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巫医之王》秦朗唐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巫医之王》秦朗唐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001章 从天而降的白色光球

  夜幕降临,秦朗手中拿着一个银针盒,独自行走在"三香"小区入门处的人行道上,面容有些苦涩。

  他是一名针灸师,三个月前刚应聘进入云海市的一家养生会所工作,前两个月,他的业绩在所有针灸师中垫底,本月眼看着又快过完,他的业绩还是半死不活的,按照公司的规定,连续三个月业绩排名垫底的针灸师,会被辞退!

  秦朗不想丢掉工作,他还得靠着这微薄的工资生活。可他很清楚,这份工作很难保住。

  正当秦朗为此苦恼的时候,一辆原本应该行驶在车道上的小汽车,却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笔直冲上了人行道,朝他撞来!

  砰!

  秦朗被撞得往后翻了几个跟头,脑袋刚好碰在了路灯的金属立柱上!

  顿时,秦朗就感觉脑袋疼得厉害,脑袋内传出了强烈的眩晕感。

  肇事小车停了下来,一个染着金色头发、满脸横肉的家伙下了车,走过来查看情况。

  围拢过来的行人一见这人,立即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而秦朗看清楚这人后,心中也是暗暗叫苦。

  "哟,这不是住五单元的秦朗么?不好意思,刚才只顾着打电话,蹭了你一下,不过你也没多大事嘛,哥还有事,就先走了。"

  "金毛"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随便瞄了秦朗一眼,就转身上了车。

  "一个苦逼打工仔,撞了就撞了,只要没撞死撞残,还怕那秦朗敢找老子的麻烦?"

  "金毛"冷笑着,开着车扬长而去。

  没人敢上前阻拦,众人都知道"金毛"是小区内臭名昭著的恶霸,秦朗被"金毛"撞了,只能自认倒霉了。

  秦朗眼睁睁看着"金毛"嚣张地离开,内心愤怒不已,紧接着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就在秦朗晕倒的同时,夜空之中一团肉眼不可见的白色光球,却以极快的遁速,像长了眼睛一般,径直冲入了秦朗的脑袋中,然后消失不见……

  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内。

  秦朗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便明白自己已经被人送到医院来了。

  脑袋还是有些疼,估计被撞得不轻,秦朗痛哼了一声,但随即却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万分惊讶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别惊奇的事情!

  "天医门,玄青子,筑基后期,修真,岐黄之术,炼丹之术……"

  "这些信息,竟然都是真的!"

  秦朗终于确认,自己的脑海中,居然多出了一段记忆,准确地说,是有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秦朗自己也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因,只记得自己晕倒后,脑袋内似乎出现过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光球。

  这个光球好像是要趁着他意识薄弱的时候,做某种对他不利的举动,但就在这时,他脑海中却自动飞出了一个鸡蛋大小、同样也是白色的光球,与之纠缠在一起,最后还将拳头大小的那个光球逼到了一角,并且将其吞噬了……

  而现在,他的脑海中,却多出了一个名叫"玄青子"的修真者的记忆!

  秦朗敢肯定,白色光球一定和这个"玄青子"有关,为了尽快弄懂自己昏迷后,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秦朗强行压下内心的惊讶,开始"阅读""玄青子"的记忆。

  大概十分钟后,秦朗终于了解了事情的起因。

  一个出身于清河大陆"天医门"、名叫"玄青子"的筑基后期修士,在深山寻找一种灵药用于炼丹时,遭遇了敌人的袭杀,身死道消,但元神却离奇地从清河大陆穿越,进入了地球,并且化为一团白色光球,趁着他被车撞伤的时候,进入了他的识海。

  "玄青子"的元神,想要抹掉他的灵魂,控制他的肉身,但一方面"玄青子"的元神太虚弱,另一方面也是他的求生意志很顽强,最后反而是他神奇地将"玄青子"的元神吞噬了!

  秦朗再三确认,除了脑海中多出了"玄青子"生前的记忆之外,身体并没有其他的不适,这让秦朗的心总算安定了不少。

  随即,秦朗就忍不住喜悦起来。

  因为他"阅读"过了"玄青子"的记忆,发现"玄青子"尤为精通炼丹以及岐黄之术,在天医门的地位甚至要比一般的元婴修士还高。如今,"玄青子"所掌握的这种种本领,随着他得到了记忆传承,已经变为了他的私有宝库!

  光是靠着"玄青子"的医术,他就自信能够在都市中,闯出一片天来!

  那种为生计整日奔波却依然生活困窘、甚至还要面临失业的苦逼日子,他终于能够摆脱了!

  正当秦朗满心憧憬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病房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听这脚步声,似乎走过来的人,还是一名女子。第002章 清纯护士

  秦朗循声望过去,视线内便出现了一张清纯无双的俏脸。

  "真美!"秦朗内心忍不住发出这样的赞叹。

  进来的是一位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

  瓜子脸,肤色晶莹如雪,脸颊上隐隐有两个梨涡,容颜精致俏丽,身高一米六六左右,身材凹凸有致,秦朗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这么清纯漂亮的护士,心脏都有些不争气地加快跳动起来。

  "你醒啦?我给你换药吧。"叶小蕊笑意吟吟,说话声音清脆悦耳,十分好听。

  说完,叶小蕊放下了放有药瓶、棉签等东西的金属盘子。

  "好的,麻烦叶护士了。"秦朗笑道,叶小蕊的护士服上挂着有胸牌,上面清楚写着名字。

  叶小蕊冲秦朗点点头,便开始换吊瓶,重新给秦朗输液。

  秦朗时不时偷偷看一下叶小蕊,真心觉得叶小蕊太清纯太漂亮了,美若天仙一般,一时之间竟然都忘记了脑袋的疼痛。

  这时候,病房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另外有人进来了。

  主治医生陈晓明才走进病房,就发现秦朗正在偷看叶小蕊,不禁露出了一脸的轻蔑之色。

  这个土包子,住院时钱包里才四百多块钱,用的手机居然还是七八年前的诺基亚功能机,一看就没钱没地位没品位,十足的苦逼吊丝,居然也敢盯着仙女一样的叶小蕊看,难道不知道癞蛤蟆就得有癞蛤蟆的觉悟,是不可能吃得到天鹅肉的么?

  陈晓明直接无视秦朗,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叶小蕊的身边,向叶小蕊献殷勤道:"小蕊,中午我们去西餐厅享用正宗的法式大餐吧?"

  叶小蕊似乎对陈晓明很不感冒,不冷不淡地说道:"陈医生,我脱不开身,谢谢你的邀请。"

  陈晓明脸色有些难看,发觉秦朗在往他这边瞧,陈晓明似乎觉得丢了面子,居然瞪了秦朗一眼。

  "陈医生,你瞪我干嘛,被叶护士拒绝,只能说明你不是叶护士喜欢的类型。"

  秦朗毫不犹豫选择回瞪,朝陈晓明说道。

  因为他大概猜到了这个陈医生,就是他的主治医生,可姓陈的从进病房时候起,就没拿正眼看过他,根本不向他询问病情,这还是一个称职医生该有的做法?

  既然这医生太瞧不起人,那他自然用不着给这种人面子。

  "你呆一边去。"陈晓明被秦朗的话噎了一下,恼羞成怒道。

  心地善良的叶小蕊,这时候实在看不惯陈晓明了,不冷不热地说道:"陈医生,你还是先跟病人说说病情吧。"

  陈晓明朝秦朗哼了一声,语气生硬地说道:"你这个病,主要就是颅内出血,需要动手术,不过医药费保守估计要八千块,你进院时身上的钱只有几百块,最好快点借钱将手术费缴上,医院可不是善堂,钱没交齐,就只能停你的药了。"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秦朗冷冷说道,陈晓明的话分明是在说他是个穷逼,连医药费都只能去借,他心中当然很不高兴,"借不借钱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搁以前,只是一个底层打工者的秦朗,不会表现得这么硬气,但自从知道自己得到了"玄青子"的完整记忆、人生完全能一朝改变后,他整个人也变得自信了许多,自然不会再忍气吞声了。

  陈晓明碰了个硬钉子,恨恨不已,故意挖苦秦朗道:"那你也要借得到钱才行,而且,就算别人肯借钱,呵呵,只怕你这么穷,也未必能还得起啊!"

  "哼,我上午就可以出院,身上那几百块足够交医药费了,根本用不着去借钱。"秦朗冷笑道。

  他根据"玄青子"的记忆得知,像颅内出血这种病,只需要施展一遍"天医针法",就能解决问题!

  而他本身就是一名针灸师,知道如何施针,因此秦朗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够清除掉颅内的淤血。

  但秦朗的话,引来了陈晓明刺耳的嘲讽声。

  "颅内出血,一个上午就想康复出院,你脑袋烧糊涂了吧?小蕊,赶紧跟他量体温吧,他都在说胡话了。"

  叶小蕊在一旁直皱眉,陈晓明的做法,很让她反感。

  秦朗却忽然笑了起来,眼睛中异色一闪:"看来陈医生是不相信我的话了?那我们干脆当着叶护士的面,打个赌吧?"第003章 和主治医生打赌

  "赌什么?赌你上午就能康复出院?"陈晓明嘲讽道。

  "对。"秦朗一本正经地点头。

  "秦朗,你不能跟医生打这样的赌。"叶小蕊好意劝道。

  因为抛开其他不谈,陈晓明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在整座医院中名气都不小,既然陈晓明诊断后,说秦朗的病需要动手术,那自然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秦朗是不能康复出院的。

  事实上,陈晓明已经在笑了,在他看来,这个打赌,他百分之百地赢。

  "既然你不自量力,想和我打这样的赌,那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输的人没有一点惩罚,这样很无趣啊。"陈晓明抱着双臂戏谑地笑道。

  秦朗像是早算到了这点,不慌不忙地说道:"输的一方,以后不准再缠着叶护士,怎么样,你敢不敢和我赌?"

  "秦朗!"

  叶小蕊恨不得上前敲秦朗一记爆栗才好。她刚刚还在好心劝这家伙,眨眼间这家伙就将她扯进了赌局中!

  秦朗笑着向叶小蕊说道:"小蕊姑娘,我看你反正也不喜欢陈医生,如果我赢了,他就不能再像只苍蝇一样在你耳边嗡嗡嗡地乱叫了,这样不好吗?"

  叶小蕊噗嗤一声笑了,秦朗将陈晓明比喻成烦人的苍蝇,还真是恰当,其实她也挺烦陈晓明的。

  "你!"

  陈晓明见秦朗将自己比喻成苍蝇,气得脸色发白,手指着秦朗道:"好,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挑战我的医学权威,那我就看你到时候怎么输!"

  说完,陈晓明倒背着双手牛逼哄哄地走了。

  他走后,叶小蕊重新端起金属盘子,离开病房之前,叶小蕊说道:"你要不要向院方申请,换一名主治医生?"

  "不用了,他已经必输无疑,小蕊姑娘,你以后不用再受他的纠缠了。"秦朗轻松笑道。

  叶小蕊笑笑,她还是不太相信秦朗上午就能康复出院,毕竟这与医学常识相违背,当然,她是真心希望秦朗能赢陈晓明。

  病房中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起来,后背靠在床头,顺势拿起了床头小柜子上的银针盒。

  这个银针盒是他的,在他被撞伤后,也一并被带来了医院。

  秦朗先默想了一遍"玄青子"记忆之中的扎针顺序,弄清楚了各个穴位的位置,然后便打开了银针盒。

  一排明晃晃的银针按照长短,整齐排列着,秦朗快速取出一根又一根合适的银针,手指翻飞间,这些银针全都没入脑中一寸有余,分布的位置竟然都在脑部最重要的经穴-穴位上!

  如果是外人看到了,哪怕这人是对传统中医学十分了解的医师,也一定会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

  因为这些重要的穴位中,至少有一半是常人眼中的"死穴",哪怕一根银针扎下去,甚至都不需要扎入半寸深,人就会立即暴毙!

  可秦朗却已经在这些"死穴"上,扎了超过十根的银针,并且若无其事!

  秦朗扎完所有的穴位后,原先苍白的面容,立即就变得红润起来,头顶之上甚至都有一股股的热气冒了出来。

  一盏茶的工夫,秦朗徐徐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其实也没有想到,那个"玄青子"的岐黄之术竟然真的神奇无比,他只是照着施展了一遍"天医针法",颅内的淤血竟然完全被清除了!

  看来,"玄青子"生前作为筑基期修士,地位却超过了一般的元婴期修士,还真是有理由的!

  只是,他的身体强度肯定远不如"玄青子",所以由他来施针,他的体能消耗还是蛮大的,不可避免地感觉有些疲累,便取下吊针吊瓶以及脑袋上缠着的纱布,重新躺下休息。

  不久,叶小蕊进入病房,准备为秦朗测量体温,刚走到秦朗的身前,还没有将体温计放入秦朗的胳肢窝中,叶小蕊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赶紧去推秦朗,要将秦朗弄醒。

  秦朗正睡得香甜,突然被打扰,秦朗有些不快,无意识地伸出右手向前一推,不让别人影响他睡觉。

  咦?

  怎么手掌碰到的地方,有些软?第004章 胜过主治医生

  "秦朗!"

  叶小蕊羞赧不堪,"啪"一下打掉了秦朗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

  秦朗这才真正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小蕊面红耳赤的模样,再看看自己右手对着的位置,秦朗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刚才抓的什么地方?

  "那个……嘿嘿,叶护士,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朗讷讷将右手收回,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叶小蕊又羞又急,低着头不说话,半天后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你怎么连输液都停了,这会加重你病情的!"

  要不是知道秦朗确实不是故意的,她早就怒骂秦朗流氓了。

  "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全好了。"

  秦朗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在叶小蕊满眼错愕中,下床穿上鞋子,笑嘻嘻地走到了叶小蕊的面前。

  "小蕊姑娘,你发什么呆啊?"秦朗看着叶小蕊呆萌的可爱模样,觉得很有趣。

  "你……你快躺回病床上去。"叶小蕊脸色凝重,就要推着秦朗重新躺病床上去。

  "别不信我啊,我真的全好了。"秦朗笑道,说完还给叶小蕊翻了个跟头,证明他确实没半点事。

  叶小蕊的樱桃小嘴,一下张成了"喔"形,半天都合不拢!

  秦朗似乎是真的全好了?

  "小蕊姑娘,带我去见那个陈晓明吧。"秦朗对叶小蕊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和陈晓明打赌的事,现在该让陈晓明履行赌约了。

  ……

  陈晓明的办公室中。

  "别逗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吗?你如果真完全康复了,我把脑袋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当标本都可以!"陈晓明敲着办公桌,恼怒地说道。

  陈晓明是理论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双硕士,还有两年留学瑞士学医的经历,三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医院神经内科的副主任,他断定秦朗颅内的淤血不可能这么快清除,以他的权威经验,即使是做手术,秦朗要完全康复,少说也得半个月!

  秦朗微微一笑:"呵呵,我对陈医生的脑袋可不感兴趣,我找你是让你履行赌约的,你如果不相信我康复了,那大可以让我去做一次脑部CT扫描,谁赢谁输,结果自然一目了然。"

  "好啊,那现在就去!"

  当着叶小蕊的面,陈晓明自然不会认怂,反而迫切要打败秦朗,好在叶小蕊面前露脸。

  ……

  秦朗的脑部CT扫描结果,很快摆在了放射科一位医生的办公桌上,得到该医生的通知后,陈晓明立即带着自信的笑容朝秦朗道:"走吧,去放射科室看结果吧?"

  他说话的语气,就好像笃定了秦朗必输无疑一样。

  秦朗面色平静,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你是秦朗吧?"看了看记录单上的名字,放射科的那位医生露出了笑容:"恭喜你,根据扫描的结果来看,你颅内的淤血已经完全消失了。"

  陈晓明立即没法淡定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医生,你确信你没看错?"陈晓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不死心地追问道。

  "不会错的,我做这个已经十好几年了,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当儿戏的。"放射科的医生皱了皱眉,说道。

  这一下,陈晓明彻底傻眼了!

  他惊疑地打量着秦朗,内心巨浪翻滚!这个秦朗,竟然真的清除了颅内的淤血!

  秦朗耸耸肩,傻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道理陈晓明不懂么?

  "谢谢医生了。"

  秦朗朝放射科的那位医生笑道,他没有理会已经傻掉了的陈晓明,拿着扫描的片子往回走。

  陈晓明像被抽走了魂一样,变得无精打采,跟在秦朗后面讷讷无言,不时看看秦朗,眼神中全是震惊。

  回到陈晓明的办公室,秦朗叫来了叶小蕊。

  叶小蕊一看秦朗笑呵呵的表情,而一直心高气傲的陈晓明却像霜打的茄子,便什么都明白了。

  秦朗居然真的完全康复了,这太神奇了!

  "陈医生,按照我们的赌约,你输了该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秦朗悠闲地环抱着双手,不紧不慢地说道。

  陈晓明脸色极不自然,像便秘了一样,讷讷说道:"我……我以后不能再缠着叶护士了。"

  秦朗满意地点点头,朝叶小蕊笑道:"小蕊姑娘,你也听到了吧?"

  叶小蕊开心地笑了,她终于不用再忍受陈晓明的纠缠了,而她对秦朗的印象也更好了。

  "小蕊姑娘,我们走吧,陈医生虽然是医学双硕士,还是科室的副主任,不过现在似乎遇到了难题,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呢。"秦朗忽然戏谑地说道。

  叶小蕊"嗯"了一声,和秦朗一起出去了。

  陈晓明颓丧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黯淡,低着头苦恼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第005章 拥挤的电梯

  "秦朗,你是怎么康复的?难道是陈晓明误诊了?"叶小蕊十分好奇,追问道。

  秦朗指着银针盒道:"靠它,银针扎穴。"

  "原来是这样啊,你针术这么高超,难道也是医生?那你在哪里工作?"叶小蕊带着崇拜之情,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聊吧,现在快中午了,小蕊姑娘,我请你吃午饭吧。"秦朗笑着邀请道。

  秦朗发誓自己以前根本没有底气,去邀请这么一位清纯漂亮的女孩共进午餐,但现在他已经变自信许多了。

  叶小蕊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要请客?"

  秦朗正要毫不犹豫地点头,但随即秦朗醒悟了过来,貌似自己兜里就四百来块钱,还不知道够不够缴医药费呢。

  想到这儿,秦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道:"我钱不够,要不我下次再请你吧。"

  "好啊。"叶小蕊倒是爽快答应了。

  "那个,"秦朗看着叶小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蕊姑娘,今天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兜里的钱只怕都会用于缴医药费,他没钱吃饭,从昨晚直到现在,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叶小蕊忍俊不禁,这家伙还真是有趣,让她请客,这家伙绝对是她碰到的第一个。

  "那啥,好歹我也帮你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不是……"秦朗笑道。

  "行,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我请你客。"叶小蕊爽快同意了。

  "那我先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在楼下等你。"秦朗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出了病房。

  办完出院手续,秦朗身上还剩下两块钱零钞,不由暗道幸运,要不然估计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叶小蕊借钱。

  然后,秦朗便来到医院的大厅门口,等叶小蕊下班。

  他尽管面容清秀,一米七四的身体也还算矫健,但身上的衣服实在太普通了,进进出出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吊丝。

  秦朗无所谓,趁着叶小蕊还没来,他开始考虑昨晚的那场车祸。

  昨晚他被撞伤,责任完全在"金毛"那边,可"金毛"却仗着是混混、恶霸,加上知道他毫无背-景,以为他老实好欺负,竟然一分钱的医药费都没支付,甚至连医院都没来过!

  秦朗眼神微寒,"金毛"这么混账,他一定要找这浑蛋算账的!

  "医药费付清啦?"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秦朗循声望过去,眼神立即亮了。

  叶小蕊穿着白色的衬衫以及蓝色长身牛仔裤,牛仔裤包裹下的玉腿修长笔直,充满了诱惑力,她一出现,立即就吸引了大厅所有男士的眼光。

  秦朗看得都呆了。

  "喂,我问你医药费付没付清呢?"

  叶小蕊见秦朗愣愣地看着自己,俏脸娇羞,脆生生喊道。

  秦朗终于回过神来,"哦"了一声,嘿嘿笑道:"刚好付清。"

  随后,两人并肩走出了大厅。

  一大厅的男人都傻眼了,对秦朗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秦朗和叶小蕊拦了一辆出租,叶小蕊说要去"又见炊烟"食府,秦朗以前听说过这个名字,似乎这个食府还挺高档的,离医院并不太远。

  车上,两人开始聊天,叶小蕊发现秦朗并不是什么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性格稳重睿智,但偶尔又有自信的锋芒露出,与秦朗聊天,她不会感觉有什么约束。

  很快,两人就到了"金铭大厦"前,这栋商业大厦的娱乐购物氛围很浓重,像服装品牌店、台球室、餐厅、KTV等都有,"又见炊烟"食府就在大厦的第10层,秦朗和叶小蕊进了大厦后,到了一楼的电梯等候区。

  电梯间其中一部电梯在一楼停住,等里面的人出来后,秦朗和叶小蕊先后站进去,秦朗正准备摁下关门的按钮,不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大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一股脑全冲了过来。

  电梯进来十个人时,秦朗和叶小蕊就被挤到了电梯间的里面,可这帮看起来应该是去7楼K歌的年轻大学生,还有四个人在外面,于是,当这四人也挤进来后,秦朗的后背已经贴到了金属壁上,叶小蕊则站在他的正前方,两人都被挤得动弹不得。

  好在这部电梯载重没出现超重,开始稳稳上升,秦朗让前面的人帮忙按下数字"10"的按钮,然后秦朗就发现,他和叶小蕊已经挤在了一起。

  正值六月,叶小蕊仅仅穿着白色衬衫,身上幽香阵阵,和叶小蕊保持这样亲昵的姿势,秦朗心中不免火热。

  而这时,前面的一人动了一下,往后挤了挤,受到影响,叶小蕊也只能往后退了退,后背却几乎贴进了秦朗的怀里!

  那股幽香闻起来更清晰了。

  秦朗有心消除这种反应,可这压根就不受他控制,他只能极力去转移注意力,好化解尴尬。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巫医之王》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4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