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佛镯奇缘》李梦凡莞倾朱允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佛镯奇缘》李梦凡莞倾朱允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鸣金结奇缘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阳春三月,金陵周府。

  碧空剔透,春光妩媚,京城第一美才女周莞倾梳洗完毕,携了丫鬟佩儿前去父母房里请安,刚行至门口,就听得父母正在争执,父母一向相敬如宾,自莞倾有记忆以来,从未红过脸,今日怎的如此奇怪?

  莞倾示意佩儿停下脚步,二人躲在门外偷听。只听母亲哭哭啼啼道:

  "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可舍不得她去!"

  "你当我舍得啊?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有两个儿子,可是哪个不是把女儿当成心肝来疼?"父亲无奈的劝着母亲,居然还和自己有关?莞倾眉头微皱,侧耳细听。

  "皇宫是什么地方?伴君如伴虎啊!"母亲哽咽道。

  "唉!谁让莞儿生在咱这官宦之家呢?若在平常人家就好了。而且以莞儿的才貌,也绝无不当选之理!"

  什么?选秀?不是说皇帝年前就病卧龙床,取消今年的选秀了吗?莞倾心中一惊,莫非圣上病好了?

  "如果是个年轻的皇帝也就罢了,可当今圣上——万一,唉!那莞儿不就惨啦!我听说前朝皇帝死了都要嫔妃陪葬的……"

  "休得胡言!皇上年前大病,如今身体已经大好,必有后福的。"父亲虽然这样说,可是言语中却也透着不坚定。莞倾只觉胸闷无比,似乎连天空也阴狸了起来。

  "好了,夫人,不要再说了,距选秀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等会莞儿要来请安了,让她高高兴兴的过完这三个月,不要让她看到你哭哭啼啼的样子。"

  莞倾轻轻后退几步。然后故意重重的踏着步子朝父母房间走去。强装笑容的喊道:

  "爹,娘,莞儿饿了,怎么还不开饭啊?"说着拉着父亲的衣角撒娇。

  "好好,吃饭,走,吃饭去。"父亲敛去愁容,笑呵呵的拉着女儿的手向外走去。母亲背对着自己假装在梳妆打扮。

  "娘,快点梳妆嘛,现在娘越发的懒了,莞儿一早就起来读书了呢。"一边说一边拉了父亲向门外走去。

  饭后,莞倾拿着本诗经坐在窗前,眼睛却望着窗外,足足发了两个时辰的呆,吓得佩儿也不敢吱声。今天老爷夫人的话佩儿也是听到的,知道小姐心里不好受,为了老爷夫人能够高兴,小姐今天早上都是在强颜欢笑。想起早上老爷的话,佩儿心里也不好受,小姐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才女,真要嫁进皇宫的话,定也是非富即贵,但是当今皇上年迈,小姐又是这样好的性情,入宫当真是可惜了。

  "佩儿,"莞倾突然开口,吓了佩儿一跳,"啊?!什么事?"

  "明天陪我去趟鸣金寺吧。"莞倾幽幽道。声音听起来恍如隔世,听得佩儿浑身直冒冷汗。

  "可是,小姐您半个月前才去过一次,现在再去的话不知道夫人能不能同意,夫人说过,一个月才准您出一次门,佩儿不敢。"佩儿小心翼翼回道。

  "娘会同意的,我在家的时间不久了,她会顺了我的心意的。"莞倾笃定的说,脸上却拂满了浓浓的愁意。

  时光飞转,画面刷新到六百年后。

  "李梦凡:语文72,数学75,英语48,这次英语可是退步太大了啊,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班主任田老师阴沉着脸站在讲台上宣布成绩。梦凡只好以书遮脸,无力的伏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小声嘀咕着:"英语啊英语,你可真是害惨了我!"

  下课后接受了田老师的教导,梦凡已经感觉自己筋疲力尽,只觉得书上的字渐渐的模糊了……

  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息过了,周末也被各科的补习班排满,好累啊!铃声响起,班主任再度跨进教室,向大家宣布了一个令所有同学一致欢呼的消息:

  "同学们,考虑到大家刚刚考完,都很辛苦,校长决定这个周末给大家休息两天,不过呢……"

  "哗……"热烈的掌声淹没了班主任的长篇大论,班主任翻了翻白眼,叹了口气走了,只剩下欢呼的同学们把书扔得满教室乱飞。

  到家后,梦凡告诉妈妈要休息两天,妈妈的脸登时拉得老长:

  "都什么时候了?再过三个月就高考了,居然还放假?不行不行,这两天在家给我温习功课,不准看电视!"

  "老妈!我都一个月没休息了,脑子都转不动了嘛,我明天想和同学出去玩,大家都商量好了!"

  "玩?就知道玩!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考不上大学会是什么后果?明天后天在家看书,听到没?"看到梦凡双手捂着耳朵,妈妈加大了声音继续唠叨。

  梦凡把无助的眼神投向老爸,可是老爸手拿一张报纸,遮着脸,假装没看见。梦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发呆,直到妈妈喊她吃晚饭才起来。

  第二天一早,梦凡的房间便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爸爸妈妈欣慰的笑了,放心的上班去了。两人前脚刚走,梦凡便扔下了书本,偷偷溜了出去。

  和同学们约好了一起去鸣金寺玩的,等梦凡气喘吁吁的跑到约好的地点后,好友玉莹、云绮、田兵已经在等她了,来不及解释,好友们已是会心一笑,都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啊,大家都理解。于是,四人出发了。

  四个好朋友走走停停,一直到了下午两点才爬上了鸣金山,几个人顾不得擦脸上的汗,就一起欢呼起来,真是太美了!枉在南京生活了十几年,居然不知道有如此美的风景,只见山上群峰连绵起伏,路边的松树柏树青翠无比,远远看去,整座山郁郁葱葱,煞是美丽。站在峰顶,远眺紫金山,俯瞰玄武湖,一阵微风吹来,梦凡感觉脸上凉风习习,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山中隐隐看到一座古寺,想必就是鸣金寺了,忽然,脑中就冒出一句诗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大家顾不得劳累,一起飞奔过去。第2章 时空魂魄换

  鸣金寺。

  莞倾坐了半天的轿子,头晕晕的,来不及休息,便携了佩儿往寺中走去。恰逢观音诞辰,一大早便有香客前来进香,一时间人如潮涌,香火缭绕。

  上了香,跪在最中间一个较为素雅的锦垫上,纤手合十,美目轻闭,低声祈祷。只求自己能在大选之时落选,只愿寻一真心人,像自己父母一样,恩恩爱爱,安守一生。想到自己的身不由己,不禁在佛像面前流下眼泪,心道:佛祖啊佛祖,难道莞儿这一生都要虚耗在皇宫里么?这对莞儿何其不公啊!

  梦凡等四人各上了三柱香,梦凡转身之时,看到一个锦垫,虽然看起来年代久远,十分陈旧,但做工却十分细致,便抢先在另三位同学之前跪了上去。闭眼小声嘀咕着:

  "佛祖啊佛祖,拜托你救我出苦海,让我每天睡到自然醒,游戏打到手抽筋,不用看书,也能考上名牌大学,阿弥陀佛!"梦凡的嘀咕声惹得身旁的同学一片笑声。

  忽然,梦凡感觉眼前一道金光闪过,那看起来陈旧却又被擦得锃亮的佛像居然开口讲话了,

  "你们相信灵魂交换么?"

  "灵魂交换??"

  "灵魂交换??"

  梦凡恍如在梦中,却听到有另一个女子与自己异口同声的回问佛祖。循声看去,只见一名身着古装的小仙女正与自己跪在一起,两人四目相对,同样的错愕,同样的惊讶。

  "你二人同时间、同地点跪在了同一个蒲团之上,同时祷告,只是相距在不同的时空里,这便是缘。看你二人手上的镯子,乃是菩提树根须所制,只要双方愿意,双镯合并,二人即可交换灵魂,且在月圆之夜,二人同时以此镯对月自照,即可互通心语,且能换回各自的灵魂。"说完便化作一股青烟,没了形迹。

  梦凡抬手看去,果见一金光闪闪的镯子戴在手上,心中似懂非懂,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向旁边看去,小仙女也正看着自己。

  "你是谁?"

  "你是谁?"

  二人同时发问。

  "我叫李梦凡,金明中学高三的学生,你呢?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了凡不成?"梦凡眼睛直直的盯着莞倾,觉得这女子肤如凝脂,眸若星辰,身态娉婷,望之脱俗,实在美的不像话,自己都要移不开眼睛了。

  "李姐姐取笑了,我哪是什么仙子,我姓周,闺名唤作莞倾,请问这位姐姐,你怎么穿着如此怪异?"莞倾还没有从佛祖刚刚的言语中醒来,只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梦凡揉了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行头,牛仔裤,运动鞋,没什么不妥啊?心想:本朝?我穿着怪异?这寺庙中怪事还真多。可刚才佛祖所说不同的时空什么意思呢?莫非是我如小说中所写的一样,穿越了时空?但是书上可没说要与一个古代的女子交换灵魂才能穿越的啊?

  "请问你是哪朝的呢?"梦凡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当然是大明王朝了。"莞倾也是纳闷儿,怎么这寺中有如此怪异的女子,居然不知道自己身在哪朝哪代。

  "哦,我明白了,我是穿越了时空了。你不要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其实你仔细想想刚才佛祖所说的话就明白了。我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你是明朝的人,那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呢,来自21世纪,也就是在你之后几百年了啦。"梦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却又觉得眼前这个美女还是不太明白。

  莞倾想了想也有道理,那么刚才佛祖所说灵魂互换之事?莞倾虽然冰雪聪明,但无论如何还是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啊。也难怪,她又没看过穿越文。

  梦凡也想到了此事,心说莫非自己刚才的祷告显灵了,佛祖来救自己了?心中欣喜,就问道:

  "莞倾,我想刚才佛祖之言是指我们二人可以用这对手镯进行灵魂互换,就是你做我,我做你,你可愿意啊?当然,你比我漂亮的多,看衣着也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与我对换身体可能你会觉得委屈 ……"梦凡看着如同谪仙下凡的莞倾,声音越来越小,话未说完,莞倾就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了,然后慢悠悠的说:

  "其实你做了我也不会快乐的,我父亲是当今正三品吏部侍郎,而我,作为官家女儿,入宫为妃是必须的,把自己关在深宫大院里,我是何其的不甘啊。"莞倾泫然若弃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

  "哇,你的命这么好啊?有个大官爹爹,还可以嫁给皇帝老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啊?"

  "可是,我无意进宫,只想嫁个平平常常的人,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且,当今皇帝已经年愈七十了。"说完,莞倾难掩眼中的忧伤,别过了脸去。

  "七十岁了还纳妃啊?!是哪个缺德的皇帝啊?!"梦凡嘴巴张得大大的。

  "姐姐说话小心,当今圣上乃是洪武皇帝。"莞倾警惕的四下左右看了看,捂住梦凡的嘴小声道。

  洪武?不就是朱元璋吗?

  "莞倾,那今年是洪武多少年呢?"

  "三十一年。"

  洪武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398了,梦凡掰着手指算了又算,那么依历史的记载,今年的夏天朱元璋应该就挂了,临死还要赔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他也真是个缺德皇帝了!

  "莞倾莫担心,既然佛祖有意把我们带来这里,就肯定是让我来救你的,不过,我也有我的烦恼。我老爸老妈整天逼着我看书,逼我考大学,可我实在是要崩溃了!"

  "读书不好么?我以为能够读书才是女子最大的福气。自幼我父母就让我和哥哥们一起读书,读书何尝不是乐趣啊!说也奇怪,但凡我读过的书,便再也不会忘记。"莞倾似乎很乐意与眼前的女子说话。

  "过目不忘啊?那太好了,如果你代我去考大学,肯定能考上重点,我可是看过就忘的。"梦凡兴奋的手舞足蹈,拉起莞倾的手道:

  "莞倾,我们结为姐妹吧,我去帮你摆平老皇帝,你去帮我考上大学,到时候皆大欢喜,我们再换回来,多好啊!"梦凡幸福的陶醉中。

  "好啊,我们就结为姐妹,我今年十六岁。不过,我比较担心,伴君如伴虎,我怕你会……"莞倾停了停,隐有担忧之意,"假如做不好,会满门抄斩的啊!"

  "放心吧!你的父母兄弟便是我的父母兄弟,我包他们安然无恙,我们以半年为期,半年之后换回来,好吗?好妹妹,我长你两岁,就是姐姐了。"梦凡胸有成竹,打着包票说。

  "嗯,也只有如此了。我相信宿命,也相信佛祖会保佑我们的。"莞倾点点头。

  "那我告诉你啊,我们那里有很多你这没有的东西,比如电灯电话,电视电脑之类,你见了肯定会奇怪。而且我们那边的人很自由的,不像你们古代规矩多的不得了,我们那男女也是平等的。"

  "电?是什么东西啊?自由?平等?也许只有天上才有的吧。"莞倾抬头向上看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怎么给我解释呢?等你去了见到了就知道了。"梦凡神秘一笑,"不过你这样过去连家都不认识了,可怎么办呢?"梦凡托着下巴歪着脑袋想。

  "有了!我们都装失忆好了!"梦凡想起穿越文里惯用的伎俩,跳起来拉着莞倾道:"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假装晕倒,几个同学会把你送回家的,你就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样行吗?会不会露出破绽啊?"莞倾担忧的说。

  "保证行!没有别的办法了!你放心,我老爸老妈对人很好的,就是被发现调包,也不会为难你的,而且我相信你很聪明,不会会发现的!"

  "好,那我们开始吧。"

  双镯合并,金光闪闪,灵魂离体,二人交换。第3章 二女假失忆

  金陵周府

  "老爷夫人,不好啦!"周全边跑边大声的喊,正在吃茶的周正武夫妇吓了一跳,忽然预感到是女儿出了事,

  "老爷……夫人……小姐她……"周全气喘吁吁的说不上话来,周正武急得抓住周全的肩膀问道:"小姐怎么了?你快说啊!"

  周全深吸口气,"小姐上香的时候昏倒了,佩儿姐姐叫我先回家送信,她正和青儿姐姐照顾着小姐,轿子也快到了。"说完周全累处浑身瘫软了下去,周大人一松手,他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到底是年纪小没经历过事,连累带怕,已经只剩下喘气了。

  "备马!"说话的是莞倾的大哥,也是周正武的长子周辉祖,从小与妹妹的兄妹情深,刚刚路过这里听到周全的话心中已是万分着急,不由父母亲多说便已驰马往鸣金寺方向奔去。

  "大夫,莞儿她怎样了?"周夫人急急问道。

  "小姐脉像很是奇怪,不过身体却并无大碍,可能是心神恍惚,劳累所致吧。我开几副安神的方子来慢慢调理即可。"说着摊开笔墨纸砚,开起药方。梦凡听到这老医生之言,差点笑出声了,只是因为要装作失忆,必须忍着。

  大夫走后,周家上上下下都来到了莞倾的嵌语阁,周父周母,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刚学会走路的小侄子宁儿。很显然,莞倾在家里一定是大家的掌上明珠,梦凡虽然还分不清这些人都是谁,可是心里却是十分的羡慕莞倾。

  "劳累?心神恍惚?这是怎么回事?佩儿,青儿,你们过来,只有你们日夜守在小姐身边,可知这是怎么回事?"周夫人责问两个丫头。

  "我们,我们也不清楚,就,就是在上香的时候,小姐跪了大约半个时辰,我喊她也不理我,之后就忽然晕倒了。"佩儿跪下回道。

  青儿见状,也跪下道:"没照顾好小姐,请夫人责罚!"

  "责罚?万一小姐有个什么不好,我打死你们两个小蹄子!"量是周夫人平时端庄娴雅,此刻也再难平和。

  "夫人,有句话奴婢不知道能不能说?"佩儿眉头微挑,想起昨个儿的事,抬头望向夫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能说不能说的?"周夫人急道。

  "昨个儿早上,小姐带奴婢去夫人房里请安,在门口听到了关于选秀的事情,所以,所以才要去的鸣金寺。"

  "什么?莞儿她都听到了?那她还……可怜的莞儿,为了让我们放心,还假装不知道,她总是这么善良。"周夫人靠在帐前,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心疼的自语道。

  "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与夫人?这丫头该撵了出去了!"周正武气道。

  "不要啊……咳咳……"梦凡觉得自己再不醒过来可能会出事,于是假装慢悠悠的醒来。

  "莞儿,我的好莞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为娘了。"周夫人上前一步,抱住正要坐起来的梦凡。

  "妈——娘,不要罚她们两个,和她们没关系。让她们起来吧。"说完后,梦凡都觉得很惊讶,自己怎么就变得如此温柔了呢?连声音都细声细气了。仔细想想,自己现在已经是莞倾了,除了灵魂,这身体的一切都是莞倾的,所以声音当然也不是自己的了。

  "这次就放过你们,以后好好照顾小姐,还不快点去煎药!"周夫人对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喝道。

  "是。"两人退下,一家人都围了上来,莞儿、妹妹、姑姑的叫个不停。梦凡忽然觉得好幸福,虽然这幸福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在家虽也有父母疼,可是必竟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待遇。看他们的称呼梦凡已猜出他们的身份来,可是接下来还是要演戏。

  "娘,我的头好疼。今天上香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头很痛,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记忆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似的,直到现在很多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梦凡捧着头假装头很痛的样子。

  "什么?头痛?快,大夫还没走远,快去请回来。"周夫人急道。

  片刻后,大夫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梦凡心中偷笑,这庸医,看他怎么说。

  "老爷夫人,老夫只知这世间有种药叫做忘忧散,人吃后会失去记忆,可不知小姐是否吃了什么东西?我看小姐身子虚弱,在家多多休养,不要让她太费心神,应该没有大碍,只是老夫也不敢确定。还是请老爷去请御医来看看吧。"老大夫边说边擦汗,估计也是心里没底。

  接连几天,看了几次大夫,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药倒是开了不少,这下可害惨了梦凡。中药可真是苦啊!

  梦凡这几天吃的好住的好还有人侍候,不用被逼着学习,真是过得神仙般的日子。心中只盼着月圆之夜快点到来,心中真是担忧莞倾在现代过得怎么样呢?

  表过梦凡这头从高三学生变成了官宦小姐,再表表莞倾这头。

  自那日李家父母接到梦凡同学的电话,说梦凡在鸣金寺晕倒后,李妈妈就请了假,一直在家守着梦凡。

  "梦梦,你说话啊?这都十天了,你整天呆坐着,也不说话,也不看医生,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李妈妈一边喂女儿吃粥,一边说话。

  "小祖宗,妈妈求求你了,行不行?你说句话?到底谁惹你了啊?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妈妈再也不逼你考大学了好不好?咱不考了好不好?……"李妈妈说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但是无论李妈妈如何说话,莞倾都是三缄其口,沉默不语。可把李妈妈给急坏了。

  这几日,被当作是梦凡的莞倾已经开始慢慢熟悉周围的生活了,知道了梦凡的爸爸叫李振明,妈妈叫郭梅,还有同学云绮、玉莹等。而且这里的一切与自己所生活的地方真的是不一样,真的是活活的人间天堂。

  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还有许多东西自己听都没听过,更别提能见到了。比如说电视吧,怎么那么神奇呢?里面居然能装下那么多小人,比自己小时候看过的皮影戏要强几百倍了。比如说汽车吧,刚来的时候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跑那么快。再比如说电灯吧?那么的闪亮,一百支腊烛也比不上的,起先她还以为这些灯是天上的星星,而车上的灯是流星呢。还有许多许多新奇的东西。幸亏自己没开口,否则非穿帮不可。现在莞倾觉得自己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正在寻找机会开口说话。

  爸爸下班了,一进门就问梦凡的妈妈:"梅梅,梦梦还是老样子吗?"

  "是啊,老李,你说我们怎么办啊?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呜呜……"李妈妈伏在老公的肩上哭了起来。

  "不要急,我打听到一个朋友说他有个同学是心理专家,我看有必要请他来疏导一下了。"李振明安慰自己的老婆说。

  "能行吗?"郭梅抬起带泪的脸问道。

  "只能试试看了。"

  第二天。

  "梅梅,快点,让梦梦起床,带她到心理诊所去。"

  "好。"一陈忙碌之后,莞倾随李家夫妇去了心理诊所,一名张教授问完情况后要求和梦凡单独谈谈。

  张教授带了莞倾去了一间单独的房间,房间虽小,却布置的很精致,墙上挂着几副古色古香的画,窗外是一片翠绿的草地,远远的和蓝天相接,坐在里面,给人一种很温馨,很放松的感觉。

  莞倾偷偷打量这位张教授,戴一副眼镜,长相很是斯文,倒是很像二哥学堂里的师傅。张教授给莞倾倒了杯水,然后就在她对面坐定,盯着莞倾看,直看得莞倾脸色发红,不敢抬头。约莫过了十分钟,张教授忽然打破寂静,冷冷问道:

  "你从哪里来?"冷冷的语气似乎让人毋庸质疑,量是从小镇定的莞倾也不禁吓得心里"咯噔"一声,抬头惊异看着张教授,心说: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孩子,不要惊慌,我不仅研究心理学,而且还对天文地理学有所涉及,你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你的神情举止似乎与我们所在的时空不同,你的眼神可以骗过李家夫妇,可你骗不了我。"张教授边说话边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风景,只把背影留给了莞倾,也许他是故意的,想让莞倾轻松一些吧。

  "张教授,我,我确实如您所言,但我绝无恶意,请您相信我。"莞倾理了理思绪,恳求的说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真的梦凡哪里去了,但我相信,你也绝无恶意,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张教授回过身来,复又坐到莞倾的对面。此时的张教授眼神中带着慈爱,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冰冷,这让莞倾放松许多。

  "张教授,您能不能不要告诉李家爸爸和妈妈?"莞倾恳求的说道。

  "当然,不过,他们现在很担心你的状况,你已十天没说过话了。你明白,怎么做吧?"张教授盯着莞倾的眼睛问道。

  "明白了。"

  "那好,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有时间可以到我这来坐坐,这是我的名片,你收着,若有难事,可以打电话给我。现在你可以随你爸爸妈妈回去了,记住,是你的爸爸妈妈,你是李梦凡。"

  "嗯。"第4章 双双盼月圆

  连续在床上躺了一星期,梦凡的骨头都睡痛了,可是周夫人寸步不离,始终不许她下床。梦凡心里有多郁闷就甭提了。看来古人真是愚蠢,难道不明白生命在于运动的道理吗?

  终于等到今日,周夫人允许梦凡下床活动活动了,而且还特别嘱咐佩儿:

  "不许小姐走远,胆敢带小姐离开嵌语阁半步,送到浣衣房洗衣服去!"

  "是。"两个丫头低头施礼。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梦凡伸展胳膊尽情呼吸着没有经现代社会污染的新鲜空气。这嵌语阁的布置真是雅致,亭台楼阁,小桥溪水,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花园。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院子里花香四溢,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梦凡开心的拎着裙子跑来跑去,这裙子美则美矣,只是走起路来太麻烦了。梦凡采了许多鲜花,命佩儿回房间插好。随后来到小溪边一块大石头上,脱下鞋子便把双脚浸入清澈的水中,吓得青儿急忙过来拉她,劝道:

  "小姐!不要啊!这水太凉!您快出来呀!"

  "不碍事的,青儿也过来试试?很舒服的!"梦凡把水踢的哗哗响,还一边伸手拖住青儿,拉她下水。

  "青儿不敢,求求小姐了,就当可怜奴婢了。若被夫人知道了,青儿就要去洗衣服了。"青儿耷拉着脑袋求梦凡,眼中都快要急出泪来了,梦凡看着心中不忍,只好叹了口气道:

  "唉,真是乖丫头,那还不快帮小姐我找块毛巾擦擦脚?"梦凡得意的把脚伸得老高。

  青儿取下身上的手绢要给梦凡擦,梦凡一看心疼不已,"这手绢多精致啊,锈这花得好几天吧?用来擦脚多可惜呀!"

  "小姐,没关系的,奴婢还有许多呢。"青儿不解的和梦凡解释着,心说小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梦凡带着两个丫头在嵌语阁疯玩了一下午,只因周夫人有言在先,所以梦凡也不想为难两个丫头,并未出嵌语阁。

  晚上,周夫人来看梦凡,见她精神极好,便带她一同去前厅用膳。桌上一家子人其乐融融,一同庆祝梦凡身体康复。梦凡也父亲、母亲、大哥、大嫂、二哥、二嫂的叫个不停,一点都不怯生。老父亲笑着说:

  "我们的莞儿这病一好,比以前更会讨人欢心了,哈哈!"

  "是啊,小妹,前几天你呆呆的不说话可吓坏了大哥。"大哥捏了一下梦凡的俏鼻子道。

  "姑姑,姑姑,我要听故事。"宁儿一边用胖胖的小手摇着梦凡的腿,一边用稚嫩的童音含糊不清的说着。梦凡一把把宁儿放在腿上,亲亲他的小脸蛋问道:"你想听什么故事啊?"

  "宁儿,别闹!姑姑病刚好,别累着姑姑,快过来!"大嫂佯装生气的盯着宁儿,吓得宁儿一下钻进梦凡的怀里,痒得梦凡哈哈大笑。

  一家人就这样闹到很晚。

  深夜,周正武夫妇。

  "你不觉得莞儿现在变了好多吗?我以为她听到选秀的事会不高兴,没想到她一反常态,夫人,你说她不会有事吧?"周正武担心的说。

  "老爷,你别吓我!莞儿不会的,我想她心里也一定很难过,可是也许病这一场她想开了呢?不会的,不会的!"周夫人也很担心。

  "但愿吧,以后对嵌语阁加些人手,多加小心,莞儿可千万不能再出意外了。"

  梦凡独自坐在窗前,佩儿倒了杯茶来。

  "小姐,夜深了,要不要安歇?"

  "等一会吧,"梦凡示意佩儿打开窗户,"佩儿,你觉得我和以前有变化吗?"梦凡问道。

  "小姐,不瞒您说,奴婢觉得您变化好大。您比以前,总之,我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像您了。"佩儿想了想说道。

  "哦,我觉得也是,可能是这场病生得吧。"梦凡心虚的掩饰道。心说看来自己演得不怎么像嘛,不过还好,周家人并没有怀疑她。

  望着窗外的月亮,刚刚半圆,估计还要有一星期才能月圆吧。莞倾,你现在过得好吗?

  ? 自那日从张教授那里回来,李家夫妇发现女儿开始说话了,而且比以前更加懂事了,爸爸妈妈也叫得更甜了,心中十分欣慰,对张教授自然是千恩万谢。

  "梦梦,吃饭了!今天有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哦。"李妈妈边摆碗筷边冲着梦凡的房间喊着女儿,脸上挂满笑意。这几日一直挑女儿最喜欢吃的东西做,

  "嗯,知道了,妈妈先吃,我看完这一页书就过来。"莞倾随口应了一句,眼睛却并未离开课本。

  "嗨,也不急在这一会儿,吃饱了再学习也不迟。"周振明眼见这几天女儿学习学得废寝忘食,心里也十分的心疼,走进女儿的房间轻抚着莞倾的头说。

  "我要考上名牌大学,一定要的,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要抓住每一时每一刻。爸爸,您说我能考上吗?"莞倾抬起头诚恳的征询爸爸的意见,在她的心里,已把梦凡的爸爸妈妈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能,我们的梦梦是最聪明的!走,再不去吃饭,你妈又要唠叨了。"说着,李振明拉了女儿起来。

  "嗯,好吧。"莞倾合上书起身和爸爸一起走出房间。

  夜里,李家夫妇二人躺在床上聊天,李振明对妻子说:

  "梦梦变了。虽然现在变得成熟了,懂事了,也比以前温柔沉静了,可我怎么就觉得心里总是不踏实呢?"

  "是你整天吵着说要个文静听话的乖女儿的,现在如愿以偿,怎么又开始乱想了?睡觉睡觉!"

  看着妻子满意的笑容,李振明叹了口气躺下,心说:这孩子,真是越来越难琢磨了。

  此时的莞倾正坐在窗前读书,她知道虽然自己自幼便能够过目不忘,而且也喜欢读书,可是自己多是学些女则、诗经之类,而如今看梦凡要考试的书,真是如读天书,尤其是数学与英语,不认真读真的读不懂,而且距高考只有不足三个月的时间了,再不抓紧恐怕会没办法给梦凡交差。

  夜深了,莞倾放下书本,打开窗户,看到月亮挂在当空,与自己在家时比起来,这里的月亮苍白了很多,许是都市的霓虹夺去了月华吧。还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月亮就要圆了。第5章 相对诉心声

  今日,阳光明媚,一早,梦凡就心情特好,哼着怪异的小调,跑去给莞倾的父母请安,用过膳后便带着宁儿在府里闲逛。宁儿虽然只是呀呀学语的小儿,但是与姑姑素来亲近,而梦凡也特别喜欢宁儿的活泼可爱。

  在府里的假山后,梦凡发现一片空地特别的开阔,绿色的草坪被修剪的整整齐齐,草坪的边缘开着一些碎碎的小花,红的、白的、黄的,一簇簇,一片片,像是给绿色的地毯镶上了花边。莞倾抱着宁儿坐在草地上,尽情享受着阳光浴。追在后面的青儿佩儿和宁儿的奶妈早已累的满头大汗,而梦凡与宁儿似乎一点都不累,依旧嬉戏玩耍。忽然梦凡冲着佩儿大喊:

  "佩儿,去取风筝来,我要在这里放风筝!"

  宁儿在脚下也拍着手叫:"放风风,放风风!"

  "小,小姐,一年没放过风筝了,早就没了,赶明儿奴婢再扎一个吧。"佩儿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道。

  "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草地!"梦凡捏着宁儿的小脸蛋郁闷的噘起小嘴。

  看到小姐不开心的样子,佩儿紧张道:

  "要不让周全出去买一只吧。"

  "算了,还是喜欢你做的风筝。"梦凡敷衍的说道,刚才是故意逗宁儿玩的,没想到佩儿当了真,她此时的心已不在风筝上了,而是盼着天黑,因为,今天是农历三月十五。

  隔一会便看看太阳,只可惜太阳今日似乎故意与她作对,迟迟的不肯落山,梦凡急得掏出镯子左顾右盼。今天是与莞倾交换身份之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特别牵挂莞倾这个妹妹,担心她在现代吃苦,担心她露馅惹出什么风波,更担心的是她是否能够适应高三生活,是否能帮自己考上大学。

  晚饭时,周夫人满脸笑意,对一家子人道:

  "明日你们的婧妹妹就要来了,说是想她莞姐姐了,要来小住几日。"

  "是吗?那莞儿可要高兴了,婧儿与莞儿一同长大,这次舅父到外省上任,说起来已是两年有余,两年前婧儿走时,莞儿可是哭了好几天鼻子哦。"二哥说完扮个鬼脸羞梦凡。梦凡只是微微笑着,不敢多说话,心里七上八下,心道:完了,看来这个婧妹妹与莞倾关系不错啊,可自己根本不知道她是何许人也,这还不露馅啊?

  "怎么了莞儿?怎么不说话?不高兴你婧妹妹来么?"父亲关心的问道。

  "没,没有,我是心里太高兴了,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在盘算着她来了我带她去哪玩呢。"梦凡敷衍道。

  "呵呵,莞丫头这么大了还整天惦记着玩,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怀里都抱着辉祖了。"母亲展颜笑道。

  十六岁就抱儿子,乖乖,还不是一般的早婚早孕,梦凡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饭毕,梦凡支开佩儿与青儿,独自一人来到嵌语亭里。这嵌语亭处于嵌语阁的东南角,三面环水,一面是在水上架起的走廊,亭子的位置相当幽雅僻静,不易被人发现,亭子内四周有镶着各样花式的卷帘,拉下帘子后,亭子内既挡了风又更觉得雅趣,梦凡观察了多日,决定就在这与莞倾交流。

  终于,月上柳稍,梦凡取出镯子,抬头对着明月,心里呼唤着:莞倾妹妹,快些出来哦。约莫过了两分钟,镯子忽然发出灿烂的光芒,光圈随着光晕的变化慢慢扩大开去,如同石子落入湖中的涟漪,一直扩大到直径可达一米为止。光圈之中的月亮里隐隐现出一个人来,犹如嫦娥仙子要从月宫之中走出来一般。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终于看到了,梦凡看到那个人便是自己,也就是现在的莞倾了。二人四目对视,道不尽的惊喜。

  "妹妹好么?"梦凡抑制住兴奋的心情,问道。

  "我很好,姐姐可好?父亲母亲可好?"许是太激动了,莞倾说到父亲母亲的时候声音都变得哽咽了。

  "他们很好,这里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妹妹,你在天上住得可习惯?"梦凡怕莞倾不理解现代的意思,所以称现代为天上。

  "嗯,这里爸爸妈妈对我很好。姐姐,现代确实如同天上,在这里我看到了男女的平等,也看到了现代人的自由,真比我想像的天宫还要好上几分。姐姐到了我那里习惯么?"

  "嗯,不错,贵族小姐的生活就是爽,除了闷点,倒也过得称心如意。妹妹可遇到什么难题没有?"

  "难题倒没有,我这些天一直在努力看你的书,爸爸妈妈对我极好,我还结识了几个同学,只不过他们都说我变了,每次我都以学习为理由掩饰过去,每次都是好险。"

  "是吗?如果你遇到什么不解的事,就说看书看累了,脑子麻木了,记不得那么多事就OK了。只说以高考为重就行。"

  "嗯,我记住了。"

  "妹妹,我要遇到麻烦了,今天母亲说有个婧妹妹要来府上小住,还说要与我住在一起,我不认识她啊。"梦凡发愁的说。

  "婧妹妹?真的吗?我已有两年没见过她了,小时候住在我家,与我一同长大。是我姑姑唯一的女儿,性情温柔淳厚,文静端庄,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我与她之间感情颇深,想来这两年变化也很大,你不必担心,婧妹妹很好相处的。纵然有疑心的地方,她也会认为是两年不见出现的隔阂。对了,她幼时最喜欢荡秋千了。"莞倾提起这个婧妹妹来兴奋的很,兴奋中却又带着落漠,也许是为自己看不到婧妹妹而感伤吧。

  "嗯,我记下了,我会代你照顾好你的婧妹妹的。"

  "莞倾谢谢姐姐。只是婧儿此次进京,不知何故,莫不是为了秀女大选之事?"莞倾心里一阵难过,随后问道:"你可有什么法子能够不进宫?最好也阻止婧妹妹进宫,必竟当今万岁已年过花甲,纵然能做上他的妃子又能风光多久呢?搞不好还会有殉葬之难。"

  "是的妹妹,我有把握,我向你保证,我与婧妹妹都不会进宫的。"

  梦凡话刚说完,忽然一片乌云飘来,莞倾与梦凡只觉眼前一黑,镯子的光芒已经没了,月亮也不见了,紧跟着是一阵雷声。

  真倒霉!一月才这么一次月圆,居然会碰到下雨。带着不舍,梦凡离开嵌语亭。

  莞倾这边亦是心中一惊,只觉这乌云来得太突然,只得收起镯子,走进房间,无奈再也看不下书去,只好合书休息,躺在床上独自想着心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佛镯奇缘》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4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