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基因启示》陈易洛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基因启示》陈易洛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是算命先生

  夏日七月,烈日当头,泉城市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焦躁气息。

  一个身着白色T恤,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出现在市公安局门口。

  他身材挺拔,目光清亮,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给人一股清爽利落的感觉,仿佛与汗流浃背的人们来自不同的世界。

  他叫陈易,是一名风水先生,在算命街一带混得有声有色。

  陈易年纪虽轻,只有二十岁,但在行内却没人敢小瞧,早早就博得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大忽悠".

  今天这小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来到"天敌"的老窝——泉城市公安局做买卖,还准备大捞一笔。

  这不是老鼠给猫当三陪,要钱不要命嘛!

  ……

  公安局会议室内。

  "不到一个月就有四家金店被抢,三人死亡,九人不同程度受伤,你们至今没有任何线索,都是干什么吃的?"

  局长刘思明使劲捏了捏眉心,对会议室中正襟危坐的众人说道:"不是歹徒太狡猾,是我们太无能!"

  偌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咬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生怕把刘思明的怒火招惹过来。

  "报告。"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了开来,一个年轻的小警员打着报告走了进来。

  "没看见我在开会?",刘思明好不容易揉开的眉心再次皱起,极其不满的呵斥道,"什么事情?"

  "有,有人举报!"小警员战战兢兢的说道,刘局的脾气谁都知道,但是这事不能不说啊。

  "又出了什么事儿?"

  刘思明焦头烂额,这个案子就够他忙活的了,现在倒好,祸事接二连三。

  "有人知道蒙面歹徒的藏身之地!"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刘思明无力的摆了摆手,想把小警员打发走,可忽然间又抓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你说有人知道歹徒的藏身之处?"

  "是。"

  "你怎么不早说",刘思明狠狠瞪了小警员一眼,把他吓得一哆嗦,"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请进来。"

  小警员很委屈的走了出去,转眼带进来一个年轻人,正是准备来大干一场的陈易。

  "小伙子,你知道犯罪嫌疑人的藏身之地?"

  刘思明抬头看见陈易,眼睛不禁一亮。

  单从外表看,陈易非常具有欺骗性,身材挺拔,目光中正,带着一股诚实,与算命街那些往死里扮高人的江湖骗子格格不入。

  整个会议室的大小领导都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在他们看来这可是救星啊。

  泉城是华东省的省会,出点屁大的事,马上就能传到省领导耳朵里,更不用说这次连续抢劫案了。要是再破不了案,估计用不了几天,处分就下来了,到时候在座的谁也跑不了。

  恰巧在这个山穷水尽的时候,忽然来人举报。

  这不是救星,是什么?

  一时间陈易成了一块香饽饽,谁都想去抱着啃两口。

  "知道",陈易回答很干脆利落,没有因为成为视线焦点而丝毫怯场。

  "在哪?"

  刘思明也顾不得符不符合规矩了,立刻问道。

  "西南市郊拆迁区,王大庄,公共厕所隔壁的……"

  "好,洛雁,你立刻带人前去,务必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陈易声音刚刚落下,刘思明的命令就以下达,丝毫不拖泥带水。

  "是。"

  一个坐在刘思明身边的女警察,起身敬礼,快步走出会议室,干练老道,英姿飒爽。

  陈易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个女警察,身高在一米七左右,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瓜子脸蛋,非常漂亮。

  她的皮肤不是普通女人特意保养出来的白皙,而是如同小麦般的健康色彩,显出另类的性感迷人。

  饶是陈易见多了美女,也忍不住多打量一番,尤其是那双大长腿,尽管被宽松的警服包裹,可也格外抓人眼球。

  "小伙子,不要拘束,坐",叫洛雁的女警察出去了之后,刘思明局长说道。

  陈易也不客气,在会议室圆桌下首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

  "陈易。"

  "陈毅?呵呵,和咱们的开国元帅重名?看来要有一番大作为啊",刘局长笑呵呵的问道。

  陈易腼腆一笑,道:"我的名字是《易经》的易,和开国元帅的差一个字。"

  刘思明看了看这小子,印象很不错,落落大方,不卑不吭。在这么多公安局领导的注视下,还能侃侃而谈,虽然话不多,但却没有一丝的胆怯,很难得。

  此时的刘思明没有了刚才的焦灼模样,紧皱的眉头也放松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嫌疑人的藏身之处的?"

  "这……",陈易有些犹豫。

  "放心,在做的都是市局领导,不会泄露你的身份信息,你尽管说,要是有什么顾虑也可以说出来",刘思明道。

  陈易沉思片刻,道:"如果抓到人,是不是有十万块钱的悬赏?"

  "嗯?"

  刘思明一愣,陈易的跳跃性太大了,把他弄了个措手不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的市民举报不都是为了钱嘛。

  "对,如果情况属实,十万块钱的悬赏会一分不少的给你。"

  "那就好。"

  陈易看了一眼刘思明的肩章,两道杠,三朵小花,好像是一级警督,再加上他众星拱月般的座次位置,知道他应该是市局的大领导,心思便放了下来。

  刘思明想了一下,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问题,怎么能这么直白,于是又补充道:"年轻人,钱是好东西,但也不能都为了钱,铲除不法分子,维护社会稳定才是最关键的,悬赏只是为了拉近咱们警民之间的关系,不能让你们白出力不是。"

  "领导说的是,是我思想觉悟不够,本末倒置了。"

  陈易很心虚的接受领导批评,并作出深刻的自我检讨。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意思,反正最后钱到手就达到目的了,他也没必要非去咬文嚼字。

  虽然不在官场,但和他打交道的政府人员可不少,知道他们说话的方式,就像老和尚打机锋,非得拐个弯,好像不这样,就显得自己特别没文化。

  "呵呵,思想觉悟还是要提高的",领导最喜欢的下属就是听话的。

  陈易不仅听话,而且说的这句话也相当巧妙,没有拍马屁的痕迹,却能把他捧起来,只可惜这小子不是公安局的人。

  不过,只要他同意,让他做个协警之类的也是可以的。

  刘思明不自觉中就动了伯乐相马的心思,道:"陈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工作?"陈易有些不好意思,"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就在算命街摆摊,还经常被你们撵着跑呢。"

  "哈哈哈。"

  在坐的其他大佬们都被陈易这话逗乐了,算命看风水的确实会在他们打严打范围之内。

  每年春节前后,都会有一阵打假风暴,顺带着也会治理一下这些封建迷信。

  "你住在西南市郊拆迁区吗?"有人问道。

  "没有,我住了大东边,在双龙村",陈易有些纳闷。

  "双龙村?"刚才问话的那个警察面带疑惑,"你平常在算命街工作,家住双龙村,那你是怎么见到犯罪嫌疑人在西南市郊的大王庄的?"

  这名警察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他们早就想问一下陈易是怎么知道罪嫌疑人的位置的。

  可别白高兴一场,到头来连个人影也抓不到。

  其实他们在大王庄附近已经排查过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

  只是,当时没有发现不代表现在没有。

  如今的犯罪分子非常狡猾,将常会连续变换藏身地,从别的地方逃窜过去也未尝不可能。

  "我没看见他们在大王庄啊?"陈易非常不解,"谁告诉你们我看见过犯罪嫌疑人了?"

  "没见过?没见过你来报案?"刚才说话的那个警察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这小子是不是傻了,来公安局报假案?而且还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

  "没见过就不能来报案了?我就是知道他们藏在那里还不行?你们要做的是抓人,不是管我看没看见,只要抓到人,我说我用鼻子闻到的难道不可以?"

  陈易嗤之以鼻,看着这位警官的表情就像看一个白痴。

  "嘿,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啊?"

  那个警察被陈易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在领导面前被嘲讽,而且这货还是个算命的,让他感觉面子上极其过不去。

  "好了好了",刘思明打断两人,他也想知道陈易是怎么知道犯罪分子的下落的,毕竟他们连续奋战二十多个日夜,没有取得丝毫进展。

  "陈易,你说一下吧,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真是用鼻子闻到的?"

  刘思明乐呵呵的说道,他还真有些喜欢这小子,敢在这里这么说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呵呵,领导说笑了,肯定不可能是用鼻子闻的,"陈易很谦虚,至少在刘思明面前很谦虚,这让他很有面子。

  "我是算出来的!"

  "算出来的?怎么算出来的?"刘思明摸着额头,感觉情况不妙,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算命先生,当然是用卜术算出来的!"陈易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是算命先生?用卜术推算出来的?"

  刘思明差点每一口咬掉舌头。

  傻眼的不止是刘思明,在坐所有人听到他如此坦白的话后,全部瞬间石化,嘴巴张开,眼睛瞪着老大,就像是一条条死鱼。

  "操,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被陈易嘲讽的那个警察,最先反应过来,指着陈易鼻子,破口大骂。第二章 公安局里撒野

  泉城西南郊区,王大庄。

  十八名刑警围成一个圈,刑警队大队长洛雁正在紧张部署抓捕任务。

  "总部呼叫1号,总部呼叫1号,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她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发出"家"里传来的呼叫声。

  "1号收到,1号收到,请讲,请讲,完毕。"

  洛雁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马上就要进行抓捕,难道有什么问题?不管怎样,指挥处的呼叫她还是必须要回答的。

  "情况有变,线人情报有问题,你们小心行事,不要伤及群众,注意影响,完毕。"

  所有的刑警都有些发蒙,这都要开始抓捕了,又说有问题,这不是玩人是什么?

  他们刚才打听过周边的情况,里面确实住着人,但却不能确定究竟是不是劫匪。

  这群劫匪在作案时都蒙着面,根本看不清面貌,只能通过身高猜测大概,怎么确定?

  洛雁有些恼怒,抓着对讲机,道:"什么情况,说明白,完毕!"

  "呃,这个",对讲机那头有些吞吞吐吐,"提供情报的群众是个算命先生,他说嫌疑人的情况是他算出来的,完毕。"

  什么?

  算命先生?还是他算出来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万一不是匪徒,再有个擦枪走火,伤及无辜,怎么交代?

  可若真是匪徒,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又或束手束脚,被他们伤到又如何是好?再说,费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抓到,万一被他们跑了,再去哪找去?

  难道再找那个算命先生摇上一卦?

  太他妈扯淡了!

  洛雁感觉指挥处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群吃闲饭的家伙,有难题就往她这里甩。

  不过相比起指挥处的警员,她更恨那个骗子神棍!要不是他,能有这么多麻烦事吗?

  "操,这些骗子都骗到公安局里来了,想钱想疯了吧",有刑警气愤道。

  "道德沦丧,没有下线,为了十万块的悬赏至于吗?出了事谁负责?"

  刑警队员一时进退两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队长,抓不抓?"一名刑警问道。

  所有人都看向洛雁,期待着她拿最终的主意。

  洛雁沉思半晌,终于下定决心,道:"按原计划行动。"

  "啊?还行动啊,万一抓错咋办?"有人问道。

  "是啊,明知是骗人的,还往坑里跳啊?"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支持行动的警员还是不少,这也不怪他们,毕竟这件事情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

  "不行动怎么知道情报真假?怎么回去整治那个死骗子?"洛雁憋了一肚子火,从警三年,经手大小案件数十起,还未遇到这种事情。

  "好,就当被人耍了一次,回去把那个骗子往死里弄!"

  "对,往死里弄!"

  ……

  想把这个神棍神吞活剥的不止是这些刑警队员,市公安局的会议室也炸开了锅。

  一堆人对着陈易口诛笔伐,就差动手群殴了。

  警察:"你小子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陈易:"知道,泉城市公安局!"

  警察:"那你还敢来这里行骗?"

  陈易:"我没有行骗,我来举报犯罪分子,打击犯罪,人人有责!"

  警察:"你凭什么打击犯罪?一没看见,二没听见,难道摇一下铜钱就能知道犯罪分子在哪?念个咒就能把犯罪分子咒死?"

  陈易:"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邓公曾说: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警察:"我看你是为了那十万块钱的悬赏吧?"

  "铲除不法分子,维护社会稳定才是最关键的,悬赏只是为了拉近警民之间的关系,不能让我们白出力不是",陈易面无表情,又补充了一句,"领导说的。"

  嚣张,嚣张至极!

  从未见过有人这么明目张胆来警察局行骗的,更别提跟这群市局的大小领导打嘴仗。

  刘思明额头上全是黑线,他也算是经历过大大小小各种风浪的人物,怎么一不小心就着了这小子的道。

  如果起初知道这小子是个算命的神棍,他说什么也不会信他的话,肯定直接关进拘留室,饿上两天再说。

  唉,经验主义害死人,以貌取人要不得。做了几十年老警察的他,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陈易一进门的时候,镇定自诺的样子确实让他眼前一亮。后来又聊了几句话,不卑不吭的态度更是让他不由高看一眼,心想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能做到这一步。

  他甚至起了惜才之心,准备把这小子调进警局,可谁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让人措手不及,这小子竟然是个神棍!

  刘思明真搞不明白,这小子到底是白痴还是深藏不露,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市公安局。

  太奇葩了!

  太少见了!

  "难怪能有这般表现,肯定平日里没少骗人,或许是个惯犯",刘思明心里想道。

  绝不能轻饶了他,不然传出去,他以后就不用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太丢人了,丢到姥姥家了。

  反观陈易,他神色泰然,言辞进退有据,反击有力而不失逻辑,在十几号人的"围攻"之下丝毫不落下风,大有三国时期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风采。

  可越是这样,越是不能轻饶他,这小子胆大包天,今天不好好给点教训,以后还指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

  "好了!"

  刘思明拍着桌子,大吼一声,会议室里立刻安静起来。所有人都等着领导做最终决定。

  "把他先关起来,等洛雁那边消息,若是没有,按诈骗犯处理。"

  不愧是领导,一语定乾坤。

  "呵呵,小子,你这次算是栽了,数额十万的诈骗,可是要判个几年",一名叫方华的警察戏谑道。

  诈骗在刑事案件中算是重罪,金额十万更不是小数目,这小子所作所为确实能称得上诈骗,没有一点夸大,至于具体多少年,还要看法院的最终裁决,反正少不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说的都是实话!"

  陈易仍然面不改色,对方华的威胁不以为意,仿佛面临牢狱之灾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陈大师,你没给自己算算吗?以后再做这种事情可要先给自己多算几次,不然这大师的名号可名不副实啊。"

  陈易当然想给自己算,但卜术一块与医术类似,俗话说医不治己,算命先生对于自身的命运也很难看清楚。

  "怎么陈大师不说话了,难道真没有给你自己算上一算?"方华继续调笑,"不过你小子胆识不错,可惜用错了地方,如果去干个什么成功学讲师之类的,说不定真能忽悠住不少人。"

  "忽悠?什么叫忽悠?咱是凭本事吃饭的人,怎么能叫忽悠!"陈易怒了,感觉被人歧视了。

  此话一出,原本喧闹的会议室陡然寂静,所有人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陈易。

  简直就是神逻辑,被人洗脑不可怕,可怕的是把自己洗脑了!

  你怎么不说抢劫还是个体力活儿,小姐还凭身体挣钱?

  紧接着,会议室里爆发出一阵"轰"的笑声。

  "他是不是缺心眼?"

  "可能是哪个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

  "我看像!"

  ……

  这小子越来越让人惊讶,或者说惊吓,竟然能把诈骗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如此冠冕堂皇,这不是心理素质强大,也不是"职业素养"高超,这是脑残,百分之百的脑残。

  刘思明心里边那个气啊,竟然被一个二愣子给忽悠了。

  他坐在市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外人看来很潇洒得意,但里面的苦水只有他自己知道。

  无论市里还是省里,盯着这个实权部门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巴不得自己快点出事,好把自己拉下马,换成别人。

  而这些下属指不定就是哪个大佬的心腹,平日里阿谀奉承嘘寒问暖,可到了关键时刻,说捅刀子就捅刀子,绝不会手软。

  现在的他好像已经掉进坑里了,一个脑残二愣子死神棍挖的坑!

  "不是敌人太狡猾,是我军太愚蠢",他不自禁想起这句口头禅。

  事情也许还有挽回余地,只要洛雁没有行动!

  刘思明拿起电话,拨通洛雁的手机,可听筒里面却传来移动公司的电子语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洛雁已经行动了。

  他很想骂娘,更想把陈易这罪魁祸首的脑袋敲碎,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些什么!

  "马上通知指挥处,让洛雁立刻停止行动!"

  "把这小子关起来,好好‘照顾’!"

  刘思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

  马上又一名身高马大,虎背熊腰的警察扑向陈易。

  "刘局,刘局!"

  砰!

  会议室大门被人大力推开,一个小警员火烧屁股般跑进来。

  刘思明感觉脑门"嗡"的一声!

  "出事了?"

  他不由问道,声音小的连自己也听不见。

  "洛雁队长刚刚汇报,嫌疑人全部被击毙,被抢赃物如数缴回!"

  抓住了?这小子没有骗人?

  会议室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就像是被卡住脖子的鸭子,集体失声。

  陈易站起来,很骚包的扫视一圈,道:"诸位领导,本人一向以理服人,本事大小你们也看见了,吉凶预测,桃花姻缘,阴宅风水,阳宅风水,周易起名,本人无一不擅长,若有需要,尽管联系,这是我的名片。"

  众警察:"……"第三章 彪悍的女警察

  "你就是那个神棍?"

  洛雁一回来,扔下装备,就怒气冲冲的冲进办公大楼,找到领完悬赏的陈易。

  陈易对洛雁印象挺深,一大屋子男人里面就这么一个女人,还且还是个美女,想没有印象都不行。

  "不是!"

  只是看她那怒发冲冠的样子,陈易就知道这女人找他肯定没好事,于是就很没节操的矢口否认,扭头就走。

  洛雁一愣,心想难道自己看错了?

  不过当她看到陈易手中的帆布袋子时,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洛雁一个闪身,挡出陈易的去路。

  "关你什么事?"陈易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看是钱吧,怎么领了悬赏就想走?"

  陈易见否认不过去了,于是很光棍的道:"不走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管饭?"

  "谁说不管的!"

  洛雁话一说完,直接抓着他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

  陈易猝不及防,装钱的袋子从手里滑落在地上。

  如果不是在警局,陈易肯定会把她当成劫财又劫色的女匪徒。

  太彪悍了,太泼辣了,这种女人怎么能嫁出去!

  "你想感谢我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吧?你看这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要不你下班我请你喝酒?"陈易有些"羞涩"的说道。

  陈易装疯卖傻颠倒黑白的功力,已经登峰造极,一张嘴瞬间就让气愤暧昧起来。

  他靠在墙上,洛雁"靠"在他身上,两人的距离之近,连彼此呼吸都能听见,像极了热恋中急不可耐的情侣。

  然而洛雁却丝毫不为所动,而且手上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贴着陈易的脸,咬牙切齿道:"哼,感谢你?揍你一顿都是轻的!"

  "喂,大姐,你讲点道理好吧,我帮你破了案子,你就这么对我?难不成警察就是这素质?"

  看到没法蒙混过关,陈易只能无奈的做起了摆事实讲起道理的蠢事来。

  "是,你是帮我破了案子,可也差点把我和兄弟们的命搭进去!"洛雁声音中透着丝丝寒气。

  她找到劫匪的不假,把他们击毙了,将被抢赃物如数缴回,破了案子,让市局沉重的舆论压力陡然减轻。

  但这并不妨碍洛雁想揍他!

  "你知不知道,当时情景多么危险,三个歹徒手里都有枪支,就是因为你说这地方是你算出来的,让我们放松了戒备,差点中弹。"

  洛雁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只差一厘米自己的脑袋就开了花。谁也没有想到,歹徒竟然真藏在那里,幸亏运气好,不然指不定会折多少个兄弟。

  路过的警察看见两人,非但没有拉架,反而疾步快行,连忙避开。先不说陈易这个招人恨的死神棍,光是洛雁这女人就足以让他们退避三舍。

  这女人的脾气可是人尽皆知,发起飙来,局长都要让三分。

  公安局内流传着一句话:女人发飙男人辟易,洛雁发飙鬼神辟易!

  陈易眼见指不上这群白眼狼,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扛。

  "我说大姐,你讲点道理好吗,是我让你们放松警惕的?我明确告诉你们犯罪分子就藏在那里,你不听关谁的事?你这是过河拆桥。"

  "嘿,你还有理了!"

  洛雁被这货气笑了,她第一次见有人睁着眼说瞎话能到这个程度。

  "我就过河拆桥了,你怎么着?"

  果然,讲道理是最没用的!

  她收起笑脸,扬手就朝超陈易的脸上扇过去。

  操,来真的!

  陈易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疯女人说动手就动手,连忙抓住她的手腕。

  "你小子还有两下子。"

  洛雁见自己的手被抓住,没有惊慌,而是抬腿一个膝击,真奔陈易命根子。

  太阴险了,太不要脸了。

  你一个女人,动不动就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还有没有武德,还有没有节操!

  虽然心里面破口大骂,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敢稍慢,晚一点命根子就要受苦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易双手骤然发力,猛地击在她胸前,把她推了开来,身体侧转,险而又险的避开这阴险的一击。

  两人接下来谁也没有再动手,就像两根塑像一样,彼此凝视着对方。

  陈易非常尴尬。

  刚才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的手感告诉他,自己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洛雁非常生气。

  那敏感部位告诉她,自己被非礼了。

  所有人都知道,洛雁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因此所有人早早就躲开了,既不想被殃及池鱼,也期盼洛雁能狠狠的教训一顿这个神棍。

  "非礼啦!"

  果不其然,洛雁忽然扯开嗓子大喊非礼。

  这不是要人命吗,在警局里面非礼女警察,还能有好日子过?

  陈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快步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生怕她喊出来。

  这个女人简直无敌了。

  陈易打小不是吃亏的主,警局的一干大佬都拿他没办法,没想到竟然栽在这个女人手里。

  他也顾不得后果如何,挟持着"人质",迅速来到楼道拐角。

  陈易做贼心虚的四处张望,还好没有人看见。

  "你这个疯女人,老子是被迫自卫还击好吧?"

  被陈易捂着嘴的洛雁眼睛弯起,分明是笑,得意的笑。

  陈易感觉头都大了,这可如可是好,撒手吧,这女人一定会大喊;不撒手吧,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发现,那时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陈易还是决定与"敌人"进行谈判。

  "第一,我没有非礼你,第二是你先动手的!"

  洛雁不说话,因为她没法说话,嘴正被陈易紧紧捂住呢。她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易,盯得他心里面直发毛。

  "第三,我向你道歉,姑奶奶我错了,你就放了我吧!"

  陈易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竟然向一个女人求饶,太不爷们了!

  "你如果同意,就连眨三下眼睛。"

  "……"

  "操,你眨两下是什么意思?我说你如果同意就眨三下。"

  "……"

  "你不识数啊,让你眨三下,你眨两下!"

  陈易郁闷的想要撞墙,可撞墙死了也背负着一个强那啥未遂的罪名不是。

  "好吧,我承认你赢了,我放开你,你爱咋地就咋地吧!"

  最终,结果以陈易主动投降结束。

  被放开的洛雁不知为何,没有再大喊。

  "难不成这女人真不识数?"陈易狐疑的看着洛雁,不知道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呵呵",出乎陈易意料的是,洛雁竟然笑了出来,"你的身手不错嘛,在我们警局应该能排进前三了。"

  "一般一般,我哪里敢在警局班门弄斧。"陈易连忙谦虚道。

  "好了,你也别扮猪吃虎了,你小子看着傻乎乎的,其实是一肚子心眼,我们谈个条件吧",洛雁道。

  "你的条件是什么?"陈易小心问道。

  "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按理说应该感谢你……"

  陈易眉头微跳,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但你偏偏自作聪明,说是你推算出来的,让我们差点陷入险地,这是不能原谅的。"

  "警察也要讲道理不是,我已经告诉你们犯罪分子在哪,而且从未表示过我是瞎说的,你们不相信我能怎么办?"

  陈易不由争辩,这些警察太以貌取人了。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就算咱们功过相抵,谁也不欠谁",洛雁的话让陈易心头一松,但接着却让他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可你非礼我的事情咱们要另算!"

  "非礼你?你这女人也太能瞎扯了吧,是你先动手的!"

  陈易气坏了,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我先动手的?你有什么证据?"洛雁狡黠的说道。

  "那你有什么证据说我非礼你?"陈易不甘示弱反击道。

  洛雁撇了撇嘴,似乎早就知道陈易会这么说,道:"我当然有证据,我的手上,脸上,胸……,那个,身上都有你的指纹。"

  陈易感觉自己从一开始,就掉进了这个女人设下的圈套,气急败坏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不想吃亏,有句话说的不错,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陈易:"……"

  "本来想揍你一顿,但我发现你小子身手了得,我不是对手",洛雁似乎很无可奈何,只是陈易却不这么认为,这女人妖孽的可怕,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既然我打不过你,那你就自己扇自己几个耳光吧,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你就可以停下来了。"洛雁浑不在意的说道。

  扇自己耳光?亏这个女人能想出来!

  如果传出去,陈易也别在风水街混了,乖乖找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夹着尾巴做人得了。

  哪里像个警察,倒是像街头混混的大姐大。

  最毒妇人心,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吗,至于这么赶尽杀绝?

  他心中微怒,微微眯起眼:"警官,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呵呵",洛雁展演一笑,美丽至极。

  但在陈易眼中却不异于毒蛇露出毒牙,看似美丽,实则危险至极。

  "怎么,办不到?"

  "办不到!"

  两人对视良久,谁也不肯让步。

  洛雁忽然"噗嗤"一声轻笑。

  "小子,你也太逗了,真以为我要让你扇自己?"

  陈易大怒,心里骂道:女妖精,女魔头!你他妈怎么不早说是开玩笑?

  "我们换个条件!"

  "什么条件?"

  "很简单,只要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劫匪的,我就原谅你",洛雁给出一个很简单的条件,"当然,你也别扯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咱们谁都知道,你那些的所谓卜术风水,都是骗人的把戏。"

  洛雁神色中带着警告。

  "大姐,我真的是算出来的,你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难道我是福尔摩斯再世,可以轻松侦破案件?"陈易苦笑道。

  有时候,真话比谎言更难以置信。

  "你这个死神棍嘴还挺硬,可不要怪我,我可要接着喊了!"

  洛雁明显不相信陈易。

  "喊什么?"

  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陈易身后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刘局长正从不远处走来,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那个,没,没喊什么",陈易做贼心虚,一个女警察都应付不了,再加一个老狐狸,这不是要人命吗?

  幸亏陈易的"职业素养"摆在那里,脑子一转,瞎话张嘴就来,"我想让这位女警官跟送我一程,拿着十万块钱的现金我有些心慌,这位女警官有些事情要忙,正准备喊个人帮我呢。"

  "哈哈,洛雁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陈易帮咱们破了案子,咱们帮他一次也是应该的,你有什么事情先放一放,先把陈易送回去。"刘局长笑道。

  "是,刘局!"

  洛雁敬了个礼。

  "我嘴真贱!"

  陈易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这不还是落到这女魔头手心里!第四章 不一样的神棍

  陈易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乖乖上了洛雁的"贼车".

  "真打算嘴硬到底?出了警察局,这事可更加有说服力。"洛雁继续循循善诱。

  陈易道:"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这个女人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哪有人会向自己身上泼脏水,而且乐此不疲。

  正开着车的洛雁放声大笑,笑声高亢嘹亮而肆无忌惮。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理会别人的看法,那活着还有什么劲?"

  陈易不置可否,权当没听见。她简直就是妖孽,心理素质要多强大才能做到这般。

  警车停到一个破败的院子前。

  院子围墙斑驳不堪,上面生着几丛杂草,与省会泉城的繁华相比丝丝不入,仿佛是两个世界。

  洛雁好奇道:"朝阳之家?这就是你的住所?"

  "不是,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早不在这里住了",陈易不耐烦,"好了,洛警官,谢谢你把我送回来,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你是不是忘了还欠我一个答案?"

  洛雁的毅力当真了得,陈易跟她一路斗智斗勇,最终还是没有打消她的心思。

  这个女人偏执的可怕,任他说破嘴皮子都没用,一口咬定自己肯定没有坦白从宽,他"从业"三年来还从未遇见这么一根筋轴到底的人。

  他现在都怀疑,此行如此高调是不是错了。

  "大姐,我真的是算出来的,没骗你!"

  陈易都快哭了。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进去。"

  洛雁不由分说,下了车,直接推开"朝阳之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哎。"

  陈易根本来不及阻拦,只能跟在她后面一起回去。

  "朝阳之家"是一所孤儿院,把陈易养活到十六岁的地方,名字虽然好听,但实际就是由几栋瓦房组成的破败贫民窟。

  它是李浩然和刘爱娇夫妇建立的私人孤儿院,几乎得不到什么政府补助,一直都缺穿少吃,只能紧紧巴巴养活着二十个孩子。

  陈易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能给孤儿院建一座漂亮的大楼,可好多年过去了,还是这几栋瓦房,而且更加破败。

  "狗剩子,你来的正好,我正准备包饺子呢。"

  陈易和洛雁刚进门,就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五十岁左右的人,正带着七八个小孩子正在包饺子。

  男的叫李浩然,孤儿院的院长;女的是这里的看护,陈易平日里都喊她"王阿姨".

  狗剩子是陈易的小名,长这么大了,李浩然还是改不了口。陈易也不在意,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多么不雅,反而有一种亲切感。

  "难怪我大老远就闻到香味,原来是包饺子啊。"陈易笑道。

  刘浩然笑骂道:"你小子什么鼻子,饺子馅也能闻到味。"

  "刘叔给我取名叫‘狗剩’,我的鼻子当然好了",陈易不以为恼。

  "这位是?"王阿姨眼尖,看到这次陈易不是自己来的,带着一个漂亮姑娘。

  "她叫洛雁,一个朋友,顺道一起的",陈易含糊其辞。

  "朋友?"王阿姨狐疑的看了陈易一眼。她从未见过陈易带朋友来过,更别提女性朋友了。

  难不成是陈易的女朋友?王阿姨胡乱猜测。不过看见洛雁一身警服的模样,而且这么漂亮,还是觉得不大可能。

  孤儿院出身的孩子,能找到个对象都很难,更别提找个这么漂亮的警察姑娘了。

  "那正好,一起在这里吃吧,刚才还说馅子多了,这不有人就来了。"王阿姨笑道,不管是不是陈易女朋友,反正不能怠慢了人家。

  万一陈易真有本事,把姑娘给忽悠上手,王阿姨也高兴。

  她和李浩然夫妇一样,都很喜欢陈易,很喜欢这个有礼貌,懂感恩,心地善良的大男孩,在一定程度上把他当成了自己家的孩子。

  谁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出息呢?

  这个出息包括事业有成,也包括爱情美满。

  三岁看老,陈易就是在王阿姨身边长大的,对他的品行性格最为了解,她知道,无论谁做陈易媳妇,一辈子都不会委屈。

  他可能有这样那样的坏习惯,他出身不好,是个孤儿,也没有正经工作,但他有一颗感恩的心。

  从孤儿院出去的孩子这么多,有几个能隔三差五回来看看,给孩子们买点玩具的?

  又有几个能把自己绝大多数收入交给孤儿院,只留几百块的生活费的?

  他对孤儿院尚且是如此,对他媳妇难道会差了?

  "王阿姨,不用了,我们还有些事情,说点事,马上走。"

  陈易不知道王阿姨心里想的什么,如果知道恐怕跑的更快。这女人啊不能看外表,尤其是漂亮女人,往往是祸水的容貌,妖孽的心。

  "没事,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明天再说,我正好很长时间没吃过水饺了,正好赶上。"

  洛雁示威般的瞪了陈易一眼,就像来到自己家一样,一点不见外的到自来水管前洗了洗手,也加入了包饺子大营。

  陈易心里面叹了口气,这女人就是妖孽啊,长得漂亮,身手高明,关键的是,还能说不要脸就不要脸。以后谁娶了她,还敢在外面乱搞,还不知道被整成什么样。

  不过,要是能玩玩制服诱惑,皮鞭手铐S.M之类的,也是很不错的,而且工具和人都是现成的,不用假扮,太有诱惑力了。

  "狗剩子啊,最近生意怎么样?"

  "啊?哦,还行,刚赚了一笔",李浩然的声音打断了陈易的晦暗心思,"小楠楠的医药费算是解决了一部分。"

  差点把正事儿忘了,这才是他来此的最终目的。

  "唉!"李浩然叹了一口气,道:"陈易啊,你以后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下,该到找对象的年纪了,别把钱都给我们,自己留一部分。"

  "李叔,这我知道,咱不是正遇到困难吗,小楠楠还在医院等着换肾,总不能我把钱留下,不管小楠楠了吧?"

  李浩然这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在他眼中,陈易以及其他孤儿都是他的孩子,跟亲生的没有区别。

  不管哪个孩子受苦,他都不愿意看到。

  "可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昨天我又去了市政府,希望他们能拨点款,可结果……,唉!"

  尽管李浩然没有说完,陈易也知道结果是什么,无非就是市里面财政困难,没有闲钱支援孤儿院,先往后推一推等等借口。

  "哈哈,李叔,这次你绝对想不到,小楠楠医药费解决了一半!"

  陈易也没指望市政府能给出多大的力气,二十多年都这么过来了,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一半?换肾的手术费需要二十万,你说你挣了十万?"李浩然吃惊的看着陈易,眼中尽是怀疑与不信。

  这种眼神陈易今天见得实在太多了,从警察局到洛雁,再到李浩然,仿佛自己真是个不靠谱的人。

  "你看!"

  陈易不多说废话,直接把公安局的悬赏,从一个帆布包里面拿了出来。

  整整十沓毛爷爷,崭新崭新的。

  "这,这……",李浩然捧起钱,双手颤抖,"你不会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尽管知道陈易不可能这么做,但这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陈易的日子他知道,无非就是在街头摆个摊子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哪里能一下子拿出十万块啊。

  "李叔,这钱是正当途径来的,陈易帮公安局破了案子,拿的悬赏",洛雁罕见的跟陈易站在一条战线上。

  刚才两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神棍会把十万块悬赏一分不少的交给孤儿院。

  即使是在这里长大,可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洛雁看向陈易的眼光,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些东西。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亲手抓的犯人!"洛雁保证道。

  显然一身警服的洛雁,比陈易更有说服力。

  "陈易啊,你这可是帮了孤儿院大忙了,前两天肾源就已经到了,只是咱们拿不出手术费,一直拖着",李浩然眼睛有些湿润。他看着陈易,脸上写满了欣慰。

  "过会儿你们不用等我了,我先钱送到医院去,你刘姨知道了肯定会高兴疯了。"

  刘爱娇还没有疯,李浩然现在已经疯了。

  小楠楠的手术费困扰了他们一年多,现在终于解决了一半。他准备过两天再去社会上募捐些钱,加上以前准备的,最终应该能够凑足。

  李浩然说什么也不肯耽搁一分钟,风一般冲出去,骑着那个叮当响的破自行车,就向医院赶去。

  "这老李,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个急性子,一点都没变",看着李浩然骑着破自行车离开的背影,王阿姨感觉好笑,不过脸上迅速浮现出一丝担忧之色,"他一个人拿着十万块钱会不会不安全?"

  陈易想了想,道:"应该不会,谁会想到穷的叮当响的李叔,会带着十万块钱的现金?"

  这也是,附近的人都知道孤儿院的日子不好过,李浩然身上根本没几个钱,不然也不会一辆凤凰牌老自行车骑上二十年了。

  "也对,听你的,狗剩长大了,考虑的比我们周全。"

  王阿姨看着陈易挺拔的身姿,笑道。

  "这个小楠楠是谁?也是孤儿院里的孩子?"

  饶是洛雁智商情商高的出奇,此时也不觉云里雾里,总感觉不真实。

  "啊,你还不知道?"王阿姨看了一眼陈易,目光中带着询问。虽然心中不相信这位警察姑娘和陈易有特殊关系,但事情总有个万一。

  陈易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肯定误会了自己跟洛雁之间的关系,怕自己瞒着她把钱送来。

  "小楠楠是个遗弃儿童,患有先天性肾脏衰竭,去年被人留在孤儿院门口,被我们收养了。"

  "你拿悬赏就是为了给她治病?"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谁会没事跑到公安局找不自在?"

  "那么说你在公安局里面给自己打广告也是为了多挣钱给小楠楠治病?"

  尽管事情明摆着,显而易见,但洛雁还是感觉很不真实。这个神棍人渣,背后竟然会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且他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呵呵,没想到我这么伟大吧?"

  陈易的摆出一个自认很拉风,其实很傻帽的造型。

  "嗯,很伟大!"

  洛雁出奇的没有跟陈易唱反调,这让陈易非常不适应。

  "好了,咱们快包饺子吧,过会吃完了,陈易你去医院给他们送一些",王阿姨见两人没有吵架,高兴的说道。

  人多力量大,尽管孤儿院二十多张嘴,但能帮忙的孩子也多,七八个人一起动手,不到一个小时就准备完毕,等着饺子下锅。

  "没想到你还会包水饺,而且包的不难看",洛雁和陈易帮着王阿姨忙活的时候,笑着说道。

  "那是!"

  谦虚好像跟陈易是绝缘体,只要别人夸他两句,不管是好是坏,总是照单全收。

  "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明阴阳,懂八卦,大事小事无所不精的‘泉城小半仙’。"

  陈易的自吹自擂让洛雁翻了个白眼,说他胖还真喘上了。

  "当啷当啷,当啷……"

  陈易那款经典的老破诺基亚响了起来。

  "陈易啊,你快来医院,钱,钱被人偷了……"

  电话里李浩然带着哭腔说道。第五章 吉凶难测

  钱被人偷了?

  不止陈易懵了,王阿姨洛雁都懵了!

  辛辛苦苦挣得钱竟然被人偷了。

  谁这么缺德在医院偷钱,偷救命的钱。

  "李叔,你先别急,具体说一下是怎么回事?"陈易顾不得跟他们打招呼,边跑边说道。

  "我正准备交钱,可忽然发现,包里面的钱不见了,被人给换成一块砖头……"

  "在这之前你还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啊,就去了一趟厕所,肯定是在厕所被人偷的,这群天杀的狗贼……"

  一向文质彬彬的李浩然,此时不住的诅咒怒骂。

  "上车!"

  洛雁比陈易快一步,发动起警车,拉响警报,带着陈易一路飙向中心医院。

  虽然明白扒手肯定已经逃之夭夭,不会再留在那里等着警察,但还是越快赶过去,找回来的可能越大。

  陈易一路上闭目思考,面无表情,手指不住的掐算。

  "大壮卦,体卦为震,用卦乾,二爻动,变卦离,互卦乾兑……"

  陈易信手起了一卦,是大壮卦,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体用相克,主失物易寻,可变卦为离,离为火,震为木,火泄木气,不吉;互卦又乾兑,皆为金,金克木,令卦象更加难以捉摸。

  乾为长者,首领,贼三岁年纪不长,但作为一个犯罪团伙的头目,可成的上首领,这变卦中的乾则应在他身上。

  可是变卦兑又有什么意思呢?陈易一时捉摸不透!

  不但如此,整个卦象还呈现出另一番意寓。

  体卦震又有长男之意,于此处恰恰应验陈易身上,却被用卦,互卦死死克住,极为凶险。

  典型的一卦两意,难以捉摸。

  "你嘟囔的什么?"

  开车的洛雁听到这些,不解的问道。

  "我刚起了一卦,正在推算卦象。"

  "大师,钱能找回来吗?你怎么不早推算一下,钱还能丢!"洛雁虽然知道现在不是调笑的时候,但对于陈易的神棍本色,她还是忍不住出言嘲讽。

  陈易翻了个白眼,"卜术中有一句话叫‘遇事则问,无事不起’,只有遇到特殊的事情才能起卦,不然起了也白起,你以为卜术是菜市场的大白菜,随便挑拣?"

  "好吧,那你说丢了的钱能找回来吗?"洛雁知道跟着小子斗嘴纯粹是白费工夫,他就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能赢那才叫怪事。

  "按卦象来说,钱应该能找回来,但里面变数太大,天机难测,极有可能发生意外,最终结果好坏,还是两说。"

  "哼,似是而非,说了和没说一样,你们这些骗子典型的伎俩",洛雁没好气的说道。

  陈易没有反驳,言语再好,都不如结果有说服力。虽然卦象很难捉摸,但他的心里面还是有些把握的。

  他并不只是一名算命先生,对于风水他更是精通。

  卜术测吉凶,而风水却能定乾坤。卜术预测出来的吉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风水加以化解,如果是大师出手,则效果更显。

  两人一路无话,警车以赛车的速度直奔泉城市医院。

  "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陈易和洛雁赶到医院时,李浩然正痛苦的蹲在门口,一直在责备着自己。

  "李叔,你放心,钱能找回来。"

  陈易走过去,握着李浩然的手,安慰道。

  "真的能找回了?"

  老实巴交的李浩然已经六神无主,听到陈易的话,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当然是真的,刚才我起了一卦,卦象显示钱能找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不然我对不起小楠楠啊……"

  慌了神的李浩然哆嗦着说道,仿佛钱真的找回来一样。

  "好了,再磨蹭下去,扒手都逃出泉城市了。"

  洛雁对陈易"蛊惑人心"的言辞很不感冒,当即打断了两人。

  "是,是,洛警官说的对,别耽误了!"李浩然连忙点头说道。

  没有再多耽搁,洛雁直接来到医院监控室,亮出证件,查看摄像头拍下来的录像。

  他们断定钱是在厕所里被偷得,但厕所里没有摄像头,这又加大了难度。

  洛雁坐在监控室,观察着正对厕所的那个监控画面,神情严肃,仔细认真。

  "你见过这个人吗?"

  洛雁将监控定格住,指着画面中一个身背双肩包,头戴鸭舌帽,只露出半张脸的男人说道。

  "他?"李浩然眉头紧皱,面带疑惑,紧接着咬牙切齿道:"就是他一直在我身边,还和我说了一会儿话。"

  "错不来了了!"

  洛雁的脸仍然紧绷着,道:"这人叫贼三儿,是一个扒手组织的头目,我们一直关注着他,却没有证据将其拘捕,而且他的住处也是一个谜,只知道在南郊一带。"

  "南郊?南为离,倒是与卦象很符合!"陈易说了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带我去南郊,我看看能不能找到。"

  既然贼三住在南郊,那么他的住处一定可以通过风水窥得一二。

  "你?"洛雁疑惑,"我们紧急出动过三次任务,只是抓到一些小杂鱼,从未能将贼三抓捕归案,你能做什么?"

  "你忘了,抢劫金店的劫匪,你们也抓了很长时间没有抓到?"

  洛雁皱着眉头,她不相信陈易真的是卜术,预测到劫匪的藏身之处,那么现在他的自信又是从哪里来的?

  "别管这么多了",陈易看出她内心的狐疑,"能不能抓到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总好过什么不做。"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洛雁很干脆,当先大步走向停车场。她很好奇陈易如何找到那些劫匪的,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色相","嫁祸"陈易,还一路缠着他。现在终于有机会见识陈易的"神奇",怎能让她不心动。

  陈易面沉入水,其实他并没有多大把握找到贼三,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他的生辰八字,人海茫茫,想要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要知道陈易在寻找那些劫匪时,那是足足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卜术推算,风水验地等等。

  "去南郊,你们锁定的区域。"陈易上了车,说道。

  泉城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正位于南郊,此地人流量巨大,各型各色的人员都有,而贼三隐藏在这里不得不说非常高明。

  洛雁在路上已经通知公安局的刑警们,到南郊集合。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我那些同事可对你没有好印象,如果办砸了,肯定不给你好果子吃。"

  到了南郊,洛雁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

  "不好说。"

  陈易很诚实的说道。确实,他有把握,但是把握不大,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贼三找出来,难度很大。

  "不好说?"洛雁眉头微挑,强压住怒气,"你不会让我们白跑一趟吧?"

  "我又没让你叫人。"陈易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洛雁贝齿紧咬,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抽他一顿的冲动,道:"我们现在去哪?"

  "不知道!"

  "那你还让我来?"

  "不来怎么找?"

  "你倒是说去哪里找啊?"

  "知道去哪里还叫找?那不成了抓了!"

  "……"

  两个小时之后,洛雁开着车,几乎把南郊大街小巷,胡同旮旯转了一个遍,而陈易就坐在车上没下来走一步。

  洛雁恨得牙根直痒痒,你这是抓人还是逛街!

  "好了,南郊算是转完了,你有没有发现?"洛雁问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

  "你在车上看看就能知道,那你不是成了神仙?"洛雁没好气的说道。

  "不然能叫陈半仙?"

  "……"

  "再往南,应该不远了。"

  "还往南?这都快出泉城市了!"

  "不然你有好办法?"

  "……"

  洛雁给身后跟着的三辆面包车,十几名警察下达指令,继续在远处跟随,不得靠近。

  现在不是抓人,是找人,若是浩浩荡荡的在一起,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让扒手们有了准备。

  沿着南郊继续南行,来到一个小山包下的村落,村子依山而建,东边是一个小湖泊,环境整洁优美,很难想象这里与喧嚣拥挤的泉城市紧紧相邻。

  如果说非要鸡蛋里挑骨头,那就是小山包上的一个个坟头。但这也没有办法,泉城的几百万人口,不会浪费一星半点的资源,更别说这么个清秀的小山包。

  "洛队长,你身边的那算命先生靠谱吗?这哪里是抓人啊,跟逛街有什么区别。"

  "是啊洛队长,刚才还在逛街,现在又跑出来郊游了!"

  ……

  洛雁的对讲机中,传来警察的一阵阵的抱怨声。

  刚刚破获大案,正准备休息一下,可手续还没交代完就被拉了出来。

  如果说有确切的线索,也不是不可以,警察的本分嘛,可现在是陪着这个神棍"逛街郊游",就不是他们能忍受的了了。

  "都给我闭嘴,要是这案子也破了,两件一起报上去,集体二等功应该没问题,都打起精神来。"

  洛雁对下属的约束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话一出,果不其然,对讲机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人都闭上了嘴。

  "陈易,情况你也看到了,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瞎逛,最多还有半小时,不然我们就全部回去。"

  洛雁扭头对陈易说道。

  她现在对陈易很失望,本来还准备偷师学艺的,没成想,结果太令人失望了。

  "半个小时?或许用不了,现在就可以了!"陈易盯着前方的十几处平房说道。

  这些房子与村里面其他的房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位于最东边,再往东就没有住户了,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

  在房子的东北方向,有几个小坟包将这里的和谐打破,分外刺眼。

  兑卦有近泽之居的意思,而这附近的十几家靠近小湖的住户,正是近泽之居!

  所以,他敢肯定的说,贼三就藏着这十几家宅之中。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基因启示》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4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