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先锋战兵》罗非林若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先锋战兵》罗非林若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叫罗非

  清晨,一辆银色玛莎拉蒂疾驰在了通往天州市区的快速路上,一路风光旖旎。

  罗非望着窗外熟悉却又陌生的美景,心中感慨万千。

  天州,我回来了!

  "罗非先生,董事长的意思是让你做公司的副总,贴身照顾林总的周全。你却要做司机,这让我很难做。"车内,一个OL美女略带尴尬的说道。她相貌清秀,一袭深蓝色的西装裙紧紧包裹着火辣而成熟的身段,高耸的云峰呼之欲出,几乎要把白衬衣撑破。

  她叫陈静,非凡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是个干练而细致的女强人。

  "董事长也说过,一切随我的想法。"罗非平静的说道。

  "真的有点屈才了。"陈静望着眼前这位高大健硕、身穿着中华立领的俊朗男人,不由惋惜的说道。

  "其实,司机才是林总真正贴身的人。"罗非说着,又一次打开了资料。

  资料上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有一个绝美的女孩。

  360度无死角的精致脸蛋,每一个零件都如同精心打造的瑞士手表一样。而身材丝毫不逊于脸蛋,柳腰翘臀,傲峰高耸,雪腿修长却不失丰腴,皮肤白嫩的能捏出水来。

  如果可以打分的话,面前的陈静可以达到90分,而林若心,毫无疑问,满分。

  林若心,22岁,非凡集团总裁。15岁进入米国宾州大学读书,18岁取得硕士学位,21岁获得人体仿生学和生物医学双料博士,有3项个人专利,被称之为天才女神。为人低调内敛,零绯闻。

  尽管罗非看过这份资料很多遍了,但并无丝毫厌烦的感觉。

  他伸出手,抹去了她脸上唯一的一抹尘埃,露出了温热的笑容。

  "罗非先生应该也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吧?"陈静笑问道。

  "嗯,她的确很招人喜欢。"罗非并不掩饰。

  "不过,这也是她最大的烦恼。这一次她回国,估计又要被天州的那些富二代烦死了。"陈静替自己的好姐妹捏了把汗。

  "没关系,我来保护她周全。"罗非一字一顿道。

  话刚说完,陈静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笑逐颜开道:"喂,若心!"

  "静姐……我遇到麻烦了。"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清澈如水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

  "怎么了,我的大小姐?"陈静问道。

  "又是卢汉阳……"林若心郁闷的叹了口气道,"每次回来都向我表白!这次更离谱,居然……唉,我服了他了!他的想法怎么那么奇葩?"

  陈静眉头一锁,道:"你能等我一会儿吗?只要20分钟!"

  "好,你快来吧!帮我解围!"

  挂断电话,陈静一脸烦躁,道:"卢汉阳这家伙真烦人!"

  "他是干什么的?"罗非问道。

  "云天集团的少东家,在欧洲留过几年学,若心的苦主!刚才你也听到了,估计又不知道用什么怪招追若心了。真够烦人的!"

  "云天集团?"

  "嗯,天州四大财团之一,有钱,人脉也很广。"

  "哦,我知道了。"罗非风轻云淡道。

  "如果这厮清清白白,追若心我也就忍了。可这家伙是个花花公子,他的女朋友都可以组一个足球队了!"陈静苦笑道。

  "陈经理,这件事交给我吧,你别出面了。"罗非不假思索道。

  "这……你能行吗?"陈静有些迟疑的望着他。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

  ……

  半个小时后,玛莎拉蒂驶入了天港码头。

  罗非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一艘白色的巨型豪华客轮,不由感慨道:"哦?居然是天启号!呵呵,往事如烟啊!"

  天启号是专门往返于华夏和米国的旅游型客轮,以罗非对林若心的调查了解,她应该是个时间观念极强,而且对物质生活要求很低的人。为什么她不坐更快捷的飞机,而是要做航行时间更长的豪华客轮回天州呢?

  此时,前方的路边围了一群人,也阻挡了玛莎拉蒂的去路。

  去无可去,罗非索性把车停在了路边的车位里。

  "呵呵,林若心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就算她长得漂亮,是咱们圈子里公认的女神,也不该拒绝卢少吧?"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一脸嫌弃的说道。

  "是啊,就她那个所谓的集团,顶多值十几亿!和云天集团那种巨无霸比得了吗?卢少追求她真的是给了她很大面子了!"一个中年男人不屑道。

  人群中的议论声一下子把罗非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定睛一看,只见这群人一个个衣冠楚楚,穿的基本都是一线名牌,都是社会上流人士,应该是从天启号上下船的。

  罗非听到话题涉及到了自己的老板,没有丝毫犹豫,很快穿过了人群,走到了话题的中心区域。

  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台加长劳斯莱斯、一个有些紧张的美女、一个身穿白色阿玛尼西装、单膝下跪的帅哥、以及帅哥身后一个体格健硕的壮汉。

  美女白裙飘飘、长发如瀑,绝美的脸蛋、凹凸有致的身材,都折射出了诱惑的青春魅力。

  她,就是林若心。

  在场很多男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甚至有些人都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啧啧赞叹。

  "真漂亮,如果是我老婆就好了!我天天黏在床上不下来了!"

  "呵呵,你别做梦了!她肯定是卢少的。高冷女神有怎么样?见到卢少也得放下身段!"

  ……

  "静姐,你什么时候过来?"站在人群视线的中心,林若心拿着手机,尴尬的问道。

  "你的……副总说,他过去帮你解围,马上就到!你先不要着急!"听筒里,陈静的声音仍旧沉稳。

  "他?好吧,我等他,先挂了!"

  卢汉阳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一时志得意满。他强忍住与生俱来的傲气,殷勤的给林若心打开了车门,笑道:"若心,我送你回家吧!阿力以后负责保护你的安全。"

  林若心面露不悦,道:"卢汉阳,你真的不用对我这么殷勤。我都说过了,我暂时不想谈恋爱,只想好好工作。还有……"

  林若心扫了一眼壮汉,哭笑不得,道:"这份人情太重了,我不能收。"

  "若心,你这话就有点伤人了。怎么,你看不上阿力?"卢汉阳说着,伸出手拍了拍壮汉结实的胸肌,道,"战魂特种部队的精英,刚刚退伍就被我挖过来了,我自己都舍不得用,直接送给你做保镖。若心,我对你够一心一意了吧?"

  周围,也有不少人议论道:"卢少的表白方式太牛掰了,别人送鲜花送钻戒都太俗了!他送顶级保镖,真是太用心了!"

  甚至还有女孩怂恿起了林若心:"林美女,你就答应卢少吧!多好的男人啊!"

  林若心心中一阵阵反感。很想拒绝,只是他的话说到这个地步,又是众目睽睽之下,该用什么方法拒绝呢?

  突然间,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战魂特种部队?恕我孤陋寡闻,这是哪个国家的?"

  林若心微微一愣:"请问你是……"

  "林总,我是你的司机。我叫罗非!"罗非字字铿锵道。第二章 林若心的闺蜜

  林若心不由一愣,心道:不对吧?老爸不是说他是我的副总吗?怎么一下子变成司机了?

  卢汉阳鄙夷的扫了罗非几眼:"一个司机就别在这废话了!这是我和若心两个人的事!"

  罗非压低了声音道:"卢少,适可而止吧。如果这件事就这么结束,我还能给你个面子。"

  "你算什么东西?我用得着你给我面子?"卢汉阳肆无忌惮的戳着罗非的胸口,"识相的滚一边去!"

  "老板,这个蠢货是个什么东西?"壮汉突然开口道。

  "阿力,这个蠢货脑子被驴踢了!一会儿他再敢废话你就给我狠狠的教训他!"卢汉阳面带冷笑道。

  周围的人群发出了一阵哄笑,矛头纷纷指向罗非。

  "一个臭司机也敢挑衅卢少,是不是早晨起来没吃药?"

  "当心人家的保镖把你扔进海里喂鱼!哈哈哈!"

  林若心冷冰冰的说道:"卢汉阳,他是我的司机!请你说话客气点!"

  "若心,他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点评我给你请来的保镖!"卢汉阳狂傲的本性再也压抑不住了,不屑的撇着罗非道,"别看他穿的人模狗样,不过是个没文化没见识的臭司机!"

  人群中,已经有人在起哄了——

  "臭司机,滚一边去!"

  "是啊,快滚!别在这碍事!你个土包子!"

  罗非淡然一笑,走过去拍了下壮汉的肩膀,问道:"伙计,麻烦你再说一遍,你在哪个国家的哪个特种部队服过役?"

  壮汉一脸不屑道:"华夏战魂特种部队!怎么,你有意见?"

  "不好意思,咱们华夏一共有7支特种部队,分别是天虎、天马、狂龙、雄鹰、东方、利剑、南部。没有你说的战魂。"罗非一针见血道。

  壮汉的后背冒出了冷汗,又仔细打量了罗非半天,心道: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么多?他到底什么来头?

  卢汉阳也是一怔,不由多看了罗非几眼,不解道:"阿力,这个臭司机说的是真的吗?"

  壮汉连忙解释说:"我、我、我是东方特种部队麾下的战魂特战团的人!"

  "东方特种部队本身就是一个团级编制。麾下一共8个营队,40个连队。哪来的战魂特战团?"罗非悠然一笑,"伙计,吹牛也要事先打好草稿。是不是以为别人都像你身边这些蠢猪一样人傻钱多好糊弄?"

  壮汉一个踉跄,道:"你……"

  卢汉阳暴怒的骂道:"妈的,你骂谁呢?"

  "骂的就是你。就这种货色,你也好意思送给林总?"罗非淡然一笑道。

  "姓罗的,光是说有个屁用!有本事和阿力较量较量?就算他不是特种部队的,捏死你也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卢汉阳恼羞成怒道。

  壮汉也重新振作了精神,冲着罗非勾了勾小手指。

  "那就来吧!"罗非点了点头。

  突然间,壮汉凶狠地朝着罗非打出了一记直拳!

  "小心!"林若心没想到壮汉居然这么胡来,惊呼了一声。

  这一拳势大力沉,挂着风声,周围很多人都看傻了眼。

  这一拳打在这小子的脑袋上,还不得把脑袋打爆了?

  就在壮汉的拳头即将落在罗非脑袋上的时候,他突然伸出了右手。

  "砰!"

  一声闷响!

  壮汉目瞪口呆的望着罗非。

  罗非,安然无恙!此时此刻,壮汉的右拳被他轻松地握住了!

  罗非反向一扭,一声脆响,对方粗壮的右臂立刻扭曲了!

  "啊!"壮汉疼得狂嚎了一声。

  不等对方抬起左手反击,罗非一个侧身,闪电般的绕到了壮汉的身后,右手一记手刀打在了他的脖颈上!

  壮汉白眼一翻,晕死过去。

  现场突然间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笔直的落在了罗非的身上,却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很多人的目光又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丝轻视,只有钦佩和仰慕。

  "这家伙不是普通的司机啊!"

  "难怪人家林若心瞧不上卢汉阳,原来人家身边有这样的高手!"

  卢汉阳的脸已经是一片惨白,惊声道:"你、你他妈……"

  罗非揉了揉手腕,冷笑了一声,道:"卢少是吧?你这个礼物过了保质期了,林总可不要。你还是扔进垃圾桶吧。特种兵?呵呵,别玷污了这个词!"

  "你、你给我等着!"卢汉阳连滚带爬钻进了悍马车里,灰溜溜的跑了!

  ……

  回公司的路上,坐在后排的林若心一直都在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罗非从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笑道:"董事长,你想笑就笑吧!"

  林若心嗔怒的给了他一记粉拳,道:"你这家伙深藏不漏啊!以前干什么的?"

  罗非淡然道:"其实,我只是一个司机。"

  "爱说不说。"林若心一撇嘴,脸色再次平静了,道,"罗非,你好好做吧。如果你做得好,我会提拔你的。"

  "多谢林总栽培。"

  "你和静姐说话也是这腔调?"林若心没好气道,"我没别人说得那么冷。以后咱们可以是朋友了。"

  "哦?那么若心,既然是朋友了,要不要我给你讲个荤段子?"罗非话锋一转,露出了整齐而充满光泽的牙齿。

  "哼,耍流氓都那么淡定?你真是个闷骚的家伙!"林若心微微一笑道,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罗非立刻恢复了平静。

  林若心的美眸中露出了一丝欣赏,道:"罗非,你挺张弛有度的!"

  说完,林若心看了一眼屏幕。

  "喂!晶晶,我回来了!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

  林若心的手机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女声:"你终于回来了!好啊,晚上几点,你说吧!"

  "六点半可以吗?"林若心问道。

  "没问题。我都快想死你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六点半我去接你!"

  ……

  挂断了电话,林若心和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兴奋道:"她叫李晶,是我的闺蜜,我们认识好多年了。"

  "看得出,你人缘挺好的。"罗非点了点头道,对林若心的人品加以肯定。

  "罗非,今天晚上能帮我一个忙吗?"林若心恳切的问道。

  "你说吧,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你能帮我劝晶晶过来跟我一起住吗?"林若心问道,"刚才你帮我解围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口才比我好多了,她这人很倔,我劝根本不管用,你帮我一次吧!"

  "我尽力而为。"

  ……

  回到公司,人事部经理陈静看到林若心平安归来,顿时松了口气。很快就帮罗非办好了入职手续。如罗非所愿,他成为了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

  下午不到6点,林若心匆匆下了楼,钻进了玛莎拉蒂中,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若心,出什么事了吗?"罗非忙问道。

  "罗非,晶晶刚才给我发微信,说今天暂时不聚了。我怕她出事。你能不能……陪我去她家一趟?"林若心一脸焦虑的说道

  "告诉我她家在哪?"罗非心头一沉,问道。

  ……

  哈尼酒吧,坐落在天西区并不算繁华的广平路上的一家欧美风格的小酒吧。这家酒吧的老板就是了林若心的好姐妹李晶。李晶很善于经营,酒吧平时的生意很好,门口总是车水马龙。

  只是今天,当罗非和林若心下车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酒吧周围空空荡荡,甚至酒吧里面还传来了打砸东西和女孩的叫喊声……第三章 不好意思,没听说过!

  "你们这帮流氓!放开我!"

  "臭娘们,欠钱不还你还有理了?今天你也不用还了!让兄弟们开心开心,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我会还你们钱的!放开我!"

  听到这些声音,林若心快步跑向了酒吧里,花容失色道:"是晶晶!"

  罗非健步挡在了她的前面,目光一凛,道:"别慌!"

  两个人冲进了酒吧,只见酒杯、酒瓶、餐具都碎了一地、沙发倒了一大片、大部分的桌椅支离破碎……几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还在砸东西。

  "小娘们,别尼玛乱动!让大爷亲一口!"

  罗非和林若心不远处的一张沙发上,两个壮汉死死的按住了一个李晶的胳膊。一个耳钉男整个身子趴在了她的身上,正无耻的解着李晶的衬衣纽扣!

  李晶那张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泪水。她拼命的挣扎着,用尽全力朝着耳钉男踢了一脚:"放开我!我会还你钱的!你放开我!"

  耳钉男贪婪的说道:"我凑!还挺能挣扎的!好啊,你越挣扎我越开心!是不是啊,兄弟们?"

  "是啊,哥!这小妞挺有意思啊!"一个黄毛流着口水,很无耻的说道,"不过,别忘了哥几个啊!"

  "等着,一会儿就让你们开心开心!"

  "嘿嘿,谢谢哥!"黄毛回过头,冲着一群小弟喊道,"妈的,看什么看?好好砸!砸完了人人有份!"

  "好嘞,哥!"混混们听到这句话,一个个像是吃了兴奋剂,更卖力的砸了起来!

  此时,林若心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使出了浑身力气推开了耳钉男,怒骂道:"你们这帮畜生!放开她!"

  耳钉男摔了个仰面朝天。他连忙爬起来,看到推倒自己的是个娇滴滴的美女,顿时暴怒道:"操!哪来的小娘们,滚一边去!"

  说完,耳钉男冲过去就是一巴掌!

  当耳钉男的手就要落在林若心娇嫩的脸蛋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紧握住了耳钉男的手腕!

  耳钉男疼得嗷嗷叫道:"妈的,你谁啊?哪来的王八蛋?"

  "草泥马!找死是吧?"沙发旁的两个男人捡起棍棒,怒喝道。

  其他男人也朝着罗非围了过来。

  "妈的,就你这逼样还玩英雄救美,你有多想死啊?"黄毛用棒球棍戳着罗非的胸口,恶狠狠道。

  罗非望着衣装有些凌乱的女孩,冷冷道:"敢欺负她?我看你们才是活腻了!"

  "兄弟们,先废了这个胡言乱语的王八蛋!然后……"耳钉男望着林若心,一脸淫邪道,"两个妞一起玩!"

  这群男人更兴奋了,抡起棍棒砸向了罗非!

  "小心啊!"林若心和李晶吓得花容失色,同时喊了出来!

  罗非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寒冷的笑容,慢慢的攥紧了拳头

  "噼!"

  "啪!"

  "咔嚓!"

  ……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耳钉男已经看傻了眼。

  他的小弟全都倒在了地上,手脚都扭曲变形了,甚至还有两个人已经疼晕过去了!

  罗非却安然无恙,望着耳钉男冷笑,如同地狱里的死神一般。

  耳钉男吓了后退了好几步,浑身颤抖道:"大、大哥!别、别打我,有话好说!"

  "晶晶,这到底怎么回事?"林若心急切的问道。

  "你别问了!"李晶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了耳钉男,咬着牙说道,"你滚吧!告诉五爷,我会尽快还钱的!"

  耳钉男退到了酒吧门口,突然指着罗非骂道:"你们都他妈等死吧!"

  耳钉男说完,扭头就跑。

  "等你先死。"罗非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道。

  "你是谁啊?"李晶用惊异的眼神望着罗非,问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可是想不起来了!"

  "晶晶,你不可能见过他。他是我的……副总,他叫罗非。"林若心介绍道。

  "什么副总啊,我就是一个司机。"罗非淡然一笑道。

  林若心撇撇嘴,不悦道:"说你是副总就是副总,干嘛自贬身价啊!"

  "谁让你对一个刚来的员工都那么好,让我甘心自贬身价给你当司机?"罗非故意拍了一个马屁。

  李晶本来心情很低落,听到罗非的话,突然"噗嗤"一声笑了,道:"你这人还挺幽默的!怎么,看上我家若心了?"

  "晶晶,我甘心给她当司机,是因为她对我特别好。你和若心的关系像亲姐妹一样,她把心都掏给你了,你怎么对若心一点都不坦白呢?难道说,你对她的感情还不如我这个初来乍到的?"罗非说完,脱掉了自己的西装,披在了李晶的身上。

  林若心也走过来,帮她系好了扣子,遮挡住了胸前的暴露。

  李晶忍不住了,捂住脸哭道:"我……我不想麻烦若心!"

  "晶晶,到底怎么回事,说吧!"林若心趁机劝道。

  "我妈又赌钱了!欠了庄家400多万,跑了!把这个烂摊子交给我了!我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了,把房子都卖了,还是差了40万!我正想把酒吧盘出去再凑点钱,这帮家伙就来逼我还钱了!"

  "你干嘛不找我啊!"林若心气得直跺脚,道,"还有,她又不是亲妈,又对你这样,你干嘛总替她背黑锅啊!你疯了!"

  "我怎么好意思找你?还有,她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对不起她……"李晶叹了口气道。

  林若心捧着李晶的小脸蛋,心疼不已道:"钱,我替你还!不过你必须答应我,跟她断绝关系!她已经坑了你好几次了!你非要让她坑死你才甘心吗?"

  "我、我知道了。若心,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的!"李晶哽咽道。

  "谁要你还钱啊!"

  "不!要是不让我还,我就不让你帮我了!"李晶仍旧倔强。

  "你个死丫头怎么还是这么倔!气死我算了!"林若心捶胸顿足道。

  两个美女正说着话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耳钉男的骂声:"五爷,就是这!里面有个王八蛋刚才帮姓李的小妞强出头,把兄弟们都打残了!你可得替我们做主啊!"

  "别说了,先进去看看!"一个沉甸甸的男人的声音传进了罗非等人的耳中。

  很快,10多个男人闯了进来,把罗非等人团团包围了!

  这些人和耳钉男一伙穿着打扮完全不一样。他们一个个身穿统一的黑白条衬衣,身材都很健硕,眼神中折射出了凶狠的光芒。

  这时,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人身穿练功服,瘦而精壮,他的双手手背上结满了茧子,看上去有些可怕。

  他叫白五,人送外号五爷。

  白五爷自幼练铁砂掌,靠一双拳头在天州打拼了20多年,在天州的江湖上很有地位。

  白五爷望着一片狼藉的酒吧,顿时眉头一皱:"谁让你们砸人家酒吧的?"

  "五爷,不砸她不还钱啊!"耳钉男不敢直视白五爷了,低着头说道。

  "砸了,人家该没钱还是没钱!"白五爷冷笑道,"要不说你们几个至今都穿不上白浪帮的正经衣服呢?"

  耳钉男望着那群身穿黑白衬衣的男人,顿时郁闷不已。

  这时,两个年轻的小弟搬来了椅子。

  白五爷坐在了椅子上,扫了几眼耳钉男那群躺在地上的小弟,一阵唏嘘道:"老弟,下手太黑了吧?"

  "他们欠打。"罗非不假思索道。

  "呵,口气挺大的,你也欠打。"

  白五爷话刚说完,这群统一制服的小弟突然从腰间拔出了砍刀,纷纷指向了罗非!

  一把把砍刀锋利无比,闪烁着震慑人心的寒气,看得人心惊肉跳。

  李晶的嘴唇都在颤抖:"五、五爷,没、没他们的事,你放他们走!有什么事冲我来!"

  "小姑娘挺讲义气的!"白五爷看了一眼李晶,又把目光转向了罗非,笑道,"小伙子也挺嚣张的!"

  "五爷,咱没必要跟这王八蛋废话,砍死他算了!"耳钉男咬牙切齿道。

  "你就是五爷?"罗非问道。

  "对,他就是天州大名鼎鼎的白五爷!道上的人谁敢不给五爷面子?小子,听说过没有?"耳钉男得意洋洋的替白五爷说道。

  "不好意思,没听说过!"罗非淡然道。

  "你他妈犯贱!"耳钉男骂着,捡起一把刀要砍罗非。

  然而,罗非只是捏了捏手腕,又把耳钉男吓得后退了两步。

  "真够怂的。五爷,这样的人你也收?"罗非笑问。

  白五爷冷眼扫着耳钉男:"你废话太多了!"

  耳钉男立刻吓得退到了墙角。

  白五爷站起身,直视着罗非,一脸冷峻道:"这群小子虽然是编外,但也是我的人。老弟,你把我的人打成这样,你得给我个交代!"

  "怎么交代,你说吧。"罗非面不改色道。

  "我这人不喜欢以多欺少,咱俩过过招吧!"

  白五爷话刚说完,一个光头小弟走到了他的身旁,不屑的扫了一眼罗非,道:"爷,他没资格跟您过招,还是我来吧!"

  "你就算了吧!"白五爷又打量了罗非几眼,轻哼道,"小伙子,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罗非轻笑道:"不好意思,我没那习惯!"

  "嘴巴真够贱的!"光头小弟冷笑道,"我出手你还能活!五爷出手,你别想活!还不赶紧服个软?我家五爷好说话,兴许能饶了你!"

  那群身穿黑白衬衣的小弟都一脸鄙夷的望着罗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林若心并不会功夫,但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来者不善。她一把拉住了罗非的左手腕,急切道:"我报警吧!"

  李晶也拽出了他的右手腕,紧张的说道:"你别冲动啊!"

  "不好意思,我不懂怎么服软。"罗非说完,慢慢掰开了两个美女的手。他从捡起了地上的一个金属外皮包裹的棒球棍,甩掉了上面的玻璃碎屑。

  "老弟,想跟我比划家伙?"白五爷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鄙夷,"来啊,我空手跟你打!"

  小弟们顿时发出了嘲笑声。

  "呵,以为拿了武器就能赢五爷?幼稚!"一个板寸头小弟笑得捶起了沙发背。

  "小子,你是不是没吃药啊!"光头小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罗非也笑了。

  突然间,罗非收敛了笑容,左手食指朝着棒球棍用力戳去!

  "砰!"

  一时间,众人都惊呆了!只见棒球棍已经被罗非的食指洞穿,而他的食指却安然无恙!第四章 林若心的秘密

  一指禅?

  白五爷的后背突然间冒出了冷汗!

  铁砂掌的确是很强的武功,白五爷已经练到了一掌劈碎四块砖的程度。但是,完全无法罗非的一指禅相比!道理很简单,如果把白五爷的掌比作一把榔头,那么罗非的食指就是破膛而出的子弹,榔头的威力能比子弹大吗?

  白五爷很清楚,如果自己贸然和罗非动手,会是怎样的下场。只是,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的功夫,这家伙不简单啊!

  此时此刻,白五爷的小弟们也都看呆了,一个个哑口无言。

  李晶也吃惊不已,低声问道:"若心,他怎么这么厉害?你从哪请来的高手?"

  "这个……"林若心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你们先出去吧,把门关好!"白五爷苦笑了一声,冲着小弟们挥挥手。

  白五爷说完,小弟们纷纷走出酒吧,只有耳钉男还站在那,似乎还在震惊中没有缓过神,不过正发着呆,只觉脖领被什么人使劲揪住了。

  "出去啊,发什么愣!"光头揪着耳钉男的衣领道。

  ……

  小弟都走了,白五爷的气势也比刚才弱了很多:"请问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罗非。"罗非仍旧像刚才一般平静。

  "罗非老弟,多谢你手下留情。"白五爷心悦诚服的说道。刚才要是罗非直接跟他动手,他受伤是小,丢人是大,以后还怎么在小弟们的面前抬起头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白五爷认怂了,罗非自然不会在为难他:"五爷,翻过这一页吧!"

  "兄弟,李小姐的酒吧被小弟们砸了,她也受到了惊吓,这钱……就不用还了!"白五爷用商量的口气问道,"你看这样行不行?"

  "五爷,你看着办吧。"罗非一脸淡然,"我还有一件事。"

  "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白五爷几乎不假思索道。

  "晶晶的酒吧不能白砸,她也不能白白被欺负。善后的事情,五爷做得漂亮点吧。"

  "这是必须的!"白五爷忙不迭的点头。

  ……

  几分钟后,白五爷和罗非等人一起走出了哈尼酒吧。

  看到白五爷和罗非谈笑风生,耳钉男总算松了口气,连忙迎了上去:"爷,您和这位大哥不打不相识,值得庆祝啊!"

  白五爷瞬间收敛了笑容,冷笑了一声:"这跟你有关系吗?"

  耳钉男心里一阵发毛,颤声问道:"爷,您怎么了?"

  "我问你,你哪只手摸了李小姐?"白五爷突然话锋一转。

  耳钉男怔住了片刻,道:"爷!我……我没有啊!"

  "说!哪只手摸的?!" 白五爷突然冲着耳钉男吼了一嗓子!

  听到白五爷的话,不但耳钉男被吓着了,就连白五爷的小弟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表情中透着明显的惧色。

  "爷,我、我两只手摸的!可是我没糟、糟蹋李小姐啊!"耳钉男惊慌失措。

  白五爷面沉似水,双眼瞥向身边的光头小弟,旋即狠狠地点了点头。见到五爷的表情,光头立刻心领神会,冲上前一把抓住了耳钉男的胳膊。

  耳钉男一阵惊恐,声音都在颤抖:"爷,这是干嘛啊?!"

  "干嘛?教训你!"光头小弟冷哼道。

  旋即,光头小弟和另一个小弟把耳钉男的胳膊反向一拧,直接将他按倒在地,耳钉男奋力挣扎,但似乎根本挣脱不掉。

  白五爷缓缓走近,看着耳钉男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目光中带着明显的不屑。

  突然间,白五爷从一个小弟的手中拿过一根棒球棍,朝着耳钉男的手猛砸了下去:"让你坏我规矩!这就是下场!"

  小弟们全都看傻了:五爷都有多久没亲自动手执行家法了?能让爷为他亲自出手,这个帮李小姐出头的男人真不是一般人啊!

  "爷,我错了!啊!爷!你饶了我吧!啊!"耳钉男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林若心和李晶花容失色,都不敢直视了!

  白五爷砸了十多下,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突然间,棒球棍折断了,大头飞出去老远!

  此时,耳钉男已经疼得晕死过去,他的双手被白五爷砸得血肉模糊,完全扭曲变形了。

  白五爷的周围,那些跟白五爷混了好多年,见过大世面的小弟都脊背发凉了。

  然而,白五爷仍旧怒气冲天:"把这个杂碎和他那些兔崽子,都给老子踢出白浪帮!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爷,您消消气!不值得为这种杂碎生气!"光头小弟连忙劝道。

  "小妹,对不住了。"白五爷松了口气后,冲着李晶问道,"这样做你能消气吗?"

  李晶早已经看呆了,半天才醒过神,尴尬的说道:"其实没必要这样吧?太、太吓人了……"

  "这是必须的!"白五爷回头看了一眼哈尼酒吧的招牌,沉声道,"小六!"

  光头小弟不敢含糊,连忙应道:"爷,您吩咐!"

  "最迟两天时间,把哈尼酒吧重新装修好!全部都要用最好的!不要吝惜钱!还有,帮我联系朋友们,来酒吧捧场!"

  "爷,我立刻去办!"光头小弟点着头退下了。

  李晶脸色一红,很为难的说道:"五爷,这……这太麻烦你了!"

  "不,这是规矩!小妹,以后没人敢过来找你麻烦了。还有……"白五爷凑近了李晶的耳边,用商量的口气问道,"以后你母亲再去我的赌场赌钱,我会把她礼貌的请出去,你看这样行吧?"

  "太谢谢您了!五爷!"李晶激动不已。

  "哈哈!不用谢我,谢罗非兄弟吧!"白五爷又冲着罗非深深点头,"罗老弟,两位小妹,咱们改日再见!"

  ……

  和白五爷告别,罗非带着林若心和李晶回家了。

  林若心家住天西锦绣庄园,一个风景优雅的小型别墅区。

  回到她家,罗非进了厨房,驾轻就熟的做起了晚饭,如同到了自己家里一般。

  没多久,厨房里里飘出了一股诱人的牛排香味。

  "你会做牛排?"林若心走进了厨房,一脸兴奋的问道。此时,她刚洗完澡,身上散发着一种沐浴露和处子体香混在一起的美妙味道,十分诱人。

  "嗯,我在意国学过。"罗非说着,拿起了一瓶红酒,慢慢的浇在了煎锅里,牛排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罗非话刚说完,浴室里就传出了李晶荡漾的歌声:"我爱洗澡,身体好好,啦啦啦~让我忘记所有烦恼,啦啦啦~流氓地痞,砰!全跑掉!"

  "你别介意,她一直都这样。天塌下来也只会难过一会儿,很快就像没事人一样了!"林若心无奈的笑了笑。

  "这样的性格很招人喜欢。"罗非说道。

  林若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说道:"罗非,其实我和她是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我……不是林子雄的亲生女儿。"

  "我已经知道了。"罗非出奇的平静。

  "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大小姐是个冒牌货?"林若心笑问。

  "不,只会对你更尊重。"罗非极为严肃的说道,"你不借助林董事长的力量,靠自己的本事做成了这么大的事业,比那些正牌大小姐强多了。"

  "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林若心羞涩的笑了笑,"不说这些了!罗非,我就是想告诉你,晶晶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现在为止能找到的唯一的一个孤儿院的小伙伴。今天你救了她,真的特别感谢你!"

  "若心,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你说的这个‘唯一’是什么意思?"罗非好奇的问道

  林若心的眉宇间流露出了一丝伤感,叹道:"12年前,孤儿院里有一个小伙伴被人贩子拐走了。因为这件事,孤儿院被勒令解散,大家从此分开了。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想方设法的找大家,可是我找了这么多年,只找到了晶晶一个……"

  "你和那些伙伴感情很深吧?"罗非问道。

  "跟亲兄弟姐妹没有区别,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就因为那个混蛋人贩子……毁了!"林若心的眼眶潮湿了。

  "咱们换一个话题吧!这个话题有点沉重。"罗非也叹了口气,"你怎么找到晶晶的?"

  "我有个习惯,每周都会去孤儿院的旧址待一会儿,就是希望能瞎猫撞死耗子,撞到以前的伙伴。老天爷对我不错,让我在两年前撞到了晶晶。"

  "晶晶真的不错,不说别的,光是对养母这种孝心,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罗非对李晶的人品也十分肯定。

  "她对我也特别好,我的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借给了我救命的200万,帮我渡过了难关。"

  看着情绪激动的林若心,罗非心头一热,道:"若心,我会帮你找到其他伙伴的!还有,我相信那个被抢走的小伙伴也不会出事的!"

  林若心微微一怔,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谢谢你。"

  ……

  晚上九点多,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盆来袭。

  忙碌了整整一天,林若心和李晶都累了,两姐妹依偎在一起,睡的很香。

  罗非却睡不着,在林若心家的健身房里做起了俯卧撑。

  只是,罗非做了不大功夫,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让他深恶痛疾的号码……第五章 鸿门宴

  又是他!这条阴魂不散的老狗!罗非心头一沉,狠狠地按下了接听键:"喂!"

  听筒里许久没有声音。

  罗非冷冷道:"雷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天狼,没事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叙叙旧?"果然没有出乎罗非的意料,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阴沉的中年人的声音。这人是他曾经的老板,更是他的苦主。他的真实姓名并不为人所知,认识他的人只知道他的代号为雷先生。

  "没有天狼了,只有罗非。"罗非冷漠道。

  "你离开猎杀者整整一年了,就没想过要回来?"雷先生认真的问道。

  "没想过!我只想平静的生活。谁敢破坏我的生活,我会和他拼命!我说的够明白吧?"罗非抬高了音量,传递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讯号。

  然而,雷先生并不吃这一套:"你还是那么狂!天狼,做人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

  "否则你能把我怎么样?"罗非冷笑了一声。

  "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不怕我杀了他们吗?"雷先生的声音充满着威胁的成分。

  "你杀他们一个,我杀你一窝!不信就试试看!"罗非暴喝了一声。他再也无法淡定,双眼中已经闪烁出了咄咄逼人的杀意!

  "轰隆隆!"

  窗外,一个惊雷在半空中炸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响。雨,也下得更大了。

  许久后,男人才开口了,语气缓和了不少:"你变了,不像以前那么瞻前顾后了,学会用我的方式来威胁我了。"

  "雷先生,你挂了吧!我可以当你从来都没打过这个电话。"罗非已经冷静下来。他很清楚,雷先生即便强大到可以目空一切,却也有他的软肋。而他的话如同一般犀利的刀,已经触碰到了雷先生的软肋。

  雷先生的态度也跟着缓和了不少,但对罗非仍旧不死心:"天狼,过些日子我回去华夏国,有大生意要和你谈!"

  "我不想和你……"罗非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挂断了。

  罗非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涩:这个难缠的老狗!

  他走上了楼,走到了林若心的房门口,凝视着房门发呆。

  12年前,他被人贩子抢走,进入猎杀者的训练营的那一天开始,整个人像是在蜜罐里被人强行捞出,狠狠扔进了地狱里。

  作为猎杀者的首领,雷先生用最残酷的斯巴达式教育把他生生蹂。躏成了最优秀的雇佣兵,继而让他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

  天狼是罗非的代号。在雇佣兵界,天狼是个神话,每次完美的执行完任务,掌声、金钱甚至绝色美女,都会主动投怀。 然而,他早已恨透了这样的生活,更恨透了雷先生。他心中最重要的羁绊,仍旧是那一尘不染的童年,那无法割舍的伙伴。

  隔着一道门,罗非再次从心中起誓:傻丫头,我会用我这条命来保护你们的,不管谁敢伤害你们一分一毫,我都会将他亲手碾碎!

  ……

  清晨,雨过天晴。

  罗非先把李晶送到了哈尼酒吧,紧接着调转车头,带着林若心去非凡大厦。

  半路上,林若心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顿时眉头一皱:"爸爸?"

  因为父女关系出现了严重问题,养父林子雄很久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了,就算是在罗非的任用这件事上,都是和陈静通的气。

  他突然给我打电话想干什么?林若心带着一丝疑惑和不安,接通了电话:"爸爸,找我有什么事?"

  "若心,咱们的赌约还差三个月就到期了。爸爸不想欺负你,准备帮你一把!"林子雄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前温和一点。

  但是,听到"赌约"二字,林若心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感觉十分恶心,立刻回绝道:"爸,不需要了!我能行!"

  "别固执了!我派一个得力助手给你。他最迟明天就到天州,你去机场接一下吧!"林子雄的声音中充斥着高高在上的气势。

  "爸,我真的不需要!"林若心同样不甘示弱。长久以来,她一直都很反感林子雄这样的态度。更何况,她能感觉到这个所谓的"得力助手"来非凡集团的目的并不单纯,肯定有左右非凡集团内部管理的想法,这样会触碰她的底线。

  "就这样吧!听话!"林子雄却不给林若心反驳的机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气死我了!"林若心一阵愠怒,狠狠捶了罗非的后背一下。

  罗非笑道:"得,我又成撒气桶了!谁又惹你生气了,大小姐?"

  "我爸!他非要给我派个业务高手过来!烦死我了!"林若心银牙紧咬道。

  "这么好的爸爸哪找去啊!换了是我还不得高兴死。"罗非调侃道。

  "那你留着用吧!反正我不要!"林若心又气呼呼的给了他一拳。

  "别生气了,我跟你闹着玩的。"罗非收敛了笑容,"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林若心顿时一阵脸红,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说出口了。

  ……

  下午5点半,林若心很准时的走进了玛莎拉蒂中。

  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晚礼服,宛如出水芙蓉,清纯而娇媚。

  罗非眼前一亮,发自内心的赞美道:"真好看。"

  "哼,马屁精!"林若心故意轻哼了一声。

  "若心,咱们要去哪?"

  "天州万丽,你负责大吃大喝,我负责谈业务。"林若心耸耸肩。

  "若心,你是搞药品研发的,业务不是交给销售部来谈吗?"罗非很是不解的问道,"活都让你干了,销售部干嘛用的?"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的王牌三个月前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养病呢!"林若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还有,我现在有说不出的苦衷。"

  "好吧,理解万岁。"罗非不再追问了。他知道,林若心如果想说,早晚会开口的。

  ……

  天州万丽饭店,天州市最高档的海鲜酒楼,坐落在繁华的天心区。

  今天,云天集团包场,只请了天州经济圈里的人中翘楚、社会知名人士,搞了一个高大上的海鲜自助餐会。

  酒店门口十分热闹,客人络绎不绝,几个身穿正装的服务生正在门口负责宾客登记,忙得不亦乐乎。

  林若心熟练的签好了名,字如其人,十分漂亮。

  罗非刚要登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不友好的声音:"一个臭司机还登什么记?能陪老板过来吃饭的,最差也得是总裁助理!你算什么东西?"

  罗非听的出这是卢汉阳的声音。他眼皮都不抬,只是轻笑道:"没拴好就放出来了,容易咬人。"

  卢汉阳快步走过来,一脸鄙夷的打量着罗非:"滚出去,你没资格来参加我家的餐会!"

  都没等罗非开口,林若心就不客气了:"不好意思,他有资格!他是我的副总!"

  卢汉阳愣住了片刻后,不由咬牙切齿道:"若心,你干嘛老是用一个破司机来气我啊!"

  "真不好意思!他的确是我的副总!如果你让他走,那对不起,我也走!"林若心说着拉住了罗非的手,转身就要走。

  罗非心中一阵唏嘘:卢汉阳,你这人品也是差到没谁了……

  卢汉阳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林若心撕碎了。他正要发飙,身后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腕!

  卢汉阳回头一看,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拉住卢汉阳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瘦高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

  眼镜男冲着卢汉阳使了个眼神胡,快步走上去,拦住了了林若心和罗非:"林总,罗总,你们消消气!卢少开玩笑的!"

  看到卢汉阳没有跟过来,罗非并不给眼镜男面子:"若心,我开车带你兜风去!"

  "好啊!"林若心很会打配合。

  眼镜男连忙冲着卢汉阳使了个眼神,卢汉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但碍于面子,没有说话。

  "若心不介意的话,我就没必要介意了。"罗非淡淡一笑。

  卢汉阳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道:"若心,罗总,你们留下来吧,我刚才闹着玩的!"

  眼镜男把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了罗非,很客气的说道:"我叫周恺之,是个陪酒的。如果罗老弟不介意,一会儿咱们喝几杯怎么样?"

  罗非心中一阵暗笑,道:"我家林总要是愿意留下,我肯定不会走。"

  "那就留下来待一会儿吧!"林若心轻哼了一声,"罗非,咱们进去随便看看!"

  "好的,林总。"罗非忍着笑说道。

  ……

  两个人刚走远,林若心就笑出了声:"你真够坏的!这招欲擒故纵玩的不错嘛!"

  罗非一语道破玄机:"相比较你需要在餐会上找生意,他们更想在餐会上玩死我。要不然,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好心求咱们?"

  "那咱们走吧!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嘛!特别是那个周恺之,别看他笑呵呵的,根本不是什么好鸟!"林若心眉头一皱。

  罗非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云天集团对外部经理,卢汉阳的亲信吧?"

  "不但是他的亲信,还是天州酒神!这家伙最多一次在宴会上喝过四瓶白酒!"林若心不无担忧道,"罗非,我感觉卢汉阳今天摆的是鸿门宴……"

  "但是,商机无限。"罗非又一次道出了真相。

  林若心面红耳赤:"罗非,你怎么总是那么乐观?"

  罗非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笑道:"咱们进去吧,既来之则安之!"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先锋战兵》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1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