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段沐嫣萧谨枫萧玉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段沐嫣萧谨枫萧玉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楔子

  冲天的酒气,咒怨的目光,段沐嫣畏缩的倚在床角,惊恐的看着面前赤眼如荼的萧谨枫,泪,无声的滑落!

  “不要……不要过来……”哽咽的声音蕴含着太多的凄凉,段沐嫣拼命的摇头,母后含恨而死,皇兄惨遭毒害,她在这个世上,可还有意义?!死,不是唯一的出路,却是最适合她的选择!

  “不要?!哈哈……段沐嫣!你为什么嫁过来!为什么!不就是要这个!好!我今天便成全你!”看着段沐嫣眼中的晶莹,萧谨枫只怔了一下,便如狂魔般扑向他的侧妃,一个克死他此生至爱的女人!他要毁了她!彻彻底底!!

  “不要……唔唔……”段沐嫣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萧谨枫强硬的按在床上,尖叫声被他狠狠的含在嘴里,粗暴的吻,辗转蹂躏,毫无怜惜!

  撕裂的声音仿佛利刃般插进段沐嫣的心脏,心血滴落,如那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妖冶邪魅!

  刺眼的红,染尽了段沐嫣溢满晶莹的清眸,泪,滚滚而流,落下一地破碎的琉璃,耀眼夺目!

  恨,在这一刻,涌至极点,段沐嫣悲哀的想,为什么她还活着!活着。

  “萧谨枫……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空洞的目光失了焦距,段沐嫣放弃挣扎,在无声的哭泣中闭上了双眼!

  “我是后悔!我后悔娶你,害死了诗柔!段沐嫣!这是你欠我的!”萧谨枫的动作不带半点温柔,他压在段沐嫣的身上,粗暴残忍,肆意野蛮的慰藉着自己的空虚,宛如魔鬼一般索求无度。

  门,砰然而裂,萧谨枫带着无尽的愤怒离开!

  看着那抹幽怨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段沐嫣缓缓起身,身体撕裂般的痛却不敌心痛的万分之一!

  眼中的泪水,透着噬人的深入骨髓的悲伤,唇角的微笑,抿过死亡的痛彻心扉的弧度。

  天亦弃我,我必逆天行!第2章 :棒打鸳鸯

  平景三十五年春。

  莫氏王朝在段辰的统领下平定四海,为笼络有功之臣,除封王封地之外,皇室与各封王的联姻,也成了一时的佳话!这一举措无疑让外姓王爷感受到皇恩浩荡,更忠心于莫氏王朝。

  御书房。

  “梨妃参见皇上……”惨白的容颜几乎透明,半垂的美眸暗藏愤怒,从碧梨宫到御书房,只是几步的距离,凌紫烟的额头已然渗满汗珠!

  “何事?”清冷的声音冰寒如锥间稍带厌恶,段辰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面前的女子!

  “梨妃求皇上收回成命……沐嫣她……爱的是玉轩不是谨枫……而且谨枫已有正妃……咳咳……”凌紫烟以帕遮掩,猛咳时丝帕上沾染血迹,就算豁出这条命,她也要为女儿争取幸福。

  “爱?凌紫烟!你也配谈爱么!将死之人,莫污了朕的龙目!退下……”段辰微微抬眸,俊美的五官戾气尽显!

  “皇上……臣妾求您……”凌紫烟泪眼如波,猛然跪倒在地,乞求般的看着段辰!

  “来人!把梨妃给朕拖出去……”阴霾的眸子扫过地上的女人,段辰的心在肆意狂笑,凌紫烟,当初你让我痛不欲生,现在我便要你死不瞑目!我就是要让你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嫁为人妾,受尽凌辱。

  天空上,卷云丝丝缕缕的漂浮着,时如蝶羽,时如凌纱,轻拢慢涌,变幻无常!

  段沐嫣柔姿轻摇,蹲坐在假石罗列的池塘边,自怀中掏出绣帕,将里面的鱼食细捏着洒下荷花池!

  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暗涌,花色锦鲤争相夺食,池水轻漪,惹得荷叶上的露滴滚滚而落,那些露水好似掉落的珍珠般晶莹剔透。

  段沐嫣不禁被这美景迷住了,痴痴的看着那顺间掉落的露滴,景色虽美,却敌不过段沐嫣的万分之一。

  翠烟裙外衬白色披肩,紫色裹胸前的玉佩更显锁骨清冽,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皮肤细润如玉,明眸皓齿,樱唇不点而朱,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如此的旷世姿颜,飘逸若仙,她便是莫氏王朝三公主——段沐嫣!

  风静,人如画。

  锦鲤跃起,微凉的水珠溅到段沐嫣的脸颊,打断了她的沉思,眸光微转,璀璨的华光自眸底盈溢而出,段沐嫣的心底微漾起丝丝暖意,就在这片荷花池,曾有一个俊逸爽朗的男孩儿将自己救起,才免得自己溺水之危……萧玉轩,这个名字自段沐嫣十岁便牢牢的刻在了她的心里。

  思及此处,段沐嫣心底似吹过一阵轻风,荡起层层涟漪!

  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顺着声音的方向,段沐嫣正看到自己的哥哥朝这边疾步走来,脸上肃然凝重!

  “沐嫣?!你怎么还在这儿啊!知不知道,出大事儿了……”低深的声音暗含着一丝忧心和不安,段景阳眸光凛然,紧盯着自己的妹妹!

  “是不是母妃出事了?”段沐嫣猛然一怔,眸光闪出一丝惊恐,手中绣帕不由的紧攥。

  “不是……”

  “那就好……”原本悬浮的心,在听到段景阳的回答后稳稳落了下来,在这宫里,似乎没有比母妃的病再严重的事儿了!

  “是你!父皇把你赐给萧谨枫了!!”段景阳的声音还着浓重的怨气,剑眉紧皱,忧心冲冲的看着段沐嫣,说起来,段景阳长得也算是玉树临风,俊颜如铸,只是因为母妃的关系,自小便不受重视,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唯唯诺诺的性格,尽管他是父皇在宫中唯一的皇子!或许……不是唯一。

  心,在此刻似被撕裂般的痛,层层寒意自心底慢慢涌起至指尖冰凉,段沐嫣眸光骤然紧缩,脑子一片空白,倾城的容颜顺间苍白如纸,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萧谨枫。

  柔嫩的玉指不停的扬起绣帕中的鱼食,喉咙紧噎了几下,段沐嫣忽抿薄唇,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哥……你以后做事要仔细些,名字都能听错,要父皇怎么放心将大事交给你呢……”段沐嫣泪眼如波,眸底氤氲出一片雾气,波光流转间紧盯着池中的锦鲤,她宁愿相信是弄错了,也不相信父皇会棒打鸳鸯。

  “妹妹啊!是真的!圣旨已经下来了!我亲眼看到的!就算我耳朵不好使,白纸黑字,难道我是瞎子么!父皇他……”段景阳的话还没有说完,段沐嫣已然起身猛的推开段景阳直奔御书房!第3章 :公主为妾

  “沐嫣,你放心,长大以后我一定会娶你……你要等我……”

  “可父皇说,公主的命运是要嫁给王爷的……”

  “那我就当王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勤练武功,做出一番大事,到时候皇上封我为王,我就可以娶你了……”

  “你答应我的……”

  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而下,段沐嫣拼了命奔走,她此生许给了萧玉轩,又怎么可以嫁给他哥哥……不可以……这辈子她只嫁萧玉轩……指尖拂过,透着冰凉一片。

  就在段沐嫣快要到御书房的那一刻,脚步陡然而止,因为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母妃!没有再走,段沐嫣静静的站在外面,聆听着里面的声音,心底划过一丝希翼。

  “皇上……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沐嫣爱的是玉轩不是谨枫!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咳咳……”天青色的大理石上,那抹单薄的身影虚弱的匍匐在地,泪眼斑驳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君王,心底忍受着万蚁啃噬般的痛楚!

  若不是为了沐嫣,她凌紫烟或许从未想过会踏进御书房,也从未想过会来求段辰,呵……他们之间太深的隔阂了,解不开……至死方休呵。

  段辰倏的回身,眸间闪过一道冷蛰的寒芒。

  “残忍?!凌紫烟!怎么你也知道什么叫残忍么?!当年若非你在母后面前进谗言,语蝶怎么可能至今仍独守宫外,凄冷无依,含辛茹苦的为我养育一对儿女!而他们……却是那么的见不得光!这一切都拜你所赐!”低深的声音带着噬骨的冷意,段辰狠戾的盯着地上脸色惨白的凌紫烟,却不为所动。

  “尽管……我已经说过上百次……可今天,为了沐嫣……我可以再重申一遍……咳咳……事实并非你所想……当日我见你为情所困终日不理朝政,便去求母后让秦语蝶进宫……可我没能力说服母后……被你误会二十年我不在乎……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沐嫣……求你……”凌紫烟似水的清眸闪过一丝悲戚,心中万般委屈无处倾诉,泪,悄无声息的滑落。

  “一派胡言!你以为朕会相信你的鬼话!就是因为你!母后就算仙逝还要拟定遗照,秦语蝶生不入宫门,死不眠皇陵!凌紫烟!你好狠呐……既然你让朕尝尽锥心之痛,朕便让你心如刀割!没错!朕明知道沐嫣喜欢萧玉轩,但朕就是要赐给萧谨枫!正如你所知……萧谨枫已经娶妻,你的女儿就算到了萧府,也只能为妾!还有你的儿子!别妄想做太子!我段辰的儿子不止他一个……”段辰寒眸乍冷,嗜血的眸光狠盯着凌紫烟,这一刻,他便如地狱修罗般正一点点的吞噬着凌紫烟的生命。

  “你……段辰!你这个恶魔!你没有人性啊……虎毒不食子!你居然亲手推你的女儿进火坑!……段辰……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凌紫烟挣扎着起身,伸出枯槁的双手欲掐上段辰的脖子,泪眼冲满怨气!

  段辰寒眸凛冽,手掌陡然而起,正欲甩在凌紫烟的脸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段沐嫣突然冲了进来,护在凌紫烟的身前,硬生接下段辰甩过来的一掌!

  嘴角,沁出丝丝鲜红,段沐嫣抿了抿樱唇。

  “沐嫣叩见父皇……母妃一时鲁莽顶撞了父皇……还请父皇体谅她重病在身……不予追究……”泪,盈溢在眼圈里倔强的不肯滴落下来,段沐嫣的心似被千万细线紧紧缠绕,丝丝抽动的痛楚让她几乎欲绝。

  若非亲耳听到,段沐嫣从来不知道自己在父皇的心里竟然只是报复母妃的工具,心,从未这么疼过,那种被烈火灼烧的感觉真比死了还难受!

  “沐嫣?!你……咳咳咳……你没事吧……我的沐嫣……”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打得吐血,凌紫烟气血陡然上涌,胸腔涨热,口中腥咸一片,猛的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母妃……”段沐嫣忍了所有的委屈,咽下所有的苦楚,转身紧搂着自己的母妃,坚强的仍然滴泪不落,因为她知道,只要哭出来,母妃会更伤心,她的病情,真的经不起半点刺激。

  “沐嫣……命……何其苦啊……这个世上……母妃对得起天地,却唯独对不起你啊……”凌紫烟终于支撑不住颓然的松开紧握着段沐嫣的双手,清眸渐渐颌起。

  “御医……快传御医……”门外,侍卫们畏缩的看着段辰,颤抖着站在原处!

  看着那些无动于衷的侍卫和怀中奄奄一息的母妃,段沐嫣含泪转身,直视高高在上的父皇。

  “父皇……您让女儿嫁给谁女儿毫无怨言……为妾为婢亦心甘情愿……求您……救救母妃……”哽咽的声音夹杂着太多的情愫,段沐嫣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段辰闪过一丝动容!

  “你们瞎了不成,没看到梨妃昏迷……一个个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御医……快把梨妃抬回宫……”段辰喝斥着宫外的侍卫,转尔看向段沐嫣!

  没有眼泪,甚至没有表情,段沐嫣待侍卫抬走凌紫烟后依宫规施礼后转身紧追向母妃。

  看着那抹孤寂的身影背离自己而去,段辰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迈出御书房的那一刹那,段沐嫣的眼泪肆意涌出,心似被人疯狂的撕扯一般痛入骨髓,父皇呵……你当真让女儿嫁给萧谨枫?!当真让女儿为妾?!当真要一手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你当真……没把沐嫣当女儿。

  泪,迎风而落,冰凉了段沐嫣的脸颊,也冰冻了她的心,些许凌乱的发丝随风摆荡,模糊了她的视线,原本静如平湖的心暗涌波涛,她要如何面对萧玉轩,如何面对萧谨枫,如何面对她的未知路。第4章 :跳入火坑

  碧梨宫。

  床榻前,凌紫烟的脸变得苍白如纸,身体的疼痛远不及心痛的万分一之,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使得她蜷曲弓身,只有那双枯槁的手紧紧的拉着段沐嫣和段景阳!

  “沐嫣……是母妃害了你……不然……你走吧……离开皇宫!离开这个没有人情的地方……咳咳咳……”

  “母妃……您别为女儿担心……嫁给萧谨枫也好呵……总听玉轩提到他……骁勇善战,文武双全……能嫁到萧家,是女儿的福份……母妃……女儿不怨……”眨眨眼,段沐嫣拼尽了力气才不让眼底的泪水滑过自己的脸颊,刚刚御医说的很清楚,母妃的身体有如枯尽的油灯,若非余愿未了,怕早就仙逝。

  段沐嫣知道母妃的夙愿便是能亲眼看着自己嫁出去!看着自己幸福……还有哥哥,看着哥哥能受到父皇的重视,受到大臣的认可……纵然违心,她还是轻启樱唇,笑的淡然。

  “妹妹!我去找父皇评理!他太过分了!明知道你喜欢的是玉轩,却非要赐婚萧谨枫!而且……他明知道萧谨枫已有正妃!这分明……”

  “哥……不要去……我愿意……我会心甘情愿的嫁给谨枫……我答应过父皇的……”段沐嫣倏的拉住欲离开的段景阳,她知道父皇对哥哥的态度已经很淡漠了,如果再因为自己的事,让父皇与哥哥再起冲突,她真的很怕……她怕父皇真会伤害哥哥。

  “景阳……你父皇不会听你……他恨我……可我没想到……”凌紫烟泪眼如波,心中充满了怨恨!为什么上天要那么不公,她已经承受莫须有的罪名,且二十年毫无怨言,却从没想到,这种不公会延续到自己子女身上!不甘……她真的不甘啊。

  “母妃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段沐嫣是时的止住了凌紫烟的话,她不想自己的哥哥知道刚刚的一切,她更庆幸今天听到那些碎心的话的,是自己而不是哥哥。

  “当年……是呵……是时候告诉你们当年的事了……母妃对天起誓,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如果有半句虚假,来世绝不为人……”晶莹的泪水,在睫毛上轻颤,凌紫烟的思绪慢慢飘际到二十年前。

  段沐嫣和段景阳守在床边,细细聆听了这沉浮了二十年的往事,心。

  “二十年前,母妃是宫中最得你们父皇宠爱的妃子之一,记得那个时候,你们的父皇只要有烦心的事儿,都会到‘碧梨宫’尝我酿制的梨花酒,他说一醉能解万古愁……后来,他微服出寻,邂逅了一位叫秦语蝶的姑娘,回来后便魂牵梦萦,就算是躺在我的床榻上,唤的还是她的名字……为了让秦语蝶入宫,他不止一次进谏母后……可得到的回答都是考虑考虑……后来我见他终日为情所困,一时心仁,便到母后身边为那个叫秦语蝶的女子求情!如果说我不妒忌那是假的!但自古帝王家,又有谁可以独霸君宠呵……只可惜,母后并没有接纳我的建议,正相反,母后却突然找到皇上,严词否决了那个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去的第二天,母后派出去的探子回禀,原来那个叫秦语蝶的女子出自青楼,虽是艺妓,却也入不了母后的慧眼……但你们的父皇却执意以为是我向母后进了谗言,拆散了他与秦语蝶,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们父皇对我……就只有恨……我以为这恨会随着时间的转移慢慢消失……却不曾想,他会恨我那么久……久到我都有些忘了原因……虽然你们父皇口口声声说有多爱秦语蝶,但我了解他,只因为没有得到……所以才珍惜……如果当初秦语蝶真的进宫……或许现在,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嫔妃而已,呵世事就是这样,越得不到就越珍惜……”暗哑的声音暗含着一丝脆弱和伤感,凌紫烟的眼角滚落一行清泪,那么委屈,那么无助。

  “母妃……”段沐嫣的眼泪扑簌而下,她难以想象这些年来,母妃受着怎样的折磨,这一顺间,她真的好恨,恨父皇的无情和冷漠,恨他的多情和无情,只是这顺间的恨意仅停了一秒,便在段沐嫣的心里消失!

  “沐嫣……是母妃连累了你……咳咳咳……若不是你们父皇对我有成见,又怎么会……咳咳咳……”凌紫烟不停的咳嗽,五脏六腑突然似被烈火灼伤一般,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凌紫烟的额头挂满汗珠!

  段沐嫣惊恐的扶着几欲昏厥的凌紫烟平躺在床榻上,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母妃,转身接过段景阳端过来的汤药!

  “母妃……沐嫣不怪你……我相信老天爷不会欺负沐嫣的!不管嫁给谁,沐嫣都心存感激……只要有颗善心……沐嫣一定会得到幸福……”眼泪,顺着眼眸缓流回心底,段沐嫣的脑海里满是萧玉轩的影子……幸福……离她有多远呵。

  在凌紫烟沉睡之后,段沐嫣和段景阳方才离开‘碧梨宫’。

  迈出‘碧梨宫’的那一刻,段沐嫣踉跄着几乎跌倒,幸有段景阳搀扶,看着妹妹惨白如纸的容颜,段景阳愤然开口。

  “妹,我想过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让你嫁给萧谨枫!他有正妃,难道真要委屈你当侧妃!而且……我看得出……你喜欢的是玉轩!我知道父皇不喜欢我……我也知道……我性格懦弱……但这一次,哥一定为你出头!”段景阳剑眉紧皱,他可以容忍自己被人嘲笑,可以容忍父皇的无视和不满,却无法容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跳入火坑而无动于衷!

  “算了……母妃都不可以让父皇回心转意……而且……我当着父皇的面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我愿意!我愿意嫁给萧谨枫!我愿意为奴为婢!怎么都好……我只求你和母妃平安……哥……答应我我走以后……一定要照顾好母妃……”段沐嫣好想哭,可是不行,她不可以在母妃面前流眼泪,不可以在段景阳面前流眼泪,她苦,却不能让他们跟着自己苦!第5章 :娶了弟弟的女人

  “妹妹……”段景阳从来没觉得自己像此刻这么无用过,看着段沐嫣的眼神,分明透着绝望和凄然,可自己却帮不了她。

  “哥……你答应我……不要去找父皇……这是我对父皇的承诺,我会做到……这也是我的路……我会走好……”锥心之痛,深入骨髓,段沐嫣的心脏偶然乍停,那种前所未有的窒息让她的心绞痛至极,原来心真的是会疼的……一点点……又或许不是一点点……那种疼正如疯长的藤蔓正侵占着她整个身体……痛彻心扉。

  段景阳无言,眼泪在眼眶里滚动,妹妹没哭,他亦不会哭,他要坚强,他要为母妃和妹妹支撑起一片天,段景阳暗自发誓,此刻起,他不会再自艾,不会再懦弱。

  “哥……我好累……”

  “我送你回‘鸳淑阁’……”段景阳轻扶着段沐嫣,起步间却被段沐嫣止了下来。

  “不用了……母妃这里需要人照看,只她们在我不放心……”段沐嫣眸光流转间抹过一丝忧心!

  “那你……”段景阳薄唇轻启,眉宇间纠结成团!

  “我没事……走了……”轻转身,段沐嫣淡笑着别了段景阳,下一秒,眼泪肆意滑落,宣泄着心里的苦楚。

  萧王府。

  “奉天呈运,皇帝诏曰,齐王屡利战功,建树非凡,为表彰其卓越功勋,特将莫氏王朝三公主——段沐嫣赐与齐王为侧妃。钦此,谢恩……”尖锐的声音宣读着皇帝的圣旨,虽是表彰,却没给萧王府带来丁点儿欣慰和惊喜!

  “齐王!快接旨谢恩呐……”怀捧圣旨的李公公催促着开口,眼神中略带同情的瞄向跪在一侧的平王,虽说没人理会,但宫里谁不知道三公主和平王的那点儿事儿,如今皇上将三公主许配给了平王的哥哥,换作任何人,心里也不会舒服!

  尽管李公公这般催促,萧谨枫仍无动静!

  “我说齐王,您可听清圣旨了?若是听清了就请您接旨,若是没听清,老奴也可再宣读一次……”李公公亦知道齐王心疼齐王妃楚诗柔也是出了名的,为了请名医医治齐王妃的病,他几乎跑遍了所有名山宝刹,唉……李公公暗自唏嘘,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这不止是棒打鸳鸯,剜掉萧玉轩的心头肉,更乱点鸳鸯谱,让萧谨枫情可以堪呐……可最苦的还是三公主呵。

  “李公公莫要再念!这旨我不会领!”清冷的声音暗含愠怒,一张俊美如铸的脸赫然扬起,淡如烟雨的剑眉下,那双眼寒冷如锥,英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随意轻抿间已然张扬了那种威慑力和放荡不羁的霸气!

  一语出,李公公不禁失色,如此大逆之语若是让皇上听到了,纵然战绩彪炳也难保不抄家灭族啊!

  “萧王!您看这……”李公公心慈人善,对萧引更是敬佩有佳,若非如此,他本不须诸多口舌!

  “谨枫!不得无礼!快接旨谢恩!”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萧引扭身看着儿子,利目如冰!

  “可是……”想着床榻上时晕时醒,虚弱不堪的妻子,萧谨枫如何接得下这圣旨!

  “可是什么?你不会想整个萧府都为你抵命吧?”萧引的声音字字如冰,他何尝不知道谨枫的难处,何尝不理解玉轩的心意,可箭在弦上,皇上的圣旨就在眼前,接旨,便是荣耀,抗旨,就是灭门!

  萧谨枫薄唇紧抿,咬碎钢牙,再不情愿,也不能以萧府上下百余条人命作赌注!万般无奈,萧谨枫接过李公公手中的圣旨,心,却如烈火灼烤般难以忍受!他答应过诗柔,此生决不纳妾,可现在,他要如何面对诗柔?!还有玉轩,若娶段沐嫣为侧妃,他又要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弟!

  在李公公离开的下一秒,萧引缓身而起,眸光落在萧谨枫身上时,微闪过一丝内疚,他知道难为谨枫了,转尔看向仍然跪地不动的萧玉轩,心存不忍!

  “玉轩……皇命难为……我们也只能接受……”萧引早有耳闻,自己次子与三公主感情甚笃,只是他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将三公主赐给自己的长子,而且还是侧妃!莫氏王朝,还从没有过公主屈尊下嫁为妾的先例啊!皇上此意暗有所指?

  没有言语,没有表情,那张俊如铸的脸似被冰封,灿如星陨的眸子顺间空洞,心,空的可以听到回声,萧玉轩的脑海里突然浮现段沐嫣倾城的娇容。

  “你答应娶我的!我等你……”

  “嗯!我萧玉轩此生非段沐嫣不娶,此生只爱段沐嫣一人!我会让段沐嫣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我,萧玉轩爱段沐嫣……”

  “玉轩……我们会幸福……是么……”

  “是!我们会幸福!我承诺……”

  泪,氤氲在眼眶里,下一刻,萧玉轩夺门而出。

  夜,静的让人压抑,让人窒息,仿佛一切都变得死气沉沉,偌大的皇宫,寻夜太监不时点燃被风吹熄的烛灯,风过,灯亦灭。

  “今儿个真邪了门儿了……我才刚点完这盏,转个身儿的功夫又灭了!见鬼了这是……”许是刚入宫的小太监,说话口无遮拦!

  “闭嘴!你小子不要命了!敢说皇宫有鬼,这话要是传到总管那儿,小心你屁股开花……”年长些的太监低声喝斥!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倏的闪过,灯唰的灭了两盏,小太监刚要大喊,却被老太监捂住了嘴巴!

  “想要活的久些,就别多事儿!点你的灯……”

  风,夹带着阵阵凉意席卷着整个皇宫,吹透幔帐,吹凉人心。

  一抹清丽孤寂的身影倚靠在汉玉窗栏,美如蝶羽的睫毛如帘般垂落,眼中珠光莹绕,娇嫩的容颜上,泪痕斑驳可见。

  月光如绸,段沐嫣忽然仰头望着浩瀚苍穹的最东方,那颗孤星却没有因为月明而放弃,依旧倔强的闪烁出它所有的光芒,原本平坦的人生即将改写,原本属于她的幸福顷刻间灰飞烟灭,这就是她的人生……认命吧……不然又怎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6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