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掠天战兵》宁飞张娅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掠天战兵》宁飞张娅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他是我男朋友

  六月,骄阳似火。

  楚海有华夏三大火炉之称,更是烈日炎炎,空气似乎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楚海军区,某会议室。

  "宁飞,告诉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阴沉着脸,用力的拍着桌子说道。

  站在桌子前的宁飞今年二十岁,但是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稚嫩。

  浓眉大眼,眼神深邃仿佛深不见底,高挺的鼻梁下嘴唇稍厚,但这不但没有造成不美观,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刚毅。一米七八的身高,一件迷彩的被心下蕴含着具有爆发性的肌肉。不管是谁,看到他,都不会相信他只有二十岁。

  宁飞笑了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歪着脖子说道:"你想听什么?我要说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这一次去云兰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龙血大队六个人,死了五个!为什么?"男人皱着眉头说道。很显然,他对宁飞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感到非常的不满。

  宁飞也生气了,他伸出手,狠狠的砸在了身前的桌子上,吼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去云兰剿灭毒枭对方会提前知道并且设下埋伏,为什么我们所有的武器在使用时都会炸膛?"

  男人脸色变了变,皱着眉头道:"你说什么?"

  "我已经说了,不想重复。"宁飞深深的吸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男人身前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哪位?"男人小声的问道。

  半分钟之后,男人挂了电话。

  "从此以后,你将不再是龙血的龙六,宁飞,离开这里。"男人冷声说道。

  "不。"宁飞的语气很是强硬。

  "我让你滚!"男人一拍桌子,吼道。

  宁飞没有说话,他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熟悉的男人,最终,他退步了,他转过身,走出办公室的门。

  "咚!"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关上。

  中年男人就好像全身力气被抽干了一样,软坐在椅子上,毫无征兆,哇的哭了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一个军人,此时像一个孩子一样,哭的让人心痛。

  龙血六个人,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现在就只剩下宁飞了。刚才,一位身居高位的大人物打电话来,让他杀了宁飞!

  他怎么能狠下心?他做不到!现在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宁飞说的没错,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龙血大队的阴谋!

  宁飞,走吧,从此以后,龙血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你的档案,我会立刻销毁。你是一个聪明人,从我的态度上,你应该什么都会明白的,对不起,我没有那个能力帮你们讨回公道,但是,你能!中年男人心里默默的想着……

  抬起脑袋,眯着眼睛看了眼刺眼的阳光,宁飞深深的吐了口气。

  "参谋长,我宁飞不是笨蛋,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放弃,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只要我宁飞还在这个世界上活一天,我就会把毒瘤给揪出来,让他给我的兄弟们陪葬!"可能是太阳太刺眼,宁飞的眼睛红了。

  擦了擦眼,宁飞深吸口气,大步迈出。

  走出军区,步行半个小时,他才坐上一辆出租车,开口说道:"去楚海第一中学吧。"

  "哟!好嘞!兵哥啊?"司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推下空座牌。

  宁飞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身上的衣服呗!"司机说道。

  宁飞摸了摸身上的迷彩服,看了眼脚下的战地靴,抽了下嘴角,又抬起头说道:"先别去第一中学了,去市里黄金步行街。我要换身衣服……"

  从此,他将不再是军人!

  楚海市黄金步行街,两年前就已经开发了出来,现在这条街的店铺,一平米是五万块钱,当然,这只是租金!

  不过,这里的生意也确实是好,很多有钱人招司机,都不看本,只是让司机带着他在步行街转一圈,如果安安全全不碰到人,那就合格了。

  一家运动服饰专卖店里,几个女导购正在对着换衣间推搡笑骂。

  "小岚,刚才走进去的那个男人好帅啊!身材也很好,好像是一个兵哥哥呢!就是皮肤黑了点!看你刚才帮他挑衣服的时候一脸的花痴样,怎么样,是不是看上了啊?"说话的女孩皮肤白皙,身材微胖,五官算不上精致,但是也都摆在该摆的地方。

  "丽丽,你在瞎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小岚俏脸微红,狠狠的打了丽丽后背一巴掌。

  小岚身材很是高挑,上身一件白色的T恤虽然宽大,但却被挺立的胸脯高高顶起,似乎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洗白色的牛仔短裤下,两条雪白的大腿似乎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时尚简约的水晶高跟鞋包裹着一双精致的玉足。

  下巴稍尖,水汪汪的眼睛中似乎流动着睿智的光泽,薄薄的嘴唇让人有一种想扑上去咬一下冲动。不管是谁,给她的评价都只有一个:美女!

  这时候,换衣间的门被推开。此时的宁飞,上身是一件灰色的V领T,再配上牛仔长裤和休闲鞋,给人一种邻家大男孩的感觉。

  "小姐,多少钱?"宁飞对小岚露出一个无比阳光的笑容。

  "啊……"小岚稍微愣了一下,脸更是红润许多,慢步走过去,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小岚快点过来!你花哥哥来看你了!"这时候,门口站着四五个男人,他们的年纪看起来都不超过三十岁,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为首的一个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拇指粗的铁链,嘴里叼着一根劣质香烟。

  小岚看到这些人,脸色微变,身体往后退了几步,谁知道一不小心,正好撞进了宁飞的怀里。

  娇躯入怀,处子清香钻进鼻孔。这让初中毕业就加入部队的宁飞身体稍微颤了一下,赶紧伸出手想要往外推。但该死不死的是,正好这时候小岚也受惊转身,而宁飞的两只咸猪手,也稳稳的抓住了小岚硕大的胸脯。

  好大,好软!这是宁飞此时脑海中仅存的两个词。

  "啊!"小岚尖叫了一声,赶紧后退进步。

  宁飞也打了个激灵,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几句,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依然回味着刚才那种奇妙的感觉……

  "草!你小子谁啊!"铁链男看到这一幕,差点气疯了!小岚可是他看上的女人,竟然被别人吃了豆腐?

  "我草!海哥,这孙子敢摸嫂子,得揍啊!"

  "就是,海哥!兄弟们今天都在这,弄死他!"铁链男身后的几个男人都急了,大声的骂道。

  小岚稍微惊慌失措之后,赶紧挡在了宁飞的跟前,看着那几个男人,大声的说道:"你们不准乱来!张大海,带着你的小弟出去!"

  张大海摸了摸自己的铁链,眯着眼睛,狠狠的吸了口气,道:"小岚,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你过来,老子帮你揍扁他!"

  小岚急了,道:"张大海你别闹,你赶紧走,我们不欢迎你!"

  "我草!"张大海怒了,道,"你是我女人,我凭什么走?"

  "谁是你女人?我不认识你!"小岚丝毫不惧,大声的说道。

  宁飞咳了咳,道:"那个,小姐,刚才的事情真不好意思,但是你也不能挡着我,不让我走是不是?"

  小岚差点被气疯了,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我这是在保护你吗?她凑到跟前小声的说道:"你先别说话,他们都是这条街的混混,很凶的,我怕他们欺负你……"

  宁飞稍微楞了一下,心里一阵暖意流过。

  我怕别人欺负你!这句话,他真的好久没有听人说过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看到两人如此的靠近,张大海血液迅速上升,手中的烟头摔在地上,踩灭之后瞪大眼睛看着宁飞,狠道:"小子,你滚过来,跪下,磕头!否则的话,别怪我今天让你横着走出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

  "张大海,你别胡说!"小岚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计上心头,道,"他是我男朋友,不小心摸到我怎么了?"第二章 再看见你,打断你腿!

  宁飞很郁闷,他非常的郁闷。

  刚离开部队,不超过一个小时,自己就多了一个女朋友……

  张大海彻底的爆炸了。

  他怒极反笑,看着小岚:"男朋友?好,很好!我今天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资格做你的男朋友!小子,过来,我们单挑!"

  宁飞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心中微微叹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本仁慈奈何苍天不许啊!他轻轻的拍了拍小岚,道:"他们,是你朋友吗?"

  "不是……"小岚有些慌神了。这个张大海不是一般人,十几岁就在道上混,敢打敢杀,听说还捅过人。前段时间,他看到了自己,说什么一见钟情,每天都缠着自己不放,没想到今天还找上门来了……

  宁飞点了点头,道:"不是你朋友就好,我怕打伤了他们,你会不高兴。"说完这句话,他轻轻拉开小岚,转过脸又说道,"那啥,你是女孩子,应该站在男人的身后,还有,我没有让女人保护我的习惯。"

  说完这句话,他一转脸,迈着大步,朝着张大海走去。

  张大海脸色微微一变,脚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他有些傻了,在这种情况下,对方竟然还敢朝着自己走来?而且,这小子脸上诡异的笑是怎么回事?

  "哟呵!海哥,这小子来给你磕头了!"身后,那几个混混放肆的笑道。

  张大海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才对嘛!哈哈。小子,你很识时务……"

  他的话刚刚说完,走到他跟前的宁飞,猛然伸出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面门。

  "砰……"还没有等张大海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的人已经倒飞了出去,摔出店门,张大海下意识的一摸,两颗带着血迹的门牙安静的躺在手心中央。

  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直接出手伤人,而且下手还那么狠!

  张大海想哭,不过他知道,自己这么一哭,面子就全没了。他大声的冲着自己的手下吼道:"还看,看你麻痹啊?上啊!"掉了两颗门牙,他说话都跑风,有些听不清楚,滑稽可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笑出来。

  身下的几个混混,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咽了口口水,思索着什么,最后猛地一跺脚,吼道:"上!"

  有一个人带头,剩下的几个自然紧随其后。

  宁飞稍微叹气,看对方这几个人步伐轻浮,身体微摆,要是能摸到他的衣服,他都马上去跳楼!

  一拳,砸中一个混混的脑袋,身体下蹲,躲开攻击,紧接着弯腰后跳,凌厉的踢出一脚,正中另外一个混混的胸膛,三拳两脚,剩下的几个混混全部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宁飞扫视了眼那些人,那几个混混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威压如同山一般压了过来,都闭上了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宁飞,只是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宁飞冷哼一声,走到门前力拿起自己的旧衣服,从里面掏出一个钱包,抽出几张一百的,又重新走回了小岚的身前:"这些够吗?"

  "够了,够了……"小岚赶紧点头,看着宁飞的眼神充满了激动和好奇。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这么的厉害?

  再一转脸,那几个混混都爬了起来,列成一排站在门口。张大海口齿不清,挥着手说道:"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一溜烟的跑出老远。

  宁飞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目瞪口呆,喃喃道:"这速度,特种部队也赶不上啊!"

  "你说什么?"小岚好奇道。

  宁飞摇了摇脑袋:"没什么。我走了,对了,我的旧衣服,你帮我扔了吧!"说完,便迈着大步,走出店门。

  看着宁飞离去的背景,小岚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还好丽丽很及时的推了她一把:"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呢?"

  "讨厌……"小岚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还存着余温的纸币,放进自己的钱包,又从钱包里抽出另外几张纸币,放进了柜台抽屉里,久久没有说话。

  "那啥,小岚我把那个帅哥的旧衣服给扔了啊!"丽丽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走去。

  "不准扔!"小岚就像发了疯一样,冲了过去,一把将宁飞的旧衣服全部抱在怀里。

  丽丽目瞪口呆,哈哈大笑,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真是犯花痴了。"

  "我乐意!"小岚红着脸啐道。

  她又转过脸看着宁飞离去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有站在女人身后的习惯?呵呵,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帅啊……

  楚海一中,是楚海市重点中学,包含初中部和高中部,建校已经有五十多年了。

  宁飞站在校门口,一眼不眨的看着学校门口。

  "哥们,你也来学校泡妞啊?"这时候,他的身边围过来一个小男孩,年纪大约在十七八岁左右,头发长的能过鼻子,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背心,一条牛仔裤也不知道被剪了几个大洞,看起来不伦不类。

  宁飞微皱眉头,不过还是有礼貌的回答道:"不是,我来接我妹妹放学。"

  "你妹妹?"男孩笑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递过去一根,"不用解释,我懂得。"

  "谢谢,我不抽烟。"宁飞不是不抽烟,相反的,他还有烟瘾,只是,这种五块钱一包的东西,他实在是抽不舒服。

  "好吧,我在等我女朋友呢。"男孩笑着说道。

  宁飞点了点头,不再言语。那个男孩见他不说话,也很识趣的走到了一遍,抽着烟。

  铃声一响,学生们就像挣脱牢笼的鸟儿一般飞了出来。他们穿着统一的校服,欢声笑语,喋喋不休,时而嬉笑,时而追打。

  宁飞的眼神不停的扫视着,寻找着自己要找的人。终于,就在人都快要走光的时候,他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他刚想开口说话,蹲在他身边的那个男孩,也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倩倩!这边!"

  一个十七八岁,身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额前刘海遮住半边脸的女孩,缠着他飞奔而来,紧接着,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笑嘻嘻的说道:"老公,你来接我啊?"

  宁飞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紧接着,脸色无比的阴沉。

  "抱够了吗?"他冷声说道。

  那个男孩转过脸,白了他一眼,道:"怎么了啊?兄弟,我们秀恩爱,碍你事了?"

  "松开你的手,否则我不建议把它剁下来!"宁飞怒道。

  "凭什么?"

  "就凭她是我妹妹!"宁飞彻底的生气了。

  "你妹?!"男孩傻了眼,在转过脸看着宁倩,她脸色苍白,低着脑袋,却已经挣脱了他的怀抱,紧接着,慢悠悠的走到了宁飞的跟前,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哥,你怎么来了……"

  宁飞很生气,他非常的生气。

  每一年过年,他都会回家,看看自己的家人,和妹妹。在他的印象里,妹妹宁倩一直都是乖乖女,最多也就是喜欢看看电视,打打电脑。但是今天这一幕,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真的很难想像,自己的妹妹怎么会变成这样,竟然和这样的男孩子抱在一起!

  如果让爸妈知道,还不得把他们给气死?

  宁飞突然抬手,想要给宁倩甩上一巴掌,但是落下去的时候,却变成了轻抚。他叹了口气,道:"走吧,把头发剪短一点,在回家。这样不好看。"

  "哥,我……"宁倩心里很害怕,她没有想到,自己哥哥今天竟然会突然来找自己,还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她很后悔,心里在骂自己,难道自己眼瞎了吗?哥哥就站在旁边,竟然都没有看见!

  宁飞没有说话,只是迈着腿往前走,和那个男孩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停下脚步,眼神冷冽的看了他一眼,道:"再看见你,打断你腿!"第三章 我是你亲爹

  一路无话,剪完头发,宁飞带着宁倩站在熟悉的家门口。

  宁飞的家,在楚海市最早开发的小区,现在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但宁飞的父亲是一个工人,母亲在居委会一个月拿几百块钱,现在的生活条件,也只能住在这里了,想到这些,宁飞的心里一阵心酸。

  "哥,等会能不能不要……"宁倩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却被宁飞打断。

  "放心吧,先前的事情,我不会说,我会亲自解决的。"

  宁倩并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没有明白他的"亲自解决"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听他说不会告诉爸妈,她也稍微了松了口气,笑嘻嘻的说道,"那我们进去吧?"

  宁飞没有说话,也没有推门。

  看着熟悉的家门,他的心脏不停的上下起伏着,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手,想要推开门,却又放了下来。

  "怎么不进去啊?"宁倩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刚想推开门,却被宁飞拉住。

  "等一下。"宁飞苦笑一声。

  以前自己要当兵,父母一直都很反对,现在自己还被赶回来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里人。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摇了摇头,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爸妈,我回来了!"宁倩拎着书包,笑呵呵的说道。

  "哟!倩倩回来了啊?快点洗手吃饭吧!"一个身材有些微胖,年纪大约在四十来岁的女人正在往饭桌上端菜,转过脸,一看到站在宁倩身后的宁飞,顿时大喜。

  "小飞!你怎么回来了?"

  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妈妈,宁飞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此时的他,心里非常的委屈,他很想把一肚子的委屈全部倾诉出来。但是他并没有,他使劲的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宁飞的妈妈叫张翠兰,曾出身大户人家,只是后来跟着宁飞的父亲宁忠国跑了出来。曾经雍容华贵的她,此时脸上已经有了皱纹。

  "吵什么呢?"这时候,一个身材还算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看到宁飞,他也稍微楞了一下,深吸了口气,道,"回来了?"

  "回来了。"宁飞点了点头。

  "准备吃饭吧。"说完,宁忠国又转身走进厨房。只是,他握着锅柄的手,稍微有些颤抖……

  "小飞啊,看你,都瘦了,还晒黑了,唉,待在部队里不好受吧?"张翠兰拉着宁飞的手,嘘寒问暖。宁飞也只是傻笑。

  家,永远都是温暖的港湾。纵使心中万般委屈,回到这,心里只有幸福。

  宁飞并没有把自己是被赶回来的事情说出来,他也不希望家里人继续为他操心了。这些年,他亏欠父母的已经很多很多,甚至到现在,父母都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兵而已。

  饭桌上,饭菜热气腾腾,张翠兰拼命的给宁飞夹菜,笑呵呵的说道:"小飞,多吃一点啊!"

  宁飞使劲的点着脑袋,笑道:"放心吧妈,这是我家,我还能客气不成?"

  宁忠国咳嗽了一下,从桌子底下拎出一瓶楼下小店卖的三块钱一瓶的白酒,给自己倒上之后,又倒上了一杯,端到宁飞的跟前,说道:"喝一杯。"

  "嘿!干嘛呢你,怎么能让孩子喝酒呢?"张翠兰不乐意了。

  "他还是孩子吗?"宁忠国笑着说道。

  "那也不行!"张翠兰的态度有些坚决,看着宁飞说道,"小飞,别管你爸,要喝让他自己喝!你理都别理他啊!"

  宁飞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酒杯,看着老爸,道:"老爸,走一个?"

  "走一个!"

  一饮而尽。宁忠国放下酒杯,看着宁飞说道:"这一次回来,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走?"

  宁飞稍愣一下,摇了摇头,有些失落的说道:"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张翠兰听到这话,顿时大喜,"真的不用回去了啊?"

  宁飞点了点头。

  宁忠国放下筷子,看着他问道:"你是退伍了?"

  "不是。"宁飞说道,"我只是不想当兵了。"

  "为什么?"宁忠国皱起眉头好奇道。

  宁飞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说。

  他的心里很是委屈,他什么都明白,但是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

  宁忠国叹了口气,道:"算了,既然回来了,就安心住着吧!"

  张翠兰也是连连点头:"就是,我才不愿意我儿子整天待在部队里呢!回来多好啊!小飞,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用想。"

  正在一家人其乐融融吃着饭菜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声音出奇的大。

  "来了来了。"张翠兰赶紧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打开门,两个穿着黑色衣服,长相彪悍的男人走了进来。

  "宁忠国呢?"一个板寸难道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抖着脸上的横肉,凶巴巴的说道。而另一个,鼻子很大,嘴巴也很宽,脸上长满了痘痘,有些像癞蛤蟆,让的眼神中也是透露着凶光。这两人看起来,似乎都是三十来岁。

  宁忠国听到这声音,赶紧站起身,吸了口气,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哟,两位大哥,你们怎么来了啊?"

  张翠兰也是有些惶恐,身体往后退了两步,脸上堆满了笑容,道:"两位,我们家这正在吃饭呢!有什么能不能……"

  "不能!"不等张翠兰把话说完,板寸脑袋就说道,"我告诉你,你个老娘们,上次我也催你们还钱,就让我下次来,咋的,还想让我下次来呢?"

  张翠兰讪笑,道:"不是,不是……"

  宁忠国咳嗽了一声,道:"那个,两位大哥,你们看,能不能和虎哥说说,让他在宽限几天……"

  "不行!"板寸脑袋的手狠狠的拍在了木门上,道,"我告诉你,这一次你要是再不还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宁飞站起身,脸色无比的阴沉,眼神中杀意尽现。

  他们在侮辱他的父母。他能忍吗?

  宁倩也站了起来,她看了眼自己的哥哥,赶紧伸出手,一把拽住宁飞的胳膊,道:"哥,你别冲动。"

  "他们是什么人?"宁飞问道。

  "好像是放高利贷的,去年爷爷过世,爸就是找他们借的钱,他们每一个星期都会来,上一次还在我们家门口骂了很多,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宁倩有些害怕的说道。

  宁飞微微抬起脑袋,眯起眼睛笑了。

  如果让宁飞的敌人看到他这幅笑容,一定会颤抖不已。

  每一次,当宁飞露出如此笑容的时候,都只说明了一件事情,接下来,龙六发飙,血流成河!

  宁忠国的心里也有些着急,宁飞刚刚回来,没想到对方就来要钱了,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迈着步,一步步朝着他们走过去。

  站在宁忠国的身边,宁飞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

  "哟!这谁啊?"板寸扫了眼宁飞,好奇的问道。

  "这……这是我儿子……"宁忠国小声说道。

  "呵,老傻的儿子,小傻啊!小傻,你好啊!"板寸哈哈大笑道。不过,笑着笑着,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脖子被一只手,死死的掐住。

  宁飞猛的往前一冲,把板寸掐起来,按在墙上,冷冷的看着他。

  不是因为他叫自己小傻,而是因为,他在侮辱自己的父亲!

  "你刚才问我是谁对吗?那我告诉你,我是你亲爹!"宁飞说完,又伸出一脚,狠狠的踹在板寸的腹部。板寸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想发出惨叫,但无奈脖子还被人家掐着,根本发不出声音来。第四章 地下赌场

  宁飞很久很久没有发过火了。

  如今的他,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动不动就好耍脾气的孩子,而是一个成熟老练的男人。或许以前,他有些任性,有些骄傲,甚至有些浮躁。但是经过这些年的磨练,他早就拥有了成年人的心智。

  他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一个军人,都要保持理智。但是这一刻,他怒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兄弟!"蛤蟆脸着急了,大喝一声,抡起拳头就朝着宁飞砸去。

  宁飞稍微低了下脑袋,然后把板寸扔出门外,转过脸看着蛤蟆脸,狞笑一声,又伸出手,把蛤蟆脸直接拎了起来,紧接着使劲一踹,把他也给踹了出去,正好砸在了板寸的身上。

  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宁飞的爸妈,宁倩,都已经看傻眼了。

  这还是宁飞吗?

  这,怎么可能?

  宁飞笑了笑,看了眼自己的爸妈说道:"爸妈,你们先吃饭吧,我出去一趟。"

  "小飞,你要干嘛?"宁忠国赶紧说道。

  "还钱。欠人家钱,我们得还不是?"宁飞笑了笑,关上门,又蹲下身拎起板寸和蛤蟆脸,向楼下走去。

  到了一楼,宁飞把这两个家伙扔在了地上,道:"带我去找你们大哥吧。"

  那两个家伙,完全处于傻愣的境界中。并不是被宁飞打的,而是因为,他们彻底的震惊了。

  要知道,他们两个都是有些微胖的,身材也很魁梧,体重最起码都在两百多斤,但是,宁飞竟然拎一个把他们拎下来了,这还是人吗?怪兽啊!

  "啪!"宁飞皱了皱眉头,一巴掌抽在了板寸的脸上,寒着脸说道,"我说话,你听不见吗?"

  "不!能听见!我能听见!"这一巴掌,也把板寸也打醒了。他先是摇头,再是点头,惶恐的说道。

  板寸和蛤蟆脸都不是傻瓜,现在他们算是彻底的明白,他们是踢到铁板了!

  他们看宁飞的眼神,充满了恐惧。这让他们自己都很好奇,哪怕是面对警察局局长,他们也没有这么恐惧过。最后,他们是明白自己的恐惧到底是从何而生了:警察局局长不敢下杀手,但是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敢!

  板寸和蛤蟆脸四目相对,都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些什么,可惜的是,他们看到的都只是对方发来询问的信号。

  到底该不该把这个家伙带去找自己的老大呢?这是一个难题。因为他们如果不带,宁飞很有可能会毫不留情的上来抽他们。但是他们如果真的带路了,宁飞到老大那边闹事的话,老大就绝对会抽他们!两难啊!

  不过,当他们接触到宁飞略带笑意的眼神时,很有节奏的打了个寒颤,板寸咬着牙说道:"行,我带你去!"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老大最多揍自己一顿,但是如果自己不去,他的小命都有可能玩完!

  宁飞笑着点了点头,用一种大人哄骗小孩子的口气说道:"这才乖嘛!等会大哥哥给你买糖吃哦!"

  板寸欲哭无泪。

  坐上一辆有些破旧的面包车里,宁飞靠在座椅上,闭目沉思。

  他不是在思考什么哲学问题,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数学问题。他只是在想,自己要怎么惩罚这些人。

  他不是天使,更不是智者,他永远都不会做到以德服人,更不会以德报怨。他要做的,就是别人骂他一句,他就抽回去一掌!

  二十分钟之后,面包车停在了一家饭店的门外。

  板寸拉开车门,轻声提醒道:"大哥,到了。"

  宁飞猛然睁开眼睛,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吓得板寸连连后退。

  "别叫我大哥,你不配。"宁飞跳下车,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这家小饭店,好奇道,"你们老大开饭店的?"

  板寸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们老大确实在这里,不过不是开饭店的。"

  "那是?"宁飞皱着眉头说道。

  板寸苦笑一声道:"我也说不清楚,不然等会你自己看看吧!"

  "好。"宁飞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饭店上挂着一副牌子,上面写着"鸿运楼"三个字,只是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走进饭店,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坐在一张方圆桌子上吃着饭,前台,一个年轻的女孩托着腮,双眼无神望着窗外,倾斜进来的阳光照在女孩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

  黑色的背心勾勒出曼妙的身材,长发高高扎在脑袋,雪白的肌肤和红唇相衬,虽然没有浓妆艳抹,却依然美艳不可方物。

  "清姐,那个,有客人来了,带我们去地下室吧?"板寸走到那个女孩的跟前,笑眯眯的说道。

  宁飞暗为吃惊,女孩看起来最多也就才二十来岁,但是板寸和她说话的时候,神态无比的恭敬。

  女孩转过脸,看了没看板寸,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宁飞,先是有些惊愕,紧接着笑面如花,口吐香兰道:"小帅哥,你也来玩啊?"

  这句话一说,宁飞对她的好印象顿时大打折扣,如果不是因为门口挂着饭店的牌子,他都怀疑这里是不是怡红院。这女孩说话的口气,怎么那么像电视里那些古院楼阁里女子挥舞着手中红色手绢说:"大爷,进来玩玩嘛!"

  "带路。"宁飞淡淡的说道。他有些好奇,为什么板寸说让这个女人带他们去地下室。

  "嘿,那么着急啊?"女孩笑了笑。她的笑容,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不是倾国倾城,而是祸国殃民。

  女孩见宁飞不说话,也不再多言语,收起笑容,摆了摆手:"跟我来吧。"

  "好!"

  跟在女孩的身后,两个人绕过上楼的楼梯,走到楼梯后面。女孩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房门,道:"进去吧。"说完,就扭着腰肢走回前台。

  下了一层楼梯,不用看,宁飞就已经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嘈杂声,叫骂声,骰子声,麻将声……

  宁飞有些愕然,这家不起眼的饭店下面,竟然是一家赌场!

  地下室大约有一百多平房,里面乌烟瘴气。这里塞了不下五十多人,围在十几张桌子前。

  宁飞微微皱眉,轻咳一声。

  "你跟我来吧。"板寸说着。

  宁飞点了点头,跟在板寸的身后,走到一张大圆桌前。这一张桌子上摆着牌九,一个体形魁梧,脖子上挂着金项链,胳膊上还纹着两条似龙非龙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捏着手中的牌九,喝道:"老天,老天……哈!天罡!"

  板寸走到他跟前,轻轻推了一下,伏在他的耳边轻说几句话,时不时还转过脸看着宁飞。

  突然,那个男人猛的站起身,伸出手一巴掌抽在板寸的脸上,怒道:"你有病啊!他要来你就把他带来?"

  板寸也不敢吭声,低着脑袋,走到了一边。

  宁飞也不在沉默了,他走到跟前,看着男人,道:"你就是虎哥?"

  "哼,小子,还有点眼力劲啊?"虎哥坐下,继续摸着牌九,冲着洗牌的人道,"快点快点,老子接下来要拿至尊!"

  "嘿,虎哥,这小子是谁啊?怎么现在这赌场里什么人都能进来啊!"坐在虎哥对面的一个秃顶男人好奇道。

  虎哥摆了摆手,吸了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道:"谁知道,一个老东西的儿子,欠了我钱,不还钱还想来找事,哦不,应该说是找死。"说完,一桌子的人都哈哈大笑气来。所有人看宁飞的眼神都充满了戏谑。

  宁飞不高兴了,他说道:"你是在无视我吗?"

  "不是还钱的就衮蛋,别耽误老子发财!"虎哥说话的时候,依然看着牌九。

  宁飞轻笑,突然脸一绷,伸出手猛的按住虎哥的光头,又一使劲,把虎哥脑袋按下去,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响声不大,全场却已经寂静,纷纷侧目望来。

  "现在,可以重视我了吗?"宁飞笑眯眯的说道。第五章 步履无声,却震云霄

  虎哥原名李大虎,十八岁就开始出道,当时跟着的是道上有名的七爷。后来七爷死了,他就接替了七爷的位置,一开始也就是收收保护费,后来贪心越来越不可收拾。坑蒙拐骗啥都干过。这两年说开赌场赚钱,他便开了这家地下赌场。

  还真别说,赌场开业一年,他就赚了好几百万!这小日子过的越来越潇洒。

  但是没想到今天他栽了,栽在了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男人手里。

  赌场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屏气凝神。他们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小帅哥难道疯了吗?难道他不知道虎哥是谁吗?这简直就是找死!

  李大虎没有嚎叫,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仔细一看,手心温热,红色液体那么的耀眼。

  "哈哈哈!"李大虎就好像发狂了一样笑了起来,最终,他看着宁飞,说道,"很久很久没有人给我放血了。"

  宁飞淡漠道:"因为你也只能在这里蹦扎。真正的大人物,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李大虎并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看着宁飞。

  "打狗。"宁飞说道。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李大虎感概道。

  宁飞也笑了,他认真的说道:"我不是牛犊,你也不是虎。哪怕我三岁小孩,也不会害怕一直普普通通的蚂蚁!"

  李大虎的手下,早就已经冲了进来,把宁飞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要李大虎一声令下,他们没有半点犹豫就会冲上去给宁飞放血!

  "虎哥,说话吧,今天我帮你做了他!"一个脸上横着一条扭曲如蛇的刀疤男人说道。

  李大虎没有说话,只是逼视着宁飞。

  他有些慌了。

  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靠的不仅仅是心狠手辣,还有聪明的脑子。从宁飞的脸上他看不到半点恐惧的神色,反而是一脸的淡然,就好像他只是一个路人一样。

  这是什么?有恃无恐!李大虎不敢动手,他怕!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混混而已,他怕宁飞有什么通天的背景。

  "你为什么不动手?你在等着什么?和我耗着,看谁先老死吗?"宁飞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让人感觉人畜无害,甚至有一种亲切感。

  他的话,实在讽刺李大虎。但是李大虎却依然不急不恼。

  "你怕了吗?"宁飞继续说道,"你担心我是什么大人物的朋友?有什么背景?"

  李大虎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他有一种郁闷的感觉,自己心里想什么,对方竟然都能猜到?在气势上,他已经输了。如果现在这个时候动手的话,不就验证了宁飞说的话是对的吗?

  他丢不起那个人,他还要在道上混。

  "动手吧。我就是宁忠国的儿子,没啥权势,也没有什么通天的背景,你今天就是把我留在这里了,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当然,你要做的隐秘些,否则的话警察会来找你麻烦的。"宁飞手指来回揉搓,脸上笑容不减。

  千军万马剑拔弩张,我仍淡然谈笑过往!这,就是魄力!

  李大虎的额头上,已经溢出了汗珠,他彻底的晕了。对方知道,自己是忌惮他身后有背景,所以才不敢动手,但是对方竟然还把自己的底细说的干干净净!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如果今天他不动手的话,他将会被所有人嘲笑!

  "上。"李大虎说道。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他是一个大混混呢?

  谁没有热血?

  听到李大虎说他们要动手了,不用任何人提醒,自发的往后齐退几步,给予他们动手的空间。他们是喜欢看热闹,但是谁也不希望因为看热闹送掉自己的小命啊!

  宁飞笑了,他终于得到对方先动手了。事后,如果警察来找自己麻烦的话,对不起,我只是自保!

  刀疤男人首冲第一,他狰狞着脸,手中砍刀在灯光下闪烁着银光,阴冷之气侵人肌肤。

  宁飞冷笑一声,往前大步一跨手臂如毒蛇般迅速伸出,在灯光下只留下半道残影。

  刀疤男人面色一紧,他的手腕,被宁飞紧紧的捏住。紧接着,他刚想反击的时候,手掌一痛,手中砍刀落地,又是一拳朝着自己的面门袭来。他看到了宁飞出拳,潜意识也发来危险的信号,但是他就是躲不开。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宁飞一把揪住刀疤的衣领,使劲一拉,手腕反转,把他横着拎了起来,紧接着毫不留情的踹出一脚,正中刀疤腹部,他整个人立刻飞了出去,跟在他身后想要冲上开的第一排小弟都被撞开。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宁飞做事的准则,趁着这个机会,他身体快速前冲,从刀疤撞开的缺口突进,犹如狼入羊群,以一人之力抵上千军万马。拳拳到肉,顿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哀嚎。宁飞就像一条灵活的泥鳅,进两步退一步。

  李大虎的小弟们非常的郁闷,明明自己挥出去的拳头,砍出去的利刀,却都被对方一一躲过,这还算不上什么,更让他们发疯的是,对方不但能躲开,还能反手给自己一拳一脚。

  不过,再厉害的高手,也有失误的时候,刀疤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偷偷摸到宁飞的身后,乘着他躲开别人拳头的时候,猛的挥出一刀。

  听着背后呼呼风啸,宁飞心里暗道糟糕,潜意识身体往右一侧,避开要害,刀疤的那一道只是擦着他的肩膀而过。

  宁飞转过身,狠狠的看着刀疤。

  刀疤心里一顿颤栗,不过很快,他就不会感觉害怕了。因为宁飞的拳头已经甩了出来,狠狠的击中了他的胸膛,整个人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喉咙一甜,一口老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可能是鲜血刺激到了宁飞,他彻底的癫狂起来,每一拳都让人飞出几米。三分钟之后,那十几个手下,已经全部失去了战斗力,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痛处哀嚎。

  宁飞转过脸,看着汗如雨下的李大虎,冷声说道:"还有谁?还有谁?还有谁!"

  三声还有谁,无人敢应!

  他如同暗夜中的恶鬼,触者即亡!

  他如狂魔,傲然而立,狂妄不可一世。

  他如骄子,力战巅峰,可嗜杀诸神!

  全场寂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似乎,他们只要发出一点声响,就会被站在中间的男人掐住喉咙!

  宁飞一步步朝着李大虎走去,一步一顿,步履无声,却震云霄,仿佛他的每一步,都在狠狠的践踏着他们的心脏!

  强大的威压,把李大虎压得喘不过去。他深感绝望。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正迎面向他走来的男人,身上如同万丈光芒,势不可挡!

  "你服吗?"宁飞离李大虎仅隔五步。

  李大虎使劲的咽了口唾液,看着宁飞,低声问道:"你要怎么样?"

  "我要你死,可以吗?"宁飞笑着问道。如果听不见他说话,仅仅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善者。

  "你不敢。"李大虎大声的说道,"你不敢!你绝对不敢杀了我!"

  宁飞什么都没做,但是李大虎似乎已经发发疯了。

  宁飞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是的,我不敢,但是我能让你生死不如,比如让你断子绝孙。"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说道:"其实,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咱们可以有理说理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掠天战兵》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1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