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情浓好似饮鸩》沈言欢傅景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情浓好似饮鸩》沈言欢傅景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欢爱

  化妆间偌大的镜子照映出羞耻的一幕。

  屋子里弥散着欢爱的气息,男人神色阴戾,手里的动作没有半点温柔。

  沈言欢绝望地盯着天花板,身子随着男人的节奏在颤抖。

  凌乱的头发肆意散落,哭花了精致的妆容。

  男人一阵低吼,一把松开沈言欢的腰肢,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

  傅景琛狠狠地攥着她的下巴,勾起一抹冷笑:"欢欢,你还真是下贱!"

  女人吃痛的咬牙。

  沈言欢死都不会想到,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会在化妆间强、、暴了她。

  她曾经幻想过跟他的第一次,却不想竟是这样的折磨。

  傅景琛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像一只野兽撕碎了她的婚纱,粗暴地将她推到在梳妆台上,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要她,言语之中说得是那样羞辱人的话。

  沈言欢的心空落落的,她的景琛不会是这样的人。

  可是眼前的一切彻底粉碎了她的希冀。

  "婚礼照常进行。"傅景琛卷起袖子,厌恶地踢开那带血的婚纱,"但新娘不是你,沈言欢,你只要记着,这是你欠我的。"

  他说,沈言欢,你让我恶心!

  心口火辣辣地疼,沈言欢木讷地听着楼下响起的音乐。

  这本该是她的婚礼。

  沈言欢闭上眼睛,任由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进耳朵里。

  耳畔咣地一声,门被重重地关上,傅景琛落了锁。

  沈言欢身子一颤,依旧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跌落在地上,视线触及那破碎不堪的婚纱,被血染透的白色婚纱,连带着她的希冀一起沉入地狱。

  她绝望地攀在窗户上,看着傅景琛挽着那个娇羞可人的新娘步入婚礼的殿堂。

  "这不是沈家二小姐吗?"

  "是啊,不是迎娶大小姐,怎么会是……"

  "沈言欢那样声名狼藉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傅少。"

  ……

  她靠在那儿,身子顺着墙壁滑落。

  声名狼藉?

  她守了一辈子的清白,就在前几分钟,被她最爱的男人玷污了。

  沈言欢看着傅景琛在沈暮雪的额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看着沈暮雪娇羞地低下头,说她愿意。

  这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如今全部碎成了渣渣。

  她听到心口崩裂的声音。

  沈言欢拖着狼狈的身子,慢慢朝门边爬过去,就在那一瞬间,本该在外面宴请宾客的男人,犹如魔鬼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

  男人居高临下,皮鞋重重地踩在她的手上,傅景琛略微一用力,冷冷地盯着她:"可还满意你看到的一切?"

  "为什么?"沈言欢哽咽着问道,视线落在跟着傅景琛进来的女人身上。

  原来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她才是最傻的那一个。

  沈暮雪得意的笑,轻蔑地道:"沈言欢,你跟你母亲一样下贱,你真以为景琛爱得是你?"

  "沈暮雪,你这个白眼狼!"沈言欢咬牙,整个胸腔都疼得不行。

  沈暮雪慢慢往前走,她蹲下身子,猛地撬开沈言欢的嘴,不知道喂了什么药进去。

  她一松手,嫌恶地拍拍手上被沈言欢沾湿的手,冷笑道:"好好享受吧,你个贱表子!"第二章 噩梦

  是夜,沈言欢头痛欲裂,她不知道沈暮雪给她喂了什么药。

  白天的画面,一幕幕在脑海里回荡。

  那个宠她如斯的男人为什么忽然变了一个人。

  沈言欢做了一个噩梦,她梦到有人拿着刀割开她的脸,撕下她的脸皮,只剩下流着鲜血的肉。

  她猛地惊醒。

  四周一片漆黑。

  滴答——滴答的水声格外清晰。

  她在哪里?

  沈言欢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浑身酸痛难耐,下面隐隐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白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忍住眼泪在墙壁上摸索,吧嗒一声,刺眼的光灼烧着她的眼。

  沈言欢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

  沈暮雪倒在红色的婚床上,她的心口扎着一柄刀,鲜血顺着白纱流下去,浸染了红色的床单,深红地有些刺眼。

  沈暮雪死了?

  她吓得脸色苍白,木讷地站在原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忽而被推开,有人从门外进来,猛地抬手给她一个巴掌,沈海生气得直哆嗦,他指着沈言欢吼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尚且懵逼的沈言欢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沈海生却笃定她就是杀人凶手。

  脸上火辣辣地疼。

  她摇头,绝望地想要去抓父亲的衣服,可是沈海生厌恶地推开。

  "欢欢,我知道你恨她,可你为什么要杀了她?"沈海生恨铁不成钢,气得身子都在颤抖,他听到一阵凄惨的尖叫,才从楼下跑上来。

  可谁知道眼前的一幕,彻底让他慌了神。

  沈暮雪是沈家养女,地位自然不比沈言欢,可是白天发生的一切,让他重新审视了这个养女的身份。

  他平日里骄纵沈言欢,可也没想着自己的女儿会做这样的事情。

  "爸,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是傅景琛,一定是他。"

  沈言欢凝声,忽而对上那双阴戾的眸子,男人就站在沈海生的身后,可那强大的气场依旧有些震慑人。

  她以为傅景琛跟自己的妹妹勾搭在一起,她不过是被抛弃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发生的一切,让她有些看不明白。

  男人的神色变了,眼眸变得温柔,夺步进门,猛地抱住沈言欢。

  他是那样的温柔。

  "欢欢,我在,别怕。"

  他低头,贴着她的脸,死死将她拥在怀里。

  沈言欢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手抱得很紧,他一把将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屋子里弥散着浓重的血腥味。

  沈海生站在那儿,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暮雪威胁欢欢想取而代之,心生妒意想杀欢欢,一不小心捅死了自己。"傅景琛丢下这几句话,便抱着怀里绝望的女人离开。

  沈海生盯着那远去的背影,眸色颇深,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释然。

  而此刻,回到房间的傅景琛重重地关上门,凶狠地将人丢在床上,他眼底露出厌恶的神色。

  "你那么恨我,为什么要替我开脱?"沈言欢仅存的一丝傲性,怒目瞪着傅景琛。

  "开脱?你真以为我要救你,欢欢,我说过的,这才刚刚开始。"

  男人俯身,撩过她的耳垂,他像个疯子一样,在她的脖颈之间落下细密的吻。第三章 撕裂

  他撕裂了所有的美好,如同此刻撕裂她的衣服那样。

  傅景琛狠狠地在她身上发泄着心底的怨念。

  他抱着未着寸缕地沈言欢,让她正视镜子里的自己。

  "我亲爱的傅太太,看看现在的你,是多么的放荡,多么的不堪。"他的污言秽语,犹如刀子一样,一点点剜在沈言欢的心口。

  她早就麻木的四肢,在欢爱之后,变得颤栗。

  傅景琛将她锁在房里三天三夜,无休止境地要她,直到第三天,沈暮雪的命案开始发酵。

  鹿城大街小巷都在传着沈言欢心狠手辣,嫉妒妹妹嫁入傅家,不惜亲手杀死她的传闻。

  甚至有人拿着报纸,指着沈言欢的脸,骂她是毒妇,骂她是杀人凶手。

  照片上的人是沈言欢,她手里拿着刀子,狠狠地捅向沈暮雪的心口,她成了杀人凶手。

  可只有沈言欢知道,那张照片是假的。

  ……

  三天三夜,被囚在漫无边际的黑暗牢笼当中,沈言欢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一样呆呆地坐在那儿,她傻傻地笑。

  "呵呵。"沈言欢木讷地靠在那儿,她像个木偶一样,"傅景琛,你不怕遭报应吗?"

  门忽而打开,一群人鱼贯而入。

  刺眼的闪光灯照射过来,沈言欢下意识地捂着眼睛。

  "沈小姐,请问沈暮雪是不是从小被沈家虐、、待?"

  "请问沈家用了什么手段才将这件案子压了下来?"

  "沈小姐,你出于什么目的杀了你妹妹?"

  沈言欢无措地看着这群逼着她承认自己是凶手的。

  她绝望地抬起头,控制不住的怒吼:"我不是凶手!"

  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爆炸开来。

  "证据确凿,沈言欢你还真是不要脸。"

  不知道是谁开了口,谩骂声铺天盖地,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就是那个十恶不赦,心肠歹毒的杀人凶手。

  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血腥画面,她拿着刀子,死死地捅进沈暮雪的心口,甚至听到血肉割裂的声音。

  她疯了一样张牙舞爪。

  而此刻隐匿在暗中的人,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傅景琛慢慢朝这边过来,他从人群中走出来。

  傅景琛一把将人从地上抱起来,他将她护在怀里,说着欢欢别怕的话语。

  可惜沈言欢早就对他没了期许。

  他温柔地拨开她额前的刘海,对着众人呵斥:"几位私闯民宅,倒是厉害得很。"

  被男人凶狠的眸子所震慑。

  沈言欢知道,如果没有傅景琛的允许,这些娱记怎么可能踏入傅宅半步!

  她冷笑地看着傅景琛:"什么仇,竟让你这样恨我,傅景琛,你的父母健在……"

  "你会想起来的,我亲爱的傅太太。"

  他勾唇浅笑,这般温柔的模样,步步将她推向地狱,毁去所有的美好。

  傅景琛转身,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抛出一份鉴定。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

  "沈言欢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这件案子转交给徐洛亲手来办,诸位要是有疑问,亲自去问徐警官吧。"

  言毕,傅景琛抱着沈言欢离去。

  骄纵跋扈,心狠手辣的沈言欢,怎么可能是精神病患者?第四章 医院

  青山医院。

  401病房,小护士推门进来的时候差点吓坏。

  她攥着手里的药瓶,视线落在那个靠在窗户前的女人,穿着病服苍白着一张脸,头发凌乱,却依旧掩盖不了她身上的美。

  沈言欢生得动人,像极了她已故的母亲。

  学生时代就是校花级别的人,可偏偏沈言欢的心底只有傅景琛,在世人的眼中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注定佳偶天成。

  可偏偏,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粉碎了所有的美好。

  "沈言欢,你该吃药了。"

  小护士愣在原地,看那木讷的冰美人慢慢抬起头,凹陷下去的双眼,枯瘦的脸颊,无一不透露出这些天她过得不好。

  沈言欢抱头:"我没病,我不吃药。"

  "傅先生说了,一定要亲自喂你喝下去。"小护士之前还存了一丝同情,可是突然失控的沈言欢让她生了一丝厌烦。

  就像是触动了炸弹的开关一样,沈言欢疯了一般撞击过来,药洒落一地,她凶狠地推开小护士,往门外去。

  "快抓住她!"

  女人嘶吼,门外响起警报声,沈言欢用尽全力,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往楼下跑,脚下一个踉跄,头着地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五个男子将她团团围住,那尖利的针,她看到冒出来的几滴药水,浑身战栗,冷汗直冒。

  护士慢慢走过来,她笑着道:"你接着闹啊。"

  那挑衅的眼神,她的手一用力,打完针之后的沈言欢慢慢变得安静起来,她蹲在地上,怀抱着自己,极度缺乏安全感。

  而此刻站在高楼上,窥探这一切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怪异的笑。

  ……

  热,浑身燥热不安。

  好像有许多的蚂蚁在爬,在撕咬。

  她的喉咙干燥,心里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

  浑身湿透,热汗一层层。

  "水……我要水……"

  哐当,沈言欢的手胡乱地在空气里抓着,碰到了水杯,地上湿透了一片,她的脑袋昏沉,浑身热得不行。

  沈言欢伸手脱去身上的衣服,她趴在地上,把脸浸泡在那水里。

  忽而门被打开。

  那刺耳的声音,让人难受。

  门外进来三个彪形大汉,身材魁梧,眼底露出邪-淫的笑意,他们二话不说朝着沈言欢过来。

  肌肤相亲,沈言欢的手微微颤抖,被那陌生男人抚摸着,她羞耻地觉得竟然有些释然。

  起码缓解了之前滋滋入骨的酥麻感,她不受控制地扭动身子。

  那些个男人迫不及待地去扯沈言欢的衣服。

  一念入魔。

  等到沈言欢感觉自己被三个男人撕扯的时候,她本能地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可是她没有力气。

  眼泪顺着滑落下来,她呜呜呜地在那儿尖叫,濒临崩溃的边缘。

  此刻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手里拿着摄像机,眼底的神色特别渗人:"沈言欢,你绝望吗?"

  她死死地咬着下唇,虚弱地踢腿,就是不想那些男人碰她。

  她的视线落在那个男人身上。

  "求求你,杀了我吧?"

  "想死?"傅景琛笑了,"你该记起来了。"

  内心一阵触电,沈言欢闭上眼睛,眼前的靡乱一点点地将她拉回学生时代,她盯着傅景琛,咬牙:"你跟她,是什么关系?"第五章 坠入地狱

  沈言欢,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报应。

  耳边嗡嗡嗡作响。

  傅景琛伸手一把将女人从地上捞起来。

  面色潮红,她被他摸得浑身战栗,他懂她身上所有敏感的地儿,舌尖略过耳垂,沈言欢轻哼一声,媚眼如丝。

  "舒服吗?"

  被下了药的沈言欢早就失去了理智,唯独靠着心中的那点疼痛保持清醒。

  她点头。

  "求我,求我要你。"

  他的手冰冷,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往下,猛地攥着她的腰肢,轻轻捏了一下,他咬牙,猩红着眸子,像个眸子一样嘶吼。

  "求我啊,沈言欢,你看看你现在下贱的样子!"

  "唔……"

  他猛地低头,湿润的唇瓣,撕咬着沈言欢的唇瓣,他在惩罚她。

  就在女人微微睁开眉眼的时候,她猛地勾住男人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他的嘴角,鲜血夹杂在两人唇齿之间。

  血腥味弥散,越发刺激了男人的兽语。

  四周忽而变得嘈杂起来。

  有火光照映过来,听到有人在嘶吼。

  "着火了,快点走,着火了。"

  火势蔓延,入夜之后的青山医院乱成一团,而此刻401房间如火如荼,沈言欢扭动着腰肢,浑身燥热难耐,男人伏在她的身上。

  火热的吻落满全身。

  她忍着疼痛,夹杂着眼泪,那犹如火苗蹿起般的欢愉。

  一身热汗。

  火势蹿了上来,略微恢复过来的沈言欢,不住地往后退,她不敢去看傅景琛,不敢对上那双猩红的眸子。

  他是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傅景琛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她挣扎着在黑暗中撕扯,不晓得莫到了什么,她猛地就着男人的头,狠狠地来了一下。

  "嘶——"

  她恨他,燃烧起来的恨意,沈言欢坠入地狱当中,那幽怨的眸子恨不得吃了傅景琛。

  青山医院乱成一团,沈言欢拖着疲惫的身子,往门口去。

  那只抓着她脚踝的手,猛地被她踢开。

  心口犹如被针扎了一样。

  她决绝地逃离,倒在血泊当中的男人,慢慢闭上眼睛。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沈言欢。

  ……

  车灯照射过来,宾利转弯的时候,司机猛地踩了刹车。

  坐在后座的男人微微皱眉,明显不悦。

  "有……有人。"差点撞上人的司机吓得直哆嗦,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忙下车。

  就在陆岩下车的瞬间,一双沾染上鲜血的手猛地扯住他的裤腿,那个狼狈的女人,浑身是伤,碎裂的衣服预示着她经历的一切。

  "救我。"干裂的唇瓣,刺痛的喉咙,她费劲最后一丝力气,死死地抱着陆岩的腿。

  男人嫌恶地想要抽出腿,可就在陆岩蹲下去的瞬间,他的瞳孔猛地瑟缩。

  那眸子犹如黑夜中的星辰,慢慢变得耀眼。

  陆岩一把抱起那个女人,眼底闪过一丝疼惜。

  "走吧。"

  男人压低嗓音,司机吓得不行,他刚才看清楚了,脸虽然花了,但是跟之前杀死沈家二小姐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司机也不知道,老板今天这是着了什么魔。

  而此时,坐在后座的陆岩,视线落在那沾满血的脸上,她的五官那样的精致,眉头深锁,手依旧死死地攥着他的袖子。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落在她的脸上,触碰到伤口的时候,她哆嗦了一下。

  "乖,不怕。"他轻拍她的背,好像怀里抱着的是此生至宝。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情浓好似饮鸩》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6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