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转身心碎一地》季夏夏慕少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转身心碎一地》季夏夏慕少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遇上她治愈他

  "唔,好热啊……"

  季夏夏躺在帝豪酒店的大床上,不停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嘴里发出一阵娇吟,心里的那团小火苗越烧越旺。

  "咔哒——"

  酒店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黑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衬托出他完美的身形。

  线条硬朗的面庞,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两条斜斜的剑眉微拧,深邃的目光里透出一丝冷峻。

  慕少卿关上房门之后,伸手松了松领带,一次缜长的商业谈判让他感觉心绪有一丝烦躁。

  突然从里面响起的女人娇吟声,让他神情微微一顿,目光中倏然凝起一丝冰寒。

  他紧走几步,便看到了暖黄灯影下大床上,姿势撩人,衣服已经褪到了一半,春光乍泄的女人。

  总有一些谈判商,会暗度陈仓地将女人送到自己的床上,期望借以能在谈判中获取一些额外的利益。

  对此慕少卿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对女人并无多大兴趣,一般会将女人直接赶出房间。

  这次也不会例外。

  "出去!"

  他俯下身去,靠近扭动的女人,试图擒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床上带离。

  "我要!求求你……"

  季夏夏却顺势贴上了他的身体,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微微喘息着。

  温热的气息吹拂过他的耳根,一双芊芊玉手探入他的胸口轻轻地摩挲着。

  居然有这么疯狂的女人?

  慕少卿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试图从她的臂弯里抽身出来。

  "滚开!"

  季夏夏却顺势在他的怀里一拱,直接将他拱翻在了床上,而她也借机骑跨到了男人的身上。

  感受着女人身体的温热,闻到一抹如兰似麝的馨香,一番纠缠后,他身下的某个地方居然起了反应。

  这倒是有点意外,他原本是有某功能障碍的,所以这也是他对一般女人比较冷淡的另一层原因。

  他如同星耀般的黑眸,凝视着身上满面潮红的女人。

  那娇俏的脸蛋,水漾迷离的眼神,泛起情动的涟漪,丰胸细腰,肥瘦恰好。

  看起来就像是一块诱人的甜点,似乎相当可口。

  "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慕少卿目光深敛,语气中透出一丝狠劲。

  说罢,他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动作粗野,如同剥粽子一般剥去了她身上的衣衫。

  女人像是被解除了禁锢一般,在他身下扭动得更加剧烈,似是一种刻意的迎合,一番狂风暴雨随之到来。

  ……

  熹微的晨光刺透落地窗帘的罅隙照在白色的大床上,季夏夏睁开眼睛,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首先感受到的是身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身体动了动,如同被车碾压过一般沉重。

  "醒了?"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声线森冷。

  季夏夏蓦然间转过头去,便对上了男人幽寒的目光。

  此时的慕少卿侧卧在床上,一只手支着脑袋,正欣赏着眼前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

  男人?

  一个陌生男人?

  季夏夏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面容俊朗,气质不俗,深邃的目光里看不出多大的情绪变化。

  她微微愣了下,却又马上反应过来,长得再帅也不能成为他欺负自己的借口。

  "臭流氓!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女人,你搞清楚一点!这是我的床,昨天晚上是你主动爬上了我的床!"男人霸道地回呛了她一句。

  季夏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身边,看起来这里好像是一间酒店的高档客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记忆回到昨天晚上跟男友顾景泽在西餐厅用餐的一幕,听他说自己的工作和困惑,最后还喝了点红酒。

  到这个地方,后面的记忆就变得模糊了。

  问题应该是出在那杯红酒上!

  可是,顾景泽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夏,如果我谈不成这个项目,就得不到升职的机会,就不能给你更好的未来……"

  耳边突然浮现顾景泽在餐桌上说过的话,她心中一阵抽痛,他的老实和坦诚只是为后来所做的一切掩饰。

  这个混蛋!为了谈成大单获得升职的机会,把自己给卖了!第2章 :渣男和贱人

  "你跟顾景泽之间有交易?"季夏夏克制着心中的刺痛问道。

  "我不认识什么顾景泽,不过经常会有合作商将女人送到我的床上,你算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的!"

  慕少卿不紧不慢地说道,然后裸着身子下床,当着季夏夏的面开始穿衣服。

  季夏夏想不到,他居然丝毫都不避讳自己。

  这身材,标准的运动型男,宽肩窄臀,胸肌坚实,醒目的八块腹肌。

  看得季夏夏一阵脸红,赶忙别过脸去。

  "没想到你还是个原装货?补过的?"慕少卿淡淡地说道。

  有些合作商知道自己不近女色,对女人挑剔,所以,会变着花样想要制造点新鲜感。

  补过的?

  这句话既像是对季夏夏的一种提醒,也像是对她的一种嘲弄。

  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去,居然还被人拿来质疑!

  简直是一种侮辱!

  她怒视着他,咬牙切齿地狠啐一句,"禽兽!王八蛋!"

  慕少卿没有回应,唇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他将这视为一场钱色交易。

  穿戴整齐后,他从床边的公文包里取出一张支票,用派克笔快速地添上了一串数字,随手扔到了床上。

  "我可不白睡你,这是五十万,收好!我对你昨晚上的表现很满意!"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应召女郎吗?

  季夏夏心里的炸药包立马被点燃了,她捡起支票几下撕碎,直接甩到了男人的脸上,碎纸屑在他面前如纷纷扬扬的雪花。

  "收起你的臭钱,赶紧滚!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她虽然没有钱,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是吗?永不再见?"

  小女人的反应,让慕少卿稍稍有些意外。

  居然还有不喜欢钱的女人?更何况她主动爬上自己的床,难道不是为了钱吗?

  慕少卿没有多说话,心里倒是对她产生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然后转身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男人离开房间以后,季夏夏坐在床上愣怔了片刻,她心里充满委屈和不甘。

  她必须要找到顾景泽,当面对质,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她下床快速地穿好衣服,冲出酒店房间,乘坐电梯下楼。

  身后的酒店客房,人去屋空,金色的门牌2809闪着幽冷的光。

  季夏夏从帝豪酒店出来之后,打了辆出租车,直奔顾景泽租住的天水公寓。

  从车里走出来之后,季夏夏的心里就窝着火,脚下也如同踩了风火轮一般。

  她走到顾景泽租住的房间门前时,却突然放缓了脚步,举起的手也收了回去。

  这个时候,从微微拉开了一点缝隙的门里,传来一阵激烈的喘息声。

  "啊啊……景泽,人家的腰都酸死了,你好坏啊……"

  这女人的声音,即便是季夏夏站在门口没有看见对方的脸,也已经听出来了,是何雨晴。

  她跟自己在一个公司,季夏夏做设计,何雨晴主管人事。

  所以,既是同事,又是平时关系不错的闺蜜。

  这窝边草吃的,还真是有点猝不及防!

  为了知道更多的真相,季夏夏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屏住呼吸想要继续听听他们后面的话。

  "小妖精,你不是就喜欢我坏一点吗?来,咱们换个姿势!"

  里面传来顾景泽的声音,让季夏夏感到一阵恶心。

  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自己以前居然还那么爱他?

  "景泽,你说昨晚上你把夏夏送到了谭总的床上,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何雨晴嬉笑道。

  "呵呵……"顾景泽的语气里,透出一丝嘲讽,"跟她谈了两年恋爱,居然都没有让我睡,我只好做个顺水人情,把她送给谭总喽,那个老男人对处女有特殊偏好!"

  "哼,你是为了公司副总的职位吧?毕竟谭总手里可是个大单,只要谈成了,公司副总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了吧?"

  "小妖精,你今天话真多,我要好好地惩罚你一下!"

  "啊,不要,好坏……"

  房间里再次传来,一阵欢爱的靡靡之音。第3章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站在门口的季夏夏的忍耐已经达到了限度,再也听不下去了,咚地一声撞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内的两个人立马停止了动作,赤裸交缠的男女,瞬间分开,满脸惊慌失措。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季夏夏,顾景泽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然后片刻又恢复了镇定,"夏夏,我想,这只是个误会吧?"

  "误会?"季夏夏一双眼睛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言语锋利道,"误会你为了升职谈成合作把我送上大客户的床?误会你们两个是在屋里不穿衣服探讨人生?"

  顾景泽被季夏夏一连串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

  何雨晴眼看顾景泽在季夏夏面前已经输了阵仗,直接披了一件男式白衬衫,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顾景泽在她身后也匆匆地提上了裤子。

  何雨晴双手抱臂胸前,甩了一下波浪卷,一双桃花眼斜睨着季夏夏,脸上带了几分嚣张。

  "夏夏,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这样子三个人都累,我认识景泽比你早,他爱的是我……"

  "认识的早你干嘛不提前公开你们之间的关系?非要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难道这是你们何家的传统吗?"

  季夏夏回呛了她一句,其实她的话中也是意有所指,何雨晴的家事她多少也知道一点,何雨晴的父亲就干过姐夫出轨小姨子的事情。

  季夏夏说这是她何家的传统,实则也是话里夹枪带棒嘲讽她。

  "夏夏,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事情,你干嘛非要扯上我的家事?"何雨晴脸一红道。

  "你这种人原来也会脸红啊?我还以为你根本不知道何为廉耻呢!"

  何雨晴被季夏夏的一番话说的也是,没了话说,这季夏夏别看平时行事得体大方,看起来好像没啥脾气,关键时候言辞倒也犀利。

  此时,撂在床头的手机却响了,顾景泽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接起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咆哮声之后,他立马脸色大变,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季夏夏,"谭总说我放他鸽子,让他白等了一个晚上,你昨天晚上没上谭总的床?"

  "顾景泽,你还是男人吗?做事敢做不敢当,到这个时候还想狡辩?"

  季夏夏被气得终于爆发了,顺手拿起电视柜上的一把水果刀,就要跟顾景泽拼命。

  顾景泽眼看此刻的季夏夏,根本就控制不住,只好左躲右闪,尽量地避开她,不让她伤到自己。

  何雨晴眼看事态已经失去控制,怕闹出人命,则是趁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二十几分钟后警车嚷嚷着赶到,上来几个警察,询问了几句之后,直接将三人带去派出所。第4章 :又被拉去相亲

  这事情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警察也只能按照一般感情纠纷处理。

  劝说了几句,让他们私下解决。

  不过,提前声明一点,不许再一言不合拔刀子。

  在派出所里待了几个小时,季夏夏的火气渐渐消了,她也想明白了,跟顾景泽这种人渣拼个鱼死网破,不值得!

  季夏夏从派出所里走出来,没想到站在派出所门口的居然是自己的继母周虹,爸爸季建国则是坐在不远处的车里。

  她们是来接自己的吗?季夏夏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身为季家的女儿,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我和你爸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周虹趁机挖苦道。

  "我既没做伤天害理,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给季家丢什么人了?"季夏夏不服气地说道。

  "小贱人,还嘴硬!"周虹瞪了她一眼道。

  这个时候,何雨晴也挽着顾景泽的胳膊,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看着她们争吵,脸上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夏夏,像你这样不检点的女人,景泽又怎么会喜欢呢?"

  "你说什么?"

  何雨晴此时如此不要脸,直接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让季夏夏想直接冲上前去撕了她。

  "行了,别再丢人现眼了,赶紧跟我和你爸回家!"周虹厌弃地白了季夏夏一眼。

  这个时候,季建国也已经从车里走了出来,他站在车前,一脸寒霜地看着季夏夏。

  季夏夏虽然心里并不怵周虹,但毕竟还是有点忌惮爸爸的。

  如果在派出所门口再跟何雨晴和顾景泽纠缠不清,脸面上也有些不好看,所以她还是忍住了。

  见季夏夏突然偃旗息鼓,何雨晴更是有恃无恐,故意用胸口贴着顾景泽的胳膊,表现出亲昵的样子。

  "婊子配狗,也算是绝配!"

  季夏夏嫌恶地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转身,直接走几步进了爸爸的车。

  直接把何雨晴和顾景泽晾在了原地,顾景泽扭曲的脸上带着一丝不甘。

  怎么会搞错?这是眼看谈成的项目要飞吗?

  ……

  季建国坐在前面开车,一路上铁青着脸不说话,坐在他身边的周虹倒是有几次转身看坐在后排的季夏夏。

  季夏夏则是故意避开周虹的目光,转脸去看车窗外流动的风景。

  刚到家进了门口,撞见继妹季冬冬,就又是一阵迎面刺耳的大呼小叫。

  "怎么着为了个男人,还闹到派出所去了?姐,不是我说你啊,你有这么缺男人吗?"

  季夏夏看爸爸的情绪有些不对,也懒得理会季冬冬,要是放平时她一定饶不了这个小妖精。

  季建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啪地一声将车钥匙摔在了茶几上。

  "夏夏,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季建国厉声道。

  "也没什么,就是顾景泽背着我搞别的女人,被我撞见,我气不过,所以就……"季夏夏支吾道。

  "也罢!我本来就不看好这个顾景泽,他除了有张嘴能把你哄得团团转外,还有什么?"

  "爸,我知道了,我也是现在才看清顾景泽是个人渣!"

  "哼!我早先托人给你介绍了那么多男朋友,可都是些优质资源啊,现在吃了亏想明白了吧?"周虹则又是不忘奚落她道。

  当着爸爸的面,季夏夏不好意思回怼她。

  她以前给自己张罗的那些相亲男,不是年纪大的死了老婆的,就是身体有残疾缺陷的。

  她给自己选择相亲对象的唯一标准,就是有钱,她就是想用自己的婚姻幸福来换取可利用的资源。

  "那我倒是要谢谢你了,没事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季夏夏不想继续留在这里看继母的脸色,听爸爸的训斥,便转身想着借机回房。

  "先别急着走,我这次倒是又给你物色了一个优质资源。"周虹在身后说道。

  听到这里,季夏夏僵在原地,突然觉得心中微凉。第5章 :周虹的不良用心

  季夏夏转身看了一眼沉默的父亲,拖着长音道,"爸,我不想去……"

  "这次由不得你,你要是不想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你就必须给我去!"季建国怒气冲冲道。

  听着季建国的话,周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季夏夏却感到满心委屈。

  如今在季家,自己已经是多余的存在,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话一点都没错。

  谁让自己生母生自己的时候难产死了呢?

  或许当年妈妈将生的机会留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后所要面对的这一切。

  平时继母和继妹就没少为难自己,只是为了顾全大局,自己尽量减少跟她们的冲突,却没想到她们却是愈发变本加厉。

  父亲也失去了最起码的判断标准,多数时候都是听从继母周虹的意见。

  "好,我去!"季夏夏忍住眼里的泪水道。

  "早听话不就没事了吗?非要惹你爸发火才甘心?"周虹不疼不痒道。

  "你……!"季夏夏怒视着她,差点发作。

  季冬冬眼看着自己的亲妈和继姐,这一番你来我往,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这个时候,季建国身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听完之后,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单位有点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一切都由你来安排好了。"季建国对着周虹说道。

  "只要你这个宝贝女儿听话,我就烧高香了!"周虹撇了撇嘴。

  "夏夏,老实听话,就让爸爸省点心吧!"季建国嘱咐完之后,直接向门口走去。

  季建国在银行工作,还没有到内退的年龄,也算是有点小职权。

  "你爸的话都听到了吗?回房间换身衣服,礼物我也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次可得给我长点心!"周虹咬牙道。

  季夏夏没有理会她,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季夏夏走后,季冬冬赶忙凑上前,小声道:"妈,你又给她物色了个什么对象啊?"

  "就是常跟我在一起搓麻将的慕老太太的孙子,这慕家好像是挺有钱的!"周虹一脸算计道。

  "这么好的条件,你不先留给自己闺女,便宜了她?"季冬冬悻悻道。

  "这慕老太太倒是挺着急孙子的婚事的,不过,我听别人说她这孙子那方面有毛病,不举!"周虹一脸坏笑道。

  "天呐,那不就是个活太监吗?"季冬冬睁圆眼睛大张着嘴巴,惊声道。

  "你小点声,可别让她给听见了!"

  季冬冬悄摸声息地看了身后一眼,然后转头,母子二人相视会心一笑。

  季夏夏从屋里换了一身浅蓝色,淡雅的连衣裙,踩着白色的高跟鞋从房间里走出来。

  "穿得这么素,你是去奔丧啊?还是去相亲啊?"周虹脸色一沉,一脸不悦道。

  "这有什么不妥吗?"季夏夏反问道。

  "行,行了,你就是看你爸爸不在故意跟我作对呢?"周虹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不过,周虹心里清楚,这小贱人毕竟是底子好,穿什么都是有模有样,兴许这慕家少爷就看上了呢?

  季冬冬虽然以前是嫉妒季夏夏长得比自己漂亮,性格又好,但是一想到她即将相亲的对象不举,她就心里莫名地心情好。

  "带上我给慕家少爷准备的礼物,别忘了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周虹刻意地强调了一句。

  季夏夏看了一眼,是一个粉红色的手袋,里面装着一个长方形精致的粉色盒子。

  "就算是相亲,也没必要给对方带礼物吧?"季夏夏心里有些抵触。

  看周虹这架势,分明有些把自己送出去,上赶着倒贴人家的意思。

  "我跟慕老太太是牌友,这也不过分吧?锦江饭店1808客房,你可别给我弄错喽?"

  听着周虹的话,季夏夏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是为了不惹爸爸生气,她只能照办。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转身心碎一地》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2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