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谁的风景谁的心》莫小菲李衍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谁的风景谁的心》莫小菲李衍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讨厌主动

  HS酒吧。

  幽暗的灯光下,一个美艳的女子正在跳着热舞,浑身柔软的像没有骨头,让人看得浑身都起了异样的感觉。

  但很快,这幽静的空间,瞬间被一声怒吼声打破。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少爷给我找来,这些货色就想打发我,没门。"一个娇小的身影,醉醺醺的嘟起红润的唇角,对一旁满脸尴尬的侍者不依不饶。

  他已经把他们这里最好的少爷都叫来了,她还是不满意,要不是看在她拍在吧台上的那张独属的黑色贵宾卡,他早就叫人把她给拎出去了。

  "小姐,你还是去别家看看吧!"侍者无奈的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

  那个娇小的人儿很不满意的抬起头,一双乌黑的眸子,眨巴眨巴的看着侍者,瞬间涌上了一股委屈的雾气,看的侍者的心都快碎了。

  这么可爱的小萝莉,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家找少爷。

  "真的没有了,要不你再看一下,挑一个。"侍者无奈的哄骗到,只希望赶紧把这尊碰不得的瘟神打发走。

  "那我要他。"莫小菲失望的眼神,在看到吧台后面包间,走出的男子时,瞬间一亮。

  顺着莫小菲的手指,侍者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伸长了脖子,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液。

  这尊瘟神还真敢要,这个冷的像冰一样的男人,也是她能要的起的。

  李衍禹HS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哈佛管理系的高材生,入选全球前十黄金单身汉,SH酒吧的少东家。

  看着眼前眉眼危险,俊目朗朗的男子,莫小菲满意的点点头,这个男人还马马虎虎对她的胃口。

  不过,好看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莫小菲摇摇晃晃走过去,装的像是风尘的女子,轻佻的搂住男子健硕的腰身,小脑袋趴在他的肩膀上,嬉皮笑脸道:"帅哥,需要人陪吗?"

  反正,她已经决定在今晚,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他看起来也很不错的样子,总比那个背叛她的男人强。

  李衍禹皱起好看的眉头,嫌弃的想把她推开。现在的女人为了能接近他,花样真是越来越多了。

  莫小菲却死皮赖脸的死死抱住他,继续诱道:"我很不错的,你会喜欢的。"

  说这话的时候,莫小菲的脸颊羞涩的红透。

  她只和栾宇牵过手,就连初吻都还在。

  她说过要把一切郑重其事的交给他。

  也亏的她喝了太多的酒,眼前的男人才没看出端倪来,她还是个单纯的雏。

  李衍禹目无表情地看着怀中烂醉的女人,红扑扑的小脸蛋,粉嫩的可以捏出水来,特别是那粉嘟嘟的唇角,像颗饱满熟透的樱桃,看着就想让人怜惜。

  只不过,女人他见得太多了,这样的货色也还不值得他吃,他大少爷可没有童癖。

  莫小菲昂起小脸,看着一脸拒绝的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装作很懂行很理解的拍拍他的胸脯。道:"你一定是刚才伺候了别人,不行了,我明白,我找别人。"

  一瞬间,整个空间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衍禹和那个不知道死活的小萝莉身上。

  那个侍者只想赶紧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已经预见到有人会死的很惨。

  "你说我不行?"李衍禹那张冰的不能再冰的眸子,恨不得在莫小菲身上钻十个洞。

  "我理解……"莫小菲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死命的堵住了。

  该死的女人,这可是她逼得他吃的,吃坏了,可别怨他。

  李衍禹在一堆好事者的目光下,抱起莫小菲直接上了停在外面的车子上,他大少爷的雄风可不是别人能诽谤的。

  侍者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大总裁竟然接单了,不是吧!他是不是应该要点提成,他们大总裁应该是很贵的。

  他也不过是想想,他怕自己会死的和那个女人一样惨。

  进了车子,莫小菲的小手放肆的在李衍禹身上动弹,弄的某人脸色铁青,他竟然对着一个没几两肉的女人,起了感觉。

  该死,李衍禹一把抓住莫小菲的手,哄道:"乖,宝贝,马上就到酒店了。"

  醉醺醺的莫小菲却不听话,笨拙的伸出另外一只手,直接搂住了李衍禹的腰,人也趴了上去。

  "只要你伺候好大爷,大爷有的是钱,包你也没问题。"莫小菲小脸挂着一抹傻笑,手也摸上李衍禹的脸蛋。

  不错,这个少爷长得和哥哥一样好看。

  眼睛,鼻子,嘴唇,莫小菲看到那薄薄的娇艳的唇,直接挪蹭了上去。

  李衍禹一向讨厌女人太主动,可是这个小萝莉,他却有一丝的期待。只不过这可是马路上,他大少爷的口味还没有这么重。

  李衍禹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想拉下自己身上的莫小菲,却还是低估了某人的色心。

  "好吃,这钱花的值。"莫小菲心满意足的嘟嘟囔囔道。

  李衍禹的脸立即绿了,该死,还真的把自己当成那个了。一会儿一定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大少爷可不是吃素的。

  眼看着某人对自己越发的放肆,李衍禹忍的难受。

  这个小可爱看起来没有肉,感觉到不错,他大少爷到有几分兴致了。

  好不容易到了酒店,直奔自己专属的房间。

  两个人刚进房间,莫小菲直接把李衍禹扑到了,"小可爱,今晚你是我的。"

  李衍禹的脸色更加绿了,还没等他说话,莫小菲又嘟囔了一句,"你要乖,不会痛的,我会对你很好的。"

  李衍禹皱皱眉头,自己又不是女人,痛毛线。

  忍了一路,终于可以开吃了。

  李衍禹直接伸手抱住某个色鬼,扔到了床上。

  莫小菲痛的呲牙咧嘴,睁大眸子,不满意地看着李衍禹。

  敢再这样粗鲁的对自己,就不付钱给他了,让他白出力气,累死他。

  李衍禹看着眼前的小包子,白皙娇嫩的肌肤,红艳艳的唇瓣,眸子微微的一暗,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第2章恶魔气息

  莫小菲摇摇晃晃地做起来,醉眼朦胧地看着站在一旁的李衍禹,怒道:"快点,不要告诉我你真的不行,不行我换人。"

  "该死,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老实。"李衍禹直接扑了过去。

  起初莫小菲还很快乐的配合,但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了,衣服好像都快光光了。

  "我……"莫小菲张了张嘴,小手无力的去推李衍禹。

  她身上的醉意慢慢清醒了,突然惊觉自己难道真的要把第一次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就为了忘掉栾宇。

  那面,男人灵活的手指,拂过她柔嫩的肌肤,让她的心脏都跟着跳动起来。

  "我……我不要了。"莫小菲抵住男人的胸膛,挣扎道。

  可惜,她这样的挣扎在男人看来不过是欲拒还迎。

  "乖,不要装纯,我会不开心的。"李衍禹捏住莫小菲的下巴。

  现在才说不要,会不会太迟了。

  在他兴致正浓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放过可口的小点心。

  "我真的不要了。"莫小菲睁大眼睛。

  李衍禹的目光看向莫小菲,带着几分玩味,沉沉道:"你有没有觉得太迟了点,现在才装纯。"

  莫小菲看着他眸底的炽热,意识到自己这次好像玩大了。

  但很快她就反客为主,鼓起勇气,道:"既然,太迟了,是不是应该我在上面,毕竟,我是付钱的人……"

  莫小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堵住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能唠叨,还是赶紧吃干净抹嘴的好。

  他已经感觉到一股火焰迅速蔓延全身,八成是他最近没有女人,感觉才这样强烈,就这样一个肉包子都能让他蠢蠢欲动。

  有多少女人想勾他都没有门路,今天,就便宜这个肉包子了。

  眼看着自己的衣服越来越少,莫小菲突然一把推开李衍禹,从床上跳到地板上,"你的钱我照样给,我不要了。"

  "你把本少爷当成什么了。"李衍禹的眸子不由的凌厉了几分。

  该死,这个女人竟然一再的玩他,他大少爷可不是吃素的。

  他李衍禹也不是别人想玩就玩,想甩就甩的男人。

  眼前的这个女人以为真的可以当自己是她的玩物,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李衍禹欺身上前,伸手捏住莫小菲的小脸,目光粗略地扫了一遍,虽谈不上多艳丽,但也青涩可人。

  "我不喜欢强迫人,你想要多少钱才肯。"

  我靠,竟然把她当成了小姐。

  莫小菲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怒了,狠狠地打掉李衍禹的手,抓起床上的包包就要走,"不好意思,我们玩完了,本小姐不伺候。"

  李衍禹的呼吸竟然因为这个女人的拒绝,而变得有点喘,确切点是心动,那种感觉很多年没有了,还真的很美妙。

  莫小菲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拖了回来,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好看的脸。

  "你想干什么?"

  "你猜我想干什么?我饿了,想吃东西。"李衍禹难的好心情的眨巴眨巴眼睛,要是让他手下看到,该要吓尿了,他们冷酷无情的大总裁也有这么呆萌的时候。

  "混蛋,放开我。"莫小菲张牙舞爪的挣扎道。

  李衍禹唇角上翘,浮现出一抹慵懒的笑意。这个肉包子还真是话多,他可是真的饿了,扑了过去。

  莫小菲挣扎了那么久,头越来越晕,渐渐的顺从了下去。

  "这样才乖,我不会亏待你的。"有动听的声音在耳边渐渐低沉下去,然后是……一张和哥哥一样好看的脸。

  "头真的好痛啊!"

  装饰奢华的总统套房内,一张白色的椭圆型大床占据了房间的一半。

  床上,一具娇小的人儿半裸着贪恋的裹着被子,卷缩在床榻的一角。

  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圆润泛着健康的光泽,纤细柔软的腰身,水嫩柔滑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去戳碰。

  她乌黑柔顺的长发铺了一枕,显得肌肤更加如凝脂般,吹弹可破。

  只不过如玉的肌肤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痕迹,让人联想到昨日的疯狂。

  她微皱起眉头,精致可爱的小脸透着天真无邪,唇微微的嘟着,说不出的可爱娇萌。

  阳光渐渐的穿透窗帘洒落进房间,隔壁的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床上的女子被清晨的凉意惊醒,伸个懒腰从被褥里钻了出来。

  但很快,弯弯的眉毛微微的皱起,小脸也因为身体的某种疼痛皱成一团。

  身体像被撕裂般疼痛,这样的痛让莫小菲猛地清醒过来。

  她迅速的睁开眸子,环顾四周,突然又惊醒般的拉开自己身下的被褥,一丝不尘。

  莫小菲的眸子微微暗了暗,但唇角立即扬起了一丝明快。

  总是要有第一次的,他好像看起来也还不错的样子。

  至少没有辜负自己的第一次。

  她摸摸自己酸痛的像要断掉的纤细腰身,脸颊渐渐红透。

  昨晚,他对她发起一次又一次的侵略,好像永远不知道疲倦,直到天快要亮了,他才允许她疲倦的在他怀抱里睡去。

  能怪谁?都怨自己嘴贱,呜呜,真的好痛。

  莫小菲听到浴室的水声,慌乱地从床上跳下来,抓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快速的穿好。

  人生真是好狗血。

  自己最好的闺蜜,竟然和自己最爱的男人在一起了。

  昨天是她的生日,一群朋友为她庆祝,本来快乐的时刻,她喝的很嗨,醉的也很嗨。有那么多的好朋友喜欢她,还有一个深爱她的男朋友,她觉得她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可是,她只不过是喝多了酒上趟厕所,所有的美梦就全部结束了。

  她竟然发现,她最好的闺蜜,和她最深爱的男人在男厕里我我你你。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就算这样对她,他们也应该去开个宾馆什么的,怎么可以那么迫不及待的在厕所里就开始,那么无极限的刺激和浪漫,不是她和他约定好的吗?

  她还正准备在今天晚上,把她的第一次,痛快的献给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还正准备痛快的和他在一起。

  在哪里,才不辜负他和她的初次。第3章无视他的存在

  地板、沙发、网吧、电影院,还是某个专门为情,人准备的豪华24小时夜店。

  据说,那样的夜店每个房间都不同,床也不同,还有很嗨的秋千床。

  那得有多浪漫多不辜负她和他的爱情。

  可是一切都成了毁灭。

  他闭着好看狭长的眸子,薄薄的唇角因为某种快乐抿成了花瓣的形状,那可是她最爱的颜色。

  做闺蜜那么久,她还真没看出来她身材那么有料,前凸后凹,那饱满看起来足足有D,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一定很嗨吧!

  那像自己活生生的停顿在B上,再不肯生长。

  他也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不然她能那么沉溺其中。

  本来这畅快,是属于她的。

  她无力的靠在厕所的一角,才发现自己竟然狗血的走错了厕所,竟然进了男厕所。不过,也亏得她错进,不然她还要被瞒多久,看他们那么熟悉,他们不应该是第一次吧!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厕所的,只知道他们还在忘我的搂抱着,连她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她觉得自己像个可怜的小狗,一瞬间被所有的人遗弃了。

  她若无其事的回到包间,继续她很嗨的生日聚会。

  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像她一样若无其事的回来,只是她脸颊的潮红刺的她眼睛痛,还有他该死眸子里那片春水泛滥的波澜,都看的她眼酸的想落泪。

  不记得她是怎么挣脱他的怀抱,自己跳上路边的出租车,然后随便冲进了一家看起来很幽暗的酒吧,然后……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莫小菲放轻脚步走到浴室门口的桌子上抓起自己的包包,刚想溜掉,突然眸子看着走廊上散落在地的粉红色衬衣,脚步生生的停顿住。

  一般男人怎么会穿粉色的衬衣,难道他真的是少爷?

  自己睡了他,好像应该要付钱吧!

  怪不得长的那么好看,原来是做哪行的。莫小菲心里一阵放松,她最怕内疚的感觉了。

  看他昨天生猛的样子,也不会是第一次,是她多心了。

  鸭子更好,这样就更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了,这正是莫小菲想要的结果。

  莫小菲打开自己的包包,好在昨天的晚上是栾宇付的唱歌的钱,她包包里还有老妈给的五百元,她全部掏了出来,放到桌子上,又写了一张纸条和钱放在一起,这才满意的轻轻关上门。

  好像鸭子钱是比较多的,也不知道五百元一夜够不够。

  不管了,那可是她的全部家当了。

  而且,还是她的第一次。

  做鸭子真好有吃还有赚。

  只是,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

  昨晚,她晕晕乎乎,竟然连他张什么样子都没记清楚。

  不过,没关系,这样最好。

  以后都不会有任何牵挂了。

  莫小菲前脚离开,浴室的玻璃门就被拉开了,走出来一个长相妖孽的男子。

  怎么会有男人生的如此美丽,生生的毒杀别人的呼吸。

  狭长的眸子蜿蜒无度,斜斜的上调,匀出一丝凌厉的潋滟。

  鼻子如玉般挺拔,唇角薄薄的抿成僵硬的弧度,让人不敢小觑。

  这是一个美好却浑身散发着恶魔气息的男子。

  让人想吃干净抹嘴,却又不敢亵渎。

  他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浑身没有一丝的赘肉,腹肌明显。头发上滴落的水珠顺着他健康光泽的肌肤流下来,让人产生非分之想。

  他想起昨天晚上身下的小女人,本来他是最不喜欢轻浮放荡送上门的女子,可她却是个例外,竟然轻易的勾起他潜藏的感觉。

  昨天晚上,他把她带到十八层,没想到她比他还迫不及待,刚进房间的门,就被她扑到了。

  想起她在他身下娇懒悱恻,微带勾人魂魄的声音,让他的感觉紧跟着升腾起来。

  虽然,一晚上他都在释放,但渴望还是被她轻易的又燃烧起来。

  他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浅笑。

  他从来都是大方的,对那些和他发生过感觉的女人们,事后都会给她们足够的金钱和利益来补偿一晚上,他不想和她们有任何感情上的纠缠。他还有一个最大的洁癖,就是同一个女人他绝对不会第二次。

  女人,实在没有必要再吃第二次。

  但现在……

  假如可以,他也许可以考虑要一个随叫随到的女人,他对她还是满意的,让他很舒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做这点最重要。

  他迫不及待地转过浴室的走廊,朝那张大床走去。

  按照以往,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多半会像懒散的小猫咪一样缩在被窝里,等着他回去继续享用,他在这方面是绝对有自信的。

  但这次好像是个例外!

  李衍禹看着空荡荡的床铺上只有一床被褥凌乱地缩在角落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李衍禹拉开阳台的窗帘,依旧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他的眉头微微的皱起,自尊心有点小小的伤心。

  昨天晚上看她疯狂的样子应该很满足才是,难道自己那方面有问题了。

  李衍禹按按额角,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女人。

  勾自己的是她,抛下自己的也是她,她把他大少爷当成什么了?免费的晚餐吗?

  李衍禹冷着脸,拉下腰间的浴巾,换好衣服。

  走到走廊浴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叠钱和纸条。

  他当时就感觉手脚发凉,呼吸困难。第4章一张妖孽的脸

  伸手拿过来,纸上只有一行字。

  帅哥:

  我很满意你的服务,我很喜欢,这些钱是我给你的费用,应该不够吧!但我就这么多了。谢谢你陪我度过美妙的夜晚,让我享受过从没有过的快乐。哈哈。

  没有留下姓名,只有一个该死的"哈哈"两字。

  李衍禹的脸上呈现出五颜六色。

  错愕,不相信,愤怒,嘲笑,只感觉上面的话句句变成世上最锋利的刀子,刺进了他的胸口,让他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他愤怒地攥紧手心,纸条发出无力的吱吱声。

  "该死的女人,你真的惹恼我了,你真的是不想活了,别让我抓到你。"

  要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现在敢站在他面前,他一定杀了她。

  他更痛恨现在站在这里的自己,更痛恨拿着五百大元的自己。

  她知不知道她睡的是谁?

  他可是全球五百强HS的少东家,只要他愿意,不知道有多少名门千金扑上来。

  五百大元,他大少爷一晚上的努力竟然只值五百大元。

  李衍禹气的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摸摸脖子昨天晚上那小女人吸过得痕迹,心情更加不爽。

  还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身上留下独属的痕迹,就这点他都想杀了她。

  他的衣服上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香气,让他的心情更加的不爽。

  李衍禹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他掀开被子拿衣服的时候,眸子却意外的一凌,雪白的床单上开出了一朵艳丽的梅花。

  没想到她竟然是……但这依旧不能顶了她的罪过,他还是有想杀了她的冲动。

  李衍禹忍着愤怒,下楼结账,前台那个漂亮的服务小姐脸蛋笑的像朵花,但眸子里分明有些异样的色彩。

  现在的鸭子档次越来越高了,里面穿的衬衣竟然是国际大牌。

  脸蛋张的也妖孽,虽然她一向看不起做哪行的,不过对他,她是绝对有兴趣的,半个月工资也值得,只是不知道他一晚上的价格是多少。

  "先生,您的房费刚才那位小姐已经用信用卡结账了,这是您昨天房费的押金。"

  李衍禹的脸立即凝结成了冰,比冰更严重的是那双沉到谷底的凌厉眸子,冻得对面的服务小姐自觉的把色心降到零点。

  该死的女人她在搞什么?还真的把他当成了吃白饭的那个了,有长的这么妖孽的吗?有穿得起顶级大牌的那个吗?

  该死的女人,别让我再碰到你,不然生吞了你。

  李衍禹怒气冲冲地坐进自己的法拉利最新款的跑车了,脸上的颜色也越来越浓重。

  可怜的莫小菲可是忍着肉疼付的房租。她没想到一晚上的房租竟然那么贵,比她给他包夜的钱还多,幸亏老妈给的信用卡,不然她真的会出丑。

  不过,那可是她的第一晚,奢侈点也值的。

  莫小菲长吁一口气,只是一晚上没有回家,要怎么和老妈交代好那?还是先去爷爷家吧!有爷爷保护会比较安全。

  她还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生命以后都充满了被人撕裂的危险。

  一栋融合了法国浪漫和德国严谨风格的现代大楼,巍峨的耸立在城市最昂贵的写字楼中央圈,这是KF总部大楼。

  KF是一家新型公司,几年的时间在这座城市突然凸起,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更没有人见过他的CEO,据传说他行事心狠手辣为人冷酷无情,逼得几家对手公司家破人亡,商界上的同仁都私下称呼他为恶魔。

  李衍禹黑着脸跳下车,眸子冷的都拧出了水,结出了冰。

  KF总部服务人员小心翼翼地帮他打开门。

  看他们帅气的CEO雕刻精美的五官上比平日更多了一丝冷冽,吓得赶紧低下头。

  李衍禹大踏步的朝他专属的电梯走去,他的随身秘书已经等在了那里。

  那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但气质却冷冰冰的,眸子更是有着和年龄不相衬的精明和干练。

  "少爷好。"她并不是和其他人那样称呼他衍总,而是称呼他少爷。因为她的母亲是他的乳娘,她和他也算是从小青梅竹马的长大。

  只可惜……青梅竹马并不能代表两小无猜。

  李衍禹往日还会主动的点头打招呼,但今天脸依旧冷的可怕,眸子更是黑的乌云密布,唇角抿的都能结出石头。

  萧洛的眸子不解的看了李衍禹一眼,是谁这么大胆敢得罪他。

  是女孩子吗?

  不会,女孩子看到他只会主动黏上来,他只会担心甩不掉。

  她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女人!

  出了电梯,李衍禹一句话不说,拧着眉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所有的职员自动的离他八丈远,深怕自己会无辜遭殃。KF虽然不是国际企业,但他的福利和工资可是比国际企业还要优厚,可不是任何人想进就可以进的。

  李衍禹做到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女人。

  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么回味,她还真是做到了,该死的。

  李衍禹的眸子更加阴沉。

  萧洛把最近一周商场的营业报表放到桌子上,见他眸子在不断的变化,唇角偶尔溢出一丝奇怪的弧度。

  不过,那该死的女人,在床上动作很生涩,但却很让他很有感觉,还有那莹然一握,都让他心动,他才会一晚上索要无度。

  现在,他依旧有股想把她弄回来,慢慢的折磨。

  她竟然敢这样对他,难道她一点都不眷恋他吗?

  他可是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无视他的存在。

  也许,她并没有看清楚自己的长相,才会无视自己。

  该死的,他好像也没有记住那个女人张什么样子。

  只不过是一晚上的女人,他向来没有要记得一个陌生女人的义务。

  那么多的女人,要是他每个都记得,他会累死的。第5章制胜的法宝

  "去叫人帮我查个女人。"李衍禹的眸子冷冷的折射出残酷的光彩。他可没有义务放过一个让他这么刻骨铭心的女人。

  今天KF的职员从上级到下级都工作的小心翼翼,就像现在,整个会议室都静悄悄的可怕,连喘气声都听不到。

  李衍禹冷着一张妖孽的脸端坐在会议桌的正中央,一双眸子盯向谁,谁就感觉浑身掉进了冰窟窿。

  弄得众人气都不敢多喘。

  有人吊儿郎当的站起身,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轻佻的扫过那张妖孽横行的脸。

  "世界顶级大牌KS要入住我们商场,我个人觉得这是提升我们商场知名度的好机会,等于免费给我们工作做了一次广告。亲爱的宇总,你说那?"

  也就是他这个家族最小的弟弟敢在老虎的嘴上拔毛,众人都深呼吸了一口气,会议室的温度重新回温,众人脸上开始有了笑意,但很快温度降到了冰点。

  "李衍泷,从今天开始你去二楼负责商场最基本的商家签约。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我的弟弟,还有你们,要是让我知道谁泄了口风,你们都跟着下二楼。"

  李衍禹一双凌厉的眸子淡淡的扫过众人,吓得众人脖子发凉,一个个低下头。李衍泷就这样被众人无情的牺牲掉了。

  李衍泷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瞬间泛滥成灾,不过不是春水而是冰雪。

  他早就知道他这个三哥看他不顺眼,那知道竟然下手这么狠。二楼的营业部可是整个总部最累的部门,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怎么能干得了那么无聊的活,更可怕的是他还不能和别人说他是KF集团的四少爷,那他就是要从最基本的员工做起了,还要忍受上司无情的摧残。

  他可是粉嫩的小正太,这样真的好吗?

  他这个哥哥也实在是太残忍了,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

  "你刚刚毕业正是需要锻炼的机会,希望弟弟你会好好珍惜,不要去奶奶那里乱说话。"李衍禹唇角溢出一丝笑意,但任谁看到都不觉得那是笑容,分明是地狱的恶魔。

  谁让他这个好弟弟不好好的在家族呆着,却非要到他的公司打工,那到就好好的利用利用,错过了,可就可惜了。

  "散会。"李衍禹痛快的折磨了别人,心情大好。

  只剩下李衍泷无辜的眨巴着水汪汪的桃花眼呆站在哪里。

  "也不错,从二楼泡妞泡到十八层一定很有成就感。"李衍泷眨巴眨巴眸子,一瞬间心情又大好。

  对他李衍泷来说:有妞泡就行,没妞泡才是地狱。

  莫小菲的爷爷家就在她家的斜对面,是一栋有着红色房顶的小房子。奶奶去世那么多年了,爷爷还是不肯和他们一起住。

  莫小菲好羡慕奶奶,可以有一个男人至死不渝的爱着她。

  "爷爷。"莫小菲推开门,见古色古香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莫小菲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走到书房的门口,见爷爷一个人站在一幅古色古香的画前呆呆的出神。

  画上的人有一双水汪汪蜿蜒无度的桃花眼,笑起来如玉的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小酒窝,身上穿着藕色蝴蝶袖的旗袍,身材好的都让莫小菲羡慕。

  那就是莫小菲的奶奶。

  据说,奶奶是一个古老家族的大家闺秀,当年为了和爷爷这个穷小子在一起抛弃了自己的家族和爷爷私奔了。

  只可惜,这么恩爱的一对人,奶奶却早早的去世了,只剩下爷爷真是可怜。

  爷爷年轻的时候也很帅吧!剑眉朗目,可是那个时代最美的男子了。

  "小菲。"爷爷转过头看到莫小菲,狼狈的用衣袖擦擦眼角的泪迹。

  莫小菲装作没看到,双手攀着门框,可爱的吐吐小舌头。

  "爷爷,我饿了,有好吃的吗?"

  "你个鬼丫头。"

  在那么多孙子、孙女里,爷爷是最喜欢她的了,也许是因为她张的和奶奶比较像的缘故。

  她和奶奶一样张了一双蜿蜒无度的桃花眼,就连那双斜斜的眉毛和脸颊深深的酒窝都像及了奶奶。

  只是身材上好像奶奶更有料。

  爷爷吩咐保姆端来新做的点心给莫小菲,看莫小菲吃的狼吞虎咽,好像几日没吃饭似的。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莫小菲尴尬的抓起杯子喝口水,她真的好饿,都是那个该死的男人一晚上都不放过她,到现在她浑身都像散了一样难受。

  "小菲,你也毕业了,是不是该去咱们自己的企业上班了。"爷爷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莫小菲,关心的问。

  说起工作莫小菲就头疼,老妈和老爸早就逼她去自己的企业去上班,可那有什么意思。

  公司的人要是知道老大是她的老爸,总经理是她的老妈。那她还能学到什么东西,她可不想做个甩手的富二代,她才不要,她好歹也上了那么多年的学,要学以致用才行,在这件事情上她一定要反抗到底。

  而这件事情只有爷爷能帮她。

  莫小菲亲热的扯住爷爷的胳膊,左右摇晃,"爷爷,爷爷,我要自己选择,好爷爷,你一定要帮我。"

  莫小菲知道爷爷最受不住她的哀求,果不其然,爷爷很快就投降了。

  "好,好,反正还有你哥哥,你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不能太出格。"

  YES,胜利。

  实际,莫小菲在快毕业的时候已经应聘了KF,听说哪家公司的福利十分的优厚,前景也十分的靠谱。而且做市场营销一直是莫小菲最想做的工作,虽然会很苦,但是好有挑战。

  据一份数据调查,百分之八十的CEO都是从销售做起的。

  拥有自己的事业,而不是不劳而获的继承家族企业才是莫小菲最崇高的目标。

  莫小菲看完爷爷,又悄悄的溜回家,被老妈一顿盘问,好在她经常晚上留在爷爷家陪他画画,就把老妈给忽悠过去了。

  但听到莫小菲不去自己企业上班而是去KF,老妈差点没气怒的把屋顶掀了,好在莫小菲有制胜的法宝。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谁的风景谁的心》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9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