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痛别花蝶舞》乔影陆景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痛别花蝶舞》乔影陆景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不下蛋的鸡

  夏日的季节,知了聒噪,声声入耳,扰人清梦。

  半梦半醒间,房门 被‘叩叩’敲响。

  乔影揉着惺忪睡眼,趿着拖鞋倦怠的走向门口,拉开了门。

  入眼是一张拉得老长的脸,厚重的粉底掩饰不住面色的青黑。

  "妈。"

  乔影微微怔忪,身体便被人大力推开。女人大步流星冲进房间,拿起她搁在沙发角的包,抽出检验报告。

  "妈!"

  乔影心急,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一沓纸劈头盖脸的就朝她砸下。

  她被砸偏了头,纸张散落一地,责骂声刺耳难听:"输卵管堵塞!你这骗子!难怪三年不下蛋!还有脸带之信一起去检查!"

  乔影脸色阵青阵白,她该把检查报告藏好的……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卢婷厉声责问,食指戳着她脑门,"问你话呢?你妈就这么教你骗人的?"

  乔影被戳得一步步后退,咬着唇踌躇良久,"妈,我也是刚刚……"

  "刚刚才知道?"卢婷冷声截断,嘴角一丝讥讽,"装什么蒜!不会下蛋你早不说!我儿子娶你是传宗接代的!你这就是赤裸裸的骗婚!"

  "妈,你怎么来了?"房间里玩网游霍之信闻声走出,惊讶的看着卢婷。

  "我怎么来了?我不来,你们打算瞒着我多久?"卢婷怒火中烧,指着乔影鼻子骂:"我早说过单亲家庭的女人不能要!骗婚骗感情!孩子都不能生!要她有什么用!"

  "妈!"霍之信的脸色不大好看,拉开卢婷低声道:"你别说了,要不是她,我能有今天的成就?"

  "呸!"卢婷吐了口唾沫,"我看她就是故意的,仗着自家家有两个臭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早说不能生,就是天皇老子,我霍家也不要!"

  "妈……你凭良心说,我对之信哪里不好?我要车要房要彩礼没?之信娶我的时候一穷二白,这些年,我有哪点对不起他?"

  乔影泪眼模糊,输卵管堵塞并非她愿意看到的结果,她和之信是大学同学,相知相恋。所以也不计较之信穷的叮当响,房车都是她家的,她妈又给之信找了工作,同学这个年纪留在市里的,有谁混的比之信轻松?什么都不愁,就在家里打游戏!

  霍之信脸色煞白,不等卢婷发火,忙道:"妈,现在医学发达,医生说了,可以做试管婴儿,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听到霍之信这么解释,乔影心头稍微暖和了些。

  "试管婴儿?"卢婷稍稍一愣,碰了碰霍之信的胳膊问:"能生男孩吗?"

  乔影脸色黯然,听着霍之信与卢婷讨论,心凉不已。

  "我去洗衣服。"她及时抽身,抱着衣服来到阳台。

  "妈,生男生女不都一样么?这都什么年代了,一定要生男孩干嘛?"

  "你懂什么!我们家就你一个独苗,只有男孩才 能延续香火!将来继承遗产!生丫头片子有什么用?跟她一样,赔钱货!"

  乔影红肿的眼抬起,迎来卢婷一记白眼。第二章 代,孕

  她翻出衣服,却在霍之信的口袋里揉到硬物,掏出一看,竟是两个未拆封的避孕套。

  "怎么会……"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两枚避孕套,只觉得天旋地转,她与霍之信长久备孕,根本用不到避孕套的。

  除非……出轨!

  她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背脊骨窜起一阵寒意来。"不,不会的"她安慰自己,:"他不会背叛我的。"

  卢婷倚着餐椅,端着一副老佛爷的架势。

  霍之信诚惶诚恐的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卢婷,一杯放在乔影跟前。

  正要续第三杯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卢婷身旁的小姑娘忙道:"信哥哥,不用,我不渴,谢谢。"

  乔影从上往下的打量着女孩,胸大,腿长,臀翘,生着一张端正清秀的脸,白T配短裤,一双牛仔布的鞋洗得发白。

  她坐在椅子上抓着裤子有些不安,那双眼睛骨碌骨碌转动,闪着奢望的光。

  乖乖,早听说信哥哥发达了,住的地方和电视里一样,可不是?这墙上的花纹漂亮的不得了。

  "你是谁?"乔影从未见过她,不由细细打量,她不过在阳台洗个衣服清静的时间,家里怎么就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我……"女孩软软糯糯,垂着头揪着手,腼腆支吾。

  "村里的亲戚,林萧萧。"卢婷帮她回答,牵着林萧萧的手到身边,眉眼含笑。

  乔影眉头拧起,霍之信忙补充道:"老婆,她是我表妹。"

  表妹?

  乔影狐疑,卢婷眉梢一挑,轻蔑的睨过来,"萧萧家里不富裕,她爹是汽修,得了肺结核,她娘身子骨弱,萧萧这丫头懂事,愿意代孕赚钱。"

  "什么?!"乔影愕然,看着林萧萧粉黛未施的脸,讶异道:"她才几岁,就要代孕?"

  "萧萧今年19了!"卢婷又是一记眼刀子,声情并茂道:"在我们村,15,6结婚的多了去了,19岁冰清玉洁的小姑娘为我们家代孕怎么了?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乔影怔忪,发怵的瞧着卢婷拉着林萧萧的手放手心轻轻拍着,柔声细语问道:"萧萧啊,代孕很受罪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放心吧,卢姨,我不怕吃苦受累。"林萧萧生如蚊蝇,仍是被乔影听得字字明晰。

  "妈,不是说好了做试管婴儿?"乔影愕然,她今天已经咨询过大夫,也和霍之信商量过。

  "砰!"

  卢婷兀地一拍,桌子上的水跟着晃荡,震得乔影瑟缩了下。

  "我打电话问过医院的梁大夫了!试管婴儿弊端多!再说,试管不花钱的?万一生下来个缺胳膊少腿的,我们霍家一辈子抬不起头!"

  "妈,试管婴儿花不了多少钱,现在大龄女都是做试管,你别听风就是雨行。"霍之信眼看怒火高涨,握着乔影冰凉的手。

  "我听风就是雨?那新闻上报道的没胳膊没眼的孩子是假的啊?"卢婷冷言讥讽,颧骨过高的面部刻薄不已,"不能生还有理了?萧萧身体好,怀个孩子顺利生下来不比她强?"

  "现在能做四维,孩子畸形会看到,妈,消消气。"霍之信温声细语,乔影反握住霍之信的手,只有他温暖的手心,才能给她安定。第三章 挑衅

  "妈,对不起。"乔影深深愧疚,作为女人她何尝不想当个母亲。

  见乔影低下头,卢婷冷哼了声:"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健健康康的孙子!"

  "妈,给我们点时间。"霍之信手更用力了几分,乔影感到了他对她的重视。

  她眼角湿润,抬起头正见林萧萧四顾的眼,发光发亮。

  一副清纯可人的模样,似乎对这个家十分新奇。

  "行,也别说我这老太婆不近人情, 萧萧千里迢迢来也不容易,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卢婷收敛了火气。

  乔影无言反驳,住下就住下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乡下来人,借着找工作的由头,时常在他们家入住。

  "我去做饭。"乔影心里堵得慌,兀地起身,衣角挂倒了桌上的杯子。

  热水倒一地,玻璃杯 ‘哗啦’一声摔得粉碎。

  她低下头正准备捡起,却瞥见正对面的场景,一只白嫩的脚横跨过整个桌底搭在霍之信的跨上。而那脚趾,竟然轻轻触碰霍之信的裆下。

  她徒然睁大了眼,蹲下的动作凝注,霍之信脸色一变,忙把林萧萧推开,俯身挽住了她,"老婆,别收拾了,我打扫就行。"

  "你!"乔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又看了看林萧萧乖乖缩回拖鞋里的脚,目光落定在林萧萧脸上。

  林萧萧臊红了脸,似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下了脑袋。看起来人畜无害,竟公然勾引她的丈夫!

  "老婆,走吧!我给你打下手。"

  霍之信连拖带拽将她带到厨房,但桌下勾搭的场面却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那人就有那毛病,来到陌生的地方没有安全感,所以搭在我腿上。"霍之信解释着,抱着她的腰,谄媚笑问:"老婆,我们晚上吃什么好吃的?"

  乔影半信半疑,惊惧不已,靠着他厚实的胸膛,回想这些年的不易,不安叮嘱道:"之信,答应我,这辈子都不能背叛我。"

  "放心吧,老婆,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女人。"霍之信脑袋压在她肩头,亲昵的往她脖子里蹭了蹭。

  乔影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她嫁的是霍之信,不是卢婷。

  早出晚归,工作累到身心俱疲。

  乔影脱下衣服正准备泡澡,忽然瞥见垃圾桶里一件熟悉的东西。

  她两根手指掂起来,黑色的蕾丝丁字裤,还挂着吊牌,沾了水,湿漉漉的。

  "谁把我东西乱扔?"

  正坐在沙发前悠闲看电视嗑瓜子的林萧萧霍地站起来,看着乔影拧着丁字裤站在浴室门口,脸色一瞬的白,"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没用的东西,你看它破破烂烂的,我以为是没用的破布。"

  "破布?"乔影啼笑皆非,"林小姐,这是丁字裤,我们公司的试验品。"

  她在内衣公司上班,公司每次有新品都会派发给她。

  这款,还是她主刀设计的。

  "我……"林萧萧低下了头,唯唯诺诺道:"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萧萧,你不用给她道歉。"卢婷是恰好撞见,讥诮的扫了乔影一眼,"孩子生不下,还买什么丁字裤,风骚!"第四章 偷情

  "妈,你怎么是非不分?明明是她乱动我的东西,这里是我家!"乔影不悦,陌生人赖在家里不走不说,居然还敢翻箱倒柜。

  "我怎么是非不分了?你家还不是我家?我这个妈住不得?"卢婷扬起下巴,颐指气使道:"一条破裤子而已,丢了就丢了!至于大惊小怪的吗!萧萧来者是客!你就这么对待客人的?你妈没教你素养是什么吗?"

  "妈,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可你为什么要诋毁我妈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每次交锋必是吵得不可开交。

  "你们怎么又闹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玩游戏了?"霍之信烦躁的挠着头发发,穿着睡衣走出来。

  乔影撇开头,卢婷哼哼道:"还不是你娶了个好媳妇。"

  "老婆,萧萧没见过世面,你就大度点吧?"霍之信推着她塞进浴室,"内裤而已嘛,我明天下班给你买一条新的。"

  "之信,这不是内裤的问题好吗?"乔影头疼,忽然觉得有点难以沟通,"每个人都是有隐私的,她住在我家,什么都不做,还要侵犯我的隐私!你去问问你妈,她究竟什么时候走。"

  "好,好。去洗澡吧,老是生气会长皱纹的。"

  乔影洗了个澡,缓解了满腔郁堵,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11点了,床头的时钟 ‘哒哒哒’响着,她侧了侧身,霍之信埋着脑袋在被窝里,正刷微博。

  "之信,你问过了没有?你表妹什么时候走?"

  乔影总觉得有个外人在不方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林萧萧虽然看起来一副朴质的样子,但乔影想到她就想起那天她把腿搭在霍之信腿上的样子。

  "呃……"霍之信迟疑了两秒,长臂搭在她腰际,"我忘了,明天再问吧,现在很晚了。"

  乔影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作罢,缩着身子枕着他的手臂,"你表妹回去的时候,顺便劝劝妈,让她也回去吧,休息日我就去打暖巢针,尽快怀上个宝宝。"

  "笃笃笃。"

  就在这时,房门敲响,门外糯糯的声音问道:"信哥哥,你睡了吗?"

  是林萧萧!

  两人皆坐起,望着门口对视了一眼。

  "没,没呢?怎么了?"霍之信疑惑,乔影更疑惑,黑暗中竖起耳朵捕捉门外的声音。

  "浴缸的出水口堵住了,我弄不开,信哥哥能不能帮帮忙?"

  霍之信沉默了少倾,看了乔影一眼征询意见。

  浴缸要是堵了,她明天一早看见一缸洗澡水,光是想想就闹心。

  "去,去。"乔影推了下霍之信,倒在床上,被子蒙住了头。

  房间里亮了又暗,乔影耳边唯有秒针的脉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之信还不见回来。

  她掀开被子下床,诽腹着要是修不好,还得打电话叫通下水道的来。

  "嗯……轻点,受不了了,不行了……"

  修下水管道,修到温柔乡去了?

  黑漆漆的客厅里,呻吟声无限清晰,乔影僵硬的站在门外,望着洗手间的方向。明明是盛夏时节,却仿佛置身凛冬。

  "信哥哥,啊……"第五章 波声浪语

  不,不会的!

  霍之信不会背叛她!

  乔影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冷静,一步步的往浴室走,迎着一声声的娇啼,眼神一寸寸黯淡。

  浴室的门上,有女人的身影趴着,靠得越近,YIN靡的响声就愈真实。

  仿佛能看到那道墙内,那对狗男女巫山云雨的场景。

  "撅起来,快了……"是霍之信的声音……

  乔影蓦然怔忪,这一句话将她所有的侥幸和希望碾灭。

  避孕套,桌下搭脚……

  她就像个傻子一样,被这对奸夫淫妇玩得团团转!

  靠近浴室的房门忽然开了,卢婷蹑手蹑脚的站在门外,敲了敲:"你们啊,真是大胆,乔影还在家,小声点。"

  攀至巅峰霍之信罔若未闻,狠狠拍了她一下,"你个浪蹄子真是极品,你嫂子在床上死鱼一样!"

  娇吟声伴随着男人沉重的呼吸声,像一把铁锤将她的心敲得粉碎。

  乔影听着隔壁波声浪语,昂着头拼命的把眼泪逼回去,可眼睛却像在下雨,怎么也掩不住,湿润了半颗枕头。

  霍之信是后半夜摸上床的,心虚的埋怨无良奸商的地漏。

  她没应,只是掩在被子下的手绞紧了床单。

  傍晚时分,橘色的阳光将一切渲染似镀了金。

  乔影慢条斯理的将U盘插在电脑上,转过屏幕推到霍之信面前,"要不要看看,这一个星期的剪辑片?"

  "什么啊?"霍之信莫名,电脑里突然发出酥到骨子里的欢爱声,"信哥哥,沙发不行,脏了……"

  一对男女,白花花的身体交织在一起,不停的索取。

  一切都记录在U盘里,YIN乱的像某国的动作爱情片。

  霍之信刀削的面庞蓦然一寒,反射性的往客厅的西侧角看去。

  墙角一枚针孔摄像头正亮着红灯,若不仔细观察,根本注意不到。

  "你在家里装监控!"霍之信涨红了脸,屏幕里十八禁的场景切换到了玄关。

  乔影鼻尖一酸,没想到他连解释也省了。

  看着眼前与自己同床共枕三年的男人,她把苦水生生咽回肚子,一双漆黑的眸子黯然沉着,"我要是不装摄像头,还不知道,原来结婚三年的丈夫,竟然会迫不及待的在家偷腥。"

  霍之信被这猝不及防的证据打得措手不及, ‘啪’的一声盖住电脑,挺直了腰板,"我还不是为了给我们家添个孩子!萧萧是代孕的,不做孩子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么?"

  "行,你跟她生,我退出。"乔影吸了口凉气,抿了抿唇,从包里抽出一份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你签个字,我们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老婆,说什么傻话!"霍之信眼底爬上了慌乱,兀地摁住了乔影的手,"老婆,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传宗接代是义务,不能和感情混为一谈。"

  "霍之信,这种话你竟然,竟然说得出口?"乔影闭上眼,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下。

  哪怕他说,是一时意乱情迷,被林萧萧引诱,真诚的认错,她可能都会心软地原谅他。

  可他怎么能将出轨说得这么光明正大!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痛别花蝶舞》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9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