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不爱请走别回头》慕馨严少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爱请走别回头》慕馨严少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赎罪

  凌晨三点——

  慕馨被水流声吵醒。

  迷迷糊糊顺着声线瞧过去,就见浴室的磨砂玻璃透出道修长伟岸的身影来,朦胧中带着一丝禁欲的气质。

  她摸着脖子上的吻痕,眯眼瞧了一会儿,回味着刚刚两人略带疯狂的纠缠,啧,太过激烈,现在真是浑身都疼。

  半响,她拿起一旁的睡袍随意的披在了身上,摇曳着纤细的腰身下床,赤着足,轻轻走向浴室。

  不大的空间里水汽萦绕。

  慕馨靠在门框上,双手拢了拢睡袍,嘴角噙着一丝轻笑,"这是准备走了?"

  男人似乎已经洗完了,顺手关了淋浴,拿起一旁的浴巾裹在腰间,抬眸看了她一眼,菲薄的唇紧抿,没说话。

  连话都懒得说了,嗯,这很拔吊无情。

  慕馨笑,抬手撩了撩长发,"也对,今天毕竟是你的订婚之夜,怎么着也没有在情妇这儿过夜的道理,确实该回去,只不过不知道那位秦小姐介意不介意……"

  男人脚步一顿,低头看向她,那双颠倒众生的狭长凤眸里却满是不耐:"慕馨,你最好安分一点,别找不痛快。"

  慕馨怔了怔,神色有些自嘲,"原来在你眼里,我这样的还不算安分吗?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放了我?"

  "放了你?呵……"他瞧着她,嘴角勾出一道嘲讽的弧度,"阿月当初是不是也求你放过她?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嗯?"

  他抬手,将她困在那一方门框上,嗓音岑冷至极,"慕馨,你的罪还没有赎完。情妇?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这样的话听过无数遍,但每一次都依旧让人胸口闷疼,她咬着唇,身体微微的发抖,扣着门框的指尖一寸寸泛了白。

  几秒后,男人对她缄口不言的模样似乎彻底厌烦,干脆不再看她,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

  等到慕馨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

  她脚步虚浮的走到床边,双人床上还带着余温,空气里还隐隐有些淫靡味道。

  刚才有多激烈有多疯狂,现在就有多刺骨多落寞。

  五年了,她每一分每一秒都为自己当年的恶毒买单,与家人朋友断绝了关系,在这个周临月住过的不足五十平的公寓里,像一只狗一样,等着男人偶尔的垂帘。

  美其名曰,赎罪。

  她突然觉得累了。

  严少钦订了婚,开始了新生活,也许很多年以后,他会子孙满堂,可是她呢?继续在这破旧的老房子里赎罪?孤苦一生?

  不,她不愿意。

  几乎是下一秒,目光悄然落在茶几上削水果的刀子上。

  她顿了顿,走过去拿了起来,泛着冷光的刀面上映出她年轻漂亮却又死气沉沉的脸来。

  既然还有罪没赎完,那就一命抵一命吧。

  良久,她回到床边,俯身躺进刚刚严少钦的位置上,嗅着那仅剩的一丝木调香气,想象着自己依偎在他的怀里,喃喃道:"严少钦,你从来不信我爱你……"

  只是爱到失去尊严和理智。

  房间静的可以,她紧紧抱着被子,看着那雪白的被面被染上猩红的血液,莫名觉得轻松了。

  她轻轻地闭上了眼。

  ……

  慕馨醒来的时候,人在医院的vip病房里,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冰凉的药水顺着输液管流进她的纤细的血管里。

  她皱了皱眉,这样都没有死,她的命还真是贱……昏昏沉沉地闭着眼,脑子里却一团乱。

  严少钦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苍白到甚至有些微微透明的肌肤,毫无血色的嘴唇,紧闭的双眼,了无生气,像是个破碎的布娃娃。

  如果不是呼吸的微弱起伏,他甚至以为,她死了。

  严少钦的脸色越发得难看。第2章 生下这个私生子

  昨晚如果不是他折返回去拿手机,他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送医院抢救折腾了整整一晚,医生说伤口极深,可见她是抱着必死的心。

  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挑战着他的底线。

  慕馨睁开眼的时候,正好对上他寒意逼人的双眸,那森然的冷意让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呵,还知道怕?

  怒意在胸腔里轰然作响,严少钦忽地俯身,狠狠地扼住她的下颌,那力道似乎是想要把她捏碎。

  "我告诉过你不要找不痛快,你转身就当了耳旁风?敢瞒着我怀着我的孩子自杀,慕馨,你以为你的命在我眼里能有多值钱?"

  慕馨一愣,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半响,她直视他,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坚决,"严少钦,你说得对,正因为我不值钱所以这个孩子才没有存在的必要,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呢?对你来说可能连街边的妓。女都不如,孩子生下来又算什么?我不想让他受这份罪!"

  "呵……"他怒极反笑,一双眼睛寒意凛然:"就是私生子这个孩子你也得给我生下来,我严少钦的孩子还轮不到你做主。"

  "我不……"

  "不?你有什么资格说不,慕馨我告诉你,我没功夫二十四小时盯着你,你们慕家人心狠我也清楚,但你怕是不清楚,眼下慕长盛可低三下四的到处求贷款,我倒是有兴趣得很。"

  听到他提及慕家,慕馨脸色变得更白了,她抖着嗓子伸手去推他:"我早就跟慕家没有关系了,你没必要用慕家来威胁我……"

  "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你不信大可以试试,看我会不会让慕家永远消失。"

  他松开手,注视着她,就像是猎豹盯着一只受伤的麋鹿,眼底是笃定的自信和轻蔑。

  慕馨身子微微的发抖,就在此时,他的手机乍然响起,打破了沉默。

  他垂眸看了慕馨一眼,掏出手机接了电话,刚刚冷的彻骨的脸色也回了暖:"什么事……"

  只一眼,慕馨就知道电话是谁打的,是那位她只在别人的嘴里听说的秦小姐,也就是严少钦的未婚妻……秦妍。

  昨天是他们的订婚宴,那么重要的事情,严少钦却在她这耽误了一晚上,果然不管过多少年她的定位都是恶毒且不知羞耻的。

  或许是看出她的不自在,严少钦不露痕迹的皱了皱眉,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慕馨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却再也不想这样了。

  ……

  她跑了。

  严少钦打完电话回来,病房里就已经没了慕馨的人影,只剩下病床上凌乱的被子和还没挂完的点滴瓶。

  也对,连手腕都舍得割的人,生拔针头的痛又算得了什么?

  负责整个vip楼层的前台护士此时正站在病房里求救般的看向一旁脸色不佳的院长,她只是玩了会儿手机,一个没注意人就不见了。

  严少钦坐在病床上,点了一根烟。烟雾氤氲遮住了他漆黑的双眸,病房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不安的看着他。

  最后还是院长撑不住了,狠狠瞪了失职的护士一眼,试着开口劝,"严先生,病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失踪是我们医护人员的失职,无论如何我们会全力配合严先生找到人的……"

  不等他说完,严少钦抬起头,那双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寒意,忽的抬手将烟头摁到了一旁的实木桌上,缓缓地碾,"邹院长,我记得市里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在你们医院的扶持制度里吧。"第3章 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

  邹院长看着那散落的烟灰,愣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点头,"医护行业大多都有挂钩的。"

  "那就通知本市的所有医院,一旦她出现,务必先牵制住。"顿了顿,他又哑着嗓子补了一句:"尤其是妇产科做引产的,格外注意一下。"

  五年的时间,慕馨安静听话的就像是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就连严少钦偶尔都会忘了她也是有血有肉个性鲜活的人。

  低头看着还沾着血的点滴针头,严少钦却突然笑了,也对,就是要这个样子,她才像是当初的慕馨,够狠也够绝。

  这几年他对她太宽容了,总是要让她吃一些苦头,她才知道有些底线是她碰触不得的。

  而另一边,慕馨却不知道自己这一跑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

  坐在出租车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

  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她所有的朋友和亲人都和她断绝了关系,她犹豫了许久,最后,她还是决定先回那个公寓,至少要换一身衣服拿一些钱,这身病号服确实太引人注目了一些。

  下车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看了她一眼,"姑娘,人活一辈子没有过不去的坎,多想想自己的家人朋友,别去干傻事。"

  她愣了愣,见他瞧着自己裹着纱布的手,不由下意识的将手躲了躲,低头道:"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

  说完不顾出租车司机的表情,转身上了楼。

  公寓里血腥气还没有散去,床上一大片血渍已经干涸,此时变成了暗红色,在这里她住了五年,或许是死了一次,如今重新审视,却觉得无比的压抑。

  她的东西不多,零零散散的收拾起来,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少得可怜,甚至连一只行李箱都装不满。

  下意识的,她摸了摸肚子。

  怎么办?

  慕馨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咬了咬牙,拉着行李箱准备离开。

  结果在她的手附上门把手的那一刻,门铃却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她像是惊弓之鸟,整个人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严少钦有钥匙,他也从来不会按门铃。

  于是,她拉开了门。

  然而却见到了除了严少钦外更令她不想见的人。严少钦的母亲严夫人还有……秦妍。

  慕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场面。

  严夫人她是见过的,她当年迷恋严少钦也曾经试图讨好过她,不过也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严夫人对她一直不冷不热的。

  后来周临玥去世,她陪着严少钦在周临玥住过的这所公寓里消沉着,严夫人来过一次。

  他们母子在房间里谈了什么慕馨并不清楚,但临走时严夫人看了她一眼。

  到现在慕馨都能记得清楚那眼神有多冰冷。

  如今的严夫人看起来和当年并没有什么两样,依旧保养得当,举止优雅,一派优雅贵妇人的模样。

  就连跟在她身后的秦妍,也漂亮得让人自惭形愧。

  严夫人看着她,目光在她脚边的行李箱上扫了一眼,语气极淡,"慕小姐,我们谈谈吧。"

  慕馨回了神,侧过身让出一条路来:"您请进。"

  严夫人没有看她,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倒是秦妍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顿了一下,一双漂亮的杏核眼上下扫视了她一遍。

  房间里很暗,血腥气也很重,严夫人皱了皱眉,坐到沙发上,直视慕馨,开门见山道:"这么长的时间里,你和少钦的事情我从不过问,因为我知道少钦有分寸,而你也是个聪明人,可我却没想到你聪明得过了头。五年前我就看得出来你不单纯,如今五年过去了,你倒是一点都没变。说说吧,自杀的戏份演完了,接下来又要做什么?"第4章 这个孩子值多少钱?

  慕馨站在一旁听着她绵里藏针的话,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

  严家的人都是成了精的狐狸,豪门深宅能稳住自己的地位,严夫人的手段有多少深,慕馨不用想都知道。

  她能找到这里来,就说明这五年来自己和严少钦如何纠缠都在她的掌控里。

  慕馨不敢耍小聪明,倒是实实在在地说了想法,"我会离开这里。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怀着严家的孩子离开?"严夫人似笑非笑的瞧着她,仿佛在怜悯她的愚蠢。

  慕馨倒是一愣,严夫人会知道这件事,不奇怪,只是她竟然会当着秦妍的面说这件事……

  严夫人似乎耐心不佳,眉眼较之前更冷了,"如今少钦已经和妍妍订了婚,你注定进不了严家的门,严家也没有在外养私生子的先例,你想离开可以,这个孩子留不得。只要你愿意流掉这个孩子,我会给你一笔钱送你去国外。"

  慕馨看向她,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想你应该会愿意的。"严夫人笑了笑:"毕竟如果你真的爱这个孩子,自杀的时候就不会不考虑孩子,说到底一哭二闹三上吊了的老把戏,我看得明白,孩子?不过是用来做筹码交易的,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

  被羞辱的滋味并不好受,每一个字都像是泛着寒光的利刃一刀刀的在凌迟她,自嘲般的笑了笑,慕馨抬起头问,"好,那这个孩子值多少钱?"

  "你开价。"

  慕馨不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看着严夫人那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她舔了舔干涩的唇,沉声开口:"我要五百万,做完手术送我去美国,我希望越快越好……"

  话没说完,伴随着"咚"的一声,客厅的门应声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屋里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慕馨下意识的回过头,却看见严少钦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那双深邃的桃花眼正泛着寒光。

  他没说话,但最是了解他的慕馨知道,男人此刻,盛怒当头。

  "少钦?"秦妍最先反应过来,站起身有些无措的看着他。

  然而严少钦谁也不看,长腿一迈,径直朝慕馨的方向走来。

  她抬起头,颤声开口:"我……"

  话没说完,脖子就被男人伸手扼住,窒息感来得太快,一瞬间,她眼前一黑,本能得她想伸手推他。

  他阴森森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慕馨,我记得我提醒过你,我的孩子还轮不到你做主。五百万,你他妈可真敢!"

  濒死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挣扎着,但却挣不开,只能含糊不清的喊他的名字:"严……严少钦。"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严夫人和秦妍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男人死死地盯着慕馨,只觉得胸口堵着,闷闷的,疯狂地想要发泄!

  直到看着她因为窒息而通红的脸,忽地有了几分清醒,松开手,讽刺道:"慕馨,我早该看透你的,你这种人天生就没有心!"

  一瞬间的脱力,慕馨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脖颈处娇嫩的肌肤已经泛起一圈青色,小腹传来隐隐的阵痛,她蜷缩着身子,伸手想要去拽严少钦的裤脚,勉力望过去却见他低头瞧着自己,那双眼睛里有她看不透的情绪。

  是恨吧,他应该是恨透了她的。

  "少钦,她……她在流血!"秦妍的一声惊呼,彻底打断了慕馨的思维,她偏过头看着手腕上白色的纱布渐渐被红色浸染,有些恍惚。

  但很快一只手附上了她的伤口,用力的握紧,她抬眼看过去,严少钦正紧紧皱着眉,冷声道:"别看。"

  她点了点头,听话的闭上了眼。第5章 圈禁

  再次醒来,她不在医院,而是在一栋海边别墅里,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的就是大大的落地窗和窗外无边的湛蓝大海。

  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起身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了窗户。

  温暖潮湿的海风迎面吹过来,带起她耳畔的头发。

  "小姐,你醒了?"

  身后有人喊了她一声。

  慕馨回过头看到一位保姆打扮的阿姨,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这里是哪儿?严少钦呢?"

  那人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水,浅笑的走向慕馨,"这里是H市,先生说等您醒了以后,就安心在这儿养胎,他空下来就会来看您的,至于我,是负责照顾您的。你可以喊我刘嫂。"

  她说完,慕馨瞬间就明白了,

  呵,果然,这男人总是喜欢这样。

  一言不合就玩圈禁?

  不过他这次倒是大方,直接送了一栋海景别墅,比S市那个破落的小公寓好多了。

  她咬了咬干燥的唇,像是下定决心般开口,"我要见他。"

  "先生说了,他得了空就会来见您的。"

  慕馨皱了皱眉,目光落在刘嫂手上的杯子上,一扬手,杯子应声落地,碎成几片。

  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捡起了一片最大的碎片攥在了手心里,锋利有尖锐的玻璃顿时划开了她的掌心。

  红色的血液漫出来,她咬着牙又重复了一遍:"我要见他!"

  直到深夜,慕馨终于接到了严少钦的视频电话。

  镜头里的他有些疲惫,但眉宇间依旧凌厉冰冷,"这几天你先安分的呆在那,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会过去。"顿了顿,他又问道:"手没事?"

  慕馨咬了咬唇,神色有些哀痛,"严少钦,这算什么?公寓秦妍去过之后,所以给我转移阵地了?所以这次你准备把我关在这里几年?又是五年?还是十年?或者一辈子?"

  他挑着眉,原本还算平和的眼底在听到秦妍两个字之后露出一丝寒意来,半响,冷声道:"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下来,你什么时候就可以离开了。别再用伤害自己来要挟我,我说过,你死了,有的是人给你陪葬!"

  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对话总是不欢而散?

  慕馨看着被挂掉的通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短短几天已经缠满纱布的手,狠狠地皱了皱眉。

  这样下去,她迟早要疯了。

  或许是知道慕馨有自虐倾向,刘嫂对她的管制更严格了,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监视她。

  严少钦没有过来,但对她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她就像是被赤身裸体的放在一个玻璃柜子里,没有丝毫的隐私可言。

  终于,这天吃完午饭,像是被遗忘在角落的别墅,没有等来严少钦,却等来了秦妍。

  算起来慕馨是第二次见到她,前几天在公寓,两人见面时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眼下坐在一起喝茶难免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秦妍打破了沉默,笑道:"你知道吗?其实那天在公寓,少钦会赶过来,是我发信息通知的。"

  慕馨一愣,握着茶杯的手紧了一下。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秦妍笑了笑,"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对你没恶意,你会被送到这里来,还是我跟少钦提起的,只不过这次我来他不知道罢了。"

  "你什么意思?"

  秦妍喝了口茶水,漫不经心地解释她的"良苦用心".

  "我跟少钦的母亲不一样,她就是一如既往的太强硬了,才导致现在少钦和她的关系很差。"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不爱请走别回头》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3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