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爹地萌宝闯天下》孙恒苏灵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爹地萌宝闯天下》孙恒苏灵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儿子的老师是美女

  "99分?"

  南城小学门口的街道上,孙恒无精打采的抖了抖手上的试卷,随后眼睛一眯,佯装发怒的朝身侧瞪去。

  他的手边,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留着锅盖头,背着小书包,看上去很是可爱。

  "对呀对呀!"

  小男孩小脑袋猛点,亮晶晶大眼睛眨动两下,满是期待的看着孙桓,像是在等待夸奖:"老爸我厉害吧!"

  "厉害,太厉害了,都知道自己动手改分数了!"孙桓一下子把试卷摔在小男孩的头上,笑骂道。

  小男孩双手捂着小脑袋,噘着嘴不满的说道:"我这不都是想让老爸你高兴嘛!"

  看着男孩小脸上不服气的表情,孙桓哭笑不得:"你小子,就算你想改分数,好歹也用同一颜色的笔好吗,你看看你这满篇的大叉,以为用蓝笔在9面前加个9,就能冒充99?你这不是让我高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那没办法啊,我找不到红笔,只好用蓝笔凑合喽。"小男孩嘀咕。

  "……"

  孙桓翻了翻个白眼。

  奶奶个熊,自己奶爸生涯都快一年了,怎么还是没法把这混小子教育的懂事老实呢。

  考试考个位数也就罢了,还天天给自己在学校惹是生非,这脾性,哎,和自己年轻时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感觉孙桓似乎是生气了,孙小乐上前用小手抓着他的胳膊摇晃着,昂着小脑袋睁着大眼睛撒娇卖萌:"老爸,别生气嘛,大不了我给你介绍个美女认识!"

  "没兴趣!"孙桓没好气的说道。这小子,每次闯祸都这么说。

  "老爸,真的很漂亮的哦。"孙小乐继续诱惑的说道。

  孙桓不理睬。

  "胸很大哦。"

  "那也没兴趣,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个什么大小……额,那个……有多大?"孙桓说着说着,神情一震。

  "总之很大就是了。"孙小乐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明天你跟我去学校就知道了!"

  "算你小子懂事,不过先说清楚了,你小子要是敢骗我,我非揍得你屁股开花!"

  孙桓擦了擦口角的口水,扬了扬和孙小乐脑袋差不多大的沙包拳头,威胁意味十足的哼声道。

  ……

  第二天早上,当孙桓睁开眼时,阳光已经洒满了他租住的拆迁区筒子楼简陋房间。

  晃了晃头爬起身来,顺手拽住旁边蜷缩在床角、快被挤出床下的孙小乐的耳朵,将他给拽了起来。

  "好困啊,老爸!我还没睡醒呢!"孙小乐揉着惺忪的睡眼,小脑袋头发乱糟糟的,有些委屈的说道。

  抬头看了看斑驳墙上挂着的旧钟表,他又不满的嘟着小嘴:"才十点啊,第二节课还没下课呢。"

  "少废话!赶紧给老子去做饭!待会吃完饭,你还得带我去学校,给我介绍美女!"

  孙桓一脚将孙小乐给踹下了床,然后点了根烟吸了起来。

  孙小乐掉下床,像小皮球一样骨碌碌滚了两圈,然后爬起身,习以为常的拍了拍身上的灰,耷拉着脑袋钻进厨房,开始捣鼓起早饭来。

  申城市四中附属小学。

  当孙小乐和孙桓到达校园时,已经快上午十一点。

  孙小乐神神叨叨的将孙桓领进一间办公室,粉嘟嘟的小手一指,小脸上尽是得意:"爸爸,我没骗你吧。"

  孙桓顺着孙小乐的手指方向一看,顿时两只眼睛都直了。

  此刻办公室中只有一位女子,坐在靠窗台的位置。女子有二十岁出头,脸蛋比明星还要精致,眉如新柳,琼鼻桃唇,翦水秋瞳,穿着职业装,黑色西装套裙,内衬白衬衫,却丝毫掩盖不了玲珑起伏的火爆身材。

  尤其是此时她正伏案备课,柔柔的阳光透过窗台照在她身上,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清新纯净的气质……

  "不错,不错!"孙桓咂咂嘴,双眼冒光的点头。

  "爸爸,样子别这么猥琐行吗,会影响我在校园里的光辉形象的。"

  孙小乐歪着小脑袋,大眼睛鄙夷的扫了孙桓一下,然后扯着嗓子喊道:"苏老师,我把我爸带来了!"

  苏灵儿正聚精会神写着课程安排报告,突然听到有孩子喊自己,下意识抬起头,顿时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孙小乐和他旁边一位流里流气的青年,微微怔了怔。

  "这人是孙小乐父亲?怎么看上去这么年轻?"

  心念一转,苏灵儿暗自嘀咕,从办公桌前起身,俏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步履款款的走了过去。

  "您是孙小乐的家长?"苏灵儿好奇的打量着孙桓。

  "嗯,我是孙桓,孙小乐的……"

  孙桓话没说完,孙小乐插嘴道:"苏老师,按你说的,我把我爸带来了,嘿嘿,我去上课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还转身对孙桓挤了挤鬼眼,一副"我没骗你吧"的表情,撒开小腿就要跑。

  孙桓头都没回,手臂向后一伸,将他拽了回来,鼻子都快气歪了!

  妈的,这个臭小子敢蒙我,说给我介绍美女,原来是被老师请了家长……

  "孙先生,我是孙小乐的班主任,想和你谈一谈孙小乐的问题……"苏灵儿开口说着。

  "老师你不用多说了,肯定是这小子在学校里惹了什么祸!看我不弄死这小兔崽子!"孙桓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孙小乐,恶狠狠地说道。

  被拽着拎在半空的苏小乐听到这话,顿时小脸都哭丧下来。

  "……"苏灵儿翻了翻白眼。

  "孙先生,你先听我说完,是这样的,最近,孙小乐同学和班上的另外一位女同学李小美走的太过亲密,两人经常手拉手在校园里转悠,还同吃一个冰激凌,这一幕被李小美父母看到,告到了我这里,怀疑两个小朋友有早恋倾向,因此我把你请来,就是希望能解决孩子早恋的问题……"

  "不是这样的!"孙小乐悬空蹬着小腿,稚声稚气的嚷嚷起来:"我和李小美是真心相爱的,你们不能棒打鸳鸯,否则我要是哪天自挂东南枝,都是你们逼的……"

  自挂东南枝?

  听到这话,苏灵儿一瞬间仿佛是被高压电线亲吻了一样,愕然之后,哭笑不得。这孩子,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一套。倒是知道古文‘孔雀东南飞’中的典故,可怎么语文就才考9分呢,

  "哟呵,还真心相爱,你这么小,知道什么叫爱吗?我告诉你小子,爱情这东西,是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你什么时候把小媳妇带给老爸看看,老爸看的满意了才行!懂不?"

  孙桓脸上挂着吊了郎当的笑意,晃了晃拳头威胁似的对孙小乐训斥道。

  孙小乐一听来了劲,兴奋道:"老爸,李小美很可爱的,萌萌哒小萝莉,我相信你见了肯定会喜欢。"

  "……"

  听着父子两人对话,苏灵儿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桓却是没留意到她的神情,转过头对苏灵儿嘿嘿一笑:"苏老师,你看,你这问题解决了。"

  解决?解决你个大头鬼啊。

  苏灵儿翻了翻白眼:"孙先生,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孙小乐同学,在学校里跟人打架……"

  "什么?打架!"

  一听这话,孙桓怒了,转过头怒视着孙小乐:"你个小兔崽子,还敢打架?说,打赢了还是打输了!"

  被拎在空中的孙小乐撇了撇嘴,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当然是打赢了!余华那个小弱鸡,还敢调戏李小美,被我把鼻子打出血了!"

  听到这话,孙桓满意的点点头:"那还差不多。"

  "……"

  苏灵儿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在地上。

  这都是什么奇葩父子啊!

  苏灵儿总算明白为什么孙小乐在学校里总是吊儿浪荡,横行霸道,跟个小霸王一样,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想到这里,苏灵儿觉得问题的症结,应该在孙小乐的父亲身上。美眸不知觉的开始打量孙桓,越打量越感觉孙桓吊不修边幅,全身散发着一股邪气。

  "孙小乐同学,你先出去吧,我要和你爸爸好好聊聊。"苏灵儿思索片刻对孙小乐道。

  听到这话,孙小乐眼睛里顿时喜笑颜开。孙桓瞪了他一眼,也松开手,将他从半空放在地上。

  "老爸,好好聊,苏老师人很好的。"孙小乐对着孙桓挤眼弄眉,一脸暧昧的神情,嘿嘿笑着溜出了办公室。

  孙小乐出了办公室,苏灵儿和孙恒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一脸严肃的开口:"孙先生,请允许我冒昧的说一句,你现在教育孩子的方式,似乎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态度也需要纠正。"

  "哦,这样啊!"

  孙桓扯着凌乱的头发,一脸为难:"可是苏老师啊,我读书少,不知道如何管理孩子,不知能不能麻烦您抽时间,到家里给孩子补补习,顺便纠正一下我该如何教育孩子。"

  听到这话,苏灵儿显然有些意动,不过看孙桓那一脸流里流气的模样,心中却很犹豫。

  权衡半天后,苏灵儿才开口:"孙先生,孩子的学习,我可以帮忙,但是教育方面,你也是成年人了,我恐怕不知道……"

  "没事,你就当我是小孩好了!只要你愿意到家里来补课,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保证听你的!"孙恒不待苏灵儿说完,孙恒赶紧插嘴。

  "可是……"苏灵儿皱了皱没,刚想张嘴办公室外面却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像是有孩子在吼叫。

  俏脸一变,苏灵儿赶紧咯噔咯噔踩着高压鞋,跑了出去。孙桓也跟在她后面,顺便欣赏着她无限美好的背影。

  "啧啧,这背影,我给101分!"孙桓此刻目光绿幽幽的,像是被某类犬科动物附体了一样。第二章 我打人从来不问对方是谁

  "儿子,就是这小畜生把你鼻子打开花的?"

  此时走廊外,一位凶神恶煞的大汉正单手捏着孙小乐的脑袋将他拎在半空。

  大汉体型彪悍身高接近两米,穿着紧身黑背心,露出双臂繁复的纹身,脑门上还有一道蜈蚣般的刀疤,一看就不是什么安良之辈。

  而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位头发染得像鹦鹉毛似的三角眼小胖子,正用怨毒、讥笑的目光盯着孙小乐:"不错,就是这小子,爸,给我狠狠揍他!"

  大汉和小胖子周围,还围着不少凑热闹的小学生,满脸的惊恐。

  "不用我揍,你自己来!"

  光头大汉嘴角扯着狰狞的笑意。被他单手捏在空中的孙小乐,双腿不断挣扎,还几脚踢在大汉身上,可光头大汉似乎没有感觉。

  "余华,你这个弱鸡,有本事让你这不要脸的老子把我放下来,我俩单挑!"孙小乐一边挣扎,一边骂道。

  小胖子脸色微微一变,接着啐了一口:"煞笔,什么年代了还单挑。小爷这就弄死你!"

  "住手!"

  苏灵儿见到这一幕,顿时花容失色。匆匆忙忙的跑上前,人还没到,却被光头大汉给一下子给推开,踉跄着差点摔倒,幸好孙桓在她身后,眼疾手快的将她扶住。

  "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谁敢管闲事!妈的,从来都只有我儿子揍别人的份,谁敢动我儿子,今天这小子就是榜样!"

  "是吗?"光头大汉刚说完,一道带着淡淡讥诮和邪气的声音钻入了他耳中。

  光头一愣,然后发现自己提着孙小乐的手腕被一位青年给反捏住了!

  下一瞬间,他就感到手腕上传来的一股如泰山般沉重的挤压力,疼的他脸都变形了。

  吃痛之下,被提在半空的孙小乐也掉回了地上。然后他一脸委屈的抱住了孙恒的大腿:"老爸,我被欺负了!"

  孙恒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老子还没瞎!平时让你小子好好锻炼,你就是不听,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敢多管闲事!"光头感觉手腕快断了,抽着冷气威胁道。

  孙恒微微咧嘴一笑:"不好意思,老子揍人,从来不问对方是谁?"

  咔嚓!

  下一刻,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光头捂着自己的手腕,撕心裂肺的痛嚎起来!可还没嚎完,孙桓脚上的拖鞋已经踹到了他脸上,巨力之下,光头如同个沙包一般飞了出去。

  "妈的,废物一个也敢动老子的人。"骂咧一声,孙恒看着瘫在地上的光头不屑的一笑,然后低头瞪了一眼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孙小乐:"看什么看,我平时怎么教你的?还不给我打回去。"

  孙小乐浑身一激灵,头一偏,看向了一旁被吓得目瞪口呆的小胖子余华,嘴角微微一翘。

  "小乐,你给我站住!"苏灵儿美眸一睁,喊完立马看向了孙恒:"孙先生,你怎么能这样教孩子,你这样会毁了他的!"

  孙恒眨巴了几下眼睛:"那应该怎么教?"

  苏灵儿长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缓缓开口:"这里是学校,出了问题,学生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找老师,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找老师?你不是在这么,可是,有用么?"孙恒不置可否的说道。

  "我……"苏灵儿想到刚才的一幕,涌上胸口的一番教育之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隔了半响,才道:"不管怎么说,打人就是不对,你先带小乐回去,有什么事晚点再说。

  "那可不行,这孙子我今天不把他收拾老实了,下次还来找我儿子麻烦怎么办。"孙恒想都不想就摇头道,眼睛瞟向挣扎着要坐起来的光头。

  看着孙恒蠢蠢欲动的样子,苏灵儿脸色一变,赶紧拦在了孙恒身前:"孙先生,你之前不是还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么?"

  孙恒脚步一顿,有些愣神,好半响后,脸上忽然一喜:"你答应来家里补课了?"

  苏灵儿咬了咬牙,不甘愿的点了点头。

  "那行,今天就看在苏老师的面子上饶了他,不过要是再有下次……"说着,孙恒目光朝光头一扫,拳头猛的朝旁边的篮球架挥了过去。

  砰一声巨响之后,孙恒看也不看,对孙小乐招呼一声,两父子悠然出了校门。

  身后,苏灵儿和不服气起身想找回场子的光头看着被一拳砸凹下去的铁柱子,同时瞪大了眼睛,半响说不出话。

  ……

  "老爸,你好无耻!"

  校门外,孙小乐意犹未尽的回头看了看那些人吃惊的目光,带着鄙视道。

  "老子哪里无耻了!"孙恒眼睛一瞪。

  "你想泡苏老师就明说嘛,还假惺惺的让人家上家里来补习,你刚才那叫围魏救赵,假公济私。"

  "嘿,你小子这成语用的挺溜啊?有这本事,怎么才考9分?"

  "人家那叫隐藏实力,等关键时刻才考好,这样才有震撼的感觉!"孙小乐昂着头,得意洋洋道。

  "这样啊,那行,下次考试你就给我拿出实力来,什么时候考个100分,我就什么时候同意你跟小美在一起。"孙恒嘴角一挑,笑道。

  "切,我才不吃你这一套,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告诉苏老师你想泡她,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孙小乐说完,一溜烟的朝前跑去。

  "擦,你个臭小子别跑!还敢威胁老子了……"

  两人很快走到家门口,孙恒摸出钥匙开了门,走到沙发边坐下,摸了摸有些打鼓的肚子,开口问道:"小乐,今天晚上吃啥啊?"

  "老爸你想吃啥。"孙小乐踩着双孙恒的拖鞋,屁颠颠跑过来看着孙恒道:"今天该你做饭了。"

  "今天跟你去学校累着了,不想动。"孙恒翻了个白眼,摆摆手:"算了,吃泡面吧。"

  "又吃泡面啊。"孙小乐嘟着嘴哀叹一声,一脸不情愿的走到厨房烧水开始鼓捣起来。

  很快他便端出两碗泡面,放到桌子上招呼孙恒过来吃饭。

  孙恒把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缸里,走到饭桌旁坐下,抽出双筷子递给孙小乐,然后大口吃起来。

  两人刚吃上不久,门铃突然一响。第三章 苏老师家访

  "老爸,有客人。"孙小乐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有动身。

  "开门去。"孙恒闻言头也不抬,嘴里呼哧的吃着,朝孙小乐挥挥手。

  孙小乐撇撇嘴,无奈的放下筷子走了过去,把门打开。

  "小乐?你爸爸呢?"开门声伴着苏灵儿那明澈的声音响起,惊得孙恒差点噎住,咳嗽两声理顺了气,抓过一张餐巾纸胡乱擦了下嘴巴看过去。

  "哟,苏老师来了?"孙恒朝苏灵儿笑了笑,站起来身来伸手示意:"坐,坐。"

  "你们还没吃饭呐……怎么吃的泡面?"苏灵儿拉着孙小乐的小手走进屋里,四下看了看,瞧见桌上孙恒两人的泡面盒子,眉头皱了皱:"孙先生,你们家小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给他吃这些没有营养的垃圾食品?"

  "我爸爸可懒了,这面都是我煮的。"孙小乐眼睛一转,毫不犹豫的就出卖了孙恒。

  "嘿,你这小子。"孙恒做出一副要打孙小乐的样子想吓吓他,又看到苏灵儿皱眉的样子,收回手咳嗽了一声:"对对对,苏老师说的对,小乐,去把昨天买东西中奖得的火腿肠拿出来,配着吃。"

  "孙先生!"苏灵儿横了孙恒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有您这么当父亲的吗?"

  她说着四下看了看,然后将手里的包放到沙发上,卷起袖子,将头发笼到脑后扎紧:"算了,我给小乐做点吧。"

  "这怎么好意思。"孙恒搓了搓手,看了眼生气的苏灵儿,腆着脸一笑:"苏老师,多做点啊,我也没吃饱呢。"

  "……"苏灵儿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哼哼两声没有搭理孙恒,转身进了厨房。

  苏灵儿确实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半个小时的样子,她便端出三样家常小菜放到桌子上:"小乐,饭在电饭煲里,去洗洗手吃饭。"

  "嗯嗯,苏老师你真好。"孙小乐看着桌上的菜吞了口口水连声答应,蹦蹦跳跳的去洗手了。

  "咳咳,孙老师,我的碗呢?"孙恒闻着菜肴香味,馋虫四动,朝苏灵儿笑笑。

  "自己拿去。"苏灵儿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行,我自己去拿。"孙恒一点也不在意,笑了笑进厨房拿出碗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坐到餐椅上就打算动筷子。

  苏灵儿一把拍掉:"小乐都还没来呢。"

  "我这不是饿了吗。"孙恒打了个哈哈,解释道。

  ……

  两人很快吃完饭,孙恒为了挽回被孙小乐破坏的形象,自告奋勇的表示要收拾餐具,苏灵儿自然乐得轻松,便拉着孙小乐进了他的房间,开始替他辅导功课。

  "你这里得这样填……你看看,读起来是不是通顺了?"房间中,孙小乐窝在苏灵儿怀里,看着面前的试卷,听着苏灵儿的指导不时点点头。

  "还有这里……这里……你把这两个句子改一下,嗯,对,就照我刚才告诉你的方法。"苏灵儿聚精会神的看着孙小乐的字迹,不时摸摸他的头鼓励一声:"小乐真聪明。"

  这般光景大约持续了十来分钟,厨房里的碗筷碰撞声停歇下去,没一会儿,孙恒端着一杯清茶推开门走进来:"苏老师,口渴了吧?雨前龙井,我都没舍得喝,你尝尝?"

  "嗯。"苏灵儿看了孙恒一眼,点点头,再次将目光移回到孙小乐的试卷上。

  过了半响,孙小乐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小脸一副气冲冲的样子看着孙恒:"老爸,你一直在这会影响到我的。"

  苏灵儿听得孙小乐的话抬起头来,发现孙恒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个凳子坐在自己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她莫名其妙皱了皱眉,问道:"孙先生?"

  "啊?啊!"孙恒似乎才反应过来,身子一挺,看着苏灵儿的眼睛尴尬一笑:"哈哈,走神了,走神了。"

  "老爸你明明是在偷看苏老师的胸口。"孙小乐立刻戳破了孙恒的谎言。

  "放屁,我是那样的人吗?"孙恒老脸一红,梗着脖子死不承认:"你个小兔崽子知道什么,我那是在看你写得对不对。"

  苏灵儿却是更相信孙小乐,闻言立刻四下看了看,结果便发现自己因为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孙小乐的试卷上,竟然连胸罩的肩带什么时候滑下来都没察觉。

  她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急忙整理了下,然后抬头看向仍旧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孙恒,羞恼的埋怨道:"孙先生!"

  "这个,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孙恒眼神飘忽,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请您出去。"苏灵儿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一指房门。

  "啊!"可就是这时候,她却踩到一张不知道是孙小乐什么时候吃完没有收拾好的糖果包装纸,脚下一滑,惊呼一声,整个身子向前倾倒下去。

  孙恒立刻反应过来,朝前抬起的左脚还没落下便换了个方向后退一步,然后身子一收,反身用右手搂住了林惊雪的腰间。

  隔着不算太厚的西装面料,苏灵儿那软弱无骨的蛮腰上传来一阵温热。

  孙恒不由自主的看了眼苏灵儿那纯白色衬衣下呼之欲出的双峰和颈间跟衣服料子一样素白迷人的皮肤,然后转睛看向她羞恼潮红的脸蛋尴尬一笑:"苏老师,您没事吧……"

  "放开我!"苏灵儿的脸蛋更加红艳一分,身子颤了颤,连忙从孙恒臂弯里站了起来,然后急急忙忙的理了理衣服。

  "我先出去,你们慢慢讲,啊!"孙恒见苏灵儿相似要发火的样子,不待她开口,立刻找了个借口,识趣儿的退了出去。

  ……

  发生了这档子事情,苏灵儿显然也没有再讲下去的心思,她很快出了孙小乐房间,抓起沙发上的包就打算离开。

  "爸,你送送苏老师啊。"孙小乐朝站在沙发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孙恒一阵挤眉弄眼:"你不是一直告诉我要懂礼貌么。"

  "对对。"孙恒背着手悄悄对孙小乐竖了下大拇指,立刻顺台阶下:"苏老师,我送送您。"

  "不用了。"苏灵儿的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她倒不是埋怨孙恒,人家也是怕自己摔倒,但毕竟经过刚才那番事情,有些抹不开面子,闻言立刻摆手拒绝。

  说着,她跟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逃也似的开门走了出去。

  "别啊,苏老师,这地方挺乱的,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孙恒嘴里说着,脚下一下不停的跟了上去。

  "有人接我的,孙先生,不用麻烦了。"苏灵儿快步下了楼,见孙恒还是追了下来,无奈的开口道。

  孙恒正打算问是谁,面前突然有辆大众车的车灯闪了两下,晃得他抬手挡住眼睛,心里很是不快。

  "苏苏,你这学生怎么住这么个破地方啊?你也是的,补课就不能在学校吗,你看看这里,哪是你这样天仙般的人儿该来的。"张狂的声音听得孙恒忍不住皱起眉头,他抬头看去,那轿车驾驶位走下来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男子,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这人是谁啊?怎么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呢?"男子一脸鄙夷的打量了几眼孙恒,开口嘲弄道。

  这话惹得孙恒眉头一跳。

  "老子不是个好人?我他妈八荣八耻都能倒着背了,今天要不是苏老师在这,我弄不死你这小子。"孙恒心里顿时就不乐意了,不过看看身旁的苏灵儿,想到自己前不久还在她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要以理服人,还是勉强将不快压下。

  "赵晓,你别说了。"苏灵儿峨眉微竖,同样有些不满男子的话,开口阻止道。

  "我又没说错什么。"男子见苏灵儿替孙恒说话,很是不爽,声音拔高一分:"你看看这地方,住的哪个不是跟他一样,全是些没出息的个穷光蛋?"

  孙恒觉得自己忍不了了,正待开口,街角旁却走过来几个混混。

  带头的混混快步走到赵晓身边,伸手一把推得他一个趔趄,嘴里骂骂咧咧道:"你他妈说什么呢?嗯?找死是不是?"

  "你敢动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赵晓一把拍掉混混的手,一脸倨傲的喝道:"信不信我马让让你们进看守所去蹲着?"

  "老子知道你姥姥。"混混呸出口唾沫,抬脚就是一踹,踢在赵晓小肚子上,痛得他哀嚎一声,跟熟虾一样弓起腰。

  然后跟在他后面的几人也围上来,抬手就打。

  "你敢打我!你们竟然敢打我!"赵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狠揍,护着脸,嘴里不停的嚷嚷:"你们就等着吃牢饭吧!"

  "孙先生,你快帮帮赵晓!"苏灵儿吓了一跳,连忙扯了扯孙恒的袖子,拜托道。

  "成!"孙恒看了苏灵儿一眼,点点头,走过去,瞅着被揍得捂头蹲下的赵晓,撇撇嘴,朝混混说道:"哥们,差不多就得了啊。"

  "滚一边儿去,小心老子连着你一块儿揍!"最先动手的混混闻言瞪了他一眼,抬手作势唬道。

  孙恒本就自己都差点忍不住动手,这时候见这混混不听劝,心里一乐,脸上却不露分毫,抬手假模假样的阻拦,暗地里却搅和着推波助澜,引着混混的拳头不停向赵晓四肢关节处撞去,赵晓看在眼里,想要出声,孙恒却不给他机会,借着混混的手一拳打在他下巴上,让他双眼喷火,却又无可奈何的将话憋回肚子里。

  这番下来,赵晓的惨嚎更胜一分,连个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打得差不多了,孙恒收手回到苏灵儿身旁,好整以暇的点上支烟,朝她耸了耸肩膀:"苏老师,群众的怒火劝不住啊。"

  "你不是挺能打的么。"苏灵儿急了,指着赵晓说道:"他都快被打死了。"

  孙恒满脸无辜的看向她,站了眨眼:"你不是要我以德服人么,我这可是坚决执行你的指示。"

  "你!"苏灵儿见他耍无奈,气得跺了下玉足。

  那边带头的混混被两人的声音惊动,抬眼一看,眼中淫邪之色闪过,嘿嘿一笑:"原来还有个小美人。"

  几人对视一眼,不再理会渐渐没了反抗力气的赵晓,一脸淫笑的朝苏灵儿这边走来。

  苏灵儿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下意识的就往孙恒身后躲了躲。

  "孙先生,他们,他们过来了!"苏灵儿扯着孙恒的衣服,从他身后瞄了眼,嘴里惊声叫道。

  孙恒感受着身后苏灵儿柔夷的温润触感,心下一阵暗爽。

  几个混混只当孙恒是被吓傻了,神色之间更是得意一分,流里流气的抖着身子缓缓靠过来。

  "孙先生!"苏灵儿见孙恒不说话,连忙推了推他。

  "别怕,有我呢。"孙恒很是不满的看向打断了他享受的几个混混,将手里的烟头一扔,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懒得跟他们废话,抬腿就是一脚把当先的一人踹得飞出数米远,撞在赵晓的车大灯上,满嘴鲜血的横流而出,然后将剩下的一巴掌一个,全都拍翻在地。

  "啊!"这阵势吓得苏灵儿闭上了眼睛,小手紧紧的拽着孙恒的衣角不敢放手。

  可过了数秒,就在她以为难逃毒手的时候,预料之中的的袭击却没有发生,反倒是一阵杂乱零落的哀嚎传来。

  苏灵儿大着胆子睁开眼看了看。

  几个混混齐齐滚倒在孙恒面前,躺在地上翻来覆去就是直不起身子。

  "让你几个龟孙子装逼,还想跟我抢女人。"孙恒背着她拍了拍手,弹出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深深吐出一口气,仿佛碾死几只无足轻重的蚂蚁一般。

  "你不是要以德服人吗?"苏灵儿想起自己刚才胆小的样子,脸上红了红,急忙放开孙恒的衣角,又听见他这句叫人遐想的话,心里羞得低下头来,有些莫名的滋味。

  "我试过了啊。"孙恒理直气壮的回答道:"可是这几个应该是美国朋友,听不懂中国话啊。"第四章 谁动了我儿子

  解决了小混混,苏灵儿看着软躺在地上的赵晓有些不忍心,想要送他回去,但孙恒哪肯给这小子装可怜骗苏灵儿感情的机会,直接了当的打了个120,然后不容拒绝的就要送苏灵儿回去。

  苏灵儿也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混混们吓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脱几句,见孙恒态度坚决,最终还是同意下来,两人一直走到大道上,孙恒看着苏灵儿上了辆的士,跟自己挥挥手,才转身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孙小乐独自一人出门去了学校。说来也巧,他一路上蹦蹦跳跳的,走得其实并不快,可偏偏在离校门不远的操场边上碰到了来学校上课的苏灵儿。

  "苏老师!"孙小乐眼睛一亮,扯着稚嫩的嗓音就叫出声。

  "嗯,小乐来了?"苏灵儿的眼圈黑黑的,似乎昨晚没有睡好,她看向孙小乐,勉强笑笑:"你爸爸呢?"

  "爸爸还在睡懒觉。"孙小乐"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苏灵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孙先生看着挺男人味的,做事怎么总是这么不着调,孙小乐就一个半大的孩子,都能放心他自己一个人来上学。

  她正想说孙恒两句,身边却突然冒出个声音来。

  "就是这小子!马校长,你看着办吧,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别说我不给你面子。"

  孙小乐和苏灵儿同时回头望去,发现昨天那个被孙恒一顿乱揍得学生家长手臂打着石膏,用纱布吊在颈上,另一只还能动的手正指着自己,骂骂咧咧的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

  "马校长?你这是?"苏灵儿看向那人旁边的中年人,狐疑的问了声。

  "是是是,余先生,你放心,学校出现这种事,是我的过失,我一定给你个交代!"被苏灵儿叫做马校长的中年人献媚的朝这学生家长笑了笑,转过头时,看着苏灵儿的目光却是一变,低声喝道:"苏老师,你怎么带的学生,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像我汇报,你还想不想干了。这个就是那个打人的学生吧,小小年纪不学好,简直败坏学校风气,马上给我向余先生和余华小朋友认错,然后通知他家长来领人。"

  苏灵儿被马校长的话吓了一跳,连忙为孙小乐辩解道:"马校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您身旁的这位先生不顾大人的身份欺负孩子,孙先生着紧自己的孩子,才动手的。"

  "放屁!老子是什么人?会是跟小屁孩计较的人?"余华的爸爸唯恐被苏灵儿当面拆穿,急声打断了她的话:"我看你跟着小子是一伙的!"他说着,转过头去看着马校长:"马校长!这就是你带的队伍?"

  "是是是,余先生,您消消火,我一定让你满意!苏老师,你现在马上给我把这小子带到操场上严厉处罚,至于你,为人师表,却胡言乱语,从今天起,停职一个月。"马校长一阵点头哈腰答应下来,对着苏灵儿低喝。

  "校长,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苏灵儿脸上一急。

  "我说话不管用是吧,小张,把这小子弄操场上去。"马校长冷哼一声,对着身旁一个穿着黑背心的体育老师吩咐。

  后者嘿嘿一笑,伸手就朝孙小乐抓去。

  "你们不能这样!他还只是个孩子!"苏灵儿厉喝一声,伸手挡在了孙小乐面前,哪知黑背心老师却完全不理他,手臂一挥,将苏灵儿推的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然后一把抓住了孙小乐的衣领。

  "你干什么,放开我。"孙小乐被嘞的小脸苍白,喊叫着扭头一口咬在了对方手指上。

  啪!

  黑背心老师吃痛之下一耳光就扇在了孙小乐脸上:"小兔崽子还敢咬人。"

  他然后手臂一抬,勒着他丢在了操场中间。

  苏灵儿挣扎着站起来,眼中全是不可置信,身为一个老师,她从来没想到过,在学校,会碰到这样的事,这还是自己心中那教书育人的圣地吗?一咬牙,苏灵儿拨通了昨天晚上孙恒留给自己的电话号码。

  "孙先生!你快来学校一趟出事了!"

  "什么?"孙恒原本被这电话打断了自己在梦里跟苏灵儿游山玩水有些不快,此刻听到苏灵儿那焦急带着颤音的声音,瞌睡顿时就醒了,眼神一凝。花了一秒钟穿上衣服,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小兔崽子,你可千万别有事,你要出点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我那兄弟。

  一路飞奔,从家里到学校,两公里的路程,孙恒只用了不到三分钟,根本不管路人的反应,他如同旋风一般冲进了学校。

  然后,操场上一股冷风吹过。众人没来由打了一个哆嗦。

  "谁干的!"看着孙小乐脸上鲜红的五指印和脖子上的沉重铁牌站在操场中间被一大堆人围观着指指点点。孙恒眼睛都差点喷出火来!一声爆喝,如同惊雷般在众人耳中炸响。

  随后,孙恒一步步走到了孙小乐身边,手一挥,把那写着"我错了"三个大字的牌子扯了下来。双手愤然一合。接近半米的贴牌子被他拍成了一块铁饼。利剑般冰冷的目光直射众人。

  "我再问一遍,谁干的?"

  "你就是孙小乐的父亲吧?我是学校校长,马东。鉴于你儿子太过顽劣,屡次初犯校规,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儿子已经被开除了,刚才那是对学校犯大错孩子的处罚,如果你不服,可以……"

  啪!

  话没说完,一声嘹亮的巴掌声响彻全场。马校长连哼都没来的急哼一声,被一耳光抽飞了出去。还未落地,孙恒的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前方,狠狠一脚,将他又往后踹到了花坛上,如同烂泥般瘫在了地上。

  下一刻,孙恒的拖鞋已经印在了马校长那肿成猪头的半边脸上。回头看了一眼痴呆的众人,当看到余乐那个光头父亲时,他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缓步朝对方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今天可没动手打你儿子,我……啊!"

  哆嗦的话语未完,光头大汉已经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众人低头看去时,瞳孔纷纷一缩,对方手上的石膏已经被捏碎,整条手臂成了麻花状,扭曲的样子,吓的一些孩子都止不住哭了起来。

  "你够了,这里是学校,你……"

  黑背心老师离光头大汉最近,没有看到光头大汉的惨状,想着这是自己表现的大好时机,高声喝止道。

  砰!

  根本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黑背心体育老师如同被炮弹击中一般,满口牙齿带着血水掉了下来,然后,被一只大脚踹飞了出去。

  围观的人被孙恒这阵势吓了一跳,连忙推攘着退开,唯恐走得慢了,被逮着一块儿揍。

  孙恒将孙小乐拖到怀里,护犊子似的抱得紧紧的,替他擦干眼泪:"小乐,这破学校我们不上了!"

  "爸爸。"孙小乐扑到他怀里:"我想回家。"

  孙恒连忙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今天哪个碰了你,爸爸一个不留全替你收拾了!"

  这句话倒是管用,孙小乐抽搐一阵,虽然仍是满脸委屈,却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咬牙忍了下来。

  孙恒横眉怒眼环视一圈,对上他目光的人全都身子一撤,然后他眼角余光看到了正手脚并用打算扶着花坛爬起来的马校长。

  "杀,杀人啦!"马校长被孙恒的眼神吓得声音都变了,连声凄厉喊道。

  孙恒冷冷一笑,抬脚朝那马校长就是一踹:"今天你就是叫来天王老子,我他妈也照揍不误!"

  那大腹便便的马校长被他这一脚直接踢了个驴打滚,跟糖葫芦似的连滚两圈,脑袋上那地中海发型乱成一团。

  孙恒走过去,捡起那牌子,劈头照脸的扣到马校长脸上,将那牌子直接从他头上扣到颈间。

  "老子让你挂,让你挂,让你挂牌子,你妈的,欺负老子儿子是吧?"孙恒提着他的西装领口,说一句,就给他一耳光,打得马校长半边脸肿的青紫一片,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句完整的话。

  "你不能耐吗?继续跟老子显摆啊?"孙恒看着马校长没了人样的脸,恶狠狠的吼道。

  "这人谁啊?怎么连校长都打?"孙恒周遭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嘘,小声点,我看啊,这马校长也是自作自受,仗着自己有点权力,整天在学校为非作歹的,现在好了,总算出了个能收拾他的。"

  "你……你还敢……打人,你等着,你儿子以后永远……没有学校敢要他!"马校长被围观人的话语气得半死,自打他当上了校长,还是头一回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成这个样子,身子打着颤,嘴里虚弱的叫嚣。

  孙恒眼睛一瞪,抬手又要打他,身后却传来一声清冷的女声。

  "是么?"

  这熟悉的声音让他手上一顿,忍不住回头看去。

  "陈局长?陈局长快救救我!这个野蛮人打完家长连我都要打!"马校长看见来人,如同看到了救星,回光返照般挣扎着不住叫嚷。

  孙恒看着走过来的这位一身干练打扮的年轻女人,尴尬的把手从马校长的领子上收了回来,然后还没开口,孙小乐就抢在他前面,小嘴一瘪,哭哭啼啼的就扑了上去。

  "大姨……"

  这让连滚带爬从孙恒身下逃出来的马校长不禁一楞。

  大姨?

  他吓了一跳,冷汗立刻就冒了出来。

  这孙小乐,竟然跟教育局长是亲戚?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过去,却只听到一句让他腿脚发麻的严厉训斥:"马校长,你好大的官威啊?即便我都不敢跟你一样说那种猖狂得无法无天的话!"知性美女溺爱的摸了摸孙小乐的头,对马校长沉声喝道,然后转头,看向孙恒。

  孙恒连忙尴尬的将头一摆,眼神盯着半空,仿佛见着什么古怪的东西一般,一眨不眨的看着。

  知性美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只好将眼神收回来,抬手阻止了正要开口辩解的马校长:"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这事是余书记指派你的,可余书记又怎么样?余书记就能欺负我侄子?他还没把屁股捂热呢!这就敢抖官威了?"第五章 我不是她女朋友

  马校长被这知性美女一通说教,弄得哑口无言,他一瘸一拐的站起来,捂着被孙恒踹得酸水直冒的肚子,脸上满是哀求。

  "陈局长,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您想的……"

  他心里实在是对面前这位刚调任的教育局长太过恐惧,急忙想要解释。

  没办法,这女人刚到这也才两个多月,却已经连瓢儿撸下了三个学校的校长了!虽然每一个都证据确凿,并非是胡乱烧这新上任的三把火,但他屁股下就干净了?这要是真记恨上自己,以后想有个安生日子就难了!

  可这女人显然不打算听他的搪塞之语,玉手一抬,就截住了话头:"行了,你不用说了,等纪委同志来了,你跟他们解释去!"

  这话听得马校长差点跳起来,连肚子上的伤后顾不得了,身子艰难的动了动,就想走过去。

  可惜他刚动身,就被孙恒一脚踹在地上。

  "动什么动,老子让你动了吗?"孙恒冷笑一声:"你刚才不是挺能耐吗?现在知道怕了?"

  知性美女见到他这副无赖模样,没好气的白了孙恒一眼:"你也是!你说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有什么事情非得动手吗?你就不能文明点?"

  孙恒被她说得一阵尴尬,有些别扭的摸了摸头,对孙小乐做了个眼色,示意他给自己打打掩护。

  本来是不抱太大希望的,毕竟孙恒也知道,这小子最喜欢看自己出醜的样子,可没想到孙小乐立刻反应过来,对孙恒眨了眨眼睛,一把抱住知性美女。

  "大姨,我想回家。"

  他嘟着嘴满脸委屈的说完这句话,立刻引得知性美女母性大发,不再瞪着孙恒,一把孙小乐抱起来:"行,跟大姨回去,啊。"

  她说着,又横了孙恒一眼,然后也不管周围围成一团看热闹的学生老师,径直出了学校。

  马校长见这女人走了,满脸绝望,想要站起来,可孙恒立刻瞪了他一眼,吓得他不敢动上分毫。

  孙恒看着他一脸恐惧的样子,不屑的撇撇嘴,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好整以暇的点上,吸了一口。

  "别急啊,咱们这事儿还没完呢。"他抖了抖烟灰,把膀子抱起来:"你说我是让你少只手呢,还是少只脚?"

  孙恒说着,见这马校长喏喏的不敢说话,抬脚就想踹他。

  可他的脚刚抬起来,身后却传来了苏灵儿的声音。

  "孙先生!别打了。"

  孙恒连忙转头。

  他很快看见苏灵儿从还没散去的人堆中跛着脚一深一浅的走过来。

  他赶紧走上去扶住她,看了看苏灵儿的脸色,问道:"苏老师,你受伤了?"

  "……我没事,就是刚才顾着小乐,不小心脚崴了下。"孙恒的手扶在苏灵儿的肩膀,上面传来的体温和男性特有的气息让她忍不住脸红了红,声音低下来:"小乐呢……不用扶我了……你快把手松开……好多老师都看着呢。"

  "小乐被他大姨带走了。"孙恒闻言大咧咧的抬头巡视一眼:"他们看他们的,我扶我的,有什么关系。"

  对上他眼神的所有人赶紧一副眼观鼻观口口观心的样子,唯恐惹怒了这胆大妄为的煞神。

  "咳咳。"孙恒想了想,咳嗽一声,在苏灵儿一脸迷惑的神色中朝周围拱了拱手:"我叫孙恒,拜托大家伙一个事儿。"他说着指了指瘫倒在地上的马校长:"这货以后要是还敢欺负苏老师,麻烦大家伙告诉我下,我绝对替人民除害。"

  "孙先生!"孙恒的话让苏灵儿的脸更红了,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袖子:"你说什么呢!"

  苏灵儿心里一阵莫名滋味翻涌,孙恒的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很是让人遐想,可这有些霸道的话偏偏给她一种受人照顾的幸福感。

  想到这吓了苏灵儿一跳,连忙咬了下自己的舌头,暗自埋怨自己"苏灵儿啊苏灵儿,你这是怎么了,人家孙先生只是帮你说句话而已,你怎么跟个小野猫一样,就自己在这胡思乱想起来了。"

  孙恒可是不知道苏灵儿的心思,说完这句话,朝四周的老师学生笑了笑,低头看了孙灵儿一眼,心念一转,然后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啊!"苏灵儿感觉自己猛的浮空,忍不住一声惊呼,随后发现是孙恒把自己抱起,不禁很是羞恼:"孙先生,你干什么啊!"

  孙恒朝她笑笑,装作不明就里的样子:"没干什么啊,我送你去医院。"

  "哎呀,你快放我下来!"苏灵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瞧瞧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同事的表情,见所有人都是一副愕然的样子,不由耳根发烫,小声催促孙恒:"不用你麻烦了,我自己能走。"

  孙恒这时却很是霸道,对苏灵儿抹不开面子的要求置之不闻,他斜了身旁的马校长一眼,也不管周围这些人会怎么想,任由苏灵儿拍着自己的肩膀,双手将她环抱在胸前,大步走出了学校。

  ……

  "怎么,还生气啊。"孙恒半蹲在地上,看着面前坐在看护椅上的苏灵儿撇过头,故意沉默着不理自己,不禁被她这可爱的模样逗得笑出声来:"苏老师,你可是人名教师啊,我们文化人之间要讲究以德服人!你要是不高兴,你得跟我理论我下次才好改正错误啊。"

  "哼。"苏灵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听着他自誉为文化人,忍不住开口反驳:"孙先生,有您这种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动不动就不顾人家感受,耍流氓抱别人的文化人吗?"

  "我这不是心急嘛。"孙恒打了个哈哈,摸摸后脑勺一脸老实的样子,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当时确实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是老天给自己献殷勤,打进苏灵儿防线内部的大好机会,所以才会动手的。

  他对苏灵儿讨好的笑了笑:"苏老师,你这就是不了解我了。"他说着拍拍胸口:"我虽然喜欢动手,但也是文化人啊,对了!"

  孙恒拍了拍脑袋:"你要不相信,我给你解释一句昨晚在小乐课本上看到的诗啊。"

  苏灵儿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咳咳,就是那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孙恒咳嗽了一声:"这句话我理解得很透彻。"

  "那你说说,是什么意思?"苏灵儿看着孙恒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突然发现这平时有些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孙先生竟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心里忍不住扑哧一笑,问道。

  "这个太简单了。"孙恒朝她咧嘴一笑:"用一句话说就是——哥的世界你不懂。"

  "哈哈。"苏灵儿被他这句话逗得再也蹦不起来脸,笑出声来。

  孙恒见自己的段子奏效,看着苏灵儿的脸跟着笑了笑说道:"苏老师,你看,你还是笑起来好看。"

  "那是因为孙先生你每次都会惹我生气!"苏灵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每次遇到孙恒自己都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根本不像平常的时候那般镇定。

  或许是孙先生这人太有趣了罢。

  她在心里说服自己不要想岔了。

  人家可是有孩子的人呢!

  想到这,苏灵儿突然想起来孙小乐在自己班上了这么久的课,好像还真没见过他的母亲。

  她打量了孙恒一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孙先生,方便问一下吗……小乐的妈妈怎么从来没有到过学校?"

  孙恒被她这句话问得一楞,笑容僵在了脸上。

  苏灵儿看着面前这从来都是一脸痞子相的年轻男人脸上闪过一抹哀伤,虽然他竭力掩饰,却还是被她瞧见,这让苏灵儿心里莫名的颤了颤。

  "她啊……"孙恒沉默了片刻,强撑起笑脸,似乎有些心累,摇摇头叹了口气,一脸苦涩:"应该是已经去世了罢。"

  苏灵儿听得一惊,随后很是急切的内疚连连:"对不起,苏先生,我……"

  "先生,你是这位小姐的男朋友?"

  还没等她说完,过道对面的看护士却走出了位医生打扮的女人,她低头在手上的X光拍片上看了看,抬头对孙恒说道。

  "啊?啊!"孙恒楞了楞,站起身想要说话,那医生却抖抖手中的东西打断了他:"苏小姐的脚是软组织损伤,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最近几天不能做剧烈运动,最好是能在床上养养,您得注意下。"

  她说着,看了眼苏灵儿,然后根本不给孙恒解释的机会继续说道:"您可别大意了,很多人都是因为小伤不在意,落下病根的。而且您女朋友这几天应该是好朋友来了,回家不要让她沾凉水……最好是能帮她洗洗脚,现在她的脚不能太用力。"

  "啊?好朋友?洗脚?"孙恒张了张嘴,愕然回头看向一脸羞红想要解释的苏灵儿。有些走神的点点头,在她要杀人一样的目光中答应下来:"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我……女朋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爹地萌宝闯天下》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2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