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住在你心里》秦洛颜少尊乔郁乔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住在你心里》秦洛颜少尊乔郁乔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1章 青春耗尽为伊人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乔蕊和她的未婚夫颜少尊。"

  秦洛在国外被乔郁追求了三年,上个月刚刚答应乔郁做他的女朋友,可怎么都没想到,飞机刚落到中国的这片土地上,她就遇到了那个令她刻骨却又恐惧相见的人——颜少尊!

  那一刻,秦洛觉得上天真的很会捉弄人,仿佛她努力躲了那么多年,都成了一个笑话。

  "我……我想去方便一下".

  她看见颜少尊那晦涩阴冷的眼神,连声音都颤了,她觉得她顷刻间好像陷入了一个极度可怕的空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空虚,只有记忆深处的痛,仿佛旧伤再次被硬生生撕裂开来。

  洗手间里,秦落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境遇中,那些画面,那些感受,那些甜蜜与疼痛,都如同电影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却又不那么清晰。

  因为那些画面是她多年来一直想要忘记的,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可……今天他的出现,就如同是一根爆破型的烟火,那些以为逝去的画面被重新炸了回来。

  "宝贝!"

  一个暗哑的声音,仿佛从无孔不入的空气中传入秦落的耳膜,她还没等反应过来,一具温热的身体已经贴上了她的后背。

  "啊!"

  她下意识惊恐地叫了一声,却没有问谁,因为似乎已经猜到是谁了。

  镜子里,那张菱角分明,魅惑重生,足以让所有女人倾倒的一张脸,就那样直勾勾如同鬼魅般盯着秦落的眼睛,仿佛带着勾魂摄魄般的魔力,让秦落僵住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了。

  还能是谁,正是——颜少尊!

  眼神交织,秦落仿若七魂丢了六魄,呆呆看着他。

  男人修长的手指,带着刻意折磨人的厮磨,滑过女人白嫩的肌肤,而他性感的唇瓣,也似刻意呼着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似有似无,如风如纱般撩过她的耳廓,瞬间如电流滑过,惹得秦落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宝贝,三年不见了!想……我吗?"

  秦落的心,如同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并且那大手好像刻意揉捏她的灵魂,让她的情绪一瞬间紧绷到了极致,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强压住这份压力,深吸一口气,仿佛把一切恐惧和不适都咽到肚子里,转头,看似平静地对颜少尊说:"乔蕊的……男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呵呵!"男人双眼望天,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只是,一看就是被气笑的,并且怒气已经攻心。

  他唇角依然带着笑,只是冷如冰霜,修长的五指,覆上她的脸庞,反复摩擦,仿佛一定要擦出点火花一般,不甘轻易放手。

  她想躲,却躲不了。

  他指下的肌肤触感像瓷釉,像凝脂,勾起他记忆深处动情时的每一寸颤栗的记忆。

  秦洛深吸一口气,再怎么伪装,身体还是轻颤,声音还是颤抖,

  "颜先生你太过分了,我失忆了,不记得是不是以前真的认识你,但就算真的认识,你也没资格这样对我,你这样对得起你的未婚妻吗?"

  男人唇角斜斜地勾了起来,像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刚才说出不认识他已经够让他意外的了,此刻她又说她失忆了?

  失忆?那就代表是她了?只要是她,其他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是她,重新得到她,就是势在必得,也是理所当然。

  他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的绝色小脸,仿佛要将她印在自己的骨血里,亦或是眼前成熟如蜜桃般诱人采撷的女人,和记忆中那个清纯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捧在手心一辈子的女孩重叠了,不像了!

  他曾幻想过无数次两人偶遇的情景,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境遇下,更想不到的是,她都站在他的眼前了,竟然不认他?

  心口闷得不行,随之是痛,窒息般的痛!

  他不想让这种闷痛、难受的感觉只有自己承受,因为他已经独自承受多年了,所以,他得把这份感觉分享给她。

  眸色一沉,他一口咬在了她纤弱的脖颈上,似恨不得咬碎她,却又隐忍着一分力道。

  舍不得?咬,就变成了吻。

  秦洛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微变。

  挣扎,推搡?

  力度悬殊太大!

  他沉迷之际,她灵巧一钻,从他腋下逃走。

  却不想,小手刚触到门把,一阵冷厉的疾风扫来——

  砰!

  男人一把将她揪回来,按在墙上,反手,锁上了卫生间的门。

  她不顺服,小脸涨红,纤细的小腿不停踢踹,情急之下,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力道之大,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

  "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力度有增无减,他猛得抬起她的下巴。

  他好想透过这张,如毒品一样,想戒戒不掉,日夜侵蚀着他大脑记忆的脸,看到她的内心深处。

  看看这个女人的心,是不是黑色的。

  他薄唇,贴着她的耳廓,冰冷、愤恨的语气中,却也隐晦着一丝苦涩,"三年,我把最好的青春,对爱情最美的幻想,以及人生中最期待的未来,没有一丝保留,全部倾注在了……你的身上……"

  男人的脸,一寸一寸放大,淬着火的眸,仿佛想将她点燃。粗糙的手指,紧紧扼着她的下巴,声音,冷得犹如西伯利亚的寒流,刺着骨头,冻着——心。

  "可你,就是用一声不响的失踪来回报我的?"

  ?盛怒之下的男人,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唇舌,野蛮地咬住了女人的唇。用着一种,几乎要将她吞噬的力道,霸道、狂肆地掠夺,如同一个长久饥渴的人,终于品尝到了久违的甘泉。

  按在她身上的大手,越收越紧。

  "嗯……呜……"秦洛疼得浑身打了个颤,漂亮的眸子,瞬间一片氤氲。

  像似感受到她的痛苦,他稍稍软了些力道。

  曾经,他也这样疯狂的吻过她,可那时,充满了激情和爱意……第2章乖乖听话,否则

  这张唇,这张脸,这个女人!

  他日夜渴望拥入怀中,拥有她的一切!

  他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唯一……珍藏着的女人!

  男人的眼角,也有晶莹泛出,那里面仿佛蕴含太多的晦涩,有蚀骨的思念,有压抑的怨怒,更有着无法言说的……爱恨纠结。

  口中一阵咸涩,有液体流入他的口腔,那是她的眼泪。

  他的吻,情不自禁变得温柔了,可也更急切了。

  隔着轻薄的布料,秦洛感觉到男人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仿佛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大脑闪现白光,如同浑身的力气在被一点点抽去。?

  用着最后一丝理智,她死死咬住牙关,仿佛在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男人感觉到她的无声抗拒,大手捏紧她的下巴,再使力道。

  她痛得"嘶!"的一声,不得不松开牙关。

  他有力的舌,趁机闯了进去。

  她逼于无奈,也学他,一口咬在了他的舌尖上,力道不轻。

  他终于放开了她,用破了的舌尖舔了舔嘴唇,很疼!但感觉似乎也很好!他身体里,死了很久很久的情-欲因子,仿佛被她成功的,给激活了。

  她喘得不行,心,快要跳出来了,小脸涨红,愤怒地瞪着他。

  他伸出大拇指,擦了一下嘴角上粘的,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血。

  她再次低头想要从他身边钻出去。

  他长臂一身,就将她兜入怀中,一只手臂扼住她的脖子,冷讽地说,"拿了我的一百万就失踪了,看来是闲钱少,那乔郁,他给了你多少?你就愿意留在他的身边了?"

  秦洛猛然抬头,"什么一百万?"

  颜少尊又笑了,只是笑容,如同淬了毒。

  "失忆果然是个好理由,不但能逃避不想见的人,还可以赖账,可是怎么办呢?我却记得很清楚,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一百万之后,就立刻消失了。"

  秦洛茫然的大眼,左右流转了好一会儿,脸上的慌乱,才缓缓褪去。

  "你说的这件事,我也不记得了,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而对我愤怒纠缠,那么我向你道歉,我也会让我男朋友,帮我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请你让我离开好吗?我不想我男朋友看见我们一起出现在这里,让他产生什么误会,我们很相爱。"

  "还有,你不是也有未婚妻了,由此可见,你对我也没有你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放不下,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各自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的话句句在理,可却成功刺激到了他。

  他脸色突然大变,薄唇贴上她的耳廓,从牙缝里挤出:"想让我放过你?除非,你死了!"

  秦洛心口一窒,感觉到他原本温热的唇,好像泛出了一丝诡异的凉。

  "铛铛铛!"有人敲卫生间的大门。

  "嫂子,你在里面吗?哥很担心你,你怎么还不出来啊?发生什么事了吗?奇怪,谁把公共区域的门也给锁上了?"

  秦洛绝美的眸子颤了一下,继而,惶恐地看着颜少尊,仿佛在等待他的宣判。

  颜少尊突然勾唇一笑,颇有兴致地说,"怕?"

  秦洛不语,紧张地看着他。

  她怕,他就好办了!

  捋了捋她的头发,他悠悠然地开口,"不想被发现的话,把脸洗干净,平静一点走出去……"

  仿佛得了特赦,没等他说完,她立刻走向洗手池。

  却听身后的他,重重补了一句:"回去等我电话,如果敢不接……你懂……".

  正在开水的动作一僵,秦洛脸色更加惨白。

  洗好脸,她转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看都没看颜少尊一眼。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剑眉微蹙,唇角勾起一丝冷硬的弧度。

  竟然跟他玩失忆?

  很好,如果不跟她好好玩玩,倒显得他不厚道了!

  秦洛一出来,就看见等在门口的乔蕊。

  "唉?嫂子,你的嘴唇怎么破了?"

  "啊?"秦洛一慌,继而,立刻解释道,"刚才我正在舔嘴唇滋润的时候,突然有个莽夫撞了我一下,害我自己咬到了,没事的,走吧,你哥肯定等急了。"

  "哦?这样啊!"

  这理由显然有点太敷衍,乔蕊可不是傻瓜,审视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秦洛后,神色越发疑惑,转头,她朝卫生间看去。

  秦洛立刻拉着乔蕊的手,一边走,一边转移话题:"乔蕊,其实你不应该叫我嫂子,我跟你哥,还没结婚呢。"

  "你们不就是为了订婚回来的吗?早晚的事嘛,恭喜你啊嫂子,你找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你一定会幸福的,我哥是个痴情种。"第3章少尊少爷发飙了

  "对了,晚上我们去吃这地方最有名的小吃,少尊最讨厌了,刚才临时接到公司的电话走了,不能跟我们一起。"

  乔蕊是情不自禁惋惜,她又失去一次跟颜少尊相聚的机会。

  "呵呵!"

  秦洛只能一边干笑,一边快速拉乔蕊走,心里慌乱得不行。

  跟乔郁会和后,三个人回了乔郁自己的别墅。

  "喂!少尊,你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好吗?哦……好啊好啊!"

  挂上电话,乔蕊欣喜不已,这是第一次,她邀请颜少尊一起吃饭,颜少尊没有拒绝。

  可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秦洛,不淡定了,她真心不想看见,那个说不通道理的男人,就怕他再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举动,被乔家兄妹发现。

  她眼珠慌乱地转了几圈,突然笑着对一旁的乔郁说:"不如晚上让乔蕊和她的未婚夫,自己出去吃吧,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约会了,我最近学了新手艺,做给你尝尝。"

  难得秦洛主动对自己示好,乔郁一脸宠溺:"那当然好了,你的手艺我也好久没吃过了。"

  他转头看向乔蕊:"那你就跟少尊尽情的二人世界吧。"

  "是你们想二人世界吧,不要拿我说事……"

  乔蕊笑着调侃他们。

  她当然也希望自己跟颜少尊过二人世界,所以,她没有打电话告诉颜少尊,乔郁和秦洛不去了。

  于是,五星豪华酒店,偌大的包厢里,巨大的圆桌上,只坐了两个人,桌上有丰盛的菜,有红酒……

  乔蕊起开红酒,给自己和颜少尊一人倒了一杯,温柔地说:"来,少尊,我们干一杯,祝我们……永结同心,呵呵!"

  颜少尊却看都没看她一眼,拿过一旁的筷子,淡淡地说了句:"我饿了。"

  然后,便开始大快朵颐地吃东西。

  "哦……好吧……那我陪你吃东西吧!"

  乔蕊有些尴尬的放下酒,也拿过筷子,吃起东西来,不过,颜少尊对她一项不热情,她也习惯他的态度了。

  只不过,气氛,好像越来越怪。

  她明显感觉到,从颜少尊身上,逐渐散发出一股子,让人冷到心底的寒气。

  这又是,谁惹到他了?

  "砰!"的一声。

  终于,乔蕊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颜少尊突然愤怒地将碗和筷子都摔在了桌子上。

  乔蕊吓了一跳,她跟颜少尊认识十几年,很少见到颜少尊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失控。

  "怎么了?少尊?"

  "你哥是什么意思?约好了一起吃饭,又临时不来了,我一个大总裁,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不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觉得耍我好玩是吗?"

  "不是,不是,是我有意没有通知……"

  "你很无聊吗?"

  "我……"

  乔蕊不明白,一项修养极好的颜少尊,今天怎么会,这么斤斤计较。

  "我跟你哥这么多年不见了,本是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的,他可好,重色轻友的家伙……"

  颜少尊说着,一脸气愤地点了一颗烟。

  "啊!你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啊,呵呵,你们男人还会吃这种醋呢?别生气了,既然你那么想见我哥,那我们现在走吧,正好嫂子在家下厨,我们可以尝尝她的手艺,一家人在一起吃也不错。"

  颜少尊讳莫如深地看了乔蕊一眼,什么也没说。乔蕊买完单,两人就走了。

  到了乔郁的别墅,两人一进屋,便闻到从厨房传来的菜香味。

  颜少尊环视一周,没有看见乔郁,光看见厨房里,一个柔美的倩影在忙碌。

  他心下更不痛快,她是在,为别的男人忙碌!

  他蹙着眉对乔蕊说:"你上去换件衣服吧,把脸上的状洗干净点,然后再把你哥给我叫下来,我要好好跟他算算账。"

  乔蕊怔忡一下,继而挑眉笑着说:"呵呵,你还真小气,那你在楼下自己坐一会儿吧,我很快下来。"

  说完她快速上楼了。

  颜少尊很少关心她的穿着打扮,今天这是……要开始关心她了吗?想到这个,她就兴奋不已。

  厨房的门,被人猛得"哗啦"一声拉开,又"哗啦"一声关上。

  正在专心切菜的秦洛,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手一抖,一刀切在了指尖上。

  "嘶……"

  鲜血立刻涌出,秦洛刚想用水去冲,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小手,那根受伤的手指,被送到男人的嘴里。

  男人使劲地吸-吮她的手指。

  "唉……"

  她原本还以为是乔郁进来了,可当看清楚男人的脸时,顿时,又被吓得,脸色惨白。

  "你……怎么是你?"

  她使劲想要抽回手,他却抓得更紧,不但如此,还用舌尖轻轻添她的伤口。第4章 惊魂

  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如同一只魔爪,抓挠着她的心尖,让她难受又难耐。

  她使劲挣脱,压低声音,愤怒地说:"颜少尊,你不要太过分。"

  说完,她立刻心虚地朝毛玻璃外看去,很担心被人看见。

  他将她的手指从嘴里解脱出来,却始终,紧紧攥在大掌之中,不放。

  舔了舔唇角,好像在回味美味,目光勾人,表情邪魅。

  "这算什么过分,再过分的事,我们不是也做过了吗?"

  他说着,上前一步,她向后躲,他就得寸进尺,用自己健硕的身体,将她挤到了墙边上。

  两个人的身体,就那样,紧紧贴在了一起。

  "颜少尊,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失忆了,真的不记得跟你之前的事了。"

  秦洛秀眉深蹙,压抑着声音,有点无助。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突然,秦洛感觉自己的下巴一疼,被男人如铁钳一般的大手,捏住了,然后,她感觉到刚刚还算正常的男人,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让人打颤的森寒之气。

  她抬眸看他,他正用着阴森又恨恶的目光瞪着她,似乎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思维,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你故意要求不去赴约的对不对?你明知道……明知道我想见你,你却……"

  "嗯……"

  他加大了手劲,心,仿佛被她给伤透了,恨不得捏死她。

  可……又怎么舍得呢!

  他只是用自己健硕的身体,更紧地挤上她的身体,让彼此间,一丁点缝隙都没有。

  轻微的摩擦,就能让彼此最真切的感受到对方。

  这样的形势,让秦洛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她又怕又羞,拼命挣扎,却怎么都推不开他。

  他突然低头,炙热的呼吸,紧贴在她的唇角,目光,尖锐得,能灼痛她的眼睛。

  他的声音,仿佛是因为压抑,而变得暗哑:"秦洛,你最好给我乖一点,否则,你知道吗?我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在这里,以雪我的三年之痛!"

  他说得是暧-昧至极的话,却用着比冰山还冷的语气,夹杂着比火山还盛怒的气焰。

  秦洛又怕又慌,突然,又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好像,有了异样的变化。

  她的脸,"腾"地一下,瞬间染了一层红云。

  她再次使出吃奶的力气推搡他,身体的摩擦,让他情不自禁发出"嗯"的一声闷哼。

  两人同时僵住,颜少尊眼里,灼热得快要冒出火,秦洛,恐慌得一动不敢再动。

  彼此对望着,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同样乱了节拍,却也跳出了相同的频率。

  狭小的厨房,仿佛瞬间,被升高了温度。

  秦洛声音颤抖,慌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颜……颜少尊,别……别闹了。"

  他微微眯眼,没有退开半步的打算,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你……觉得我是在闹吗?我告诉你秦洛,这是你欠我的,就算我真把你怎么样了,也不为过……"

  他的声音暗哑、低沉,他的薄唇,缓缓低下,离她的越来越近,她躲,他就加大桎梏的力道,让她躲无可躲。

  "别……颜少尊,求你了……"

  他仿佛已经听不到声音了,大脑中、眼中、心中,仿佛就只有,她那诱-惑得他,情不自禁想要吻下去的……娇软红唇!

  他的唇,就要覆上她的时,厨房的门,又被猛然拉开了。

  秦洛身子强烈一抖,碰掉灶台上一个景泰蓝高档瓷碗。

  "啪!"的一声,瓷落,碗碎。

  这声音吸引了乔蕊的关注点,因此她低头看满地碎瓷的时候,颜少尊已经转过身,整装站好了。

  他健硕的身躯挡住背后不住颤抖的秦洛,给她充足的恢复时间。

  "少尊,你在厨房干什么?"

  乔蕊抬头,微笑地看着颜少尊,在她面前,她永远都是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人。

  "我口渴了,没看到外边的杯子在哪,就想找个碗喝点开水,结果……秦洛说外面有杯子,不让我拿碗,我们两个没配合好,碗脱手了。"

  颜少尊一脸淡定,丝毫看不出刚才失控的模样,只是,他的两只手掌却一直交叉着挡在自己的裤裆处,那里的火,再怎么伪装,一下子也消不下去。

  "哦,因为这里很少有人住,杯子被收到柜子里了,你出来,我给你拿。"

  "好!"

  颜少尊随着乔蕊出去。

  秦洛见他们出去了,立刻拉上厨房的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刚才,真的好险。

  如果被乔蕊看见她和颜少尊做出那样的事,她不知道自己的脸,要往哪放了。

  "哗啦!"

  厨房门又被拉开。第5章 你说两个男人谁更有魅力

  惊魂未定的秦洛又吓了一跳,看见是乔蕊,她更加紧张了,呼吸都窒住了,呆呆看着她。

  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嫂子……"乔蕊叫了她一句。

  "嗯?"秦洛一脸无措,心,快要跳出来了。

  "你让一下路,我给少尊洗个杯子。"

  "啊?啊……不好意思,我一时走神没注意到你手上的杯子。"

  秦洛躲开身子,面向墙壁,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嫂子?"乔蕊再次出声。

  "嗯?"秦洛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乔蕊,深怕自己的行为出现什么漏洞。

  "你说,少尊跟我哥比,谁更有魅力?"

  秦洛身子又一僵,是她太敏感了吗?乔蕊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洛犹豫了一下,强作镇定地笑笑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你未婚夫在你心里是怎样的,乔郁在我心里就是怎样的……"

  秦洛低下头,露出娇羞小女人的模样。

  "别人的男人,好与不好都跟我没关系,我只在乎属于自己的。"

  乔蕊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嫂子果然是聪明人,怪不得我哥那么喜欢你,只要你好好爱我哥,我这个小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

  "那我先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乔蕊拿起洗好的杯子,笑着走出厨房。

  盯着乔蕊离开了,秦洛才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继续做饭。

  客厅里,乔蕊给颜少尊倒了茶,两人慢慢喝着,等乔郁下来。

  "少尊,过几天嫂子会跟着哥哥回家见我父亲,我……我想,我们是不是……"

  "我有空就跟你一起去乔家吧,我也好久没有去看看乔伯父了。"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少尊。"

  乔蕊兴奋地将头靠在颜少尊的肩膀上。

  他们虽然定了婚约,可平时,颜少尊从来没有以乔家女婿的身份,拜访过乔家,那么这一次,她觉得,乔郁带未婚妻回家,颜少尊也愿意跟自己一起回家,就是默认了以女婿身份,正式拜访的含义。

  不一会儿,乔郁下来了,秦洛也把饭做好了。

  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

  颜少尊和乔郁热络的聊天,乔蕊偶尔插一句嘴,秦洛只管埋头吃饭,一声不吭。

  "动漫公司搞得怎么样了?"乔郁随意地问。

  "已经走上正轨了,你赶紧来啊,总裁的位置给你坐。"

  颜少尊一边大快朵颐地吃菜,一边说。

  "我就算了,我学的是酒店管理,不过我想让秦洛去你们公司,她学的是美术专业,她对漫画这方面又比较擅长,在公司里,有你和乔蕊照顾,我也比较放心。"

  "哎呦,大哥,瞧你,难道在别的公司,嫂子还能被男人拐跑了不成。"

  乔蕊笑着说,从小到大,他这个大哥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人,所以,能有机会揶揄到他,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那个……乔郁,我还没有想上班的事……"

  秦洛手中的筷子越攥越紧,认真地说道,只是还没说完,就被乔郁打断了。

  "那公司是乔颜两家合资的,你去那工作,等于是在自己家公司上班,没有人敢欺负你,我也比较放心。"

  乔郁耐心地解释。

  "可是我……"

  "嫂子,你就听从大哥的安排吧,不用担心什么,再说不还有我嘛,我们俩在一起,还可以多加深一下姑嫂的感情。"

  乔郁和乔蕊都把话说成这样了,秦洛也一时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拒绝,便低头不语了。

  在别人看来算是默认了,可她的眉心,却蹙了起来。

  "乔家出资多,我也不想一辈子给你们打工,我打算过段时间,就退出公司,骆俊熙想找我和开一间建筑公司。"

  颜少尊看似无意的一句话,让秦洛紧蹙的眉头舒展了几分。

  "不行……"

  "再给我盛碗饭吧。"

  颜少尊将碗递给乔蕊,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乔蕊稀奇,"你今天胃口怎么这么好?"

  "菜好吃嘛,简直跟我以前的一位故友,烧的菜味道一模一样。"

  秦洛立刻惊得抬头,对上他意味不明的眸子。

  他的言外之意是,烧得菜味道都跟以前一模一样,还敢说失忆?

  ……

  第二天一大早,乔蕊便拉着还有些迟疑的秦洛去上班。

  乔郁亲自开车送她们,秦洛便也不好太矫情。

  想想,她只是去工作,在公司里,颜少尊应该不敢怎么样吧。

  秦洛被安排在动画部,乔蕊带她一路高调介绍。

  "咳,大家好,介绍一位新同事,这位是新来的漫画作者秦洛,也是我的……未来大嫂,你们一定要多多照顾她啊,如果有人敢欺负她,你们应该知道我哥是什么人喽!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住在你心里》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5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