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今生的颠沛来生还》谭欢欢顾雁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今生的颠沛来生还》谭欢欢顾雁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就算是卖也不卖给你

  喝多了酒,谭欢欢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可抱着她的这具身体却是特别温暖熟悉。

  "雁南,我好难过,好难过,爸爸已经被警察局带走一个星期了,我该怎么办……"

  谭欢欢哭诉着,男人伟岸的身影猛地一顿,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下一刻,谭欢欢被丢在柔软的大床上,眼前满是晃动的灯光,嗓子干涸的快要冒烟,当看清楚眼前的人,她立刻挣扎着抓起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真的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谭欢欢,这是欲擒故纵的新招数?"

  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泥,连别人在她酒杯里下药都不知道,甚至还抓着别的男人不放手!

  是不是没了男人就会死?!

  随便一个男人都招惹!

  他早该知道谭欢欢以前那么无耻的追求他,现在就下贱的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顾雁南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她身上,谭欢欢痛苦的摇头,"别看,求求你别看!"

  "不许看?你刚刚在酒吧勾引男人的时候不是挺骚的?现在在我面前装什么千金大小姐?!"

  "唔!"

  露在外面的脚踝猛地被人攥住,凉意让谭欢欢忍不住尖叫,酒已经醒了大半,任何一个女孩也不希望让爱慕的男人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

  "谭欢欢,真没想到有一天你会出来卖?你还真是经常能带给我惊喜啊!"

  "我不是……雁南你听我说,求求你别看了……"

  "还嘴硬?"

  顾雁南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笑,一把将蜷缩在床上的女人捞起,摆放成一个羞耻的姿势,毫不怜惜的撕破她的衣服。

  "怎么,委屈吗?如果让谭言知道他刚刚被扯了市长一职,疼爱的女儿就被人这么对对待,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顾雁南眼中闪过阴鸷的目光,粗糙的大掌一把抓住她的柔软,谭欢欢脸颊通红,死死的咬着唇不让呻吟逸出来,可顾雁南却偏这么做,干脆提着她哗啦一下扔到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讽刺道,"看啊,下面那些行走的人们,曾经可都是归你爸爸管,可现在他们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你这幅淫荡的样子!"

  "顾雁南……你闭嘴!"

  谭欢欢眼角挂着晶莹的泪,顾雁南却自顾自将她贴着玻璃,抬起她的腿一个挺身埋了进去,温暖的包围感让他叹了口气。

  大手锁住她的肩膀咬住她小巧的耳垂,"不是喜欢我吗?这下我遂了你的愿!"

  ……

  凌乱的双人床上,谭欢欢双眼红肿,身上满是被凌虐疼爱过的痕迹,耳边传来钥匙摩擦皮带的声音,她咬着唇颤抖的说,"顾雁南,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怎么对你?"顾雁南冷笑一声,忽然俯身靠过来,吓得她忙将被子裹成一团,长睫上挂满了泪珠。

  顾雁南轻挑的勾起她的下巴,眼中挂着嘲讽,"谭——大小姐,以前一直仗着你爸的身份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现在也终于尝到人间疾苦了?"

  谭欢欢死死的咬着唇,脸色惨白。

  攥着棉被的手在颤抖,是,她以前经常仗势欺人,还强迫顾雁南必须陪着她,可,那都是因为她喜欢他啊!

  豆大的泪水掉了下来,晕染了白色的床单,上面一抹猩红色,谭欢欢只觉得无地自容。

  顾雁南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直接拉开抽屉拿出一摞现金,扔到了床上。第2章 你昨晚让我很满意

  "这里是二十万,你爸,那是罪有应得,我不会救他,至于……你昨晚让我很满意,"说着,暧昧的目光闪过床上的那抹颜色,顾雁南轻笑一声,"如果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做情人,我可以给你钱。"

  顾雁南的笑声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特别狼狈,他走后,谭欢欢终于狼狈悲痛的捧着脸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本该是市长千金,顾雁南的未婚妻,可现在爸爸被警察局带走,她求救无门,就连昔日自己喜欢了十四年的顾雁南也袖手旁观!

  谭欢欢肩膀不停的抖动着,手边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妈妈。

  她咬紧了嘴唇,努力控制住哭腔,"妈,你别着急,我在想办法的!"

  "欢欢,你爸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救他!"

  "我会的,我会的……"

  那边忽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谭欢欢一惊,就听见那边许茹的惨叫,她不停的询问怎么了,随后一道粗嘎的声音传来,"喂?谭欢欢吧?你妈妈现在在我手上,想让她活着,就拿二十万来。"

  她不想拿顾雁南的钱,在尊严和妈妈两者之间,她只能选择后者!

  谭欢欢拎那兜子现金回到别墅时,满目狼藉,她立刻丢下钱跪倒在许茹面前,捧着她的脸眼泪就往下掉。

  "妈,妈你怎么了,他们打你是不是?我要报警!"

  说着谭欢欢摸出手机,还没拨出去手机已经被人抢走,啪的一声,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个耳光,疼的她耳边一阵嗡鸣!

  "臭娘们!还敢报警?信不信哥几个轮了你?!"

  "你们别,别过来……你们要的钱我都给你们了,求求你们……"

  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凶神恶煞,手里还握着锋利的刀,谭欢欢吓得腿软,却还护着妈妈,男人抽出水果刀在她脸上拍了拍,"算你识相!"

  "啧啧,哥们们,我们拿了钱赶紧走吧。便宜这个小娘们了。"

  不多时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许茹摸了摸她的脸,疼的谭欢欢倒抽一口凉气。

  "欢欢,疼不疼?"

  "妈,我没事,你看他们把家里弄得这么乱,我赶紧收拾一下!"谭欢欢忍着心里的巨大落差,安顿好了许茹,默默地将地上的碎片都收拾起来,背影孤单又孱弱。

  阳光洒在她身上,许茹叹了口气,"欢欢,我们这别墅还有明天就被收走了,以后我们住……"

  "妈,你别担心,我,我昨天碰见雁南了,我们俩不是青梅竹马么,他看见咱们家落难主动给了我二十万,"谭欢欢挤出一个笑,背对着许茹不让她看见自己在掉泪,"可,可刚刚被他们拿走了……"

  "还有我。"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嗓音低沉充满磁性,谭欢欢一愣,不敢回头,男人已经走过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阿姨,欢欢说得对,我们青梅竹马这么久,谭叔叔现在有难,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以后你们就跟我住。"第3章 做我的情人

  "好啊好啊,还是雁南你人好,欢欢,你果然没看错人,我这就上去收拾行李!"

  妈妈已经高兴的上楼,谭欢欢却觉得无地自容,她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扫把,抬头对上那张轮廓深邃的脸,他凉薄的唇角紧紧抿着,下巴线条刚毅。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以后就再也不是她的了。

  "刚刚谢谢你。"

  "谢我什么?"顾雁南好整以暇的盯着她,想要从她脸上找出来一丝蛛丝马迹。

  "谢谢你没有拆穿我,顾雁……顾先生,我会找到地方跟我妈妈一起住,你可以走了。"

  听着她那么快跟自己撇清关系,顾雁南心里陡然生出一丝恼意,一把禁锢住她的腰,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谭欢欢惊呼一声,抬头望着他时眼中盛满了泪水。

  "呵,装,继续装。"他宽大的手掌分开她的双腿,带着灼热的掌心摩挲着,暧昧的含住她的耳垂惩罚性的啃噬着,"昨晚爽的不是你?刚刚才从我的床上下来,现在要跟我撇清关系,谭欢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收放自如呢?还是说,你准备用这具被我上过的身子再去跟别的男人赚钱?!"

  "你!"谭欢欢被他弄得一个颤栗,双腿不软差点摔倒,"你别这样,我妈妈待会儿就下来了。"

  "别这样?你不是很喜欢么,让阿姨看看你是怎么被我弄的很舒服的,喊出来啊,跟昨晚一样。"

  男人暧昧的抚摸着她的身体,谭欢欢痛苦的闭上眼睛,牟足了劲儿想要挣脱开,楼上却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你们干嘛呢!"

  谭欢欢身体瞬间僵硬,看着她可怜的模样,顾雁南坏心骤起,压低了声音凑到她耳边,"做我的情人,我就不拆穿你。"

  谭欢欢不说话,顾雁南倏然松开她的腰,整了整有些褶皱的黑色西装,礼貌性的说道,"阿姨,其实我和……"

  "我答应你!"

  黑暗的房间里,谭欢欢侧躺着,泪水顺着脸颊落到了枕头上。

  修长的指尖顺着她裸露圆润的肩头往下滑,带着丝丝凉意。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处,谭欢欢吸了口气,"顾雁南,你真的不准备帮我吗?"

  "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谭欢欢呼吸一窒,忽然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喜欢他?还是因为他们两个青梅竹马。

  小时候她父亲是顾雁南父亲的顶头上司,所以顾雁南很多事儿都顺从了她,她以为那是因为他对她也有意思,可没想到他心里只觉得自己被压制。

  三年前,顾雁南自己创业,成立了CN集团,仅仅只用了一年便成功从纽约上市,敲钟的那个晚上,她特地让爸爸给她买了机票飞过去,可那天晚上却听见他兄弟调侃道,"雁南,这下你可真是事业有成,佳人在怀了。"

  "佳人?"

  "是啊,谭欢欢那么喜欢你,从小跟到大,我们几个还真是羡慕!"

  "羡慕?那样的女人,睡了都觉得恶心。"

  ……

  谭欢欢不说话,顾雁南呵了呵气,随意的说,"谭欢欢,你知道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吗?一个暖床泄欲的工具,居然还祈求跟金主装可怜博同情?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天真……还是傻!"第4章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顾雁南,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的。"顾雁南的话让她血色褪尽,指甲已经狠狠的扣进了手心。

  听着谭欢欢绝望的声音,顾雁南手指顿住,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当我的情人吗?"

  谭欢欢没说话,顾雁南却陡然掀开被子,冷风灌了进来,谭欢欢打了个激灵,听见床边的男人说,"因为,我早就想把你压在身下,让你尝尝这种滋味。这种,无能为力的滋味!"

  "可,我从来没想过仗着我父亲的职位逼你做一些什么……"

  "你就是这么做的。"

  顾雁南冷漠的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像是一盆兜头凉水淋了下来,谭欢欢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差一点就成了他的未婚妻,当时爸爸示意顾叔叔安排他们订婚,可顾雁南说他们都还小,之后便去了纽约。

  那会儿她还以为是顾雁南担心她读大学影响不好,现在看来,从那时他的态度就很明显了。

  顾雁南,雁南,雁南哥哥,其实你早就期待着今天了吧。

  谭欢欢刚想睡觉,忽然门被拧开,她还以为是顾雁南去而复返,却见许茹已经冲了进来,泪眼模糊的抓着她。

  "欢欢,我梦见你爸爸了,他埋怨我不救他。刚刚我看见顾雁南走了,你是不是惹他生气?我们现在已经落魄了,我今天看见你脖子上都是吻痕,顾雁南拿了你的身体,你一定要把他抓住,他是我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妈,我和顾雁南……"

  "别骗我!欢欢,妈妈知道你喜欢他那么多年,你要是不忍心,我去跟他说!你一个初夜换他救你爸爸出来,不过分吧!"

  被许茹晃动着肩膀,谭欢欢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母亲会把自己作为商品……

  谭欢欢拖了好多人,才得到允许见一面父亲的资格。

  谭言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女儿,眼角有些湿润,"欢欢,你瘦了。"

  "爸,"喊了一声出来,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谭欢欢哽咽着,不忍心继续看两鬓斑白的父亲,他高高在上了几十年,现在却沦为阶下囚。

  "爸爸,我不相信你会贪污受贿,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欢欢,别白费力气了……爸知道你孝顺,我在卧室还有一张卡,你拿去和你妈妈住得好一点,爸活了这么久,也知足了。"

  "爸……"

  "对了,顾雁南……欢,爸爸对不起你。知道你喜欢他十几年,可现在爸爸患难,顾家肯定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爸你别说了……"

  "还是要说的,这些年来秦越那孩子对你不错,爸爸看在眼里,把你交给他爸爸也放心。"

  谭欢欢哽咽了,还想说什么,可狱警已经极其不耐烦的将爸爸拽走,谭欢欢用手捂着嘴巴,哭的不能自已。

  谭欢欢走后,两个人推开门,站在她刚刚的位置。

  秦越望向身边的男人,带着愤怒,"顾雁南,这一切都是你做的。"第5章 恩将仇报

  顾雁南微微蹙眉,手指摩挲着桌面,轻轻地敲了几下,桌面上一滩泪痕。

  对,是他做的。提交证据,将谭言送入狱。让谭家永无翻身之地。

  "你怎么不说话!你王八蛋!欢欢喜欢了你十几年,处处照顾你,如果不是她,谭伯伯也不会让你爸升职那么快,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秦越激动下一拳打了过来,顾雁南躲闪不及,嘴角很快染了一块儿乌青,他堪堪用手扶住桌子,黑眸锐利的扫了过去。

  狭小的审讯室,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峙,更加显得逼仄。

  顾雁南周身拢着一层寒意,用拳头抵着唇蹭了蹭,"我恩将仇报?呵。我什么时候说过希望她做那些事?!"

  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从小学到中学都被被人看做是小白脸!明明他器宇轩昂,可多少人背地里说他是谭欢欢的小跟班!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在别人眼里,他对她就是恭维,就连他冷漠的拒绝她的求爱都被别人说是作秀!

  父亲升职,是她的功劳,他考第一,也是校长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

  他讨厌极了活在她的阴影下!

  "顾雁南,你说,举报谭伯伯的是不是你!"

  看着对面发疯的秦越,顾雁南眯了眯眼睛,谭欢欢纠缠他十四年,秦越就爱慕了谭欢欢十三年。

  他冷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吗?不妨告诉你,你的谭、小、姐,已经跟我睡过了。就算谭言把她交给你,你还要吗?"

  "虽然她人很烦,但是不得不承认,艹起来很爽。"

  顾雁南轻蔑的点评着,也丝毫不介意秦越知道是自己做的。就是他做的又能怎么样?当年如果不是谭言因为收了礼,让本该休假的父亲去指挥A市那场著名的火灾,才导致父亲丧命,母亲整日以泪洗面,难道谭言不该被严惩吗!

  从监狱出来,谭欢欢整个人都虚脱了。

  好好的一个家,居然被人弄得支离破碎!如果让她知道是谁诬陷爸爸,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盘山公路走了好久,谭欢欢只觉得浑身酸软,仿佛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气,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掉,望着炙热的太阳,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CN集团,顾雁南烦躁的坐在椅子上,助理已经过来询问了好几次工作,最后一次顾雁南烦了,直接用手拧开了领带,暴躁的吼道,"滚!"

  "我我我马上滚……"

  助理跌跌撞撞的要跑出去,刚溜到门口就被叫住。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找我吗?"

  "没,没有。"

  望着助理胆战心惊的样子,顾雁南烦躁的摆摆手让助理出去,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就被烫的把杯子扔掉了。

  手腕上的表现实已经是下午六点。

  已经六点了,谭欢欢早上九点离开的监狱,可到现在都没联系他?这个丫头长本事了?

  顾雁南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可怎么都无法专心工作。

  以往不管谭欢欢遇到什么麻烦,总是会来找他,也不管他爱不爱听,昨晚他从别墅离开,已经二十一个小时了,可还没有谭欢欢的消息。

  她居然这么能忍?顾雁南烦躁,干脆直接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长本事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今生的颠沛来生还》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1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