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浅似水年华》夏荷孔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缘浅似水年华》夏荷孔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缘浅似水年华》夏荷孔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你只是个婊子

  夏荷一度认为,她二十年的生命里,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孔易,她以为那是一场救赎,没想到却被拉近了地狱!

  就在两个小时前,夏荷还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幸福的准妈妈,她眼前这个男人,还和她翻云覆雨的迷乱在情欲里,这一刻,他嘴里说出的话,夏荷甚至觉得自己幻听了。

  夏荷迷迷糊糊的起来去卫生间,发现了孔易开了窗在抽烟,夏荷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笑,他一定是怕烟伤害他们的宝宝,她蹑手蹑脚的推开门想跳进去吓孔易一跳,却无意听到他在讲电话。

  "如果下个月把夏荷肚子里的孩子弄出来,你能保证那个孩子能活能救轩轩吗?"

  夏荷刚触到门把的手僵住了,孔易说,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弄出来?

  "你少他妈跟我说百分之多少,我要百分之百!我听你的为了弄出这个孩子,我等了这么久,我告诉你,如果救不了我儿子我让你们所有人都陪葬!"

  孔易皱着眉挂了电话,手里的烟扔进马桶转过身往外走,打开门,被呆立在门口的夏荷吓了一跳,心里猛地一紧,刚才的对话,她不会听到了?

  可孔易就是孔易,眨眼间皱着的眉已舒展开,脸上的神情瞬间温柔的看的人心都要化了,他宠溺的摸了摸夏荷的头。

  "小东西,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

  夏荷看着孔易,忽然觉得晕眩,那双漆黑双眸里的爱意浓的像是水,让夏荷几乎溺亡。

  "你说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弄出来?是不是?你还……还有个孩子,你是想拿我的孩子救他的命,是不是?"

  孔易看着夏荷几秒,眼里的意外之情转瞬即逝,随之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是。"

  "为什么?"

  "夏荷,我们各取所需,不好吗?"

  几个字从孔易凉薄的唇说出,语气像是情侣间暖暖的说着情话,他的声音好听,温吞如温水,说出来的,却是世上最伤人的话。

  各取所需?

  夏荷看着孔易那张迷惑着自己的脸摇了摇头,看着他苦笑。

  "孔易,我需的,只是五十万,可是你取的,不是当初说好的那样,所以,我不能给你!"

  紧攥的双拳里,指甲嵌进皮肉,钻心的疼痛刺激着夏荷的神经提醒着她,要忍住,不能哭。

  当初他说的,给她五十万,做他一年的情人,可是后来他对自己越来越好,好到像是要把全世界都给她,好到让她心甘情愿的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如果他和她之间是各取所需,那他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多?他说话不算数!

  "夏荷,我不想对你动粗,我也不想伤害你,我只告诉你一遍,这个孩子我要定了!你可以随便开价,你心里应该清楚,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孔易盯着夏荷坚决的说,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夏荷恐惧的往后退着,她眼前这个男人是魔鬼!

  "你不想伤害我?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就算你不在乎我的死活,可是这个孩子……他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忍心?你真的下得去手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夏荷一步步后退着,孔易却对她步步紧逼,他狠狠的捏紧她的脸,漆黑的双眸好似冰冷的深渊。

  "抱歉,你只是个婊子。"第二章 爱情下的阴谋

  只轻轻几个字,却要把夏荷击垮!

  这几个字打碎了她美丽的梦,刺痛了她的心,她的心在滴着血!她八个月来越陷越深爱上的这个男人,他施舍给自己的感情,不过是戴着爱情面具的阴谋与利用,现在面具被撕扯开来,是难以置信的丑陋与可怕,而这个男人之所以把目标对准了自己,他说是因为,自己是个婊子?婊子怎么了?婊子明码标价,婊子没有欺骗任何人!

  夏荷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孔易,看着他笑。

  "我是婊子,你呢?虚伪的嫖客?"

  "夏荷,你能这样想最好。"

  夏荷狠狠的一把推开孔易的手,这一把推开,用尽了她所有力气。

  "如果你只当我是个婊子,我有明码标价!你可以直接和我说这一切,你为什么要给我价码之外的,你为什么要对我好?你为什么?"

  孔易仔细的打量着发怒的夏荷,忽然笑了一下。

  "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他眼里的玩味狠狠的践踏着夏荷的自尊,她像一个赤身裸体被偷窥的人,羞愧而愤怒。

  一个婊子爱上一个嫖客。

  夏荷告诉着自己,这才是所谓事实。

  她摇着头朝着孔易大喊。

  "你胡说!你在说什么笑话!"

  "你尽可以加价,夏荷,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所有。"

  "那我要你的全部呢?"

  "你……"孔易脸色开始阴沉。

  "你不是很爱你的孩子?"

  "我最后跟你说一次,你最好清楚,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孔易皱着眉道。

  孔易的话像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夏荷的脸上,疼得她瞬间清醒。

  此时此刻,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命运,掌握在这个魔鬼的手里!

  肚子里的孩子踹了夏荷一脚,她猛地拉住要走的孔易。

  "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

  "夏荷,我只要他的血,我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生,我跟你保证他会活下来。"

  "好,那我就放心了。"

  "回去睡觉,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一个月里尽可能的给这个孩子更多的养分让他长的更壮一点。"

  孔易说着把夏荷拉回床上,夏荷顺从的听着孔易的摆布,像是被孔易牵着线的木偶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孔易身边,甚至渐渐地开始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可是眼泪却悄无声息的滑落,躺在身边的男人,曾经她认为他将会是她永远的依靠,而如今,他变成了她可怕的梦魇,牢牢地将她困住。

  夏荷的脑海里反复出现着过去孔易对她的那些好,他得知自己怀孕时那欢喜兴奋地神情,像极了每一个将为人父的喜悦,只是那份喜悦,却是对他的另一个孩子的,他对自己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要她肚子里的孩子,自己却可笑的妄想他爱上了自己,她简直可悲!

  夏荷坚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侧的胳膊酸麻难忍,她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地瞄着孔易,他侧身朝着自己,呼吸匀称,睡的很香的样子,夏荷像是还没有从那场噩梦里走出,看着孔易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她要逃出这骇人的梦魇!

  她提起睡裙的裙摆,小心翼翼的掂着脚,连鞋都不敢穿,摒着气走出卧室门,下楼,开了一楼的房门,刺骨的寒风吹得她一个寒颤,她想都不想的光着脚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朝大门跑去,近了,她就要逃出,她紧张的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夏荷,回来。"

  冰冷的男声在漆黑静谧的夜里诡异如鬼魅,夏荷如同被雷电击中,瞬间僵直在原地。

  "我说回来!"孔易的声音拉高,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

  夏荷吸了一口气,飞快的朝门口跑去,拉开大门那一刻夏荷仿佛看到了希望,然而那希望只一瞬间就破灭了。

  "救命!来人啊……救命……唔……"

  夏荷一口狠狠的咬住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孔易被激怒了,他的手死死地把门摁了回去,拉住夏荷的头发把她往别墅里拽去,直到把她拖进卧室狠狠的摁在床上。第三章 囚牢

  孔易骑在夏荷身上,皱着眉看着自己冒血的手腕,片刻,那张脸在夏荷眼前慢慢放大,她看到了那双眼里的怒火,他像一只被惹恼的野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夏荷不知所措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双眼死死地瞪着孔易。

  "你要干什么?"

  "夏荷,你想要跑是不是?"

  "是!"

  "可是你没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孔易趴在夏荷耳边低声道"你这是在找死!"

  夏荷的心咯噔一下,用力推搡着孔易。

  "那你就杀了我啊!孔易,你不敢,你这个混蛋懦夫,你就是个小人!"

  孔易狠狠的吻住夏荷的嘴,疯狂中不知是谁的唇被咬破,嘴里的血腥深深地刺激到了孔易,他像一只嗜血的兽顷刻间变得疯狂,轻而易举的制服了垂死挣扎的夏荷,她身上的睡袍被撕裂,冰冷的空气刺激着皮肤,夏荷瑟瑟发抖着,下一秒就贴上一副火热的胸膛。

  "孔易,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夏荷大骂着,眼角有泪不经意的流出。

  "夏荷,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说着双手向下探去,轻轻一下就除去了夏荷身下的最后防线,猛地一个挺身,夏荷瞬间痛苦的死死抠紧他的胳膊,肚子里的孩子猛地踢了几脚,夏荷愣住几秒,宝宝是不舒服了吗?她害怕的用力推搡着身上疯狂冲刺的孔易。

  "你滚开!你这样会伤到孩子的!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放开我!"

  孔易在夏荷的头顶气喘吁吁的看着她一脸惊恐的样子,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她的软肋。

  "怕伤到孩子啊?那你就乖一点。"

  说着继续着他的疯狂。

  夏荷绝望了,她不再奢求孔易对这个孩子哪怕只有一分的怜悯。

  她从原来的谩骂变成了央求。

  "轻一点孔易,我求你了轻一点好吗!"

  孔易动作竟真的温柔下来。

  "好,夏荷,你应该清楚我比你更需要这个孩子,只要你听话,我保证他没事。"

  夏荷绝望的笑笑,是啊,他还要救他的宝贝儿子,在他眼里,这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唯一的价值了!

  夏荷不知道这场痛苦的折磨多久才结束的,孔易离开许久,夏荷才反应过来,她紧张的要死,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一会儿,肚子里的宝宝就给了她回应动了几下,夏荷顿时心疼的要命,她该死,她为什么要怀上这个孩子,要让他还没出生就注定了悲剧的命运,夏荷一想到孔易要拿这个孩子换他儿子的命,她就疼的心都要碎了,还有一个月,夏荷暗暗发誓在这最后的一个月里,她拼了命也要逃出去,如果老天不成全他,她就带着她的孩子一起死,绝不让那个魔鬼伤害她的孩子!

  可是第二天夏荷就明白了,她想逃出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别墅里安排了两个保镖,大门加了锁,没有钥匙绝对出不去,她的心一下跌入谷底,难道说,她和她的孩子注定要死在这座囚牢里吗?第四章 逃出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夏荷在绝望中煎熬着,眼看一个月已经过了大半,夏荷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了,从孔易一次又一次紧皱的眉头痛苦的神情里,夏荷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随时都会被孔易强迫着提前来到这个世界!

  这天孔易回别墅的时候,夏荷跟他谈判。

  "我要回家看我妈。"

  "不可能"孔易不耐烦的想都不想就开口"我提醒你最好别再给我搞什么花样,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生了孩子以后我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去,我妈会怀疑的,我只有这一个亲人,她在我心里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觉得你的儿子可以等得到其它的血源的话,那你就当我没说!"

  夏荷在拿她的孩子做赌注,赌他为了他的儿子什么都会答应。

  孔易气的瞪红了眼,狠狠的捏着夏荷的脖子强迫她看着自己。

  "夏荷,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花高价买来的,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商品,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夏荷被孔易的话深深刺痛!是,她是商品!可至少她的利用价值在他心里远远超过那五十万!夏荷昂起头,倔强的看着孔易。

  "就凭你的儿子等不到再去找新的配型!孔易,如果你不答应,我宁愿死也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孔易冷哼一声。

  "你是在威胁我?拿你肚子里那个东西?"

  "是。"

  孔易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让阿忠跟着你去,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他终究答应了,为了他的儿子。

  夏荷苦笑,她竟然要拿自己孩子的生死来威胁给与他生命的父亲,这一切,多滑稽可笑!可是很快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她不会让孔易得逞的!

  在车上,夏荷谋划着接下来自己的行动,紧张的手心都攥出了汗。

  正在在马路上疾驰,夏荷忽然痛苦的瘫在座位上,嘴里喊着。

  "停车……快停下……肚子……"

  开车的阿忠回过头看到夏荷痛苦的样子,不明所以的吓了一跳,他深知这个孩子对他老板来说有多重要,他紧张的赶紧把车子停在一旁,打开后座车门扶起夏荷。

  "你怎么了夏小姐?你这……别吓我啊!"

  夏荷皱着眉捂着小腹。

  "120……快,快打……"

  "好。"

  阿忠赶紧去掏手机,低头那一霎,夏荷的手迅速的拿出事先藏在包里的铁艺摆件,狠狠的砸在阿忠头上,阿忠哼了一声倒在地上,夏荷跳下车走到马路对面赶紧拦了出租车坐了上去直奔火车站。

  夏荷兴奋地沉浸在逃离魔爪的喜悦里,到了车站买了北上的火车票,还有半个小时,她就自由了!

  许是怀孕的缘故,夏荷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她摸了摸肚子里的宝宝到站前的小商店买了面包和水,付钱时双眼无意瞄到一旁摆放的报纸时,却再也移不开眼,她赶紧买了一份,上面清晰地印着孔易和一个女人:北城商业神话孔易与沐家千金沐小青,青梅竹马孔沐联姻12月2日订婚!第五章 是命运吗

  沐家!沐小青!

  那个喊了自己八年小夏子的女孩!离开沐家十二年,她早已认不出来她,如果孔易是那个沐家世交孔家的孩子孔易,他就是那个送给自己海螺让自己听海的男孩儿,那个一直在她内心深处不敢触及的秘密!

  报纸在夏荷手里飞舞着飘落,夏荷抬起头,阳光刺眼,她想哭。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是他,可为什么偏偏是孔易?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老天连最后的一丝温暖都不给?为什么老天连这唯一的一次施舍都要收回?

  真的好残忍。

  虽然抬着头,眼泪也还是不受控制的滑落,夏荷知道,自己是真的一无所有了!

  从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沐家见不得光的女儿,她从来都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以一个保姆的孩子的身份在沐家生活了八年,记忆里,沐小青对她很好,跟她玩儿,给她自己的玩偶自己的零食,她无趣的童年里仅有的那些欢笑都和沐小青有关,夏荷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觉得她应该救他们两个的孩子!

  沐小青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孔易,是她儿时的梦想,她想,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可是她又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犹豫着,终究还是没上那辆火车。

  夏荷去了医院,在跟医生再三确定七个月拿出孩子取脐带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后,她做了决定,她要救那个孩子。

  别墅里,孔易正对头破血流的阿忠暴跳如雷。

  "找不到我要你的命!你这个废物!"

  这是陈妈忽然跑了进来。

  "先生,夏小姐回来了!"

  "什么?"

  孔易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女人挖空心思的从自己身边逃离,怎么会回来?可是夏荷确实一步步的朝他走过来了。

  "夏荷,你搞什么花样?你想……"

  "我会救你的孩子。"夏荷打断发火的孔易。

  "夏荷,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孔易皱着眉看着平淡的夏荷,她昂着头,像是倔强的勇士。

  夏荷想,当然不能让你看清,因为真相是那么痛苦,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皮肉的疼!

  既然你看不透,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夏荷想。

  "我要一千万。"

  夏荷不卑不亢的说,神情平淡似水,她想,她和这个让自己听海的男孩儿之间,永远的结束了!结束这段从来不属于自己的感情!

  可她终究是让他遇到了自己,让他知道有夏荷,这样就够了。

  夏荷像是一朵倔强的开在寒冬白雪里的荷花,勇敢的盛开,然后死亡。

  孔易低眉看着夏荷,神情冰冷,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情!也许在他心里,一个为了五万块就可以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她的世界就只有金钱了。

  他签了张一千万的支票给夏荷,轻飘飘一张纸,攥在夏荷手里却那么的沉重,重到她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一连十几天,夏荷都没有见过孔易,她靠在落地窗前,每天数着日出日落计算着,剖腹产的日子快要到了,她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界,她要彻底的离开孔易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缘浅似水年华》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8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