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不问归期》梁晓素李成鑫杜秀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不问归期》梁晓素李成鑫杜秀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临时秘书

  从那间豪华的总统套回到自己的单间里,梁晓素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咚咚狂跳!脸颊很是绯红,滚烫滚烫的!她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刚才的一幕就像做梦一样,到现在她都没有从梦中走出来——那个高大威猛器宇轩昂的男人,以前在她眼里那么高不可攀的男人,刚才是实实在在地和她在一起,而且他们之间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她弄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心里对他是有抗拒的,却在最后离开时情不自禁地和他吻别了!

  难道……

  梁晓素双手捂着发烫的脸颊,魂不守舍地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前方,她感觉自己的眼前还是他的样子,他那笑起来弯弯的眼睛,稍显急促的呼吸,还有他那健硕的身体,和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

  "丫头——丫头——"

  她闭上眼睛,几乎要陶醉在他的声音里……拥有这种声音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有种天然的吸引力,何况他还是那么高大,英俊。

  抛开他身上的权力附属,她都感觉自己已经被他深深吸引——

  但是,如果不是县委书记杜秀青对她做出的这个特殊安排,她是绝对不可能走进他的房间,也不可能和他有这样特殊的"亲密"接触——

  "晓素,今晚你把这些日子李书记调研的资料整理一下,送到他的房间里——"

  杜秀青交代的这个"特殊任务",让她十分忐忑不安。

  她本以为,那个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男人,今晚一定会让她无处可逃!可是,她错了!现在回想起来,和他在一起的这几个小时,已经完全改变了她以往对他的那份印象……

  这一夜,梁晓素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叫早的电话就把梁晓素从模模糊糊中叫醒了。

  梳洗好来到餐厅,她看见李成鑫已经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

  "李……书记……早!"她走到他跟前,笑着问好道。

  "晓素啊,早!来,坐这儿……"李成鑫看着她,很是慈祥和蔼地说道。

  从他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的不愉快!梁晓素揪紧的心终于放松了!

  她本以为,昨晚她的"任务"完成得不够好,一定惹他不高兴了!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和蔼可亲,对她反而更亲切了!

  梁晓素挑选好了早餐,鼓足勇气坐在了他的对面。

  虽然他没有生气,但是,坐在他的对面,她心里依然是那么紧张,心跳加速。

  他很快就吃完了。擦了擦嘴,微笑着看向她。

  这个小丫头啊,在他心里也已经和此前不同了!呵呵!真是怎么看都是那么美:标准的瓜子脸,鼻梁高挺,肌肤若雪,明眸皓齿,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带着无限的神韵,还有那一头垂直的长发,看上去犹如出水芙蓉般清纯。

  普通的工作服穿在她身上,也是那么得体,难掩她俏丽的身姿。官场中很少有这样的女孩儿了!李成鑫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看她的眼神也自然多了一份异样的情愫。

  梁晓素看他已经吃完了,只吃了那么几口就不敢再吃了。

  哪有领导等秘书吃饭的?梁晓素很是腼腆地看着他笑了笑。

  "怎么不吃了?"他笑着问道。

  "吃饱了——"她放下碗筷弱弱地说道。

  "呵呵,你就像是只小猫,吃那么少?"他笑着说道,"再吃点儿——"

  "吃饱了——"她再次说道,再次心跳加速了。

  "呵呵——别把自己饿坏了啊!还没到时间,你还可以再吃点儿——"他很是关心地说道。

  "……我去给您取东西吧?"她说道。

  "东西都拿下来了,不用上去取了,我们走吧——"他边说边站了起来。

  她赶紧走过去拿过他的包和水杯,跟在他的身后往楼下走去。

  他的背影是那么高大,她走在他后边儿,前面的人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今天,梁晓素照旧要陪着他下乡去调研。整个过程,李成鑫走村串户,访问农村低保对象,和他们拉家常,嘘寒问暖,非常亲民,非常敬业。

  梁晓素在他身边,给他拿包,同时还负责记录。

  第二天,李成鑫结束了在余河县的调研工作,返回省城。

  临上车前,李成鑫很亲切地握了握梁晓素的手,笑着说:"辛苦晓素了,这两天陪着我下乡,回去好好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车子离去,梁晓素居然感觉自己的鼻翼有些发酸,心中有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只是,梁晓素没有想到,县委书记杜秀青对她的这次安排,会彻底改变她的命运,并且一把把她推入官场的快车道。

  作为女县委书记杜秀青的女秘书,梁晓素的世界还是相对单纯的。

  只要负责好杜秀青的日常工作安排,有时候为她写写材料,写写发言稿,但是,更多的时候,这种事情,有县委办的人来具体负责,她只负责审核,亲手写稿子写材料的时候并不多,所以,她其实更多的是担任生活秘书的角色。

  这天上班后,杜秀青把梁晓素叫到跟前,看着她说:"晓素,这两天交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务必要圆满完成!"

  "是,我一定好好完成!"梁晓素说道。

  至于是什么任务,她都不需要具体问清楚,只要等着杜秀青的指示。因为杜秀青对她的安排,她从来就没有拒绝过。"省委副书记李成鑫要到余河来考察上访事情的落实情况,正好他的秘书有事不能随行,你作为地接,全程负责李书记这几天在余河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务。"杜秀青看着梁晓素说道。

  "……好的,我明白……"梁晓素心里立马有点惧怕,但是,她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负责省委副书记李成鑫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务……这个事情貌似很不好做!

  李成鑫上次陪同中央首长到余河来召开全国血防工作会议,梁晓素见过,长得高大,威猛,四十五上下,看起来很严肃,很有领导的派头,这样的人,是不是太难接近了?

  都说伴官如伴虎,这伺候人的事情可不好干,干得好没有人表扬你,干不好那可就惹大麻烦了,何况还是省级高官……

  唉,怎么弄这么个差事呢?梁晓素心里嘀咕着。

  "怎么了?"杜秀青看她低着头,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梁晓素嗫嚅着,脸上却露出一些不自然的神情。

  "晓素,李书记是个很和蔼很慈祥的人,很随和,很会为下属着想,你放宽心,大方地去接待他,他一定会很满意的……"杜秀青看着她说道。

  "好,我知道了……"梁晓素点着头说,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这样的事情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伺候人她也只会伺候女人,伺候男人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干过。

  看着梁晓素这副弱弱的模样,杜秀青心里却是一阵欢喜。

  梁晓素长得清纯靓丽,娇娇小小的,很惹人怜爱,尤其是那双弯弯的眼睛,很有神韵,笑起来就像会说话似的,特别招人喜欢。

  梁晓素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考到余河团县委,从那个时候就认识了在团县委任书记的杜秀青,一年后杜秀青到平安镇担任书记,也带着她到平安镇去挂了个宣传员,副科级,算是到基层去锻炼了一下。

  去年杜秀青从县委副书记晋升为县委书记后,直接把她从平安镇调进了县委办,担任杜秀青的专职秘书。

  只是,这么几年下来,也没见梁晓素找男朋友,谈婚论嫁。

  杜秀青曾经问过她,她只说没有碰到合适的,个中缘由,只有她自己清楚吧。

  不过,像梁晓素这样清纯靓丽的女孩,恰恰是很多"老男人"钟情的对象。

  尤其是有权有钱有势的老男人,就更喜欢梁晓素这号的,据说他们能从这样的女孩身上找回当年的青春,激起老男人心中的第二春,从而焕发生命的活力。

  让梁晓素去接待李成鑫,是因为上次李成鑫到余河来召开全国血防工作会议时说的那句话。

  那一次梁晓素在接待的过程中,和李成鑫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事后,李成鑫当着杜秀青的面夸奖梁晓素道:晓素姑娘不错!

  呵呵,一句话,听得杜秀青心里沉甸甸的。

  这回李成鑫再来,却不带秘书,点名要杜秀青给他安排一个人来负责他在余河的工作,杜秀青一下子就明白了,只有梁晓素合适,也只能是梁晓素合适!

  李成鑫回省城了,梁晓素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跟着杜秀青,如影随形的,重复着以前的工作。

  只是杜秀青对梁晓素的感觉却完全变了。

  李成鑫最后走的时候,握着梁晓素的手,那一瞬间的眼神,深深地印刻在杜秀青的脑海里。

  李成鑫看着梁晓素的眼神,是那么慈爱,那么温情,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不舍,他脸上挂着笑,但是眼里却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

  整个过程,梁晓素低着头,几乎都不敢看李成鑫的眼睛,那么羞涩,不安,还有那么一点依恋,她虽然没有和他四目相对,但是看得出来,她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杜秀青用脚趾头想,都可以想象得到。第2章 怦然心动

  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李成鑫分别的时候会对梁晓素是这种感觉,难道他真的是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梁晓素的未来就定然是充满了希望的!

  看着梁晓素,杜秀青心里也很是感慨。

  她无意把梁晓素推上这条路,但是,命运却给了梁晓素这样的机遇,让李成鑫看上了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

  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杜秀青无从回答。

  但是,她回忆自己当初被镇党委书记胡春平送进县委书记黄钟明房间里的那一刻,内心的那份痛苦和纠结,至今都是历历在目的!

  她当时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且已然为人母,她心里很清楚,走进那儿,就是一种赤裸裸的交易,那个高大霸道的男人,能给予她的,就是权力带来的附加值,她用她的身体,换取了仕途上的升迁,除此之外,她别想其他,也不能奢望其他……

  那么梁晓素呢?她的这一夜,会给她的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她无从知道,梁晓素自然也无从知道。

  只是梁晓素还是个待嫁的姑娘,心态和当初的杜秀青应该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杜秀青相信,这一夜之后,梁晓素心里定然是有期待的,至于是什么样的期待,杜秀青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梁晓素从外面买来了套餐,和杜秀青在办公室里吃。

  简单的晚餐,她们都是这样解决。晚上如果没有特殊的交代,县委食堂一般不做饭,因为绝大部分人员都回家吃饭,很多领导又经常在外面吃饭。而杜秀青却是经常留在办公室里的,为此梁晓素就定点到老吴饭庄里定了套餐,保证杜秀青能吃到一点可口的饭菜。

  两人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饭。

  正好是江南卫视播放江南新闻联播的时间。

  一般省台的新闻都在新闻联播之前,而这两个新闻节目,像杜秀青这样的官员,那是一定要看的,除非有重要事情,否则绝对不会错过。

  普通人觉得看新闻很无聊,但是,对于官员来说,这却是每天必须要上的一堂政治课,因为新闻联播往往是政治的晴雨表,是人事调整的风向标。从新闻里能看出很多很多微妙的东西。

  据说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是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看新闻联播,从新闻联播里读懂政治,更读懂商机,由此来决定华西村的每一次重大决策。

  而吴仁宝因为善于从新闻联播里读懂政治,他的每一次决策都和中央的政策相吻合,由此获得了发展的先机,成就了华西村神话般的发展王国。

  新闻的头条是省委吴书记的,大概几分钟过后,李成鑫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而旁边正好站着的就是县委书记杜秀青,还有县长蒋三发,再就是梁晓素。

  李成鑫正在走访特困户的画面,记者抓拍的角度很好,李成鑫的样子非常和蔼,非常慈祥,眉目之间都含着笑意,和特困户在亲切交谈。梁晓素在旁边低着头记录着。

  镜头很快就锁定在李成鑫一个人身上,进行特写了。

  电视里的画外音:省委副书记李成鑫近日到信江市安河县进行调研,了解特困户的生产生活情况……

  看到这里,杜秀青特意转过头,看了看坐着旁边的梁晓素,杜秀青发现,梁晓素的脸居然红了!

  那一抹少女的娇羞,透过那丝红晕不自主地流露了出来……

  梁晓素也在紧盯着电视画面,目不转睛地看着。

  看到李成鑫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电视里,她的心居然瞬间开始砰砰直跳!这种感觉很久很久都没有了!太奇怪了!按理他走了,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怎么看到他的画面,她却会有"砰然心动"的感觉?

  而且,她和他之间就是那么几个小时的相处,他走了,就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可是,此刻面对电视上的这个男人,她的心里和以前的感觉却真是截然不同的。

  以前在电视上看到他,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和看到其他的官员是一样的。

  他就是一个官员,一位省级高官,一个政治符号而已,和她这个小小的县委秘书,是决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里的人。

  但是,她没有想到,经过了那一夜之后,她看到他的感觉却不知不觉中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连她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的心什么时候被他牵走了?

  电视里的那个男人,还是那么高大,那么慈祥,那么和蔼,那么敬业,那么亲民……和往日的电视形象无异,可是,在梁晓素的心里,他已经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领导了!

  那一夜,他是那么温存,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怜香惜玉……他没有霸王她,没有强行占有她,没有用他的权力和欲望来征服她……

  是的,他保全了她的尊严,保全了她的完整……

  她很清楚,如果他要强占她,凭他的体力,她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只有束手待毙……成为他身下的残花败蕾……

  可是,他没有,而是微笑着看着她离开,让她完好无损地走出了那个房间……

  现在,看着电视里的他,她无法说清楚心里的感觉,有那么一丝感动,更有那么一丝感激,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留恋……

  呵……无法言说的感觉……

  总之,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的形象变得更加立体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形象。

  他不仅仅是个官人,政客,不仅仅严肃,亲民,他还是个懂得疼惜人的男人,是个有人性的官员……

  是的,应该说是有人性……

  梁晓素心里想。

  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面对"可口猎物"而罢手?有几个拥有权力的男人,能够容忍女人的拒绝?尤其是他想要的女人,如此的拒绝他!

  都说人到了一定的职位,拥有了至高的权力之后,心态多少会变得有些不同寻常——不容拒绝,不容反抗,不容不同意见,唯我独尊,唯我独大。

  可是,她看到的他,却是有人性的,是丝毫没有变态的一个官人,一个男人……

  只是,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脸不知不觉红了,她并不知道自己这微妙的表情变化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会出卖了她内心最隐私的秘密……

  "晓素……"杜秀青在她耳边叫了一声。

  她居然没有听到,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睛依旧盯着电视看。

  "晓素……"杜秀青又喊了了一声,这回加重了语气。

  "哦……"梁晓素恍然大悟似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眼前,然后木木地看着眼前的杜秀青。

  "李书记对你的评价不错……"杜秀青看着她说。

  "呵呵……"梁晓素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其实,她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杜秀青的话。

  "李书记多次在我面前表扬你,说晓素不错,对你这次的工作也很满意……"杜秀青继续说道,"李书记是江南省的少壮派,刚好五十出头,在省级干部里面,也算是比较年轻的,明年两会之后,中央人事调整,江南省也会有大调整,吴书记在江南省已经八年了……"

  杜秀青后面的话,似乎是自言自语,但是,梁晓素却句句都听得很清楚……

  如果,如果他能……那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没有任何的关系!梁晓素心里笑了一下。

  她和他之间本来就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就算是发生了,又能怎么样?都说男人拔卵无情,对于这样的高官,你如此弱小的一个小虾米,还想利用身体上位?呵呵,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何况,她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更谈不上其他的了!

  所以,他的未来怎么样,那都是别人的故事,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梁晓素的心里居然很快就淡然了。

  "晓素,好好干,有机会的话,我会推荐你的……"杜秀青看着梁晓素说。

  "谢谢杜书记,我会尽力的……"梁晓素回答道。

  "呵呵……好,尽力而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啊,机遇来了,挡都挡不住……"杜秀青笑着说。

  梁晓素不太理解地看着杜秀青,一脸的狐疑。

  "以后你会明白的……"杜秀青再次说道,"当然,这里面的分寸要把握好!"

  分寸?什么分寸?梁晓素似乎更听不懂了。

  周末,梁晓素回到家里,为了工作,她已经两个周末没有回家陪父母了。

  梁晓素的父母都是普通公务人员,现在已经退休在家。

  她的妈妈是信江市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平时的工作就是检验火车,查看到站的火车有没有故障。

  小时候梁晓素经常跟着妈妈到车站里去,有时候就在旁边看着妈妈工作。

  那时候看到妈妈工作的样子,她觉得妈妈很伟大,很了不起,能检修火车这个庞然大物,这是多大的本事啊!

  可是,慢慢长大了之后,她才觉得,这份工作和娇娇弱弱的妈妈很不相称。

  梁晓素长得很像妈妈。

  妈妈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依然很显年轻,皮肤不怎么保养,也是那么白嫩。只是眼角的那些皱纹,才看得出岁月对她的侵蚀。第3章 青涩初恋

  如果妈妈是车站的播音员,那该多好啊!有一天梁晓素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听着车站里广播员的声音,她觉得那应该是妈妈的声音,那里面应该坐着像妈妈这样的美丽小巧的女人才合适。

  可是,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了那个播音员,她大吃一惊,原来那个播音员也长得很漂亮,身材比妈妈好多了!

  而且更让梁晓素羡慕的是,那个播音员穿着那身工作服依然是那么有女人味,曲线有致,走路的样子都是昂首挺胸的,非常有吸引力!

  而不像她的妈妈,工作的时候穿着那么宽大的,沾满了油污的工作服,还带着一双白色的大手套,每天要像个男人那样去查验火车……

  梁晓素至今没有弄明白,妈妈当年怎么选了这么个不合适的工作?

  梁晓素的爸爸是信江市自来水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

  爸爸老实勤恳,与世无争,干了一辈子,连个最低的级别都没有混上。

  最早是在公司里抄水表,每天到各个小区去抄水表,骑着一辆最古老的自行车,穿街过巷。

  后来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就被召回到公司,放在办公室里打打杂养老,算是照顾他了。

  这样的家庭,普通而又平凡,但却是一份稳定踏实的生活,没有大富大贵,却有真实质朴的幸福。

  梁晓素大学毕业了,虽然考进了公务员队伍,但是,她这样的家庭,没有任何的背景,要想在官场上混出什么名堂来,是很难的。换句话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今在公务员队伍里,两种人最吃香,一种就是官二代,含着金钥匙出身的,脚踩着风火轮进入政界的,那上升的速度,犹如坐火箭,让人叹为观止!

  还有一种人,那就是富二代,家族里拥有金钱和势力,投身到公务员队伍,为的是混个官职,能够更好地为家族服务。这种人,也是一样平步青云,势不可挡。

  像梁晓素这样,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而是属于贫二代的,这辈子或许就永远只能做个普通公务人员。

  刚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梁晓素就是这样想的,对官路,她没有任何的奢望,要的只是这份稳定的工作,继而选择一种稳定的生活。

  然后找一个和她一样稳定的男人,重复她爸爸妈妈平凡而又简单的生活。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杜秀青,这位平民出身的女县委书记,后来还成为了杜秀青的秘书。

  这或许是她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走进家门,妈妈笑着迎了上来,说:"闺女回来啦,你爸爸在厨房给你包包子,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梁晓素从小就喜欢吃小笼包,而她爸爸为了她能吃到最好吃的小笼包,楞是在外面学到了做小笼包的技术,经过改良,爸爸包的小笼包比外面卖的还好吃。

  "嗯,我就知道回家有好吃的!"梁晓素笑着来到了厨房。

  "爸爸……好香啊!"梁晓素看着爸爸系着围裙忙碌着,心里好一阵感动。

  "嗯,丫头回来了,好好,马上就可以吃了!"爸爸转过头,看到她立马眉开眼笑,一脸的满足。

  "晓素啊,来来来,先喝点水……"妈妈在客厅里招呼她。

  梁晓素像风一样跑着来到了客厅里,妈妈已经给她倒好了水。

  在家里,梁晓素才能还原一个女孩子的本真,可以天真,可以撒娇,可以风风火火地跑来跑去……

  "晓素啊,妈妈昨天晚上在新闻里看到你了……"妈妈看着晓素高兴地说道,"你和省委副书记在一起……"

  梁晓素吃惊地看着妈妈,她从来不关心新闻的,怎么昨天突然间看到了她呢?

  "呵呵,是的,李书记下来调研,没有带秘书,我被临时抽调过去负责他的日常工作……"梁晓素边喝水边说。

  "哦……"妈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了想,又说,"大人物不好伺候吧?"

  "不会,挺好的,他很随和,很慈祥,是个很不错的人……"梁晓素由衷地说道。

  "那就好,这样的官员很难得……"妈妈感慨道,"我们是普通人家,妈妈不指望你能飞黄腾达,只要你能平安幸福就好!"

  "妈,这就是工作,李书记说我做得不错……"梁晓素笑着说,"你想多了……"

  "晓素啊,听妈一句话,该解决个人问题了,你也不小了,找个合适的小伙子……"妈妈看着她说,"你看看你的同学,一个个都结婚了,没结婚的,也已经名花有主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而且,这女人结婚就像是庄稼逢春一样,一定要在春天里开花,秋天才能结果,孩子,人生的季节也要抓住,千万别错过了……"

  唉,又来了!梁晓素在心里感叹道。

  每次回家,妈妈都要唠叨这样的话,总是催着她早点找男朋友,早点结婚。

  甚至有几次,还安排她去相亲,逼着她去和陌生的男人见面。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梁晓素最怕的就是这个。

  "好了,吃包子吃包子,美味的灌汤小笼包来啦……"爸爸笑呵呵地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笼刚蒸熟的热腾腾的包子。

  "闻着就想流口水了……"梁晓素笑着说,立马从爸爸手上接过蒸笼放到了餐桌上,打开蒸笼,一股热腾腾的蒸汽和着包子的香味儿飘了出来。

  梁晓素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进嘴里,咬了一口,满嘴的汁水溢出,真是美味无比!

  "爱心牌小笼包,吃一回就忘不了……"梁晓素边吃边笑着说,"爸爸,你可以开个包子铺,就叫一号爱心包子铺,保准全城第一家!"

  "哈哈,那好,等我好好考察市场后,再把技术提高些,我就改行卖包子去!"爸爸也笑着说,"现在我暂时还只能为我家的小丫头服务……"

  爸爸说完,又钻进厨房,继续去做菜。

  每次梁晓素回来,爸爸都要做一顿大餐给她吃,包子只是饭前的点心,接下来的才是正餐。

  每次看到爸爸忙碌的背影,梁晓素都会感叹,爸爸除了事业上没有什么成就外,其他方面,真的算得上是最好的男人:顾家,爱老婆,疼孩子,这一辈子,他都把妈妈当个宝似的疼爱着,在家里,梁晓素很少看到妈妈下厨,似乎买菜做饭这样的杂活儿,都是爸爸的专利,妈妈从来不操心。

  梁晓素记得,爸爸要是有事出门,如果有几天的时间,那一定会做好几天的菜放到冰箱里,让妈妈每天热着吃。

  总之,妈妈是从来不买菜做饭的。

  梁晓素以前一直就想找一个像爸爸这样的好男人。虽然没事业,但是顾家,能照顾好这个家,她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平凡踏实的幸福。

  可是,命运却似乎要和她开玩笑似的,在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幸福时,上天却无情地从她手里夺走了这份幸福!

  吃过晚饭,梁晓素陪着父母喝了一会儿茶,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拉开中间的那个抽屉,那张帅气的灿烂的笑脸出现在眼前……虽然过去两年了,可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言一行,他每次呼唤她的名字,都是那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回响在耳边。

  是啊,两年了,可他似乎从未从她的世界离开,从来没有……

  她的手抚摸着照片上的他,泪水开始模糊了双眼……

  "王成……你在那边还好吗?"

  她的心随着记忆飞回到了美丽的大学校园里……

  江南大学的樱花园里,是梁晓素最爱去的一个地方。

  这儿,每年春季开学后,是江南大学最美丽的地方,也是最浪漫的地方。

  梁晓素就是在这儿邂逅了她的爱情,遇到了她心中的"王子".

  大二那年,在那个春雨霏霏的季节,一个樱花怒放的日子,梁晓素在樱花园流连忘返。

  偶尔有一对情侣在雨中漫步,撑着伞,走在铺满樱花的小径上,这份美丽和浪漫,真正是让人陶醉的。

  梁晓素孤单一人,手里拿着伞,却并没有撑开。

  她喜欢被这细细的雨丝打湿头发的感觉,朦胧中的湿润,似乎空气中都带着甜味儿,带着香味儿,让人很惬意,很陶醉。

  当然,这样的时候,她同样也渴望有个人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在大学校园里,这个花儿众多的地方,梁晓素并不是最出众的那一个,加上她是那么默默无闻,从不主动接触异性,自然不会是招蜂引蝶般的人物。

  在许多人都出双入对的时候,她依然是享受着一个人的孤独。

  看着春雨中怒放的樱花儿,梁晓素有些想入非非,没有留心脚下,没想到雨天路滑,她一个不小心,脚底一滑,摔倒在地,居然把脚给扭伤了!

  梁晓素看看周围,居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她只好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却不曾想越走越疼!这脚似乎强行跟她作对,走到后面几步简直是无力抬起来了……

  她疼得龇牙咧嘴的,正期望有同学路过能来帮她一把,正好迎面走来一个男同学,看那样子,应该也是本校的。

  看到她这么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在她身边停下来,问道:"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梁晓素抬头一看,心里立刻惊喜不已:好高大英俊的男孩!他那有棱有角的脸庞,和香港明星郭富城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她的时候,都像在传递着电波似的……第4章 她的王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骤然间狂跳了起来。

  她抿着嘴,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言语。

  看到她点头,他在她身边缓缓蹲了下来,然后看着她说:"是不是脚扭了?我背你回去吧?你是哪个系的?"

  一听说要背她,她立马慌了,这怎么行呢?一个完全陌生的男生,背着自己……不,不行!绝对不行的!

  梁晓素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不,不用,谢谢你……"

  男生站了起来,看着她笑了笑,说:"那好吧,你就坐在这儿等着,等你的脚自然好了再走……"

  "你……"听他这么一说,她心里又有些愠怒了!等脚自然好,那得到什么时候?这不是存心让她难受么?

  "这是我的学生证……"过了一会儿,他居然掏出学生证放在她手里,说,"为了证明我不是老虎,也不是流氓,你先收着,我背你回去后,你再还给我,这样行了吧?"

  她拿着他的学生证,仔细看了看:王成,零零届桥梁建筑专业。

  拿着他的学生证,梁晓素忍不住笑了笑,说:"谢谢,我不是怀疑你,只是觉得让你背着不太好……"

  "哈哈,这年头,想做点好事咋都这么难呢?"王成笑着说,"那我扶着你走吧!不过看你这样,扶着走也是难受……还是我背着你吧,你就当我是一块板子就好了!"

  "噗……"梁晓素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成顺势在她身边蹲了下来,梁晓素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伏在了他的背上。

  趴在他的背上,梁晓素觉得很温暖。

  梁晓素很瘦,虽然也有接近一米六的个头,但是看上去很小巧,背起来就更不费力了。

  樱花园距离女生宿舍有好几百米远。

  王成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她背到了宿舍楼下,还坚持要把她背上去,梁晓素坚决没同意。虽然宿舍里经常上演各种各样的浪漫大剧,但是,梁晓素是第一次认识王成,不能冒昧让他进入自己的宿舍。

  "谢谢你,让你受累了……"梁晓素扶着墙壁说道。

  "我送你上去吧,不然你这脚……"王成看着她不放心地说道。

  "不用了,我让同学下来扶我……"梁晓素笑着说,"你回去吧,谢谢啦……"

  王成站在那儿,并没有走,而是看着梁晓素被同室的舍友扶走了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晓素,你很会做保密工作啊!"扶着她往楼上去的马莉莉笑着说,"情况不错,又高又帅,是不是富二代啊!要是富二代的话,那就齐了!高富帅,抢手货哦!"

  "胡说什么啊,刚认识的!他看我扭了脚,送我回来的!"梁晓素笑着说。

  "装,接着装!刚扭了脚就认识了这么一个帅哥,你还真有桃花运!"马莉莉笑着说,"怎么不让我也去扭一回脚呢?"

  "你就知道幸灾乐祸!我脚都疼死了,你还在这儿说风凉话!"梁晓素假装责备道,心里却真是美滋滋的了。

  王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那时候的大学生,不像现在这样,个个都有手机,那时候的梁晓素,也没有手机。

  她本以为,她和王成之间,也就是这么一面之缘,如果王成不主动来找她,她是断然不会主动去找王成的。

  可是,事情就总是那么巧,巧到梁晓素都觉得是天意。

  梁晓素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周末去泡图书馆。

  沉浸在书海中,梁晓素感觉自己的世界就是最广阔的,也是最丰富的。

  这个周末,梁晓素照例带着水,拿着笔记本,早早就到了图书馆。

  捧着那本厚厚的《百年孤独》,她的世界完全和主人翁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连接在了一起。

  正当她看得极其投入,全然忘记了自己周围的一切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请问……你的脚好了吗?"

  在这个寂静的图书馆里,这个声音就像是天外飘来的那般,像幽灵一样从天而降!

  梁晓素不禁吓了一跳!因为她正看到书中极其诡异和恐怖的一个画面:书中的主人翁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杀死了邻居普鲁邓希奥?阿基拉尔。从此,死者的鬼魂经常出现在他眼前,鬼魂那痛苦而凄凉的眼神,使他日夜不得安宁……

  "啊……"梁晓素抬起头惊恐地叫了一声。

  这一声尖叫,招来了图书管理员和其他人惊异的目光!

  大家都不可思议地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角落里这位文静的女生,不知道她为何会发出如此的尖叫……

  梁晓素立马捂住嘴巴,然后惊恐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王成!

  "你……怎么啦?"他惊愕地问道。

  "没,没什么……"梁晓素很不自然地解释道,"你突然从天而降,吓了我一大跳!"

  "呵呵,那对不起了,不好意思,我进来就看到你,想问问你的脚怎么样了?好了吧?"他再次关切地问道。

  "谢谢,已经好了……"梁晓素说道,"那天多亏你的帮助……"

  "举手之劳,何必言谢!"王成笑着说,"只是,你欠我一样东西!"

  "欠你东西?"梁晓素不解地问道,"什么东西?"

  "呵呵……你自己想想……"王成在她面前坐了下来,笑着说道。

  梁晓素使劲开动脑筋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来,好像不欠他什么东西啊?自己压根儿就没借他的东西。

  "没欠你什么……"梁晓素看着王成说。

  "欠了,很重要的一件东西!"王成很肯定地说道。

  梁晓素就更不解了!根本就没有啊,他这是敲诈吧!

  "你忘记了,你看了我的学生证,我还没看你的呢?"王成笑着说,"这不是欠我的吗?"

  呵……好家伙!梁晓素从心里笑了出来,要打听户口直说啊,还说得这么含蓄……

  "呵呵,你没说要看啊……"梁晓素笑着说,"我是01级中文系的梁晓素,认识你很高兴!"

  "梁晓素……嗯,记得看过你在校报上的文章,原来我遇到了一个才女,真是荣幸之至!"王成笑着说,"很高兴你的脚扭得很是时候……"

  梁晓素看着王成,没想到他还这么滑舌,难道帅哥都是这么搭讪美女的么?

  呵呵,这年头,校园里的恋爱开得比春天的花儿还快,但是却没过春天就谢了!

  以王成这样的外型条件,在校园里定然是花儿环绕的主,至少不会没有女朋友。梁晓素心里想。

  "你在看什么书?"王成盯着梁晓素手上那本厚厚的书问道。

  梁晓素把封面给他看了一下。

  "我也喜欢看这部书,只是还没有看完,感觉比较沉重……"王成说,"你能静下心来看书,还真是才女才能做到的事情……"

  "我没事啊,无聊就看书打发时间……"梁晓素说。

  "呵呵,这个办法好,长年累月的,你就把我们学院图书馆里的营养都汲取走了,将来,我们要是想取经,也不用泡图书馆了,直接去找你了!"王成笑着说。

  "真够贫的!"梁晓素心里想。

  但是嘴上她却没有说出来。

  现在的男生,不油嘴滑舌的倒是找不到了。

  梁晓素不再搭理他,埋头继续看书。

  没想到王成也拿了一本书,坐在她的对面看了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午饭时间到了。

  "中午我有没有机会和美女一起共进午餐?"王成笑着说道。

  这么直接的邀请,梁晓素还是第一次遇到。

  她这种小女生,如果爱情不来找她,她断然是不会主动寻找的。

  "呵呵,荣幸之至……"梁晓素学着王成说话的样子回答道。

  "哈哈……好,那我们就去午宴去!"王成很开心地说道,"人家是夜宴,咱们去午宴,也别有一番滋味!"

  王成主动替梁晓素拿着东西,两人来到了图书馆附近的西餐厅。

  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吃饭,梁晓素心里还是有些拘谨的。

  王成却表现得很熟练,很大方,很绅士,全程负责点餐,把梁晓素伺候得很是周全。

  只是,这第一次吃饭,梁晓素并没有放在心上,她认为,像王成这样的帅哥,是绝对不会缺少她这样的女孩子的。

  所以,她心里纵然是对王成有点好感,也很快就自我浇灭了!

  只是,她并不知道,王成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对她怦然心动了!

  饭后,王成点了两杯咖啡,两人慢慢地品着。

  西餐厅正对着的是江南大学校园里的东湖。

  春日里午后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吹动,泛起层层涟漪,湖边绿柳垂地,婀娜多姿,好一派春光无限。

  似乎在春日里,连这个湖都显得多情起来了。

  王成边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边看着眼前的梁晓素。

  第二次看到她,他还是有这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上次在樱花园里,看到她的时候,她穿着那身粉红色的长裙,就像樱花仙子般美丽。

  那一刻,她微蹙着眉头,表情有些痛苦。

  就是她的这个表情,让王成的心一下子就蠢动了。

  他细细地看着她,发现她脸上的那份宁静格外的与众不同。

  从梁晓素的眼睛里,他看到的就是那一湖清澈的湖水,平静,淡定,处之泰然。加上她这一头清汤挂面的直发,就更为她增添了少有的宁静韵味儿。

  他判断,她一定是个温和而又文静的女孩,是从内心往外发出的那份宁静。

  她的心态一定是与世无争的。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极其浮躁的。像她这样拥有如此淡定,宁静心态的女孩子,少之又少。

  她一定来自一个平和而幸福的家庭。

  王成心里想。

  梁晓素知道王成总在看着她。第5章 青涩初恋

  她的目光却总是故意看着外面的湖中心,在那儿荡舟的情侣,偶尔会发出一两声欢快的笑声。

  呵,春天是个快乐的季节!梁晓素也渴望出去走走。

  她低头喝着咖啡,卡布奇诺的丝滑细腻,还有那微微的苦涩,让她感觉到别有一番滋味。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就像品读一本厚重的书籍,需要慢慢回味,才能真正体会到其中的韵味儿。

  "晓素……你家是哪儿的?"王成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问出这句话。

  梁晓素抿嘴一笑:"我是信江市的,你呢?"

  "我……在你的隔壁……城市……"王成笑着说,"抚河市……"

  哈哈……两人相视而笑,抚河市和信江市是临市,从省城往抚河市走,要经过信江市,两市相距只有几十公里远。

  "毕业后我可能留在这儿……不回老家了,你呢?"王成看着她问道。

  "我……我还没想这个问题……"梁晓素说道,她也根本没想到王成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呵呵,你还有两年毕业,可以不考虑,我明年就要毕业了,我得考虑好自己的将来……我学的是桥梁建筑,回老家没有什么好的单位,在这儿我更有施展的平台……"王成说。

  "嗯……你的考虑是对的,还可以去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看看……"梁晓素说,"男孩子都是以事业为重的……我,可能是要回老家,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我不能离开他们……"

  果然是个乖乖女。王成心里想。

  "呵呵,回家有回家的好处……"王成说,"能照顾父母,一家人团聚,现在很多家庭都做不到这一点,我支持你……"

  "我是不是特没出息啊……"梁晓素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道。

  "没有,不过像你这样的才女,如果出去闯闯也能闯出一番事业来,不过会比较辛苦……"王成说,"打拼事业,历来都是男人的事情,女孩子不用那么辛苦……"

  "我没有什么雄心大志,我就想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将来有一份稳定的生活就好了……像我的父母那样,在小城市里平凡幸福地过一辈子,挺好的!"梁晓素笑着说。

  果然猜得没错……王成心里想,她的家庭是一个平凡普通但是很幸福的家庭。不然她不会有这样安静的性格。

  "我们这一代的人,很少有人有你这样的想法……大家都希望往大城市跑,都希望去外面飘荡着,几乎没有听人说要回小城市过小生活……你是个特例!"王成笑着说。

  "呵呵……我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梁晓素问道。

  "不,你恰恰是很食人间烟火,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一点是现在很多人没有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以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各个城市里乱撞,最后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打击,才不得不回头……"王成说,"像你这样的,目标很明确,思想很简单,这样很好啊,很难得……"

  "王成,我怎么看你像经历了很多事情的大人?说话这么成熟?快赶上我爸爸了!"梁晓素笑着说。

  "晕,我有那么显老吗?"王成一脸的坏笑。

  "不是显老,是老成,心态成熟!"梁晓素说,"说话的感觉和我爸爸一样,一套一套的!"

  "呵呵,你爸爸是个爱唠叨的好爸爸吧?"王成问道。

  "不,我爸爸话很少,不过,他要是和我谈心的时候,就是一套一套的,讲得很有哲理!"梁晓素笑着说。

  "那你一定很崇拜你爸爸?"

  "不是崇拜,我爸爸很普通,我很爱我的爸爸,也爱我的妈妈,他们的生活很简单,但是很幸福,我希望我的将来也能过这样的生活……"梁晓素说。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一辈子的……"王成说,"你很幸运,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

  王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阴郁,眉头间不自觉涌起的那份忧伤,让梁晓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她又不敢多问。

  毕竟是初次在一起,他们已经聊得太多了,梁晓素甚至把家庭的情况都告诉他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们出去走走吧……"王成提议道。

  "好……"梁晓素欣然应允。

  两人很自然地往湖边走去。

  空气似乎都是甜腻腻的,风儿也格外的柔和,连阳光都是有些慵懒的。

  两人沿着湖边走了一段,王成租了一条小船,拉着梁晓素去湖中心荡舟。

  虽然进入这个大学校园两年了,但是,和一个男生单独坐在小船上荡舟东湖,对于梁晓素来说,又是第一次。

  小船是用脚踩动的轮浆。

  两人边踩边聊天。

  从刚才的话题转到了读书爱好上。

  梁晓素发现,王成居然和她有很多很多共同的爱好。

  比如爱好看书,爱好品茶,爱好打羽毛球,爱好喝咖啡,爱好睡懒觉……呵呵,很多共同的爱好!

  两人说到周末睡懒觉的历史,居然都有被人反锁在宿舍的光荣历史!真是太有趣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就是这开怀大笑时的那个眼神,让梁晓素原本不在意的心也倏然间变得敏感了!

  似乎就是那一刻,王成眼神里的那份感觉和她有了交汇,让她的心突然地狂跳了那么一下!

  难道这就是被爱神射中的感觉?

  梁晓素不敢确定,但是,从这一刻开始,她看王成的眼神却再也没有那么淡定了!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在湖面上悠闲地荡舟,时间过得似乎格外地快,不知不觉夕阳就下山了。

  王成把梁晓素送回宿舍,两人分别的时候,似乎都有点依依不舍。

  "晓素,下周末我再来找你……"王成看着她说。

  梁晓素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下周啊,你选修外国文学的时候我们就能见面……"梁晓素笑着说。

  她记得王成说他也选修了中文系的这门课,纯粹是因为喜欢。

  "呵呵,好……到时候你可以睡懒觉,我帮你占座位……"王成笑着说,"但是可别被人锁在宿舍里出不来了!"

  "哈哈,要是我没去,那就是被人反锁了……"梁晓素笑着说,"你负责来解救我……"

  "哈哈……好,我舍身破门而入,然后你们宿管把我当流氓给关起来……"王成也笑着说。

  "你真想得出来……回去吧……"梁晓素笑着说道,"一会儿就要去参加夜修了,我的英语六级今年一定要过,我要好好努力一把!"

  "嗯,加油!"王成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微笑着离开了。

  就喜欢把自己当长辈!梁晓素在心里笑道。

  王成在她面前,似乎刻意要装作很成熟的样子。其实,他们之间也就相差一岁啊!

  她觉得王成的心态确实很老成,如果没猜错的话,王成的经历似乎比她要复杂多了!

  他有着怎样的成长背景呢?她开始好奇了。

  呵,从这一刻开始,她开始关心起他的故事了!

  这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孩子,以前,她似乎没有对谁这么有兴趣,这么好奇过!

  这是不是爱?她无法回答。

  只是从她走进宿舍后,她就开始想他了……呵,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咚咚咚……"门被敲响。

  门口传来了妈妈的声音:"晓素啊,睡了吗……"

  "妈妈……"梁晓素立马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站起身走过去开门,"我还没休息……"

  "孩子……"妈妈走进来,看到梁晓素满脸的泪痕,心疼地叫道。

  梁晓素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泪滴。

  她慌忙转过头,悄悄用手把眼泪抹去……

  看到桌上的照片,妈妈什么都明白了。

  "孩子……有些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想了……"妈妈走过去,把那张照片收起来,似乎是要拿走。

  "妈妈……"梁晓素喊道,"给我留着吧,这是他唯一的照片……"

  说着,她的泪又不自主地流了下来。

  "唉……"妈妈叹了口气,把照片放下了,然后坐在了床沿上,拉着梁晓素的手,心疼地抚摸着。

  "孩子,一切都过去了,朝前看,日子还要照样过啊,爸爸妈妈都老了,我们希望你能过得快乐,不需要大富大贵,不需要拥有什么样的权力,只要平平安安,幸福健康,那就比什么都好!"妈妈抚摸着梁晓素的手慈爱地说道。

  "妈……"梁晓素含着眼泪说,"我知道……"

  "孩子,你现在走的路,是妈妈以前没有想过的……"妈妈看着她说,"妈妈没想过让你从政,那是男人的世界,女人不好混啊!妈妈怕你吃亏受委屈……"

  "妈妈,我也没想过要当官……"梁晓素说。

  "但是……"妈妈看着她说,"你现就是在往官路上走啊,孩子……"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梁晓素说,"我没想过要当官,也没有去做这个努力,现在的官位可不会从天而降……你也知道,现在当官都要资本和背景,我没有,也不去想……"

  "唉……女人当官啊,和男人不一样……"妈妈看着梁晓素意味深长地说道,"就是……唉,就是人言可畏啊!"

  "妈妈……你想哪儿去了!"梁晓素似乎听明白妈妈的话了,有些责备地说道,"你觉得你的女儿是那样的人吗?"

  "呵呵,我的女儿,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妈妈笑着说,"所以妈妈才会为你担心啊,孩子……有时候被人利用了,甚至是耍了,却无处诉说,妈妈就是怕你没有心机,容易吃亏啊!官场险恶,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不问归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4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