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那些年的秘密》王云峰柳如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那些年的秘密》王云峰柳如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三年卖身契

  我叫王云峰,今年十九,被逼无奈,卖身给了一个很风骚的女人,从此开始了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

  这话还得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刚念高二,抱着满腔的热血想要考一个好点的大学,好让农村的父母享享清福。

  但是,现实就像一只发情的野狗,逮着谁就日谁。

  一向健康的父亲,在乡村体检中,被查出了患有癌症。

  一个晴天霹雳,砸中我们老耿家,我也因为这个辍学了,家里虽然不愿意,但我这人就是固执,爹都快没有了,还上个屁的学,省下来的学杂费也能缓解一下家里的困难。

  这是做儿子的本分,我一点都不后悔。

  十万块钱的手术费,我家好不容易从亲戚那里凑了六万,剩下的钱咋都凑不上了。

  母亲就向隔壁的王姨家借了四万。

  王姨是个寡妇,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柳如梅,在外地的一家配件厂上班,这两年赚了点钱,所以手头宽裕。

  这个柳如梅年芳二十二,一米六五的身高,皮肤白的跟葱白一样,长得那叫一个标致。

  她每次回来,都穿着一身超短裙配上小黑丝,粉红高跟鞋踩在水泥路面上,哒哒的发出响声。

  一群懒汉就都爬到窗口看着这个小美人,玲珑曼妙的曲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胸前的劳什子发育的像两个大白兔一样,看得这帮家伙直流口水。

  按照道理,这么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应该展现出优雅大方,知书达理的一面吧,可是这只是她在别人面前的样子,在私下里,她简直就是一个充满剥削和压榨的女魔头。

  当时我妈借钱的时候,她就一万个不愿意,说什么这是她的辛苦钱,不能外借。

  我妈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才让她松口。

  她说看在这么多年的邻居份上,钱是可以借,但是得有个条件。

  我当时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不过那时候年纪小,也没想那么多。

  条件就是我给她当三年的劳力,直到把钱还完为止,而且利息一个子都不能少。

  白纸黑字,签字画押,爱借不借。

  母亲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那时候我有一种屈辱感涌上心头,怎么都觉得这和卖身没什么区别。

  不过我那时候算是半大小伙子,有的是力气,也不怕吃苦受累,心想不就是三年吗,熬过来就好了。

  随后,我就跟着她到了深市一个开发区。

  我当时看到大门口牌子上写的是龙翔配件厂,我懵懵懂懂就就跟了进去,从此成为了一个配件厂流水线的一员。

  到了那里之后我才知道,柳如梅混的还行,是装配车间里的一个小班长,管着五十多的流水线工人,当然也管着我。

  我为什么说柳如梅风骚呢?

  有一次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外面有声音,我还以为是进贼了,一下就吓醒了,等我清醒一点才听清,外面是柳如梅和她老公王壮实的声音。

  但是我发现声音有点不太对,怪怪的。于是我就光着身子朝门口走了过去,趴着门缝往外面看。

  只看见王壮实抱着衣衫不整的柳如梅从卧室走到了阳台,接着他把柳如梅给放在了落地窗前面,还一把把柳如梅上半身的衣服全扒光了。

  王壮实把柳如梅按在落地窗前面,接着说道:“小婊子,你不是喜欢暴露吗,今天让对面楼的邻居都看看你的骚样!”

  “我……我没有……”柳如梅在那里喘着粗气说道,此刻她脸色泛红,头发也有些凌乱。

  不过王壮实一会之后就不行了,柳如梅好像挺失望的。

  哎,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没想到姐夫那玩意中看不中用,如果我来上阵的话,一定能降服柳如梅!

  在工厂好不容易干了完了一个月,等到了发工资的日子,一共两千五百块,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直接被她拿去两千块钱抵账,只给我五百块的生活费。

  这点钱,怎么说呢,勉强饿不死吧,但是要想买件新衣服,换个休闲鞋那是别想了。

  我欠着人家钱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也就没说啥。

  但是钱给的少也就罢了,她特么还把我当牲口使唤。

  她一点情面都不讲,在她手底下干活,简直就是活受罪,什么脏活累活都找我,不仅如此,下了班还让我打扫卫生。

  我有一次偷偷跟她说:咱们可是多年的邻居啊,你怎么能这么整我呢。

  结果她一顿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拿那四万块钱要挟我,还说以后要敢在厂里说我俩认识,就让我连轴转,不给我休息的时间。

  我有苦难言,只能默默的承受。

  上一天班要十几个小时,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下班了感觉两条腿跟木头一样,别人走着回家,我是拖着两条腿回家。

  可是回到了家里,柳如梅也不让我消停。

  柳如梅家住在开发区里,开发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以前就是个荒草甸子,这几年才开发起来的,楼房稀稀落落,还有很多砖瓦房的存在。

  这一天,我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她就甩给了我几件衣裳,让我把她衣服洗了。

  而且里面居然还有她的小内内和胸衣。

  我叹了口气,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自从我来到她家,她的衣服都是我给她洗的。

  我心里憋得慌,一股怒气从心里燃烧起来。

  想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凭啥要给你洗衣服?我是你的保姆还是老妈子,你自己没长手吗?

  可是话到嘴边,却变了味道,这不是下午刚穿的嘛,也不脏啊。

  我现在还不敢跟她翻脸,毕竟我的借条还在她手上呢。

  刚穿的怎么了,那也有味道,赶紧洗了,我明天还穿呢,生活费还想不想要了?

  说着,她就一翘一翘的回到卧室去了,关门的时候还白了我一眼。

  臭三八!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老子再忍你一年,等三年一过,我立马走人!

  到时候,你就算跪着求我,我都不会理你。

  我一边给她洗衣服,一边想着她给我跪下挽留我的画面,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我把衣服洗完挂到了阳台上,然后走进了卧室,说道:梅姐,衣服洗完了。

  我一进卧室,却愣住了。

  柳如梅正在修理脚趾甲,她的小脚很好看,脚趾头小巧玲珑的,可此时的姿势实在是有点诱人。

  她穿着一件紫色的小睡衣,低着头,露出了里面圆滚滚的一片,而且她为了方便剪脚趾甲,双腿也劈开了,我竟然看到了双腿之间的一抹风光,她那里的颜色很深,但是却没有毛发,难道她是白虎?

  都说白虎女那方面欲望很强,果然是真的……

  柳如梅眉头一皱,双腿迅速合拢,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

  她经常这么训斥我,也习惯了,撇撇嘴低着头就要走出去。

  等一下。她又叫住了我。

  梅姐,还有啥事。我嘟囔道。

  这是你这个月生活费,拿着。

  我一抬头,接过她手里的几张红票,看了一下,不由得生气了。

  梅姐,怎么才三百,不是五百吗?

  怎么着,想造反啊,你在我这吃喝拉撒,我要你钱了吗,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拿着钱滚出去吧。

  我一听更来气了,老子也是个男人,不是孬种。

  我是你家的保姆咋地,我给你洗衣服,拖地,做饭,啥活没干过,你请个保姆还得多少钱呢。

  叫啥叫,你不想干也行啊,现在就把欠我的钱还给我,马上就可以走人,拿不出来,就给我干活去!柳如梅脸色红彤彤,明显是被气的不轻。

  我羞愤的喘了几口粗气,还是没敢咋样,这两年一直被她骑在脖子上,就像个奴隶一样,这种耻辱感,让我对这个女人怀恨在心。

  有朝一日,我一定把这个娘们踩在脚下,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我回到了客厅,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过了一会,我看到了卧室里没有动静了,想必是她睡着了。

  我坐了起来,脑海里开始回想着刚才柳如梅的身体,紫色的小睡衣,胸前的尤物,还有那一线天中的风光,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一股邪恶感油然而生。邪恶的念头

  这股邪恶的念头一起来,就压不下去了,直往脑袋里窜,身体热的像火炉一样,心脏嘭嘭的跳着。

  我今年都快二十了,对女人的身体有着强烈的渴望。

  在这里上了两年班,也没处个对象,一个是因为性格有点内向,不太愿意说话,再就是因为穷呗,手里也没个闲钱,拿啥处对象。

  别看柳如梅尖酸刻薄,可是她的身材那是没的说,前凸后翘,非常有料,尤其是回到了家里,穿的那叫一个浪。

  洗完了澡就穿个小短裤在家里晃荡,而且这女人最近还在家里练上了瑜伽。

  看着她摆的一个个动作,我鼻子就发热,她好几次都发现了我在偷看她,免不了她一顿训斥,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啦,说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

  我心想,我倒是不想看,可你也别穿的那么骚气啊。

  这女人每每从我身旁走过,都会刮起一阵香风,我特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那股香味都进入到血液里边了。

  我回过神来,那种念头再也控制不住了,于是就把目光对准了阳台。

  阳台上晾着她的衣物。

  我小心翼翼的跑到阳台上,飞速的拽下她的小内内,揣进了兜里,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关门,插门,动作利落,一气呵成。

  然后我坐在马桶上,心里嘭嘭的直跳,手里掏出那一小团布料。

  我有时候真是怀疑,为啥女人的这东西这么小,还没有巴掌大,真能兜住女人的那块儿?

  当然这个疑问仅仅一闪而逝,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心里的邪恶念头早就把我给吞噬了。

  我直接把裤子脱到了脚踝处,眼睛盯着那块蕾丝的小布料,深紫色带着花边,给人一种神秘感。

  我把小布料放在鼻子里闻了闻,有一种女人的香味。

  她让我洗衣服,我如果看着不脏,就拿清水过一遍,她也不知道。所以这个小布料上还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

  我艰难的吞咽了几下口水,感觉嘴唇有些干,就用舌头舔了舔,可是却舔到了小布料上。

  一瞬间就跟火山爆发了一样,脑海中迅速形成了一幅幅的画面。

  我想象着柳如梅被我一点点剥光的场景,然后就是把她按在床上疯狂的蹂躏。

  我会一边蹂躏她一边咒骂她,她在我的身下就和小绵羊一样不敢反抗。

  我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口齿之间咀嚼着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双腿之间的玩意悚然挺立。

  然后我把小布料握了下去,用我的黄金右手不断的摩挲着。

  说实话,这种方式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我尝试过很多次,最终才知道原来这样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快感。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行为早就被人们发现了,还取了名字叫打飞机。

  十多分钟以后,我浑身飞速的抖动了好几下,才喘着粗气靠在了墙壁上。

  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放松,太特么放松了。我现在整个人都不想动了。

  我微笑的看着手里小布料上的子孙后代,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感和犯罪的刺激感,心里免不了一阵得意。

  你柳如梅骑在我脖子上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穿我播种过的小布料?

  正在这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想一定是王壮实回来了,我手忙脚乱的把小布料揣进兜里,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王哥身体摇摇晃晃的,一看就是喝多了,他两只眼睛眨动着,好像在判断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家一样。

  王壮实在一家工厂当销售员,平时总是天南海北的出差,也不着家,这两天刚好回来。

  不过,我对王哥的印象要远远好于柳如梅,王哥人比较好,对我客气,不像柳如梅一样不把我当人看。

  但是,人没有十全十美的,王哥一喝酒就发酒疯,吵吵嚷嚷的,说着自己多不容易,在外面给人家当牛做马,跟个二孙子一样。

  就因为这个,两口子经常吵架,每次碰到这种事,我都直接出去,等半夜了才回来睡觉。

  哎呦,小峰啊,咋还没睡呢?王哥笑嘻嘻的问道。

  我心想今天王哥心情不错啊,挠了挠头说道:哦,刚给梅姐洗衣服来着,这就睡了。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毕竟刚刚做了坏事,但是王哥喝高了,也没看出来。

  他嘴角翘了一下,艹,等会看我怎么搞她。

  然后,他就提拉着皮鞋,一边解着领带一边走进了卧室。

  我缓缓的呼出一口气,赶紧去阳台把小布料放到衣架上了。

  我轻车熟路,小布料是湿的,第二天干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异样,这种事我没少干,所以有点经验。

  我看了一下,觉得没毛病了,应该不会被柳如梅发现,这才回到沙发上。

  我心里想着柳如梅明天会穿着这个小布料上班,而且她还会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心里就一阵得意,那种兴奋劲就别提了。

  我刚要躺下,就听见了卧室里传来了声音,王壮实,你给我滚开,一身酒气,别碰我。

  哼,不让我碰你,难道让小峰碰你?你个小搔货。

  放你娘的屁,老娘会让他碰我?我烦他都烦不过来。

  声音比较小,但是我听到了我的名字,于是好奇的靠到了门边上。

  我刚想仔细听听,但是里面却没动静了,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柳如梅哎呦的叫了一下。

  我以为王壮实又在打他女人了,这家伙一喝多就容易动手,但是我可不敢管,当我刚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听到了柳如梅的声音。

  你个死鬼,打我那里做什么?

  嘿嘿,你不就喜欢这个调调吗?

  过了一小会,我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床铺的声音。

  支呀支呀……

  然后只听摇晃的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是越来越快。

  哎呀,死鬼,你轻点啊,喝了几斤马尿就来劲了是不是。

  老婆,说,我厉不厉害……王壮实哼哧哼哧的问着。

  柳如梅的声音渐渐求饶起来,而王壮实则是获得了强烈的满足感,更加来劲了。

  我脑海中出现了柳如梅的那种画面,某个地方再次不安分起来……占便宜

  我刚要来感觉,卧室里就没动静了,我一听赶紧回到沙发上假睡。

  果然过了一会,柳如梅就穿着小吊带出来了,不一会卫生间就响起了流水声,应该是在清洗身子。

  我暗道,靠,是不是男人喝酒了那块儿都不行啊,怎么才这么一会就缴械投降了,没劲。

  我脑海里想象着那种画面,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迷迷糊糊的起来,假装去阳台上伸懒腰,发现柳如梅的小内裤已经不见了。

  我的心当时一激灵,心想会不会被这娘们发现了?如果真的发现了,那等待我的将会是一场噩梦。

  我有点后悔昨晚一时冲动了,恨不得扇自己俩嘴巴,怎么能做出那种龌龊的事呢,哎男人呐就是犯贱,每次爽完之后都开始后悔,可结果呢,一次比一次凶猛。

  我跟没事人一样去洗手间方便,正在嘘嘘呢,外面啪啪啪的敲门。

  "快点出来,我要上厕所!"

  我吓得身体一抖,嘘嘘都断流了,尼玛这女人,早晚给我弄阳~痿。

  我赶紧提上裤子,出来一看,发现她小内衣半透明,里面穿的正是昨晚我洗的紫色小内裤。

  她趾高气昂的瞥了我一眼,像是我不该上厕所一样。

  看来她并没有发现我的杰作嘛,不然早就冲我发火了,我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

  柳如梅的胸前没有穿胸罩,但是她的那一对饱满仍然高高的将睡衣撑起,胸前两颗红豆明显凸出,一时间看的我都有点愣了。

  妈的,这一对巨、乳如果捏在手里,那得是什么感觉?

  柳如梅发现我在偷看她,对着我一个巴掌就过来了:“垃圾!你看什么呢?!”

  这一巴掌下足了十分力气,给我打的眼冒金星,妈的,这个婊子,明明有暴露癖,在我面前还装纯!等哪天老子干死你!

  不过我虽然这么想,却万万不敢说出来,只能忍气吞声说道:“对不起,嫂子,我……”

  “赶快给我滚去上班,我看见你就恶心!”说完,柳如梅一把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

  我看了下时间,该上班了,没有久留,换了一身衣服出去了。

  我上班的配件厂,离这里不远,走路的话十五分钟就到了。

  我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开发区,聚集着四五十家的电子厂,配件厂,在这里上班的男男女女,加起来估计得有上万人了。

  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大马路上就会出现成群结队的画面,而且美女还很多,一到夏天,这些个女人穿着小短裤,超短裙,露出大片的美腿和藕臂,十分的养眼。

  有时候还能看到出双入队的情侣,他们往往都在一个厂子上班,吃住都在一起,小日子过的也挺美。

  "等我把债还清了,也找个对象。"我美美的想着。

  我刚走过一个路口,就听见胡同里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兜比脸还干净啊。"

  "逼~样的,少特么装蒜,赶紧拿钱,要不然老子废了你!"

  我冲里面瞄了一眼,看到三个留着黄头发的男人,正在推搡一个穿着工装的男孩,看样子那个男孩也就十七八,比我还小。

  他求助的看了我一眼,那两个混子也发现了我,恶狠狠的投来目光。

  我赶紧低下头,继续往前走,也没想管这件事。

  这片开发区刚刚兴建没多久,把一大堆厂子拉过来,生产问题是解决了,GDP也提高了,可是建设却没跟上,怎么说呢,三个字,脏乱差。

  这里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口,拉帮结派的很正常,治安混乱,杀人放火的事都时有发生,勒索敲诈都是常事了。

  不是我不想管,你也可以说我冷漠,但是我一个普通工人,上去了也是被一顿暴揍,何苦来哉呢。

  我脑海里一直萦绕着那个男孩的眼神,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就这么晃悠着进了厂子,换了工装以后,就来到了车间了。

  我们这里是生产电脑屏幕的,厂里人很多,现在市场上紧缺这些电子类的产品,所以我们厂赚了不少钱,待遇相对来说也不错了。

  说到这,我还真得感谢一下柳如梅,要不是她带我进来,我自己还真进不了这种厂子。

  我一进车间,就听见了嘈杂的声音,几十个工人坐在一起吹牛逼侃大山。

  我一个人走到了自己负责的位置,他们也没有搭理我,因为柳如梅和我关系不好,大家都刻意远离我。

  我也不在意,趁着没开工,双手拄着下巴,瞌睡起来,昨天我脑海里都是不健康的画面,直到凌晨一点多才睡着,现在困得不行。

  我刚要进入状态,就感觉自己的顶瓜皮被一只温暖的手掌盖住了,那手掌暖暖的滑滑的。

  "刚来就睡觉啊,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我嘴角笑了一下,不用猜我都知道这只手掌的主人是刘小慧。

  "你模仿柳如梅的口气真不像,她哪有你这么温柔的。"我揉了揉眼睛,懒散的说道。

  咯咯咯……

  一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小声,随后,就是一个俏丽的身影映入眼帘。

  远山含黛的眉毛,微挺的翘鼻,一对水汪汪清澈的大眼睛,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犹如一股清风吹来。

  这是一张美的不可挑剔的脸蛋,在整个厂子都是数得上号的,柳如梅和她相比,都显得稍逊风骚。

  刘小慧刚来的时候,整个车间都沸腾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她看,可是这丫头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我还以为是一个冰山美人呢。

  没想到后来不知怎么的和她就熟悉起来了,我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这丫头的性格直来直去,说话也没有弯弯绕,还是个急性子,办起事情来风驰电掣的,更主要的是这丫头和熟悉的人,男女界限分不清!常常搞得我焦头烂额。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娘们,她倒是像个男人。

  她也不止一次说我像个娘们,说我整天摆个臭脸,像一根木头,所以她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就叫木头。

  我在厂子里,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平时被柳如梅欺负惯了,性格温吞,其实我能看出来,车间里的人都看不上我,都以为我好欺负。

  也就这丫头愿意跟我在一块玩,所以外号这件事也就由着她了。

  "木头,咋了嘛,一来就没精打采的,看你这没睡醒的样子,是不是一晚上都在偷看美女睡觉啊,嘻嘻嘻。"刘小慧晃着我的脑袋,像玩一个大号的洋娃娃。

  我假装不满的拿开她的手,"大姑娘家的,总是碰我的身体,像什么样子嘛。"

  别看我在外人面前不愿意说话,但是和我玩久了,就会知道,我其实挺能说的,有时候还会逗得刘小慧咯咯直乐。

  这也许就是刘小慧喜欢和我玩的原因吧,嗯,用刘小慧的一句话来说就是,闷骚。

  刘小慧笑意满满,越发的开始动手动脚起来,"我就碰你了,怎么着,我就碰,我不光碰你的头,还碰你的这里,还有这里。"

  我的肚子,肋骨,还有大腿都被这丫头碰了个遍,我显得有点局促,也许是因为昨晚那件事的原因吧,今天被这丫头一碰,心里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我也不能被她拿住啊,我就说,"你再碰我可还手了啊。"

  我举起手掌,作势要打。

  "哎呦,长本事了啊你,你打啊,我看你敢不敢打。"刘小慧翘着嘴唇,小鼻子哼哼着。

  我举起的手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心想算了,不跟这丫头一般见识。

  可没想到,这丫头蹬鼻子上脸了,"哈哈,不敢打吧,看你那怂样,怪不得没人喜欢你呢。"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这丫头口无遮拦的,我也不怪她,但是要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真就说不过去了。

  "啪~"

  "哎呀!"

  刘小慧一下就跳了起来,捂着火辣辣的小翘臀,叫道:"死木头,你……你敢打我屁股。"人善被人欺

  看着刘小慧有些羞红的脸,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

  打哪里不好,怎么偏偏打人家小屁股呢,那里可是女孩最敏感的地方了。

  "那个……对不住啊,手误,手误。"

  "什么手误,我看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她气鼓鼓的,两只大眼睛带着雾气,看样子是受了委屈。

  我心想也是,这丫头来这一年多,还真没被别人碰过,被人打屁股这事,还是头一遭。

  想到这,我扫了一眼她翘翘的后面,虽然是穿着工装,但是也难以掩饰这妮子的好身材,隔着工装我都能摸到那种圆润弹滑的手感。

  看我不言语,这丫头以为我也生气了,她皱了一下鼻子,说道:"今天放过你,以后再敢欺负我,我饶不了你。"

  我苦笑了一下,到底这是谁欺负谁啊,我目送着她回到了工作岗位,迷恋的在她的小翘臀上,多看了两眼。

  就在这时,上工的铃声响了,我也收起了歪门心思,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铃声停了十来分钟,柳如梅才来上班,她昂首挺胸,从过道走向她的小办公室,那种模样,就像一只骄傲的天鹅。

  不过,她是班长,有点小权利,这帮人都得巴结着她,就算是迟到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她天天都这样,好像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看着她,显示她的那点特权一样。

  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让她很受用。

  "靠,果然是女人,就会装逼。"

  我暗暗骂了一声,心想这女人真会装清高,私底下浪的像一只放荡的母狗,平时居然装的这么高冷!我心里忍不住想要把她叫床的声音录下来,然后发到厂子的微信群里面去,让大家都见识见识这个骚货!

  这时,不远处的刘小慧声音递了过来,"喂,想什么呢,眉毛都皱成一团了。"

  我胡乱说了一句,"还能想啥,想着做梦娶媳妇呗。"

  "娶媳妇有什么好的,我爸我妈就经常吵架,麻烦。"

  "嘿嘿,那是你不知道娶了媳妇的好处。"我心里邪恶了一把,心想你个丫头片子,懂得什么叫生理需要吗?

  刘小慧明显是个生瓜,听不明白我说的啥意思,没有理会这个话茬,反而是问道,"对了,明天就放假了,你放假都干嘛啊?"

  "还能干嘛,躺在家里睡大觉呗。"

  "睡觉,睡觉,然后接着做梦娶媳妇是吧,一看你就是个吊丝,整天就知道胡思乱想,你不出去找,还指望人家女孩投怀送抱啊。"

  "那你有啥好主意啊。"我有意无意的问道。

  "要不,咱们去上网?听说聊天软件可以认识好多人呢。"

  我瞬间就来了兴趣,不过又一想,还是算了吧。

  我每个月就五百的生活费,这个月更惨,活生生变成了三百,还去网吧包夜?而且你去了总不能让女孩子花钱吧,晚饭总不能让人家饿肚子吧,你总不能不买点水啊辣条啥的吧。

  我这一合计,没有个七八十的还真下不来,立马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萎了。

  "算了,这两天没睡好,我还是在家补觉吧。"

  但是刘小慧明显是很想去,一直缠着我,甚至还跑来拉我的衣服,一副你不去,就不放过你的架势。

  人家女孩子都这样央求了,再不答应就太不给人家面子了,我刚要说话,就看到另一个班长走了过来。

  我们车间有两个班长,一个是柳如梅,再就是这个周大海。

  一提到周大海这个人,全车间的人没有不烦他的,这小子是厂长的老乡,原来也是个流水线工人,没啥过硬的本领,就是凭着一手溜须拍马的本事,硬是当上了这个肥差。

  你说你没啥本事就夹着尾巴做人就完了,可他不然,天天给手底下的员工穿小鞋,别的领导都是护着自己手下的兄弟,他恰恰相反,专门抓住你的小辫子,拿去给领导告状邀功,活像个狗汉奸。

  这家伙一直在追求刘小慧,苦心孤诣的想讨她欢心,可是也许是因为周大海长得实在太磕碜了点,刘小慧鸟都不鸟他。

  说实话,周大海长得真心不怎么样,不到一米五的身高,瘦的跟个猴子一样,脸堂黑还不说,更是添了一脸的麻子,就跟被狗舔过的一样。

  "小慧,明天咱们休息,我特意买了两个电影票,咱去看电影吧。"他掏出两张电影票晃了晃,是新上映的很火的电影,一票难求。

  "我不去,明天我还有事呢。"刘小慧不冷不热的说道。

  "小慧,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一直都喜欢你,不如……"说着,这家伙死不要脸的握住了刘小慧的手。

  "周大海,你别太过分了!"刘小慧刷的一下抽了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人要脸树要皮,这家伙硬是没脸没皮。

  周大海看我正在看他,喝了一声,"看什么看,干你的活去。"

  我冷冷的"切"了一声,低着头摆弄零部件。

  可这家伙耳朵贼尖,听到了我不屑的声音,顿时他就火了,放下刘小慧不管,反而是朝着我走来。

  "王云峰,你刚才那是什么态度?"

  "我态度咋了,有问题?"我眉头皱了一下。

  "你啥态度你还不知道吗,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是不是想造反了!"周大海梗着脖子说道。

  刘小慧赶了过来,直接说道:"王云峰怎么了,他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这么说他!"

  周大海一看刘小慧主动帮我说话,他的脸色一下就绿了,那是气绿的,他一直把刘小慧当成他的女人,现在自己的女人帮助别的男人说话,他怎么能受得了。

  "好,王云峰,张能耐了,都有人替你说话了啊,以后你最好夹起尾巴做人,不然的话,老子搞死你。"

  我本来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可是一听让我夹起尾巴做人,我就来气了,他妈的这话不应该说的是你吗?你个靠拍马屁上位的小屁官,装什么逼啊。

  "我怎么做人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该干啥该啥去吧。"

  "逼~样的,还敢跟我顶嘴?"他阴测测的笑了一下,然后走到流水线上,突然拿起一块液晶屏幕,啪嚓一下扔到了地上。

  我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心想这丫有病吧,好好的东西怎么说摔就摔了呢。

  可是俗话说的好,不好贼偷,就怕贼惦记,这种小人想要玩你,真的是有一千种方法,还都不带重样的。

  只听他大喊了一声,叫道:"王云峰!你敢摔坏产品,还想不想干了,啊?"

  他插着腰,指着我的鼻子说道:"王云峰,你把公司的规章制度放在哪里,你把领导的教导放到哪里?你这是要反了天哪!"挨揍

  我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自己被周大海摆了一道啊,这也太损了吧。

  我赶紧辩解,"周大海,你不要血口喷人,这根本就是你自己……"

  "混账东西,还敢跟我顶嘴?"周大海撕裂的声带在车间里大叫着,五十来人都投来了看热闹的目光。

  "都干什么呢,这是上班啊买菜啊?"柳如梅抱着肩膀走了过来,脸上下霜一样不太好看。

  我刚要上前去解释一下,周大海这小子比猴子还溜,一下就窜到了柳如梅的跟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个王云峰实在无法无天了,上班期间竟然溜号,我说了他两句,他可倒好,还耍上脾气了,你看看,你看看,竟然把产品都摔了,成何体统啊。"

  柳如梅看了一眼地上的屏幕,已经摔碎了,明显是成了废品,她瞪着眼睛就教训起我来了。

  "王云峰,你胆肥了啊,这种屏幕成本都是小一千,你说摔就摔了?谁没有脾气,就你有脾气?一生气就摔东西,那厂子不成垃圾场了吗?"

  我咬了咬牙齿,恨恨的指着在一旁奸笑的周大海,"屏幕不是我摔的,是他摔的,他恶人先告状!"

  周大海鼻子一哼,"你这意思是说我冤枉你了?我可是班长,我有什么理由诬赖你,啊?"

  "你就是个无赖!彻彻底底的无赖!"我真是咬碎了钢牙啊,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就来气。

  "麻蛋,你敢说我是无赖?你特么算老几啊?"说着,这家伙就薅住我的衣服领子,举着拳头要揍我。

  "干什么,反了!"

  柳如梅娇吼了一声,眼睛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周大海,"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了,想打架,草甸子里面打,打死一个少一个,没人管你们!"

  周大海对柳如梅还是有几分忌惮的,看她发火了就松开了我的衣领子,手在身上擦了擦,临走还朝地上呸了一口,"小子,你算是得罪我了,咱们走着瞧!"

  等到周大海气冲冲的离开,柳如梅冷漠的看着我,"说吧,到底咋回事?"

  "班长,我能作证,刚才就是周大海扔的屏幕,说白了,他就是找茬,想欺负王云峰。"刘小慧站出来讲出事实。

  "呵,他周大海吃饱了撑得,怎么不欺负别人,专门欺负你啊。"柳如梅冷笑着说道。

  我一听,脑门子噌的窜起三股真火,心想,玛德挨欺负还有理由了?为啥欺负我还用说吗,看我好欺负呗,想当年八~国联军欺负中国的时候,中国有错吗?还特么不是那时候中国是个弱鸡,放到现在再看看!打得他们连亲妈都不认识!

  我又想到这些年,自己是做牛做马,像一只狗一样受她驱使,今时今日,还得受这种委屈,心里一横,豁出去了,大不了开除,老子还不想干了呢。

  我吵吵吧伙,十分蛮横的说道:"是,是我不对,全特么怪我,我贱还不行吗,我天生就是被欺负的命行了吧!!"

  我当时是真急眼了,整个车间都能听到我的声音,甚至车间主任都从办公室探出脑袋来,看向这边。

  一见我这是要豁出去的节奏,柳如梅也有点怂了,连忙说道:"叫什么叫,还不够笑话的,赶紧好好工作,再出事有你好受的。"

  说完这句话,她迈着猫步,走进了小办公室,一上午都没出来过。

  而周大海则是在另一个流水线上凶巴巴的看着我,时不时的还冲我发出恶毒的笑容来。

  我心想,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可我也不怕,这小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夯货,再说了,我无牵无挂的,大不了卷铺盖走人,你不要我,我还不愿意干了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闷声闷气的吃了三大碗饭,刘小慧吓坏了,说:"你要撑死啊,吃那么多干嘛?"

  "我这是化悲愤为食量,不吃饱饭咋长个,让我跟那个二级残废似得,我一头撞死算了。"

  一听我这话,她知道是在说周大海呢,咯咯的直乐。

  吃完了饭,我叼着中南海来到了吸烟区。

  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上班累成狗,吸根烟简直爽翻天。

  我一进吸烟区,就看到了周大海,他旁边还有两个运输司机,正在低头说着荤段子,时不时的哈哈大笑一下。

  周大海看到了我,挑衅的冲我吐了几个烟圈,然后低头对着那俩哥们说了几句什么。

  随后那两个人邪邪的笑了一下,甩着膀子就走了过来。

  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妙,这是要动手啊,三个打一个,这不等着吃亏吗?

  我刚要闪身离开,就被那俩司机堵住了去路,这俩家伙长得唬人,膀大腰圆的,常年开车,一身的肉堆积在了肚皮上,活像是两个米其林矗在那里。

  "想跑啊,你小子不是挺能耐的吗,我特么正想找人收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过来了。"周大海迈着八字步来到我跟前,用手爪子怼了我两下。

  我不由得倒退了两步,皱眉说道:"周大海,这里是厂区,你想干啥?"

  "干啥?我特么要干你!"周大海不怀好意,给那俩司机甩了个眼色。

  那俩家伙会意,紧紧的靠住我,就像是多年不见的哥们一样,显得很亲热,实际上这俩个家伙把我控制住了,我一点都动弹不得。

  我心里有点发慌,自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周大海,你可是班长,联合外人一起殴打员工,你就不怕被领导知道处罚你吗?"

  周大海不听还好,一听我说这话就乐了。

  "你算个鸟啊,领导会吊你?"

  他们三个人把我团团围住,密不透风的,外面根部不知道咋回事。

  这家伙看我有点害怕了,就不屑的哼唧了一声,"小子,记住了,以后别再和刘小慧说话了,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王云峰是吧,就你特么这熊样也敢碰大海哥的妞,不是找抽吗?"

  一个米其林晃着我的脑袋,就像早上刘小慧那样。

  但是这性质可不一样,刘小慧那是开玩笑,我俩早就玩开了,我根本不在意,可是这个米其林完全是带有侮辱性质的。

  "别碰我脑袋。"

  "呦呵,你还敢还嘴?我就碰你了,你能怎么滴,我就晃你脑袋了,你打我啊。"那个大汉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是摇晃的更加剧烈了。

  尼玛,你特么当我是不倒翁呢?我不由得怒火上窜,开始反驳起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那些年的秘密》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6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