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此间红尘喧嚣》顾恩恩季非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此间红尘喧嚣》顾恩恩季非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001】亲爱的,我回来了

  当法国的航班降落在S市时,顾恩恩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喜色。

  "季非离,我的未婚夫,我回来了!"

  顾恩恩在等行李的时候,一边不停的打着季非离的手机,可是连续打了五通电话,对方也一直没有回应。

  她皱了眉头,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

  今天是星期天,他应该没有在上班啊,他到底是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她有些赌气的抿着唇,待看到传送带上的行李箱到达眼前的时候,便弯腰去提。

  过程中,她的一头浓黑长发垂了下来,现出了白皙纤美的脖颈,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配着遮去半张脸的黑色大墨镜,更是凭添了一种别样的神秘感。

  此刻,机场的大厅早就已经布满了便衣特警。

  他们今天早上刚刚从线人那里截获一条可靠消息:两个争斗了许久的黑暗大团体最近斗争的厉害,其中一个团体的组织机密泄露,会经由法国流入S市,只要解惑那份机要文件,就可以彻底捣毁那个组织!为了能够顺利的完成行动,S市公安局特地请求军区特警队支援。

  而军区赫赫有名,号称"军神"的季参谋长,则坐镇指挥。

  "参谋长,陈队长请示,目标出现,我们是不是应该行动了?"

  "嗯。"

  犹如古老的大提琴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份不可抗拒。

  声音的主人放下覆在脸上的望远镜,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清俊的面容,高挺的鼻梁,浓黑的眉毛,薄薄的双唇透着一股神秘的孤傲。

  他就是号称"军神"的参谋长季非凡。

  顾恩恩小心的拉着自己的行李,带着急切见到季非离的心情向大厅外走去,突然,前面涌来一阵骚动,她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动作利落的走出机场大厅,上了一辆就近的出租车。

  季非凡从望远镜中骤然看到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嘴角不可见的微微上扬。

  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陈队长急切的声音,"呼叫,呼叫,我们这边出了问题,没有发现赃物,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季非凡的脸上浮上了一抹异样。

  这一次的计划天衣无缝,除了他,没有人事先知道消息,跟着他的同志也都全部屏蔽了外界的通讯设备,除了呼叫器,根本不可能向外传递任何消息。

  可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

  他敛了深色,吩咐,"下车".

  一个高大的身影向他跑来,粗气报告,"参谋长,情况查清楚了,装文件的行李箱被掉包了,是这个女人!"

  陈队长说着,便把平板电脑递给季非凡。

  琥珀色眸子看到平板电脑上的女人时,骤然掀起了一阵波澜。

  这……

  这不是刚刚他注意到的那个女人吗?

  他眉头微微蹙了蹙。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习惯对周围的事物进行不自主记忆,他刚刚在留意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自然也看清楚了她所在出租车的车牌。

  他抿着唇,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递给了陈队长,"查。"

  陈队长瞥眸看到平板屏幕上的车牌号,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快去排查。"

  与此同时,S市一幢漂亮的法式别墅中,正上演着一处别开生面的酣畅淋漓。

  顾恩恩来到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别墅,手里握着季非离寄给她的钥匙,满面笑容,心里涌上一种回家的甜蜜感觉。

  这里有她爱的男人,有着她一生的幸福。

  只是,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入目的却是生活给她开的一个大玩笑!

  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大学舍友安琪竟然背着她做出了那样的事。

  两人共同举着一把尖刀,死死的插入了她的心脏,击碎了她所有的美好,让她的无知和幻想都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震惊,绝望。【002】谈你的终生大事啊!

  顾恩恩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是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千斤万斤重。

  而她的心,正在一点点的下坠,沉到了无底的深渊。

  "恩恩……"听到门响声,季非离身形顿住,慌忙的爬了起来,裹住了那一片不堪,"你,你怎么来了?"

  而床上的女人也顺势拉起了床单,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顾恩恩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心里翻涌不休,脸上风轻云淡,"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

  这句话现在说出来,真心讽刺。她的迫不及待,她的满心期待,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

  她又看向安琪,心底的痛深沉了一些,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一分,"安琪,你其实不用遮的,毕竟大学的时候,我们总在一起洗澡,你的哪儿我没看过?"

  "恩恩。"

  安琪搂着身上的遮羞物,面带愧疚,"对不起,我和非离,我们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顾恩恩的嘴角的笑意缓缓的落了下来,眉宇间一抹尖锐的凌厉横生。

  她的转变,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进了安琪的心口。

  她竟不知道,向来柔软的的顾恩恩竟也有如今这样的骇然和凌厉。

  季非离挡在了安琪的面前,带着极度的保护,"恩恩,这件事情你听我解释,我本来……"

  "够了!"顾恩恩背过身子,紧咬住嘴唇,血丝一点点的渗出,"季非离,我不问,是给你脸,更是给我自己尊严。你不要脸,我还要!"

  说完这句话,顾恩恩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转身的刹那,她却泪如雨下。

  三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

  多么可笑。

  多么的触目惊心。

  顾恩恩无力的靠在墙上,全身无力。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几个握着重枪的绿色身影围住了她,挡住了炽烈的阳光。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精锐武装力量,淡淡然一笑,用尽了她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而后,昏了过去……

  "呼叫,呼叫,嫌犯已抓到,身上的东西都已被缴获!"

  季非凡听到呼叫器里面的回答,高深莫测的一笑,"回局里。"

  *

  病房里,输液管中的液体有节奏的静静滴落,透过玻璃窗,季非凡看到了脸色苍白,仍旧在昏迷中的女人。

  "医生,嫌犯的情况怎么样了?"陈队长很着急的问。

  "没什么问题,大概是情绪紧张和过度劳累造成的脱水,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病床上的女子,沉沉的睡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柔和的五官投下淡淡的阴影,整个人安静的就像一朵洁白的茉-莉花。

  陈队长还在和医生询问何时可以审问病人的问题,司机小李走过来很恭敬把手机递到了季非凡的手中,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脸色沉重,走到了一边,低声应答:"爷爷,什么事情。"

  电话里面传来了季老爷子的爽朗的笑声:"非凡,爷爷找你还能是什么事情啊,当然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啊,到底想好了没有啊。"

  季非凡蓦地蹙眉。

  自从妈妈过世之后,爷爷倾尽心血,一手将他培养成才,成为军区里面最年轻的参谋长。如今,老人家最担心的是,已过而立之年孙子的婚事。

  "爷爷,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缓一缓再说吧,我现在在外面执行任务,改天我回家和您面谈。"

  匆忙挂掉了电话,季非凡微微皱了皱眉。【003】你知道我的名字?

  总是逃避不是办法,迟早,爷爷还是会逼迫自己结婚,看来自己得想个应对之策了。

  "咳咳咳——"

  有点嘶哑的咳嗽声打断了季非凡的思绪,病床上女子的长睫毛扑扇了几下,眉头紧蹙间,整个人缓缓的醒了过来。

  白色墙壁反射的强光让顾恩恩不由得抬手去挡,定了定神,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感到手背上的疼痛。

  原来,这是在医院。

  她的脑袋依然昏沉,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全都断片了,只不过那些丑陋的画面却如毒蛇般钻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一切都落在了窗外男人的眼中。

  他迈着标准的步伐走到了陈队长的面前,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你先回去吧,这个犯人我来审讯。"

  "可……"

  陈队长刚发出了一个转折信号,男人就已经转身走进了病房。

  什么意思啊,军神就了不起啊,局里请你们来是协助调查,仗着局长的关系,居然宣兵夺主了,白白的让自己失去了一次升迁的机会。

  陈队长心有抱怨,可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顾恩恩整张脸都埋在这一片乌黑之中,听到有人进来,猛地抬起头,有些惊恐的双眸和独有的病态美,更是惹人怜爱。

  "你醒了。"

  顾恩恩抬眸看着眼前的军装男子。冷峻的面容,迎面袭来的不怒而威的气势和压迫感,让她蹙紧了眉头。

  她记得在昏迷前,被一大帮人包围了……

  男人很高,站在顾恩恩的面前,几乎能够挡住大部分反射的白光。他嘴角划开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眯着眼睛开门见山,"你从国外携带了一份机要文件入境,所以我们怀疑你是某黑暗团体的核心人物,现在对你加以控制。"

  "什么文件?"

  顾恩恩的脑子嗡的一下,霍的抬起头,双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怎么可能,明明她离家的时候,只是随身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怎么会有重要文件?还和黑暗势力有关系?

  不可能!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顾恩恩的声音十分的冷静,"我根本不是什么黑暗势力的核心人物,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查清,因为这关系到我本人的声誉。"

  呵,伶牙俐齿。

  尽管稍显稚嫩,不过还算是冷静中肯,季非凡点了点头。

  "怎么?"看到这个不知所谓的动作,顾恩恩蹙眉,"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已经认定我就是一个邪恶的坏人?"

  他摇摇头:"不是的,顾恩恩小姐。"

  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顾恩恩有些奇怪,故作的冷静再也掩盖不住真实的青涩,"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是吗?"季非凡说着抽出了右手,大掌之上覆着一张薄薄的身份证。

  讨厌!

  怎么总是处于被动的问话状态,还被当做犯人审!

  顾恩恩十分不喜欢这种猫和老鼠的问话方式。

  她这是有点懊恼,认为自己受了季非离的刺激,所以才会有些白痴。

  既然她已经被他们抓到,那个无辜的行李箱当然不能幸免于难,可是明明就是一箱衣服,怎么会出现什么机要文件?什么鬼?【004】放了她

  "顾小姐。"季非凡迈着修长的双腿,在房间里面走了几步,"我想请你回忆一下从飞机落地到你离开机场大厅这段时间,究竟都做了什么。"

  顾恩恩顺着他的思路,闭上了眼睛,是啊,都做了什么呢。

  "我下飞机之后,就一直在打电话给我的男……"

  话说到这里,她睁开了眼睛,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男朋友?就凭季非离?

  一个做下那样龌蹉事情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男朋友,亏她曾经为了他一次次犯傻,他居然背叛了她。

  季非凡迅速的扫过顾恩恩沉思的面容,尽量的提取有用的信息,加工整理,了然于胸。

  顾恩恩觉察到了自己的冒失,轻抚了一下长发,不自然的咬了一下嘴唇。

  季非凡挑了一下眉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哦,然后,我就去等行李,拿完之后,就打车离开了。"

  他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从他的话语中提取有用的信息,在脑海中加以整理,又看了看她的眼睛,干净的不含一点杂质,一如初见般令人舒服。

  季非凡整理好了思绪,便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将身份证放到了那只早已冷汗渗出的小手中,陌生的触碰,随着他心中的那个想法慢慢晕开,形成了一股电流。

  一句话没有说,这个男人,拉门而出。

  望着手中的东西,顾恩恩愣了。

  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说清楚了还是没有啊?

  季非凡用余光扫到了她撅起小嘴,愁眉苦恼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又一次拉大,"陈队长,马上放人。"

  陈队长不相信的看着他。

  虽说季非凡是军区的参谋长,可公安局是自己的地盘,自然是要自己说了算。

  "参谋长,就凭您那几句简单的问话,就让我们放了那个女人,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再说,我们刑警大队的规矩,没有证据,可不是说放人就能放人的,您要是把人放走了,我怎么跟上头交代啊?"

  季非凡抬眼看着他:"这件事,我会给你们局长一个交代。"

  陈队长楞了,刚想要反驳,高挺的背影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

  ……

  两个小时后,顾恩恩拎着手上唯一的包包走出了庄严肃穆的警察局,抬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今天怕是自己人生字典里面最大的败笔!

  男友劈腿,她又莫名其妙的又被当成什么黑暗势力的核心人物进了警察局……

  "顾恩恩,你还敢不敢更倒霉,更悲催一点啊!!!"

  她在心里闷闷的喊了一句。

  抬眼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她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孤立和恐惧,奋不顾身的离开了家,如今再回去,可能吗?

  离开法国时,她决绝的冲着父亲的背影喊:"走就走,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所以,不能回去,打死也不能回去!

  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翻看着到底哪一个才是拯救悲催自我的救命恩人

  沈安安。

  "对啊!我还有最亲最亲的沈安安表姐呢。"

  她啧啧道:"顾恩恩啊顾恩恩,我看你脑子真的是秀逗了,没有了那个狼心狗肺的负心男,至少应该想到从小疼惜自己的画家表姐吧……"

  小手一抖,电话就拨了过去。

  顾恩恩清了清嗓子,"表姐"两个字的口型刚刚做好,里面就传来了腻死人的留言:"你好,这里是沈安安小姐的电话,我和罗浩天去云南采风,有什么事情,请留言,嘟嘟嘟……"【005】放长线大鱼

  顾恩恩皱着眉头,无奈的垂下了头,本想找一个人抚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谁想到居然是留言。

  行,你们够狠啊!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发泄一下。

  虽然行李不明不白的丢了,好在包包里面,手机,钱包,身份证,重要的东西还安全的躺在里面,总算是没有太大的损失,只要重新置办一些衣物就OK了。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倒霉事情太多,顾恩恩一下变得疯狂了起来。

  挑选内衣时,不禁想到了安琪,破天荒的买了好几件维多利亚的秘密。

  疯狂的采买之后,一个崭新的行李箱重新出现在她的手中。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装上行李,对着司机师傅说了一句:"麻烦您,去迷情酒吧。"

  此时的顾恩恩还不知道,她的这一切,早已全都落入了某个男人的眼中。

  不远处的路虎车中他紧紧的盯着女人的一举一动,看到那辆出租车没入了车流之中,立刻启动车子,紧紧跟上。

  "全体注意,捕鱼计划依旧进行。"

  路虎车中,墨镜之后的眼睛,一直死死的追着前面的出租车,此刻,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的淡淡微笑。

  ……

  魅火的迷情酒吧,暧昧中透着迷离。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闪烁又急促的霓虹灯下,饥渴的红男绿女们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疯狂的舞动着身肢,释放着极致的魅惑。

  调酒师极其优雅的调制着一杯又一杯流光溢彩的酒酿,身着火辣的钢管舞娘在空中飞舞,辗转厮磨,尺度火辣的让人血脉喷张。

  浓妆冷艳的女子妩媚的扎在男人堆里,用轻佻的语言和诱惑的动作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欲罢不能间,男人很狠狠地将她拉入怀中,吻上那艳丽的红唇,引来阵阵的尖叫声。

  顾恩恩坐在酒吧前的高脚凳上,赌气似得将满满的一杯酒灌下,麻痹着全身的神经。

  "倒酒。"

  她猛拍了一下玻璃桌。

  酒保看着已经有些眩晕的她摇了摇头,事不关己的说了一句:"小姐,再喝,您可就醉了。"

  醉了?

  是的,她就是要醉,就是要好好的发泄,这样才能忘记白天所发生的一切。

  可越是想要忘记,越是那样的刻骨铭心,随着酒精在体内的发酵,她的委屈,心酸,寂寞和无可奈何全部都涌到了心口。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再一次高仰起头,又是一杯酒下肚,本就毫无酒量可言的她,此刻,已经眩晕的没有办法抬头,只能用一只手托着,尽量的稳住。

  而这一切都被坐在角落里的季非凡看在眼里,没有了白天的飒爽英姿,一身高档笔挺的黑色西服,成熟中透着高不可攀的傲然,冰冷却又有吸引力。

  几个妖冶的女子禁不住上前搭讪,却没有想到碰了一鼻子灰。

  他全部的心思都在顾恩恩的身上,耳麦中传来她抽泣的声音。

  季非凡今天那么轻易的放了顾恩恩,并不代表着已经完全解除了对她的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黑暗组织的核心人物,还是要靠真凭实据来证明。

  于是,他暗中在她的手机中安装了窃听器。

  如果她真是黑暗势力核心人物,势必会有同伙来接头,如果她不是,那么,丢了那么一份重要文件的货的黑暗团体,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到她!

  这招放长线钓大鱼,可以将那些黑暗势力一网打尽。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此间红尘喧嚣》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5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