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此岸心染骨》苏茉儿楚亦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此岸心染骨》苏茉儿楚亦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恶奴

  鎏金异兽纹铜炉,嵌螺钿紫檀玫瑰广榻,一应物件古色古香。

  少女冷着脸坐在梅花形状的一方圆凳上,看着螺钿铜镜里那一张稚嫩的容颜,明明十五六岁柳芽儿般的年纪,偏偏穿了一套老气横秋的衣裙,华贵有余、却死气沉沉。

  要知道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女人70还往17上打扮呢,真不知道原主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儿?

  可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就知道了,前前后后十几个人,都是一张晚娘脸,每个人打扮得一丝不苟,站在那好像一排兵马俑。

  她只不过是捉个奸,就掉进了古代。

  最前面的两个年纪不轻姑姑,一眼就让人想到了古代的老尼姑和现代的教务处主任。

  苏茉儿撇撇嘴,又看见这头上插着一堆凤钗、步摇,十足一个千斤顶,刚拔下来一个要扔在桌子上。

  其中一个嬷嬷上前一步,宝相庄严的说:"侧妃娘娘,这凤钗可是殿下唯一赏给您的东西。"

  心爱之物?

  苏茉儿面上一晒,心里对这位原主不禁怜惜起来。

  哪个女人没有在青春年华里喜欢、崇拜过一个男人?

  可只有极少的人才敢于奋不顾身,不怕全世界人都知道我爱你,即便你不爱我,为了你也可以让自己卑微到尘埃里。

  残存的记忆让苏茉儿明白,这个年轻的本主从三岁就开始喜欢一个男人,所有长大的时间都是为了等待做他的新娘。

  13岁离家入府,如愿以偿的嫁给她朝思暮想的大哥哥。

  盼着与他锦瑟和鸣,相伴一生。

  甚至不惜为了爱这个男人付出生命!

  前世的苏茉儿自幼无依无靠,自我保护意识里让她面对爱情的时候没有这份勇气,交往过的男生都是主动追过来的。第2章侧妃娘娘

  但是不代表自己没有暗恋崇拜过的男人,心里似乎有个空洞的地方因为这个女孩子疼了一下,并且渐渐的喜欢上了被自己占据身体的原主。

  如果他也喜欢她,

  将是多么唯美的一段爱情故事?

  可是,这世上尼玛最杯具的字眼就是可是……

  "娘娘,您贪玩落水的事已经传遍整个京城了,侯爷派人来传话,要您好好抄诵女戒,闭门思过!"

  "知道了!"在不了解新环境之前,苏茉儿决定先察言观色少说为宜。

  可真的是贪玩落水吗?

  她在灵魂入体的那一刻,分明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绝望无助的哭泣:亦宸哥哥,是不是我跳下去,你就会来看看我?

  如果不是她穿了过来,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一具尸体。

  死了无人问津,活着还要道歉?

  前世苏茉儿已经26岁了,足足比这个本主小妹妹大了10岁,本着护犊子的心理,苏茉儿在穿来的第一天就十足的腻歪上了还没见过面的本主的情哥哥,当今三皇子寒王殿下楚亦宸。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苏茉儿不但没有见过王府里的主人。这甚至连个阿猫阿狗都没进来过一只,这临湖而立偌大的芙蓉苑根本就是一座活死人墓。

  更令苏茉儿没想到的是,苏大小姐身边一众伺候的下人竟然也并非本主的嫡系。

  情哥哥长期不见面,平时连个能说知心话的丫头、奶娘都没有,被一帮老古板监视着学规矩,行动坐卧走都有人后面背组训,稍微做不好,就有人拿着女戒责罚。

  表面是主子,可实际24小时分分秒秒半点自由也没有。

  真是罚起来,银针刺背,不给饭吃,整日忏悔,更是毫无尊严。

  死了很正常,不死才奇怪!

  古代女人结婚,尤其是这么小年纪的姑娘嫁过来,娘家除了准备丰厚的嫁妆外,最重要的就是陪嫁过来的还应该有浩浩荡荡的贴心下人。

  如果没有,那就是娘家太穷,成了被大户人家买来的玩意儿。

  可是苏茉儿这些日子知道的结果是,这个本主娘家不仅不穷,而且是天朝最负盛名的大儒世家的长子嫡孙女,陪嫁丰厚得堪比公主。只是她父母去世得太早,自幼跟叔婶一起长大。叔叔本无功名,是袭了本主亲爹的爵位才当上了太平侯。

  活脱脱一个林黛玉或史湘云。第3章终于圆房

  这个傻孩子呦,没人爱,怎么也不懂得自己爱自己?

  无论寒王的侧妃溺水外面是否真的有人议论,可在王府的深宅大院内却像是一颗石子投进枯井,一丝涟漪也泛不起来。苏茉儿在蛰伏了半个月后,终于把王府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这一世的苏茉儿虽然出身极其尊贵,可却根本不是寒王楚亦宸的正经老婆,说得好听是王爷侧妃,不好听的就是这男人众多小妾中的一枚。

  而且人家王爷根本对这枚小萝莉没兴趣,她自己屈尊降贵的嫁过来,不仅要接受情哥哥已经有很多老婆的现实,还要眼睁睁的看着皇帝和大臣们隔三差五送进王府来的新女人。

  王府里生活了两年,终于圆房被提上了日程,却因为傻姑娘听到了皇帝在为寒王选王妃,于是被摧残得无比脆弱的幼小心灵再也受不住了,才想了那么个馊主意,就为见楚亦宸一面。

  苏茉儿摇摇头,花样的年纪,大好的人生,何苦非要吊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

  "娘娘,到了罚书的时候了!"站在一旁的苏姑姑突然发声,让正在浮想联翩的苏茉儿吓了一跳。

  "罚书?什么书?"

  苏姑姑不卑不亢的高声说:"侯爷之前顾念娘娘身体,如今半月已过,娘娘也是是候罚抄女戒,向王爷认错了。届时抄满七七四十九日,侯爷才好登门向王爷道歉。"

  说着,门外就有人抬进一张矮桌放在地炕的下面,桌上摆满了宣纸笔墨。

  苏茉儿还没明白,左右两侧的侍女就已经把她拉了起来,几乎是强迫着穿鞋下地来到了桌前。

  苏茉儿冷笑:"七七四十九日,我既然活得好好的,那这是给谁超度啊?广平侯还是寒王殿下?"

  "请娘娘自重!"说着呼啦啦的跪下了一屋子人,齐齐的向苏茉儿磕了三个头,然后苏姑姑带头,几个离她最近的侍女纷纷起身,把苏茉儿按在了矮桌前。

  苏茉儿反抗不了这么多人的力气,发现自己竟然是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原来是要她跪着抄书七七四十九天?

  让所谓的礼义刻入骨血,然后变成人人称颂的三贞烈女,只为别人称赞一声苏家教女有方?

  "娘娘,老侯爷在您出嫁的时候再三叮嘱老奴,您是苏家的嫡孙女,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苏家的体面。老奴万死,今天就替侯爷行使家法,望娘娘今后谨言慎行,时刻想着苏家的荣辱。"

  说着,苏姑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戒尺,高高举起却没有轻轻放下的意思。

  苏茉儿想也没想拿起桌上的砚台就砍了过去。

  "啊!"

  砚台顺着苏姑姑的额角飞了过去,墨汁兜头兜脸的喷了她一身。

  大概是没想到从小被这么教育长大的苏侧妃会有这样的反应,厅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还是苏姑姑第一个反应过来,不顾自己满身狼狈,又要冲过来。

  哪知道刚走了一步,就迎上了苏茉儿凌厉的目光。

  "娘娘,请自重!"

  "跪下!"苏茉儿冷冷的说,眼底泛着寒光。

  苏姑姑昂着头,依旧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反了!还真是万恶的封建理教!

  苏茉儿彻底爆发了。

  这些天,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第4章苏家的家训

  她早领教了了,这帮人就在用这种软刀子一点点把小姑娘逼上绝路的。原主思念情哥哥,不仅是因为爱情,更是想让他令自己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因为在这个世上,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可是等到死,她也是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如今活过来,不过是让这些恶奴看到活死人墓里的苏茉儿连死都不能见上王爷一眼,于是更加的变本加厉的欺负她,并且以此为乐。

  本该受尽万千宠的天之娇女,两岁上就死了爹娘,寄人篱下这么多年究竟是受了多少苦才长到今天?

  今天她苏茉儿就让这帮孙子知道一下,谁是主子,谁才是奴才!

  "苏姑姑,您秉的是苏家的家训?"苏茉儿淡淡的说,刚才脸上滔天的怒火,突然诡异的不见了,却更让人摸不着头脑,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苏姑姑的腰板强撑着硬了起来,"启禀娘娘,老奴一家五代服侍苏家家主。侯爷的话不敢不听,事后,老奴会向侯爷请罚,但是今天老奴就是死在这,也要让娘娘遵循家法。"

  "苏姑姑,您对苏家真是忠心耿耿。"

  所有人又愣住了,不明所以。

  苏茉儿走到正位上,徐徐坐下,不紧不慢的指着苏姑姑旁边的小丫头说:"你去把管家叫来,就说我有要紧的书信传给苏侯爷,必须亲自交代他。"

  听到苏茉儿这么说,苏家的一众奴才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意,无论苏娘娘是告状,还是撒娇,只能还来更严厉的制裁。搞不好,苏家还有八位养在宫里为后妃立法的嬷嬷,到时说不定侯爷会一起派来给苏娘娘立规矩。

  这几天整个王府都在为三殿下迎娶平阳郡主李婉华忙得人仰马翻。秦枫正在前院里忙活着冷不丁听后宅来报,他一时都没想起苏侧妃是谁来!

  好一会儿才记起来是广平侯家的那个小孩子。前些日子有人报给他说是落水生病了。秦枫努脑海里又浮现出三年前那个拜堂时比王爷矮了一半的娃娃,心里琢磨着有没有必要亲自跑这这趟。

  突然,本来晴朗的天气刮起风来,西边的天空乌云翻滚,眼看着大雨将至!

  这是要变天了?

  秦枫下意识的摸摸后脑勺,吩咐一声让丫头带路,自己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芙蓉苑名字好听,可绝对称得上是整个王府鸟不拉屎的地方。

  在寒王府的后院,三殿下几年都没踏进去的院子,屋顶插双筷子就可以当坟头了。

  秦枫一进屋就看见正座上坐着一个半大的孩子,三年多了长高了不少,可还是瘦得跟竹竿似的,让人看了都担心繁复的宫装把这小身板给压折了。

  秦枫上前作揖:"给侧妃娘娘请安了!"说完,自己就直起身来,看到周围站着十几个丫头婆子,都齐刷刷看着自己,不禁倨傲的扬了扬头。

  "有劳秦管家了,我本来想写封家书让你帮我找人送回娘家去,可是您的人既然来了,我刚才想了想,干脆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你就直接替我办了吧!"第5章我们离开王府

  屋子里的人都愣了,隐约觉得事情跟想的不一样,可也没往不好的方向去想。从小手拿把攥的小丫头片子,根本没人放在眼里。

  秦管虚虚的拱手:"侧妃娘娘请吩咐!"他也没在意。

  苏茉儿见到王府的大管家,心就彻底踏实了,轻描淡写的说:"你帮我把这屋子里的人都卖了吧!"

  这句话像惊雷一样,在屋子里炸开了锅。

  这个时候窗外也下起了倾盆大雨,一道闪电霹过来,让苏姑姑的脸色看起来无比狰狞。

  "侧妃娘娘,我们都是侯爷亲挑细选来伺候您的,我们生是苏家的人,死是苏家的鬼,侯爷没说赶我们走,您无权赶我们离开王府。"

  苏茉儿没搭理这些小猫小狗,慵懒得从头上摘下楚亦宸赏给本主的凤钗在手里把玩着。

  秦枫站在离苏茉儿几米远的位置上,再次打量这个小小的侧妃娘娘,只觉得她目光平淡如水,不辩喜怒,好像连自己在内的这一屋子人都不过是些玩意,无论什么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这种淡然的气质下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竟然让秦枫一时之间想到了那个人。

  他心里笑了笑,一个女娃娃怎么能跟自己的主子相提并论?

  "秦总管,他们说我没权力卖她们,你怎么看,我是有权还是没权啊?"

  秦枫刚要回话,哪知道苏茉儿又补了一刀。

  "今天我这个寒王府的侧妃要是连苏家的奴才都管不了,明天这寒王府就该立个新规矩,所有王府的主子都给苏家的奴才让路,把她们当祖宗供起来,每天三拜九叩!"

  苏姑姑冷汗冒了,傻子她才听不出来,这已经把苏家的内部问题转化成寒王府和侯爷府之间的矛盾了。四十几岁的广平侯都要给二十多岁的寒王磕头,她们这帮奴才有几个脑袋啊能担得起这句话啊?

  呼啦啦的跪了一屋子人。

  "侧妃娘娘息怒,看在奴才们伺候娘娘多年的份上,饶了奴才们这一回吧!"

  "侧妃娘娘,奴才们知错了,您就饶了我们吧!"

  秦枫因为苏茉儿的话顿时也上火了,进了王府的门就都是这里的奴才,这帮人,尤其这个老货竟然说生是苏家的人,死是苏家的鬼?

  这都是活得不耐烦的节奏?

  "启禀侧妃娘娘,王爷不在的时候,芙蓉苑自然是侧妃娘娘最大,奴才们伺候的不好,您吩咐一声,是找人牙子卖了还是送回苏府我自当遵命。"

  苏茉儿心里乐了,这芙蓉苑里楚亦宸就从来没在过,当然是她说的算。

  "苏家也用不起这种以下犯上的奴才,都直接卖到山里去吧!远远的,这辈子别想再进城。"

  "娘娘开恩啊!"

  "娘娘开恩啊!"

  秦枫冲外面喊了一声:"来人啊,把这些奴才先捆到柴房去,今天晚上就送走!"

  苏茉儿看着哭天喊地的十几个奴才,又看看门外冲进来五六个威风凛凛的王府护院,冲着秦枫摆摆手,闹了这么久,她突然困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人若犯贱嘛,可就别怪我手欠。

  苏茉儿走进里屋,钻进帐子,开始补眠。

  屋外,雨越下越大,护院们压着鬼哭狼嚎的一众下人,骂骂咧咧的往前走。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此岸心染骨》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5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