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末世大魔王》陈光大丁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末世大魔王》陈光大丁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收尸人

  七月中旬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正午时分更是把人给烤的外焦里嫩,不过陈光大却是一身喜气,直接顶着大太阳就出门了,虽然他马上要去参加的是一场葬礼,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一旦死了人他的生意也就来了,即使……死的是他的老同学!

  跨上他的九手桑塔纳3000,陈光大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车后的殡葬用品,确定没少什么之后他便颠颠的开往葬礼现场,而略带嘈杂的音箱中,很快就响起了他梦中情人苏瞳的声音,温柔而又甜美的为大家播报着新闻。

  "曈曈!哥刚又接了一笔大单,十几个亿的工程量呢,这么高兴的事你总该陪哥出来庆祝一下了吧……"

  陈光大拿起手机就发了条语音微信出去,顺手又砸了砸不怎么给力的破空调,而广播中很快就响起了一阵音乐声,他的小米手机也叮叮的响了起来,就听和广播里同样甜美的声音笑道:"不行哦!小坏蛋,晚上人家要帮同事带班,改天我们再见面吧,还在直播就不多说了哈!"

  "哎呦~这小声音可甜死我喽……"

  陈光大激动无比的浪叫了一声,虽然他还没有跟苏瞳见过面,但苏瞳放在电台的写真照那真是美若天仙,不知和他的左右手共同战斗过多少回,只要一想到苏瞳那黑丝大长腿,陈光大就恨不得直接死在她身上才过瘾。

  一阵庄严而又肃穆的哀乐忽然从车外传来,直接打断了陈光大的意淫,他急忙把车驶到一堆白惨惨的花圈面前,伸头看了看镜中已经开始发福的自己,虽然这不是一个二十八岁小伙该有的身材,但他总觉得胖一点才更有老板的派头!

  "都给我哭惨点,哭不出眼泪不给钱啊……"

  陈光大一下车就对几个老妇女低吼了一句,一帮专职哭丧的老娘们立马嚎啕大哭了起来,哀乐也响了一倍,陈光大赶紧趁机点了两滴眼药水,"哇"的一声就冲进了人家的小院中。

  一具盖着麻布的尸体就直挺挺的躺在客厅里,但陈光大却一点都不害怕,直接一头扑到尸体上就哭天抢地的大喊道:"我的好兄弟啊,你怎么就走了呀,丢下我们这些老同学可怎么活啊!"

  "六子!六子!你别太激动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

  几个老同学跑急忙上来拉住了陈光大,也不禁眼眶湿润,而陈光大又在那寻死觅活好一阵才收了哭嚎,转头就蹲到一个披麻戴孝的少妇面前,哀声说道:"嫂子!你也节哀顺变吧,将来家里有什么事您尽管说,您的事以后就是我的事了!"

  "谢谢你了六子……"

  少妇也不知是不是早就哭干了眼泪,脸色十分麻木的点了点头,而陈光大抹着眼泪就站了起来,出了屋子就准备去布置灵堂,他之前可劲装了一车的主打产品,少说也有个七八千块的东西,就算给老同学打个七折他也有不少的赚头。

  "哟~六子!刚刚戏演的不错嘛……"

  一位长相俊朗的男人忽然迎面走了上来,一看到陈光大就嘲讽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年就你跟奎子最不对付了吧,他死了你应该很开心才对啊,你这怎么哭的比死了亲妈还惨呢!"

  "刘少宇!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人死债消懂不懂,我跟他再有什么过节也都烟消云散了……"

  陈光大没好气的翻翻白眼,显摆似的掏出了一包中华来,但刘少宇却慢悠悠的点上一根九五至尊,看着他嘿嘿一声怪笑才进了屋,陈光大立马不屑的吐了口吐沫:"呸~什么东西,有俩骚钱了不起啊!"

  陈光大气呼呼的出了院子,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比他更能装逼的人,不过他刚跑到车边,就看到一位漂亮少妇正躲在树下扇风,前凸后翘的身材十分的诱惑,不过陈光大却走上去淡淡地说道:"哟~嫂子!咋不跟少宇一块进去呢,这外面得多热啊!"

  "那一屋子晦气我才不进去呢,一大早就为了他家这破事跑来跑去,都恶心死我了……"

  少妇一脸烦躁的扇着风,转头又刻薄道:"要我说这奎子就是福薄,眼看着当了好几年的钉子户,政府刚答应他家要求他就挂了,留下五六百万的家产都送给他老婆当嫁妆了,真是个短命鬼!"

  "我靠!征了这么多啊,对了,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来着?脑梗吗……"

  陈光大吃惊的放下刚想点起的香烟,而少妇摇摇头就说道:"连验尸官都说不清楚,反正就是猝死一类的吧,听说前段时间一直发烧,结果今天一大早就死床上了,要不是我老公念旧找人给她帮忙,就凭李岚一个小寡妇啊,恐怕连个停尸棚都甭想搭起来!"

  "嗯!少宇跟奎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陈光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眼神却不由飘向屋中那披麻戴孝的李岚,这奎子人长的虽然很挫,可娶得媳妇却是相当的漂亮,文文静静的很是秀气,也不知当初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嫁给奎子那样的穷光蛋。

  "六子!"

  陈光大愣神之间,李岚就从屋里走了出来,柔柔的走到他身边说道:"奎子他父母都走的早,我和他身边又没个兄弟姐妹帮衬,明天出殡的事还得麻烦你了,该多少钱的费用我一定如数付给你!"

  "嗨呀~嫂子!说钱这可就伤感情啦,我跟奎子那可是多年的老兄弟了,以后你们家的事一并包在我身上,绝对会让他走的风风光光……"

  陈光大急忙挺直腰杆,又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塞进她手里,李岚十分感激的冲他笑笑才回了屋,但旁边的少妇却阴阳怪气道:"瞧你那眼珠子亮的,惦记上人家了吧,我看你还不如现在就趁虚而入,反正寡妇跟光棍那是绝配,人家又有那么丰厚的嫁妆,你要是下手晚了可当心没便宜捡啦!"

  "我说丁莉,你这话的味道咋就这么馊呢,我是那种人吗……"

  陈光大蹙眉瞪眼的看着她,但丁莉却冷笑一声道:"陈六子!少在姐面前装了吧,我老公大舅的葬礼是你办的吧,烧给他的十条中华居然全是假烟,你连人家死人钱都敢坑,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的呀,况且人家小寡妇还不一定能看上你呢,都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镜子,穷屌丝!"

  丁莉极度轻蔑的翻了他一眼,扭着大屁股便上了一台红色奔驰,傲的简直就跟南极企鹅一样,气的陈光大恨不得直接上去捶扁她的胸才好,这夫妻俩果然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混账东西!

  "他奶奶的!一对狗男女,不坑你们坑谁……"

  陈光大气呼呼的打开汽车,熟练的搬出马上要用的丧葬物品,可刚走进屋里他却忽然一愣,十分怪异的看了看门板上的尸体,纳闷道:"哎?怎么好像动了一下呢,老子不会中暑了吧?"第2章 夜袭寡妇门

  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这几天去世的人似乎特别的多,原本三两天才能接单生意的陈光大,今天居然给忙了个脚不沾地,不是打电话让他赶紧过去收尸,就是让他赶紧带人过去哭丧,光"坟头蹦迪"这种豪华套餐就一口气卖出去好几套。

  陈光大一路忙到了天色漆黑,才顾得上在路边摊随便对付了一点,然而这一闲下来,小寡妇的倩影却再次浮上他的心头,先不说李岚到底继承了多少拆迁款,光她温柔贤淑的模样就实在让人心痒难耐,而现在也正是她最需要男人安慰的时候。

  一念至此,陈光大三两下就扒光了碗里的炒饭,跳起来便急吼吼的往车上跑去,然而还没等他上车,路口的一家足浴城却忽然炸了窝,许多赤着脚的客人撒丫子就跑,女技师更是在里面尖叫连连,不过一看门口停的几台警车,明显是人家警察在抓嫖。

  "唉哟嘿~怎么当的警察啊,对面那家才是正宗大保健呢……"

  陈光大十分幸灾乐祸的喊了一声,谁知一帮警察果真又杀向了对面,一帮光屁股的嫖客和小姐竟然连命都不要了,直接就从三楼的窗户里跳了出来,就连几个廉价的"江边老头乐"也遭了殃,裤子来不及提就从小树林里蹿了出来。

  "我靠!我这乌鸦嘴……"

  陈光大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在地上惨叫的小姐,没想到这帮人居然会这么玩命,他连忙缩起脑袋心虚的钻上了汽车,但这场大扫黄似乎是全城性的,竟然满大街都是哇哇乱跑的警车,几乎整个苏京都给他们闹的天翻地覆。

  "妈的!没事就知道扫黄,人家挣几个辛苦钱容易么……"

  陈光大骂骂咧咧的把车开向了李岚家,不过小寡妇家的门口却是安静的不像话,她家这一片本来就是拆迁区域,甚至为了逼她家拆迁连路灯都给拔了,上百米的范围里只剩她家一栋房子,孤零零的就跟座坟包一样恐怖。

  李岚家的灯如同鬼火一般忽明忽暗,门口惨白的花圈更是格外的渗人,要不是陈光大常年和死人打交道,还真不敢靠近这种阴森的鬼地方,不过他刚把车给停下,一道长发飘飘的黑影却忽然从前方闪过,竟然在草丛里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这要是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给吓尿了,可陈光大却是混不在意的推开了车门,干他们这行的难免会碰到些邪门事,但大部分都是自己吓唬自己而已,只不过等他用手机下意识照向草丛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脑袋突然就冒了出来。

  陈光大心里猛地一拎,没想到自己夜路走多终究还是撞了鬼,谁知跟着露出来的却是一张狐媚又尴尬的俏脸,陈光大一下就回过了神来,蹲在里面的居然是刘少宇的老婆丁莉,她还穿着下午那件性感的齐屁小短裙,波涛汹涌的身材就算化成灰他都能认识。

  "丁莉?你干吗呢,不会在拉屎吧……"

  陈光大震惊无比的看着对方,丁莉立马尴尬万分的站了起来,俏脸早就涨的通红通红,她很不自然的拽了拽裙摆便说道:"没有啦!我……我手机丢在李岚家了,可我叫门没人答应,又不敢进去拿,刚想回去小便就憋不住了,你能带我进去拿一下吗?"

  "切~大的小的还不是一样,都是在污染环境……"

  陈光大很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扭头就往李岚家大步走去,谁知丁莉却忽然贴上来紧紧挽住了他,整个人几乎都快爬到他身上来了,但陈光大又跟着嘲讽道:"你可别趁机勾引我啊,我可是个很正经的男人!"

  "瞎说什么啊!我……我怎么会勾引你啊,我就是害怕嘛……"

  丁莉立马羞恼的翻了他一眼,表情简直矜持的不得了,但双手却始终不肯撒开,而陈光大暗自冷笑了一下之后,便不经意地说道:"你待会可得小心点啊,你们女人阴气重,特别容易招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说不定奎子就在院里等着呢!"

  丁莉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却没吭声,似乎知道陈光大是在故意吓唬她,然而小寡妇家门口实在是太吓人了,就算一个大老爷们到了这里也得头皮发麻,她几乎发自本能的抱住了陈光大,而陈光大也很不客气的将她一把搂住,肆无忌惮的捏着她的小蛮腰。

  不过两人刚走到院门口,陈光大的心里忽然就是一沉,本该敞开的大门竟然被反锁住了,可按照规矩尸体必须在家里放上一夜才行,所以这大门今晚是绝对不能关的,于是他急忙问道:"你刚刚是不是真喊她了?李岚该不会想不开了吧?"

  "怎么没喊呀,我嗓子都快喊破了她都没反应,你赶快翻进去看看吧,万一出了事可就糟了……"

  丁莉也很焦急的推了他一把,陈光大二话不说直接就翻了进去,打开院门便带着丁莉快步往屋里走去,但两人一进屋就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奎子的尸体还硬邦邦的躺在客厅里,已经隐隐的散发出一股臭气来了,两根摇曳的长明烛更是平添了一分恐怖。

  对于这种事情陈光大早就习以为常,但身后的丁莉明显抖的更加厉害,连牙齿都在不断的打颤,陈光大连忙拍拍她的手臂就往后堂走去,但简陋的后堂里还是一个人没有,紧闭的卧室门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李……"

  陈光大刚想喊上一嗓子,嘴巴却突然被人给捂住了,他立马纳闷的看向了身后的丁莉,谁知丁莉竟然脸色阴沉的朝他摇了摇头,眼神还说不出的诡异,但陈光大却忽然震惊的发现,这女人的手机居然就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陈光大有些愠怒的推开丁莉的手,冷冰冰的瞪着她手里的手机,可声音却不自觉的压低了,谁知丁莉却又急忙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冷笑着指了指房门紧闭的卧室。第3章 夜惊魂

  "你还要我说多少次,不是我下的毒,我还没来得及下他就已经死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一声颇为压抑的咆哮忽然从卧室里响了起来,居然还是个男人的声音,陈光大立马震惊的转过身去,但丁莉却猛地贴上来,在他耳边戏谑地说道:"听到没有,你的小寡妇在里面偷人呢,你就不想知道她偷的是谁吗?"

  "你……"

  陈光大眉头一蹙刚想说话,谁知屋里的李岚跟着就急切道:"少宇!你别这么激动啊,我没说不相信你,只是……只是奎子死的也太巧了呀,我们刚想给他下毒他就死了,如果不把这事弄清楚,我可是会愧疚一辈子的呀!"

  "刘少宇?你老公?"

  陈光大惊骇欲绝的看向了丁莉,而丁莉冷冷一笑就说道:"很惊讶吗?是不是觉得李岚那么贤淑就不会偷男人了呀,但我告诉你,她李岚根本就是个十足的骚货,她给我老公发的那些下流短信,连做鸡的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我就没见过比她还不要脸的女人!"

  "你愧疚什么?如果真是我下的毒你就不愧疚了吗?你可别忘了,下毒的事可是你先提出来的,你当时怎么就不愧疚,他死了不正好遂了你的愿嘛……"

  刘少宇在屋中再次咆哮了起来,声音根本就控制不住,而李岚马上就苦苦哀求道:"少宇!你千万别激动,我……我那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着想啊,只有他死了拆迁款才能全归我们啊,而且我这肚子眼看就要越来越大了,万一被奎子发现孩子不是他的,那还怎么得了啊!"

  "好他妈一个淫妇,偷汉子还不算,居然还要谋杀亲夫啊……"

  陈光大震惊无比的看向了奎子的尸体,总觉得他老同学的脑袋上正萦绕着一股王八绿,但丁莉显然比他更激动,一听"孩子"两字她直接就炸了,突然冲上去一脚踹开房门就大吼道:"王八蛋!老娘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拼了!"

  "啊……"

  卧室里立马传来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怒极的丁莉就跟头母老虎一样直接扑了进去,陈光大急忙跑上去一看,就见丁莉已经把李岚给死死摁在了地上,揪着她的头发拼命往床上撞,撞的李岚就跟杀猪一样的惨叫。

  "不……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啊……"

  看似高大威猛的刘少宇竟然拉都不敢拉一下,就跟个老妇女一样在那惊慌的摇着手,而陈光大一下就想起这货是个上门女婿,丁莉向来都是骑在他头上拉屎撒尿的,他面对丁莉只有跪舔的份。

  "六……六子!你快上去拉一下啊,李岚有身孕不能挨打的呀……"

  刘少宇突然看见门外幸灾乐祸的陈光大,他竟然一头就扑了出来,但陈光大却一脚将他踹翻了出去,指着他就大骂道:"你他妈还是不是个人?奎子一直把你当兄弟,可你不但在背后偷偷搞他老婆,居然还想谋财害命,你就不怕奎子跳起来掐死你吗?"

  "真的不怪我啊,都是李岚怂恿我的呀,我要是不照做她就去找我老婆闹啊……"

  刘少宇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早就慌得六神无主了,而陈光大刚想再上去狠狠教训他一番,谁知门口却忽然闪出一条异常诡异的身影,那熟悉的面容一下就让陈光大惊恐的僵在原地,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

  刘少宇下意识的扭头看去,也一下惊的魂飞魄散,就见身穿寿衣的奎子居然直挺挺的站在门口,正用一双灰白色的眼珠直勾勾的瞪着他,即使那双眼睛完全看不清瞳孔,但一股阴寒的戾气却直接扑面而来。

  "啊……"

  刘少宇胡飞魄散的鬼叫了一声,一屁股摔在地上的同时,裤裆竟然瞬间就湿了一大片,他蹬着地面拼命想往后面躲,谁知门口的奎子却突然沙哑的嘶吼一声,居然一下就飞扑到了他的身上。

  "吼~"

  奎子突然把嘴张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从嘴角两侧撕开的大口子一直裂到了耳朵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咬在刘少宇的脸上,居然活活从他脸上撕下来一大块血肉来。

  "啊……"

  满脸是血的刘少宇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再想挣扎却已经来不及了,奎子的力量简直出奇的大,刘少宇就好似孩童一般被他死死按在地上,奎子的脑袋一扬又是一大块血肉被扯下,眨眼间就把刘少宇给咬成了一个血淋淋的血人!

  "别打啦!奎子……奎子诈尸啦……"

  陈光大终于回过神来,一下就惊骇欲绝的贴到了墙上,而卧室里的两个女人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丁莉一巴掌抽在李岚的脸上,扭头就冲了出来,谁知入眼竟是如此血腥的场面,她老公的喉管都被活活咬断了,正支棱在外面噗噗的冒着鲜血。

  "啊……"

  丁莉一屁股摔在地上,脸色瞬间吓得惨白惨白,而披头散发的李岚也跟着冲了出来,但她一看奎子竟然活了过来,居然一头扑上去死死抱住了奎子,惊慌的哭喊道:"老公!求求你别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呀!"

  "吼~"

  奎子突然扭头一口咬在了李岚的肩膀上,疼的李岚一声惨叫立刻摔倒在地,但奎子就跟疯了一样,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又是狠狠一口,恐怖的咬合力直接撕开李岚的衣袖,连同她的血肉一齐吞进了口中,一下就把李岚给活活痛晕了过去。

  "奎子你冷静一点,那是你老婆啊……"

  陈光大惊急的大叫起来,但奎子却突然抬头对他"嗷"的一声怪叫,直到那双充满凶厉的灰色眼珠被陈光大看到,他才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这完全不可能是人类可以拥有的眼睛,那对直接裂开到耳根的嘴角更像是厉鬼一般恐怖。

  "快走啊,奎子发疯啦……"

  丁莉惊慌失措的推着陈光大就想跑,谁知奎子突然猛地一蹬地面,直接就从李岚身上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丁莉性感的大腿就想咬,但眼疾手快的陈光大却猛地抄起一张板凳,一家伙就将他砸翻了出去。

  "去死吧!"

  陈光大重重把板凳砸了出去,又从腰间猛地拔出了一根锃亮的锥刺,举在手上哆哆嗦嗦的大喊道:"你……你他妈别过来啊,我这根可是开过光的金刚降魔杵,专治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识相的就赶紧滚蛋!"

  "吼~"

  被砸翻在地的奎子一个翻身就蹦了起来,根本甩都不甩他手上的降魔杵,大吼一声又直扑了上来,陈光大立马一咬牙狠狠捅了过去,只听"噗"的一声爆响,尖利的降魔杵直接扎进了奎子的眼眶,谁知奎子竟然连屁事都没有,脑袋狠狠一甩就将他给按倒在地。

  "啊……"

  陈光大被摔的惨叫一声,可是一抬头,差点又被奎子嘴里的臭气给熏晕了过去,他赶忙一把掐住奎子的脖子,拼了命的把他往外推,可奎子的力气却是奇大无比,没两下就压弯了他的手臂,一张还在滴血的大嘴就在他眼前"嘎嘣嘎嘣"的乱咬。

  "快……快帮忙啊……"

  陈光大竭尽全力的看向旁边的丁莉,谁知这娘们早就尿了一地都是,一见他求救竟然扭头就冲进了卧室,"咚"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房门,气的陈光大立马在那疯狂的大骂道:"你妈个壁呀!老子死了你也跑不掉!"第4章 绿帽子活尸

  "吼~"

  身上的奎子忽然一头压了下来,惊慌失措的陈光大赶紧一偏脑袋,奎子的大嘴一下就狠狠咬在了他的耳边,但奎子刚想扭头再咬的时候,陈光大却趁机拔出了他眼眶中的降魔杵,对准他的太阳穴就是一顿猛扎。

  "老子扎死你、扎死你、扎死你……"

  陈光大一把揪住奎子的脑袋,举着降魔杵就跟疯了一样凶狠乱扎,但没几下突然就听"噗哧"一声脆响,奎子的脑袋竟然像个烂西瓜般狠狠的裂开,红的白的流的他一手都是,而奎子的全身也在此时狠狠一抖,就跟个刚爽完的嫖客一样,重重压在他身上不动了。

  "呼呼呼……"

  陈光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兀自举着降魔杵保持着僵硬的动作,而奎子的脑浆就跟豆腐渣一样从脑壳里缓缓流出,陈光大下意识就想把他推开,但一条漆黑的蠕虫却突然闪电般钻了出来,身子猛地一勾,竟然直接从脑壳里狠狠射向了陈光大。

  陈光大立马暗叫一声不好,可再想扭头却已经来不及了,那虫子竟然一下跳在他的嘴巴上,疯狂的往他嘴里钻去,情急之下的陈光大也不顾上许多,赶紧一口咬在那虫子身上,谁知他这一口居然没把虫子给咬断,虫子的坚韧性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硬邦邦的就跟胶条卡在他嘴里一样。

  "啊……"

  陈光大突然疯狂的嘶吼一声,拼尽全力狠狠往虫子身上咬去,只听"嘎嘣"一声脆响,一股腥臊的苦味瞬间弥漫了陈光大的嘴巴,但那断身的虫子居然还在他嘴里来回挣扎,突然又是狠狠一弹,竟然直接落进了他的嗓子眼里。

  "呕~咳咳咳……"

  陈光大急忙抠着喉咙猛咳,但他只把后半截虫尸给吐了出来,剩下的半截居然一直钻进了他的胃里,简直比生吞一万只苍蝇还要让他恶心,可还没等他把胃里的虫子给抠吐出来,一声怪异的嘶吼却突然让他全身俱震。

  陈光大急忙推开身上的尸体,爬起来惊恐的朝前一看,本该死透了的刘少宇竟然活生生的坐了起来,歪着已经被咬开一半的脖子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双灰蒙蒙的眼珠居然变的跟奎子一模一样。

  活尸!!!

  两个漆黑的大字一下就砸进了陈光大的脑海中,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一个奎子诈尸或许还情有可原,老婆偷人又要谋杀自己,只要是具尸体都得气活过来,但这刘少宇竟然也跟着诈尸了,恐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遇上传说中的活尸了!

  "我靠!"

  陈光大瞬间就被吓的魂飞魄散,一个瘦小的奎子就差点把他弄死,再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刘少宇,他肯定连活路都没有了,而且刘少宇好死不死就堵在客厅的门口,他立马扑到卧室的门上惊慌的大叫道:"快开门啊,你老公也诈尸啦,你快让我进去啊!"

  "啊……"

  晕厥中的李岚也忽然清醒了过来,但她一看刘少宇的嘴巴都裂到耳朵根了,她立马惊恐的尖叫一声,赶忙就往卧室门口拼命爬来,而紧闭的房门终于在这时被轻轻打开了,陈光大心中一喜,立马一头把门撞开就扑了进去。

  "咣~"

  就在陈光大刚翻过身的同时,丁莉竟然瞬间又把房门给重重的关上了,还顺手把房门给彻底锁死,陈光大一愣之下,赶紧指着门外焦急的大喊道:"快开门啊!李岚还在外面啊!"

  谁知丁莉非但没有开门,反而死死顶在门上动也不动,外面的李岚一下就惊恐的大叫了起来,趴在门上凄厉的大喊大叫,但丁莉却满脸狠色的大骂道:"臭婊子!你不是想跟你的奸夫双宿双栖嘛,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

  "你他妈疯啦,快开门……"

  陈光大惊骇欲绝的跳了起来,然而他刚想推开门上的丁莉,李岚的哭喊声一下就变成了惨叫,房门不断被她给撞的咣咣作响,但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工夫,外面居然一下就归于了平静,一大滩鲜红的血液泉涌一般从门缝里流淌了进来,死静的门外只留下一片恐怖的咀嚼声。

  "啪~"

  陈光大一个大嘴巴抽在了丁莉的脸上,丁莉立马瘫坐在一边嘤嘤的痛哭了起来,而陈光大也顾不上再去教训她,赶紧拖来衣柜等重物都顶在门上,不过等他四下一看,立马就愤怒道:"老子还以为你有点良心呢,我看这窗户上要不是有防盗网,你早就一个人溜了吧!"

  "呜~他刘少宇凭什么对不起我?他吃我家的喝我家的,买房买车都是我父母出的钱,他却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他就是个畜生……"

  丁莉痛哭流涕的坐在那大喊大叫,但陈光大也懒得跟这臭娘们啰嗦,转头就拎起板凳冲到了窗户边,这防盗网对丁莉来说无疑是铜墙铁壁,但对于他一个大男人却不是什么难事,他直接跳上凳子就开始大力猛踹,没一会防盗窗就"咣当"一下砸在了地上。

  "等我一下,你等我一下呀……"

  丁莉赶紧屁滚尿流的爬起来拉住了陈光大,但陈光大却将她一脚踢开,扭头就跳下窗户往自己的车上跑,可他还没跑出多远却是忽然一愣,只见一群摇摇晃晃的身影正从远处踉跄而来,怪异的姿势怎么看都不像是群正常人。

  "嘶~"

  陈光大猛地倒吸了口凉气,急忙借着幽暗的月光仔细看去,果然!这些人不但缺胳膊少腿,有的干脆就是肠子和骨头一起露在外面,并且随着一声声恐怖至极的嘶吼声响起,立马就让陈光大浑身一个激灵,这些鬼东西竟然又是一群活尸!

  "妈呀!"

  陈光大怪叫一声拔腿就跑,谁知前方居然又迎面冒出来两只,对方一见到他立刻就加速直扑而来,兴奋的嘶吼声就跟鬼子看到花姑娘一样激动,而陈光大一看前后被堵立马哀嚎了一声,这要是被它们给抓住,恐怕被啃的连渣都不会剩下。

  "他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

  陈光大突然怒吼了一声,一把抄起路边的一根木棍就直冲了过去,好在他当年在学校经常打架的底子还在,上去一棍子就抽翻一只活尸,扭头又是一脚狠狠勾在另一只的裤裆上,可对方竟然只是身体一晃,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肩膀。

  "哧啦~"

  陈光大赶紧往后一跳,活尸的利爪立刻把他的衬衣给一撕到底,扭头又玩命的扑上来,但陈光大却举起断裂的木棍一下扎进了它的眼眶中,全力之下木棍径直插进了它的大脑,活尸立马浑身一抖,仰头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操!"

  陈光大又一脚踢翻了另一只活尸,赶忙就往自己车上没命的跑去,而他心里这时也多少有了点数,看来这活尸就跟传说中的一样,想要彻底杀死必须先摧毁它们的大脑才行,其余部位对它们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

  "嘎啦……"

  陈光大心急如焚的跳上汽车就拼命的打火,谁知发动机竟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破车居然在这最要命的时候趴窝了,眼看着那十几只活尸已经急吼吼的冲了过来,连它们的白牙都看的清清楚楚,陈光大几乎连尿都快急出来了。第5章 落难记

  "祖宗哎!我求求你了,我明天给你换宝马机油还不行嘛……"

  满脸发绿的陈光大拼命的哀求,连汽车钥匙都差点给他拧断了,而他这九手的破汽车终于在这时狠狠一抖,发动机立马发出一阵难听的咆哮声,和他一个尿性的破车瞬间就启动了。

  "哇吼~"

  陈光大激动无比的欢呼一声,熟练的挂上倒档调头就要跑,谁知后方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大响,陈光大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一台大红色的奔驰竟然撞在了一棵大树上,整个车头都狠狠的凹陷了下去。

  "我靠!丁莉……"

  陈光大吓得浑身一震,那台红色的奔驰正是丁莉那小娘们的,而周围的活尸瞬间就跟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立马放弃对他的追捕,竟然齐刷刷的冲向了丁莉的汽车。

  "救命!救命啊……"

  丁莉凄厉的尖叫立马就从车里响了起来,陈光大可以看到她正在拼命的按着启动按钮,但严重损坏的奔驰却连马达都没响一下,几头速度最快的活尸一下就扑到了她的车上,近乎疯狂的捶打着汽车玻璃,吓得丁莉在里面撕心裂肺的连连尖叫。

  "不……不管我事,我……我又不是滥好人,跟我没关系的……"

  陈光大十分神经质的摇着头,哆哆嗦嗦的打着方向盘就要走,然而丁莉的汽车玻璃却在这时轰然破碎,一只活尸低头就钻了进去,丁莉的惨叫声一下就戛然而止,可就在陈光大以为她已经完蛋的时候,丁莉却一把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玩命的冲出来撒腿就跑。

  丁莉的速度简直快到了极致,就连陈光大都无法明白,她穿着高跟鞋怎么能跑那么快的,但眨眼之间丁莉忽然又是一声惨叫,就看她身体一歪竟然重重的摔倒在地,后面的一群活尸立马越过她的汽车,争先恐后的朝她猛追了过去!

  "陈光大!你他妈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车里的陈光大突然爆吼了一声,一下就把油门踩到了最底,两道碧蓝的灯光瞬间就打在了群尸的身上,群尸立马被灯光照的齐齐一滞,就看那台破歪歪的桑塔纳3000竟跟疯了一样直冲过来,一头就把群尸给高高的铲上了天空。

  "啊!老子撞死你们……"

  陈光大死死握着方向盘疯狂大吼,只听车头不断咚咚乱响,群尸就跟保龄球一样接连从他车顶上翻过,挡风玻璃几乎瞬间就裂成了一大片,还有大量如同石油一般的黑色液体黏在上面。

  "吱~"

  陈光大一脚刹车停在了路中央,满头大汗的回头一看,群尸竟然被他给撞了个对穿,歪七扭八的躺了一地都是,但几只活尸眨眼间又生龙活虎般的跳了起来,再次狠狠扑向满地乱爬的丁莉。

  "快上来啊……"

  陈光大猛地一个神龙摆尾,几只活尸立马又被他狠狠撞了出去,而地上的丁莉突然爆发了全身的潜力,竟然隔着好几米的距离一头就扑了过来,大半个身子直接就趴在了窗户上。

  "啊……"

  丁莉突然又是一声惊叫,一只活尸竟然一把拽住了她的脚踝,吓得丁莉在车门上疯狂乱蹬,但陈光大却直接一脚油门跺下,看准了路边的一棵小树一头就冲了过去,只听"咚"的一声闷响,活尸瞬间就被错过的小树狠狠撞飞了出去。

  "哇……"

  摆脱活尸的丁莉一头扑了进来,趴在陈光大身上就开始嚎啕大哭,而陈光大立刻就把车急速的驶离了这片区域,等到了一条正在翻修的大路上时,汽车"咣当"一声就撞开了路边的护栏,直接停在了空荡荡的泥土路面上。

  "哭什么哭,你刚刚杀人的时候怎么不哭……"

  陈光大一把推开身上的丁莉,丁莉立马四仰八叉的摔在车门上,但她早已吓的肝胆俱裂,竟然不顾一切又扑上来死死抱住了他,陈光大只好郁闷无比的点上了一根香烟,戏谑地说道:"你也有趴在我裆上的一天啊,真不知道你那死鬼老公知道了会作何感想啊!"

  "呜~"

  回答陈光大的只有丁莉崩溃般的哭声,小娘们的确够惨的,性感的齐屁小短裙已经掀到了腰上,黑丝美腿上尽是摔出来的破洞,两只高跟鞋早不知飞哪去了,恐怕她这辈子也没像今天这么狼狈过。

  "来!抽根烟定定神吧……"

  陈光大把抽了一半的香烟直接塞进她嘴里,而丁莉也是杆老烟枪了,接过香烟就拼命的吸了一大口,过了一会总算哆哆嗦嗦的直起了身来,看着陈光大就哀声问道:"光大!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真的好可怕啊!"

  "活尸啊!还能是什么东西,就跟你那死鬼老公一样……"

  陈光大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扭头就从扶手箱里掏出纸笔拍在她身上,丁莉抱着纸笔一脸的不明所以,但陈光大冷笑一声就说道:"救你不要钱啊?你看我这限量版的3000都撞成什么鬼样子了,你要么打十万块的欠条给我,要么就陪老子睡一觉,你自己选吧!"

  "我……我陪你睡觉……"

  丁莉居然毫不犹豫的扔了纸笔,拼命的在那点着脑袋,这让随口一说的陈光大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下意识又把丁莉给仔细打量了一遍,虽说这娘们有着白富美所有的臭毛病,但白富美就是白富美,不论身材还是脸蛋都不是吹的,陈光大也就在做梦的时候才睡过这种女人。

  "呃~也行哈,去你那还是去我那……"

  陈光大几乎毫无原则的答应了,如此主动送上门的美人他根本没有不要的理由,他也相信刚死了老公的丁莉十分需要他的安慰,不过丁莉却惊恐的拉着他问道:"我们……我们是不是该报警啊?万一明天警察发现我们去过那,我们可怎么交待啊?"

  "报个屁的警!报了警之后怎么说啊,说咱们遇上了一群活尸啊?那警察还不以为咱们是神经病啊,还是等明天先看看新闻再说吧……"

  陈光大很是不屑撇撇嘴,丁莉只好弱弱的答应了一声,而陈光大立马就将她一把搂了过来,眉飞色舞地说道:"还是去你家吧,听说你家有台超大的按摩浴缸是吧?那咱们就先去洗个鸳鸯浴,再去你家的欧式大床上翻云覆雨!"

  "不行不行!还是去你家吧,我对着他照片会害怕的……"

  丁莉立刻慌张的哀求了起来,陈光大只好悻悻的撇了撇嘴,没想到这点阴暗的心理都无法被满足,不过就在他准备调头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铃声却忽然从裤兜里传了出来。

  "哎?我小情人这时候发信息给我干什么……"

  陈光大纳闷的看着屏幕,居然是苏瞳发来的一条语音信息,等他随手点开一听,苏瞳竟然在里面哭喊着说道:"光哥!你快来救救我们吧,我们这里死了好多的人啊,死的人都变成了僵尸,报警都没有人接,你快来救救我们啊,呜~"

  "我操!"

  陈光大立马震惊无比的看向了丁莉,而丁莉也同样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任他俩打破头也没想到,恐怖的活尸竟然不止出现在一处地方,似乎有全城蔓延之势……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末世大魔王》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3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