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婚途戒爱》慕夏褚默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婚途戒爱》慕夏褚默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NO.1(爱你,恨你)上

  飘了一夜大雪的城市,银白的地面冰冷刺骨,她却穿着单薄的衣物走在冷冷清清的街边。

  干涩的眼睛,浑身被蹂躏过的疼痛;都与这些刺骨的寒冷,浊食着她支离破碎的心——

  "对……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进来了……"她只是害怕,所以才会躲进他的房间。今晚本是她的生日,可是却偷听到陆阿姨要将她送给厨娘的痴呆儿子!

  她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却从没想过连基本的人权都要被剥夺。所以她很害怕!而这个房间,是她唯一能安心躲藏的地方。可是现在……

  面对他暴戾的表情,她更害怕了起来!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你就想脱身吗?!这里,这个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真以为自己是谁了!"嘶哑的低吼,粗重的气息扑打在她脸上,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味道。

  他暴戾的瞪着她,因为怒火而腥红的眼眸倒影着她面无血色的脸。但她因急促而来的清雅的气息,也这样直接的轻吐在他的鼻息间,带着她淡淡的香味;有些青涩、干净、清淡的香味,总让他的心间莫名恍惚,那种被压抑的情感就会更加强烈的涌动。

  可是脑海里,又不停的闪现她在学校门口其他男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画面。

  这些画面让他的情绪酿化到崩溃的边缘,心中那种蠢蠢欲动的念头,更是越来越无法压抑。但残存理智又拽着他最后自我厌恶、唾弃的想法。

  怎么可以?怎么能!

  他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想法?!

  他不能有,不可以!因为她是他的妹妹,名义上的妹妹!也是他的仇人,他最恨的人!

  所以他很痛苦,痛苦的心都快裂了!

  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这样送上门,将他的房间当成避风港!

  "慕夏,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腥红的眼里突然退去暴戾,转而浮现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表情。揪着她衣领的手指泛白,他几乎歇斯底里:"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

  是的,太讨厌了,这十年他无时无刻都在讨厌她!

  慕夏一震,辩解的话全堵在了在喉咙里。

  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她的心就像突然被一道利器贯穿一样,突然麻木了。然后是无法形容的痛,在胸口和四肢百骸里扩散开来。

  而他如利刃般的声音却继续着:"都是因为你,是你的出现让这个家全毁了!如果不是你,我爸和我妈也不会这个样子……"

  他总很清楚的记得,慕夏出现之前,自己的父母虽称不上是多么的恩爱,但也算相敬如宾一家人和睦。可是,自从这个身份不明,一度被人说成是爸爸私生女的女孩来到来到这里以后,这种和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他也和褚默依一样的讨厌她,都是她的错,是她破坏了他们的家庭!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妹妹毁了他们家的一切,甚至是父亲的命!

  "都是你的错……都是因为你,我爸和我妈才会不停的吵架,都是因为你,哪天晚上爸爸才会和妈妈吵架,然后决定去另外的城市出差……"然后就出了车祸,永远没有回来……

  他的声音小了下去,但他的话她明白了。

  她是害死褚叔叔的凶手,间接的凶手!

  其实这件事慕夏很内疚,虽然她从未说过什么,可是她也很内疚!但是她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是恨她的!原来他是恨她的!

  以往在一起的画面在她脑海中崩溃,他的表情他的脸都变得模糊了起来。一开始的害怕、恐惧什么的都已经没了,剩下的是一种万念俱灰的绝望了。

  原来他一直那么恨她,她爱的人,原来一直把她当做仇人啊!!

  "慕夏我恨你!我恨不得你永远消失,根本没有出现过!"继续抓着她,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那么的痛,痛的血流成河,无以复加!

  他该恨她,可是现在却对她有了那样的感情!

  这种感情已经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下去……怒视的目光逐渐灰暗,他微微松开她的领子,目光也垂了下来。

  他居然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女孩,爱上了这个害死父亲,害得他童年痛苦不堪的女孩!

  可笑啊!真是可笑啊!

  浑身像被抽空了一般,只有鞭打针扎一般的痛在身体里蔓延,慕夏看着他逐渐灰淡的目光,失魂的说:"对不起……我会走的,然后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不会打扰到你们了……"

  垂下的眼眸突然抬起来,暗淡下去的目光也在瞬间变得尖锐凶狠:"走?和你小男朋友走吗?!"她居然想走!"呵、呵呵……"怒极反笑,揪着她的衣服,他眼神暴戾的笑了起来。

  那嗜血发疯一般的目光,让慕夏后背升起一阵头皮都发麻的凉意。

  慕夏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想后退,可是他却更加用力的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毫无反抗之力的拉到自己面前,让她的小身板贴在了他的身上。

  "你想走?"腥红的眼睛眯起来,瞳仁深处有一道冷冷的寒光。"你想和你的小男朋友走?想跟他离开?"想到这些,他胸口就好像被千万蝼蚁啃咬一般又疼又怒,那种想要撕碎她的情绪也越发强烈的无法压制。

  完全被他强烈的气势吓到了,慕夏睁着双眼,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你想走……"怒火让他的理智彻底流失,另一只手忽然掐住她苍白紧绷的下巴,寻着她轻吐出来的香气,他狠狠地说:"休想!"伴随语落,等慕夏反应过来时,他的气息已经完全将她包裹了去。冰冷的薄唇也已经重重地压在了她几乎没什么血色的唇瓣上,接着狠狠地撕咬、摩挲、吸允,然后又很不满足的撬开无力的贝齿,龙舌又在她口中肆意横扫。

  他吻得粗暴又疯狂,每一下都带着泄愤的情绪,好似要见她咬碎了吃下去一般才满意!

  瘦小的身影本就没多少力气,现在更被他紧紧圈在怀里,连一点推开他的空隙都没有。干白的任由他狠咬撕扯,最后释出阵阵血腥味。呼吸也被堵住,连肺部余下的空气他都要掠夺。可是她却只能整个人紧密的贴在他身上,任由他粗暴的撕咬自己。NO.2(爱你,恨你)下

  眼中蒙上一层水雾,最后伴随唇瓣的疼痛迅速凝结成水珠不断滑出眼角,浑浑噩噩呼吸困难间,她的胸口忽然一凉。那件又旧又薄的校服已经被他扯开,扣子当当弹落在地上。

  房间里冷冷的客气迅速袭击胸前的肌肤,然后宽大的而冰冷的手,毫无顾忌的紧贴而来。

  一个冰冷激灵,让她被疼痛和窒息搅浑的神智猛地带了回现实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惊恐的在他怀里挣扎了起来。

  "不要!不……"唇齿间挤出低语,她摇晃着脑袋想躲开他的吻,瘦骨的双手推搡着他的身体、可是相比她那么点小力气,他的手臂、身体简直就是铜墙铁壁,无法撼动分毫。

  "不要……"哭泣的挣扎,他可以恨她,讨厌她,但是不能这样!

  她挣脱的动作让他更加暴躁,她越躲,他就越发想要做点什么让她成服!所以吻得更加的急促、强烈了起来。那种想要占有她,压住她,将她完完全全夺过来的想法,也在顷刻间全部爆发!

  衣料撕裂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不要……不……"混淆在她反抗挣扎的声音里,扯掉她的校服,撕裂她的套衫,暴戾的褚默梵突然松手将她粗暴的摔在床上。

  上身只有一件贴身的内衣,慕夏抱住胸前颤抖的往床上缩,泪眼朦胧,神情惊恐,被他啃咬通红的双唇不断的张合:"不要……默梵……不要……"

  染上情欲的眼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危险,残留在他身上的香味还有那些柔软,让他的目光一动不动的定在她身上。看着哆哆嗦嗦的她,听到这些求饶的话,他冷冷一笑:"你不觉得,这是你欠我的吗?!"

  猛地一颤,比恐惧更大的震撼让她定住了身子。

  褚默梵俯下身来,盯着她惨白的面容:"难道不是么?我的家,我的父亲!"我的心……难道不是她欠他的吗?捏住她苍白的下巴,他如虎如狼的目光深深映入她的瞳仁里。

  你欠我的!

  这四个字是刀子,是债!

  因为她害的他家鸡犬不宁,所以他要这样对她么?因为她害死了褚叔叔,所以他要这样对她吗?

  都是她欠他的!

  心被狠狠地、狠狠地刨开!挖开!"你欠我的!"四个字就是四刀,将她的心带血带肉的刨开了,也将她的害怕和反抗磨灭了。

  原来,是她欠他的吗?

  对着深处有着火焰跳动的双眸,她最后启了启唇,却什么声音都说不出来,只有身心俱裂的声音无声无息的在她陷入苦海的内心世界里响彻!

  抓住她护在胸前的手腕,掰开。酒气浓重的气息再次扑上来,冷冷的薄唇并没有坚持太久,便无法克制的吻上她红肿的柔唇。

  他一定是醉了,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但他若是醉了,为什么现在那么清醒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甚至更清醒的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想得到她,想抱她,吻她,占有她!

  唇在嘴角留恋,最后沿着细致白嫩的颈项下滑,迷恋的啃咬起她单薄的肩胛,然后是明显的锁骨。在一侧留下一片吻痕又移向另一边

  一只手掌托着她的腰肢,香甜可口的味道,细腻柔软的感觉,从五官袭入四肢百骸。就算清楚的感觉到她在颤栗,她在抽泣,可是他已经停不下来。

  他多吻一次,她的世界多崩塌了一次。心彻底的沉入了无法自拔的苦海,但如果这是她欠他的,那她还!而从此之后,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如果昨晚的一切都是噩梦就好了,她宁愿他如平时那般冷清冷然的对待自己,也不想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恨她!

  ——如果昨晚的一切都是幻觉就好了,她愿意在他后面默默的看着他,哪怕他永远都不会发现,也不想被他压在怀里然后一遍遍的吼着他是有多么的恨她!

  但身上的伤痛却刺骨的提醒着她那些都不是梦!

  那些都是真的!

  脚步停下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双脚发麻的站在雪地里,眼泪肆无忌惮的流,心痛肆无忌惮的扩张。

  如果能忘掉就好了!如果能离开就好了!

  "哔哔!!!"刺耳的喇叭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将她混沌的神智从麻木中拉回。"哔哔!!!!""吱——!""嘭!!"

  一连串声音在空旷的雪地里响起,然后是一片鲜红在白雪中绽放。

  痛,很痛,浑身碎裂的痛!

  但是她却不想挣扎,不想呼喊,甚至觉得;如果这样死掉的话也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喂!喂!小姐你没事吧?!喂!"NO.3(小童星)某萌系罗莉登场了哦!

  天空划过轰鸣,然后留下一道白白的细云,和煦的阳光,蔚蓝的天空。H市的上午,一切晴好。

  站在闹市区的三岔口,某个背着悠哈仔卡通背包,身着粉白色体恤,蓝色吊带牛仔裙。头上戴着兔耳朵,张着一张粉嫩嫩白里透红鹅蛋脸,萌系大眼睛,嘟嘟小嘴的五六岁小女孩,正仰头看着对面大厦外面的巨型屏幕。

  此刻的屏幕里,正播放着娱乐新闻。

  "电影《可爱妈妈》终于将在今天下午举行开机仪式,据悉这部电影是由王牌编剧编写,著名导演,陆导倾力执导。演员阵容更是强大,男女主角分别由台湾当红歌手、演员严司和内地当红女演员露娜担当,其中小主也由台湾当红网络小童星慕星饰演。"手拿可爱小熊的女主播边说,她身后的屏幕上还不断的放送着几个演员的资料和照片。

  当看到那个小童星的照片时,小女孩突然努了努粉嘟嘟的小嘴巴,露出一丝不满意。

  "这张照片……好丑!"

  "吱……"伴随低低的刹车声,一辆加长版黑色轿车,因为堵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随后挡住了她看大屏幕的视线。

  淡淡小眉毛皱起,萌系大眼睛里露出一些不满,小女孩盯着那黑漆漆的车窗嘟起了嘴。而车窗则倒映着她微微嘟嘴的模样。

  然后,车窗忽然缓缓下降,一张冷峻帅气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微愣,刚才有着不满的大眼睛一亮,小女孩扑闪着浓密的睫毛,痴痴的看着车子里的叔叔。

  这个叔叔好帅!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对方微微转过头来,与她小眼瞪大眼。

  微风从某一个路口吹来,小女孩的脸上逐渐露出小公主般可爱的笑容。轻轻摇头晃脑,头上的兔耳朵跟着晃动了起来。煞是可爱无比!

  但男子依然表情冰冷,看着她卖萌却不为所动。

  舔了舔小嘴唇,大眼睛扑闪两下之后,小女孩"啵!"在自己小手上亲了一口,然后上前踮起脚尖,温暖的小手碰上了男人的薄唇。

  看见尤物,要先下手为强,这是妈咪说的!

  在堵车的市中心三岔口,天气晴好美丽,万物温暖和谐。

  某男却在上班途中,遭遇偷袭,赤果果的被一个五六来岁的小姑娘给强吻了!虽然只是间接式的。

  俊脸瞬间黑了,坐在对面的秘书目睹刚才的一切,先是惊愣,然后实在难忍这颇有冲击力的一幕,肩膀乱颤的憋笑了起来。

  随后,遭遇某男一个杀人般的眼神。

  而小姑娘身后也远远地传来了焦急的呼唤:"星星!星星!星星你在哪儿?!"

  赶忙回头,星星看着背后一位身穿浅蓝牛仔裤和白色蝙蝠衫,带着一副墨镜的齐肩短发女子,正焦急的到处张望。

  然后等那男人再回过头来看她的时候,她已经蹬蹬跑远了。

  "总裁……"秘书强忍笑意,试探的询问他。

  "看什么?!开车!"难道他还要和个小丫头计较吗?

  心情极度的不爽,某男隐怒的关上了车窗,隔绝了那个和小女孩走近的身影。

  "妈咪!"

  "哎呀!小丫头,你跑哪里去了?!"看到星星跑过来,女子赶忙蹲下身抱住她,脸上是惊魂未定道:"妈咪快急死了,你怎么可以自己乱跑出去呢?"

  她只是在酒店里办了一下手续而已,回头就发现这个小丫头不见了,可把她给急了一把。

  "妈咪我错啦,星星只是想看看那个而已!"回头指了指对面高处的的屏幕,星星还咂咂嘴道:"妈咪,你有没有觉得上面的照片不够萌,有损我萌系小萝莉的形象!"

  想到那张自己抱着小熊,傻乎乎笑的照片,星星直摇头。她可爱的照片那么多,还有那么多可爱的poses,为毛偏偏选那张呢?

  抬头看看屏幕,女子轻笑,一边帮她整理微微凌乱的长发一边道:"还好啦,我们家星星什么照片都好看啦,哪里丑了?而且,那也不是我选的啊,是人家在网上找的嘛!"说着,女子把她抱起来走向前面的酒店。

  "好吧,谁叫我是小美女呢,所以拍什么都好看!"点着头,星星总算接受那张照片了。

  "臭美!"捏了一下她可爱的小鼻子,女子含笑道。

  "才没有!不过妈咪你放心,我是全台湾最漂亮的美女,妈咪你就是全台湾第二漂亮美女!以后台湾最漂亮的两个大美女就是慕星和慕夏!所以妈咪不用自卑哦!"捏捏女子的脸,弯起萌系大眼睛,星星笑咯咯的说。

  "噗,臭不要脸的。"忍俊不禁的娇嗔,慕夏心中却是沁暖。忍不住亲了亲她粉嫩嫩的脸;不管是童言无忌还是什么,听到女儿这样说,她总归是高兴的嘛!

  "严司哥哥说了,这叫实至名归,不叫不要脸!"幽幽地眨眨眼,星星再次补充。

  "好啦,好啦,什么都是你严司哥哥,你严司哥。"抱着星星进了一家酒店,慕夏忍不住叹气;明明那男人比她还大两岁,女儿居然一直把他叫的那么年轻!

  但也没办法,谁叫那家伙有着那么一张倾国倾城比女人还漂亮的脸,连她女儿年纪小小,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甚至非他不嫁的地步!

  不过一想到自己有严司那么大一个女婿,慕夏瞬间就喜感了^0^

  但在她喜感的时候,她的宝贝却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妈咪,我爸比是谁?"

  脚步顿住,慕夏诧异的看着女儿。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

  而星星正眨着萌系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她。"宝贝,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稍稍皱眉,慕夏反问道。

  咂咂嘴,星星趴在了她肩膀上,语气从刚才的兴奋逐渐软弱下来:"因为这里是大陆啊,爸比不是也在大陆吗?"这不是妈咪自己说的吗?

  没想到星星居然会记得这些,慕夏登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回头看看酒店外面的城市,她有些茫然又无奈起来。沉默了会儿,慕夏抱着女儿走向电梯:"对不起宝贝,妈咪想不起来。"

  是的,她想不起来。不管是关于星星的爸比,还是自己的过去。六年前她出过车祸,在病床上足足躺了六个月,等醒来时星星已经在她肚子里了,而她也已经被带到了台湾。

  由于脑部重伤,她醒来时已经处于失忆状态,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那时候的她是被严司从大陆带过去的。换而言之,严司那家伙其实还是她救命恩人来着!

  "哦……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抬头亲了一下慕夏的脸颊,星星并不是非常执着这件事。虽然没有爸比她会有点失落,可是她还有妈咪和严司哥哥嘛!

  看到女儿重新开朗,慕夏也放下了一桩心事。对于她而言,能不能找回记忆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她的小宝贝开心!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远,瞅了瞅自己老板的脸色之后,秘书拿着记录本正色道:"总裁,下午还要参加电影的开机仪式,晚上宴请周董谈合作,酒店已经订好了。

  阳光从车窗的缝隙洒落,照亮男子冷峻的面容。他双腿交叉,手肘支着车窗微微闭目,表情冰冷,薄唇间飘出冷冷的话:"下午大小姐会来公司主持会议,你让人盯着。"

  "是。"NO.4(装傻充愣)

  毕竟是五星级的酒店,就算只是普通大床间,房间依旧宽敞明亮,采光好,还可一览市容。剧组早提过醒,这次过来最起码要住两个月左右,所以她也做足了住酒店的准备。

  只是两个月啊……

  "宝贝呀,我们先休息下,然后呢去吃饭,再然后呢回来换衣服,再然后去参加开机仪式……"把行李整理起来,慕夏边弄边道。

  星星正在房间里到处打量,见她连厕所都不放过,慕夏放下手里的衣服道:"宝贝你在干嘛?"

  "妈咪,严司哥哥呢?他怎么不在?"将房间仔仔细细找了一遍,星星没找着严司很忧桑。想一想她都好久没看见他了,所以更忧桑。

  虽然之前喜感,可是为什么慕夏觉得,女儿这已经是早恋的扭曲了呢?她才五岁啊,五岁!

  "星星小朋友,你过来,妈咪跟你谈谈!"朝她招招手,慕夏双手叉腰故作严肃道:"虽然妈咪不想打击你的玻璃心,但是妈咪必须很清楚的告诉你,你和你的严司哥哥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垂头丧气的瞅瞅她,星星咂咂嘴不以为然:"还没有开始,妈咪怎么就知道没结果?就算没结果,人家享受过程就好了嘛!"

  囧~~~这副身经百战的语气是哪般?!

  慕小姐囧雷囧雷的望着星星小朋友。

  "叮咚~叮咚~"

  "一定是严司哥哥来了!"听到门铃,星星之前一改垂头丧气萌系大眼睛一亮,立即兴奋的跑过去开门。

  "星星!"想阻止她都来不及,星星已经打开了门。

  "哈喽,baby!"声音温柔磁性,一张让上至大妈下至幼儿都倾心的妖孽脸,挂着亲昵的微笑,星星口中的严司哥哥身着米色开衫、黑色长裤,正一身休闲的站在门外。

  "严司哥哥!"兴奋的叫着,星星马上扑过去抱大腿。然后迅速爬到严司身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再娇滴滴,羞答答萌系大眼睛扑闪扑闪道:"严司哥哥,我好想你哦!"说完,不忘主动献吻在严司脸上啄了两口。

  看着女儿一下子从小姑娘变成小女人的模样,一阵恶寒就袭了上来。这水灵灵,娇滴滴的声音真是她女儿吗?为毛她忽然有种在看狗血剧的赶脚?

  慕夏泪了。

  "我也想你小宝贝,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也在星星的小脸上啄一口,严司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悠哈奶糖在星星面前摇了摇。

  听着"沙沙"的声音,星星开心的接过糖果,连声道:"谢谢严司哥哥!星星最喜欢你了!"

  "呵呵。"哄完星星,严司抱着星星大步进门,一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含情脉脉的望着慕夏道:"夏夏,你是不是也很想我?"

  "想~"兴致缺缺的配合他,虽然慕夏也喜欢美男。但是盯着一张脸看了六年,再怎么漂亮也是会有点审美疲劳的嘛。更何况,严司那家伙完全就是属于"只可远观,不可近交"型!只有那些不知道他本性的小姑娘小少女,才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但和他六年生活下来的慕夏,却深深地明白这家伙是有多欠抽又不要脸!

  回想过去种种,慕夏不忍惆怅;人生啊~

  如果救命恩人也可以选的话,那她一定会直接忽略他!

  "夏夏,你不开心吗?"完全无视她懒得理自己的表情,严司故意凑到她面前道:"是不是因为我没去接你,所以让你的太想我了吖?"

  抬手把他的臭脸推开,慕夏可不是那帮脑残粉小姑娘,立即白他一眼在沙发上坐下来道:"多谢严大明星关心,但你这套哄小姑娘的把戏用在我身上没效果!"

  心情好的像灌了蜜糖,她越这样严司便越想逗她,马上跟着坐下来道:"我明白,我明白,夏夏你不用害羞,我懂的!"

  "懂你妹啊!滚!"再次翻白眼,对于他的不要脸,慕夏已经见识过太多了!

  "哎~我不是车胎,滚不来耶~~~"叹着气接她的话,严司还一脸;滚不来,自己也很无奈。

  但他没想到,已经开始和奶糖奋斗的星星拆开外包装,从里面拿出一颗奶糖的同时,忽然抬头看了看他和慕夏说"没关系啊,严司哥哥你躺地上,让妈咪踹两脚,你就滚了。"

  严司刚才还得瑟的表情登时抽了两下,垂眼看着星星闷了。

  "宝贝,你果然是妈咪的乖宝贝!"双手捧住星星的脸用力揉搓了两下,慕夏高兴的心花怒放!

  "必须的!"星星自豪的看着她,向她这样的小美女必须是乖宝贝吖!可是她的笑容没散,慕夏就把她怀里的奶糖给抽走了,"对,所以乖宝贝不能吃太多奶糖,不然会蛀牙!"接着,刚才还笑眯眯的小脸立刻瘪了。

  妈咪,你这是恩将仇报嘛?

  "你不是很忙吗,过来有事么?"放好星星的奶糖,慕夏斜睨一眼已经恢复笑意的严司道。

  "夏夏,我见你们还要理由咩?"再次亲昵的靠近她,严司笑容迷人道。但她又一次推掉他的脸说:"麻烦,有话快说,有p快放,我们家星星的时间费也是很高的!"

  她才没心情和他胡扯呢!就知道这家伙没个正经的!

  "好吧好吧,"快踩到慕夏尾巴了,严司赶紧打住。敛了敛嬉皮笑脸的神色,带着几分认真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过来和你说一下等会儿去会场的事。"

  一听和开机仪式有关,慕夏也认真了起来,忙道:"行,你说!你说!""好,那你听好;12点30我们一起出去,不过你要和星星坐出租车,到会场的后门下。前门记者会很多,你一个人带着星星很危险。然后等我汇合就好了。"

  "就这样啊?"还以为他会说什么,居然就只有这么短短一句。"是啊,我让张岚帮你们准备好了,出租车都约好了,所以不用担心。"其实这些都是小事,他只是单纯的想来看看她们母女,因为他忙的好几天没见她们了,他都想了。

  严司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发,掌心的温度非常温暖。

  微微怔了怔,慕夏赶忙推掉他的手,游移着视线道:"你也不用做那么多,只要告诉我一些该注意的方面就好了。"

  "你和星星头一次来大陆,我可不想让你们出现什么意外。"对于严司来说;这些都是他理所当然该做的不是么?他说完和星星相视而笑了起来,可是慕夏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余光瞟到她的复杂表情,严司再次笑眯眯的凑近她说:"怎么,夏夏你是不是被我感动了吖?那就以身相许嫁给我好不好?"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谁要嫁给你!"刚才的复杂神色再次怒了,慕夏直接拿个靠垫砸在了他脸上。

  "为什么不要?难道我长得不好看?对你不温柔?"露出受伤的表情,严司带着几分玩味的柔情,问的半真半假。"因为严司哥哥你要和我结婚才对吖!"没想到,这次回答的居然是他怀里的星星!

  "咳……"突然就被口水呛了,低头看着自己大腿上的小丫头那一脸认真的神色,严司不由得失笑了。

  但慕夏倒是乐了,趁火打劫的摸着他的头似笑非笑道:"就是,就是,乖女婿,我还等着你的女婿茶呢,别让本丈母娘失望哦!"

  无言看着她使劲占便宜的模样,严司最后在心中苦笑了起来。

  好吧,她还想继续装傻充愣,那他何必逼死她呢?NO.5(帅叔叔)

  下午,慕夏和星星吃完午饭稍作休息后,就坐上严司给她们安排好的出租车赶往现场。

  严司比她们快一步,所以她们到达会场的时候,刚好能看见严司从这里下车进去,接着被一群粉丝记者包围、淹没,附带差点分尸的场景。

  "妈咪看,他们都是严司哥哥的粉丝耶!"趴在窗口,星星显得很兴奋。为了参加开机仪式,她也穿上了一件新的粉色的公主裙,头发也绑了起来,还戴着一个水晶小皇冠。

  但背上依旧背着她的悠哈仔小背包,显得更加童趣可爱。

  "嗯……"窗口望一眼,看到那么多缺心眼的孩子为严司那个家伙疯狂,慕夏深感青春的无知啊无知~~~不过她也明白了严司不让她们走前门的理由。确实是非常危险的节奏!

  前门人多得挤不进去,后门倒是比较冷清,只有工作人员和保安。

  从那边进入大楼,慕夏带着星星很顺利的躲开了记者,然后在一楼的某个大厅里犯难。

  六星大厦是H市最高档的摩天大楼,设有多个场所,汇聚了购物、吃喝、玩乐、工作、住宿一体化。底下两层和上面十层全是购物中心,汇聚了全世界的知名品牌。二十层到三十层是酒店,餐厅、还有咖啡厅。三十到五十层是工作区,五十到七十层是高端公寓,然后七十到八十全是娱乐场所,各种酒吧,ktv等,娱乐设施齐全。听说上面还有个观景台,可以纵观整座H城,但还没有对外开放。

  她知道她们要去大楼的第三大厅参加开机仪式,但这第三大厅在哪儿呢?严司之前也没告诉她,所以她只能自己找人问。

  "星星你去休息区等我下,妈咪去找人问一下地点。"把星星带到大厅旁边的休息区,慕夏交代了两声便过去找这里的工作人员。

  星星撇撇嘴,心里想着,直接点打个电话问严司哥哥不就好了吗?然后拿下自己的悠哈仔,在里面摸了起来。

  "哎哟!"低头摸东西的她居然被人撞倒了!伴随小屁股开花的痛楚,星星啪嗒跌坐在了地上。大眼睛里马上生起雾气,眼角跟着挂出两颗泪花。

  好痛!

  "哇哇哇!呜呜呜……"

  "……"星星还没哭出声,有人却哭的比她厉害。忍不住一呆,星星抽了两下,硬生生把眼泪给忍回去。然后看着面前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穿着白色小西装,头发梳得亮光光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星星惊讶的眨了眨眼,接着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叩叩叩"跑过来:"闹闹,宝贝儿子你怎么了?!"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个穿着性感,浓妆艳抹的长发女子匆匆跑到小男孩身边。

  "妈咪,她撞我!"扑到女子怀里,满脸眼泪鼻涕,小男孩指了指还在地上坐着的星星。

  "这谁家的小孩?怎么没人管了?"颦眉瞪了一眼星星,女子边说边朝四周瞧了瞧:"这谁家的野小孩啊?怎么撞人了也没人管啊?!"

  小屁股还疼呢,新裙子也脏了,现在居然被人说成野孩子!而且还冤枉她撞人!星星急忙爬起来生气道:"谁是野小孩?拜托你搞清楚,明明是他撞我好么?"恶人先告状!

  "你瞎说,明明是你低头走路没看道!妈咪,是她撞我的!"嘟起嘴指责一通,小男孩又哭丧着脸跟母亲告状。

  "你才瞎说,你自己走路没看道,眼睛张屁股上!"憋着眼泪,星星满心委屈,小脸红扑红扑的反驳。

  "嘿,小丫头你怎么说话呢?"气势凌人的女子听到这话立马瞪着她,那凶巴巴的模样让星星不由得心生一丝害怕。

  妈咪……

  眼泪在她眼底一圈圈打转,星星好委屈,好害怕,扁扁嘴,泪珠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怎么了?"一道恍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磁性的声音打破她们的气氛,接着伴随沉稳的脚步声,又一个陌生男子走了过来。

  抬头看这个穿着黑西装,高高瘦瘦,面容冷峻帅气的男子。星星扁着嘴一愣,然后微微吞了吞口水暗想;咦,这个叔叔她是不是哪里见过?而且这叔叔好帅!

  看见帅叔叔,星星也忘记哭了。睁着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在星星面前站定,男子垂眸淡淡看了她一眼。见到她红扑扑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眉头微微敛了敛。

  "默梵,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野丫头,居然撞了我们家闹闹也不道歉!"抱起儿子指着星星,女子气得不停跺脚。

  "我没有!"听到这话,星星再次反驳。"是他撞我的!"

  冷淡的视线在星星和女子怀里的小孩身上一扫,褚默梵音如死水般平静道:"小孩子跌跌撞撞很正常,他们都在等你,你该进去了!"后面的话是对女子说的。

  女子不服气瞪了瞪他和星星,然后不甘心剁了一脚道:"你就不知道帮我!哼!"女子气呼呼的走了。

  看到凶女人走了,星星不由得松口气,再抬头看向褚默梵,他也正看着她。然后他们开始大眼瞪小眼……"啊!帅叔叔!"啊,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叔叔就是上午车里的那个帅叔叔!

  眉头一沉,表情有些阴冷,褚默梵当然也想起来了,这个小女孩就是上午街边那个戴着兔耳朵强吻他的小丫头!

  再次看到帅叔叔,星星很高兴,虽然眼角还挂着泪珠,可粉嫩嫩的鹅蛋脸上已经露出可爱明媚的笑容;早把刚才受了委屈的事儿抛到脑后了!

  看着这个小丫头,褚默梵有些奇怪了起来。

  这小丫头不怕他么?居然还看着他笑。

  "摔疼了么?"默声良久,他竟然跟她开口了。然后自己也有些诧异,这么一个小女孩,他干嘛要理?

  "不疼了!"笑的很灿烂,星星连连摇头。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婚途戒爱》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3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