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女神佳期》李文叶听雨刘佳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女神佳期》李文叶听雨刘佳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美女老板

  古都秦城,作为华夏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国际一线商业大城市,此时人潮涌动。

  李文如同嚼蜡似的吃着四块钱一个的鸡蛋饼,坐在车水马龙的路边,看着马路对面那排高档餐馆里的一个个满面春风的食客,李文渐渐的目光呆滞,陷入了沉思。

  眼看就要入冬了,再找不到工作该怎么办?这段时间,简历倒是投出去几十份,却都因为自己是刚毕业的没什么实践经验,没一家有回音。

  "看来只好先去对面那家饭店做服务员了,至少吃住有了保障……"要不是毕业时发生了那件事,谁想一大学毕业就沦落去做服务员呢?李文叹了口气,吃完最后一口饼,起身拍拍屁股,走向斑马线,准备过马路。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李文眉头微皱,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接通了电话。

  "你好……"

  "我不好。"对方话还没说完,李文就有气无力的自嘲道:"要是你们是什么贷款公司或者房产公司啊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

  "呵呵,听起来很沮丧的样子呢。"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听着这声音,李文仿佛看到了一个美女在甜甜笑着跟自己打电话,只听对方继续道。"我们这边是听雨楼,早上刚看到你从邮箱发来的求职信息,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到店里聊聊?"

  "听雨楼?"这两天投的简历实在太多了,李文皱着眉头想了几秒,一拍大腿,欣喜道。"我想起来了!古玩城里的听雨楼是吗?"

  "是的。"

  "谢谢谢谢!我马上过去面试!"李文在秦城读了四年大学,对这个城市的交通路线还算熟悉,挂断电话后,跑到不远处的公交站台,运气极好地挤上了一辆开往古玩城的公交车。

  古玩城占地面积极广,不但是秦城著名的文化中心,甚至在整个华夏国的古玩圈子都有着非凡的地位。无数人靠古玩行当发家致富,也有无数人散尽家产,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古玩城的经营规模可大可小,小到一张布料往地上一摆,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往上一摆,就可以开始生意。

  而那些生意做得较有规模的则租着店铺,经营更为高档的宝贝。古玩城里的店铺有数百家之多,听雨楼便是其中排得上前五有名的老店铺。

  李文从手机屏幕上收回目光,刚才上网浏览了一番古玩城的资料,让他心里多少有了个底,这时公交到了古玩城,他迅速下了车,朝着听雨楼的地址快步走去。

  "233,234……"当李文沿着门牌号数到234号的时候,抬头一看,只见这家古玩店铺门上挂着一张古香古色的匾额,上书‘听雨楼’三个行楷大字,看起来价值不菲。

  "就是这家了!祝自己好运!"李文嘀咕着,理了理自己的衬衣故作平静,走进了店铺。

  "这位……买点什么?"刚踏进店铺,一个猪鼻孔的中年人站了起来,热情的迎了过来。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哦……去楼上。"猪鼻孔一听,态度瞬间冷了下来,丢下一句话后就不再看他。

  这猪鼻孔什么态度啊?李文腹诽着,一边打量着店铺里琳琅满目的各式古玩,轻脚走上了二楼。

  听雨楼的建筑大部分采用了昂贵的原木色木材,二楼更是典雅精致,给人的感觉不像店铺,反而像是走进了高档茶楼会所。

  在下一步即将踏上二楼地板的时候,李文突然停驻不前,觉得难以撼动步伐。一个丰硕的臀部翘挺挺地翘在对面,在灰色制服紧紧的包裹勾勒下,诱人之极。

  她的主人正跪趴在干净的地板上,从柜子底下往外掏着什么东西,时不时地晃动几下身体,对身后的李文浑然不觉,这举动在李文眼里,仿佛就像在对自己招手……

  "咕噜……"李文渐渐感到身体一阵燥热不安,盯着那具妖娆性感的身影,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踏上二楼的地板。

  "你是?"李文还没开口呢,对方先发现了有人上来,有些慌乱的站了起来打量着他。

  女孩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高挑,乌黑的头发挽在头顶,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大眼睛正在眨巴眨巴的打量李文。

  一身质地良好的职业套装穿在身上,给人一股简洁干练又极具某种诱惑的魅力,乍一看之下,让人感到一股冲劲儿,渐渐的,李文就觉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倾国倾城了!

  这种绝色美女谁不想亲近啊?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定要谋到这份工作!

  这个念头在李文心头瞬间闪过,他有些手足无措地脸红道:"老板,你,你好……我是来应聘的,刚才你打电话的那个。"

  "哦,是你呀!来得挺快的。"女孩伸出白皙的小手,笑面如花道。"我叫叶听雨,看你简历比我小了两三岁呢,你叫我听雨姐或者叶小姐都行。"

  "我叫李文。"李文伸手跟她握了握,顿时感到一阵温润,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别愣着了,随便坐。"招呼李文坐下后,叶听雨又走到饮水机边上接了杯水递上来。

  对方一点也没有老板的架子,反而平易近人,这让李文感觉自己受到了尊重,不由得也开始尊重起对方来,抛开了脑海里的那些龌蹉心思,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毕业证。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开始谈工作的事情,工作内容是在店里给楼下那个猪鼻孔鉴定师做学徒,月薪定在每月三千,试用期一个月。

  李文对这个待遇很是满意,最主要的是,从叶听雨嘴里得知,她几乎每天都会在店里坐镇,这就意味着自己每天都能看到对方!

  敲定好后,时间尚早,李文就从中午正式开始上班了!

  "先去把地板拖一遍,然后用这个布擦拭那些有灰尘的物品,小心点,打碎了你赔不起的!"猪鼻孔姓高,叫高正,得知叶听雨聘用了李文后,丢给他几张细致抹布,自己又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去了。

  开始不教自己东西让自己打杂就算了,可这猪鼻孔好像对自己很有成见啊?难道是因为长得丑心里不平衡吗?

  一定是这样!李文一边自我安慰着,开始认真拖地,然后又挨个仔细给各种古玩玉器擦拭灰尘,同时也在惦记着叶听雨这个美女老板在楼上干嘛。

  就在李文擦了一半,垫脚伸手去取陈列架顶上那个花瓶的时候,刚刚触手,花瓶竟然散架着朝他的头顶砸了下来!

  "卧槽……"来不及闪躲的李文被砸得眼冒金星,头部跟手指鲜血直流,‘蓬’地一声晕倒在地。第2章:因祸得福

  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医药味,李文悠悠转醒,用了片刻才适应洒在病房里的光线。接下来,他逐渐想起自己才上班没多久就被掉下来的古董花瓶砸中了脑袋。

  是美女老板把自己送进医院的吗?自己昏睡了多久?

  一系列疑问充斥在脑海,李文感到自己的头部跟手指已经不怎么疼痛了,一扭头见自己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他打开一看,还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吱呀。"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打开,一身职业制服的叶听雨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几瓶营养饮品。

  "李文醒了?"叶听雨走到床头,弯着腰打量他的头部,微笑道。"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去给你叫医生?"

  "不用不用!"李文一听,连忙坐了起来,罢手道。"叶老板,我感觉不那么痛了,不用叫医生,医生最坑钱了,动不动就吓唬人……我,关于那个花瓶的事,我想解释一下!"

  "我听高师傅的吩咐做卫生,那个花瓶我刚碰到,瞬间就碎了,不是砸到我头上才碎的……"这个解释本来就无比的苍白无力,高正是听雨楼的鉴定师,自己只是一个刚上班几个小时的杂役,叶听雨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解释了,这么想着,李文低着头,声音越来越细,只能祈祷那个花瓶不是什么贵重古玩。

  随着自己的回忆,李文很肯定的确认,自己压根就没碰倒花瓶,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花瓶原本就是被人不小心弄碎了的,然后找机会嫁祸于别人,而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家伙!

  "高正!"李文咬牙切齿的想起了听雨楼里那个猪鼻孔的鉴定师。

  "情况我都了解过了,那只花瓶的价格是六十万,而且已经定了买家的,这时候在你手里碎了,我给你折算成五十万,我知道你刚出社会没那么多经济实力偿还,但你可以继续在我们店里工作还债呀……你觉得呢?"

  "我我……我怀疑是高师傅不小心打碎了黏住后,放在那里的!"李文一听那个花瓶价值几十万,瞬间只觉得晴天霹雳,冷汗直冒,结巴地解释起来。

  叶听雨看着李文一副将信将疑的神情,点点头笑道。"你也知道,我的家业说大不大,但是也不小,不会付不起一个员工的工资而使这些小手段的,况且,破碎的花瓶你也可以去找人鉴定。"

  "每个月你可以预支一半的工资,剩下的就当还债好了。"叶听雨继续笑道。"什么时候还完,你就什么时候自由,当然,如果你不想在店里工作了,我们立个字据之后,你也可以去其他地方工作,每个月按时还款就行,要不你先休息,然后想想?"

  "我已经想好了!"李文的心理素质极好,很快就从震撼中回过神,强忍住问候高正十八代祖宗的冲动,一咬牙,说道。"叶老板,我知道你已经很为我着想了,我愿意一直留在店里工作还债!还有,多谢你的关照!"

  "不用客气,你先好好休息,什么时候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你再出院,然后回店里工作。"叶听雨说道。"医药费我已经付了的,你安心养伤吧,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说着,叶听雨赶着急事离开了病房。

  "操!"李文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一直休息到傍晚,李文发现自己的脑袋跟手指竟然都没有了痛感,于是小心翼翼的拆开纱布,惊奇的发现伤口已经结痂。

  "恢复速度这么快?"李文嘀咕着,办理了出院手续,挤上公交车回到自己的租房。

  李文租房的地区是秦城唯一一个还没规划的区域,这里各种新老式房屋掺杂,由于管理不那么完善,常年鱼龙混杂,各种行当的人都有。

  刚到租房门口,就看到一个开着老款桑塔纳,穿着廉价西装的中年人在跟房东母女说着什么。

  看到桑塔纳车上贴着的收废品广告标语,李文就疑惑起来,有开着轿车收破烂的吗?从这男的穿着来看,倒像是来城中村淘宝贝的古董贩子。

  "哟,小文回来啦?"女房东王敏跟李文打了个招呼,扭头继续指着收破烂的中年男子手里的小香炉,说道。"赶紧的,到底要不要,要就给个价,磨磨蹭蹭的像个娘们!"

  中年人看了一眼李文,一脸为难地对王敏说道:"姐,这香炉真不值钱,也就五六百块钱,你家里还有其他值钱东西吗?"

  "啥?五六百你就想买走我祖上五代人传下来的宝贝?"王敏把香炉拿回了,不悦道。"不卖!太少了!"

  "那你要多少啊?"中年人问道。

  趁着两人讨价还价的空档,出于好奇,李文从王敏手里拿过香炉,打算仔细看看这个玲珑小巧做工精致的玩意。

  "嗯?这香炉怎么痒痒的?还是自己手痒?"刚拿到手,李文就觉得自己双手手掌突然一阵发热,伴随着的是一阵奇痒,就跟蚂蚁钻到手掌里去似的,想挠也没地可挠。

  好在发热跟发痒的程度不算严重,还处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叮!"就在李文准备还给房东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三脚紫铜香炉,距今四百一十年,真品,鉴定完毕!"

  "什么声音?"李文瞬间懵逼了,抬头看向房东跟收古玩的中年人,见两人还在讨价还价,显然自己听到的声音不是他们发出的。

  "叮!三脚紫铜香炉,距今四百一十年,真品,鉴定完毕!"

  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竟然是在自己脑海里响起的,这回李文彻底傻眼了。

  难道自己因祸得福,身体发生了异变吗?据科学家说,人体内的潜能只开发了极小的一部分,说也不知道剩下未开发的那部分是什么样,李文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那行,一万就一万!"就在此时,房东的大嗓门把愣愣出神的李文拉回了现实。"不过你可得给现金,少一分我可不卖。"

  "成,保证一分不少!"中年人乐得合不拢嘴,伸手就开始掏钱。

  "王婶!"李文回过神来,把香炉往王敏的手里一塞,激动的说道。"这香炉确实是你祖上五代人传下来的,到今天都四百多年了,怎么也得值个几十万,别被人坑了!"第3章:来了一单买卖

  "小伙子,你懂不懂古董啊你?你懂不懂规矩啊你,想破坏我周子强的生意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正在掏钱的中年人一愣,神色不善的说道。"姐,你别信他的,一个黄毛小儿能懂什么,你说是吧?"

  "小文,你说的是真的?真值几十万?"王敏没理周子强,抱紧了香炉,看着李文,将信将疑道。

  "你可别忘了,我的专业是考古!信不信随你吧!"李文说罢,转身走进院子。

  "不卖了!你个坑爹的!"王敏索性一拍大腿,狠狠瞪了一眼周子强,也转身往院子里走去。

  "哎哎,姐,生意是可以谈的嘛!我再加一千怎么样?三千!五千,五千怎么样?"

  "两万!"周子强一跺脚,说道。

  "滚犊子,别在我家门口囔囔,老娘不卖了!"险些被人坑了的王敏没好气的准备开启骂街模式,气的周子强一边往回走,一边恶声恶语的大声咒骂李文。

  然而李文对这些已经毫不在意,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锁好门,难掩兴奋,摩拳擦掌的开始寻找某样东西来验证自己似乎发生变异的身体。

  选了片刻,李文最终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机上。他迫不及待的把手机拿在手上,回忆刚才的情景,心想着手里的这东西是什么。

  让他郁闷的是,过了半天,脑海里竟然没有半点回音!

  "莫非鉴定不了手机?"李文焦急不已,目光又落在了打火机上,旋即连忙跑去拿起来试验,结果依然没有回音!

  "问题出在哪里呢?"李文点燃一支烟,一脸颓废地坐在凳子上。"莫非是自己刚才产生了幻觉吗?"

  "香炉……古董古玩……对了!玉坠!"就在李文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自己脑袋被那花瓶砸出了毛病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在抽屉里拿出一块几年前买的玉坠观音。

  "叮!角料观音玉坠,距今六年,超级残次品,鉴定完毕。"由于李文想知道的意念太过强烈,玉坠刚拿到手上,脑海里就再次响起了鉴定声音!

  李文保持跪地的姿势,听着脑海里的声音放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动听的声响,良久,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哈哈哈……发达了!发达了!"李文先是沉默了很长时间,臆想了很久,然后才突然发神经似的大笑出声。"哈哈哈……蓬!"

  笑声戛然而止,由于首次使用异能过度,精神力也透支过度,李文突地一头累晕了过去。

  房东家院子里喂了几只公鸡,每天早上五点多钟准时打鸣,李文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活动了一下四肢,回想起昨晚发生点点滴滴,连忙找来玉坠,当脑海里再次听到清脆的鉴定声后,瞬间感到精神百倍。

  下了面条饱餐一顿,李文悠哉悠哉的朝公交站台走去,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仿佛看谁都觉得顺眼。

  八点半,到了听雨楼,看到鉴定师高正坐在那里泡茶喝,他装作没事人似的打了招呼,自觉的开始打扫卫生,开始一天的工作。

  有了前车之鉴,李文擦拭古玩的时候都要先观察片刻,确认是好的之后才开始动手,看到实在感兴趣的物品时,才会启动自己的异能去鉴定一下,倒也自得其乐。

  时间一晃到了下午时分,今天就做了几单买卖,每次李文站在边上观摩的时候,都被高正借故支开。

  "李文,看一下店铺,别被人顺手牵羊了,我去一趟厕所。"又完成一单小生意后,高正丢下一句话便走进后院厕所。

  "老狐狸,总有你落到我李文手里的时候!"李文懒得应答,索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休息。

  "老板,生意来咯!"李文刚坐下,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手里提着黑色皮包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进来。

  李文一看,这人好像在哪见过?疑惑归疑惑,管事的不在,他只能硬着头皮硬上,起身招呼道:"我可不是老板,不过您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先拿出来看看,我管事的出去片刻就回来了。"

  "哈哈,小哥谦虚了!"中年人倒也爽快,打开黑色皮包,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翠绿色的鼻烟壶递了过来,说道。"你给看看,值多少钱?"

  "叮!"李文接过来,心里刚想这东西是真是假,随着意念一动,双手手指开始明显地发热,伴着一股奇妙的痒感,脑海里下一秒就响起了清脆的鉴定声音。"高级角料鼻烟壶,距今二十年,高仿品,鉴定完毕!"

  李文一听,神色不变地看了中年人,笑道:"这位老板……"

  "老板?老什么板?"话还没说完,高正出了厕所走进店铺,一见李文竟然敢冒充管事的招呼客人,顿时就来气了,毫不留情面的呵斥道。"你才学多久啊就敢做买卖?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那什么……把厕所的卫生弄一下!"

  "这位老板,新来的学徒不懂事,让您见笑了。"高正坐到中年人的对面,笑呵呵的发了一支中华,问道。"我是听雨楼的高正,怎么称呼您啊?"

  "早就听说高师傅的大名了!"中年人客气一笑,说道。"我姓周,叫周子强,今天来呢,想出手这件鼻烟壶……"

  说话的时候,周子强把鼻烟壶递到了高正面前。

  "周子强?"正在往厕所走去的李文一回头,这家伙不正是昨天差点坑了房东,被自己揭穿后气不过,诅咒自己的那个老王八蛋吗?

  眼珠一转,李文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假装打扫卫生,片刻后,高正似乎做不了主,打了个电话,老板叶听雨从二楼款款走了下来。

  见李文看着她,她笑着点点头打招呼,随后走到周子强对面,客套一番后,拿起鼻烟壶开始打量,片刻后,她开口问道:"不知道周先生想要什么价钱呢?"

  "三百万!"周子强伸出三根手指,目光在叶听雨鼓鼓的胸前飘过,眼里的贪婪一闪而逝。

  站在不远处的李文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没人发现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第4章:周骗子

  听到对方的报价后,叶听雨点点头,望向高正,询问他的意思。

  高正自信满满的点头,表示这个生意可以做。

  "周先生……三百万就不合适了,再少点?"叶听雨一脸笑眯眯的,看起来非常老练,跟她二十五六的年纪很不相符。

  看得一边的高正很是郁闷,听她的语气似乎是不想入手?这不是不信任自己吗?

  "哈哈,早就听说叶老板年纪轻轻,却是个经商天才,做起生意来我们这些大男人都不是对手!"周子强故作思量片刻,笑道。"既然叶老板都这么说了,那就再少十万,两百九十万卖给你了!就当交个朋友!"

  叶听雨摇摇头,实际上她虽然从小接触古玩行当,也有着深厚的功底,但是却对这个鼻烟壶没太大把握能稳赚不赔,于是淡淡道:"周先生,我的意思是……"

  说道这里,叶听雨顿了顿,似乎在想着用什么语气婉拒对方,自己不想收这个东西。

  "哎呀,这东西你说卖多少来着?"就在这时,李文走到茶几边上,一把抄起那个晶莹剔透的鼻烟壶,笑道。"两百九十万?你这东西值这么多吗?"

  "把鼻烟壶放下,摔坏了你赔得起吗?"高正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呵斥道。"不知轻重的东西,你以为这是普通玩具啊?快放下!"

  叶听雨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并未阻止,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哟,高师傅,听你的意思,这东西还真值几百万了?"李文冷笑道。

  "对,不然呢?!要是不值,我高正就给你磕头认错!"高正仿佛被挑衅了权威的老虎,双眼一瞪,嘲讽道。"要是价值这么多,你就卷铺盖走人吧!我想,开除一个杂工的权利,叶老板还是会给我的!真是个没轻没重的东西!"

  "好,你说的!"李文打了一个响指,转过身,目光炯炯的盯着周子强,冷笑道。"周先生,怎么哪里都有你的身影啊?你不会把秦城的每个人都坑了一遍吧?"

  一听这话,不仅周子强都愣住了,叶听雨跟高正都是一脸疑惑。

  "你是……"周子强一时竟然想不起李文。

  "我是你李大爷,昨天你想用一万块钱坑我们房东那个四百多年的紫铜香炉被我揭穿……"

  "是你!"周子强突然瞳孔猛缩。"你个小王八蛋,昨天坏我周子强生意!今天……"

  "今天怎么样?又坏你生意是不是?"李文冷笑一声,说道。"高级角料鼻烟壶,距今二十年,高仿品而已,周骗子,你竟然想坑我老板三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呢!"

  "你……放你狗屁!"周子强被揭穿,吓得浑身哆嗦。

  "哼,你以为你是谁?"高正实在看不下去了,冷笑道。"我高正从来就没有看走眼的物件,这就是清朝的好东西,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说的鬼话?"

  "怎么,你们都羞恼成怒了?"李文眼珠子一转,盯着高正冷笑道。"高师傅,你不会跟这周骗子是一伙的,来坑老板的钱的吧?"

  "你……"高正气得恨不得撕烂李文的臭嘴,对叶听雨说道。"老板,你看看,你看看这种人,还有必要留在咱们听雨楼工作吗?我看不如……"

  "好了!都别争执了。"叶听雨站起身来,叹了口气,借坡下驴,淡淡道。"被你们这么一吵,也没心情做这单生意了,周先生去其他家看看吧。"

  说罢,叶听雨不再理会几人,自顾自走上了自己的专属工作场地听雨楼二楼。

  周子强出门的时候,眼神恶毒的看了李文几眼。

  李文对此毫不在意,他在心里一直认定,那个摔碎的花瓶是高正栽赃嫁祸给自己的。

  而每单生意,鉴定师都是有提成的,单子越大,提成越多,只要能搅黄高正的好事,他都很乐意去做。

  终于整到高正吃瘪,李文很是快意,也懒得计较跟他的赌约了,哼着小曲打扫卫生,手机突然提示来了短信,他打开一看,竟然是老板叶听雨发来的,尽管短信内容就简短的‘谢谢’两个字,但在他看来,是自己与女神拉近关系的第一步。

  一晃到了下班时间,因为是深秋时节,所以尽管才六点钟,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灰蒙蒙的一片,不一会就下起了毛毛细雨,李文收拾完毕,抄近路从偏僻的小巷子快步朝古玩城大门外的公交站台走去。

  走着走着,李文隐隐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回头一看,四个一看就知道是街头混混的青年神色不善地跟了上来。

  "靠!"来不及多想,李文准备撒开脚丫子就跑,刚转身,又发现对面四米开外也堵着四个青年,甚至有两人手里还提着沉沉的棒球棍,一副早有预谋的模样。

  "你们想干什么?我刚上班没钱,你们要打劫就去找有钱的!"李文从未遇到这种情况,心跳开始加速的同时,弓着身子开始寻找可能逃跑的地方。

  "知道你没钱。"为首的混混头子二十多岁,染着一头黄毛,轻蔑的看着李文,用力嚼着口香糖,说道。"你们谁上啊?"

  "三哥,我来!"一个提着棒球棍的混混冲了上来。

  "拼了!"李文眼见没法逃跑,只能跟对方血拼,这时见对方只上来一人,而且手里还拿着武器,只要奋力抢了棒球棍,那么,凭借一股狠劲,也许自己今天不至于太惨!

  这么一想,李文不退反进,低吼一声朝着那名混混冲了上来。

  "蓬!"

  一道残影一闪,众混混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耳边便传来一声厚实的闷响,那名同伴就被撞飞了出去,不知生死,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众人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咽了口吐沫,感到事情似乎有些棘手。

  "住手!"在此紧要关头,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你们在干什么?再不离开我报警了!李文,你怎么样?他们是谁?"

  在场的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素色束腰长裙的年轻女孩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手机,警惕的盯着这边,俏丽绝美的脸上愤怒胜过惊惧。

  "叶姐快跑!"李文看清楚来人是叶听雨后,着急大叫道。"你快跑啊别管我!"

  "抓住这扭!"混混头子胡三大手一挥,两个混混张牙舞爪地冲了上去。第5章:背后指使

  在李文的眼里,叶听雨已经成了仙女般的存在,不容任何人染指亵渎的,要亵渎也只能是自己!

  所以,这时候看到两个混混想要去抓叶听雨,他内心的恐惧瞬间转化成了怒火,低吼一声的同时,撒开脚丫子就朝那两个混混冲去,心想着拼死也不能让他们对叶听雨不利!

  两个混混眼看马上就要抓到眼前的大美妞,威胁身后这小子,却突然感到身边一个残影掠过,紧接着感到一只铁拳砸在了自己肚子上,干呕一声,贴着墙壁缓缓倒地不起。

  另一名混混的手掌差一点点就抓到了叶听雨,却诡异的发现自己再也难以前进分毫,而自己今天要堵的家伙,正鬼魅似的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你……"

  "你大爷!"李文怒吼一声,一脚狠狠踹在对方的身上。

  那名混混亦是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这一脚踹飞出去三米远,摔在地上,不知生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剩下的混混们脸上戏谑的笑容甚至还没散去,而叶听雨脸上的惊恐也未曾退去。

  最先撞飞那名混混的时候,李文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机能似乎发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实际上一个眨眼睛冲到叶听雨面前,他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奔跑速度突然就变得这么变态。

  从对方的人被自己瞬间撞飞出去,而自己一点事情都没有,再到一脚踹飞一人,李文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的速度跟力量都发生了异常显著的异变!

  想通此节,再看一干混混,眼神就不那么友善了。

  "你……"混混头子胡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颤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做到自然就做到咯。"李文深知,自己瞬间干翻对方三人,已经给了其他人足够的震撼。"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受谁的指使?"

  实际上李文也只是随口问问,他很确定自己在秦城并没有跟谁有太大的过节,然而胡三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开始怀疑了高正。

  只听胡三威胁道:"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别以为有一股蛮力我们就会放过你!如果你肯自断一只手,我们就放过你!"

  "我靠,你说什么?"李文一听就更来愤怒了,盯着剩下的混混寒声道。"我要你自断一手,就放过你们,你又愿意吗?"

  "三哥,要不咱们今天先撤吧……"一名手下看着自己同伴的下场,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退你妹啊!"胡三从腰间取下一根黑色收缩棍,冷笑道。"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五个一起上还弄不了他?谁怕死的回去老子帮规伺候!"

  说着,胡三一马当先,勇猛的冲了上来。

  "弄他!"

  "操,敢踹飞我表弟!"

  "一起上!"

  四五个混混摸出各式各样的‘武器’叫嚷着冲了上来,还颇有几分气势汹汹,要是换做几分钟之前的李文,没准还真的被吓得尿裤子,但自从发现了自己身体机能的异变之后,他整个人明显变得镇定了很多。

  "啊!李文小心!"人群外围的叶听雨见形势越来越恶劣,尖叫一声的同时还不忘提醒李文,吓得她赶紧朝巷子外面跑去试图搬救兵。

  李文见叶听雨朝外跑去后,心里的顾虑瞬间消失不见,这时,胡三最先从到跟前,铁质收缩棍狠狠砸中了李文的手臂上,然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个三岁小孩轻轻打了一下似的,竟然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哈哈哈……"李文瞬间信心爆棚,忍不住狂笑出声,闪电般伸出两只手掌扣住胡三的手腕,抡起对方转了半圈一松手,正好砸在三名混混的身上,几人顿时被砸得人仰马翻,惨叫不绝,各种武器掉落在地,发出乒乓的响声。

  身后两人硬生生停下了偷袭的脚步,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恐惧,两人默不作声的撒开脚丫子开始逃命。

  "想跑?"李文眼疾脚更快,瞬间就追上去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一拳一脚就把对方撂倒在地,做完这一切,他心满意足的拍拍手,走到胡三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得意的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三。"

  "很好。"李文满意的点头,继续问道。"请你们来找我麻烦的人叫什么名字?"

  "李文!李文你没事吧?"一个声音突兀地打断李文的问话,去而复返的叶听雨迅速跑进了巷子,一见地上的情形,先是愣了一秒,随即说道。"你没事吧?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到!"

  "叶姐,谢谢你,我没事!"李文笑了一下,扭头对胡三问道。"说,到底是谁请你们来的,不说我就敲断你的双手!"

  "哈哈……那你来敲断啊!"躺在半死不活的胡三一听警察马上就到,轻描淡写的冷笑道。"警察马上就来了,敲断我的手你就等着坐牢吧。"

  "威胁我是吧?"李文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一根棒球棍,凭着变异后的身体力量,‘啪’的一声扳断,在场的人,包括叶听雨,无一不用惊诧震撼的目光盯着他。

  "说不说?"李文故作恶狠狠地威胁道。"不说我真把你的骨头扳断了!"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对方。

  "等等……我说,我说!"胡三看了路口一眼,估计自己是拖不到警察了,于是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咽了咽口水,说道。"是高正,听雨楼的高正出钱请我们来的……"

  "什么!"叶听雨一听,脸色瞬间变得难堪不已,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么看重的下属,竟然会做这种丧失良心的事情。

  "果然不出所料!"李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在这时,两辆警察在路边停下,一群警察冲进了巷子里,把所有人都带回了警局。

  叶听雨在古玩城颇有名望,再加上胡三一伙人又是派出所的常客,所以,事情很快就调查清楚。

  李文跟叶听雨走出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毛毛雨下得更甚,空气有些微凉,看着似乎有些冷得发抖的叶听雨,李文想了想,一咬牙,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双肩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女神佳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9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