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把酒话清欢》许诗媛汪子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把酒话清欢》许诗媛汪子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那个坏人

  凌乱不堪的大床旁,他在旁边不断的喘气。

  看这瘦瘦的小人,竟然那么有肉,抱了一路,手臂都酸软了。

  他只不过是出个门,竟然在酒吧门口碰到了被下了药的女孩。

  现在捡尸流行,弄得很多下賎勾当的男人把目光看向清纯的女生,真是叫人不齿!

  幸亏,碰到的是他,他向来对这样还没发育好的豆芽菜没有兴趣,要不然的话……

  "你就好好睡吧!"他弯下腰,给她盖上被子,准备离开。

  可是,腰身却被人抱住了。

  "难受,难受!"她像条毛茸茸的小狗,拿头磨蹭这他的怀,粉嫩的红唇嘟嘟这,看起来格外的娇艳。

  他想要推开她,却被她抱的更紧。

  更不可原谅的是,她竟然把小手伸进他的衣内,像只小猫一样在他的皮肤上抓抓。她昂起小脑袋,笑的像个花痴,半响又低下头,小脸在他的身上不停地蹭。

  "你,松手。"他试图分开和她的距离,话从口出,自己也觉得是那样言不由衷。

  "好,好难受!"她几乎没有了意识,虽然看不清他,却想要的更多。

  她的身体好烫!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火点燃一样,特别是下腹部,不停地被一股热浪冲击。

  扯开他的衬衫,她的手向下走去,隔着外裤摩挲着他。

  他不知道她是谁,可是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她撩拨的快到了极限。

  终于,她被他死死地压在床上,原本支支吾吾嘟囔的小嘴也被他彻底封住。

  他丝毫不怜惜身下的人,用力亲吻着她稚嫩的肌肤。

  床头的微光照亮了一室悱恻,那浓烈的呼吸声将本来就炙热的气氛推到了极点。

  她无所适从,时而攥着身下的床单,时而攥着他的胳膊。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才从梦中醒来。

  可是,一睁眼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而且,自己竟然是寸缕未着。

  感觉到全身的酸软,昨夜的一点点片段才浮现在她的脑海!

  天哪!

  她站在床边,看着洁白床单上那一点点绯红色印记,泪水夺眶而出。

  十八岁,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十八岁被人强了!

  那个坏人,究竟是谁?

  ——混蛋!我许诗媛发誓一定要找到你,将你碎尸万段!混蛋!

  回到家,舅母方瑜这才追问她昨晚的事,她只说自己去了同学家里。

  "诗媛啊,昨晚到底去哪儿了?就算是不回家也得跟我们打电话说一声啊!你舅舅早上还一直在担心你呢!"舅母担忧地问道。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她淡淡地答了一句,就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可是昨晚那个人的模样,她根本想不起来。

  昨天,好朋友汪子嫣想去同学韩沪闵举办的party,可是因为她家里不同意她去,她便拉上了诗媛。子嫣的父亲是汪氏财团的主席,她是家里的老幺,大姐汪子敏已经结婚,哥哥汪子轩刚从m国回来一个月。子嫣的母亲谭慧贤对诗媛很熟悉,因为诗媛去了,才答应了子嫣的请求。

  韩沪闵是韩家的独子,其父经营地产生意,是本地知名的富豪。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同学聚会,可是,因为没有大人的监督,大家开始喝酒。或许是因为已经高中毕业了,大家都好像放的很开,喝酒、玩牌,甚至有些色情之事。第2章和同学比赛

  那个韩沪闵老是缠着子嫣,诗媛见子嫣好像也不厌烦,便不劝她了,一个人拿了一杯橙汁看着同学彭慕飞和两个同学打电玩比赛。彭慕飞边打边给她讲解玩法,过了一会,她就替代了他和同学比赛起来。

  "考试也考不过你们,打电动也赢不了,真没劲!"失败了的同学抱怨着。

  "人家两个可是金童玉女、最佳拍档,你就乖乖地认输吧!"另一个观战的同学对那失败者说。

  "好了,让给你们吧,我不玩了,看看就好了!"诗媛不喜欢被人这样说,就把位子让给彭慕飞,自己坐在一旁。

  "你真是厉害啊!第一次就这么强的,我是不敢和你对战的!"彭慕飞笑着对她说,她只是礼貌地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到这个时候,诗媛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她躺在床上想,到底是什么时候不对劲了呢?

  她记得自己看彭慕飞打电动有一会儿,回头见汪子嫣被人围着说话,她就去了洗手间,后来就记不清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在酒店里面?到底是谁干的?

  她现在没有丝毫的印象了。

  "小姐,"是家里的仆人刘妈,"小姐,我炖了鸡汤,你下来喝一点吧!"

  许诗媛摇摇头,没有说话。

  "早上汪子嫣小姐打电话过来找你呢,你要不要给她回一下?"刘妈又说。

  汪子嫣一定是担心她才问的,她便拿起电话给汪家打过去。

  汪家,汪子嫣正在客厅接受批评,原因就是昨晚喝酒了,还喝醉了。

  这时,许诗媛的电话就来了。

  "妈,后天爸爸的生日会,我能不能请诗媛过来?"她问道,"诗媛就要去m国读书了!"

  汪母谭惠贤点头同意了,汪子轩却对母亲说道:"她犯了那么大的错,怎么还让她请朋友来家里玩?"

  "诗媛是她的好朋友,聪明伶俐的,你爸爸也很喜欢的,你呀,就别再跟你妹妹争了!"汪母说道,汪子嫣听妈妈这么说,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得意洋洋的笑了。

  "妈,你们就是太娇惯着她,她才会那么有恃无恐的。将来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管她!"汪子轩怒气冲冲地甩下这句话,就离开客厅。

  昨晚的事,诗媛根本不能告诉舅舅和舅妈。

  自从六年前父母车祸去世后,舅舅叶诚便成了她的监护人,并且替她管理着父亲的公司。

  夜里,根本无法入睡,因为只要闭上眼,她就想起昨晚的事,冲到浴室里,一遍遍洗着自己的身体。

  很快就到了汪子嫣父亲汪默枫的生日。

  汪默枫是汪氏集团的掌门人,汪氏集团以经营造船业和航运公司起家,后来又涉足化工业,除了这些实业之外,汪氏还拥有东方银行和多家金融公司。

  每年到了汪默枫生日的时候,总会有许多商界和政界名流来为他庆祝。今晚这个场景,汪子轩再也熟悉不过,可是他已经有四五年没能回家为父亲祝寿,自然有些生面孔是需要认识的。

  汪子轩面带微笑,跟在父亲身边和父亲那些朋友交谈,说着这样那样的事。

  "子轩回来了,银行那边的业务就要彻底交给他去照看了。"汪默枫说道。

  "子轩肯定是没问题的了,哈佛商学院的高材生,又在花旗实习了两年,理论实践都有了,今后默枫兄你多多教导他就行了!"一个花白头发的男人拍着汪子轩的肩笑道。第3章年轻不懂事

  汪子轩礼貌地笑道:"子轩年轻不懂事,今后还得仰仗各位叔叔伯伯们多多提携!"

  他姐姐汪子敏和丈夫方则成三天前从里昂回到家里,专程为父亲祝寿,方则成在里昂经营汪家的航运公司,汪子敏却是留在父亲身边主管造船和化工业方面的业务,并协助父亲打理汪氏的全部生意。夫妻二人携手走过来,汪子敏含笑说道:"在管理银行方面,子轩完全是个新人,他学的那些,离真正的实践还差的远呢!各位叔伯可要多多指导指导他才行!"

  众人大笑。

  方则成在汪默枫耳边轻声说:"爸爸,宁老还得等一会儿才到,他刚才来过电话了!"汪默枫微微笑了,说道:"他身体不好,你们就不该让他受这些麻烦!"

  汪子敏应道:"爸爸,我们也劝过宁伯伯了,可是他非要来呢!"

  "默枫兄啊,r国那边的谈判怎么样了?"一个微胖的男人问道,"你打算再派谁过去呢?"

  "今年可一定要谈成,过两天就让子轩再去一趟,让他负责,那边的情况,他熟悉些!"汪默枫说道。

  众人就这样聊着,汪子轩也是面带微笑陪在一旁,可是,就在他不经意回头时,看见了她。

  她身穿一件淡蓝色短裙,正和汪子嫣在一边聊天。他跟父亲说了一声,就朝着她走了过去。

  "子嫣,这位小姐是谁啊?"他问道。

  "哥,她就是诗媛呐!"子嫣笑了,拉着诗媛的手,"她可是天才少女呢!已经拿到JohnsHopkins的offer了。"

  听妹妹这么说,汪子轩长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哥,看你那样子。诗媛是去读医学的,还是全奖呢!"子嫣骄傲的说着,"你也知道JohnsHopkins的医学有多厉害了,将来诗媛可是会成为大医生的呢!"

  诗媛揽着子嫣的脖子,笑道:"你可别这么说我了,让你哥哥看了笑话!"

  "切,他还笑话什么?"子嫣一副看不起哥哥的样子,"他那是拿着家里的钱读的,你可不一样哦!那么难申请的全奖,你竟然申请到了。不是钱的问题,是你的实力!他就没有!"

  汪子轩就愣愣地被妹妹奚落一番,竟然也没还嘴。

  就这样聊着,听见了舞会开始的音乐声。

  汪子轩赶忙邀请诗媛跳舞,汪子嫣便把诗媛推到了哥哥的身边。

  诗媛丝毫没有去想,现在和自己共舞的这个人就是那晚的罪魁祸首,而汪子轩却正在端详着她。

  眼前安静文弱的她,与那晚判若两人。

  避开了人群,他带着她来到了院子里,她却不明白他的目的。

  "许小姐,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他突然这么说,她很是意外。

  "啊,哦,您说吧!"她非常有礼貌,这是她的教养,在陌生人面前保持自己的仪态。

  他却坏坏地笑了,弯腰凑近她,在她的耳边低声说:"和我做笔交易,怎样?"

  "什么交易?"她惊讶地望着她。

  他微微笑了:"你不是还有一个月走吗?你陪我一个月,我给你三十万!"

  她盯着他,怒火中烧,冷冷地答了一句:"对不起,我和你没必要进行这次谈话,失陪了!"

  说完,便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抓住。

  "怎么?嫌少吗?三十万美金足够你读到博士毕业!"他盯着她。

  "你以为我会为了钱做那种事吗?汪子轩先生,你看错人了!"她也盯着他。第4章许家的小姐

  "你当然不缺钱,我知道的!许家的小姐,怎么会为了那么一点钱和人上床呢?"他故意说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如此侮辱我?"

  "侮辱?我怎么会侮辱你?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出去玩而已!下个月我要去r国,你和我一起去,怎么样?"

  她沉默不语。

  "你是个优等生,一定想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玩的吧!跟我走,我会告诉你的!"

  "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你陪我旅行,我付你钱,如何?"他盯着她,"先出去玩玩,免得到了外国人的地盘,你被人家骗!"

  见她不说话,他接着说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早点给我答复,我等你!"

  说罢,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塞进她的手中。

  诗媛望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回到宴会厅里,也没什么精神了,汪子嫣觉得很奇怪,问她怎么回事,她却只是笑笑不语,可是,从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时不时地凝聚在汪子轩的身上。

  听说汪子轩回国准备进入汪氏工作了,今晚宴会上多了很多妙龄女子,基本都是为了见他而来的,全是上流名门的小姐们。谭惠贤陪着女客们聊天,向儿子一一介绍应邀前来的客人。

  "我哥这一回来,八成要被这帮姑婆团给包围着相亲去了!"子嫣看着眼前这一幕,对诗媛说道。

  "那也不奇怪啊,你哥哥将来可能会继承你们家那么大的产业,谁不想把女儿嫁进你家?"诗媛揽着子嫣,笑着说。

  "唉,将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啊!"子嫣叹气道,"我可不希望这家里再出现一对不幸福的夫妻了!"

  "别那么悲观!"诗媛拍拍子嫣的肩膀,她知道子嫣说的是大姐汪子敏的婚事。

  汪子敏的丈夫方则成是汪默枫大嫂郑洁依的继子,早年,汪默枫和大哥一起发展汪家,可是,大哥婚后一直无子。

  他去世后,妻子郑洁依根据遗嘱继承了汪家的航运生意,后来嫁给了一个法籍华裔商人,也就是方则成的父亲,方则成家中也是经营航运。

  婚后两年,方则成父亲因为胰腺癌去世,郑洁依和方则成继承了方家的全部生意。当时,方则成还在读大学,汪默枫便和郑洁依达成协议,促成了汪子敏和方则成的婚事,将汪家之前的航运公司和方家的航运生意全部归入汪氏。

  六年前,就在郑洁依去世之前两个月,汪子敏和方则成在里昂正式结婚。

  可是,婚后,两个人时聚时散,一年很少有时间在一起生活,一个在风国一个在国内。

  这段往事,子嫣很早以前就和诗媛说过。

  "我真的很不想哥哥和大姐一样,因为家里的缘故而选择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子嫣说道。

  "你哥哥,他是那样的人吗?会那样委屈自己吗?"诗媛问。

  "我总是感觉他最后也会像大姐一样屈服的,"子嫣望着诗媛,"当初大姐也是反抗的很厉害,最终还不是乖乖听爸爸的话了?看她现在这样,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诗媛揽过子嫣的肩膀,笑道:"你啊,只要你自己坚持住不就好了?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你一直不都是想要这样的吗?"

  子嫣却苦笑着叹口气:"诗媛,我这个人真的太软弱了,不像你,只要打定主意就会一直往下走,我不行,意志力太薄弱了!大姐个性那么强,都抵抗不了家里的压力,我哪里可以做到啊!"第5章语气坚定

  诗媛握住好朋友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子嫣,你的人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你的选择。所以,千万不要害怕将来会怎么样,一步步朝着你的目标前进,如果真有和家里起冲突的那一天,你就挺起胸膛,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父母。他们是很爱你的,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尊重你的选择!"

  子嫣破涕为笑,拍拍诗媛的手背,笑道:"也是啊!要是到时候我说不动爸爸,就拉上你来说,我就不行他还能说得过你这个优秀辩手!"

  诗媛捏捏子嫣的脸颊,笑着应道:"为了好姐妹的终生幸福,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去闯!放心好了!我保证!"

  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

  "嗳,那天晚上我被我哥扛回家了,你呢?你怎么回的家啊?"子嫣问起那晚的事情,诗媛的表情突然凝固了,沉默不语。

  子嫣一看就知道出事了,赶紧把她拉到院子里。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诗媛?"子嫣焦急的问她。

  诗媛努力摇头,泪水却止不住从眼眶中翻涌而出。

  子嫣不敢乱想,可是,她很害怕自己的担心是现实,害怕厄运降临到了好朋友的身上。

  诗媛始终没有说出来,好一会之后才停止哭泣。

  "好了,哭一下就好多了,你别担心了,我没事的,没事!"擦去脸上的泪水,诗媛强颜欢笑。

  "对不起,诗媛,都怪我,我应该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我——"子嫣也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诗媛很坚强,可是再怎么坚强,她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女生而已!

  诗媛平静了呼吸,安慰子嫣不要自责,就在此时,汪子轩走了过来,看着她们两个神色怪异,以为出了什么事。

  "讨厌,哥,你这个乌鸦嘴,别乱说话。不知道女生是很多愁善感的吗?"子嫣刚准备抬腿踢哥哥的,汪子轩适时躲开了。

  "多愁善感?这种词啊,八辈子都和你沾不上边!"汪子轩笑着说。

  子嫣刚要上前掐哥哥,却被诗媛拉住了。

  "今天要不是看诗媛面子,我可不饶你!"子嫣警告哥哥道。

  "切,我会怕你啊!"汪子轩故意站在诗媛身旁,却对妹妹不依不饶。

  自己才刚过了他的肩膀,在他身边,诗媛竟然有了一种压抑感。

  "怎么?那么多美女,你看上哪个了?我去瞧瞧,要是我看不上的人,你可别娶进门哦!"子嫣撒娇道,刚才的凶样完全不见了踪影。

  汪子轩不自主地看了诗媛一眼,对妹妹笑道:"你可别把老哥看成是那么肤浅的人!"兄妹俩一言一语来回,诗媛笑嘻嘻地在一旁看着。

  ——看来,他应该还是不错的,毕竟是子嫣的哥哥,不会是很过分的男人吧!

  诗媛这么想着。

  第三天早上,诗媛和子嫣,以及另一个好朋友翁依璇一起去了经常聚会的蛋糕店。子嫣和依璇比诗媛大一岁,今年全都毕业了。

  "你一个人出去读书,没有人陪着,没问题吗,诗媛?"依璇问。

  诗媛微笑着摇头,嘴巴还在吸着橙汁。

  "可是舅舅说要过去,把公司卖了,和舅妈去那边开餐厅,陪我读书的。"诗媛说着。

  "我就知道是这样!"汪子嫣笑着说,"伯父那么心疼你的,才舍不得让你一个人去呢!"

  "那我怎么办?我还是想一个人出去!"诗媛说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把酒话清欢》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5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