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恰似今生牵绊》方诗乐江卿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恰似今生牵绊》方诗乐江卿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要让你生不如死

  能够嫁给江卿致,所有人都说那是她方诗乐的祖上烧了高香。

  可是只有方诗乐自己心里最清楚那个男人是有多恨她,恨不得杀了她!

  五年前方羽雯跳海身亡后的第一天,江卿致扯着方诗乐的头淹没在浴缸之中。

  "你该死的,你……是该死的,方诗乐!"男人的双目猩红的厉害,愤怒中带着憎恨的声音。

  她挣扎得极其厉害,不……

  "你这种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不去死,啊!"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直死死的把她的头压在了浴缸里。

  方诗乐不知道喝了多少口水,头皮被他压得生疼,她的双手紧握,指甲已嵌入血肉,但那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

  男人突然讥讽一笑,阴鸷的表情异常骇人,"不,你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转眼幻灭,爱是一场浩劫,毁灭了我最初的爱情,破碎的满城玫瑰。"手机闹钟铃声打破房间内的静寂,方诗乐从梦境之中惊醒。

  五年了,她总是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

  慢慢从床上起来,洗漱完毕后挑了一套衣服穿上,是简单的T恤加牛仔短裤。

  江氏集团——

  "咚咚咚!"她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冷冽的声音响起。

  方诗乐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拧开门,缓缓走了进去。

  "江总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她努力的让自己扬起笑容,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面。

  男人眸光上挑,落在眼前之人身上,一双白皙的大腿晃悠得他心神有些乱。

  "这么饥渴,大清早就准备勾引我?"江卿致的目光变得阴鸷起来,声音沉得可怕。

  方诗乐的心狠狠抽痛着,在他面前,她就是这么不堪吗?

  见她不说话,江卿致的内心烧起了一把无名火,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长腿迈的很快,毫无预兆的朝女人逼近。

  方诗乐转过身看向他,腿不自觉的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

  江卿致将人掰过去按在了桌上,开始粗鲁的扒她的裤子,双目猩红的他,此刻像极了一个疯子。

  "你放开我,江卿致!"方诗乐开始慌乱起来,眉头拧的很紧,隐约想挣扎。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我就满足你这个荡-妇!"男人在力气上比女人通常要大很多,他怎么能让她从自己的身下逃脱,裤子已被他全部褪下,粗暴的从后面进入她的禁地,没有任何前戏……

  方诗乐感觉下身一沉,疼痛感席卷全身,上身半趴在办公桌上,她的手紧握成拳,他的每一次撞击,都像似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她的心口上划,很快就血肉模糊……

  "痛吗?这是你欠小雯的!"男人愤恨的撞击着,发泄着内心最深处的恨意!

  后面那一句话几乎将她的一颗心撕得四分八裂,当年自己如果没有去约姐姐出来见面,姐姐就不会出车祸,姐姐就不会再也无法拿起画笔,自卑到跳海,是啊这都是她的错,她该还的,从嫁给江卿致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在还债,在家里做着他的泄欲工具,在公司负责他的一日三餐,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会遭到他的讽刺与谩骂,甚至无法想象的身体折磨。

  第二章 遇故人

  一番发泄过后,江卿致离开了她的身体,方诗乐缓了好一会,全身像要被撕裂了一般疼痛,手颤抖着把裤子提上穿好。

  "那么现在江总可以告诉我早餐吃什么了吗?"她强忍住住下身的疼痛感,努力的扯着微笑,殊不知她强颜欢笑的样子有多勉强。

  江卿致特别受不了这个女人明明是痛到极致却还能摆着笑容的样子,他知道她有多恨他,但是她还不是得屈服于他吗?这样下贱的女人就应该让她尝试生不如死的感觉,想到此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城南开元街尽头的糕点店,核桃酥,给你四十分钟时间!"

  方诗乐心底一凉,核桃酥,那是她姐姐从小到大都喜欢吃的糕点,开元街尽头,呵呵……"好的,江总。"纵然她有多么难受,纵然她明白公司到城南一个来回需要一个多小时,却也只能照做。

  离开公司大楼,把自己那辆小破车从停车场开出来,她不知道将车速加到了多少迈,不知道路上有多少人停下车指着她的车尾谩骂。

  "嘭"的一声,尽管她已经极力踩住了刹车,却还是撞上了别人的车尾,她的额头也撞上了方向盘,顿时一片彤红。

  那辆车的主人一脸的怒意下了车,敲了几下方诗乐车的窗户。

  她缓过神来,额头上的痛意不减,拿起包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乐乐?"在车门打开后,受害车辆的主人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顿时怒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诗乐有些错愕,身体微微颤抖,"林亦?"

  就在林亦欲要开口之时,交警的话在他们后头响起,"干什么呢?"

  交警的话使得方诗乐一惊,猛地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睨了眼被自己撞得已经变形的车尾,小声开口,"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们可以私了吗?"她不想被带到警局,不想去那个恐怖的地方。

  林亦在看到肇事者后就没曾想过要赔偿了,这是他的乐乐啊,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孩,他终于找到她了,想到此他转身面向交警,"还请把车拖走,我的助理会去处理的,非常感谢。"

  交警自然是明白了,拿着对讲机开始讲话,叫人来拖车……

  "很感谢你,该有的赔偿我会付给你的。"方诗乐说到此从包中拿出一张便利纸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她递到了他面前,"我现在很赶时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你额头那么红,我带你去医院!"林亦打断她的话,却也还是不忘拿过她给的便利纸,看着她额头的那一抹红便忍不住心疼起来,再说了他不想她这么快就与自己说分离,五年了,他有很多很多话想问她想跟她说……

  方诗乐连忙摇头,"不,我真的很赶时间!"她的神色有些慌张,这都肯定过了二十多分钟了吧,如果没有买到江卿致要的东西,如果没有在江卿致规定的时间赶回去,她还不知道又会遭受什么醉!

  "什么事比你的健康还重要?"林亦拦下了一辆计程车,扯着方诗乐的手就上了车。

  她由开始的挣扎变得妥协,头一次五年来感受到了被人关怀的感觉,太过温暖,太过安稳,那她就放纵一次吧……

  第三章 奸夫呢

  办公室的男人合上手中的文件,抬起腕表看了下时间,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咚咚咚!"敲门之人仿佛有点急,声音比平常要大很多。

  "进来!"他的声音很阴沉,该死的女人这都过了一个小时了人影都未见到。

  很快便走进来一个人,是江卿致的助理白阳。

  "总裁,刚刚那边传来消息,夫人追了别人的车尾,可是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找茬,而是目测两人像似旧识,且还拉拉扯扯的上了同一辆车。"白阳描述的有声有色,小心翼翼的打量一眼办公椅上的男人。

  江卿致的脸色越来越深沉的可怕,手紧紧握拳,"他们去了哪里?"带有愤怒的声音响起,敢背着他与别的男人来往?方诗乐你会死的很惨。

  "在中心医院。"

  就在白阳的话一讲完,江卿致便站起了身,愤恨的走出了办公室。

  左不过是由于撞击得有些猛烈有些发青而已,林亦却是三番五次的询问着医生要不要做一个全身检查。

  医生再三保证说只需要擦点跌打药就行,被这小伙子逗得哭笑不得,"小姑娘你真有福气,你男朋友可真宝贝你。"她打趣他们,现在这种小伙子可不多了。

  方诗乐微微睁大了瞳孔,"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大学同学。"她的语气比较冷漠,想与林亦撇清关系。

  林亦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带着方诗乐走出了诊室。

  "我去取药,你到门口等我,一定要等我!"

  方诗乐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可就在林亦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过后,她便转身就朝医院大门走去,现在距离江卿致规定好的时间已经不知道超过了多久,她心想着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无论如何是少不了一顿折磨,今天便就不在他的眼前晃悠了吧……

  车一到医院门口停下,江卿致就快速下车,那一抹既熟悉又让他憎恨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啊!"方诗乐感到手腕处传来了疼痛感,抬眸一看,瞳孔里惊现出恐惧。

  "奸夫在哪?"江卿致压低了声音,却没有压制住愤怒。

  方诗乐无措的眸子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什么是……奸夫?"她的声音很颤抖,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她在他的心中就是这般不堪,这般犯贱吗?

  "不说是吧?很好,我有一万种方法知道那个奸夫的所有信息。"他扼制她手腕的手有加重了力度,拉扯着她朝自己的车走去。

  将她丢进车中,都没等她系上安全带便启动了车。

  林亦拿着药出来看到的便是方诗乐被一个陌生男人扔进车里的一幕,他往前追了几步,在看清楚了那个陌生男人的长相后,他止步了……

  江卿致将车当做飞机在开,很快便就到了两人的婚房。

  一进门他就拉扯着她进了浴室,打开了花洒,无数水从她的头部滴落下来。

  "你给我记清楚,你没资格找奸夫,你方诗乐活在这个世上就是来受我江卿致给得折磨的!"第四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很快,方诗乐的全身被水打湿,衣服紧紧贴在了肌肤上,露出了曼妙的曲线。

  江卿致本是猩红的双眸转眼间变得情-欲满满,"你就是这么荡,无时不刻想着勾引我!"关了花洒的开关,他喘着粗气,头埋了她的脖颈处吸允起来,手在她身上游走着。

  方诗乐的全身很僵硬,难得他会做一些前戏,可是那又怎样,他从来都不会吻她的唇,他曾说过他的唇只属于她的姐姐。

  她的记忆飘回到十五年前的某一天,那天天气很好,可是她的心情却如雨天,特别阴沉,她只不过是不小心在姐姐的手背上弄了一道很浅的伤痕,妈妈就毒打了她一顿,然后她就出门了。

  她蹲在了一个花园的假山后哭,哭的特别厉害,她不懂为什么同样都是女儿,为何差距会那么大。

  "擦一下,都丑死了……"一个温润的男声响彻在她头顶。

  她渐渐的抬起头来,眼前横着一条帕子,再往上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气的脸,剑眉上挑,他的眼睛很亮,带着一丝青涩,鼻梁高高的,唇角微微上扬。

  "真的很丑吗?"她的声音很哽咽,嘴巴翘得老高了。

  他笑了,宠溺得抚了抚女孩的发顶,"你要是笑了就不丑了……"

  那一个午后,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太阳照在男生俊美的脸庞上,暖化了方诗乐的心。

  "啊!"方诗乐只感觉身体被腾空,她被江卿致放到了盥洗台上,零碎的几种化妆品掉落在地,而男人丝毫没有在意,褪去了她身上最后一层布料,进入了她。

  方诗乐咬住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种带有耻辱的快感她不能表现出来。

  "你自己转过身去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要多荡就有多荡!"江卿致握着她腰肢的手用大了力,此刻的他双眸里又布满了猩红,这个该死的女人虽然死忍住不叫出来,可是一双眼睛妖魅得快要乱了他的心神。

  方诗乐撇过了头,两手死死抓住盥洗台的沿边,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十五年前那个温润的少年已经不复存在,十五年后的这个男人是个恶魔。

  "说话!"江卿致对她的默默无言很恼怒,撞击的频率快了起来。

  "你让我说什么?说我方诗乐现在所受的一切是罪有应得?还是说我方诗乐该去死了?"五年来,她第一次这边怒怼江卿致,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此刻的她非常狼狈吧?

  "啪"的一声,江卿致抽离了她的身体,"想死?没那么容易的。"他的声音比寒窟还冷,愤怒中带着嘲笑,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对他吼?

  方诗乐只感觉右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本是发泄的眼泪瞬间又逼了回去。

  "滚出去给我拿一套衣服。"江卿致怒吼出声。

  她渐渐从盥洗池上下来,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身上,一脸的平静,看上去毫无波澜可言,她的表情在这五年里早就被他给磨得连渣都不剩,空有一副驱壳。

  第五章 一辈子都享用不到

  每个女生都会有给所爱之人买衣服的习惯,方诗乐也不例外,从衣橱里挑了一套浅灰暗纹西装,结婚五年,他从来都不会在这边过夜,以至于她给他买的所有衣服都未曾动过。

  浴室的门虚掩着,她只是将衣服递了进去,很快便手上一轻。

  江卿致将原来穿上的那件衣服扔进了垃圾桶,穿戴好走了出来,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我警告你千万别让我知道你跟他有来往!"这个女人一直在挑战他的极限,五年前两人去扯证的时候他就已经严重警告过让她断绝所有朋友的联系!

  "江卿致!"方诗乐的声音有些急促,大着胆子与他对视,"那个人只是带我去医院看一下伤口,我跟他并不认识。"她撒谎了,这个男人的城府太深,她怕林亦会被他打击。

  "呵……"江卿致冷笑出声,慢慢走近她,指尖捏住她的下巴,"瞧瞧这张脸,到底是有多勾人,明明是你追尾人家,对方还会带你去看医生。"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嘲讽,眼眸却淡淡的扫过她还是有些泛红的额头。

  "可能他比较善良。"方诗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上他的话,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下巴被捏的生疼。

  江卿致稍微使了一点力,眸光暗黑的厉害,"要不是我怕干你的时候倒胃口,你这张脸早就被毁了。"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阴鸷又冷漠,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很美,甚至是都比小雯动人几分,但那又怎样,他不会爱上她,不会爱上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

  方诗乐没有再讲话,渐渐闭上了眼睛,俗话说眼不见为净,她在努力朝着这方面而做。

  就在江卿致欲要说些什么时,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爷爷。"他松开了她的下巴,接电话的声音顿时温和了几个度。

  电话大约通了三分钟左右,江卿致一直只是简单的讲了几个单音字节,"嗯……好……"

  方诗乐趁着他打电话的间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避孕药,服了几颗,他索欢的时候从来不分地点与时间,家里的床头柜,她每天出门带的包,都会备好这个药,他说过不允许她怀他的孩子,就算怀上了,也只有被打掉的份。

  "晚上收拾的像个人一点,去老宅吃饭。"他虽是在打电话,余光里却扫视正在吃药的女人,声音不减冷漠。

  "知道了。"她很快便应声下来,脑海中闪过几年前的某一场景,也是去老宅吃饭,但是对象不是她而是姐姐方羽雯,且还用上了咱们二字,一个简单的词,就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与姐姐之间亲昵的相处方式与在乎,而她这一辈子都享用不到他的这种宠溺。

  江卿致一秒钟都不想多待,重重摔门而出,每隔上一段时间,爷爷都会打电话叫他们去老宅吃饭,每去一次对他来说都是煎熬,要跟她摆出多么恩爱的样子着实让他闹心。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恰似今生牵绊》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4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