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只怪我爱的太荒唐》叶欢颜陵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只怪我爱的太荒唐》叶欢颜陵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把你身体‘做’松了,我才满意

  "唔,疼——"

  身体被毫无前戏的攻入,叶欢颜痛的叫出声来。

  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这已经是今夜第五次了。

  本该睡在她身侧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冰冷的手指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像是故意撩她一样,然后没过几秒他就翻了身,直接的闯了进来。

  随着他进进出出的动作,她感觉疼痛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反而有些享受。

  叶欢颜五指紧紧的扯着身下的被褥,贝齿中发出‘嗯嗯呀呀’的声音。

  静谧的空间中,伴随着床板发出的‘吱呀’声,男人的动作也更加狂野。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运动才渐渐消停下来。

  她试图抓住蚕丝被遮挡住赤。裸的身子,凌寒偏不如她所愿,先一步的将被褥丢在一旁,双臂撑在她的身侧,饶有一番兴趣的盯着她的脸,"怎么,害羞了?"

  她不敢和他直视。

  "刚才不是还很享受的么?装这么清纯给谁看?"凌寒一点点的沉下身,逐渐逼近她巴掌大的脸颊,玫色的唇弯出了一个微妙的弧线,像是故意要摧垮她心中的堡垒似的,"别忘了,我可是说过,直到把你的身体‘做’松了,我才会满意。我满意了,才会放过你。"

  他刻意的加重了‘做’字,然后满意的欣赏着她脸上的窘态,那浮现出来的红晕,还有她紧攥着床单的细长手指,无不让他的心情大好起来。

  半晌,他冷‘呵’了口气,翻身下床,拾了一条白浴巾裹住腹部以下的位置,懒洋洋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吃药对身体不好,记得抠出来,可别怀了孩子去和我奶奶打感情牌,我不吃这套。"

  清脆的关门声之后,浴室里的水流哗啦啦的传来,彻底隔绝了凌寒的话音。

  叶欢颜睁开眼,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随着她脸上的红晕一点点的褪去,浮现出来的是一抹苍白。

  呵……抠出来。

  她自嘲一笑,仿佛已经习惯了男人这样的口气。

  是啊,他恨她入骨,怎么可能留下那个东西在她体内,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

  叶欢颜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身旁空落的位置冰冰凉凉。

  她拖着酸痛的身子,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子,将凌乱的秀发盘好,换上一身宝蓝色的长裙,又涂抹了一点粉底在脖子上的淤紫上,遮掩住一颗颗的小草莓。

  楼下,几名佣人围站在餐桌旁侍奉,凌寒和没骨头似的靠在主椅上,手中的刀叉一抬一放,优雅又高贵。

  目光留意到她站在楼梯口,他手中的刀叉顿了顿,漫不经心的道,"刚才奶奶打电话来,让我周六带你回老宅。"

  说着,他又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入嘴中。

  "回……老宅?"叶欢颜有些迟疑,她磨蹭的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巴掌大的脸蛋上满是纠结,"奶奶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么?"

  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叫他们回去?

  可这话听在陵寒的耳中,却愈发的刺耳,眸光不知觉的阴郁下来,‘哐当’一声,刀叉和碗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第2章 爬上我床的原因

  "重要的事情?"陵寒唇角掀起一抹悠然的笑容,"你希望奶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嗯?"

  他那不明意味的低笑,让叶欢颜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生出来了,她讷然的瞪大眼,看着他从椅子上起身,拿起西装夹克后一步步的逼近她。

  这么多年,不能否认的一件事是,她怕陵寒,很怕很怕。

  他阴沉不定的性格,恶趣的行为,总是能把她吓得心肝儿直颤。

  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她都怕他。

  此刻,陵寒距离她只剩下了半米不到的距离,他双眸眯起了危险的弧度。

  她想往后退一步,但是楼梯的扶手拦着,她根本无路可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最希望奶奶公布的这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你我的婚事了吧?"

  对上她震惊的眼神,陵寒的脚步终于停下,二人的身体紧密贴合,他185的挺拔身材完全笼罩了她娇小的身躯。

  气氛一时僵硬。

  "我……"叶欢颜瞪眼,摇头,"我没有……"

  "不要否定,也不要在我面前装出这副无辜的模样。叶欢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么?"

  他华丽慵懒的嗓音中,夹杂着明晃晃的讽刺,"爬上我的床,怀上我的孩子,名正言顺的成为陵家少奶奶,从此洗白你之前肮脏的私生女身份。"

  男人说得缓慢,每一个字都咬的极其清晰。

  叶欢颜脸色一白,纵然内心已是屈辱万分,却依然不敢流露出半点。

  她强撑着为自己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次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陵寒仿佛听见了一个很可笑的字眼,语气却冷的让人如置身冰窖,"你的意思是,你睡到我的床上,再被奶奶看见,这只是一个意外?"

  叶欢颜的面色已是青红交加,她身子摇摇欲坠的那一刻,手腕冷不丁的就被陵寒给拽住了,他用身体将她抵在楼梯扶手边。

  他布满了寒意的眼眸紧锁住她的脸,"还是你真以为,有了奶奶这个靠山,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嫁给我?"

  "不,没有……"叶欢颜脸上全然失去了血色。

  "你……"

  陵寒的薄唇微张的那一秒,别墅的两扇门忽然推开,西装革履的乔特助恭敬的走来,在他身侧站定,"陵少,车子已经备好了,可以去公司了。"

  剑跋扈张的气氛,冷凝的让人窒息。

  "我知道了。"男人沉声,视线却并未从叶欢颜的脸上离开。

  乔暮瞥了一眼身体紧密贴合的二人,识趣的又低下头,规矩的站着,等候着陵寒。

  "寒……"叶欢颜苍白的唇齿间,溢出了一声微弱的呼唤。

  却听的陵寒浑身一震,眸里划过万般情绪,却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他敛去。

  他盯着面前这张清丽的脸,一声轻笑,以为深长,"你知道为什么我默许了奶奶的行为,让你住在这里么?"

  叶欢颜不解。

  迎上她困惑的眼神,陵寒讥笑出声,慢悠悠的道,"有一个免费的床伴,但凡是个男人,恐怕都不会拒绝。"第3章 未婚妻都算不上

  他半玩笑半认真,欣赏的看着她僵硬下来的神色,然后松开她的细腕,嫌弃极了的从裤兜里拿出一条白帕子,左右手摩挲着擦了两下。

  他将擦试完了后的帕子丢给乔慕,继而迈开长腿,潇洒的和她擦肩而过。

  "我先走了,叶秘书。"

  揶揄的嗓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叶欢颜才恍然惊觉陵寒的离去。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笔直西裤下的腿迈的不快不慢,恣意优雅,爽朗的笑声中夹杂着一丝薄凉,传入她的耳中。

  "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迟到可是要罚的哦!"

  乔暮懵然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快步跟上了陵寒的步伐。

  偌大的别墅中,除了面面相觑的佣人们,就只剩下了叶欢颜一个人。

  "知道为什么我默许了奶奶的行为,让你住在这里么?"

  "因为有一个免费的床伴,但凡是个男人,恐怕都不会拒绝。"

  魔怔似的,耳边不时传来男人方才的话声,她身体骤然一软,扶住身后的栏杆。

  后背一阵一阵的拔凉。

  原来,床伴才是他对她的定义。

  他只打算睡她,却并不打算给她一个名分。

  原来是这样……

  "少奶奶,你没事吧?"一个年轻的女佣上前搀扶住她。

  她想摇头,说一声‘没事’,可喉咙里就和卡住了一样,这个时候,耳边却又传来另一名女佣轻声嗤责的声音,"什么少奶奶,陵少还没承认她的身份呢!老太太那儿默许了有什么用,少爷不同意举行婚礼,她连个未婚妻都算不上!"

  这声音听着很轻,可在安静的大厅内如一深水炸弹,炸响在每个人的耳畔。

  "可不是么,顶多算是一个爬上过陵少床的女人,不过陵少睡过的女人那么多,她也不过只是万花丛中的一枝罢了。"

  "可能还是,最不受宠的那一枝。"

  想一想陵少对这个女人的‘特殊对待’,佣人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聊的好不欢快。

  听着这些低言细语的嘲讽,叶欢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逼着自己压抑下内心中涌出的委屈,强颜欢笑。

  可能这就是,陵寒对她的报复吧。

  他对她的恨,可能穷其一生都未必平复的了了。

  ……

  叶欢颜的工作地点原先不在欢娱集团,可她拗不过陵奶奶的要求,被强行的安排在了陵寒的身边。

  所以陵寒的那一声‘叶秘书’,叫的一点都没错。

  欢娱集团是陵家上上辈人打下来的江山,陵家世代单传,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陵寒的手中。

  他花了七年的时间,将它打造成了一座娱乐帝国,在娱乐圈内风声鹤唳,打造了娱乐圈近半的知名女星。

  比如前阵子刚与影帝传出绯闻的麦佳人,还有TR直播平台的主播殷果果。

  "叶秘书,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你送去各部门,还有一份报表,复审之后需要送到总裁办去签字,报表很重要,千万不要弄丢了。"

  拥有一双修长美腿的米娅,留下了一叠蓝色档案,继而款款离开。

  叶欢颜手指离开鼠标,将文件打开后梭巡了一遍,紧接着便想起了‘总裁办’这三个字,脑壳又开始发疼了。

  公司里没人知道她和陵寒那些隐晦的事情,也没人知道他们二者的关系。

  可倘若要她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面对陵寒,她心虚。

  而且,很虚。第4章 一张陈年旧照

  ‘咚咚咚——’鼓起了十足的勇气,叶欢颜站在十七层总裁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

  一片死寂。

  ‘咚咚咚——’她又抬手敲了两声。

  还是无人应答。

  叶欢颜屏了一口气,准备第三次敲门时,办公区有人冒出脑袋,好心的提醒,"叶秘书,刚才集团高层开会,陵总去会议室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要是有什么文件,先放他桌上吧。"

  她怔了怔,环顾四周后发现,果然办公区的人少了一小部分,估计都一起去开会去了。

  "好,谢谢。"她微笑着对那个人道了一声谢。

  然后按下门扣。

  叶欢颜不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但她每一次进来,都会被眼前这一清爽整洁的办公室给震撼住。

  陵寒是一个有高度洁癖症的人,所以他们每一次的同床,一定会有数名佣人将她全身上下都擦拭干净,甚至连体毛都会一并清除。

  而陵寒的办公室,就和他这个人一样,简约明朗的没有一丝杂质。

  将文件放在檀木书桌上,叶欢颜就准备离去,目光却不经意的被一张搁置在抽屉中,露出一角的照片给吸引住。

  她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将照片给抽了出来。

  这是一张泛黄的陈年旧照。

  照片的边缘已经有了磨损的痕迹,看来主人经常会用指腹摩挲它。

  可等叶欢颜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她还是愕然的瞪大了眼。

  这上面身穿着学院风短裙,扎着麻花辫,浅笑倩兮的女孩,可不就是她自己么!

  这是她上大一时候的照片!

  陵寒怎么会有的!

  紧握着照片,叶欢颜百思不得其解,她并没有将照片放回原处,而是捏着,攥着,直到身后传来一道阴郁低沉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叶欢颜抓着照片的手又是一紧,她仓皇的转过身,下意识的将握着照片的手指,背在了身后。

  她姣好的面容上,努力的强撑起一抹浅笑,"你……开完会了?"

  内心,却已浮现出了一层无法抑制的紧张和不安。

  "我……我是来给你送文件的,看见你不在,所以我就,就先把东西放进来……"

  她结结巴巴的开口,"现在东西已经送……送到了,那我就先……"

  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陵寒没有说话,他臂弯搭着西装,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衣,给人一种惊世骇俗的绝世疯子,深色的冷眸,淡色的薄唇,脸上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只是微微眯起的凤眸,还是带着丝丝缕缕的迫力传至叶欢颜的心尖。

  他修长的身姿立于门口,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刚才她那个细微的小举动,此刻,他就盯着她藏匿在身后的藕臂,慢吞吞的朝着她走去。

  "手里拿的什么?"暗哑的嗓音,带着些许的玩味。

  叶欢颜吞了吞唾沫,随着陵寒的靠近,她一点点的往后退,藏匿着照片的手掌心,已滋生出了一层薄汗。

  "没什么。"她摇头,心里紧张的不行。

  可陵寒哪里会信,他轻‘呵’了一声,偏过头,叶欢颜赶紧将身子又避开了一分。

  这一举动让陵寒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几乎没再给她反应的机会,动作极快的上前了一步,厚实的胸膛紧抵向她,她无处可退,被抵到桌边,而他的长臂顺势伸出向了她的身后。

  只觉得手心一凉的同时,陵寒修长的两指已夹着照片,像炫耀似的在她面前晃了一晃。第5章 照片被撕碎了

  叶欢颜后知后觉的想去抢,可奈何男人的身高185,她穿着高跟鞋也不过只及他的鼻尖,踮着脚尖够了几次,都被他成功的给避开了。

  陵寒瞧着她急红了脸的模样,薄唇弯出了一道几不可见的凉笑,"这么心急,该不会是趁着我不在,从我这儿偷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资料,准备倒卖给合作方吧?"

  这几年陵氏树大招风,想挤垮它的企业比比皆是,可叶欢颜没有想到,陵寒居然会将她当成是一个商业间谍。

  纵然她早已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这一刻还是不免觉得心寒。

  "你还给我!"她急了,伸手去够。

  "如果我说不呢?"他饶有些兴致的看着她又蹦又跳的模样,仿佛对这样的互动颇感兴趣,小女人面颊上染了一抹绯色,诱人极了。

  他凉薄至极的面容,仿佛有了一丝融化的痕迹。

  然后低头,望向从她手里掠夺而来的胜利品。

  叶欢颜知道来不及了,也不再去抢了,而是干巴巴的解释,"我……我是无意间看见的,并不是……"

  时间定格。

  当陵寒看清了照片上的人儿,他眉眼间的笑意,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凝结起来,一股冰冷的寒气从他身上四溢而出。

  照片中的女人,一张瓜子小脸衬出几分温婉风情,像是一朵清新的小百合,尽显出少女的纯真。

  那是他心中最美好的一道回忆。

  而直到,他知道了一件事情的真相。

  从此,他心中的那道幻影,就此破灭。

  "这照片本来就是我的……"注意到了陵寒阴郁下来的神色,叶欢颜的心里七上八下,她以为是自己偷拿东西的行为惹恼了他,苍白的唇间溢出了一声微弱的质疑,"为什么它会在你这里?"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心情忐忑不安。

  陵寒的神色,有些可怕。

  "我……如果你想要,就留给你好了。"她‘大度’的作出让步。

  只盼着他不要冷着一张脸,这办公室的冷空气都快要冻死人了。

  "呵……"也不知过了是有多久,陵寒的薄唇终于动了动,像是回过了神似的。

  他手掌心加了力道,将照片缓缓的攥紧,抬头望向她,"你该不会以为,我很稀罕这张照片吧?"

  叶欢颜怔住,视线转向他抬起来的手,愕然的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眸子,"什么?"

  她似乎并没有听懂。

  只是下一秒,寂静的空气中,忽然传出了‘刺啦’一声。

  刚才还完整无缺的照片,忽然被撕裂成了两半,攥在陵寒的手中,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碎纸揉的变了形,碾碎似的握着。

  这一突然的举动,完全惊呆了叶欢颜。

  "你——"

  她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如果我留它给你造成什么样的误解的话,那我就毁了它。"陵寒嘴角的笑有一丝讥嘲,他上前一步,冰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低低的嘘了一声,"叶欢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留着它么?"

  他凉薄的目光,和面容上的邪魅妖冶,形成了极致的反比。

  每一个字音都像是从他薄唇中挤出来的一样。

  "因为只有它的存在,可以时时刻刻的告诫我,你脸上的纯情天真,不过都是你装出来的而已!"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只怪我爱的太荒唐》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