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爱在城市》张鹏飞张小玉贺楚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爱在城市》张鹏飞张小玉贺楚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惹人犯罪的姐姐

  张鹏飞不想再和李静秋碰面,可是偏偏就在会所门口撞到了。她那火辣的红唇,还有黑色包臀长裙下的妖娆身体,深深刺激了他的眼睛。

  当初真应该日了这个騷貨!

  站在李静秋身边的宋枫就像挑衅似的,一把搂住她的腰,讥讽地看着张鹏飞笑:"鹏飞啊,我们要说再见了!"

  张鹏飞挤出一丝苦笑,点了点头。

  "等我和静秋结婚,你一定要回来喝喜酒!"宋枫得意地大笑。

  "好。"

  "就双林那个穷地方你回去能干啥?留在京城吧,我帮你找找人?"宋枫看上去十分热心。

  "不用。"

  "你这人就是不识抬举!"李静秋失望地摇摇头,"宋枫他家在商务部有关系……"

  "我先走了……"肖遥不想看他们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鹏飞啊,坐我们的车吧。"宋枫拉着李静秋又追了上来。

  "有人接我。"张鹏飞淡淡地说道,他真后悔跑来参加散伙饭,看富二代装逼吗?

  大学时代结束了,他永远也不想再看到李静秋了。他从来没爱过李静秋,但是那性感无比的身体却总会让他陷入难以自拔的春梦!

  "切,自以为是!"宋枫冷笑着捏了捏李静秋的脸,可是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僵住了。他看到张鹏飞钻进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

  "我还以为什么人接他呢,原来是一辆桑塔纳!"李静秋满不在乎地说道。

  "乡巴佬永远都是乡巴佬!"宋枫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目光却紧紧地盯着那辆车的牌照。

  那是一辆军车,军A后面是一连串0,最后是个9.

  宋枫心里不舒服起来,这车挺破,但是这号可不简单啊!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这小子扮猪吃虎?

  宋枫摇了摇头,也许他只是认识某个小领导的司机吧,这么一想他就恢复了正常。

  "受刺激了吧?"开车的军装青年笑道。"那妞身材不错啊,一看就活好,你喜欢她?"

  他叫刘武,是张鹏飞的亲堂哥。

  "我要是想玩女人什么样的没有?"张鹏飞霸气无比地说道。

  "那是,要论比背景,放眼京城能比得上你的可没几个!"刘武一瞧就能猜出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武哥,咱们走吧。"

  "要不要哥下去给你找回场子?不就是个富二代嘛,算个屁啊!"

  "没必要。"

  "哈哈……你能想开就好,走吧……老爷子在家等你呢!"

  一想到那位老人,张鹏飞的表情就严肃起来。虽然他已经接受了现在的身份,但是在那位老人面前总是感觉压抑!

  那可是站在最顶端的男人,虽然他老了,但仍然拥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毫不客气地说,他要是跺一跺脚,整个华夏都要颤一颤!

  "鹏飞,你不用紧张,以后天下是咱们哥几个的!老爷子当我的面没少夸你,我和老大这辈子就在军队混了,但是你……你才是他的希望!"

  张鹏飞感动地看向刘武,或许这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哪怕他是个私生子!

  ……

  两个小时之后,张鹏飞拒绝了刘武开车送他的好意,而是选择坐地铁。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妖娆性感的尤物即将出现,并将影响他一生!

  张鹏飞的脑海里还在徘徊着之前和老爷子的谈话。几年以前,他可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幸福来得太快,他到现在还都不适应。

  刘家已经提前为他铺好了路,他的人生注定要交给仕途,迎接他的除了青云直上,自然还有形形色色的誘惑……

  从西单站上来的一个女人吸引了张鹏飞的目光。

  她的美过于出众,堪称极品。那精巧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特别是那高贵的气质和性感的身材,完爆李静秋!相比之下,李静秋的美过于風騷,和她一比倒像是个站街的。

  她的气质不说出落凡尘,也给人一种高贵不可攀的距离感。

  地铁里的男人都偷偷扫向她那高耸的雪峰,似要撑破衣服了。那随着地铁摇晃而颤颤巍巍的耸动,说明是全天然的而不是硅胶的填充物。

  男人都不由自主地靠近那个女人,她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在众人的注视下,往张鹏飞这边靠过来。

  张鹏飞闻到了一股怡人的清香,这真是个让人没办法移开眼睛的女人,她的存在,就是誘惑男人犯罪的。

  这美好的风景却被一个胖男人给搅合了,他紧紧地贴在美女的臀后,双手有意无意地碰触着她的长腿。

  随后,张鹏飞发现他拉开了拉链,很有节奏地耸动起来……

  张鹏飞都看傻了,现实版的电车痴汉啊,没想到今天被自己撞到了!他刚要出言提醒,就听到她叫了一声:"啊,你干什么!"

  美女的脸冷若冰山,回头质问道。

  "我干什么了啊?"男人却一脸无辜,有条不紊地拉着拉链,就像是在整理裤子一样,看起来还是个老手。

  "你……你摸我,还……"美女难以启唇,羞愤难当。

  "我摸你?我说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胖男人咧开嘴笑了。

  "你胡说!"美女粉目圆睁:"你脱裤子……"

  "我脱不脱裤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着急了?"胖男人恬不知耻地说道,又嘿嘿笑道:"女人不就是让男人摸的嘛,大惊小怪!"

  "你……你不要脸!"美女气得不知道说干什么好,扬手就要打,可是纤细的手腕却被胖男人抓住了。

  旁人看在眼里都没有动,这个胖男人一看就是个混混,大家都担心惹祸上身。

  "就你这样的货也就值两百块,我看……"

  "闭嘴!"张鹏飞怒了,多么好的一朵莲花啊,却被这个胖男人给玷污了!他飞身一脚踢在他的身上。

  这一脚够狠,胖男人后退了好几步。

  "小子,你找死是不是?你也不打听打听,龙二爷我在这一片……"

  "去你妈的!"早先张鹏飞被李静秋刺激出的邪火终于发泄了出来,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顿时鲜血喷了出来。

  "快把他抓起来报警!"有一个出头的,其它人也就胆子大了,大家纷纷上前帮忙。

  "小子,我记住你了!"龙二爷一瞧,扭头就向后面的车厢跑去。

  "那个……你没事吧?"张鹏飞看向美女问道,有些结巴,她实在是太美了,看一眼都觉得是对她的侵犯。

  "我没事,谢谢你。"

  "那个……"张鹏飞急得不知道说什么,正好到站了,顺嘴说道:"我……我到站了……"

  说完之后他十分后悔,怎么见到美女就不会说话了啊!

  美女似乎看出了张鹏飞的窘迫,轻咬嘴唇笑了。张鹏飞闹了个大红脸,心想她的笑容真美。

  下了地铁,张鹏飞也不敢回头,自顾向前走,就听身后那女人咯咯笑道:"小兄弟,我又不能吃了你,你急什么啊!"

  她追过来了!张鹏飞又激动又紧张……第2章 不安份的躁动

  "你叫什么?"美女很真诚地问道。

  张鹏飞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回答道:"我叫张鹏飞。"

  "你也姓张啊?"美女又笑了。

  "那……美女,你叫什么名?"

  "我叫张小玉,刚才多亏了你,我该怎么谢谢你啊!"她翘着的嘴唇显得有些顽皮,那模样让人恨不得将他扑倒。

  张鹏飞心说你以身相许吧!不过嘴上却说:"谢什么啊,小事。"

  "小弟弟,你多大了?"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出了地铁站,漫步在街头。

  "小弟弟?"张鹏飞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你有我大吗?"

  "哈哈,我都32了,你说有没有你大?"

  "啊……真的啊?真看不出来,我以为你比我小呢!"张鹏飞的惊讶不是装的,张小玉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呵呵……你逗我吧?"张小玉开心地笑了,年过30又没结婚的女人,还是比较在乎年纪的,能被男人这么说她很高兴。

  说来也怪了,她看张鹏飞的第一眼就有种好感,不然也不会在地铁上往他的身边靠了。对她献殷勤的男人多了,她没有一个看上的。可面对张鹏飞时,她却说不出的喜欢。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和地位,多少人巴结着呢。

  "姐,我说的真的,你看起来很小……"张鹏飞无比认真地说道。

  张小玉笑得花枝乱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道:"你是北方人?"

  "你也是?"

  "我是双林省的,你呢?"

  "我也是!"

  "哈哈,真是太巧了,不但同一个地方,还同一个姓,也许五百年前咱们是一家呢!"

  张小玉激动地伸出手来,张鹏飞含笑握了一下,不觉心神荡漾,那肉嘟嘟的小手令他心跳加快,浮想联翩。

  一个正常的单身男人,站在一位妙曼无比的女人面前,都会有种无法遏止的慾望和冲动。 张鹏飞撫摸着张小玉润滑的小手,渴望女人的慾望更加强烈。他有一种错觉,真想彻彻底底的拥有她……

  张小玉被他看得不自然起来,用力把手缩回来,小脸通红。

  "呃……我……"张鹏飞十分尴尬,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张小玉一看到他那不安的模样就想笑,抿着小嘴说:"看你那傻样儿!"

  张鹏飞小声道:"姐,你真漂亮……"

  张小玉的心猛地一颤,这句话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曾经对她说过,可是这一刻却让她无比的受用!

  "你来北京是上学吗?"

  "是的,刚好毕业,过几天就回家乡。"

  "我请你吃点东西怎么样?"

  "算了,天不早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张鹏飞摇摇头。

  张小玉看向张鹏飞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欣赏,淡淡笑道:"我是来出差的,等回到双林省,我请仍然吃饭。我就住在前方不远处的洒店。"

  "好……"张鹏飞不是一个话多的男人。

  张小玉见多了男人的阿谀奉承,偶然见到一个这样单纯的,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她想都没想,说道:"小弟,你什么时候回双林,我们一起回去吧,旅途上还有个伴。"

  张鹏飞木讷地说道:"我还有点事,具体回去的时间没有定,缘我们就会再见的!"

  张小玉苦笑着摇头,心想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真是一张白纸啊!这种机会多少男人求之不得呢,可他偏偏到好!可是她却是越发喜欢了,眼看就要到了下榻的酒店,她依依不舍地问:"能把手机号告诉我吗?"

  张鹏飞报上了手机号。

  张小玉气愤地说:"小子,你怎么一点也没有礼貌,就不能回问一下我的电话号,怎么说也要让我有种平衡感!"

  平衡感?哼哼,有谁能让我张鹏飞平衡一些啊,他笑道:"你给我打电话时,我不就有了你的号码?"

  "你这小子……真是根木头!"张小玉哭笑不得,从小受惯了众星捧月,还头一碰到这种男人!

  望着她那咬牙切齿的俏模样,还有转身时优美的背影,张鹏飞想自己几时能有一位像模像样的女朋友呢?这么想着,心中有些落陌,走在路上,大脑中回忆着张小玉那成熟性感的身体,还有那与身材不成正比的天真清纯的脸……

  张鹏飞回去以后,狠狠地洗了个凉水澡,才让心中的燥热消褪。他知道再这么下去非要逼疯不可,也许真该找个女人发泄一下,或者这种情况就是传说中的精虫上脑,怎么睁眼闭眼全是女人,洗完了澡没多久,身体又燥热难耐了。

  另一方面,张小玉躺在床也是辗转反侧,想着张鹏飞那英俊的脸,心里痒痒的,像被火烧着了一般。 过去她一直瞧不起男人,追求她的男人大多是看上了她的身份。而张鹏飞却是不同了,这小年轻……

  张小玉的脸红了,心说自己想得都是什么啊!

  张鹏飞离开京城的前一天接到了张小玉的短信,她说已经回到了双林省的省会江平市,让张鹏飞把行程告诉她,她去接机。张鹏飞想了想,告诉她还有半个月。

  他不是不想结交这个女人,可是他知道自己内心对于女人那不安分的东西,还是少惹事非吧。

  可是他不知道挂上电话后的张小玉却很激动,欢呼着大叫道:"臭小子,给你个惊喜!"

  ……

  当张鹏飞拎着皮包从机场通道走出来的时候,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按照事先安排,双林省这边会有人接他。

  张鹏飞刚走出来,一个靓丽的女人便进入了他的视线。她身材高挑,穿着白色的紧身T恤和一条惹人眼球的贴臀短裤,一身简装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

  张鹏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两下。

  怎么会是张小玉?

  "怎么……不认识了?"张小玉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张小玉笑得花枝乱颤。

  "姐,我……"张鹏飞口干舌燥,不知道说什么。

  张小玉的丰满与性感对他来说有着天大的誘惑。

  "臭小子,别愣着了,跟我走吧。"

  张鹏飞聪明地反应过来,激动地说:"原来你……你就是张书记安排来接我的人?你昨天就知道今天来接的是我?所以才发发短信……试探我?"

  "哈哈……"张小玉娇笑起来,"果然聪明!"

  张鹏飞停下脚步,说:"老实交待,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说清楚,我不和你走。"第3章 以后姐罩着你

  张小玉略显无奈,右手推着他的后背往前走,说:"老实说吧,你所说的张书记是我家老头,至于我嘛……现任三北刚铁集团双林分公司总经理。"

  张鹏飞猛烈地擦汗……早知道她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级别如此高。

  见到张鹏飞发愣,张小玉又推了她一把,"怎么啦,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张鹏飞摇了摇头,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是啊,我们真是有缘,早知道我家老头让我提前回来就是为了接你,我还不如陪着你在京城多玩几天一起回来呢!哎,当初心里还埋怨他呢,心想是什么人物啊,还要我亲自去接!"

  "我没有一官半职,劳驾不起你啊!"

  "瞧你说的,猪头,不许说这话,姐姐来接你是必须的,呵呵。更何况……我可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了!"

  张小玉真不敢相信,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那位老人的亲孙子!张鹏飞没有说话,对于家世他不愿多谈。

  "以后姐姐就是你的领路人,官场上的事啊,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张小玉拍着张鹏飞的肩膀,领着他坐进了自己的车。

  张鹏飞也没想到阴差阳错地认了个领导的女儿当姐姐,这种机会真是难得。

  张小玉看着旁边的年轻人不卑不亢若即若离,好生敬畏,并且在敬畏中有种复杂的思绪。

  张小玉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弟弟,你这样的身份为啥还回这穷地方工作?"

  "这是我自己的要求,我……我不想离‘他们’太近,想靠自己!"张鹏飞坚定地说道。

  "呵呵,你还真是个小白!"张小玉笑得前后乱颤,惹得张鹏飞在一旁心缘意马,毕竟那胸前的碩大就在眼前晃动,发自骨子里的媚态令男人吃不消。

  "鹏飞,等你进入了这个圈子就会明白今天说的话有多么愚蠢!首先你不可能离开‘他们’,其次只靠自己你一辈子就是个科员!"

  张鹏飞有些不服气,但也没多说什么。

  "鹏飞,以后姐罩着你,官场上我比你懂得多,就让我帮助刘家培养出一位封疆大吏吧,呵呵……"

  张小玉越说越开心,看向张鹏飞的眼中满是火热。

  ……

  進入市区后,张小玉拉着他来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门前。车刚停下,就有保安跑过来,为张小玉拉开车门,露出职业性地微笑,"张总,您要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张鹏飞左看右看,张小玉知道他肯定要说自己浪费,先开口道:"别看了,这家酒店是我们公司的,平时迎接客商用,不用我花钱!"

  张小玉带着张鹏飞来到房间,张鹏飞换了身衣服,坐在她身边问道:"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张书记?"眼神盯着她誘人的身体。

  "等明天的吧。"张小玉没有转身,单独面对着这个小男人,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两人各怀鬼胎,一时间陷入安静。过了一会儿,两人下楼随意吃了些东西,张小玉担心有闲话,二人直接分手。

  望着张小玉的背影,张鹏飞有点无奈。她的那点心思,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什么意思,可是自己好像真的不想谈恋爱。不过有没有心动就两说了,毕竟这种大家庭里出来的女人与众不同,气度不说,性格更是吸引人。

  明明在外人面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一但爱上了某个人,那可就是要了命的追寻,这点他深信不疑。也许高层女人的通病,就是真爱难寻,缺少爱的经验吧。

  回到卧室洗了澡,然后躺在床上想睡觉,却意外的接到了老妈的电话。

  "儿子,回家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老妈责怪地说,不过声音里却满是慈爱与关怀。

  张鹏飞听到母亲的声音,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五年没见面了,这种思念是何样的痛苦!虽说每年都有寒暑假,不过张鹏飞不想花刘家的钱,也不想劳累母亲,每年都勤工俭学,就连平时也给两个高中女生补课以供自己的学费。

  对于儿子的倔强与自负,母亲理解并支持,虽然每年春节的时候都想儿子想得流眼泪,可是母亲每次和儿子通话都是欢笑着。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二十多年来两人相依为命。

  "妈……我……"张鹏飞叫了一声,却再也说不出话来,想到过几天就能见到她了,心中更是激动万分。

  "儿子,怎么了这是……就快见到妈了,怎么还成了大姑娘!"听到儿子声音不对,老妈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分离了五年,母子二人全都狠心的不见一面,这在外人看来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张鹏飞发觉自己失控,调整一下才说,"妈,我现在就在江平市,明天去见张书记,估计很快就回延春。"

  "在江平玩两天也行,不用急着回来。"

  "妈,最近还好吗?"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张鹏飞突然想起来一事,机警地问道:"妈,你现在还上班吗?"

  "呃……儿子,妈有事想和你说,我……"

  这么吞吞吐吐的,会是什么事?

  "妈,你说吧,不论你做了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我大了不用你惦记,只要你生活得好,我就开心。"张鹏飞说出这话来,心底涌起一鼓自豪,他觉得自己是时候说出这话来了,自己应该有能力承担些什么了。

  老妈自然也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自然心里十分的骄傲,"其实妈三年前就不上班了。你大姑手下有一家控股的重型汽车公司,她让我做了东北的销售总代理。你也知道代理商是比较好做的。这几年东北大搞建设,生意很不错,我又和其它厂商联系,代理了好几款车型,顺便做起了中等轿车的生意。"

  "东北的总代理!"张鹏飞倒吸了口冷气,从床上坐起来,他知道刘家的大姑是做生意的,国内有名的富婆,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帮起了母亲,想想还是自己"父亲"的功劳啊。"妈,东北的总代理……你老实说,一年赚几千万啊?"

  他对汽车代理的这账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大姑可真是大手笔啊。

  母亲在另一头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害羞地笑道:"鹏飞,你不知道妈当初看到第一个月的收入时也吓了一跳,现在做了三年,加上偶尔还搞搞买进卖出的小房产,嗯……现在有几个亿了……"

  三年……几个亿,这挖金的速度,多少令人吃惊,张鹏飞半天没说出话来。

  "儿子,你别生妈的气,妈当时没有告诉你,就担心你的性子急,所以……我想等你工作以后再告诉你,你……不会怪妈吧?我知道你对‘他’一直无法接受,可是……他必竟是你爸……"

  张鹏飞知道母亲误会自己了,立刻解释说:"妈,我看开了,其实有刘家这门亲,对我未必不是件好事。我只恨这么多年他对你的漠视!"

  "儿子,其实他……一直没有变心,可是为了他的前途,妈只能再忍一忍了……"

  "他到是底是爱你,还是爱当官!"张鹏飞的火爆性格发作了,和过去冲动时没有两样。

  "鹏飞!"

  母亲的喊声令张鹏飞清醒不少,"妈,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想起我和你曾经受到过的白眼就……无端的恨起他来……"

  想到离开延春之前的生活,他就很痛苦,从出生到长大,他可是一直被称为私生子的!虽然有父亲,可是父亲并没有在身边,也不能公开他的身份,这对张鹏飞幼小心灵的伤害很是巨大。

  "妈明白,可是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进了官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许等你进入了这个圈子才能理解他的苦处吧!"

  "妈,别说了,为了您我会适着改变态度……"

  "儿子……"

  "妈,你现在是富婆了,我也是有钱有势的二世祖,说什么也应该高兴才对!"

  "等你回来,妈有礼物送给你!"第4章 男人早上的通病

  昨夜和老妈捧着电话长谈,张鹏飞翌日醒来,已经快十点了。拉开窗帘,艳阳高照。

  伸了伸胳膊,有点困意未消,正想爬到床上睡个回笼觉呢,外边有人敲门。"谁啊?"张鹏飞以为是服务员,不满地问了一句。

  "小坏蛋,是姐!"门外的却是张小玉的声音。

  张鹏飞心想这妞来得真是时候,二话没想就跑来开门。张小玉进来一瞧,花容失色,指着张鹏飞的下身喊道:"流氓!"

  张鹏飞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得无地自容起来。健康男人早上的通病……

  张鹏飞回身去穿衣服,脸上讪讪的,"那个……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冲个澡。"

  "流氓!"张小玉骂完,自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接着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

  一个三十几岁的成年女人倒在自己的床上捧腹大笑,张鹏飞多少有点骄傲,不敢多看这香艳场景,快步跑进了卫生间。

  见张鹏飞走了,张小玉还偷偷地回想着刚才的场面呢,想想那高高的家伙,啧啧……不知道去掉了那小内裤是啥样子……想着想着老脸通红。

  张鹏飞回来的时候,见张小玉的脸还通红,取笑道:"干啥呢,还陶醉呢?"

  "坏蛋,快穿衣服,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见我老爸去!"

  不敢再多言,担心这女人发起火来吃了自己,快速穿衣,两人匆匆下楼。这一折腾,已到中午。户外阳光四射,热得两人快步跑进车里吹空调。这种俊男靓女的搭配,引得一片尖叫声和口哨声,两人仿佛一对金童玉女。

  "姐,我们走在一起,还挺配的呢。"

  "配个屁,张鹏飞,我可警告你,你要再调戏我,小心我一脚踢你下车!"

  张小玉先带着他到了江平市最有名的海鲜城,富丽堂皇的十分耀眼。两人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全由张小玉点菜。听到点的菜名,还有那瓶法国红酒,张鹏飞就知道这顿饭没几千下不来。

  菜上来了,张鹏飞很绅士地满上酒,这点礼貌还是有的。张小玉偷偷观察着他的神情,怎么感觉像一对小情侣似的呢。

  "那个……嗯,想好去什么部门工作了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小玉做态地问道。

  张鹏飞吃着螃蟹,想了想说:"我一个外来的,随便捡个别人剩下的就行了。"

  张小玉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做作的,叹口气说,"先不说刘家的背景,就凭你是我的弟弟,我也要帮你!你要记着你的身份很高贵,该摆架子就要摆架子,否则只能受人欺负!"

  "姐,我记下了,我知道你说的有理。"张鹏飞虚心接受,别看对面的女人偶尔像个小孩子,可是官场上的道道可比自己强多了。

  "一会儿见了我爸,该怎么说话你知道,不要耍小聪明,领导就讨厌遇到比自己聪明的,与领导说话,要时刻体现出领导的智慧,明白吗?"

  "嗯,"张鹏飞只能点头。

  "好了,我也不倚老卖老了,快吃吧,你别怪姐多事啊!细节决定成败,你是颗好苗子,也有好的背景,姐看好你。"

  张鹏飞的血此刻沸腾了,不过只见过几次面而已,人家就这么坦诚相待,想不感动都不行。"姐,谢谢你。"

  "都叫我姐了,还客气什么!"

  刷卡结帐的时候,张鹏飞吓了一跳,两个人吃掉了八千多块钱,那瓶酒就好几千!见到张鹏飞的神色,张小玉淡然一笑,"我去延春时,你再请我!"

  这种给男人面子的细节心里,更令张鹏飞对她产生了好感,"姐,我老家穷,只能请你到我家吃碗朝鲜族的冷面,外加一盘泡菜。"

  "呵呵,成交,去你家看看阿姨也不错,听说是位大美人呢。"

  两人闲聊着去见张书记,经过门卫时,警卫还给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张鹏飞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鹏飞走进张书记的办公室时,态度坦然,平静地望着眼前的的男人。张耀东满身都是上位者的气势,表情严肃,不怒自威。

  张耀东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心说不愧是刘家的子孙。其实他并不知道,张鹏飞只是戏演得好一点而且已,心里也紧张得要命。

  "张书记,您好!"张鹏飞弯了弯腰。

  "鹏飞,你好!"张耀东挤出一丝笑容。

  "爸,我先出去了。"

  张小玉离开时从后面拍了拍张鹏飞的后背,他就感觉一股温热袭卷全身,让他不那么紧张了。对面坐着的可是一方大员,放在过去就是个诸侯了!

  "鹏飞,这里没有外人,你坐下说。"张耀东不像之前那么严肃了,刚开始多少也有些考量的意思。

  张鹏飞坦然坐下,心里也适应了。

  "鹏飞啊,有话我就直说了,你真的要回延春,不想呆在省里?"

  "那里必竟是我的家乡,我……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你就把我当成是你的伯伯!"张耀东心里对他更加赞赏了,这小子有希望!

  "我是这样想的,延春是我家乡,我理应当回去锻炼。"

  "扎根基层,很好!"张耀东点点头,随后又笑道:"要说留在省里,真不如留在京城了呢,看来刘老也是这个想法了。"

  张鹏飞点点头。

  "鹏飞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有话就直说了,一会儿延春的孙常青书记要来,现在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

  张鹏飞默默思量"复杂"是什么意思。

  "你的具体工作就让孙书记来安排,他是我的老部下了。"

  这话张鹏飞听明白了,孙书记是自己人!

  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秘书领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张鹏飞心说这就应该就是延春的一把手孙常青了,便站了起来。

  张耀东指了指张鹏飞说:"长青同志,这位就是我从京城挖下来的张鹏飞,才子啊,交给你了!"

  "张书记放心,我们延春缺的就是人才!"

  张鹏飞主动地伸出手来,"孙书记,谢谢你。"

  "嗯,不错!"孙常青对张鹏飞很满意。

  几人客套一翻,才落了座。孙常青看了眼张鹏飞,转向张耀东说:"老书记,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张书记说:"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孙常青仔细斟酌了语言,说道:"信访办接到一封举报信,状告延春合作区管委会主任刘一水等人收受利民集团巨额贿赂。您也知道刘一水是省里刘副书记的侄子……"

  张鹏飞眯起了眼睛,他感觉张耀东是有意让他听到这些的!他先是说延春复杂,接着孙常青又说到了省里的刘副书记,这里面很玄妙啊!第5章 你吃醋了?

  "确有此事吗?"张耀东不经意地看好了眼张鹏飞,发现他正在思索,眼前一亮。

  "利民集团自从进入合作区以后,明显存在问题。方国庆市长以利民集团是延春的利税大户为名,一直没有深入调查,所以……"

  "我会和纪委江书记说明情况的,估计此事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那就好了!"孙常青很高兴,看向张鹏飞说:"老领导,您看鹏飞同志的工作……"

  "你看着办!"张耀东淡淡地说道。

  孙长青心里很震惊,这年轻人到底什么背景,连张耀东都出动了?难道和张书记有某种关系吗?

  想到这些,他说道:"先把鹏飞安排在某个局吧,去基层锻炼一下。不知道鹏飞是学什么专业的?"

  张鹏飞利索地回答:"大学我学的是法律,后来学了经济和新闻。"

  孙长青看向张耀东,撮着双手说:"老领导,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如先把他的关系放在省纪委,等纪委派工作组下去调查合作区的时候,让鹏飞挂上一个名额……"

  张书记低头沉思,他知道孙长青下了招妙棋,让张鹏飞以省纪委的关系去延春,然后再调到延春任职,这一切都给了他巨大的机会。先让他在省里渡了一层金,再去基层肯定会有压倒性的优势。

  "鹏飞,你觉得呢?"

  张鹏飞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切听领导安排。"

  "那就这样吧。"张耀东点点头。

  "两位领导,那我先就走了……"张鹏飞可不想打扰两位领导谈事情。

  张耀东对他更加满意了,这小子很懂得察言观色啊!等张鹏飞走了,孙常青也赞叹道:"很懂事的小子!老领导,他……"

  "别瞎猜了,他和我没关系,人家的根在京城!"

  孙常青恍然大悟。

  张小玉带着张鹏飞离开,在路上张鹏飞把刚才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

  张小玉冷笑道:"这个孙常青好精明,他这是把你当成筹码了!"

  "什么意思?"

  "你小子就是单纯!孙常青这是利用你和我爸的关系呢!你不知道他和延春的方国庆斗得很厉害,方国庆是刘副书记的老部下,合作区的刘一水又是刘副书记的侄子。说白了吧,孙常青与方国庆的矛盾其实就是我爸和刘副书记的矛盾!"

  "天啊,好复杂!"张鹏飞这才明白,张耀东为什么说延春乱了,原来这里涉及到省里一二把手间的较量,而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筹码!

  "所以你要处处小说,有不懂的就来问我。"张小玉担心地看着张鹏飞:"我爸也真是的,你刚入职就把你扯进了这里面!"

  "我就是一个小人物,那些事与我关,我只做好自己的就行了!"张鹏飞到是坦然。

  "你能这么想很好,走吧,我带你转转去……"

  ……

  第二天一早,张鹏飞接到了张小玉的电话,张耀东让她陪着张鹏飞去报道,所有关系已经安排好了。

  一切有张小玉的出面,复杂的程序也变得简单起来。张小玉直接把他领到了组织部部长面前。组织部部长贺保国五十岁左右,是个微胖和蔼的笑面虎,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透露着精明。

  他紧紧握着张鹏飞的手客气地说了不少鼓励的话,最后语重心长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贺保国这位省委常委亲自安排秘书送张鹏飞二人去省纪委监察厅,不料半路上,张小玉又接到了纪委书记江山的电话……

  张小玉苦笑着对张鹏飞说:"你一个小人物,害得省委几位常委都给下面的人发了话,哎,我当初都没这种待遇!"

  "就因为我有背景吗?"张鹏飞心里的滋味有些古怪,长叹一声。

  监察厅的厅长焦铁军一点官架子也没有,客气地说已经接到领导了指示,暂时把张鹏飞安排在监察厅的调查二科。

  从监察厅出来,张鹏飞也是体制内的人了,此刻已是中午,汗水经浸湿了衣服,张鹏飞抬头望了望火辣辣的太阳,对张小玉说:"姐,我明白你的话了,我确实离不开刘家的关系啊!"

  "还有我的关系!"张小玉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又认真地说道:"如果你没有熟人,什么也干不成!"

  张鹏飞苦笑不语,张小玉也知道他的迷茫,让他闭着眼慢慢思考。接受一件新兴的事物,总是需要时间的。

  ……

  监察厅虽然不是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部门,但是它所管泛围之广令这个部门很有权威性。当下官员没几个屁股是干净的,所以厅长焦铁军混得风声水起,人脉关系很广。可以说他要是想动一动谁,想给谁使使阴招那是很容易的,各个部门的人都很巴结他。

  当这位正厅级人物领着张鹏飞来到调查二科时,不由得令三位正副科长,和手下的科员们好奇起来,心说这位长相帅气的大学生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厅长大人亲自出马?

  焦厅长简单地说了几句话,把张鹏飞介绍给了同事们,正科长黄永贵和两位副科长陈喜、刘泽立刻迎上前来和张鹏飞握手,大家客气地寒暄几句,张鹏飞又和各位同事们一一握手,这举动令包括焦铁长在内的所有人暗自佩服。

  焦厅长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做到他这个位子能亲自送一位小科员过来,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张鹏飞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了。

  张鹏飞来到一名漂亮的女科员面前,热情地说出手来,"您好,以后请多多关照!"

  女科员从座位上站起来,显示出了曲线完美的身材,职业女装穿在她的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那胸前的高耸和妙曼的臀部十分的养眼。虽然她脸上的容颜青春而有活力,仿佛是位大学生,但是这丰满熟透的身体却是隐约透露出了女人那吸引人的魅力!

  张鹏飞的眼神在她那上三路和下三路扫了个来回,心里赞叹不已。

  "你好,我叫贺楚涵!"说完又露出顽皮而可爱的笑脸接着说:"张鹏飞同志,第一次见面怎么也要给我送点见面礼吧?"

  张鹏飞见贺楚涵开朗活泼,就知道她肯定是属于那种大大方容易接触的人,所以也笑着说:"不是不想啊,不过只有女朋友我才好意思送礼物啊,呵呵……"

  此话一出,本来有些严肃的办公室内立刻哄闹起来。

  "哟,张鹏飞,不简单啊,刚来上班就占我们女同志的便宜!"说这话的肯定是有些嫉妒贺楚涵长相并且对张鹏飞有好感的女同事。

  "哈哈,小贺正好没有男朋友,我看和张鹏飞正好一对嘛,男才女貌,天作之和!"说这话的自然是暗恋贺楚涵又不敢表白的男同事,所以此话有些酸。

  "不过嘛,小贺可是千金之躯,就怕小张降伏不了他呀!"

  "讨厌,全是你干的好事!"贺楚涵气得俏脸粉红,栅桃似的小嘴巴嗔怪地瞪了张鹏飞一眼,但是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张鹏飞不急不忙,大笑着说:"笑一笑,十年少,呵呵,如果大家赏脸的话,今天中午我请客吃饭!"

  "好啊,你小子不怕我吃穷了你,我就去!"贺楚涵当仁不让,私毫没有小女生的做作和腼腆。

  张鹏飞心说这小女子有点意思,那两只闪烁明亮的大眼睛,处处含情,不禁让自己的心不老实起来。

  贺楚涵发现了张鹏飞火辣灼热的眼光,轻轻咳嗽一声暗示了一下,张鹏飞自然地收回目光,同时说道:"同事们,晚上我请客,请大家赏个脸!"

  这次回答的声音有些稀稀拉拉,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把诧异地眼神投向了张鹏飞和贺楚涵,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像是说被贺楚涵看上的男人,我们去凑什么热闹?

  张鹏飞心说难道自己过于张扬了吗?而贺楚涵的心里则有点兴奋,心说没准利用这个傻小子帮下自己!

  工作开始,同事们无非就是说说家常,看看网页。张鹏飞初来,觉得有些寂寞。还好这时候接到了张小玉的电话。

  "鹏飞,感觉怎么样?"

  孤单的时候听到张小玉那甜蜜而赋有磁性的嗓音,张鹏心中一阵快慰,微笑着回答道:"嗯,一切都好,无所事事。"

  张小玉轻声笑起来,"办公室工作就那么回事,注意不要得罪领导就行了。中午等我,我去接你吃饭。"

  "我看算了吧,楼下有食堂。"

  "听我的!"

  张鹏飞无奈地挂断电话,他突然发现当一个女人对自己强硬起来的时候,自己从来不懂得拒绝。张小玉强硬起来更加的媚惑人心。那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仿佛触手可及,喉间不经意地有些火热干燥。

  张鹏飞嘴角边玩味着无奈的动人的笑容落在旁边贺楚涵的眼中,她嘿嘿笑起来,好奇地问道:"你女朋友?"

  张鹏飞向来讨厌别人过问自己的隐私,所以他的回答令贺楚涵差点栽倒。

  "你吃醋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爱在城市》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8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