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厚爱不怕迟》余向晚佟树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厚爱不怕迟》余向晚佟树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对你的家务事不感兴趣

  "向晚,马上带孩子到第一人民医院来。"

  我刚从幼儿园接到女儿,就接到了老公的电话。

  "舟行……"

  我还没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就挂了电话。

  难道是婆婆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这两天他都没有回家,说是婆婆住院了要照顾,让我顾着孩子。

  我这么一想着,马上抱起了女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我打听到林舟行挂号的病房便抱着女儿直冲上去,却想不到会听到这么一出惊天的阴谋。

  "舟行,你说图图会不会有事?我好怕……"

  一道熟悉的声音挡住了我的脚步,这是舟行老家表姐华安安的声音,她上个月离婚之后,独自带着儿子,因为没有找到房子,就一直住在了我们家。

  难道是图图出了什么事吗?

  我心中狐疑,抱着坐车途中睡着了的女儿就要推开门。

  "呜呜呜,我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到你身边了,孩子又得了病,你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华安安的声音凄婉无比。

  这话怎么说得那么别扭?鬼使神差地,我放下了推门的手,抬起眉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林舟行将华安安搂在了怀里,柔声地安慰道:"没事的,图图不会有事的,图图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让他有事呢?"

  我瞬间如遭雷击,僵住了自己的身子。

  图图是他的儿子?

  那华安安呢?

  他们不是表姐弟吗?

  我忽然觉得浑身发寒,就像猛地掉进了冰窖,林舟行他居然瞒着我生了个这么大的儿子,还冠冕堂皇地接进来家里住着?

  枉费我还这么好心好意给她们找房子!

  难怪找了那么多的房子都不满意,她根本就是不想搬走的!

  "可是图图的病——"华安安紧紧抱着林舟行的脖子哭嚎,"图图的病治不好怎么办?"

  "别乱想了,怎么会治不好呢?我不是让余向晚带着林兮过来了吗?只要配对了骨髓,马上就能给图图做手术,他们是亲姐弟,一定能成功的,图图会痊愈的。"

  "可是向晚会同意吗?毕竟林兮还这么小,会不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

  "轮得到她不同意吗?林兮是女儿,图图是儿子,能比吗?"林舟行摸了摸华安安的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怀中熟睡的女儿,她甜美静好的面容就如同天使一样,我心里一阵刺痛,气得嘴唇都微微开始颤抖。

  不行,兮兮还这么小,身体又不好,不能让她捐骨髓!

  我压抑住心中复杂又汹涌的情绪,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打算抱着女儿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兮兮却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声音甜甜的对我说道:"妈妈,我们到了吗?"

  "嘘。"我赶紧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转身往电梯方向跑。

  "妈妈,怎么了?我们不是找爸爸吗?"兮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同往常一般笑着问道。

  "向晚,兮兮,是你们吗?"我刚想出声,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林舟行探出身子往这边看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按了电梯。

  "向晚,余向晚!"林舟行显然也认出了我,赶紧冲了上来,要拦住电梯合上。

  万幸的是,他没有来得及,电梯成功往一楼下降了。

  "兮兮,我们现在赶紧回家,不,我们回外公家里去,爸爸他想要你打针,我们兮兮不打。"

  我紧紧地抱着女儿,心有余悸地对女儿解释道,就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爸爸为什么要我打针?"兮兮歪着头问道,"我又没有生病,我才不要打针。"

  "对,兮兮没有生病,所以不用打针,爸爸他——犯傻了。"

  现在对于爸爸这个词,我每说一次就觉得如鲠在喉,吞吐不是,梗得自己的喉咙直发痛,就连声音都有点哽咽。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我怕林舟行追上来,所以一刻都不敢停留,抱着女儿不要命地跑了出去。

  我心神不宁,动作慌张,刚冲进医院大门,就险些撞上了一辆车子。

  然而更糟的是,林舟行已经差不多追上我了,他人高腿长,还不断叫唤:"余向晚,你给站住!放下孩子!"

  情急之下,我冲上前去,猛地拍着差点撞上我的这辆车子的车窗。

  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了下来,露出一张惊为天人般冷峻的脸庞,单单是一个侧脸,就完美得令人窒息。

  "有事吗?碰瓷?"男人的声线清冷,带着一股矜贵的味道,完美的脸庞轮廓逆着光,勾勒出光彩迷人的剪影。

  "不不不,先生,搭个车,有坏人在抢我的孩子,求求你载我一程!"我语无伦次地说着话,紧张得舌头都在打结。

  "妈妈,爸爸不是坏人啊。"紧要时刻,兮兮却不合时宜地插嘴了。

  而林舟行的脚步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大:"余向晚,你给我把孩子留下!"

  我见男人不为所动,急得快哭了,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打开门让我躲一躲吧,我给你车费也可以。"第二章 我要和你离婚

  然而这个冷血的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淡淡地摞下了一句:"我对你的家务事不感兴趣。"

  随后,他就摇上了车窗,缓缓发动了车子。

  几乎是同一时刻,林舟行追了上来,使劲拽住了我的手腕,冷声道:"余向晚,你跑什么!"

  我反应很激烈,猛地甩开了他的手,紧紧抱住了自己怀中的女儿,忍不住崩溃嚎哭道:"林舟行,你不是人!我不会把女儿给你的!"

  林舟行本来温文尔雅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目光狠辣地盯着我,声音冷漠得如同仇人:"你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了什么?我什么都听见了!你无耻下流卑鄙冷血!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人渣!"我气得发疯,情绪完全失控。

  这里是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林舟行他有些顾忌,没有跟我争吵,却从女儿身上下手,诱哄道:"兮兮,你到爸爸这儿来好不好?爸爸给你买变形金刚。"

  "爸爸我不要打针!"女儿虽然喜欢玩具,可是还是怕痛占了上风,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

  可能是我刚才那一哭嚎动静太大,有不少路人纷纷围了上来,打算看热闹。

  "你生病了就是要打针。"因为被围观,林舟行有些急躁,干脆上前动手抢夺孩子。

  我心里一惊,赶紧大喊大叫起来:"林舟行!你敢抢我女儿!我不会同意的!我要报警,赶紧帮我报警!"

  "你这个贱人!"

  林舟行气急败坏,忽然出手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然后猛地从我手上夺过了孩子,声音提高了两度,"你跟着野男人私奔我也不追究你了,但孩子现在发着烧,你还要带她跑,你有没有一点人性!"

  我冷冷地摞下这句话,便抱着兮兮大步往医院里走,我看见本来掏出手机要报警的路人都顿住了动作,满脸鄙夷地望着我。

  这个天杀的王八蛋,为了抢孩子污蔑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诅咒我女儿发烧,真的是有够恶心的了!

  "林舟行,你个人渣,你把我女儿还给我!"我一刻也不敢耽误,飞也似的追了上去。

  然而我还是晚了一步,我追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兮兮已经被送进手术室做配对了,亮着灯的病房外,是一脸冷漠的林舟行和一脸焦急的华安安。

  我顿时就红了眼,扑上去狠狠撕扯着林舟行的领带,声嘶力竭道:"你个王八蛋,你个人渣,女儿还那么小,你为什么要这么冷血!!"

  林舟行全神贯注地关注着病房,不耐烦地将我推开,力度很粗暴,冷声道:"余向晚,你闹够了没有!就做一下骨髓捐赠又不会死!你瞎激动什么!"

  我实在没法接受这样的话居然是从兮兮的亲生父亲口里说出来的,难道他的儿子就是人,我女儿就不是人吗?

  我愤怒得浑身颤抖,红着眼瞪着他,恨不得用眼光将他凌迟。

  "妹妹,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让兮兮救救我们图图,求求你——图图那么可爱,你不是也很喜欢他吗?"华安安见我反抗的情绪这么激烈,上前捉住我的手,满脸泪水地跪了下来,哭求道,"只要图图平安无事,我可以回乡下去,我保证不干扰你们的生活。"

  "安安,你起来。"林舟行上前扶起了摇摇欲坠的华安安,冷眼睨了我一眼,不以为然道,"你别担心,她不敢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她就是被我养着的废物一个,她敢说不?"

  此时此刻,我看着眼前紧紧相拥着的狗男女,只觉得浑身的气血都在逆流,简直气得要爆炸。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手心里,恨意肆虐,像一只嗷嗷哀嚎的困兽。

  "林舟行,我要和你离婚!我绝对不会让兮兮捐骨髓的!"我死死地盯着他,冷声道。

  "离婚?"

  林舟行嗤笑一声,"离婚了你吃什么?喝什么?你去睡天桥底吗?就你那个娘家,你以为他们会收留你?"

  他眸光讽刺地扫了我一眼,声音冷酷,"你现在就是一个一无所长的黄面婆,离了我,你饭都吃不饱。"

  我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剥光了衣服暴露在众人审视的眼光中,正要反驳他,手术室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掉了口罩,从里面走了出来,神色凝重。

  我冲了进去,一把抱起了兮兮,声音哽咽:"兮兮,你怎么样?"

  "妈妈,叔叔给我打针,好痛。"兮兮一直都很怕痛,虽然打了麻醉,可是不适感还是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心里五味陈杂,辛酸得无以复加,默默地给她擦了擦眼泪。

  我抱着孩子沉着脸离开了医院,现在我跟林舟行已经是撕破了脸皮,真的是一眼都不想再见到他。

  可他说得也对,自从有了兮兮,我就一直辞职在家,现在已经四五年过去了,我确实已经跟社会脱节,娘家又是那样的状况,我真的是无路可去。

  我看着兮兮,犹豫再三,还是将手里的行李放了回去,忍不住崩溃大哭起来。

  我哭的不是自己嫁了个人渣,而是明知道自己嫁了个人渣,却没有办法立即离开!第三章 冷血无情的男人

  林舟行自从跟我撕破了脸皮,本来就不着家的人干脆是不回来了,我只在一次买菜的时候碰上华安安,她的菜篮子里满满一篮子的西红柿。

  林舟行最爱吃的就是西红柿,他们怕是已经在外面另筑爱巢了。

  华安安见了我有些尴尬,我只当没有看见,别开了视线就要走,她却上前硬拽住我,哭得梨花带雨道:"妹妹,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图图是无辜的,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图图,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捐献骨髓不会影响兮兮的。"

  我见到她这副样子,就想到当初好酒好菜的将她当成离异表姐招待的傻劲头,心里就恶心得泛酸。

  我真心实意对她,她却背着我睡我老公。

  "我跟你不熟,不要跟我称姐妹!对于你这种插足别人家庭的女人,我只有两个字给你,活该!"我狠狠地甩开她的手,踩着自己的自行车走了。

  菜市场的门口是一个大型的招聘墙,我路过的时候,忽然又折了回来,煞有介事地研究起上面的招聘启示来。

  我不能再做一个废物了,手里的钱所剩无几,林舟行肯定是不会再给我钱的了,我如果要跟他离婚,肯定要先拥有经济条件才能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可是我看来看去,我跟社会脱节了这么多年,也只有一份招聘保洁员的工作适合我了。

  我撕下了那份招聘,打了电话询问,下午两点的时候,准时找到了地方去面试。

  面试的地点是一个豪华别墅区,就在兮兮的学校附近,工作完后还可以顺道借兮兮回去,倒是方便,所以我暗暗地下了决心,一定要拿下这份工作。

  然而,我见到面试人的时候,却囧了。

  这不就是那个在医院门口见死不救冷血无情的男人吗!这个高贵的侧脸,真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不过貌似他对我没什么印象,那就好,不记得最好,最好了!

  "我姓佟,佟树深,你怎么称呼?"他淡淡地睨了我一眼,一举一动中都是居高临下的姿态,气场强大。

  "佟先生好,我姓余,余向晚。"面对这样的人,我不自觉的开始有点紧张起来,连尾音都有些颤抖。

  "你有什么工作经历?你觉得你可以做好这份工作吗?"佟树深眸光冷暗地盯着我声音醇厚低沉,带着一种独特的磁性。

  "我以前是做礼饼销售的,后来有了孩子,做了几年家庭主妇,搞卫生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胜任的。"我也不敢直视他,声音更是严重的底气不足。

  佟树深神色不动,淡静地说道:"那你把大厅搞一下,半小时后我看看成果。"

  "好的。"我默默地应了,扫了一眼,往门外的墙角边走去,拿过了扫把和拖把,水桶等东西开始了搞卫生。

  这个大厅在我看来,本来就很干净了啊!不过老板这样发话,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瞎搞了一通,直弄得满头大汗。

  我满意地看了看地面,光鉴可人,又看了看茶几桌面,纤尘不染,这样应该可以过关了吧?

  然而,佟树深只是淡淡地睨了一眼,便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余小姐,你回去吧。"

  纳尼?这都不行!地板可是我跪在地上擦的啊,费了老大的劲了!居然还嫌弃不干净?

  我脸上难掩失望,不甘心道:"佟先生,可否指点一下,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够好?"

  佟树深连眼眉都没抬,只顾着自己喝茶,敷衍地说道:"不够干净。"

  我的个天,这还不够干净,那你是豌豆公主吗!

  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说出来的。可我现在真的很需要,很需要这份工作啊!六千的工资,哪里找啊!

  "佟先生,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保证擦得更干净!如果不行的话,我再走?"我厚着脸皮恳求道,声音卑微。

  佟树深顿住了手里喝茶的动作,眸光冷沉地定在了我的脸上,好半响才缓缓开口道:"那你再擦一遍吧。"

  我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默默地垂下了眉目,谨慎道:"谢谢佟先生。"第四章 明天来上班吧

  这次我不敢再轻视,认真仔细,几乎是一寸一寸的擦过了一遍。

  半小时后,佟树深依旧是淡淡地睨了一眼,声音冷淡道:"不好意思,余小姐,还是不够干净。"

  我默默攥紧了手里的抹布,真的怕自己会一个控制不住砸到他那张俊眉矜贵的脸上去。

  我低垂着眉眼,紧紧地盯着光鉴可人的地板,以我5.0的视力使劲地盯,也没有看出来到底特么的是哪儿不干净!!

  "佟先生,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我到底是哪里没擦干净?"

  我低着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我还是没有达到要求,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指点一二,让我下次擦地的时候能够有进步。"

  佟树深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紧抿着唇线,凝视了我半响。

  他的目光自带气场,我忍不住有些尴尬,正要说句抱歉离开,他却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明天来上班吧。"

  What?我没听错吧!

  我震惊地抬起头,呐呐地看着一脸淡静的佟树深,有些不可置信道:"真的要我上班吗?"

  佟树深眸光幽暗,声音带了一丝薄凉,有条不紊道:"一个月上班28天,工资是六千,每天打扫卫生三次,早午晚各一次,时间分别是七点半,十一点半,六点半之前搞好。打扫范围是每个没有上锁的房间。有异议吗?"

  "没有异议!没有异议!"这个转折太过惊喜,我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了。

  "没有异议就签合同。"佟树深冷淡地从茶几下抽出一叠合同,稳重地放到了桌面上。

  我囫囵吞枣地略了一遍,然后在乙方上签上了我的大名。甲方的名字早已签好,佟树深三个字刚劲有力,铁画银钩一般。

  我万分感激地签好名,恭恭敬敬地将其中一份合同递给了佟树深。

  成功应聘上,有了工作,生活总有了一点希望。我满心喜悦地回到家中,一点好心情却马上被消磨殆尽。

  因为那个消失几天的人渣又回来了!看来我要给这房子换一把锁才行了!

  我刚进门,还没有来得及出声,脸上就挨了一个狠狠的嘴巴子。

  "贱货!贱货!"林舟行暴跳如雷地将手里的一叠文件砸到了我头上。

  我怒了,一把冲上去紧紧拽住了林舟行的领子,声音尖锐道:"你有什么脸面骂我?你这个出轨的垃圾!"

  林舟行也在盛怒当中,动作粗暴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狠狠地抵在墙壁上,声音粗噶愤怒:"我出轨是垃圾?你出轨不就是进货吗?说!那个野种是谁的孩子!"

  我直接一懵,被他掐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狠狠地踢了一脚他的子孙根,嚎道:"我不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看看!"林舟行像一只发怒的豹子,不顾自己的痛意,上前揪住了我的头发,狠狠地摁着我的头,让我伏在地上看他砸过来的那份文件。

  是兮兮跟图图的配对结果——不适合,还有兮兮的血型报告。

  "我跟你都是A型血,你告诉我为什么会生出一个B型血的野种?你告诉我!"林舟行疯了一样将我的头摁在地上,厉声质问道,"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我不可置信地拿起了兮兮地血型报告,又确认了一遍,B型血,真的是B型血!

  我跟林舟行都是A型血,兮兮怎么可能会是B型血呢?

  我活了这么多年,就只跟林舟行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兮兮不是他的孩子又会是谁的?

  难道是医院抱错了?

  那兮兮是谁的孩子?

  那我的孩子又在哪里?

  我一头雾水,心里千万种猜测,林舟行却认定了是我偷人,失去理智般将我从地上拖起来,又狠狠地甩了我一个耳光。

  我被打得发懵,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脸上是火辣辣的痛感,从脸颊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痛。

  "林舟行!你别太过分了!"我忍无可忍,厉声吼了他一句。

  "我过分?我帮别人养了几年的野种,你说我过分?"

  林舟行很显然已经疯了,一把将我甩到了沙发上,面目狰狞地开始撕扯我的衣服,声音扭曲道,"你这个贱货,荡妇,你就那么不满足?这么想男人?"

  "你个王八蛋,你放开我!"我拼命挣扎,紧紧地捂住自己胸前的衣服。

  "怎么?在我这里就跟条死鱼似的,在别人身下就浪荡得起来?是我没有满足你吗?"林舟行目光凶狠地盯着我,手下用力,一把撕开了我的衬衫。

  我心里一慌,急忙伸手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摸索,摸到了花瓶,然后攒足了力气,狠狠地往他头上砸去。

  这个花瓶厚重,砸一下可不轻,他的后脑勺当即开花,鲜血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腥味。

  "啊啊啊,救命啊!杀人啊!"我正推开晕倒的林舟行起身,门口就传来了一声尖叫。第五章 能不能来警局保释我?

  我一转身,就看见华安安浑身颤抖地在打电话报警,声音带着哭腔:"喂,警察同志,有人杀人,这里是安康花园402——"

  我额上顿时就冒出里两条黑线,一边扣好自己的衣服扣子,一边板起脸斥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杀人了?你瞎报什么警?"

  华安安见我走近她,却当即从门板后面拿过了扫把,一脸警戒道:"我警告你别过来!"

  我懒得搭理她,折身回到沙发上扶起了晕在地上的林舟行,还没有碰到他,就被猛冲上来的华安安一把推开了。

  "你别碰他!你这个杀人凶手!"她哭得撕心裂肺,将林舟行抱在了怀里嚎道,"舟行,你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图图已经有病了,你再出事,还让不让我活了——"

  我正要提醒她给林舟行止一下血,门板就被嘭的一下撞开了,几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拿着枪鱼贯而入,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警察同志,就是她,她杀人!"华安安指着我,声音尖锐道。

  一个警察上前扣住了我,另一个为首的上前查看了一下林舟行的伤势,很无奈道:"女士,这位先生只是失血晕厥,你还是赶紧叫救护车吧。"

  就这样,我被带到了警局做笔录,尽管我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我只是正当防卫,他们还是要我找一个人保释,才能出去。

  眼见着离女儿放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手机刚才跟林舟行纠缠的时候落在了家里,这会我可是一个熟人的电话也记不起来了。

  就在我急得发疯的时候,忽然摸到了口袋里下午刚签的合同。

  对啊,合同上有佟先生的电话!可是,我们这关系,他能屈尊来警局保释我吗?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先打了再说。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拔打了佟树深的电话。

  "你好,我是佟树深。"电话响了三下,那边就接了起来,声音略带清冷,让我无形中就感到了一阵慌乱。

  "那个佟先生你好,我,我是余向晚。就是下午面试的那个,还记得吗?"我底气不足,越说声音越低。

  "有什么事吗?"佟树深醇厚的嗓音低沉悦耳。

  "那个我遇到了一点麻烦,能拜托你来警察局保释我一下吗?我孩子马上要放学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猛地想起了在医院门口前他那句冷漠的——我对你的家务事不感兴趣。我自知希望渺茫,忍不住哭了出来,声音哽咽,"拜托你了,佟先生,我身上只带了合同,真的记不起别人的号码——"

  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安静的氛围里,我能清晰地听见他缓长的呼吸声。

  "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他好像轻微地叹了一口气,最终声音淡静地说道。

  "谢谢你,佟先生,太感谢你了!"我喜极而泣,抽抽搭搭地抹了一把眼泪。

  佟树深果然是说到做到,不到半小时,警局地人就通知我可以离开了。

  我快步离开了拘留室,差点在大厅里跟佟树深撞了个满怀。

  我冒冒失失地后退了两步,一脸尴尬地看着佟树深,十分别扭道:"真的不好意思,佟先生,太麻烦你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太谢谢了,太谢谢了,我一定每天都将你家里都地板擦得干干净净的!"

  佟树深冷峻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清冽的眉眼中带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声音清越道:"我回公司,顺道过幼儿园,我送你吧。"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会再等公交过去肯定也是赶不及兮兮放学了,只能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应道:"那麻烦你了。"

  佟树深的车子是一辆迈巴赫,我知道他非富即贵,但想不到会这么有钱,所以上了车之后变得越发不好意思了。

  一路无话,我又拘谨又尴尬,最后到了幼儿园的时候,连下车都不太利索,安全带都没解就往外面走,差点又闹了笑话。

  我真的想撞墙,结结巴巴地道谢后,忍不住偷偷的用余光瞄了一眼佟树深,幸好佟先生涵养够好,清贵的脸上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我落荒而逃,接了兮兮,直接打了车回家,却想不到我们两母女的行李都已经被扔出了出门。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厚爱不怕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1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