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岐黄仁心隐于世》叶晨苏静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岐黄仁心隐于世》叶晨苏静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落寞的中医

  浙海第一人民医院

  "查不出来么?我要病因,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查不出来?"徐院长在办公室里咆哮着。

  "所有的医疗设备上都查不出病因。"一个中年医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废物,你们全都是废物,院里拿出那么多的钱,买最先进的仪器,怎么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一群饭桶。"徐院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破口大骂。

  "要不……让中医那边看看,也许能看出什么…"中年医生委屈的说道

  只因医院里来了一个特殊的病人,徐院长不敢怠慢,想到老人的身份他就更加恐慌,苏氏集团,浙海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得病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的创始人苏老,人家现在昏迷不醒,就躺在自己管辖的医院。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如果苏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的位置肯定玩完,就连医院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叶教授,叶教授在哪?马上让他去看看苏老"徐院长大声吼道。

  "爸,你说医院这么着急找你,是不是遇到特别棘手的事情了?"叶晨坐在自行车后座问道

  叶崇志,也就是叶晨的父亲,此时他右眼皮猛地跳了两下,心中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也许吧"

  叶家父子二人来到医院,徐院长感觉内心豁然开朗,急忙上前说道:"叶教授,等你一会了,走,咱们去看看苏老的病。"

  几个人没做耽搁,风风火火的来到重症监护室

  此时监护室门口站了一大堆苏家的人,徐院长压力倍增。

  刚准备踏入病房,就听见一道尖锐的声音"徐院长,你们医院的医生就这种水平吗?检查了大半天连个病因都检查不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指着徐院长说道

  徐院长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对付,硬着头皮说道:"苏小姐,您先消消火,这位是叶崇志,我们医院里最好的中医教授,只要他出手,一定会找出病因。"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叶崇志身上。

  叶晨闻言,心中划过一道鄙视,徐院长,您还能再无耻一点么?为了你的那个地位,你也算是拼了。

  "中医?你跟我说中医?那么多仪器,那么多西医都检查不出来的病情,你说让中医查出病因?徐院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好糊弄?"苏姓女人几乎咆哮的说出这番话。

  叶崇志也没想到自己的到来,能让对方如此反感:"这位女士,中医和西医不同,你要相信老祖宗给我们流传下来的医术。"

  "现在还有人看中医么?收起你那郎中的模样,实话告诉你,我不信中医能治病"苏姓女人不留一点情面的说道

  "泼妇"

  听着这些难听的话,叶晨脸色越来越难看,从人群里走了过去,冷眼看着苏姓女人:"你说的中医没用?"

  苏姓女人见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质问自己,冷哼一声"你是干什么的?轮得着你指手画脚?"

  叶崇志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冷冷的说道:"即便你不相信中医,也应该照顾病人的状况,何况,就算我看不出什么,对病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苏姓女子没做回答,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几个人没在说什么,直接走进重症监护室。

  叶崇志小心翼翼的抓住苏老的手腕,仔细的开始把脉…

  过了五分钟,他才发现,这次的病情确实有些棘手,换了一只手,再次把脉,好一会后,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病因。有些无奈也有些愧疚的抬起头,道:"恕我无能为力,病人的病因我也查不出来。"

  徐院长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的希望也破灭,就连叶教授也束手无策。这可是中医界的泰斗人物,在医学界享有极高的威望。连他都看不好,难道自己终究躲不过这次的坎?

  不单是徐院长,就连一旁的医生也是面色沉重,苏老如果在他们医院出问题,无疑对他们会造成不小的打击。

  "还什么最好的中医,也不过如此,装样子把把脉就说无能为力,无耻"苏醒女子出言嘲讽的说道

  这时候,重症监护室已经被围的里三圈外三圈,很多闻言的病人都来看热闹。

  听到中医给重症病人看病,这不是胡闹么,纷纷议论着:

  "中医能看出什么病,我看徐院长是疯了,相信中医"

  "我跟你们说,现在中医的骗子太多了,我就是喝了两幅中药没有效果,还差点中毒"

  "简直就是胡闹,中医能治病不假,那也要分病情"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无不讽刺中医

  叶晨越听越不是滋味,脸色铁青,想他前世好歹也被人誉为药神,什么没经历过?荣耀、屈辱、高兴、悲痛、他经历的太多了,自从前世觉醒,才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很多医学内容到现在他都不能理解,这个泼妇竟敢说中医无耻,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实在是太可恶了。

  整理一下心情,叶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徐叔叔,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徐院长一愣,看了看叶崇志,一脸的为难:"小叶,算了吧,你爸爸都看不出来,就别为难了"

  一旁几名医生闻言,立即嗤之以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不是看在叶崇志的面子,这里轮得着你小小年纪说话?一个个心中暗绯。

  这一次不但是苏姓女人,连带着所有苏家人,还有围观的都有些愤怒,医院把病人当什么了?随便一个人想试试就可以试么?

  "徐院长,这算你们医院的态度么?随便让一个人都可以给人看病?"苏姓女人几乎是咆哮的说道。

  又是这个女人,叶晨看着苏姓女人那副嘴脸,心中不由火大"怎么?你很想老人治不好是不是?"

  "胡说什么?你是干什么的?"苏姓女人有些紧张的说道

  "我是干什么的重要么?你三番五次阻挠我们治病,有何居心?"

  "你……"

  "我什么我?你那么厉害,要不你来治?"

  "你的意思,这么多人都不能看出来的病,你能看好?"

  叶晨何尝不知道这个苏姓女人就是逼自己出丑?"起码我有把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妙龄女子听到叶晨的话,眼神中闪出涟漪,擦了擦眼泪,走到叶晨身边,声音还有些哽咽的说到:"你是说爷爷的病,你能治?"

  叶晨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打扮,她身穿这剪裁适中的黑色职业套装,妙曼的身材,玉脖上挂着一条钻石项链,吊坠紧贴在胸口……下身笔直而修长的美腿,配合丝袜,显得那么性感,

  尤物…

  这女人绝对是尤物,尤其她现在的脸上还带着那么一丝悲伤。

  叶晨从女子的脸上看出了痛苦、迷茫、还有些愤怒……我见犹怜啊…他坚定的说道:"只要他不死,我都能救活!"

  说着叶晨身上涌出一股无比自信的光彩,让人感到莫名的信服。

  "姓徐的,我警告你,若是你在叫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看病,别怪我不客气,别忘了这家医院有我们苏家的股份!"苏姓女人看着叶晨的模样恨得牙痒痒

  徐院长现在冷汗湿透了汗衫,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是苏老爷子的女儿,苏家二小姐苏冬宣,一个是苏老爷子的孙女,苏静雅,无论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

  苏静雅没有理会自己二姑的咆哮,眼睛紧紧盯着叶晨,"空口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是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大言不惭说会中医……"

  "小小年纪一点不懂谦让,中医那么好学么?"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出风头,什么事干不出来…"

  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嘲讽声音,叶晨感到胸口发闷,心中生出一股怒火,但还是被他压了下去,漆黑的眸子扫视四周,凶狠的目光顿时令众人禁若寒暄。

  "相不相信我没有关系,对于你们这样的人,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出手。"叶晨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冷冷说道的同时,拉着叶崇志的手。

  "爸,咱们走吧既然人家看不起中医,没有必要待下去。"

  听到叶晨要走,徐院长那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一旁的几名医生也是如此,其实他们都认识叶晨,叶教授的儿子,平时经常来医院跟着叶教授学习医术,平时看这孩子挺稳重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抽风了?

  但没人能理解叶晨此时的心情,愤怒,不甘、以及对于世人不理解的浓浓失望感……

  而叶晨跟叶崇志没走两步,他转头看着苏静雅,忽而笑道: "对了,你爷爷的症状已经有九天左右了吧?先心痛,一日而咳,三日胁支痛;五日闭塞不通,昏迷,身痛体重…"

  说完,直接跟父亲一同离开。

  叶晨之所以会在离开前说着一段话,是因为一来他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二来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狠不下心。

  而苏静雅听到叶晨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整个身体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晨的背影……

  叶晨说的竟然都对,而且丝毫不差,但这些事情也只有他自己和爷爷知道,叶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真的能治好爷爷的病?……第二章 我不是医生

  眼看叶晨越走越远,苏静雅内心却十分的纠结,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她犹豫,下定决心:"这位先生,麻烦你给我爷爷看看。"

  这话一出,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突然安静下来,震惊的看着苏静雅。

  "静雅,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苏冬宣没想到苏静雅如此决定,急忙阻止。

  徐院长冷汗都流下来了,暗道:各位姑奶奶,你们要闹去别的医院啊……叶晨是什么水平,他心里最清楚,人命关天岂是说着玩的?

  苏老是他们家最大的靠山,一旦老爷子倒下去,苏家在商界会受到严重的损失,其他家族一定会趁机打压苏家,苏静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决定赌一次。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治好里面的病人?还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救人?"叶晨踱步返回,抢在苏静雅说话之前对着苏冬宣冷冷的说道。

  "你什么态度跟我说话?你以为自己是谁?"苏冬宣并有回答叶晨的问题,反而指责的说道

  "回答问题"叶晨已经临界爆发

  "两个我都不信"苏冬宣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回答。

  她只感觉叶晨身上散发出那种不容反抗的气势,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好"叶晨看着苏静雅问道:"不知道你说了算不算?"

  "我今天就向你们证明,西医能救人,中医一样可以救人,而且比西医更快,中医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叶晨浑身的气势散发出来,一个强者的气势。

  苏静雅被这种气势震撼到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怎么会如此自信,那种气势即便是自己也稍有逊色"你想怎么样?"

  "我只有一个条件"叶晨嘴角微微上扬,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苏静雅眉头微皱"什么条件?"

  "我要她道歉,跟中医道歉,跟我父亲道歉"叶晨一手指着苏冬宣不容他人拒绝的气势顷刻爆发。

  苏冬宣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自己竟然怕了……怕什么?"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你算什么东西?"

  "答不答应随你,我无所谓"叶晨神在在的说道,他虽然有医者的仁慈,但不代表他不记仇,你们三番五次的讽刺中医,讽刺父亲,自己提个条件怎么了?

  "你有病吧?治病还要讲条件?这是医生该说出来的话么?"苏冬宣一脸的嘲讽之色的说道

  "首先声明,我并不是医生,其次,我只想知道你敢不敢答应"叶晨淡淡的说道

  "那你要是不能治好呢?该怎么做?"苏冬宣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说道

  "我下跪道歉"叶晨依旧淡淡的说道,仿佛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一样。

  轰~~~~

  人群里乱声一片,这算什么?这小子太自负了……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道歉,跟中医道歉,跟你父亲道歉,如果你输了,你要跪着从这里走出去,并且道歉"

  苏冬宣仿佛自己赢定了的模样。他不相信这么多医生都查不出来的病因,这个小子能查出来,最重要的是,叶晨说中医能够救治,这就是漏洞。

  达成了协议,叶晨也就不再耽搁

  叶晨和叶崇志以及徐院长三人走进重症监护室。

  苏老的病情在叶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隐疾性心梗。

  "爸,银针…"

  叶崇志急忙从兜里掏出银针递给叶晨。

  打开银针盒,叶晨抽出三根足有六寸的银针,单手一甩,银针扎在苏老的心脏周边。

  真气化为三道,通过银针涌入老人的体内。

  叶晨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心脏梗塞的位置竟然在内壁,难怪连仪器都检查不出来这种症状,如果想要治疗,必须将银针插入心脏才能治疗,这等难度,让叶晨有些为难了。

  叶晨停下手中的银针,开始沉思,若是使用生息针法第二重,也许能够轻松治疗这种情况,无奈自己的功法才第一层,想要使用第二重针法明显是一种冒险行为。

  "拼了,富贵险中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定决心的叶晨,眼神闪现坚定的神采。

  既然打脸,那就挑最快的方法,叶辰从来不是犹豫不决的人。

  此时他又抽出三根银针,刷刷刷,眨眼之间三根银针在苏老心脏周边不同的位置问问扎入。

  重症室外面苏静雅屏住呼吸,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叶晨。

  苏冬宣手心里都是汗"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办法?"此时她已经萌生后悔。

  徐院长额头上冒出冷汗,如果苏老有什么意外,自己现在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他知道叶晨现在是冒险施针,估计会直接晕过去。

  生息针法有一种叫做针阵的功法,叶晨正是使用针阵,他要将苏老的心脏周边的经脉切断,保证心脏是一个独立的病体,这样再加上生息一重针法,可以激活细胞,让血液再生,加上真气的配合,让苏老心脏再生。

  感觉到银针传来的丝丝热量,叶晨知道自己冒险成功了,虽然真气消耗的非常大,但是对身体没有什么损耗。

  数分钟后,叶晨将针阵解除,胜败在此一举,被解放的心脏猛的跳动一下。

  血液仿佛得到了召唤,犹如精灵般欢快的涌入。

  叶晨将最后的一道真气渡入苏老体内,确保心脏能够承受这种跳跃。

  很快,心率仪上,开始了数据更新。

  心率正常…

  血压正常…

  咳……

  苏老此时长咳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这……这怎么可能!"徐院长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以他对叶晨的了解,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医术?整个医院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叶晨只用了六根银针,不但查出来病因,更是连病一起治好了,他不敢相信,两只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地盯着叶晨每一个动作。

  重症室外的人看到苏老动了,"醒了,醒了,真的醒了…"有人惊讶,有人欢呼,场面好不热闹。叶晨给他们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中医、银针,那些被他们鄙视为骗人的把戏,竟然把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治好了,懵了,叶晨用事实证明给他们,中医完全可以颠覆西医的治疗。

  苏静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子冲进监护室,扑在床头"爷爷……"眼中充满了激动。

  "不要动,还有最后一步没做完。"真气严重的损耗,让叶晨脸色苍白,说话也没有了力气。

  还有最后一根银针,叶晨黏着银针,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银针直接树立在那不停地颤抖。

  苏老每一次心跳,银针抖动的速度就越快。

  这下大家都有疑问,这是干什么?

  见差不多了,叶晨嘴角终于挂起了笑容,手指轻轻一弹。

  "噗~"

  银针破体而出,稳稳地落入叶晨的手中。

  一直处于昏迷的苏老,眼皮跳动了几下,紧接着突然坐起来,哇…一口血块喷了出来。

  这一下把苏静雅吓了一跳"爷爷…"大声的喊叫

  "这是他心脏里面的血块,和淤血,已经逼出来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叶晨虚弱的解释着,此时他需要休息。

  与此同时,苏老缓缓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打量四周。

  苏静雅扑在苏老的怀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这么多天,她委屈,隐忍,担心,种种情绪终于得到了发泄,放声大哭。

  门外一大群苏家的人走了进来,跟着的还有很多医生,今天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难道中医真的可以如此神奇?

  带着种种疑惑,很快,苏老被拉去做了检查。

  他们必须要确定苏老是否真的被治好了。

  一大群人,进来的快,走的更快,满满的房间一下子走的空空如也。

  苏冬宣紧紧跟在人群中间,她怎么会知道叶晨能医好父亲。

  突然背后传来叶晨的声音:"唉~~你就这么走了吗?"第三章 想抵赖?

  众人闻言,顺着叶晨的目光看向苏冬宣。

  叶晨的话让苏冬宣眉头一皱:"你还有事?"

  "我记得你我之间还有约定没有完成吧?"叶晨笑道

  这时人群已经将苏冬宣和叶晨之间的位置空了出来。

  苏冬宣心思一转,脸上露出鄙视的笑容:"谁知道你是不是巧合?况且我父亲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天知道你的治疗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道歉了?"叶晨淡淡的说道。

  徐院长此时拽了拽叶晨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算了吧,人家可是咱们医院的股东,还是苏家的二小姐,咱们都得罪不起的……"

  听到徐院长的话,叶晨不由火大:"徐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医院在给人治病的时候,还要询问家人用什么方法治疗?难道中医能把人治疗好了就要承受别人的质疑?若是这样,哪来的公平?若是不公,那些患者的病有谈何公平对待?就因为他是股东,医院就要让她三分?"

  这几句话说得可谓是大义凛然,围观的众人纷纷叫好,尤其是那些家里没有背景的人,他们经常受到医生的冷眼,对待那些不平待遇,也只好忍着不敢说。

  徐院长本是好意,谁料碰到叶晨这种倔脾气,老脸一红退到一边,干脆闭上了嘴巴。

  苏冬宣气的吐血,这小子竟然宁可顶撞徐院长也要跟自己耗着,不由大骂:"你什么态度……"

  "你又是什么态度?这位小医生救了我,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喊什么喊?"苏老此时已经检查完毕,看着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内心激动不已,想他岁数近百岁还能被人调养到这般,心中就已经感激不已,刚刚在检查的时候他就问过苏静雅,自己是怎么醒来的。

  苏静雅如数将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心情大好的苏老本是想第一时间见一见这个小神医

  谁料他刚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和那个小神医对峙着,从表情上,苏老能看出来女儿的强势,这让他的内心极为愤怒。

  徐院长见苏老回来,怕叶晨将事情闹大,急忙走到苏老身边:"苏老,您身体感觉如何?"其实这句话完全就是多余,从苏老的面上就能看出来红润,哪里像刚刚生病的模样。

  "小徐,我身体现在感觉相当不错,这还多亏了这位小神医的救治。"说着,苏老向叶晨走了过去,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还有一张银行卡。"小神医,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站在这里,多亏了你呀。"苏老对叶晨是发至内心的感谢。

  "不必客气,换做任何一个人,我也会出手救治。"叶晨淡淡的说道,至于苏老是什么集团的,还是他有多么高的地位,叶晨并不是很在乎。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小神医不要嫌弃。"苏老诚心的递给叶晨两张卡

  众人看着苏老如此这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老人是谁,那可是苏氏集团的创始人,就连省长来了都不一定给面子,如今却对一个年轻人这般谦卑,尤其那张金卡,那可是金卡。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配有用金卡,而且金卡里面的金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到的。

  徐院长在一旁看着金卡,两眼冒金星,更让他吃惊的是苏老竟然给了叶晨一张私人名片,这意味什么?意味着苏老跟叶晨示好。想到这里,徐院长不免多看了一眼叶晨,暗道:"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自己拼命的巴结苏老,都不被正眼看过一次。,人比人气死人……"

  叶晨看了看苏老手中的名片还有银行卡,并不所动,淡淡了说了句:"东西我不要。"

  当机……

  一瞬间,很多东西掉在了地上,有掉剪子的、有手机……

  "这小子是不是傻掉了?那可是金卡,几辈子都赚不来的金卡"

  "疯了,这小子绝对是疯了…"

  苏老并没有像众人那般吃惊,在他看来,如此年轻人,是金钱如粪土,又拥有如此医术,假以时日,谁敢保证他的前途会走多远?

  "欺人太甚,装什么清高。"苏冬宣在一旁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

  "闭嘴"苏老听到女儿的话,火气蹭的一下窜了出来。

  "华夏文化上下五千年,中医能流传到如今,岂是你们口中的那般不堪?也就是这位小兄弟,如果换做是我,能给我看病?"苏老很生气的说道

  "马上道歉。"

  "爸……他…"苏冬宣什么时候见过父亲如此生气,急忙解释

  见到女儿还在狡辩,苏老气不打一处来,走到苏冬宣身边,一个嘴巴抽了过去。"马上道歉。"

  苏冬宣懵了,她怎么都想不到父亲会打自己"爸,你帮着外人打我?"

  苏冬宣被打,叶晨心里还是很爽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用他的话叫"活该"只是表面没有什么波动

  苏老不容置疑的命令,让苏冬宣不得不低头,只是在她心中已经将叶晨恨上了,咬牙切齿的走到叶崇志的身前:"对不起。"

  "算了,算了,苏小姐也是着急你父亲的病情,这事就过去吧。"叶崇志不想自己的儿子惹人太深,笑呵呵的说道。

  "算你识相。"苏冬宣在叶崇志的话中得到了一点点的满足感,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已经让她颜面扫地,此时她一刻都不想待下去,转身就要走。

  "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个约定吧?向中医道歉。"叶晨似乎不打算就此罢了

  "姓叶的,你不要太过分……"苏冬宣咆哮着。

  叶晨嘴角一挑"愿赌服输,怎么?想抵赖么?"

  "算了,人家都已经道歉了,别太过分…"叶崇志在一旁示意叶晨

  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叶晨也不好太张狂,叹了口气,走到苏老身边"诊金。"

  见苏老真的把金卡和名片递给叶晨,苏冬宣气的都快跳起来,暗道:"真不要脸"

  此时她也不敢说出来,她怕,怕叶晨再让她道歉,转身急忙走掉,她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叶晨。

  事情已经解决,叶晨感到身上那股疲惫越来越重,在父亲的搀扶下走出了病房。

  他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治病收费,骂人道歉,一切在正常不过,却不知道,因为今天的事情,给他的将来造成一次不小的麻烦…

  众人看着叶晨走了,也都失去了看热闹的心情,很快便散开。只是对叶晨的医术,有着莫名的激动,毕竟在场的人都是华夏人,虽然说中医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信心,可谁不想看到华夏的强大?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人用中医的方法治好了一个重症病人,让他们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了改观。

  他们相信,华夏还有很多东西是值得骄傲的。

  另外还有医院的中医科,他们听说了叶晨的壮举,沸腾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充溢着整个科室,每个医生的脸上都挂起了骄傲的表情……

  "爷爷,为什么对那人如此客气?"回到病房后,苏静雅好奇的问道。

  "你说你会不会生病?"苏老没有回答苏静雅。

  "人吃五谷杂粮,当然都会生病。"苏静雅回答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在你的身边,那你生病的时候还会不会很紧张?"

  苏静雅瞬间明白爷爷的意思,"我明白了,爷爷。"

  苏老的话其实很简单,当他看到叶晨的时候,就感觉此人绝非一般人,尤其当自己掏出金卡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叶晨眼神里有任何贪婪的东西,这就说明人家真的看不上自己那点东西。

  至于最后为什么又收下了金卡……苏老也想不明白,可能人家觉得不拿白不拿…

  叶晨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人家都把钱送到手上了,岂有不拿之理?

  苏老看着苏静雅想的有点入神,脸上竟然挂起了红晕,笑道:"静雅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喽。"

  被苏老冷不丁这么一句话,苏静雅俏脸更红…一瞬间,脑海里竟然出现叶晨的模样……第四章 狗眼看人低

  回到家中,叶晨就把自己关进了屋里,他要恢复,自从他前世灵魂苏醒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疲惫,即便真气消耗一空,也没有过现在的感觉。

  生息功法运行了三个周圈,叶晨突然感觉到丹田处有一丝炽热。

  "天火,是天火,它终于也开始苏醒了么?"叶晨兴奋的想到。

  带着兴奋,加足了力气,疯狂的运转功法,如果天火能够苏醒,意味着自己可以炼丹了。

  一周圈过去了……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叶晨有些遗憾的说道

  二周圈过去了……

  "啊…还差一点…"叶晨有些急了

  三周圈过去了……

  "你特么逗我呢??"叶晨有些怒了

  ……

  十五周圈…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叶晨修炼。

  "小叶子,你这电话干脆扔了吧,打这么多遍都不接,你什么意思?"对方抱怨的说道

  叶晨听出对方的抱怨,笑骂一句:"滚蛋,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有事说,没事我挂了。"

  对方明显一愣,紧接着叶晨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咆哮声:"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张脾气了?我好心好意通知你事情,你就这么跟我说话?再说,我也好久没碰男人了,赶紧洗白白滚过来。"说着,啪一声将电话挂掉

  叶晨看着电话露出一脸的无语……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是叶晨大学时最好的一个兄弟,吴涛,平时两个人嘻嘻哈哈惯了,聊天也经常无底线。

  如今大学毕业已经几个月,一群人聚一聚,吴涛当然得拽上叶晨。

  晚间

  叶晨来到了一家名叫世纪海鲜的酒店。

  刚刚走进酒店的大厅,叶晨就被这金碧辉煌的景象闪瞎了眼睛。

  他算的上是土生土长的浙海人,只听别人说过世纪海鲜酒店有多么的豪华,自己却从来没有来过。

  他心道这才是有钱人的生活啊,不过也只是心中稍微感慨一下,很快叶晨就平静下来,修炼以后的他,心态早就变得越来越淡定。

  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细腰翘臀,胸前破涛汹涌的二十三四岁的少女走到叶晨的面前,态度恭敬的说道:"先生,请问您预约的是那个房间?"

  少女一双水润的眼睛,看着叶晨,看得出叶晨身上的衣服和地摊货没有多大区别,都是低档货。

  不过,能在这里上班,岂能只看客人的外表?她很好的掩饰住眼中的异色。

  吴涛之前跟叶晨说过,他们聚会的房间在三楼的VIP

  少女得知房间后,走在前面带路,合身的旗袍,走动时腰肢轻扭,高跟鞋踩着一条线,很有风情。

  让叶晨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走进包厢后。

  很多人已经来了,都是他之前的同学,毕业以后,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一个个像打了鸡血,在那聊个不停。

  吴涛第一个冲过来给了叶晨大大的拥抱,顺势还拍了拍他的屁股:"小叶子,你的屁股越来越有弹性了……"

  对于吴涛的这句话,房间里的人瞬间无语。

  叶晨更是头顶冒出黑线,对着吴涛肋下的穴位狠狠的怼了一下。

  "啊……"吴涛吃痛,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

  "你这是发横财了?"叶晨知道吴涛家里做点小买卖,平时也不缺钱,可是这里的档次又哪里是吴涛能消费起的。

  "怎么?我就不能发财了?"吴涛拍了拍叶晨的肩膀笑道

  "死要面子钱受罪"叶晨听完吴涛的话,指着他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男一女站在包房的门口,旁边还跟了一个经理模样的工作人员。

  叶晨的目光落在女人的身上,女人留着齐耳短发,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生身上,表面看过去,显得有些纯洁的味道。

  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的女朋友,沈萍

  叶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还跟着一个男人一起,心中不由自嘲:原来她早就有了新欢,真为自己的今世感到羞耻,一点眼光都没有。

  之前因为沈萍看不上叶晨的那副穷酸,毅然决然的提出了分手,移情别恋投入富二代的怀抱,这让还没有被前世觉醒的叶晨深受打击,性格也差一点因此颓废。

  眼前的沈萍挎着名牌包,手里摆弄着数千元的某果手机。

  很显然,现在的沈萍已经在新任男朋友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

  跟她一起走进来的男生,大家也都认识,正是他们读大学时,被公认的花心大萝卜唐世杰。

  叶晨没有想到沈萍竟然跟唐世杰走到了一起……

  "叶晨,没想到你也能来这里吃饭?…"沈萍猛然看到包房里的叶晨,心中不免吃了一惊

  叶晨早就不是以前的他了,如今两世的记忆予以一身,加上自己的修炼,这样的人根本不会让他有太大的心情波动。一脸微笑的看着沈萍说道:"跟同学聚餐"

  "穿的这么寒酸,也好意思来…"沈萍非常了解叶晨的家庭,以他那个穷酸样,若不是聚会,真的难以想象能出现在这里。

  叶晨一愣,他没有想到沈萍竟然出言讽刺自己。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还意思来的?有这种闲工夫,不如出去干点零活也不至于像你现在这样。"沈萍似乎说的不过瘾,指着叶晨喋喋不休的说着。

  站在一旁的唐世杰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叶晨"怎么?你们认识?"

  沈萍一脸的不屑,撇嘴说道"前男友"

  "哦,原来是前辈…幸会、幸会…"唐世杰一脸的鄙夷

  "唐世杰,我对你也是久仰大名。"叶晨淡淡的说道

  唐世杰对叶晨知道自己一点都没有疑问,只见他一只手搂着沈萍,鄙夷的说道:"怎么?看你的样子现在混得不怎么样?"说着,他搂着沈萍走到叶晨的身旁,上下打量了一番"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三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嘛?"

  对于唐世杰的举动,叶晨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料你也不知道,男人一生中三件事情最重要,第一,金钱。"

  唐世杰看着叶晨摇了摇头

  "这第一点恐怕你都没有做到。第二,权利,相信你也没有做到。至于这第三嘛……"

  唐世杰故意拉长声音,用力搂着沈萍的腰

  "看来你连女人的需要都满足不了,真是失败。"

  说着,唐世杰温柔的摸了一把沈萍的酥胸说道:"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吃吧?"

  "可是他们在这里呢。"

  沈萍娇羞的样子,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一样。

  唐世杰很满意沈萍的这副模样,转头看着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

  "孙经理,我就在这吃。"

  一直跟着唐世杰的中年男人正是孙经理,听到唐世杰的话,脸上流露一丝尴尬

  "那个…唐少,他们老早就定下这个包房了…你这样…我很难做。"

  "什么?我在这里是白金会员,就连你们老板来了也要给我敬杯酒,你现在跟我说很难做?"唐世杰这话说的十分嚣张,他是来吃饭的,人家也是来吃饭的,而且他们只有两个人,非得要这么大一个包房,这不就是强人所难么。

  孙经理一脸的赔笑

  "唐少,您看这样吧,我给你找一间更好的包房如何?"

  孙经理也不傻,能在世纪海鲜吃饭的非富即贵,包房里除了叶晨穿的有些邋遢,其他那些人在没弄清楚身份前,他也不敢贸然请人离开啊。

  唐世杰指了指自己

  "你是不是当我说话是放屁?我今天就要坐在这里,如果你办不到,我可以跟你们老板反应一下。"

  "别别别,这点小事,不用麻烦我们老板了。"

  孙经理说着,小心翼翼的走进包厢,看着吴涛

  "小兄弟,你看,要不咱们换个包厢?今天的消费打个对折怎么样?"

  吴涛此时脸色铁青,本来自己组织这次的小聚会就是为了让大家联络一下感情,毕竟同窗三年,现在又都是打拼期,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我们不换呢?"

  吴涛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换?这间包房最低消费八万八。"

  唐世杰等的就是这句话,一脸挑衅的对着吴涛说道,脸上洋溢着鄙视的神情。

  "你……"

  没等吴涛说出来,叶晨在一旁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此时他心中恼火,这个唐世杰明摆着就是找事。

  孙经理见叶晨拉住了吴涛,心中不由一松,暗道:这小子总算让步了。

  谁料叶晨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

  只见他伸手在裤兜里掏出苏老送给他的金卡,递给孙经理

  "按照你们的标准,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吃。"

  ……

  沈萍却是一脸嘲讽,在她的眼里,叶晨只不过就是一个没有钱的家伙。

  "穷鬼一个,装什么装?谁知道那卡从哪偷来的。"

  唐世杰冷笑

  "孙经理,你看这小子像是能消费得起的样子么?"

  孙经理可不是傻子,他不会听信唐世杰的言语,不管对面这个表面穷酸的小子到底是真的穷,还是扮猪吃老虎,一切都要等他验证后在做决定。第五章 天下美女多了去了

  一名服务员拿着叶晨的金卡,很快来到了收银台。

  将卡一刷,收银台领班瞬间就不淡定了,因为他看到卡上的名头……

  "苏氏集团……至尊卡……"

  领班立即拿出电话给孙经理打了过去

  孙经理放下电话后,额头冒出了冷汗,心中暗骂

  "唐世杰,骂了隔壁的,你想阴我。"

  能拿出这种卡的人,会是一般的人?

  整个浙海,谁不知道苏氏集团的强大?就连这家世纪酒店都是苏氏集团的。

  能拿出苏氏集团的金卡,并且还是那种至尊卡,在全国能找到几个人?至少孙经理只见到眼前这一位。

  这种人自己想高攀都找不到机会,还敢对人家无礼?

  一想到这里,孙经理身体就不由一哆嗦。

  "怎么样?我就说这穷鬼不可能消费得起。"

  一边的沈萍不忘鄙视的说道

  "消费不起?"

  孙经理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人家是不愿意高调而已,就凭那张卡,别说吃一顿饭,就算是接手整个酒店,自己都得双手奉上。

  浙海大人物多了去了,谁有至尊卡?开玩笑,市长都没有至尊卡,可想这卡有多么的珍贵。

  "先生,请您不要介意,我们马上为您开至尊包房,您在这里所有的消费全部免单"

  孙经理虔诚的说道。

  懵了……

  唐世杰懵了…沈萍也懵了……

  一屋子的人全都懵了……

  吴涛一脸吃惊的看着孙经理

  "你说……什么?至尊包房?"

  "是的先生。"

  孙经理对吴涛也是虔诚的说道。现在他可不敢摆出经理的身位,能跟持有至尊卡的人称兄道弟,也不会是一般的人。

  唐世杰再次听到这句话怒了

  "孙经理,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怕我跟你们老板……"

  话没说完,早就对唐世杰有想法的孙经理,冷着脸吼道:去吧,你要是不去,我让人拉你去。

  说着。

  "保安,把这两个人请出去。"

  叶晨饶有兴趣的看着孙经理,他知道,一定是那张金卡才让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想到苏老头的卡片还有这种待遇…"叶晨心中腹诽

  刚才明明是帮着唐世杰请自己出去,现在倒好,孙经理翻脸叫保安把唐世杰和沈萍两个人请出去。

  唐世杰吼道:"姓孙的,老子有白金会员卡,你他妈敢这么对待老子。"

  孙经理理都不理,心中暗骂

  "骂了隔壁的,你是不是傻?人家拿着至尊卡,在整个苏氏集团都享有至上的待遇,你一个白金卡算个什么渣渣?"

  唐世杰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孙经理为什么突然对叶晨如此恭敬,难道真的是那张金卡?

  他不相信,一个穿着穷酸模样的人,能拿出金卡。

  唐世杰见两个保安从隐蔽的角落走出来,大骂

  "姓孙的,你他妈真让保安撵我走?"

  孙经理早就看唐世杰不爽了,要不是看在他每年在这里的消费,早就会找人收拾他一顿,如今正好有叶晨这位至尊客人在,只见他叫道:"把这两个人请出去。"

  话音刚落,两名保安架起唐世杰的双手,像丢垃圾一样拎了出去。

  世纪海鲜酒店门口,唐世杰被保安狠狠的扔了出来。

  "世杰,你没事吧?"沈萍一脸焦急的扶起唐世杰问道

  唐世杰感觉自己的脸丢进了,现在是吃饭的高峰期,前来吃饭的人络绎不绝,一个个像看小丑一样看着自己。

  堂堂唐家大少,平时来这里哪次不是威风八面?哪次不是被人请进请出?如今竟然让人像丢垃圾一样丢出来,他能受得了这种耻辱?

  "叶晨,我他妈跟你没完。"说着,唐世杰夹着尾巴低着头快速离开,他可不想在这里让人当猴看。

  叶晨并没有同意孙经理安排的至尊包房。

  如今这一出,让吴涛对叶晨都刮目相看,只是他并没有因为叶晨的特殊就有什么拘谨,反而一巴掌拍在叶晨的屁股上,妩媚的看着他。

  "小叶子,就凭你刚才那一出,如果我是女的,会恨不得马上把你推倒在床上……"

  叶晨本以为吴涛会对他追问,谁料这小子张口就没有正行。

  "草,你能不能不恶心我?"

  一脸嫌弃的怼了怼吴涛。

  作为叶晨的好兄弟,他才不管叶晨变得多牛逼,只要兄弟好,他就高兴,为兄弟高兴。

  其他的同学就不同了,他们看向叶晨的眼神都有了变化。

  "毕业都几个月了,难道你真的打算屈居在医院里当个小医生?"

  吴涛一改之前,正经的问道。

  "要我说,咱们兄弟一起做点买卖挺好,你看看能不能过来咱们一起?"

  对于叶晨这个兄弟,吴涛是真的想跟他一起做点事情,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曾经在大学时那份友谊,一起跳课、泡妞……

  "当医生有什么不好的?我喜欢"

  叶晨根本听不进吴涛的话,自顾自的说道

  "叶晨,真没看出来,毕业才短短两个月,你混得这么好……"

  孙丽丽手中拿着酒杯,走到叶晨的身边,语气有些暧昧的说道。

  她是叶晨大学时的同桌,之前因为沈萍的出现,让他对唐世杰有了想法,纳闷自己怎么就找不到这样有钱有势的男朋友。

  谁料叶晨给了她一个绝地反击,孙丽丽自认自己根本不在乎叶晨,凭他那身打扮就知道,这小子是一个穷鬼。

  就是这么一个穷鬼,让她看好的唐世杰被保安抬了出去,而且看孙经理的模样不难看出来,他是在恭维叶晨。

  如此接近叶晨的好机会,她孙丽丽怎么可能放过。

  "还好"

  叶晨看了一眼孙丽丽,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态度

  这副状态落在孙丽丽的眼中却别有一番

  "该死的,老娘不比沈萍那个贱货好看?竟然正眼都不看一眼?"孙丽丽心中腹诽

  正当她想要进一步靠近叶晨的时候

  叶晨的手机响了。

  掏出电话,叶晨见是一个陌生号

  "喂,哪位?"

  "是叶先生吗?"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声音极其美妙的女声。

  "我是,你是?……"

  电话是苏静雅打过来的,因为爷爷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她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晨。

  知道了苏静雅找自己的目的,叶晨淡淡的说道:"你爷爷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要注意平时生活保养即可。"

  他苏静雅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主要还是那么一个大美女。要知道,叶晨对美女的免疫力几乎为零。

  "可是最近两天,爷爷身体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仅仅一天,爷爷的身体就开始恶化…"

  苏静雅的语气有些生硬,仿佛是在说你是不是动了手脚?

  苏静雅的话让叶晨一愣,对于自己的医术,叶晨还是十分自信的,他能说苏老的病治好了,就绝对不会出现其他的症状,好歹自己的前世也是一名药神。

  作为一名药神,对待自己的声誉更是绝对不容质疑的。

  "是不是你家谁不舒服我都要去上门给你们看一看?我有那么廉价么?"

  啪……

  叶晨说完直接讲电话挂掉,心中却是升起一丝波澜"美女怎么了?天下美女多了去了,竟敢质疑我的医术?实在是该打。"

  孙丽丽站在叶晨的身边,感受到他的气势,心中暗吃一惊。

  "他怎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苏家大院

  苏静雅拿着被挂断的电话,气的俏脸微红。

  "怎么?这小子拒绝了?"苏老躺在病床上有些气虚的说道

  苏静雅看着爷爷的模样,心中泛酸,明明出院的时候爷爷身体很好,为什么短短的两天就变得如此虚弱?

  点了点头,苏静雅说道:"爷爷,不如我们去燕京吧,你的身体不能垮下来。"

  苏老看着孙女这般模样,心中也是暖暖的,温和的说道:"算了,我这身子骨我自己知道,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而且你跟叶小子说话的语气有些过了……"说完,苏老闭上双眼,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是什么样的状态。

  苏静雅坐在那里看着爷爷闭上眼睛,她沉默了,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短短的两天,她已经消瘦不少,为爷爷的身体担心。

  整个苏家,恐怕只有他是发至内心的观者爷爷的生死安危。

  看了看手中的电话,苏静雅仿佛下定了决心。

  "我去找他。"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岐黄仁心隐于世》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8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