪过,是她和孟钧年幼时懵懂的相遇,也是她和孟钧新婚时的甜蜜,更是遭遇背叛,被深爱的人一刀扎进心脏,那汩汩从胸口冒出来的鲜血!!!

  她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带着满腔的恨意,永远停在了那凄惨的一晚!

  “哗啦”一阵水声,白菱在浴缸中一通扑腾,挣扎着从水里起来。

  隐隐作痛的胸口重新充盈了新鲜的空气,她趴在浴缸边上急促地喘息着,一时难以适应跟上一秒完全不同的环境。

  没有痛苦的灼烧感,没有浓重的血腥味,也没有心脏剧烈的疼痛。有的,只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浴室,和一缸已经变得冰凉的洗澡水。

  白菱慌忙地低头去看,入眼的是一片瓷白的肌肤和形状姣好的双峰。

  她的伤口呢?

  那么真实的感觉难道只是一场梦境而已么?

  白菱的脑子空白一片。

  她愣愣地站起身,走到镜子面前,伸手擦去厚厚的水雾,仔细打量着里面赤裸的身体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她还是她,只是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

  常年操持家务的双手,粗糙的纹路和老茧全然消失不见,恢复了纤细和娇嫩,就连眼角的细纹都一一被抚平,少女般的肌肤白里透着嫩红。

  白菱的双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噩梦”里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怎么可能……

  还没来得及思考清楚,浴室门外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小菱,洗好没有,大家还在下面等我们呢!”

  孟钧模糊的影子在浴室的玻璃门上若隐若现,白菱却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惊恐地后退了几步。

  “小菱?白菱?”

  孟钧又叫了几声,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就在他打算直接推门而入的时候,白菱猛地弹起身子打下了反锁。

  “我……马上出来,你先下去等我……”

  外面的人迟疑了两秒,答了一声好,随即脚步声渐远。

  白菱强压下心里的恐惧,穿上浴袍走了出来,视线在熟悉的房间里逡巡了一遍,看到床上摆着的华丽婚纱时身体猛地一颤。

  她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莫名觉得眼前的画面熟悉无比。

  这不正是她十年前结婚的那晚么?就连床上喜被的花纹都一模一样,还是母亲亲手为她挑的嫁妆。

  想到“梦”中惨遭毒手的父母,白菱的心口抽痛不已。

  她没办法说服自己,刚刚经历的只是一场梦。

  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每一分一秒都是她切实感受过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只有,重生。

  “哈哈哈……孟钧!想不到吧!连老天都看不过去!这一世,我要亲自手刃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明明是快意地笑着的,白菱的眼角却不断有滚烫的泪珠滑落。

  老天有眼,苍生无心。第4章 受不了,就离婚

  等到白菱终于换好了衣服,用厚厚的粉底遮盖住红肿的双眼下楼时,孟钧已经被灌得七荤八素了。

  两家的长辈早已经离场,剩下的年轻人自然玩得放纵不羁。

  白菱敛去眼神中昭然的冷意,勉强牵出一丝笑容,款款地朝着自己的丈夫走去。

  在旁人紧张的提醒下,孟钧才察觉到身后的新婚妻子,他撤回放在自己秘书腰肢上来回抚摸的手,摇摇晃晃地朝着白菱扑了过去。

  “老婆……”

  浓重的酒气熏得白菱一阵反胃,她强忍住剧烈的恶心感虚扶了一把孟钧,抬头和面前表情轻蔑的女人视线对了个正着。

  安知倩,孟钧的秘书。

  她当初瞎了眼,才会听信孟钧的解释,只是喝醉了才会把秘书当成她。

  如今看来,这两个人早就背着她搞在了一起。

  重活一世的白菱再看这熟悉的一幕,心里满满的都是讽刺。

  这一次,她不再会是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了。

  “喝醉了就上去休息会,别待会发起酒疯了。”

  夹枪带棒的话让孟钧一愣,他迷离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看着白菱的眼神有一丝狐疑。

  怎么一结婚,之前那个听话乖巧的白菱就变了?

  来不及细想,某家年轻的少爷就端着酒杯醉醺醺地凑了过来。

  “孟哥!恭喜你终于抱得美人归啊!来!我敬你和嫂子一杯!祝你们新婚快乐!”

  高脚杯里的红酒晃晃荡荡差点洒了白菱一身,她眉头一皱,正要说出拒绝的话,一旁的孟钧就得意忘形地接了过来,把杯子往白菱的手心一塞,不由分说地就要喝下去。

  “哎!先等等!既然是婚酒当然要喝交杯啦!”

  青年大声起着哄,带动了周围大片人的欢呼。

  “交杯!交杯!交杯!”

  吵闹的声音不绝于耳,白菱的心境却和上一世的娇羞和幸福截然不同,她手一松,盛着酒的杯子就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瓷白的大理石地板上晕开一片深红。

  在一片呆滞的目光中,白菱朱唇轻启。

  “不好意思,手滑。”

  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尤其是刚刚那个带头起哄的青年,讪讪地摸了摸脑袋,向孟钧抛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孟钧面色铁青,暗自使了一个眼神,青年就会意地离开了。

  而这一切,都被白菱不动声色地收入眼底。

  这场意外很快就被众人有意无意地遗忘了,谁也不敢表现出异样,只是偷摸着打量这对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怎么和谐的新婚夫妻。

  白菱被孟钧抓住手臂一路拖到了后院,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放手!孟钧你抓疼我了!”

  她挣扎着,却被狠狠地一把甩在了墙上。

  “你是怎么了?今晚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难堪?”

  孟钧阴沉无比的脸一改之前温柔的模样,下意识将自己的本性暴露了出来。

  “受不了,那就离婚啊。”

  白菱冷冷地回应,拳头却紧紧地攥着裙摆,努力控制着心底汹涌的恨意。第5章 帮帮我

  这句话一出口仿佛顿时惊醒了孟钧,他皱眉冷静了下来,表情也变得缓和。

  “小菱,你是不是还在气我刚刚搂了别的女人,那是我喝多了,把别人看成你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温声细语的安慰与她记忆里的那个男任相差无几,她胸口一阵发堵,差点控制不住和孟钧摊牌。

  但是一想到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就生生忍了下来。

  真正的报复,当然是要孟钧爬到最高处再狠狠地摔下来!

  她稳了稳心神,任由孟钧将她搂进怀里,装作一副疲累的样子。

  “我头有点疼,想回房间休息。”

  孟钧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扬起一阵细微的白色粉末,眼中满是算计。

  “好,那你去休息吧,宴席散了我就来陪你。”

  一股诡异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白菱心一紧,隐隐有些不安,只能将计就计地答应孟钧。

  两人在这头“依依惜别”,却没注意到角落一道灼热的视线。

  白菱带着满肚子的心事上了楼,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逃避今天晚上的新婚夜,扶着楼梯的手突然一顿。

  汹涌的欲.望突然就从小腹处冉冉地升起,在胸口聚成燥热不堪的一团火,难耐地期待着喷薄。

  白菱今晚挑选的衣服是一件紧身的长裙,此时身体包裹在紧实的衣物下,竟是难受不已,并不丝滑的布料摩擦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每走一步都让白菱快要控制不住地呻吟出来。

  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白菱的双颊驼红,就算再怎么不经人事,也猜到发生了什么。

  该死!还是中了孟钧的招了!

  她强撑着酸软的双腿,艰难地踏上了二楼的地板,还没来得及往房间去,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拖进了拐角的黑暗中。

  惊慌失措的尖叫未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深处,白菱感受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高壮的身材,和侵略性十足的唇舌,双腿一阵发软。

  “唔……”

  她舒服地闷哼出声,仿佛全身的燥热都找到了发泄口,随着男人越来越过分的动作,白菱的意识也越来越昏沉。

  突然,她感觉身上一轻,霸道的钳制消失不见,头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新婚之夜,弟媳这么放肆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白菱难耐地嘤咛了一声,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了面前一个令她怎么也意想不到的男人。

  “表哥这样贼喊捉贼是不是不太好?明明就是你……”

  话还没说完,白菱的意识就被浑身燥热的欲.望烧成了一团浆糊。她背靠着墙,被冰冷的温度刺激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你怎么了?”

  苏斐渊终于发现了面前女人的不对劲,皱眉接住她突然往下滑的身子。

  几乎是瞬间,白菱的手臂就软若无骨的缠上了他的身体,贴地越紧越是觉得空虚。

  “帮帮我……”

  她颤抖着手往尽头的客房一指,低低地哀求着。

  苏斐渊面色一凝,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将白菱打横抱了起来。

  直到躺在冰凉的浴缸里,白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就会意地打开了花洒。

  被冰冷的水线刺激地一个激灵,白菱总算感觉好受了一点。

  但是随即而来的,却是更加势不可挡的欲.望!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穿过光只为等你》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6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