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都市易传录》肖遥李潇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都市易传录》肖遥李潇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山路相逢

  海天市,天龙山山道上,一位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以上,身材消瘦的少年低着脑袋走着。

  他背着一个破旧的背包,那个背包上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补丁,一眼看着都不知道它原本的颜色是什么。一件灰色的中山褂子,破旧的牛仔裤,倒也被这清秀的少年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我连天灵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让我到哪找去啊!"少年名叫肖遥,此时的他目光深邃,低着脑袋,颇显沮丧。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肖遥也知道,这件事情非自己不可了。

  此次二爷爷顽疾发作,大爷爷必须时刻不离的在身边帮他调养身体,三爷爷去了南非,这找药材的任务,自然得落在他身上了。

  肖遥脚下一动,踢开脚下的石头,以发泄心中郁闷。

  "砰!"然而,那颗石子不偏不倚,砸到了迎面而来的一辆黑色轿车上。

  "驰!"轿车猛踩刹车,轮带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记。

  车门打开,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壮光头男人走了下来,他看了下被石块击中的车身,一块漆都掉了下来。

  "妈的。"光头爆了一句粗口,摘下墨镜怒目看着站在边上手足无措的肖遥。

  肖遥望着光头,挠了挠后脑勺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不会原谅我?"

  他看了下车标,三个尖,从三爷爷给他的杂志上看,这车应该是奔驰。

  "臭小子,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光头怒不可遏,气冲冲的说道。

  "不知道。"肖遥说。

  "跟我耍贫?你找死!"光头勃然大怒,猛然往前跨出一步一拳挥出。

  肖遥眼神眯了一下,轻而易举躲开对方的拳头,光头内心愕然,还想出手的时候,车门再次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配着一条修身牛仔裤的女孩走了过来。

  "老标,怎么回事?"女孩看上去大概十八。九岁,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也富有青春气息。

  她柳眉轻蹙,仔细打量着边上的肖遥,眼神中稍微有些疑惑。

  "大小姐,你看看,这小子把我们的车弄的!"光头原本气势汹汹,都恨不得将肖遥一顿胖揍,但是看到这个女孩,怒色便收敛了一些,说话时也是一脸的恭敬。

  女孩看了眼奔驰车,又转过脸看着光头:"算了,让他走吧,我们还有正事呢。"说到这,她又叹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忧虑,"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高峰前辈,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他又能肯定治好爷爷吗……"

  光头赶紧安慰:"大小姐,您就放心吧!老爷子吉人天相,我们这一行一定很顺利。"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亏心,这人影都没摸着呢,车就被人砸掉漆了,说顺利,谁信啊?

  女孩摇了摇头,转身就要上车。

  "小子,这一次算你运气好!"光头恶狠狠地瞪了肖遥一眼便转身。

  "你们找不到高峰的,即便找到,他也不会帮你们的。"肖遥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光头和女孩同时驻足。

  他们同时转过脸,只是脸上的表情很不一样,女孩是一脸的疑惑,而光头,则是一脸的愤怒。

  "臭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非得叫爷爷给你松松骨是不是?"光头愤怒的说,"你砸了我们的车,我们家大小姐没说什么,你还咒我们?"

  "我不是咒你们,我说的是实话。"肖遥说的当然是实话了,神医高峰,就是他的大爷爷,如果大爷爷能走开的话,还需要他下山吗?

  女孩往前走了两步,直视着肖遥的眼睛,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您怎么称呼?"

  "肖遥。"

  "肖先生,您怎么就知道,我们找不到高峰,而且即便找到了,他也不会帮我们呢?"女孩很是好奇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了……"说到这,肖遥又住了口,他想起自己下山前大爷爷的叮嘱,万万不可对别人说起他和三位爷爷的关系!

  想到这,他说:"反正我就是知道,具体是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们!"

  女孩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光头看着肖遥:"臭小子,我说你知道什么?赶紧滚到边上玩去!别耽误我们时间!"

  肖遥看了眼女孩,又看了看那辆车。

  虽然他不知道那辆车多少钱,但是绝对不便宜,那一块掉漆的地方,没个几万块钱都修不好的。

  肖遥不会让别人占到自己的便宜,但是也绝对不会占别人的便宜。

  若不是因为自己碰坏了对方的车,他还真的打算一走了之了。

  想到这些,他直视着那个女孩,一脸严肃地说道:"你们找高峰,自然就是为了治病,我懂些医术,如若不然,我去帮帮你们吧。"

  "你?"光头瞪大眼睛看着肖遥,紧接着就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我说你个小王八蛋,扯啥犊子呢?你当你是神医啊!毛都没长齐,还在这装蒜!"

  肖遥眉宇间多了一丝愠色,一甩袖子:"是你们不需要我救得。"他在想,这样一来,自己什么都不用干,还不欠对方的人情,如此甚好,甚好啊……

  "你等一下!"

  就在肖遥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女孩的呼喊。

  肖遥望着女孩:"怎么了?"

  "我……"女孩沉吟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主意,看着肖遥,问道,"您有信心治好我爷爷?"

  肖遥很不负责任的摇了摇头。

  光头刚想骂人,肖遥接着便说:"哪个医生在连病人没见,病症不明的情况下说他有信心治好病人?"

  女孩脸一红,赶紧解释道:"我爷爷是中毒了,可我们找了很多的医生,中医西医,都看不出爷爷中的是什么毒,可爷爷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每天早上都会吐一口血……"

  "哦?"肖遥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这看算是疑难杂症啊!

  肖遥今年二十,他跟着大爷爷,学了十六年的医术。虽然医术还不及老爷子,可八成功力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他不停地学习,现在有了个实践的机会,他当然不想放过!

  他并不是没医过人,山脚下的村名有什么小病消灾的,都是他去帮忙解决,但是这样的疑难杂症,他还真没试过。

  "这样吧,你说也说不清楚,带我去看看吧。"肖遥说。

  "这……"女孩略显为难了。

  "你说带你去就带你去?万一你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傻蛋怎么办?"光头愤愤的说道。

  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是也确实说出了女孩的顾及。

  肖遥看了他一眼,也生气了,他上前踏出一步,伸出手掐住光头的手腕,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光头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跪在了地上。

  "恩?"扭着光头手腕的肖遥稍微愣了一下,放开了光头,皱着眉头说,"光头,要不是小爷看你快死了,我今天就让你躺在这你信不信?"

  "卧槽,你还嚣……不是,你说谁快死了?"光头挣扎着站起身,心里很是骇然,他是退伍军人,虽然退伍的年纪比较长了,但是一个人对付五六个成年男人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个看上去消瘦的年轻男人竟然能一招制服他,这由不得他不惊讶。

  "哼,天灵发黑,脉象虚弱,劲力不足,舌苔发黄……我且问你,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早上起来头疼想吐,而且经常感到腹部疼痛?"肖遥拍了拍手问道。

  光头长大了嘴巴。

  全中!肖遥说的这些,光头全中了!

  他敢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事情,对方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这绝壁的神医啊,高手啊!他说的这么准,那刚才他说自己命不久矣……

  "噗通"光头直接跪在了肖遥的跟前,抱紧了肖遥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救命啊,大仙!"

  "我不是大仙!"肖遥用力甩开光头,说道,"放心吧,这发现的比较早,还没有病入膏肓,而且即便你真的病入膏肓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有办法抱住你的命,等会我给你个方子,你去抓药,每天用无根水煎熬,一罐水熬到三分之一,喝上一个月就没事了。"

  "此话当真?"光头问。

  "恩,我不会骗人的。"肖遥说道,"你这病原本就不复杂,只是因为你常年酗酒,造成了内脏出血而已,调理一下就好了。"

  光头感激涕零,他都恨不得抱着肖遥狠狠地亲一口。

  女孩眼前一亮,看着肖遥,面带微笑:"我叫李潇潇,希望肖先生能和我一同回家,看看我家爷爷可好?"第二章 立下军令状

  肖遥点了点头:"行啊,不过先说好,帮你爷爷治好病,我们就两清了啊。对了,你家住在哪里啊?"

  "海天市,月亮湾。"李潇潇说道。

  从天龙山进海天市,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一路上,李潇潇旁敲侧击的百般追问肖遥的来历,肖遥牢记着大爷爷的教诲,只是闭口不答,李潇潇咬了咬牙,只得作罢。

  "就这里了。"轿车停在了一幢三层别墅前,三个人一起下了车。

  "你们一家,多少人啊?"肖遥看着眼前偌大的别墅,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爷爷,爸爸妈妈,还有两个保姆,一个管家。"李潇潇说道。

  "乖乖,还有保姆和管家。"肖遥叹了口气,大家都是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自己住在山上,每天还得当孙子洗衣做饭,不是,自己本来就是那个三个爷爷的孙子……

  "先进去吧!"李潇潇看了眼光头,光头立刻会意,快步走在两人前面,推开了大门。

  别墅的客厅里,坐着十来号人,有的站在边上,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恩?潇潇回来了?"一个穿着黑色针织衫,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站起身,快步走到了李潇潇的跟前,颇有些责备,"你去哪了啊?"

  李潇潇笑了笑:"妈,我去给爷爷找医生的,先前我去的是天龙山。"

  这时候,又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眼睛还布着血丝,他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只是鬓发已经有些花白了,可能是长期的休息和饮食习惯不好造成的。

  "潇潇,你找到高神医了吗?"略显苍老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爸,我没有找到他……"李潇潇的话,顿时让李坤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失落。

  "唉,找不到也不打紧,高峰神医,医术通神,但早已归隐田园不问世事,就算找到了,恐怕也很难请他出山,只是父亲这病,唉……"

  看着父亲脸上愈加显得苍老的神色,李潇潇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我找来了另一个神医!"

  "真的?"李坤一惊,忙问道,"在哪呢?"

  "就是他,他叫肖遥。"李潇潇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肖遥说道。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潇潇,你别胡闹了,这到底是谁啊?"李潇潇的母亲哭笑不得。

  "是啊!潇潇,要说关心爷爷,我们都关心,但是也不能关心则乱啊!你如果想讨好爷爷,讨好家里的长辈,你可以换一种方式,随随便便在街上拉个民工,进来冒充神医,这不是捣乱吗?"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染着黄发的女孩捂嘴轻笑,一脸的不屑。

  确实,不管是谁看到肖遥,都不会认为这是个神医的。

  就像你不会相信一个三岁的小孩会在球场上扣篮一样。

  "爸妈,我没有骗你们,更没有胡闹。"李潇潇叹了口气,说着,就把自己遇到肖遥的种种说了出来。

  "是是是,大小姐说的是,我可以作证的!"一边的光头赶紧跳了出来。

  光头的话刚落音,那个包臀裙女孩就说道:"哼,谁信呢。"

  李潇潇转过脸,看了那个女孩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的愠色:"李小冉,我再说一边,我没有开玩笑,我知道你平时对我不满意,但是现在事关爷爷,我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看得出来,此时的李潇潇非常的愤怒,但是当事人肖遥,却一脸的无所谓了。

  这些人相信他,他就会出手,这些人不相信他,他就拍拍屁股走人,多大点事!

  "李潇潇,你就这么叫我的名字?是不是该叫我堂姐啊?"李小冉冷笑。

  这时候,李潇潇的二叔李兵,也就是李小冉的父亲,往前走了一步,看了眼肖遥,最后又盯着李潇潇,说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是,万一他不但治不好老爷子,还将病情加重了呢?喂,小子。你真的是神医?"

  "不是。"肖遥摇了摇头。

  众人又都是一愣,就连李潇潇都有些紧张了,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啊?

  "潇潇,看来,你真的是胡闹了啊!"李兵颇有些幸灾乐祸。

  "你误会了。"肖遥笑了笑,"你问我是不是神医,我当然要说不是了,即便是大爷爷……不对,即便是高峰老前辈,也不敢对外声称自己是神医,我只能说,我懂些医术。"

  "懂些医术?"李兵讥讽道,"兽医也算是懂些医术呢。"

  肖遥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对于我而言,兽医确实是懂医术的。对了,你懂吗?"

  "我?"李兵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不懂。"

  "那你不如兽医。"肖遥很是认真地说道。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什么意思?"李兵阴沉着脸。

  "没什么意思。"肖遥耸了耸肩,说道:"我三爷爷说过,别人夸我,我就夸他,别人给我一拳,我就踹他一脚。要不是我欠人情,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听你废话?还有,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在这里坐着了。"

  李兵稍微一愣,满脸狐疑:"什么意思?"

  "气虚混乱,眼白布满血丝,处于神经压迫状态,太冲脉气血衰弱,估计你这短时间,开始拼命掉头发,而且总是感觉眼睛酸痛吧?相信我吧,再不节制一点,你就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肖遥冷笑着说道。

  "你!"李兵脸一白,怒道:"哼,我看你这样恐怕也就是个江湖骗子,这里不欢迎你,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却愕然无比,因为对方说的那些症状他全中了……

  看着李兵那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李潇潇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她知道,在整个李家,除了自己和自己的爸妈之外,可能没人希望爷爷真的能康复了。

  她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也是最有商业天赋的,十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到国外读经济管理学,十七岁回国,到李氏集团里大展拳脚,也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不出意外的话,爷爷很有可能将集团交给自己,这也就直接触及到了这些亲戚的利益。

  倘若爷爷就这么去世了,那财产肯定就要平分,到时候,这些亲戚也都能分到不少钱。

  "我担保!"李潇潇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担保他能治好爷爷,这总可以了吧?如果他治不好,我就放弃李家的财产,放弃我那一份,净身出户,够了吗?"

  李潇潇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潇潇,别胡闹!"李坤见自己女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心脏猛跳,暗道女儿任性。

  李潇潇看了眼自己的父亲,认真地说道:"只要能治好爷爷,我可以什么都不要,那些钱,对我而言根本就没什么意义。"

  李坤一愣,苦笑不已。

  他望着客厅里闻讯而来的亲戚们,深深叹了口气。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疼爱这个孙女了。

  "此言当真?"李老爷子的三女儿李月毫不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赶忙问道。

  李潇潇稍微犹豫了一下,转脸望了望肖遥,最后点了点头:"当真!"

  在李潇潇说出这些话之后,李家人再没有一个人阻拦,除了李潇潇的父母,大多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李潇潇。

  这姑娘,简直就是疯了!她有什么把握啊?一个从路边捡来,自称中医的家伙,她也敢立下这样的保证?

  "好!潇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那小子,你上去吧!"李兵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上去就好像什么阴谋得逞了一般。

  肖遥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对这个人鄙夷到了极点。

  他走到了李潇潇的跟前,望着她:"你相信我?"

  "最起码,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李潇潇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我不想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你要么就是那种对钱没有任何概念的,要么就是非常孝顺的。算了,既然你这么相信我,那我就不会让你失望,你家里的人,似乎都有些奇怪,他们都等着看我和你的笑话,我不会让他们笑话你的。"

  李潇潇闻言,心中一动。

  "为什么?"她笑着问道。

  "你相信我,你就是个有品位的人,我怎么还能看着你被别人笑话呢?"肖遥说道,"我就是这么个有原则的人。"

  李潇潇本来有些感动,后来仔细一琢磨,发现对方好像是变相的夸他自己……

  关上房门,肖遥慢步走到了老爷子的床头。第三章 济世堂

  当肖遥走到老爷子床前的时候,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不对劲。"肖遥开口低语。

  "怎么了?"李潇潇就跟在肖遥的身后,听到这句话,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有股奇怪的味道,甚至是一种恶臭。"肖遥看了李潇潇一眼,轻声说道。

  李潇潇闻言一愣,使劲地抽了抽鼻子:"没有啊,我怎么什么都没闻到?"

  肖遥摇了摇脑袋,没有再次回答她的话了。

  "老爷子看上去虽然只是脸色苍白,但是,却少了一份生气。"肖遥翻了翻老爷子的眼睛说道,说完,他又伸出手开始切脉,不过手刚刚搭在老爷子的手腕上,肖遥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骇然。

  "不对,完全不对!"肖遥有些愕然道,"少了生气,气脉虚弱,但是,老爷子的脉搏却非常强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喃喃后,他又开始皱紧眉头,陷入了思索之中。

  这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症状,他发现,这件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治病救人,得先治病,才能救人,可现在,肖遥却发现自己几乎连病因都找不出来。

  "你有办法吗?"李潇潇有些紧张问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最后,他咬了咬牙,心里暗暗下了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找出病因,否则的话他会觉得字对不起这个女孩的信任!

  他忍不住在想,如果这个时候大爷爷在这里的话,那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很多了,老人家一眼肯定就能看破一切,绝不会像自己一样毫无头绪。

  就在肖遥沉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老爷子身体忽然抽动了起来,就像羊癫疯病人发作一样,同时,老爷子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爷爷,爷爷!"一边的李潇潇看到爷爷这副模样,心中一阵绞痛,最让她感到无力感的不是她没办法救自己的爷爷,而是眼睁睁看着爷爷如此痛苦,她却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这对李潇潇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噗,噗……"李老爷子的嘴角,开始往外溢着血迹。

  李潇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好像早就准备好了的白布,帮李老爷子擦干嘴角的血迹,哽咽着说:"我爷爷每天都会这样……"

  肖遥双眼盯着那一块白布,忽然他一跃而起。

  "等一下!"肖遥伸出手,从李潇潇的手里接过那块白布,凑着鼻子嗅了嗅,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肖遥的嘴角带着一丝轻笑。

  "你知道什么?你有办法了?"李潇潇望着肖遥问道。

  肖遥想了想,开口说道:"差不多,老爷子是中了一种奇异的蛊毒,一时半会和你很难说清楚,虽然解毒的方法有些复杂,但最起码不是无药可医,我们先下去吧。"

  "好。"听肖遥如此说道,李潇潇就像服下定心丸一样,最起码,不是毫无办法不是?

  重新走到楼下,李小冉就凑到了跟前率先发难:"小子,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我爷爷好了吗?"

  肖遥看了她一眼,说道:"没好,但是,我能治好。"

  "能治好?那你倒是去治啊!下来干什么?"李小冉显然是不太相信肖遥的话。

  肖遥懒得理她,反正现在李潇潇都已经给自己下了保证,没人能阻止自己了。

  我需要中药和银针。"肖遥看了李潇潇一眼说道。

  "我去买。"李潇潇毫不迟疑地说。

  肖遥摇了摇头:"我自己去,中药你可以买,银针你买不好!"

  "呵呵,我看你这是打算借机开溜吧?"李小冉冷笑道。

  "李潇潇可以跟我一起去。"肖遥知道对方不相信他们,只好这般说道。

  "那就走吧。"李潇潇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说完这句话,就带头走了出去,肖遥紧随其后。

  一路上,肖遥都没有说话,李潇潇想找些话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索性也保持了沉默。

  在李潇潇的陪同下,肖遥走进了海天市最大的中医馆:济世堂。

  济世堂人满为患,长队已经从医馆里排到了医馆外,济世堂在海天市的地位可见一斑。

  "济世堂,好嚣张的名字。"肖遥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不悦。

  "有什么不合适的吗?"李潇潇好奇问道。

  肖遥摇了摇脑袋,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确实有些不高兴!何为济世?舍大我为天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有"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情怀!

  大爷爷每天在山上炼制草药,送给山下的村民。

  在十年前山脚下爆发一场传染疾病,大爷爷背着药篓拉着肖遥给村民看病。

  他分文不收。

  他都不敢说自己能济世,可这家医馆,敢说自己是济世堂,肖遥不服!

  进了济世堂,肖遥环顾四周,很是羡慕。这济世堂虽然不大,但是却摆满了药柜,上面的标签上也都写着各种重要的名字。肖遥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和大爷爷能有这样的医药馆,该多好啊!

  "两位,你们是看病还是抓药?"他们刚走进来,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

  "我们抓药,顺便买银针。"肖遥打量了眼那个男人,男人大概三四十岁,双眼炯炯有神,一张国字脸正气十足,只是对方的眼神却一直盯着身边的李潇潇,这让肖遥觉得有些不满。虽然说男人看到漂亮的女孩惊艳是正常的,但作为一名中医,却做不到"眼中只有病人"就有些不应该了,况且对方都四十来岁了,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合适吗?

  "把最贵的,最好的拿来。"李潇潇看了眼那个男人说道。

  "最贵的?好啊!"听了李潇潇的话,中年男人顿时眉开眼笑,这是赚钱的好机会啊!

  说完话,他就立刻走到了后面,等再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小姐,您看着盒子,都是最好的紫檀木雕刻而成的,造价不菲啊!"中年男人一脸献媚的笑容解释道,"所以这套银针的价格也有点高,三万八!"

  "钱不是问题。"李潇潇说道。

  中年男人更高兴了。

  肖遥没去理会那个中年男人,而是直接打开了拿个木盒,随手抽出一根毫针,手指拇指切在一起,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

  "空有其表,没有灵气。"肖遥说道。

  "没有灵气?"中年男人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是,灵气。这也只是普通的银针,而且韧性不足,三万八?三十八我都不会要。"肖遥一脸正色地说道。

  "你看过什么银针有灵气的啊!你跳大神呢?"中年男人有些愤怒地说道。

  肖遥冷笑:"七转神针,观音针,佛手针,这些银针都有灵气,只是你不懂而已。"

  "我不懂?"中年男人笑了,也看出他这是怒急了,"你说我不懂?我跟着医仙学医三十年,治好的病人不计其数,你说我不懂?"

  这两人之间的争执,也引起了医馆内病人的围观,不少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带着嘲讽和讥笑。

  他们都认为,这小子就是想在身边那个漂亮女孩的跟前表现的老练一点,深沉一点,专业一点,好去讨欢心而已。

  "小伙子,你喝多了吧?你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医仙的大弟子唐医师啊!"一个中年病人笑着说道。

  "行了,说他干什么啊!不就是想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装比吗?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人嘲讽道。

  肖遥一句话都不说,他不想和这些人争辩。

  "行了,小子,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根本就不是也买银针的,而是想在人家姑娘面前逞英雄的,你这生意,我不做了。"中年男人,也就是被称作唐医师的家伙挥了挥手,"你走吧。"

  李潇潇看着身边的肖遥,问道:"这针,真的不行吗?"

  "不行。"肖遥说道,"容易断裂。"

  李潇潇不懂,只是摇了摇脑袋,说道:"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吧,不过恐怕海天市也没有比济世堂更好的医馆了。"

  肖遥冷笑:"那就去别的地方看看。这个医馆药多,人多,生意好,不代表医生的医术就好。"

  肖遥并没有刻意的压低自己说话的音量,他的话,也彻底的引起了众怒。

  "年轻人,说话得过脑子,不要妄言!"唐医师冷着脸说道。

  "大师兄,和这孙子说什么啊!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一个脾气火爆的年轻医师说道。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话都敢说……"一个前来看病的老人摇了摇脑袋,感叹世风日下。

  "哼,这叫不知道天高地厚吗?这叫智障!"一个刻薄的大妈对那个唐医师说道,"唐医师,赶紧给这小子看看病吧!"

  听着那些难以入耳的话,肖遥没有丝毫的震怒,他觉得,为这些人,这些话生气,大动肝火,很不值得!第四章 龙眠症

  就在肖遥和李潇潇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脸色发白的年轻男人冲了进来。

  "唐医师,救命啊!"那年轻人气喘吁吁,脸色着急。

  "喂,小子,你还没排队啊!"那刻薄大妈率先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

  肖遥看了眼那个男人,本来还打算走的,这时候就停下了脚步。

  年轻男人的头发有些乱,双眼发黑,他凑到了唐医师的跟前,忙问道:"唐医师,你还记得我吗?"

  唐医师头也不抬:"不记得,我每天要看一百多个病人,怎么可能每个都记得?不管你是什么事情,只要是看病,都要排队!"

  肖遥的嘴角抽了抽。

  "不是啊,唐医师,我是张达啊!就是昨天找您看病的,你把了我的脉,给我开了药,可是我吃过之后,就腹泻不止,整个人都虚脱了,那还好呢,就在半个小时前,我都吐血了,医师,救命啊!"叫张达的男人苦苦哀求。

  "恩?那也得排队,我等下再看看,再说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药开错了?你这是在质疑我?"唐医师猛地抬起脑袋,一脸愤怒地说道。

  张达脸色更加难看。

  肖遥的眼睛有些微红了。

  "赶紧的给我去排队!"唐医师挥了挥手,就像赶苍蝇一样。

  肖遥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开脚步走上前,看着那个张达:"把你先前的病情和他开的药方给我。"

  "好,好。"张达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比他还要小的男人是谁,但是最起码对方愿意帮助自己!

  他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接过张达手中的药方,肖遥也竖起耳朵听着张达的叙述。

  "在没吃药之前,我几乎每天都睡不好觉,而且早上起来脑袋就跟裂开了一样疼。"张达说道。

  肖遥看完药方,深深地吸了口气,赶紧伸出手一把抓住张达的手腕,许久,他皱紧了眉头,这一次他没有抑制自己的愤怒了。

  他走到门口,脚下猛地一点,身体一跃而起,吓呆了不少人。

  这还是人吗?不然怎么能蹦那么高?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他们还来不及惊讶,肖遥又做出了让他们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双手抓住"济世堂"牌匾,直接揭了下来,等落地之后,他一拳会在牌匾上,牌匾变成两半。

  "庸医,会错病,开错药,不过问,不悔过,手中执笔如执刀,点药方如催命符,你谈何为医!"肖遥冷脸,字字珠玑!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跟肖遥一起来的李潇潇。

  她用一种很讶然的眼神望着肖遥,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他竟然砸了济世堂的招牌!

  济世堂是海天市最大的中医药堂,现在的老板兼首席中医药师药灵更是被奉为医仙。可是现在,肖遥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把济世堂的百年老招牌给砸了……他做事难道都不会考虑后果的吗!李潇潇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天啊!这小子疯了吗!他竟然敢砸济世堂的招牌!"

  "是啊!哎,这家伙是想出风头想疯了吧?不过现在,估计他是想走都走不了了。"也有人为肖遥感到惋惜。

  砸人家老招牌的性质,基本上和挖人家祖坟是差不多的。

  唐医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毫不夸张地说,此时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他伸出手,抽了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语:"我是没睡醒吗……"

  感觉到疼痛之后,他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你……你……你竟然敢砸我们济世堂的招牌,你有病啊!"唐医师抓着自己的头发说道,因为情绪的激动,此时的他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肖遥望着他:"我该砸。"

  "我草!"唐医师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喊了一声,"给我把这王八蛋抓起来!"

  他这一声呼唤,也把那些目瞪口呆的济世堂弟子全部惊醒了过来,一个个面露怒色,眼带凶光,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一个弟子抓狂地吼道。

  肖遥浑然不惧,他看着朝着他扑过来的四个人,身体稍微往后退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

  此时的他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以他的身手,跟前着四个人,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住手!"就在肖遥打算迎上去的时候,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而那四个济世堂的弟子,听到这个声音也都停下了脚步。

  肖遥转过脸,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身材消瘦的老头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

  "啊!这不是医仙吗?"

  "是啊,啧啧,这小子,这下是真的麻烦了,医仙都出来了。"

  听了身边围观者的议论,肖遥这也明白了过来,看来这个一脸愤怒的老头,就是济世堂有名的医仙,药灵了。

  "师父,您怎么出来了啊?"唐医师看到药灵,赶紧走了过去,紧接着,就哭丧着脸开始诉苦,"师父,这小子神经病啊!"

  "怎么回事?"药灵皱眉。

  "是这样的,这小子来买银针,我把我们店最好,最贵的给他看,他说没灵气,您听听!还没灵气,紧接着,又有个男人来看病,却插队,我让他排队,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要买银针的小子就把我们的招牌砸了!"

  药灵挺直了腰板,望着肖遥,眼神如刀:"给我一个砸我招牌的理由,否则的话,我会让你走不出济世堂。"

  "药老先生,今天是个误会。"李潇潇赶紧走到了跟前,"我代我这个朋友给你赔不是了,您看看,能不能饶了他这一次?"

  药灵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眼李潇潇,有些狐疑,接着又恍然大悟:"你是李家的那个小姑娘?"

  "正是。"李潇潇一脸喜色,"没想到药老先生还记得我啊!"

  药灵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李老头的孙女了,但是,今天这件事不是你说算了就算了的。"

  李潇潇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也叹了口气,确实,今天肖遥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济世堂的招牌给砸了,对方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一两句话就算了呢?

  "我也没打算赔不是。"肖遥说道。

  李潇潇一捂脸,这家伙,还嫌闹得不够大吗?

  虽然李家在海天市家大业大,但是,如果药灵真的卯足了劲想要找肖遥的麻烦,李潇潇也未必有能力挡下来。

  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什么?生命!谁不愿意和医仙搞好关系呢?只要医仙一句话,愿意对付肖遥的贵族,数不胜数!

  肖遥的话,让唐医师等人愤怒到了极点。

  猖狂!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狂了!

  药灵更是怒极反笑:"你觉得,我会夸你有志气,有傲骨?"

  "不需要。"肖遥针芒相对,"我还不需要庸医夸我。"

  "庸医?"药灵愕然,"你说我是庸医?"

  肖遥冷笑一声,把张达拉到了自己的跟前,指着张达,对着药灵喝道:"这病人原先只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就会头疼,这不单单是失眠,我给他把了脉,气脉混乱,在看他脸色惨白,眼白布满血丝,舌苔发青,多数是龙眼症!"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又扬起手上唐医师给张达开的药方:"可是你的徒弟呢?只是给他开了一些安眠药,这些药中的珍珠母,却和龙眠症相冲,反而加重病情,人家已经危在旦夕,你们却视而不见让他排队,这不是庸医,是什么!"

  最后的一句话,肖遥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他内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恩?"药灵也愣了好一会,他还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情况,他转过脸,看着唐医师,"他说的是真的?"

  "当然不是!"唐医师赶紧矢口否认,"那个叫张达的家伙,本来就是失眠啊。"

  "哼。"药灵皱起眉头,冷哼一声,走到了张达的跟前,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又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脸色,许久之后,也长舒了口气。

  "还好,有治,确实是龙眠症。"药灵说完,又转脸看着肖遥,一脸的惊讶,"这龙眠症,我这辈子都只遇到过三起,你竟然知道?"

  药灵的话,也让所有人都惊讶了起来。

  药灵是什么人?这可是海天市的医仙啊!他现在都肯定了肖遥的说法,看来,这年轻的小确实是有些本事啊!

  听了药灵的话,肖遥的情绪也缓和了很多,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第五章 请收下药灵做弟子!

  济世堂是药灵的,唐医师是药灵的徒弟,可是对方却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错误,这就值得肖遥高看一眼了。

  "我听我师父说过。"肖遥说道。

  "不错,不错。"药灵哈哈大笑了起来。

  "师父,他砸了我们的招牌啊!"唐医师这下可忍不住了,本来还剑拔弩张的,怎么自己师父还笑了起来?

  "该砸!"药灵猛然收起笑容,转过脸看着唐医师,"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不学无术,我没和你们说过龙眠症吗?哪怕你真的误诊了,看到病人的脸色,也该警惕起来,立刻就诊,可是你呢?你这就设计草菅人命!济世堂不能济世,单最起码得救人,你连这都做不到,砸你招牌又如何!"

  药灵的话,让围观众人鼓起手掌。

  一个医生,如果没有医德,还会有人愿意找他看病吗?

  修医,不单单要看重医术,更要有一种济世救民的医德,不然"医"和"义"怎能同音?

  肖遥仔细地观察药灵的表情,见对方没有丝毫的做作,也打心眼里对这个老头充满了好感。

  "你还算个医生。"肖遥如是说道。

  药灵一脸的无语。我还需要你夸奖我?

  而肖遥的话,却让唐医师等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很显然,他们在肖遥的眼里,根本不配称为医生。

  "小兄弟,不知道你对这龙眠症可有什么良方呢?"药灵望着肖遥,微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更加错愕了,就连肖遥边上的李潇潇,也是一脸的惊讶。

  药灵是什么人?现在他今年和那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称兄道弟?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肖遥似乎没想那么多,他低着脑袋想了想,说:"刚才你说,他还有救,也就是说你的心中已经有了良方,又何必问我呢?"

  药灵心里暗叹对方的心思缜密,不过还是不愿就此了结,追问道:"我确实有了药方,但是我想看看你的实力究竟如何。"

  "有意义吗?"肖遥问道,"我的师傅告诉我,医术是用治病的,不是用来卖弄的。"

  边上的唐医师哼哼唧唧讽刺道:"我看你啊,就是没什么本事,哼,还说的这么堂而皇之,不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治吗?"

  肖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因为这样的人生气,没那么必要。肖遥的心境比不上三位爷爷,但是还不至于被唐医师的几句话就刺激到。

  "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肖遥说道,"我还赶着去买银针。"

  就在肖遥和李潇潇打算抬脚离开的时候,却被药灵从后面叫住了。

  "小兄弟,只要你能开出正确的药方,我就送你一盒能让你满意的银针,如何?"药灵的话,进了肖遥的耳朵里,就好像在肖遥的面前摆下了几米高的钢筋,让他停下了脚步。

  肖遥转过脸,望着药灵,眉头紧皱,很显然,现在的他有些纠结了。

  许久,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要先看看那银针。"

  "好!"药灵点头,转脸对身边的唐医师说道,"去把我自己用的银针拿来。"

  "师傅,万万使不得啊!"唐医师一听这话,立刻就着急了,那盒银针,可是药灵的宝贝,平时他们看一眼,药灵可都是会发火的,今天竟然拿来当赌注,这实在是不值得啊!

  "去拿。"药灵的语气有些平淡,但是却包含着坚定的态度。

  唐医师叹了口气,狠狠地剜了肖遥一眼,很不情愿的离开了。

  很快,唐医师就回来了,在他的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递给他。"药灵说道。

  唐医师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但是却被瞪了一下,赶紧快步走到肖遥跟前,把木匣子递了上去。

  肖遥刚接过木盒,就感觉浑身一震冰凉,好不舒服。

  他心里暗叹,别的不说,就是这个用千年香木打造的盒子,可就是好东西了。

  打开盒子,看了眼上面的银针,他随手拈出一根,手指捏住。

  没一会,银针竟然轻轻地颤动了起来。

  一瞬间,药灵就要发了疯似得,直接挤到了肖遥的面前,双眼死死地盯着那根被肖遥捏住的银针,眼神中写满了惊讶。

  毫不夸张的说,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在了地上。

  "这……这是以气渡针?!"这一句话,药灵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此时的他到底惊讶到了什么程度。

  肖遥放回银针看了眼药灵,也是满脸的惊讶:"你这是极燥之地找寻的热铁所打造的烈火针?"

  药灵又是惊讶了起来,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敬佩:"真没想到,你这一眼就能看出来,不错,不错!"不过,他还没忘记刚才那一幕,又激动地问道,"小先生,您刚才用的,可是以气渡针?"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恩,是的,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来,看来你确实有些医术。"

  药灵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不停地擦着脑门上的汗。

  以气渡针,在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见了,即便是被奉为医仙的药灵也做不到,这不单单需要上好的银针,还需要持针者强后的内力以及对银针的了解程度。

  这三者,缺一不可!

  "上次,我看到以气渡针,还是在十年前了。"药灵说道,"从此之后,再无他人。"

  肖遥只是点头微笑,说道:"药灵前辈,您先前说的话,可算数?"

  对方拿出了烈火针,肖遥也对对方看重了几分。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针是难寻的银针。

  第一种,是在极寒之地找到的冰金属,所打造出的寒冰针,而第二种,则就是在极燥之地找到的热铁所打造的烈火针了。极寒之地,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寒冷,零下几十度的地方,而极燥之地,则在活火山附近。

  这两种银针都很是难寻。在这两种银针之上,便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神针了,比如唐代药王孙思邈的七转神针。

  神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能得到烈火针,肖遥就深感激动了。

  "这烈火针,已经是你的了,不管你能不能开出药方!"药灵说道。

  "师傅,凭什么啊?"唐医师第一个发起了牢骚,这一次不单单是他一个人,剩下的弟子,也都是一脸的不服气,那可是药灵的宝贝,凭什么就这么白白送给旁人呢?

  对方就只是拿着针抖了几下好不好!你把针给我,我抖给你看!

  "都给我闭嘴!"药灵简直都快被气疯了,懂得施展以气渡针,无一不是医术高手,那可都是即便是药灵都拍马莫及的存在,用一盒银针和这样的人搞好关系,难道还有错?

  可惜的是,自己的这群弟子一点都不开眼啊!

  肖遥也知道,自己就这么拿走烈火针不合适,稍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药灵前辈,你先说说你的药方吧。"

  "好吧!"药灵叹了口气,知道原本想要得肖遥的人情的计划已经被自己的弟子给破坏了,只能开口说道,"天际草,枸杞子,当归,黄苓……"

  药灵一连说了十几种药材,又说了煎药的方法和服药的时间,才松了口气,转而一脸恭敬的望着肖遥:"不知道小先生有没有什么良方呢?"

  "叫我肖遥就好了。"被别人称作小先生,让肖遥有种怪怪的感觉,他走到了张达的跟前,接着,猛然伸出拳头,重重地打在了张达的腹部,张达腹部受痛,就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一样弓起了身体。

  肖遥的举动,也让周围的围观者瞠目结舌。

  这个家伙,是疯了吗?

  李潇潇也是一脸的错愕,她觉得,这个肖遥好像总是喜欢做别人意料不到的事情。

  "师傅,这个王八蛋在干嘛?当众打人?"唐医师目瞪口呆。

  "闭嘴!"药灵瞪了唐医师一眼,接着一脸认真地看着肖遥,眉头紧锁,开始深思。

  肖遥这一拳下去之后,他又抓住了长大的两根手臂,拇指高跷,又重重地落下,顶在手肘。

  接着,他的手往上摸了一寸,拇指食指继续揉捏,片刻,他又把手落在了张达的脖子上。

  "这个家伙,是在用推拿?"唐医师瞪大了眼睛,"他是不是傻了啊?连师父您都要开复杂的药方医治的龙眠症,这个家伙竟然选择用最无脑的推拿?"

  "你在说话,老子把你踢出去!"药灵怒吼了一声,又往前走了一步,仔细地观察着肖遥的手法。

  这用推拿,真的可以治好吗?药灵的心里也多了无数个问号。

  许久,肖遥松开了张达,他这前脚刚松开,张达就弯着腰呕吐了起来,吐到最后,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好了。"肖遥说。

  他这一句话,才把周围看热闹的人惊醒了过来。

  "我靠!这小子有毛病吧?这叫打人治疗法?"

  "是啊!哎,还是医仙靠谱啊,这家伙是不是精神病?对了,精神病院电话号码多少?"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药灵看了眼肖遥,快步走到了张达的跟前,伸出手,一把拽住对方的手腕,仔细的号着脉。

  "嘿嘿,等下师傅就会发现,你就是个骗子,然后让我们把你打死了。"唐医师冲着肖遥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

  等了片刻,药灵松开张达的手腕,望向了肖遥。

  "师傅,赶紧说吧,这家伙就是个骗子吧?呸,这么复杂的病,竟然用推拿,你说他是不是脑子坏了啊?"唐医师那一脸肥肉因为笑的夸张拼命地颤动着。

  这次,连药灵都没有理他了,甚至连一句训斥的话都没有。

  他快步走到了肖遥的跟前,当着所有人的面,跪了下来。

  "师傅,请收下药灵做弟子!"药灵大神说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都市易传录》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95.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