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不能自拔的柔情》许悠刘新扬尤可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能自拔的柔情》许悠刘新扬尤可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意外的打赏

  悠扬寿司店的小老板娘许悠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订单。

  有个女客户在微信上点了两盘高级深海鱼片和两盘寿司,还打赏了她两百块钱小费,不过要求她在送餐的途中顺便到成人情趣店带几样东西。

  许悠看见订单备注上所写的情趣用具,顿时瞠目结舌。什么情趣内衣,xx棒啊,xx鞭啊,她只认得那款带薄荷味的套套,因为正巧未婚夫刘新扬也喜欢用这一款。

  她从来没有到过成人情趣用品店,单看这些东西,她都感到脸上燥热发红。她本来想拒接此单,但是一想到顾客至上,而且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豪客,便硬着头皮进去照单全买了。

  一看这些玩意儿三千多块钱,许悠不禁感叹:"我的妈,有钱人就是任性!有钱的女人更任性!"

  叮铃!

  许悠照着地址,走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开门的是一个披着浴巾,袒露双肩的丰满女人。因为这特殊订单的缘故,许悠不自觉地打量了她浑身上下,前凸后翘,冷艳气质,一下子就将自己比到了地上。

  "找谁呢?"那冷艳高挑的女人亲启双唇。

  "外卖到!"许悠微笑道。

  "哦!"

  冷艳女人也上下打量了一下许悠,也许也是因为这订单有点奇怪的问题。

  她看见许悠另一只手上拎着的那些东西,淡淡问道:"让你顺便带的东西也带来了吗?"

  许悠提起两手上的东西,微笑颔首:"带了!希望您给个好评!"

  "好的,谢谢!"冷艳女人接过许悠双手的东西,"寿司和生鱼片的钱我已经付了,其它多少钱?"

  "三千六百五十八。"许悠念着那价格的时候还有点脸红,"您没有零钱的话给个整,三千六百五,票据都在里面。"

  "等我拿下钱包!"

  冷艳女人提着两东西进去,那门被她手上的东西带了一下,开了更大的口。

  许悠看见这房子欧式装修,十分豪华。不过地板上就有点凌乱,衣服和被单洒了一地,一看就是刚发生过世界大战。尤其是中间那张吊床,还在晃动,上面勾着一件红色内衣。

  许悠脸又红了起来,连忙将双眼转到一边。

  "亲爱的,你门没关啊?好冷啊!"里面传来男人慵懒的叫声。

  许悠心里剧烈地颤了一下,因为这声音跟自己的未婚夫刘新扬神似。

  她又想起刚才买的那盒套套的品牌和款式都是未婚夫一直用的,她的心噗通噗通跳到了嗓子口。

  "不会的!不会的!"许悠浑身一直在颤抖。

  如果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在房间里如此狂野大战,还买情趣用具助兴,她的心立马就会被撕裂!

  "等一下,外卖到了。我付一下钱就关门了!"那冷艳女人一边朝许悠走来,一边冷冷笑道,"你这臭男人怎么突然这么怕冷?肾墟啊?"

  "都被你掏空了,当然虚了!"那男人坏笑。

  许悠心里又被针扎了一样,因为坏男人的声音越听越像未婚夫刘新扬。

  她忍不住要走进去看个究竟。

  "你干嘛?"冷艳女人见许悠往屋里走,拦着她,一脸疑惑。

  "没!……"没有真凭实据,许悠也不好直接闯入,让她喊刘新扬的名字,她又不敢。

  "这是三千七,快走吧!"那冷艳女人塞了一叠钞票到许悠的手里,"没听到我男人正喊冷呢?我要关门了!"

  "对不起!我……"许悠发现自己语无伦次,又不舍得离开,又没有勇气冲进去。

  突然,她想到了法子,一边退出去,一边打刘新扬的手机。

  滋滋!

  她果然听到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手机铃声,但刘新扬却没有接,而是迅速地回复书名,房间里再次响起了滋滋的手机铃声。

  那冷艳女人见许悠伸着一条腿到屋里不让她关门,屋子里的手机响声也让她感到奇怪:"你干什么?"

  "我!我!……"许悠双唇颤颤,眼泪扑簌,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就一股劲推开了冷艳女人,冲进内屋,咆哮,"刘新扬,你给我滚出来!"第2章已厌倦

  眼前的情景让许悠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呼吸都快停止。

  刘新扬浑身赤裸躺在凌乱的床上,活像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

  他看见许悠突然出现,顿时呆住:"你……?"

  "你到底……在干什么?!"许悠指着未婚夫的身子,哭得颤抖。

  刘新扬连忙拿了个枕头挡住自己的下体,尴尬得说不出话。

  那冷艳女人冷冷地瞟了一下她们两个,质问刘新扬:"她是谁?"

  刘新扬身子颤了一下,顿了顿,脸上浮现一丝坏笑:"以前玩过的一个女人,经常缠着我。"

  许悠破碎的心又被撕裂了一下,斜着双眼,含着泪珠看着自己的心爱的男人一时之间如何变得这么陌生恐怖。

  早上,她还是枕着他的手臂醒来的未婚妻,如今竟然说她只是曾经玩过,不要脸缠着他的女人!?

  "呵!"冷艳女人瞟了一眼许悠,"刘新扬啊刘新扬,我突然觉得你这男人很低级,连这种送外卖的货色你都吃得下?"

  "你这骚货给我说清楚,我到底什么货色?"许悠斜着头,瞪着冷艳女人,恨不得将她给撕了,"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勾引别人的……"

  "许悠你给我闭嘴!"许悠话没说完,刘新扬就开始朝她咆哮。

  看这情景,如果她们两个当场撕逼的话,刘新扬无疑是会偏袒这冷艳女人的。许悠不由得又扎了下心。

  "你什么货色自己心里没个逼数吗?"那冷艳女人嘴角付出一丝冷笑,将身上的浴巾给退了下去。

  顿时两个丰满坚挺的肉球呈现在许悠面前,她双眼瞳孔不由放大,同时她的自卑心也不由自主地放大。

  刘新扬站在一边,愣了一下,却像个乌龟一样,一言不发。

  "刘新扬,你给我过来!"那冷艳女人骄傲地呼唤刘新扬。

  刘新扬立马听话地走到她们两个跟前。许悠恨恨地瞪着刘新扬,泪如雨下。她很想很想刘新扬告诉他眼前这肮脏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你告诉她。我们两个谁才是你理想的床伴?"冷艳女人扬起嘴角,等着刘新扬答复。

  许悠心里又颤了一下,觉得眼前的女人放荡至极,她的言行举止尽是那么污秽不堪。真不知道刘新扬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样的女人,或许她只是出来卖的而已。

  刘新扬突然搂过那冷艳女人的肩膀,双眼在她的丰满处瞟了瞟,坏笑道:"当然宝贝你才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玩伴了。难道是像飞机场的她啊……"

  刘新扬说着,还伸手要去碰许悠的胸口,意在羞辱她。

  "你的脏手别碰我!"许悠受不了未婚夫在其它女人面前侮辱她,用力挥开她的手,心如刀绞,咆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是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刘新扬冷冷反问,"为什么?"

  "我缠着你?!"许悠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撕心苦笑,"很好!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知道就好!"刘新扬怒目而视,"还不快点滚?"

  "是啊!快滚吧!"那冷艳女人冷笑道,"刚才让你买的东西你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难道你想赖着看我们玩?"

  "她可能是想跟我们一起玩吧。"刘新扬冷笑道,"宝贝你会介意吗?"

  "我当然不介意了。呵呵!"

  许悠心痛得呼吸不出来,抽泣得身子在颤抖。她万万没想到这么下流的话能从刘新扬的口中说出!

  "我才不像你们两个人渣这么下流!"

  许悠哭着跑了出去。以前这种情景,刘新扬一定会追出来将她哄回去。可是,今儿她却在电梯口听到刘新扬在门口骂了一声"无聊",砰的一声将门给甩上。

  这一声甩门声不但拍碎了她的心,也将刘新扬的心门给关上了。

  她整个身子瘫倒在电梯口哭得撕心裂肺。

  左右两边的住户听到声响出来问她:"发生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

  "没事!……对不起!"

  她心里痛,但是脸皮更薄,道不出自己被未婚夫抛弃了,那未婚夫正在房间里和其它女人腾云驾雾、欢乐无比的委屈。

  她一直坐在小区的花园里,望着那窗口的灯关了又亮,亮了又关,看着那窗帘张了又合,合了又张。

  她的眼泪就没有停止过,这样一直到半夜。她看见那冷艳的女人先行开车离去。她竟然自卑到要躲避这个女人,仿佛在她眼前自己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刘新扬!……"

  刘新扬刚要走出小区,看到浑身发抖的许悠,愣了一下:"你怎么还没走?"

  "走哪?"许悠走到刘新扬跟前,哭着看他,"我能走哪去?走回我们两人的爱屋,做好饭等你回来吗?"

  刘新扬看了下周围,似乎很怕那女人回头撞见,粗鲁地扯着许悠要离开。

  许悠感到手臂被抓得生疼,挥开他的手,激动地说:"不用你拉,我会走。但是我等了一个晚上,就是想知道一个为什么。"

  "你想知道原因是吧?"刘新扬突然不耐烦地说,"原因就是我玩腻你了。我跟你没有任何激情!"

  许悠顿时眼泪扑簌,但她忍住嚎啕,她还需要一点自尊:"所以你将婚期押后半年都是因为早已厌倦我,却找不到好理由甩掉我,是吗?"

  刘新扬看了下许悠,点了根烟,冷声冷气:"你可以这么认为!"

  许悠心里又被撕裂一个口:"好!很好!但是我死也要死得明白点。她是谁?你们开始多久了?"第3章误会

  "你想干什么?"刘新扬朝许悠凶,"我警告你,你别去找别人麻烦!"

  "刘新扬,你紧张什么呢?"

  许悠见刘新扬一句道歉安慰的话都没有,还满口都是关心那冷艳女人的话,忍不住嚎啕:"你们不要脸,我许悠还要点脸。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对小三围追堵截,当街撕逼的事我还做不出来。"

  "那你打听这些的用意是什么呢?"

  "我不过就是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你心中了!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发誓我不去骚扰她!我许悠还有一点点骨气,不会为一个已经不爱我的男人做没皮没脸的事!"

  "你可得记住你今晚的话,不然我就会看不起你许悠!"刘新扬嘴角翻过一丝冷笑,"至于我和她开始多久,你今天也能感觉到了,这不会第一次!我跟她充满了激情,我爱她……"

  从刘新扬口里说出他爱着另一个女人比什么都让许悠万念俱灰,心痛无比。

  "行!求你别再说了!……"

  许悠掉头就跑,这回她心里再也没有幻想着刘新扬会追来哄她。此时的她也不稀罕一个背叛了感情,劈腿其它女人的男人来挽留她。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是如此痛。她很想跑回家躲起来哭个天昏地暗,但是那个家是她和刘新扬共有的,里面还留着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

  她不能回家,怕面对刘新扬!

  她不敢回家,怕一踏进门就死在了回礼里!

  可恶的是,今天的天气预报却突然变得那么准,说夜里到明后天都会有大风雨。这夜刚一过,顿时雷雨交加,狂风大作,像是哪个不怀好心的巫婆在施法戏虐绝望的她。

  许悠浑身被风雨打湿,站在街上瑟瑟发抖。她索性不跑,不躲了,就让这风雨将它吞没吧。反正她也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拖着沉重的脚步,鬼使神差地她又走到了悠扬寿司店的对面马路。她的双眼突然一亮,因为这家店可能是当前她唯一的避风港了。她可以躲在里面好好地将自己哭成泪人。

  噶!

  当她不顾一切横穿马路正要冲进寿司店的时候,风雨中突然一束耀眼的光芒照射在她的脸上,一辆轿车在她身边突然急刹。

  许悠吓得摔倒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

  一个高大斯文,穿着白色衬衫的眼镜男从车上跳下来,紧张地过去扶起她。

  那车灯照得许悠睁不开眼,他双手挡在眼前,从地上爬了起来,径直走进寿司店,淡淡地说了声:"我没事!对不起!"

  那司机愣了一下,因为觉得眼前的女人有点眼熟,只是大雨滂沱而且车灯照得耀眼,他没能完全看清。然而当前他最关心的还是眼前这个女人有没有事?因为听她的声音是如此的低沉不妥!

  "小姐,你真的没事?"那眼镜男顿了一下,还是追进了寿司店。

  "我没……"许悠抬头看了一下,突然惊叫,"古哥哥!"

  古经远是小悠小时候心目中可以撒娇的一个大哥哥。

  "小悠妹妹!"古经远也认出了许悠,喜出望外,"我没在做梦吧?真的是你?!"

  "古哥哥!"许悠突然扑上去,抱着古经远就嚎啕大哭,"这些年你都去哪了?可知道小悠妹妹被人欺负了?"

  古经远颤了一下,但是从许悠的哭声中她知道这次她得很重。

  古经远正摸着她的头准备安慰,突然看到刘新扬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凶神恶煞地瞪着他们。

  "老板娘!"刘新扬见许悠和古经远湿身抱在一起,火冒三丈,喊道,"来一皿湿身鸳鸯!"

  许悠一看见刘新扬,本能地推开了古经远的怀抱。

  古经远从他们两人的言行,明白一二,连忙解释道:"兄弟,你误会了!"

  "不用跟无谓的人解释!"想起自己今天看到的,这误会算个屁,许悠故意撇嘴道,"我都已经是别人厌倦丢弃的人了,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刘新扬气得直冒烟,怒视着古经远:"我刘新扬玩腻的女人也不会让其它男人玩!"第4章吃软饭的男人

  "你妈的,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古经远一听刘新扬说话这么毒这么脏,气得冲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刘新扬身子往后踉跄了一下,颈椎骨撞在桌角上,疼得刺骨。他反扑过去要还手打古经远。

  许悠见状连忙护在两人中间,抓着刘新扬的手,哭求道:"别打了!刘新扬,你给我一条活路好不好?不要再折磨我了!"

  古经远见许悠哭得如此凄惨,怔住,慢慢松开了拳头,呆呆地望着他。

  "呵!"刘新扬推开许悠,骂道,"你这贱货,现在就开始护着奸夫了!你们是不是早就搞上了?难怪一口一个古哥哥叫得这么亲热!"

  "不是的!不是的!"许悠摇头哭道。

  这个男人虽然已经不爱她,还背叛了她。但她却想证明自己从来都是忠贞于这段感情的,没有任何对不住他刘新扬的地方,就连一个念头都没有!

  "别再惺惺作态了,贱货!"刘新扬根本听不进许悠的解释。他骂得她好痛心,好绝望!

  "你这臭嘴巴再骂一句看看!"古经远再次气愤地扬起手,指着刘新扬的鼻子。

  古经远越是护着许悠,刘新扬越是心里不爽,撇嘴挑衅:"我就是骂了怎么着?贱货!贱货!"

  "贱你妈的!"

  古经远的拳头又挥上,突然他整个人怔住,因为他的额头上顶着一杆枪。

  "来啊,打啊!"刘新扬手里多了一把手枪,他用枪杆子狠狠地敲破了古经远的额头,"你这疯狗敢在打我一下,我就以袭警的名义毙了你!"

  古经远愣了一下,他才知道刘新扬原来是个警察。看他的言行举止,倒是更像一个流氓。

  许悠也被刘新扬的枪给吓到了,她看见古经远额头流血,而且刘新扬有点失控的样子,生怕他一发疯就真的将古经远给毙了,连忙护在古经远跟前。

  "刘新扬,你如果想用袭警的名义毙了他,那就先毙了我吧。不然我会站出来证明是你故意渎职杀人!"

  "你敢为了这个男人跟我作对?"刘新扬瞪着许悠。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不敢呢?"许悠冷冷地回应,"你要是不敢毙了我们,那就请滚吧。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算你狠,许悠!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刘新扬收起手枪,瞪了一眼古经远,狼狈地离开了。

  许悠含泪看着刘新扬离去,从来没想过她和刘新扬会闹到这个地步,破口毒骂,还说着互相威胁的话。

  "古哥哥,你没事吧?"许悠回头心疼起古经远额头上的伤。

  "我没事。我只担心你有事!"古经远看了看许悠,"你怎么会交上这样的男人?我替你不值!"

  "今天之前,他都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许悠哭得很伤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古经远疑惑问道。

  "他……外面有女人了!"想起那冷艳女人,许悠又有点不甘心了,"古哥哥,你有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帮我查个人?"

  "不用别人。小悠妹妹的事我一定要亲自出马。而且,我是个记者,调查人这事我最在行!"

  三天之后,古经远便将这冷艳女人的资料送到了许悠的跟前。

  "这女人叫尤可琴,是这城市里一个叫吉豹黑老大的情妇。江湖上都叫她琴姐,有钱有势!"

  "还有身材有容貌!"许悠发出心酸的冷笑声。

  "这女人从十三岁就跟着吉豹闯江湖,底子很不干净,不知道你未婚夫为什么会跟她走一块了。他可是个警察,被人知道了,一辈子污点,怕不上去的!"

  "警察也是人。他根本不稀罕这个身份,老实觉得赚得少,没啥激情,生活太平淡。"许悠呆呆苦笑,"我想他终于找到了激情,找到可以让他赚得更多,过着不平凡的日子的女人!"

  "如果他真是这样吃软饭的男人,也没啥值得你珍惜的!"

  "我知道!"许悠突然垂泪,顿了顿,"古哥哥,这几天你跟着尤可琴,是不是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

  古经远愣住,他没有否认,但是他疼惜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悠妹妹!你还是早点忘了他吧!"第5章 示威、撕逼

  "忘了他?"许悠心扎了一下,泪珠滚落,"我可以忘了他的人,但没办法忘掉他给我的痛。我从高中就跟他一起,我们都准备结婚了,如今我却发现他原来是这样一个人。我以后还能信任谁?"

  "你可以信任我!"古经远突然握着许悠的手,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我一直都是那个爱着你护着你的古哥哥,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许悠身子剧烈地颤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

  古经远是许悠舅表哥那边的姨表弟,跟许悠有着一丁丁点血缘关系。在现实中,这样的关系根本不算亲戚,或许老死都不知道有对方的存在。

  只是古经远和许悠的舅表哥是同村,许悠小时候在老婆家生活了几年,他们经常一起玩。而且从小古经远就非常仗义护着她,就算到初中,同在镇里一个学校,只要许悠有事,他也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所以,在许悠心里,古经远一直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撒娇的大哥哥。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从初三他去当兵开始,就突然音讯全无。

  当时她伤心了几个月,觉得突然失去了一个依赖。那时她还小,也不懂得自己是情窦初开喜欢上古经远还是只当他是大哥哥。

  不久后,刘新扬开始追求她,从初三到高中,逐渐替代了古经远在许悠心中的位置。

  "我……"许悠抽回手,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心里很慌很乱,"古哥哥,请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开玩笑!"

  "小悠妹妹,我没开玩笑。你知道这些年我找你找得有多苦吗?"

  "你别说了!你别再说了!"小悠推着古经远出去,"不好意思,我要休息了!"

  "我……"古经远有点尴尬,回头要解释一下,许悠已经将店门拉下。

  "小悠妹妹!古哥哥知道自己操之过急,但这确实是我多年的心事。这些日子我先不找你,但是古哥哥希望你冷静下来的时候还能打电话给我,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许悠靠在门上,静静地听着古经远在门外的表白,抽泣不止。如果当年他不是突然去当兵,一直这样呵护她,也许她就不会爱上刘新扬这个渣男。

  她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有个男人真正爱她,然后她就跟这个男人结婚,厮守到老,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

  这些天,刘新扬没有找许悠麻烦,古经远也真没再来找她。两个男人突然像在空气中蒸发了一样。她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但是一到夜里的时候,这潭死水就开始翻江倒海。白天的无精打采到了夜里却被孤独和痛苦撩拨得精神饱满。

  这天,店里来了一个稀客。

  尤可琴披着貂皮大衣,夹着细香烟,踩着高跟鞋走进了寿司店。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许悠恨透了这个夺走了她一切的女人。

  "我是来警告你的,刘新扬是我的男人,你别再缠着她。"尤可琴冷冷地瞪着许悠。

  "你的男人?你是不是当小三当惯了?见到男人就说是的你!"许悠知道尤可琴背景复杂,本来不想跟她吵,但是一听尤可琴的口气,反而将她当成了第三者,实在叫人气愤难当。

  "你这臭女人说什么?"尤可琴撇嘴斜眼,盛气凌人。

  "我说你脏,喜欢当男人的小三。"许悠在气头上,故意冷笑刺激,"骂我臭,天底下谁人能比你臭呢?从十几岁就开始被包养当小三!"

  "贱女人,你找死!"

  啪的一声!

  尤可琴刚骂完,冷不防就狠狠抽了许悠一巴掌。

  许悠愣了一下,咬了下唇口,心里的委屈顿时如双眼的泪水一样崩塌。她狠狠地推了一下尤可琴,打算和她拼了。

  万万想不到原配和小三撕逼的戏目会在她身上开演。这一切都是被逼的!

  只是,她突然听到咔擦一声。尤可琴的脚好像给崴了,而且听到她一声鬼哭狼嚎的哭声,原来她小指上那个长长的美甲被撕裂了,鲜血直流。十指连心,痛得尤可琴脸色变绿。

  "你等着!"尤可琴拐着脚,捂着破裂的小指,瞪了一眼尤可琴,走出店去。

  从没和人打过架的许悠还在发呆打颤,店门口就停下一辆越野车,冲下两个墨镜大汉,不由分说扇了她两巴掌,将她架上车掳走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不能自拔的柔情》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8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