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想念是一场劫》乐笙颜司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想念是一场劫》乐笙颜司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爷爷的去世

  "你混蛋,放开我。"颜司明不顾眼前的这个女人的恳求,简单粗暴的想褪去她身上的衣物。

  结果却是遭来乐笙的一记耳光洗礼。

  "怎么?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这样吗?"颜司明质问道。

  乐笙无言,他的言语像把剑,刺穿着她的心。

  "我告诉你乐笙,五年来我们相互折磨,互相捆绑,我并不爱你。"

  "别说了,我不想听。"乐笙紧紧闭上双眼,双手捂耳,她以为她努力就可以暖化他,让彼此心靠拢,可她偏偏忘了,他是颜司明,那个眼底心里都只爱着乐菁菁的颜司明!

  颜司明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捐肾给箐箐我就会感激你爱上你吗?"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娶我。"乐笙紧闭的眸子倏的打开。

  "我是答应娶你,但是没答应爱你。"颜司明冷嘲着。

  "可是我爱你啊,失去你我会疯的。"乐笙尽可能的表露真心。

  "爱我?乐笙,你听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这个卑鄙的女人!"颜司明愤愤的摔门而出。

  随着房门的巨响,乐笙仿佛被推下了万丈深渊。

  她明白,她比不过乐菁菁------那个从小被爸爸带回乐家的遗儿。

  没人知道,16岁的乐笙第一次看到颜司明就喜欢上了那个18岁的冷峻的少年。

  而这个少年,却偏偏爱上了15岁,生的明眸皓齿的乐箐箐。

  她也和乐笙一样爱慕着颜司明,因为从小身体不好,除开家人的疼爱,就连颜司明对她都是照顾有加甚至慢慢萌生爱意。

  而一切的改变,都是从五年前,箐箐肾脏出现问题开始。

  爷爷心疼孙女乐笙,所以私下威胁了颜司明,她捐肾救人,他娶她回家!

  并不知晓真相的乐笙如愿嫁给了颜司明,她以为她即将拥抱幸福,却怎知少年郎早已冷酷得如此陌生。

  秋风瑟瑟,把乐笙拉回现实……

  她轻轻的抹去眼角的泪痕,这五年彼此折磨的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深秋,院子里的树叶早已枯黄,时而随风飘曳零落散散……

  一个伤感的季节,韵满了离别……

  电话铃声响起,乐笙接起,"你爷爷病情加重,快点来C市医院。"

  乐笙手里的电话"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她火急火燎的驶向医院,一路祈祷着,希望爷爷不要有事。

  当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却垂下头说,"抱歉,我们尽力了,有什么想说的赶紧和老人说下吧。"

  乐笙看着躺在床上,面如枯槁的老人,面色苍白地哽咽道,"爷爷"

  老人缓缓睁开眼,"我的宝贝孙女来了啊……"

  "爷爷你别走,你走了乐笙怎么办啊?"乐笙眼眶眼泪在打转哆嗦。

  "傻孩子,你还有他,还有其他家人。"老人吃力的一字一字说着。

  "可是这个世上只有爷爷最爱我了,我不要爷爷走。"乐笙情绪失控的奔溃大哭。

  "人终有一别,爷爷老了,也累了啊。"老人语调越来越小。

  "我不要,我不听。"乐笙伤心的摇头哭喊。

  老人眼眶开始泛红,他也很想再抱抱自己的宝贝孙女,可惜伸出的手还来不及触碰就定格成了永恒。

  乐笙嚎啕大哭,拼命的摇着老人,"爷爷,爷爷你醒醒,别睡了……"第二章 换来的婚姻

  乐笙在病房里哭的梨花带泪,胃里更是一阵排山倒海,护士见状赶紧将她扶起,带出缓和情绪。

  也许是因为护士的遮挡,姗姗而来的乐父和乐箐箐正巧与她插肩而过。

  "爸,老头终于死了。"乐箐箐开心的说道。

  "嘘,小声点,医院人多耳杂!"

  乐笙身形一僵,止步让护士先行离开,她撇头朝着身后望去。

  "爸,你知道从5年前他逼司明哥哥娶乐笙的时候,我有多恨吗?"乐箐箐咬牙切齿。

  "爸爸知道,不过这一切的等待是值得的。老头死了,遗产是我们的了。"两人难掩喜悦的走进病房。

  乐笙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双唇,她根本不敢相信这种真相。

  原来她现在的婚姻是爷爷用她自己肾脏换来的,原来这个家早已四分五裂……

  无法接受真相的乐笙拨通了两日未归的颜司明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依旧毫无温度的冷硬。

  "爷爷走了。"乐笙身体开始发冷。

  "嗯。"他情绪如常,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乐笙唇角苦涩,她明白不该奢求其他人与自己感同身受,但她此刻真的只想得到温暖,哪怕只有一丝丝。

  "你在哪?晚上回来好不好。"乐笙希望颜司明抱抱她,因为她,真的没有家了。

  "忙。"颜司明准备挂断了电话。

  似乎有所察觉,她连忙低呼制止,"等等,我有事想找你谈,关于我跟你的。"

  "等我忙完再说。"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乐笙眼角映出一抹忧伤……

  乐笙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医院大门。

  回到雅苑的乐笙,坐在亭子里看着像染满鲜血的枫叶飘落……

  心绪繁杂。

  夕阳渐渐落下,归来的颜司明在亭子里找到了不知何时熟睡的乐笙。

  这是颜司明五年来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的呼吸声很浅,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纤长的睫毛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五年来,那么厌恶她的他竟在这一刻望了她许久,久久不愿挪开。

  起风了……

  乐笙似有感应的动了动眼皮,美眸慢慢睁开,染上欣喜:"你回来了。"

  "嗯。"颜司明眼神闪躲着。

  "好冷,抱抱我可以吗?"乐笙张开双臂,小心翼翼的恳求道。

  刚刚睡醒的她,眼里弥漫的悲伤久久不见散去。

  "自己起来。"他没有理睬,径直转身离开。

  "颜司明,难道在你眼里就只有乐箐箐吗?"乐笙吼道,眼神狰狞的可怕。

  颜司明征在原地,深冷一笑:"她善良温柔,你呢?自私狭隘!"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娶我,你也自私。"被激怒的乐笙开始反击。

  "是你们逼我娶你的,用箐箐的命。我爱她,当然希望她活下去。"颜司明的一字一句刺痛着乐笙的心。

  她爱了他9年,怎奈他却爱着另一个女人。把她的付出随意践踏。

  她那难掩哀伤的眼眸,闪烁着湿润的光泽,眼底掠过一抹撕心裂肺的痛苦之意。

  五年前爷爷的威逼利诱,让他再也拥有不了箐箐,她懂他的冷漠无情。

  可是她也被爷爷蒙在鼓里啊!

  "你听我解释,我没有逼你娶我,而且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救她,哪怕你爱她如命。"

  颜司明青筋凸起怒吼道,"够了,我受够了你的这幅假面孔!"他像是要撕碎她般。

  "所以不论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我对吧,她在你眼里就是纯洁美好,我就是如此不堪!"乐笙看着眼前的这个石头人,黯然神伤。

  "……"

  颜司明的又一次沉默让她几近发狂……

  "颜司明,这么多年,你难道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乐笙执着着。

  "有,只有恨!"他别过头往大门走去……

  乐笙紧闭着双眼,嘴角勾出丝悲伤又无可奈何……

  后来的颜司明终于明白,没有爱哪来的恨。

  只是当时的他并不明白早已悸动的心。第三章 疯狂的一夜

  夜

  一双大而温暖的手正从背后袭来,乐笙从梦中惊醒。

  颜司明手正在她身上游离,双手被擒住的乐笙无法反抗,他正想要吻下去,"颜司明你喝多了,放开我。"乐笙想到今天下午的那些话,试图挣脱…

  双手被擒住的乐笙无法反抗,他掰开她的大腿,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百般蹂躏着,身下的她,成了她发泄的工具。

  她知道他的温柔从来不会给她,只会给乐箐箐。

  她咬牙,如死鱼似的忍受着他的无情摧残。

  颜司明也只有在喝醉酒的情况下碰她。

  "颜司明,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丝也行。"乐笙眨巴巴的望着。

  他闪躲又慌张的神情在那一霎那又变成了冷漠的颜司明。

  他在她的身上加快了速度……动作更大了起来。

  "说啊,你说啊。"乐笙红了眼眶,她想听到他爱她,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可以了。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不会给你。"颜司明闪过一抹轻蔑之色。

  他要她如他那般痛苦。

  她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几乎快要弥盖了内心的那份痛。

  "这么多年,你就看不到我的爱吗?"乐笙眼眶湿热的望着颜司明。

  颜司明被一双明眸绚烂的挪不开眼,樱瓣粉唇,秀挺的鼻子,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只是他不知道,当初乐笙的一颦一笑,当日的那惊鸿一瞥,竟早已在心中悄悄的生根发芽。

  在颜司明的暴力撞击下,痛的快要晕厥的乐笙想挣脱却无力反抗。

  ……

  事了,颜司明从她身体里抽离出来,乐笙看着眼前这个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曾经傻傻的以为总会有天能感动他,他会对她存有一丝温柔,结果换来的却是身心疲惫。

  这一刻,她好累,蜷缩着抽泣着。

  此时颜司明电话响起……

  "喂,箐箐怎么了?"颜司明关心道。

  "箐箐"两字刺痛着乐笙的心,他俩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勾搭,乐笙唇尾的嘲讽更深。

  "您好,是颜司明先生吗?您的朋友在我们这里喝多了?"服务员解释道。

  "好,我这就过来。你把地址发我。"颜司明看了一眼背对的乐笙,他起身穿衣。

  "砰"随着门被关上,乐笙心碎了。

  她仿佛掉入了冰窖,四周冷的让她发颤……

  "颜司明你什么时候能顾及到我,我可是你的妻子,我们都没离婚,你就出去夜会我的妹妹。"乐笙坐在床边无助的呐喊道。

  对她而言眼前是无尽的深渊,哀怨的眸底流露出绝望和痛苦之情。

  此刻的乐笙好想爷爷,可偏偏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爷爷我好想你啊,我错了,我错以为得到他我就会幸福。"

  泪水浸湿了枕头……

  曾经乐笙以为深爱却得不到是最痛苦的,现在她终于懂了占有却不被爱才是最让人心如死灰的。

  ……

  而此时她最爱最牵挂的颜司明,正抛下她私会她的妹妹。

  颜司明赶到"初见"吧,一眼就看到了乐箐箐,就像9年前的他去乐家第一眼看到的也是她。

  只是事物弄人阴差阳错注定错过……

  颜司明脸上掠过一丝刻骨铭心的疼痛之意。第四章 私会情人

  乐箐箐看到颜司明走过来,她哭的梨花带泪,"明哥哥,爷爷走了。"说完啪嗒一滴泪珠滚落下来。

  "傻丫头,生老病死是自然现象,是我们不能把控的事情,人都要走的,只是时间问题。"颜司明心疼的替她擦掉眼泪。

  "可是我就不想让爷爷走啊!"乐箐箐委屈道。

  "那你也不能喝酒,喝酒伤身。"颜司明霸道的抢走她手里的酒杯,眼里心里都写满了心疼。

  乐箐箐起身将他抱住。双手紧环住颜司明的腰,头深埋在他的怀里,满是泪痕的脸庞闪过一丝窃喜。

  颜司明欲推开她,但一想到对她的亏欠,终究心底一软,任由她抱着……

  "明哥哥你还是爱我的对吗?"她像小时候那样撒娇着,张开她那大而"无辜"的邪魅的双眼,嘟着嘴道。

  颜司明闻言,眼里闪过微妙又复杂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颜司明看到怀里的箐箐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乐笙。

  "箐箐,现在我是你姐夫,我只当你是我妹妹。"他连忙将她推开,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

  他开始眉头紧皱,抿了抿嘴唇,眼中带着无奈的气息。

  "你骗人,你如果不爱我,就不会来找我。"她大叫着,瞳孔放大,豆大的泪珠挤满了眼眶……

  "你身体刚恢复不久,我担心你出事。"颜司明忙着解释道。

  "不可能,你就是爱我的。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来找我。"情绪失控的乐箐箐早已听不进任何话。

  "我已经娶了你姐姐。"颜司明垂下冰眸,心中涌上一股歉意。

  "是不是我把肾还给她,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乐箐箐又睁着她那无辜的眼,执拗道,她不甘心,她用力的咬着她那不安分的唇。

  "箐箐,你别闹,过去的我们,回不去了。"颜司明无奈道。

  "都是那该死的肾,害我们不能在一起。"箐箐在他怀里抱怨嘟囔着,露出狰狞的面孔。

  "可是它却续了你生命,箐箐答应我别再做伤害自己的事了好吗?"颜司明诚恳道。

  "除非你答应我和她离婚。"她无理取闹着。

  她在逼他,可是她不知道颜司明却恨极了别人逼他。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颜司明蹙眉拒绝,顺势将她一把推开。

  "可是我爱你啊!爱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她用那颗肾霸占着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她开始情绪波动。神情狰狞的可怕。

  如果不是乐笙这些年死活不愿意放手,用着她那颗破肾来威胁司明哥哥……顿时乐箐箐思绪万千。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面对着这般闹腾的她,颜司明心里一阵烦闷,顺势将她往外拉……

  "我不要回去,我要和你待一起。"乐箐箐扯着颜司明的衣袖眨巴巴的望着他……

  "你不回去他们会担心的。"话落就将她带出。

  "明哥哥,明天爷爷的葬礼你会去吧。"乐箐箐此刻也怕触及到他的逆鳞,便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嗯。"颜司明弯腰,暖心的为她系好安全带。

  乐家大门。

  "快点进去吧,外面冷,别受凉了。"颜司明叮嘱道。

  "明哥哥,明天见。"乐箐箐依依不舍道。

  看着箐箐远去的背影,颜司明竟松了一口气,一副释然感。

  ……

  颜司明回到雅苑已是深夜。

  乐笙被他的脚步声吵醒。

  少了颜司明的陪伴乐笙竟如此浅眠。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身旁那具冰冷的身体。让她极具有安全感。第五章 爷爷的葬礼

  三天后,爷爷的葬礼在C市"别园"举行。

  乐笙着一袭黑色长裙,黑色墨镜,精致的妆容,遮住了她那悲伤的瞳孔。

  来了很多人给老人送行。

  "爷爷,一路走好。"乐笙将生平爷爷最爱的一束菊花放落。跪拜着,抚摸着爷爷的照片。

  她的爸爸还有妹妹哭的极其夸张,这让乐笙一阵泛呕。

  全都是虚情假意的人,可是乐笙不想在爷爷的葬礼上撕破脸,她只想让爷爷安静的走。

  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悄悄逼近乐笙……

  "乐笙,节哀顺变。"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落在乐笙的肩膀上。

  乐笙回头望去,略微吃惊:"顾淮南,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她不敢相信自己双眼,连忙将墨镜摘下。

  眼前的这个明媚少年,便是深爱了乐笙16年的顾淮南。

  顾淮南摸了下乐笙头,"我刚下的飞机,就赶来爷爷的葬礼了。"他温柔的说道,眼神里尽是宠溺。

  不远处,只见颜司明目光如冷剑般,眼神都可以杀死人。

  "顾淮南五年前不辞而别,如今却高调回来,从小顾淮南就对她特别好,只怕是……"一旁的乐箐箐不忘煽风点火道。

  颜司明怒火中烧,双手握拳,眼神特别恐怖。

  他快步走去将她俩隔开。

  一只手顺势将乐笙揽入怀中,这让一旁的乐笙呆若木鸡,五年来他第一次主动抱自己。

  乐笙霎时有些红了眼眶。

  "颜太太,请注意你的身份,别做给我们颜家丢脸的事。"颜司明笑了笑,眼中含了一丝警告。

  她冷笑着,是啊,这才是他,眼里心里才不会为我动容的他。

  在他眼里,她永远都只会是水性杨花勾搭其他男人的货色,这个认知让她心寒。

  "顾淮南是我朋友,老朋友相见寒暄是合情理的。"她淡然的说着,心里却是抹不开的忧伤。

  "那也不可以,你是我老婆。我们还没离婚。"颜司明霸道的宣示着主权。

  后来的颜司明才知道原来的自己多笨……明明那么喜欢,却笨拙的说着伤人的话。

  "我不想在爷爷的葬礼上和你闹。"乐笙疲倦的说道,她累了,每次的这种争吵让她精疲力尽。

  一旁的乐箐箐看到颜司明搂着乐笙气的直跺脚,她以为他会怒扇乐笙。

  "沉住气,迟早他会是你的。"爸爸在一旁小声的安慰道。

  乐箐箐顿时露出邪魅之色,没错,迟早有天乐家颜家将都会是她一个人的,想到这里她心里闪过一丝窃喜。

  从颜司明出现便一直沉默的顾淮南,看着这样的乐箐箐,那副嘴脸他在小时候就已经领略了。

  顾淮南从小就不喜欢乐箐箐,小时候就老爱装可怜抢乐笙的东西,看来了长大了也没丝毫变化。

  "顾淮南,你在发愣什么呢?"乐笙挣脱开颜司明的牵制,望向他,询问道。

  顾淮南看着眼前这个傻女孩,不由的心疼,这么多年她怎么过来的。

  "在想我们……"顾淮南玩世不恭的笑着……还未等他说完,颜司明就转身想要带走乐笙。

  "颜司明,你放开我,弄疼我了。"她用力的挣脱却反而更激怒他,颜司明像是要捏碎她般。

  顾淮南见状,狠狠一拳揍上去,"她都说了痛,你听不懂吗?"

  顾淮南是那种在乐笙需要的时候默默付出,守候她的人,只要乐笙需要,哪怕他没有,也会为她倾尽所有。

  现在只有顾淮南是在乎她的感受了吧。

  乐笙低垂的眼眸,苦笑着,"颜司明,你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吗?."乐笙红着眼眶说道,她的声音很悲伤,让人发寒。

  颜司明征在原地几秒,眉心微动……手缓缓松开。

  顾淮南见势连忙问乐笙"还好吗?"

  "没事,你先走吧,改日再聚。"乐笙不想顾淮南牵扯其中便赶他走。

  颜司明看到他俩竟明目张胆的勾搭,神情急躁,那挥之欲出的拳头紧紧拽在手心。

  "我又不爱你干嘛顾及你的感受。"他嗤笑着,"我怎么可能会爱你,对,我自始至终都不爱你。"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久久不见散开。

  乐笙垂首不语,紧紧咬着下唇,嘴角一抹鲜血晕染开……

  她那卑微的爱,让她像极了一个小丑。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开始让她怀疑这么多年自己执着的是对的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想念是一场劫》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60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