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镜花邂逅爱如风》米小小轩辕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镜花邂逅爱如风》米小小轩辕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太子成婚

  "听说今晚太子要成婚,未来的太子妃还是天山圣女。"

  "是啊!是啊!那可是我们苍龙国的福气!"

  "那是!那是,但愿圣女能收了太子爷的心,免得无辜女子再入深宫遭了罪。"苍龙城中,虽已淅淅沥沥下了一天一夜。可,如此天气城中的热闹场面却有增无减,大街小巷灯笼高挂,这景象怎么看都不像扫坟的日子。

  城民们对这真假传言可是有人欢喜有人悲,就连今天隆重的大殿之上,苍龙国国君也都在只是脸上挂笑,内心冒汗。

  为何?因为放眼望去朝上文武百官道贺连连,却迟迟未见今日的主角,苍龙国太子轩辕祈。这诏书可是三下连连,依旧是让皇帝望穿秋水,就差不起身冲出大殿将那不孝子给揪出来。

  可是,他却不能,因为苍龙国的面子还要留着,毕竟有朝一日那个不孝子会是下一任国君。

  不过,这个太子,一直都是谣言是非不断。

  听说,他为满足身体欲望前几月同时娶进十八位姑娘,已经是许久不露面。

  听说,他怒气冲冲当场拒绝这场婚事,并扬言让圣女将来的日子生不如死。

  还听说,他今晚不打算与圣女洞房,甚至……总之,传言贼多,向来对宠爱的皇子无可奈何的轩辕振华也只能在心里咽苦水,三日前就下令太子轩辕祈不能踏出宫门,直至成婚过后。

  没有主角的大殿,皇帝只能无奈草草了事,行过最基本的礼节,一身无力的米小小就被浩浩荡荡的队伍送进了太子殿下的龙昔殿。

  今晚,莫大的龙昔殿冷冷清清,除了看到走廊上的红色灯笼外,里里外外无一侍卫婢女。大殿,丫头们更是像被催促完成任务般,将人塞进屋子就纷纷退了下去,短短几分钟后,冷清的大殿继续着原有的安静。

  迷迷糊糊听到脚步声离去,新娘米小小大大咧咧地掀开盖头,拖着疲惫的身子她正打算一屁股坐在豪华的红木椅子上,却在此时听到一阵刺耳的呻吟。

  立马清醒,她三两步与声音拉进距离。

  只见,绣着鸾凤的帘子后,绝美男人手握住身上女人的娇柔,有节奏地律动着强壮的身体,额上渗出大汗汗水,随着古铜的肌肤滴落而下。他感性的双唇霸道地吻上女人的美唇,掠夺着女人的每一寸温柔。

  身上的女人面显难忍之态,芊芊玉指早已禁不住诱惑,两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咬唇乞求着:"好难受,要……要……"

  "女人就是女人,贪得无厌……哈哈哈!"狂笑,男人一个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厚实的大掌在她身上不停游走。

  但见,他的嘴角浮出一阵冷笑,有弧度的唇形诱惑而帅气,让刚刚走到床边的米小小忍不住惊讶地瞪大眼睛,一个后退,一脚踢翻了床边的喜盆。

  小小本以为男人会停止动作,至少表示知道地看自己一眼,可是,现实却让她失望了。

  米小小当然能看明白,这就是男人给的下马威,就像无数穿越小说写的那样,这都是那些王宫贵族用来折磨世俗女子的伎俩而已。

  可惜,她米小小从来不学礼俗,一次车祸穿越到这鸟地方,做了个被人卖还得数钱的生意。不过,这并不代表她脑残。所以,这套用在她身上,她只能跟这个男人说一声"不好意思,此路不通!"|眼前的表演精彩绝伦,要是换成以前,她肯定继续欣赏。可现在,她可没这个心情,晃晃脑袋深深一声叹息,她现在有些后悔。后悔当初去学学古筝什么的,这个时候她还能弹上一曲为他们助兴。

  罢了!转身,她走出帘子,被眼前的一桌美食深深吸引,摸摸早就‘咕噜’叫唤的肚子,三两步上了桌。此时,她听不到屋子的热情澎湃,也管不着明天天晴下雨,只顾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好好填饱五脏六腑。

  屋子里,男人没听到太大动静,余光往外瞟了一眼,忽然停住身下动作。将身上女人一推,他披上衣服起身大步出了帘子。

  米小小听到了脚步声懒得抬头,就像他刚才懒得看她一样,无疑,这样的举动再次引起轩辕祈的不满。

  身为太子被人无视,那就是奇耻大辱。轩辕愤怒地看着米小小,语调中充满了鄙视的口吻:"听说天山圣女都寒冷如冰,恐怕这床第之事闻所未闻吧?"

  "如果太子因为床第之事难于启齿,小女子愿收徒指点,只是今天本姑娘没那兴致,你若要继续就继续,反正我是不会给演出费的。"米小小低着头自顾吃着碗中美食,根本懒得理会这男人。

  惊讶!愤怒!更多的是对这女人的好奇。

  难道圣女真的与世间女人不一样?不!他不信!身为太子,纵使太多礼俗束缚,却依旧无法挡住他的欲望和兴趣。故此,后宫虽无正妃,却已有一百零八个伺妾。向来,只有女人送上门,想必,眼前这女人也不例外。她的毫不在乎,不过是想勾引他的阴谋罢了。

  向来,只有女人送上门,没有得不得先例。想必,眼前这女人也不例外。她的毫不在乎,不过是想勾引他的阴谋罢了。第2章 :很帅的男人

  轩辕祈压胸中怒火,目光打量米小小的同时,米小小已经填饱了肚子。喝上一口美滋滋的小酒,享受地摸摸鼓鼓的肚子,不经意地抬头看向衣衫不整的男人。

  很帅,高挺的鼻梁,一双深邃的眼睛虽然布满血丝,却依旧渗透着一股男人少有的内涵。他感性的双唇微微上翘,幅度好得非常精确,还有那脸上一对深嵌的酒窝,那个迷人哦!简单的说,可以算她米小小喜欢的类型。

  只是,他眼眸中的霸道和蛮横,令她有些讨厌。

  "我的王妃,你可看够了?"米小小的冷静和大胆,又给了轩辕祈一记大大的警告。这女人肯定不简单,否则怎会连一点官家小姐的礼数都不在意,对他这个太子如此无礼。

  "呃……身材貌似不错,长得还能见人,就是品行耐人……哎"一翻品论下,米小小目光瞟向帘子里坐在床上一直没有出声的女人。

  这样安静的场景倒是让她大感意外,与那些小说中描写的桥段实在相差太远。这女人到底搞什么明堂,即使明摆着上演一幕下马威的戏码,至少也该露个面,就算吓吓她,也能讨得这男人高兴,说不定一两天后她这个王妃废了就能上去。

  眼见米小小的目光转移,轩辕祈又生一阵好奇,莫不是圣女对男人没兴趣,喜欢女人?一一的猜测在脑海回旋,他双眉皱起,大手一挥,冷声令道:"灵儿,回你的别院。"一声令下,帘子里的女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女人衣衫不整,没扣好的衣服下漏出雪白的肌肤,泛红的小脸埋低着,不敢正视轩辕祈,也没看米小小。

  小小心里猜想,后宫的女人应该很霸道才上,否则如何能在这似海的宫廷生存。这女人应该不是后宫的,大概是为了上演今晚的戏码,从哪个地方弄来的而已。

  轩辕祈目不转睛地望着米小小,并未从她目光中看到那种男人看女人该有的欲望。于是,他决定静静地等待她的下一个举动。

  "站住!"哪知,正当灵儿起步准备开门,小小忽然起身开了口。

  灵儿停住步子,脸上一阵犹豫过后转身对向小小。但她仍旧低着头,似乎一种不安让她全身颤抖。

  "我要她做我的丫头。"此话一出口,小小才觉自己脑袋发热,怎会说出这样的要求。

  俗话说得好:把情敌放在身边,等于养虎为患。

  可是,话都说了,这么收回去又太没面子,她也只能等待男人的反应。

  "好!"轩辕祈倒也干脆,也不问为何爽快就应下了。

  倒是此时,灵儿抬起了头,不明地看向面前的小小。她的眼神中渗出一种淡淡的感激,非常恭敬地欠身行礼:"灵儿见过主子。""免了,下去梳洗干净,明早过来伺候。"小小非常自然的抬手,这都是在宫廷大戏里常见的动作还不算陌生,谁让她好死不死穿越进宫廷,所以必须让自己尽快习惯这样的生活。

  "是!"灵儿又给轩辕祈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惊慌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被轻轻关上了,屋子里剩下好奇不已的轩辕祈和有小许心慌的米小小。

  宁静的夜,安静的屋子,说不出来的一种怪异。两人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许久,对望了许久,许久。

  风,忽然吹开了窗子,凉飕飕地吹在两人的脸上。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开了口。

  "太子妃,你打算让本太子今晚睡哪?"轩辕祈原本只想给圣女一个下马威,免得如此轻易服了父皇精心安排的婚事,以后会成为王孙公子子的笑柄。却是,没想到这一场戏码下来,他不仅没能占上风,反倒有种落败感。

  小小没有马上回话,迈步走进屋里,望望已经被污浊的大床。

  老天!这床还能躺吗?恶心!小脸皱成一团,她本想让下人们换张床单将就一晚,明日再做打算,却被床单上的一片鲜红惊了心。

  那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如此看来,这场下马威的戏并非如此简单,难道这只是前奏而已?宫廷里的男人果然不好对付,不过,既然有人帮她流了血,她没理由拒绝人家的一番好意。

  "让下人们换床单,我们继续洞房?"哪知,轩辕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小小身后,像久违的情侣他从后面紧紧搂着她的腰,亲昵地在她耳边低喃道。

  这举动,让太久没接近男人的小小一时红了脸,惊慌失措地愣在原地许久没能回过神来。

  不过,这样的动作只保持了一小会儿功夫。

  下一刻,就听到屋子里传出一阵男人的惨叫,凄凉之声惊起院子早已栖息的鸟儿,让今晚在附近就寝的皇帝忽然冒一身冷汗,有些紧张地来到窗户边远远地观望着太子的别院。

  ……清晨,当第一道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地上的躺着的两人动了动身子。

  听到大门‘咯吱’一声,小小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大门口进来几个丫头打扮的姑娘,而旁边躺着昨晚与她恶斗的男人轩辕祈。

  嘿嘿!嘿嘿嘿!一想到昨晚的精彩场景,小小不禁一阵傻笑。也就是昨晚,她明白了男人什么时候会变成软脚虾。起身,她懒洋洋地一脚踹向还熟睡的轩辕祈。

  此时,在帘子外久候的一个丫头开了口:"太子殿下,娘娘,奴婢进来伺候了。""进来吧!"拍拍身上的灰尘,小小一屁股坐在床上,等待着丫头们看轩辕祈的笑话。不巧的是,她就坐在那摊红色旁边。第3章 :笑完了一起滚

  两个丫头进帘后看到太子殿下狼狈地躺在地上,又看到床单上的一片鲜红,默契地低下头羞涩地捂住嘴笑了起来。

  "滚!"一声狼吼震撼,地上的轩辕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双眼,一双充满怒气的双眸布满杀气。

  瞬间,两个丫头像见鬼一样,拿着床上的红单,转身就往大门口冲。一个惊慌过头的小丫头,还一个不小心撞在门上,惹得小小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了一起滚!"起身,轩辕祈像拎小鸡似的,二话不说将人直接扔出了房门。

  磅!大门紧闭,小小坐在地上乐得无法停止。

  许久,她摸摸疼痛的屁股,看看大门移步往走廊方向去,没踏出几步听到身后的大门打开了。

  "回来!一声大吼,轩辕祈已经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迈开大步挡在了小小面前。

  "我说太子爷,我米小小可不是球,你说留就留,你说滚就滚!"说着话,小小转身面向轩辕祈,停住一会,又听她继续说道:"从今往后,你住你的东院,我住我的西院,你我井水不犯河水,若是要来惹,本小姐一定让太子爷领教何为鸡犬不宁!"丢下此话,小小反客为主,大大咧咧地朝陌生的走廊大步而去。

  "反了!都反了!来人!来人!"抓狂!看着美丽霸道的王妃身影渐渐消失,轩辕祈放声大吼。

  可他,却忘了,昨晚为了配合这戏码已经将前后两院的丫头侍卫全都撤下,如今,他就算喊破喉咙也只能看到几只飞鸟惊慌而逃。

  逍遥王爷可他,却忘了,昨晚为了配合这戏码已经将前后两院的丫头侍卫全都撤下,如今,他就算喊破喉咙也只能看到几只飞鸟惊慌而逃。

  此时,不远的假山后,一双眼睛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得清楚,他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顺着轩辕祈的目光往小小离去的方向看去。

  ……小小出了小院,又入大院,迷迷糊糊地在走廊里穿梭。路过一座座华丽的殿堂,一扇门接一扇门,一间院接另一间院,她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只是,忽闻一阵香气,空空的肚子让她不得不停住了步子。转身,她进了一座相比之下较为简陋的院落。抬头,一声冷喝在耳边响起:"大胆!这可是皇后娘娘的修身殿,何人敢大胆闯入!"‘蹬蹬蹬’小小连连后退三步,脸上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

  仔细打量,眼前两侍卫打扮的男人一脸严肃,腰间佩带着象征宫廷标志的长剑。两人如同人墙挡住她的去路,似乎再迈出一步,那不长眼睛的剑就会抹了她的脖子。

  奇怪?这看似不起眼的地方,居然住着皇后娘娘,看这地方格局多半是皇宫的清修之地。或者,那所谓的皇后娘娘已经被打入冷宫?"再不退出去,可别怪小的们无礼了。"眼见小小还立在原地,两侍卫又往前迈步,一个整齐的动作真把锋利的剑架在了小小脖子上。

  "呃……"冰凉凉的感觉还真不好受,让向来不怕打架的小小不由颤抖一下,硬生生地让其中一把剑锋在细皮嫩肉上留下了淡淡的血色。闭上眼睛,她小脸皱起狠狠地咬了咬唇,心想该不会新婚第一天就挂了吧?若真如此,何必让她在这地方隆重登场呢?"住手!休得对太子妃无礼!"痛的那一刹那,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而,这磁性的声音,似乎环绕了几个世纪,熟悉与感伤一涌她的小小心头。一下睁开热泪盈眶的眼睛,她大呼一声:"哥哥!""哥哥?"来人顿了一下,嘴里重复着这个有些陌生的称呼,目光聚集到小小精致的小脸上。

  "奴才见过逍遥王爷!奴才们有眼无珠,请太子妃赎罪!"两侍知道闯祸,立马收起利剑双双跪倒在地给小小连连磕头。

  静,很静,院子似乎除了呼吸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就连鸟儿的啼叫都非常会意地在此时停止。

  轻风吹拂下,对望,小小眼中的泪水顺着苍白的小脸落下。她的双眸中已经渗满了曾经的回忆,那段她永远都无法忘怀的记忆。

  他,曾是她回忆中最精彩的一瞬,也是让她至今都后悔遗憾的源头。

  此刻,他又站在了眼前,前世他是她的肩膀,每次可以依靠哭泣的肩膀。

  今生呢?若他还是那个他,那又会在她生命中饰演何等角色?"三弟见过皇嫂!"来人眨眨眼睛回过了神,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惊慌,看到她的泪水,他也不知为何胸口闪过一阵心疼。这疼,是因为眼前陌生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太子妃,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的女人。

  小小清楚地听着男人的自我介绍,不得不把自己拉回现实。摸摸还流血的脖子,擦擦眼角的泪水,她学着电视里的动作抬了抬头,非常优雅地开口道:"都起来吧!"闻声,地上两侍卫站了两边,逍遥王爷向前两步,脸上挂上俊美的笑,目光温柔中带着男人的味道。正预看到逍遥王爷开口,小小看到一慈眉善目的妇人从侧门的走廊上走来。

  轻盈如风,美貌如画,眉目之间满是笑意,妇人虽没有雍容华贵的妆容,却是有着优雅的气息。

  "夜儿母后请安!""奴才见过皇后娘娘!"刚起来的侍卫又跪了下来,轩辕夜也一脸诚意地请了个安。只有小小立在原地,从头到脚地打量突然出现的妇人。

  "皇嫂,还不给母后娘娘请安!"听到一声提醒,小小才意识到身在何处,连忙草草行了个礼,并偷偷看看皇后,生怕一个怪罪又惹祸上身。

  "起来吧!"妇人抬抬戴着长甲的指托,脸上微笑未减,边打量着小小边开口道:"祈儿果然福气,能娶到如此标志的女子。"话听到一半,小小本想装模作样地说些话,又听到声音在耳边继续响起:"只是,这大婚第二日你不去给皇上请安,怎跑到这来了?""这……"小小犹豫着说不出下文,她总不能告诉皇后:昨晚与太子洞房,留下丫头落红;两人打斗一晚,最后席地而睡。第4章 :天生丽质

  要传出去,她还能在这鸟地方混吗?"母后,您就别为难嫂子了,大哥他向来……"轩辕夜欲言又止,只能用微笑掩饰那种尴尬。

  "算了!你回去吧!这地方最好少来,免得你那母妃不高兴。"皇后的话冰冷阴寒,傻子都听得明白这话中有话。

  小小欠了欠身目送妇人离去,心里不得不开始深思这深似海的地方要该如何生存?轩辕夜明白母后的意思,可对眼前这刚刚踏入深宫的女子来说,皇宫中的内斗她可否能承受?对于那个臭名远扬的哥哥,她又是否能降伏?相信,皇宫里除了自己,还有其他的阿哥也都等着看这好戏的上演。只可惜,这出戏的女主角居然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子,真是有些无辜来着。

  "谢三弟提醒,小小这就回院去。"小小又一微微欠身,逼着自己把所谓的熟悉变成陌生。

  "嫂子出了门往走廊右边直走就是皇兄的大殿。"轩辕夜在心里猜疑着眼前小女人的来历,虽然传说她是圣女,可就他今天的观察,似乎与那些仙人举止相差甚远。

  没有直视轩辕夜,小小已经感觉那股热辣辣的目光。也不知哪来的羞涩让她红了脸,埋着脑袋转身就往门口走。

  一路往回走,小小脑子里都是美事,不由得嘴角勾起贼贼媚笑,辗转间已经回到龙昔殿门口。

  "灵儿给主子请安!"一个熟悉的温柔女声从身后忽然想起,将埋于思绪中的小小吓了一跳。

  定了定神,她转过身去,看到站着的丫头正是昨晚上与太子洞房的女子,才想起自己问太子要了她做丫头。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她发现这女子换成丫头的衣服依旧掩饰不了内在的雅致,清秀的脸庞多了一份昨儿没见到的温柔。

  "太子妃,奴……奴婢……"被看得慌了神,灵儿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

  "哎!天生丽质就是不一样,即使粗布梭衣,也掩饰不了天生的美丽气质。"小小有感而发地叹息,语气中既有赞美的口气,又带着点酸酸的妒忌。

  灵儿一听这话马上跪倒在地,哆嗦着身子连连磕头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昨晚之事全是依照太子之命,奴婢不敢违抗,才冒犯了太子妃,请太子妃恕罪!"小胆的丫头,她米小小都还没使出杀手锏,都能被吓成这样,也难怪那个男人演完戏后连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算了!既然开口要了做丫头,也懒得去计较太多。

  "起来吧!以后好好伺候就是了。"抬抬手,小小大大咧咧地走进了大门。

  碰巧,此时轩辕祈正愁眉苦脸地从里院走出,他心里正愁一早把小小这女人赶了出去,今日该如何去应付父皇和朝中大臣。而且,若今日再不出现在大殿之上,恐怕母妃那边都没法交代。

  如此,两人心里都挂着怒火,直冲冲地撞了个正着。

  "没长眼睛的奴才!"轩辕祈摸着被撞疼的胸口,出口成‘章’,抬头却对上也火焰高涨的小小。

  "哼!""哼!"也不知这算不算自然反应,两人习惯性的一个反弹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要出手的架势,吓得小小身后的灵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主子们息怒!皇上与文武百官都在等着主子们,公公已经来催了好几次了。"原来,在小小离去后,皇上身边的太监已经过来叫了好几次。看到太子怒气冲冲,太监不敢进里屋,只能催促恰巧过来准备给主子请安的灵儿。

  小小恍然大悟,想起刚才皇后说的那些话,渐渐消了脸上的怒气。

  轩辕祈拍了拍脑袋,想着差点就忘了正事。放下架势,他没等小小有太多回应拉着人冲进了屋子。尔后,听到隔壁屋子传出一阵地动山摇的摔东西声和女人尖锐的喊叫声。

  大概半个时辰,小小被轩辕祈抱着出了龙昔殿的大门。她那原本看上去苍白的小脸已经被粉色胭脂掩盖,头发别上重得让她脑袋都无法抬起的钗子宝珠,一身华丽的衣服装点出她本身的气质。刚一露脸,让刚准备进来伺候的丫头奴才都看呆了眼。

  "放我下来,你个混蛋!"小小努力挣扎,可毕竟她是个弱女子,怎么也牛不过某男的倔强。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在众目睽睽中装出一副亲昵,一路上惹来不少下人的议论纷纷。

  有人说新来的王妃厉害,一个晚上就把万千女子无法降服的男人降服了;有人说,圣女一定是拥有什么魔咒,暂时让野马在栏里停留片刻;也有人说,王妃只是皇上的一部棋子,太子是为了应付皇上而做样子而已。

  当然,这都是下人们的肤浅认识。而,一直站在龙昔殿门口恭候的二阿哥轩辕杰可就不这样想。

  看着他们亲昵地出了大门,他的心可是一团火热,既有妒忌,也有幸灾乐祸,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大大咧咧地跟了上去。

  大殿之上,皇帝轩辕振华精神爽朗,从今到现在丫头们呈上落红到现在,他脸上的笑都没停止过,心里开始做起很快抱孙子的梦。

  而此时,他身边坐着两妇人,左边是雍容华贵的皇后,右边是美丽迷人的梅贵妃。

  再看两旁,二皇子轩辕杰,三皇子轩辕夜跟着生母,也就是当今皇后站在左边,小皇子轩辕雨则站在右边。

  正门口,今天的主角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殿下正挽着小小的手从大殿门口进来,一进门就引所有人注意。

  "儿臣给父皇、皇后、母妃请安!""小小给父皇、母后、母妃请安!"进了大殿,小小也只能赶鸭子上架,学着样微微欠身,算是行了媳妇礼。不过,她心里窝着火,没地方发泄的她偷偷地在轩辕祈的手臂上用力掐了一下。

  轩辕祈咬着唇望了小小一眼,想着回去再慢慢收拾她。第5章 :肚皮不争气

  "起来!起来!"轩辕振华眉开眼笑,大手一抬。

  这样的场景开心的除了皇上,就属梅贵妃。美丽脸庞上,她的凤眼可一直没离开过皇后那张虚伪的笑脸。

  正巧,皇后一个白眼而下,转头对上得意洋洋的梅贵妃。不看还好,越看得意的梅贵妃,皇后的怒火就越旺。当初若不是肚皮不争气,第一胎生下个女儿,也不会让这个侧室之子登上太子宝座。

  虽然后来又生下一对双胞胎皇子,可皇上并未因为两个儿子的出世转移太子的爱。这么多年来,她可一直忍着这口气,就等有朝一日除掉这眼中钉,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太子的宝座。

  别过脸去,她换上虚伪的一面温柔如水地开口道:"皇上,您看这媳妇生得多么标致,真不愧出自天山,果然名不虚传啊!""恩!恩!"轩辕振华连连点头,恍然大悟般想起什么,一脸和蔼地慈笑道:"祈儿,朕还不知这儿媳妇闺名是何?"呀!轩辕祈瞪大双眼,看看小小,又看看上面脸色不太好看的母妃吞吞吐吐地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倒是小小醒目,微微欠身回了话:"父皇,媳妇姓米,名小小。"小小只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后面的来历她就没说,怕瞎编编错会要脑袋。

  "好!小小!以后你便是我苍龙国的太子妃,你可得把天女山的灵气带给祈儿,让苍龙国的子孙都能得到天女山庇护,世代太平!""小小遵命!"小小才不懂那所谓的天女山是什么鬼地方,只记得醒来就躺在冰棺之中,四周白茫茫一片,那些人口贩子也不知用了什么花言巧语将她卖了个高价。

  不过,幸好这一卖卖进了皇宫,要是卖进窑子,她这不懂武功的丫头都不知道该如何过活?"好好!宣朕懿旨:圣女下嫁苍龙国属本国之福,国之上下追加三日大欢,田税减免三成,并将此消息传给其他三国,以示本国之国威。"看到轩辕祈没有前些日那样的反抗,又见媳妇小小聪明伶俐,轩辕振华连连称好。

  尔后,他大喜之下将其他三子当着朝中大臣的面为小小一一介绍。按照皇室礼俗小小给皇后及梅贵妃磕头行礼,一折腾下来已经到了午后,在叩别长辈之后,小小在轩辕祈‘体贴呵护’下走出大殿。

  "既然你现在是本殿下的女人,以后就要守这王宫的规矩,只要你不给本殿下惹事,爱怎样都行!"出了大殿,轩辕祈一脸厌恶地将手一甩,放出警告就转头离去了。

  小小怒气冲冲地站在大殿门口,压抑着心里的不爽。既然来了,就该快些了解这莫大的宫殿,冲一旁的灵儿使了个眼色,两人便漫无目的地朝后院走去。

  在灵儿嘴里她打听到,后院分东宫、西宫和胭脂殿,东宫住着当今皇后,西宫住着梅贵妃。两座宫殿都不相上下,虽然西宫得宠,可东宫毕竟为正宫,气派也不亚于西宫。至于胭脂殿,那是个终年冰寒的冷宫,住的都是历代被冷落的妃子,也就是传说中的冷宫。

  站在通往三宫殿间的花园小道,小小犹豫不已地摸着下巴停住脚步:"你说本妃该往哪边走?"灵气顿了顿,瞟了一眼那最简陋的地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回应道:"东宫西宫太子妃都可去,只有胭脂殿不可入。""为啥?"初来咋到小小不解。

  "那地方住的都是历代失宠的妃子,太子妃的身份恐怕……"灵儿低下头去不想让小小看到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可是,小小是何人,这点洞察怎会没有?她没有多问,只是心中记下了这个地方,相信总有一天会有机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过,就在她们从胭脂殿门口走过的时候,一双明亮的眸子与她来了个对视,使得脚步不听使唤地停了下来。

  "太子妃!不可!"小小正预往前迈步,灵儿一个箭步挡在面前,紧张的小脸已经皱起了双眉。

  奇怪?照理说,这丫头顶替了自己的洞房花烛,纵使对太子妃的位置没兴趣,也不至于护着才是。看这丫头的表情,像是在担心什么?她在担心什么?拉开灵儿,小小对上胭脂殿门口的那双眼睛。那双明亮的眸子中写满期待,那种希望自己靠近的期待。再看,那女子看到她被拦住步子又露出焦急之情,胆怯地没敢踏出大门半步。

  "嫂子真是有雅兴,这种降低身份的地方也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话的人一身儒雅打扮,身边跟着个太监打扮的男人一起走了过来。

  此时,再看门里的女人面露惊慌,像发疯一样抓乱长发大声惊叫着冲回了里屋。小小转头去看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没了影。

  转头,小小有些不高兴了。紧盯着一脸魅笑的男人,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记白眼,转身就想离开。

  "怎么?嫂子这么快就把二弟给忘了?"停顿了一下,男人阴阳怪气地又继续说道:"还是嫂子眼里只有高高在上的皇兄,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小小停下脚步,刚才在大殿上父皇已经介绍过她当然知道这小子是谁。

  第一眼对视,她就在他眼中看到与轩辕祈完全不一样的叛逆,虽然不及她亲爱的夫君,但也绝对不是一般容易对付之角色,相比早上见到的那个温文尔雅的轩辕夜实在相差太大。

  转身,她深深一声叹息:"哎……一个娘生的娃差别怎么如此之大?""哈哈哈!圣女果然有胆量,这皇宫里也就只有你敢如此对本王说话。"钦佩之光显露眼神,轩辕杰又往小小身边走了几步,一只手已经搭在她香肩上,语气暧昧地在她耳边低语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镜花邂逅爱如风》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4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