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生死危途》秦安秦晓燕李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生死危途》秦安秦晓燕李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0001章 被困家中

  秦安今年三十岁,此时他正如一个死人一样的躺在床上。

  床边站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女性职业套装,上身小衫里是白色的低胸圆领紧身衣,她在脸上此时化了淡妆,让她看上去精干而冷漠。

  此女是秦安的前妻,名叫李颖。

  "城里的状况越来越不好,网上说T病毒是全球性的,在很多国家都已经流行开,我国也不能幸免。政府的朋友偷偷的告诉我,杭海市马上要变成隔离区,我打算撤离这个地方……"

  李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又道:

  "我承认,我是个拜金的女人,没能和你坚持着一直走下去!

  我受够了每个月都要为房贷发愁,受够了去吃碗牛肉面也要为是否加个蛋而反复琢磨思量!哎,一万牛肉面八块,加个蛋两块。

  两块钱的悲哀是不是真的很悲哀?

  所以我选择了更好的生活。

  程刚与你相比,他的优点太多,有钱,长得帅,年轻,有责任感,他能给我想要的一切,最重要的是他爱我!

  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你,这可能是我的不对吧?

  谁知道呢!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或许在你眼里我不是个好女人,可就是我这样的女人却可以生活的更好!"

  秦安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李颖没有停而是继续道:

  "我建议你也离开杭海市吧,这个建议是很真诚的!

  可是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们离婚这件事对你造成的打击,你应该一时半刻还无法接受。

  所以我觉得你可能也不会接受我的建议而离开!

  我给你准备了很多东西,大米,可以储存的蔬菜,水,药品,蜡烛,香烟,几个装满的煤气罐以及一些防身用的武器!

  现在天天都有打砸抢的事件发生,警察和医院甚至是武警部队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就躲在房间里不要出去吧,这些食物足够你在这里生活一年了,希望那时这一切已经都能结束!"

  李颖说完这句话,不再留恋,转身离去,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而躺在床上的秦安,一直用被子盖着头,他此时的脸上泪水已如泉涌一般。

  七年的情感,随同末世的到来,亦如流水般离去。

  ……

  三个月后,曾经繁华一时的杭海市已经变成一座死城。

  这里的街道上遍布着丧尸。

  这种奇怪的生物在秦安的眼里并不奇特,因为它们与以前看过的许多末世作品中的丧尸没什么区别。

  手脚僵硬,嗜血凶残,没有灵魂。

  秦安的家在这座公寓的最顶层十八楼,他此时趴在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楼下街道上的丧尸。

  活人已经难得一见,他们大多都被这些丧尸当做食物吃掉,还有的或许就如同自己一样被困在了家中。

  秦安清点了李颖给她准备的东西,真是不少,什么都有,整整堆满了那两间面积加起来足有七十多平方米的卧室。

  这些东西别说是一年,估计两三年的时间不出门也够他吃的了。

  如今全城已经断电,没有网络,没有水,没有天然气!

  幸运的是李颖为秦安准备了煤气罐,并且在一间卧室中堆满了成桶的矿泉水,有了这些让秦安得以生存。

  T病毒爆发后丧尸慢慢的出现,人们开始时只是混乱,以为这一切都会过去,可是最终的结果就是逃出城的人越来越多,而留下来的慢慢都变成了丧尸或残骨。

  平淡孤独的生活可以抹去人的悲伤,秦安就是如此,李颖离开给他造成的创伤虽然没有彻底消失,却已经被他藏在了心底。

  三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自己治愈恢复过来,最少如今,他在想着自己应该如何的活下去!

  隔壁阳台上忽然传来响声,秦安的眼角随意一撇,就看到一男一女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他们是秦安的邻居,一对夫妇,男的叫刘天宇,女的叫秦晓燕。

  两家阳台之间有四米多的距离,不算远,刘天宇挥手向秦安打着招呼。

  秦安的嘴角带了一丝冷笑,没有理会他们。

  李颖的出轨与这对夫妇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个叫做程刚的男人是秦晓燕公司的老总,一个年龄不到三十岁的黄金单身汉,正是在秦晓燕的帮助下,他与李颖才走到一起去的,并且让李颖最终选择抛弃了自己。

  秦晓燕夫妇二人以前很看不起秦安,所以末世来临之前他们虽然是邻居,但是却几乎没有打过招呼,相反,两人都与李颖交好,也认为长相平平的秦安配不上面容姣好的李颖。

  而如今,世道变了,人自然也会有些变化。

  刘天宇之所以这么主动的与秦安打招呼,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夫妇已经没有了食物。

  刘天宇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看着秦安,脸上挂着让人有些恶心的笑容,谄媚的道:"老弟,今天听广播了吗?全国有几亿人都被感染了,只要被丧尸咬上一口,就也会变成丧尸,你说这是不是太可怕了!"

  秦安没有理他,继续靠在阳台上看着楼下。

  刘天宇道:"老弟,也不知道这场灾难什么时候能过去,这一点我们就不如小颖啊,我看她走的时候一趟趟的给你买了好多吃的,我当时还不明白呢,没想到她这么有先见之明!你也知道,我们的食物已经快没有了,你看能不能把你家准备的食物卖我一点?"

  秦安冷冷一笑,开口道:"好啊,一袋泡面五十万,拿钱来吧?"

  刘天宇的脸色更苍白了,好不容易伪装的笑容也没了。

  他身边的秦晓燕却气的脸色红涨起来,忽然开口道:"小颖虽然是我介绍给程刚的,可是出轨也是她自己做的选择,你没本事留住自己的老婆,和我们生什么气?"

  秦安的身体一颤,忽然扭头,怒视着秦晓燕。

  而刘天宇急忙捂住了秦晓燕的嘴巴,开口道:"秦安,你别生她的气,你看如今都是这局势了,好歹我们也是邻居,你分我们点食物,那可是用来救命的啊!"

  秦安再不想多说,他瞪视了对面好久,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等着饿死吧!"

  说完,转身走入了房间,耳边响起了刘天宇的呼喊声:"哎,秦安老弟,你别走啊!"

  秦晓燕似乎格外的有骨气,她正说着:"老公,你别求他!大不了我们冲出去!"

  "啪!"一声脆响,似乎是手与脸接触的声音。

  接着就传来刘天宇的怒吼:"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你真想饿死吗?你没看到那些冲出去想逃跑的人是什么下场?他们可都是活生生被那些丧尸吃掉了啊!"

  秦安慢慢的关上了门,外面的声音变小了,隐隐能听到刘天宇似乎继续骂着秦晓燕,而秦晓燕则在低声的哭泣着。

  秦安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他的心中并没有那么多的恨,有的只是悲伤。

  算了,一切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吧。

  秦安弄了点吃的,看看表,中午十二点。

  孤寂的生活折磨人的内心,秦安开始折腾自己,让自己出汗,让自己疲惫,让自己没有力气去思考。

  他在客厅中开始做各种运动。

  俯卧撑,仰卧起坐,慢跑,蛙跳。

  秦安这三个月来每天都会进行长达几个小时的室内运动,这让他的身体一天天变得强壮起来。

  他的身高有将近一米八,体重如今是一百四十斤,足足比三个月前瘦了四十斤。

  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个有些肥胖的老男人,难么现在的他只能用健壮有力的青年男子这样一句话来形容。

  秦安知道,他必须让自己强壮起来,因为或许有一天他不得不出去面对外面那些丧尸。

  当时针指向六点的时候,秦安终于虚脱了一般的趴在了地上,他累到一动也不能动了,最终连眼睛都睁不开,疲惫的睡去。

  午夜梦来,

  那个场景无论过了多少年秦安都无法忘记。

  那一年,他刚刚从部队退伍,到了杭海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人生新的篇章,在人场市场找工作的时候,与李颖的第一次相遇,梦境是如此真实,秦安可以完全的看清李颖脸上所有的表情,冷艳,倔强,高傲。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呼喊声将秦安惊醒。

  秦安忽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感觉自己的脸凉凉的,抬手擦擦,竟然在梦中是哭过了。

  接着,那敲门声更加的急促,同时伴随着女人的喊叫:"秦安,开门,我求求你,开开门,救救我!刘天宇死了!他被隔壁老王咬死了!……"

  秦安微微一愣,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冲到了门前,将里面的防盗门打开向外看去。

  秦晓燕此时正将身体努力的贴在外面的金属栅栏门上,满脸已都是泪水!

  她看到秦安,已经哭成一条线的眼睛忽然明亮起来,她叫着:"开门!秦安,求求你快开门!"

  秦安微微皱眉,他的眼神绕过秦晓燕向她身后看去,一丝月光射入楼道内,楼道里刘天宇倒在地上,而一个行尸正趴在他的身体上撕咬着,血流了满地。

  将目光转回秦晓燕,在看到她惊恐无助的表情时,秦安微微一叹,他没有在犹豫,打开金属栅栏门,秦晓燕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进了房内,而秦安也快速的将房门关好。

  回转头看到秦晓燕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着。

  秦安没有理会她,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打开喝了一口,感觉身上的肌肉都酸酸的。

  重新将目光放在秦晓燕的身上,秦安冷笑着开口道:"说说吧,怎么回事?"第0002章 美味的食物

  "我们真的没食物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任何东西!我和老公今天与你发生争执后,一下午都在为吃的发愁。

  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就提出说要出门,看看其他邻居家是否还有人,或许能够找到一些食物也说不定!

  就这样我们一起从家中走出去,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对面老王家的门打开着,于是我们就进去找吃的。

  客厅很安全,但是打开他们家厨房门的时候,没想到老王竟然冲了出来,他已经变成了丧尸了。

  我和老公吓得跑出老王家,我拿着钥匙想开我家的门,可是因为太着急了钥匙掉在了地上被我不知道踢到哪里去。

  而老王追出来后,直接把我老公扑倒,我害怕极了,却不敢往楼下面跑,我不知道楼道里有没有其他的丧尸!"

  秦晓燕一边哭着一边诉说。

  而听她说到这里,秦安皱眉问道:"你们出门找吃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家的门锁上?怕被盗?"

  秦晓燕只是哭的更凶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家的门锁上,可能只是因为太紧张,太害怕了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晓燕的哭声终于小了很多,而秦安借着从窗外射入的月光向墙上的挂钟看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他站起身对着跪坐在地上的秦晓燕道:"今晚你先在沙发上睡一觉吧,明天一早起来赶快回你自己的家!"

  说完,拿起钥匙走到门前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秦安害怕这傻女人晚上会偷偷的跑出去把丧尸引进来。

  这样的担心其实多余了,如今的秦晓燕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给她几个胆子她也是不敢出去。

  现实就是如此,平时在楼上看着楼下大批的丧尸吃人,虽然看了也会心悸,但是作为一个观众不会害怕到哪里去。

  可是当真的直面这些怪物的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助和恐惧,是会击垮一个人的意志的,何况是秦晓燕这样一个胆子并不算大的小女人呢?

  秦安并没有在理会秦晓燕,他走回自己的房间,再一次睡去了,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起来。

  七月份的杭海市是闷热的,秦安起床后随便抓起一条内裤穿上就出了卧室向卫生间走去,他或许是没有睡醒,已经忘记了此时家中应该还有一个女人。

  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秦安伸手推开,眼前的景象让他整个人愣在那里。

  卫生间的马桶上,此时坐着一个女人,正是秦晓燕。

  秦晓燕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将秦晓燕的腰完全暴漏在外面,那光洁的肌肤,雪白如玉,盈盈一握的腰肢看上去很是诱惑。

  她下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裤,此时正脱下来挂在膝盖上。

  秦晓燕是那种第二眼美女,长得其实很有味道,是越看越美丽的类型,只不过以前的秦安并没有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去看她,在秦安的心中,秦晓燕无非是一个不喜欢自己的讨厌邻居。

  可此时面对眼前的景象,秦安是被吓到了。

  而秦晓燕同样吓坏了,她的脸涨得通红,几乎不敢去看秦安,但是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几米,而秦安射在她身上的那种赤裸裸的目光,让她无法回避。

  秦安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一个邋遢的胖男人,可此时这个胖男人,却与她平日里见到的不同。

  秦晓燕从没想过脱了衣服的秦安原来如此健壮,那微微鼓起的胸肌,健壮有力的双臂,带有腹肌的肚子,和笔直而挺拔的双腿。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愧,秦晓燕可以听到自己说话的时候,话语中带着的那一丝颤抖。

  "秦安,你们家卫生间的锁是坏的,我锁不上,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秦晓燕的声音很轻,似乎是生怕自己说话声音大了会刺激到秦安。

  而秦安也终于反应过来,他的脸微微一红,嘲笑自己竟然会对眼前这个讨厌的女邻居有感觉。

  为了证明自己其实并不在乎秦晓燕带给他的欲望,秦安没有退出去,而是到了水池边拿过一边放置的水壶倒出了一点水在洗脸盆中,开始洗起脸来,洗完脸,他冷冷的开口对秦晓燕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没有水了吗?竟然用马桶?"

  秦晓燕很是尴尬的道:"我看你家的马桶还干净……"

  秦安有些不屑的道:"我都是弄到纸上直接扔下楼的!"说完,他才不紧不慢的走出卫生间关上了门,只留下尴尬不安的秦晓燕。

  当秦安坐到沙发上后,他的眼前,依然会出现秦晓燕坐在马桶上的样子,那副场景,竟然久久不能散去。

  过了几分钟,秦晓燕才从卫生间中走出来,她有些无所适从,身体依靠着墙,看着只穿了一条内裤坐在沙发上的秦安,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你不穿上点衣服吗?"

  秦安被秦晓燕一提醒,才想起自己是只穿了条内裤的,脸控制不住的又是微微红了一下,同时心头也是生起了一点怒气,开口道:"这是我家,我愿意穿什么就穿什么!"

  说完,眼睛瞪向十分不安的秦晓燕又开口道:"你可以走了!"

  秦晓燕的头有些晕,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昨天晚上在秦安家的沙发上睡了一晚,也是哭了一晚,刘天宇被隔壁老王吃了的情景也如同梦魇一般的困扰折磨了她一晚上,此时的她,已经无助到了极点。

  要回自己的家吗?先不说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出门,即使出去了,家中已经没有任何食物,没了老公,没有食物,让她一个女人如何活下去呢?

  顺着墙壁慢慢滑落在地,秦晓燕低声的哭泣起来。

  秦安自然是知道秦晓燕此时的想法和处境,微微一叹,他走到厨房,用煤气先烧了点饭,然后又炒了菜,圆葱炒鸡蛋,干锅花菜,地三鲜。

  为了保存这些青菜,秦安可是将它们用盐都研制过的,没办反,如今已经到了夏季,如果不腌制的话,很难保存。至于鸡蛋,已经是有些发臭了,不过臭鸡蛋的味道也是挺好的!

  弄好后,秦安将它们一样样的端到客厅的餐桌上,然后看了一眼依然蹲坐在地上的秦晓燕开口道:"先过来吃饭吧!"

  秦晓燕其实早就已经闻到了饭香和炒菜的味道,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被困在家中三个月,他们家的储备并不是很多,这一个月以来,一直都是吃的方便面,如今又是两天没吃东西,此时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这是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

  秦晓燕支持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慢慢的走到了餐桌旁坐下,看到桌子上的三个炒菜和香喷喷的米饭,她几乎是不能控制的吃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顾忌着秦安看她的眼神,吃的很慢,可没过多久就变成狼吞虎咽了。

  几分钟,一大碗米饭就被秦晓燕吃完,她从没想过秦安烧的菜竟然这么好吃,她甚至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

  将饭碗里最后一粒饭用筷子拨到自己的嘴里,秦晓燕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秦安。

  秦安低着头,碗中的饭只吃了三分之一,他感受到了秦晓燕看自己眼神,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这女人平日里都趾高气昂的,如今呢,却是猥琐的像个女乞丐一样。

  伸手指向厨房,秦安开口道:"厨房还有米饭,你自己去盛饭吧。"

  秦晓燕忙站起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像厨房走去。

  秦安偷偷的将目光落到秦晓燕的背影上,看着她挺翘的屁股,没来由的又想起刚刚卫生间内的一幕,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身体又变得火热起来。

  心中有些鄙视自己,暗暗的道: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的动物,自己也是不能免俗啊!何况他已经孤孤单单的做了几个月的和尚呢!

  有些郁闷的从椅子上站起,秦安返回房中,穿上了一件白色运动短裤,套上了一件黑色背心来掩盖自己身体上的反应。

  等他再次回到客厅餐桌旁,看了一眼已经坐在那里继续吃饭的秦晓燕后,才尴尬的发现,此时他们两人穿的倒像是情侣装一样了。

  吃过饭,秦晓燕很主动地将餐桌收拾干净,弄到厨房洗刷好后,返回客厅又依靠在墙边不知所措。

  秦安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秦晓燕,他知道此时这个女人一定是很无助的。

  他以前看过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知道一个人如果总喜欢把自己依靠在墙上的时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该拿她怎么办呢?难道真的把她赶出去不理会她的死活吗?

  思考良久,也不知道该如何,秦安升起一丝烦躁,算了,想不明白的事情暂时就不去想!

  有了这个不算决定的决定,秦安就不在理会秦晓燕,开始了自己每天必做的各种锻炼,而秦晓燕一直躲在墙边,看着在客厅内又蹦又跳,做着各种运动的秦安,眼神中升起一丝惊奇和释然。

  怪不得感觉秦安瘦了并且健壮了好多,原来他是每天都会锻炼的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秦安才停下,疲惫的坐回沙发上。

  而秦晓燕则如同石像一样的,一直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秦安微微喘着气,拿了一条毛巾擦了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看了一会秦晓燕,才开口问道:"想留下来吗?"

  秦晓燕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中闪过一丝喜色,用力的点点头。

  秦安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好吧,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条件吧!"第0003章 不平等条约

  "条件?"秦晓燕有些紧张的开口重复。

  秦安点点头,然后道:"你知道,我们彼此之间并不喜欢,做了几年的邻居,怕是说过的话不会超过一百句吧?"

  秦晓燕不安的点点头,确实,也就是刚刚成为邻居那会还客气的打过几次招呼,之后似乎就形同陌路了,说起原因,还都是因为自己的老公刘天宇。

  刘天宇是个喜欢说人是非的男人,他经常会对秦晓燕说,李颖嫁给秦安,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李颖是个有能力的女人,本科毕业,在一家国有医药公司里面做销售,每个月工资有一万多。

  而秦安高中毕业,一个小保安,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两千多块,他们供的这套足有一百八十多平米的房子,几乎是完全依靠李颖一个人的能力维持着,这让刘天宇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所以在刘天宇的口中,秦安是一文不值的,而李颖因为嫁给了秦安是万分委屈的。

  秦晓燕的心态其实她自己也明白一些,她并不是真的不喜欢秦安,而是嫉妒李颖,同为女人,她没有李颖赚得多,只能依靠着老公生活着。

  而她的老公刘天宇又一天天在她耳边说着李颖的好,这让她慢慢将对李颖的嫉妒转变成了讨厌,甚至可以说是恨。

  然而这种恨是埋藏在她心底的,她不敢去表现出来,但是对于秦安,她却没那么多顾忌,因为她的老公刘天宇,也不喜欢秦安。

  与刘天宇一起在背后说秦安的坏话,变成了一种情绪上的释放转移。

  然而,有一件事,却让身为女人的秦晓燕不能忽视,她发现自己的老公似乎越来越觉得李颖好,她甚至还发现刘天宇曾经单独的和李颖在楼下的饭馆里吃过一次饭!

  这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所以,她将秦晓燕介绍给了自己的上司程刚。

  而年轻帅气又多金的程刚果然不负她的希望,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就将李颖弄到手了,这让秦晓燕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对于程刚,她更加的了解,他们是相处了几年的同事,她知道程刚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她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到李颖的未来,一定是悲惨的。

  程刚就是一个只知道玩弄女人的混蛋,做同事几年的时间,秦晓燕看过无数的女人被程刚的外表欺骗。

  当程刚和李颖走到一起的时候,她甚至在心中这样想过:程刚,你一定要加油,让李颖深深的爱上你!然后在把她无情的抛弃吧!让那讨厌的女人下地狱吧!

  点点回忆在秦晓燕心头升起,她的脸上生气一丝异样的红晕。

  秦安一直看着秦晓燕,不知道这女人心中在想什么,他微微咳嗽了一下,然后道:"你想什么呢?"

  秦晓燕被秦安一叫,微微一愣,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开口道:"没,没想什么!"

  秦安点头,续道:"我们彼此都不喜欢对方,那么在一起相处一定会有诸多不变的,可是如今我也不能狠心的让你独自回家,最终饿死或是被那些行尸吃掉,毕竟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那么如果让你留下,就必须说好我们之间相处的原则!"

  秦晓燕苦笑点头,如今的主动权都在秦安的手中,如果想要活下去,她还有什么与之谈判的筹码呢?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看着秦晓燕那逆来顺受的样子,秦安忽然觉得自己心头升起一丝快感,开口道:"想要留下来,从今以后你一切都要听我的!在家中负责打扫卫生,给我洗衣服,做饭,对于我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能顶撞我,你同意嘛?"

  秦晓燕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秦安的心情真的好起来,看看时间,马上六点了,他道:"好了,你去做饭吧!做完饭后去我房间打扫一下,把我的衣服也顺便洗下!洗衣服的时候不要用洗衣液,用过的水还可以用来擦洗身体!"

  秦晓燕微微一愣,心头升起一丝不满,想要反抗,却又觉得反抗真的能有任何的意义吗?

  微微一叹,秦晓燕陌陌的接受了这一切,她知道,想要活下去,自己只能无条件的听从与眼前的男人了。

  就这样,一个不平等条约形成,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房间里有了一个女人,让秦安忽然觉得生活似乎变得好了一点。

  三个月以来,他一直是在孤单寂寞中渡过的,现在,总算有人陪着他了,虽然这个人他并不喜欢,但好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长相不错的女人啊!

  时间像是落在海绵上的水滴一样,流逝的很快,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了。

  如今的秦安,已经变得更加强壮,两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停止过锻炼自己的身体,有了秦晓燕做家务,他的时间变得充裕起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上了他以前从没有享受过的生活。

  经济条件决定了夫妻之间在家中的地位,以前的秦安也算是一个家庭妇男了。

  一切的家务都是由秦安来完成的,同事笑他是吃软饭怕老婆,他都是一笑置之不以为意。

  他认为自己和李颖是因为爱走到了一起,那么既然他们组建了家庭,还有什么吃软饭怕老婆之说呢?

  李颖赚钱赚得多一点,做销售工作压力也大,相对与他做保安的工作自然是要累一点,那么他多承担些家务事自然也是应该的。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直到李颖离开他。

  爱情在现实面前,原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夫妻原来真的只是同林鸟,大难临头的时候也真的会各自飞!

  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秦安都会觉得自己的心会很痛。

  如今从T病毒在城里大规模爆发已经整整过去五个月了,附近个单元楼层内每天都会有人冲出来,他们应该是被困在家中的居民,或许是因为食物断了不得不出来吧。

  但他们的结果最终却都是死去,有些被吃的只剩下骨头,而有些却也变成了行尸,这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行!

  秦安每天都会在阳台上,拿着望远镜观察楼下的情形,救援似乎摇摇无期,曾经繁华一时的杭海市此时真的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死城!

  最近的几天,真的看不到什么活人出现,看来该死的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想到这些,秦安又不得不想起李颖,如果不是李颖给他准备了充足的物资,或许自己如今也是死了吧?

  秦安手中拿着一个小的收音机,这是目前唯一能够知道外界情况的工具了。

  此时是中午十二点,打开收音机的开关,一段音乐之后,一个美妙的女性声音响起。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中午好,这里是末日电台,我是徐天娇。

  现在给大家播报一下全国的情况!

  T病毒爆发已经五个月之久,末日真的来临了,我们此时的营地在云荡山之中,这里是政府设立的第十幸存者聚集地,我们这里聚集了大概有四千多位幸存者。

  如今,我们已经与其他的聚集地失去了联络,情况越来越糟糕了!聚集地的物资正在逐渐的减少,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最可怕的已并不是丧尸,而是食物!

  我们这里的守护驻军每天都会出去附近搜索物资,而每一次出去,都会有人死亡,这真的很让人沮丧!

  生活变得艰难,甚至看不到希望!

  即使这样,我希望幸存者们也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勇气,人生一世,活着我们才能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的研究人员发现,T病毒正在继续变异着,如今那些没有意识的丧尸已经有些变得更聪明,更强壮了!

  ……"

  美妙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而播报的消息却全是负面的,这让秦安的心情变得低落。

  一个小时候,末日电台播报完毕,秦安关闭了广播,向楼下扫了一样,心头生气一丝烦躁。

  "秦安……"秦晓燕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安回转头,看向秦晓燕,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两个月的相处,让他们已经适应了彼此的存在,所以对于秦晓燕的表情,秦安有些疑惑,开口问道:"怎么了?"

  秦晓燕语气有些微颤,道:"水不多了!"

  秦安的心一沉,他知道生活将变得更加艰难。

  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问道:"我们还有多少矿泉水?"

  秦晓燕道:"还有十多桶吧,都堆在小的那间卧室里,瓶装的可能有一百瓶,不过这些怕也是用不了几天的,以后该怎么办呢?"

  是啊!以后该怎么办呢?秦安的眉头紧锁起来。

  就连政府的聚集地都已经举步艰难了,那作为一个普通的小人物,在这末世里该如何活下去呢?

  思考良久,秦安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走出去!

  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就必须离开这个家。

  如今的家,还能算是一个避难所,可是当一切物资用光之后,那么这里将变成一座牢笼!

  想要在这布满行尸的末世活下去,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自己要有杀掉那些行尸的能力。

  进攻往往真的是最好的防守!

  想到这些,秦安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晓燕,没有说任何话,离开了阳台,进入客厅,然后进入了那件小卧室,秦晓燕跟在他的身后。

  卧室内,堆满了矿泉水,在一边的梳妆台上,还放置几把短刀,和一把日本刀。

  这些都是李颖为秦安准备的,李颖离开的时候,T病毒还没有全面爆发,被感染最初的症状只是体温升高,呼吸急促。

  但那时,城中已经很混乱了,偷盗之事时有发生,李颖给秦安准备这些武器,本来是准备让他防盗用来自卫的,可没想到如今却能派上大的用场。

  拿起那把日本刀,返回客厅,挥舞了几下,很是顺手。

  秦安本身就是一个退伍军人,高中毕业后当了三年兵又做的保安,身手其实很不错。

  这几个月来疯狂的锻炼,让他身体的力量,敏捷和韧性都达到了一种最好的状态。

  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秦安从衣柜里拿出了自己当兵时穿过的迷彩服穿在身上,然后换了双运动鞋。

  秦晓燕看到穿着整齐秦安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你要干嘛?"

  秦安没有理会她,而是弄了一个小书包,然后将一些开锁的工具等等一些自己认为能用上的东西放到里面,最后将手包背在身上,并且将那把日本刀也握在了手里。

  秦晓燕忽然心中一跳,她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你要出去?"

  秦安收拾的差不多了,终于转身看了秦晓燕一眼,开口道:"嗯!"

  秦晓燕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差点惊呼出声。

  与秦安相处了两个月,秦晓燕觉得这个自己已经认识了几年的男人,真的是太陌生了。第0004章 直面丧尸

  外面可是遍布丧尸啊!

  虽然如今停水断电,但房间内的储备水坚持一下也可以让他们继续活个一个月,可以说还没有进入绝境。

  那是什么样的勇气,让这个看似无能的男人,敢于走出这里,去面对外面那无限的危机呢?

  秦晓燕想不明白。

  秦安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戴,没有任何问题。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晓燕,道:"去把我刚刚换下的内衣洗了!"

  秦晓燕微微一愣,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此时说些什么话,劝秦安不要出去吗?微微自嘲,秦晓燕知道,自己的话对于秦安来说,如今是一文钱不值得,秦安根本不会听她的。

  无奈,秦晓燕只能走进秦安的房间,将床上放的那条四脚内裤拿在手中。

  而秦安,不在有任何犹豫,打开了防盗门,向外看去!

  午后的阳光很充足,从楼道的窗外射进来。

  楼道上,一个行尸正在来回的徘徊行走,地上遍布了血迹和干枯腐烂的肢体。

  当秦安打开防盗门后,那行尸听到声音便冲了过来,趴在了外面的栅栏门上,口中发出嘶吼,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

  他的一直眼睛已经凸出来,另一只眼睛却全是黑色的,那是干涸了的血液将眼睛包裹住呈现出来的状态,五官已经基本扭曲,但依然可以分辨出这个行尸是隔壁的老王。

  秦安手中拿着日本刀,微微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直面丧尸,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壮的身体,更需要的是胆量和勇气。

  这种手脚僵硬的生物,单体其实并不可怕,他们唯一依仗的就是那已经变成黑灰色的牙齿,只要被那牙齿咬上一口,那么就会立刻被感染。

  末日电台中,每天都会播报这些僵尸的弱点已经如何杀死他们。

  简单的说,就是破坏大脑,末日电台说的原因是,大脑是T病毒的寄生地,如果破坏了大脑,有空气进入,那么T病毒就会被空气中含有的丰富氧气麻痹,使它们进入休眠状态,那行尸也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几个小时后,T病毒就会自己死亡。

  短短的几分钟过后,秦安的呼吸变得平稳,他已经克服了那种直面丧尸的恐惧了。

  提起日本刀,秦安双手握住刀柄,将刀只刺出去,扎入行尸的头,然后又用力的将刀刃在行尸的头中搅动了几下,才拔出刀来。

  几乎只是十几秒中的时间,丧尸挥动了几下僵硬的手臂,然后慢慢的向后倒去。

  当它的身体和地面撞击在一起那一刹那,秦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心中同时也升起了一种渴望,是的,他要活下去!

  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双洗碗用的橡胶手套戴在手上,秦安打开了栅栏门。

  出了家门后,秦安回头看了看,秦晓燕正脸色苍白,惊恐的望着他。

  秦安微微一笑,不去理会她。

  毫无畏惧的走到那已经死去的行尸旁,伸手抓起他,然后将之拖到了楼道窗边,打开窗户,直接扔了出去。

  楼道里那股腐烂的尸臭味,很是刺鼻。

  秦安微微皱眉,返回家中,拿了扫帚和簸箕,将地上的残肢清理干净。

  秦晓燕身体颤抖的依靠在墙上,看着秦安的动作。

  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胆子原来这么大。

  慢慢的,双眼中泪水充盈,她知道,秦安此时正在清理的残肢,正是自己老公刘天宇的。

  清理完楼道后,秦安手握刀柄,小心翼翼的又进入老王的家中,将所有的房间都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的行尸。

  在厨房中,发现了一些大米,鸡蛋等食物,而在一个小间的卧室内,发现了几桶矿泉水,秦安将它们都搬回自己的家中。

  这个单元楼每层有三个住户,而秦安的目标,就是从今天开始,要搜索这个单元中的每一家。

  秦安有一个兴趣爱好,就是开锁。

  这样一个技能在以前,可以让他有一定的外快收入,

  如今在这末世当中,这个技能已经升级为一个搜索物资所必备的生存技能。

  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开锁的工具,短短的一分钟,秦安就将秦晓燕家的房门打开。

  回转身,看了一眼自己家中依然在瑟瑟发抖的秦晓燕,秦安开口道:"你要不要来,回你家拿点你穿戴的衣物?"

  秦晓燕此时身上穿的是李颖的衣服。

  两个女人的身材其实都很好,可细微之处总是有些差别的。

  壮着胆子,秦晓燕徘徊到门口,向外看去。

  楼道内,已经被秦安清理的干干净净,地上虽然有着大量的血迹,却也已经干涸。

  秦安皱着眉,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老王家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丧失,这一楼层是安全的。"

  秦晓燕紧张的点点头,然后几乎是用百米赛跑的速度,从秦安家闪出,冲入了她的家中。

  秦安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跟了进去。

  秦晓燕的家要比秦安的家还大了三十多平米,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

  这套房子是刘天宇的父母出钱给他买的,所以秦晓燕两夫妻以前倒是没有还房贷的压力。

  回到自己离开了两个月的家,秦晓燕感触良深。偌大的房间内,感觉阴沉沉的,毫无人气。

  走回自己的卧室,秦晓燕拿过一个大的拉杆箱,然后将自己穿着合身的衣物统统塞在里面。

  她选择的都是那些紧身的,适合跑动的衣物,而那些漂亮繁琐的衣物她一件没拿,这末世里,这些漂亮的衣物穿给谁看呢?

  秦安在房间内四处搜索着,将一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统统搬回自己的家中。

  最后,他来到秦晓燕所处的房间,看到秦晓燕正费力的想把拉杆箱的拉链拉上,整个人都压在了拉杆箱上,而手正在摸索着拉杆箱的拉链。

  此时的秦晓燕穿的是李颖的一条白色的紧身尼龙裤。

  秦安迈步走上前,抬起手在秦晓燕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秦晓燕惊呼出声,翻过身站起来向后倒退而去,最终贴靠在墙上,满脸通红的看着秦安,而双手却是背在身后捂着自己的屁股。

  没有理会秦晓燕,秦安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抬手将拉杆箱压平,然后轻而易举的将拉链拉好。

  不经意间,秦安侧脸向衣柜里看去,只见里面竟然挂了几套很好看的衣服。

  微微停顿了下,秦安站起身,将那几套衣服全都拿在手里,然后扔给秦晓燕。

  秦晓燕下意识的接过,有些不安的看着秦安,开口问道:"拿这些东西干嘛?"

  秦安的心中轻轻的跳了下,然后也没去看秦晓燕,提起拉杆箱向外走去,边走边开口说道:"衣服当然是用来穿的!"

  "啊?"

  秦晓燕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已经离开了的秦安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不走吗?不走的话我就直接回我家把你关在外面了!"

  秦晓燕一听,吓得身体一颤,无暇再去思考,小跑着追了出去,重新返回了秦安的家。

  从小卧室里拿出一桶矿泉水,打开桶盖,将里面的水倒在洗脸盆中。

  秦安赤膊着上身,在卫生间里清洗着自己。

  不知何时,他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

  杀了一个丧尸,搬运了点东西,按理来说不会出这么多的汗,看来,还是太紧张了!

  秦晓燕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看着赤膊上身的秦安,脸色变得通红。

  眼神落在那已经少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桶上,秦晓燕有些怯懦的开口说道:"水不多了,以后我们是不是要省着点用?"

  秦安洗好脸,接过秦晓燕手中的毛巾,将之弄湿,开始擦拭自己的上身,没有看秦晓燕开口说道:"是要节省!以后没我的批准,你不许随便洗脸,还有,想上厕所就出去你家里上,没有办法冲马桶了,不要弄得家里都是难闻的气味!"

  这阶段秦安对于秦晓燕有时会偷偷的用马桶的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反正用过的脏水也是有的,可如今不同了,水已经是一个他们面临的很大问题。

  秦晓燕脸更红了,却是依然坚持着开口道:"出去?我不敢。"

  秦安道:"我会慢慢的将我们这个单元的每一个房间都清理干净的,无论活人还是丧尸,到时候我们的活动空间也会大许多了,还可以收集更多的物资。"

  这句话说完,秦安也将自己清洗的差不多了,随手将那毛巾丢入洗脸盆内。

  看了一眼秦晓燕,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邪邪的一笑道:"你要是不敢自己出去上厕所,你可以叫我陪着你!不过如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平白获得的!你需要用你拥有的东西做交换!"

  秦晓燕微微愣了下,有些不懂的开口问道:"用什么交换?"

  秦安道:"如今我提供给你食物和保护,而你给我做饭洗衣服,这是一种交换。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干其他的事情,自然也需要提供其他的服务来作为交换了!"

  秦晓燕依然没想明白,嘴里重复道:"其他服务?"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更红,牙齿也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她没有继续追问,转身退出了卫生间,进入厨房,准备做晚饭了。

  秦安看着秦晓燕的背影,看了好久之后,忽然自嘲的一笑,心中暗道,人啊,失去了道德的束缚,归根结底也不过同野兽一样了。

  而兽性是什么呢?

  竞争,生存,杀戮,延续……第0005章 末世之夜

  晚饭后,秦晓燕如平常一样将碗筷收入厨房,弄了一点点水将碗筷清洗了一遍。

  她是有危机意识的,知道停了水,用水就必须节省。

  而秦安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把玩着那几件从秦晓燕家拿回来的衣服。

  家务活干完后,秦晓燕想回到自己如今住的那间放满水桶的小卧室去休息,却被秦安叫住。

  秦晓燕很不情愿的走到了秦安的身边,她如今有些害怕这个男人。

  两个月的相处,秦晓燕知道秦安对她的态度正在转变。

  开始的时候是冷漠中带着厌恶,可如今冷漠依然,厌恶却变成了欲望。

  秦晓燕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她可以看懂秦安看着她那火热的目光中,包含的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怕,可是却无力反抗。

  她以前也看过一些末世的电影小说,她可以想象到当道德沦丧,男人们没有了束缚,那么对于弱势的女人来说,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秦安将一套黑丝女仆装扔给秦晓燕,开口道:"穿上!"

  秦晓燕没有去接被秦安扔过来的衣物,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秦安其实有些讨厌现在的自己,他知道自己此时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可是却不能自控。

  秦晓燕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从地上捡起了那薄薄的衣物,然后颤抖的小声道:"我能回我的房间去换吗?"

  秦安冷冷一笑,反问道:"你的房间?"

  秦晓燕没有接话,只是低下头去。

  秦安的眼睛落在秦晓燕的颈项上,微微发愣,他发现这个女人的脖子好长,弯下头去的时候,脖子与肩膀勾勒出的奇妙角度,看上去非常的美。

  微微点头,秦安道:"好吧!"

  秦晓燕如同受到了赦免的命令一样,急忙转身返回了那间小卧室。

  只留下呼吸有些凝重的秦安,他双眼看着窗外那似乎与几个月前没什么变化的夕阳,微微的发愣。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长时间之后,秦晓燕才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夕阳的光辉射入房中,照在秦晓燕的身上,秦安看的目光一滞。

  黑色长发披肩,

  白净的瓜子脸,

  精致小巧的五官,

  黑色裹胸包裹住了她全身的关键不为,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可是包裹住了却让体型变得更加性感,一寸一寸的肌肤更加明朗夺目。秦安看了之后觉得很难将视线移开。

  纤细的腰,快三十岁的女人小腹上竟然没有一点点的赘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经常锻炼,还是说天生丽质就是这幅模样。

  秦安看的有些痴迷。

  他从不知道,原来女人可以是这样的。

  良久,他站起身,走到了秦晓燕身边,将之抱起,进入自己的卧室,他可以感受到这女人此时正在颤抖。

  而秦晓燕感受到的自然要比秦安还要强烈,她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牙齿碰撞的声音,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她感到恐惧,甚至绝望。

  卧室内,一片黑暗,此时的太阳已经从西边落下,而东边的月亮却还未升起。

  秦安将秦晓燕抱在怀中,感受着瑟瑟发抖的女人躯体,他忽然想到了李颖,而想到了她,那丝失去了理智的欲望之火,也就随之被浇灭了。

  黑夜中,两个人拥抱着躺在床上,却没有了任何动作。

  过了很久,恐惧中的秦晓燕渐渐冷静下来,她的身体紧紧的贴靠在秦安的身上,这陌生男人的体味,让她有些头晕目眩。

  为什么他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他难道只是想抱着她,而不是想侵犯她吗?

  又过了很久,就在秦晓燕已经几乎要睡着的时候,秦安忽然开口说道:"我与李颖是在人才市场上认识的。"

  秦晓燕此时心中的恐惧不知为何竟然慢慢散去了,她发现这男人的双臂似乎很有力气,而躺在他的怀中,竟然会有一种奇妙的安全感!

  秦安继续讲述着:"那时的她和现在完全不同。

  单纯,善良,坚韧,有理想。

  我看她第一眼,就被她迷住了!那种感觉至今无法忘记。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一天会有勇气和一个仅仅见了一面的姑娘去要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

  后来她进了医药公司,我当了保安,那时的我也是充满激情的。

  学历,收入,外貌,家庭等等的差距对我来说,都已经是被忽略的问题。

  我只知道我爱她,想要和她在一起!

  追她的人很多,在其中,似乎我是最傻的!

  我每天早上都会在她家门口,给她买上一份豆浆,一个包子。

  我每天晚上也都会在她家门口,等着她回来,给她送上一瓶水。

  那一年,有三百六十四天,我就每天早上见她一次,晚上见她一次,一年后,我们已经相见七百二十八次!

  见过这么多次,我却从未对她说过,你能作我女朋友吗这样的话!我懦弱了,我不敢!

  而她,却如同一个上天赐予我的善良仙女。

  在我们认识整整一年的最后一个晚上,当我把一瓶农夫山泉放在她手中的时候,她没有去接那瓶水,却拉住了我的手,对我说:秦安,我们结婚吧!"

  声音到此停顿,秦晓燕可以感受到秦安的心跳,美好的回忆似乎让这男人变得心跳加速。

  此时,她被秦安紧紧的抱在怀里,却已经没有了一丝恐惧。

  这种感觉很奇妙,几乎裸着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却听着那男人讲述着他和另一个女人的故事。

  "结婚两年,我们相敬如宾,生活的算是很快乐。

  而之后三年,我们为了生活苦恼,时有矛盾,婚姻慢慢平淡。

  婚后第六年,各种问题都忽然爆发了!

  我们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地位和生活圈子差异也越来越大!

  结婚五年,我们没能生一个孩子,我们都去检查过,医生说我们的身体都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五年的婚姻,却依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我们的夫妻生活也一直有问题,我知道她其实是个内心火热,充满想象力的女人,她渴望更多的激情,可偏偏却很被动。

  而我,在面对她的时候,也总是不能发挥的很好!因为在我的心中,她一直是不可亵渎的女神!

  我们曾经去看过这方面的心里医生!

  总之,我们的夫妻生活很不和谐!我们甚至开始分开睡,一个月也不在一起一次!

  后来,你介绍她认识了那个叫程刚的男人!

  她彻底变了!对我越来越冷淡,直到最后离开!"

  秦晓燕的心此时有些痛,男人的讲述其实很平淡,也很简短。

  可是她却能感受到男人对那女人的爱意。

  等了好久,秦安不再说话,而秦晓燕本来有的一丝困意却消失了。

  "对不起!"她轻轻开口。

  秦安幽幽一叹道:"哎,其实想想不怪任何人!我如果能好一点,让她不用为那么多现实的问题操心!我们应该是可以白头的!你说的对,我是个没有能力的男人,无法留住自己老婆的心,又能怪谁呢?"

  末世的夜,安静中带着诡异。

  楼下偶尔可以传来丧尸嘶吼的声音。

  而这样的声音,一直让秦晓燕感到很恐惧,尤其是在老公被丧尸吃掉以后。

  此时,楼下的嘶吼声依然如同每天晚上一样,间断着传入耳中,可此时的秦晓燕却并不觉得恐惧了,因为她的心被秦安的哀伤占领。

  "你很想她是吗?"秦晓燕的声音很轻,几乎轻不可闻。

  而秦安却听到了,过了好久,他才开口道:"想!怎么会不想呢?虽然我真的配不上她,可谁让我那么爱她呢?爱是自私的!爱她就不想让她离开!所以我其实真的很讨厌你!或者说恨你!如果不是你给她介绍了程刚,她或许不会那么早的抛弃我!"

  秦安说完,拥抱了秦晓燕。

  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叫出来,此时她的感觉很异样,没有恐惧,没有欲望,没有伤心,甚至没有痛。

  她就这么默默的忍受着,直到那只如同魔鬼般的大手变得安静,直到秦安的呼吸变得平稳。

  夜,渐渐的深了,她的下唇被她咬的已经滴血,而双眼中也已经泪流满面。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或许是因为秦安的悲伤,或许是想起了自己被丧尸吃掉的男人,也或许只是因为这末世的绝望吧!

  最终,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

  夜更深的时候,她才渐渐的睡去,紧贴着男人睡着了。

  睡梦中,一片温暖,她想要更多。

  现实里,女人的身体蜷缩着,努力的将自己和男人贴的更紧。

  末世的夜晚,一座布满行尸的城内,谁会知道在这城中的一角,有这样一对男女,相拥而眠了呢?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生死危途》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3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