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唤醒记忆的柔光》周曼纯靳北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唤醒记忆的柔光》周曼纯靳北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001 难逃此劫

  酒吧。

  光线昏暗的包间里,烟雾缭绕,酒气熏天,周曼纯厌恶的蹙了蹙眉头,很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赵天宇穿着一身纯手工定制的限量版西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稳重,但他挂在脸上的笑容却邪肆着,举起酒瓶,他给她倒了杯酒,不怀好意的说道:"小纯,你今晚就陪王董喝点酒,他最欣赏你这种才女了,待会儿你上去弹奏一曲,我保证你能拿下这笔生意。"

  周曼纯抬起眸子来,眼神复杂的盯着面前的人,接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赵天宇可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如今却要她去陪一个陌生的老男人喝酒,她憋屈的隐忍着,眼眸轻颤。

  赵天宇看穿了周曼纯的心思,继续笑道:"小纯,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的。"他拍拍胸脯保证道。

  前不久,周家生意落败,一夜之前负债累累,周曼纯刚回国不久,但是对于家中的生意不是很了解,反倒是她的男朋友赵天宇,一直在周氏集团上班。

  赵天宇告诉她,王董的生意做得很大,只要她能说服王董,就能拯救周氏集团,周曼纯不忍心父亲的半生江山毁于一旦,只好硬着头皮来到这里。

  酒吧里的重金属乐器交织碰撞,音乐声震耳欲聋,透过门缝看去,舞池上的男男女女热情的扭动着身躯,周曼纯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一把握住赵天宇的手,也不知道今晚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没过多久,王董来了,王董是A是颇有名望的富豪,生意做得很大,最重要的是钱多,传闻,王董最欣赏美女,尤其偏爱会弹钢琴的女人。

  王董大摇大摆的走进包厢,穿着一身丝绸质地的粉色衬衫,头发光秃秃的没有几根,引得周曼纯一阵打心底的厌恶,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王董好。"赵天宇一脸殷勤的站了起来,笑着走到王董面前。

  王董从进包厢开始,那好色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周曼纯的身上,他细细的打量着她,肤白貌美,温婉端庄,让人看了好生欢喜。

  "这位就是周小姐吧。"王董顺势走到周曼纯身边,色眯眯的说道,他的肥手朝着周曼纯伸过去,想要去搂住她。

  周曼纯惊呼一声,吓得躲到了赵天宇的身后,咽了口口水,瞪着眸子说道:"王董……"

  "小美人儿,不用紧张,听说你会弹钢琴?"王董一脸奸诈的笑道。

  周曼纯紧紧地抓着赵天宇的衣袖,深吸一口气,回应道:"是的。"

  "那就先出去弹奏一首给我听听。"王董口气很大的开了条件。

  赵天宇朝她使了个眼色,周曼纯慢吞吞的走出包厢,直直的朝着外头的钢琴走去。

  对周曼纯而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不仅仅关系到周氏集团的生存,同样也是一位故人的忌日。

  她从小就弹钢琴,但是那场车祸后,已经有足足四年没碰过钢琴了,也不知道今晚自己会不会出丑,手指颤了颤,慢慢的走上台。

  她一身米色长裙,优雅的坐在琴凳上,掀开琴盖,纤长柔美的手指轻轻地按下,钢琴发出一段好听的前奏,犹如少女恋爱时那种小心翼翼的心情。

  台下的观众都听得如痴如醉,周曼纯本以为自己再也不能弹琴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手指甚至是颤抖的,《星星》是周曼纯十五岁时谱写的曲子,送给她最要好的闺蜜礼物。

  不远处的卡座上,一个男人驾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听到琴声后,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玻璃杯,就像是要把玻璃杯捏碎一样。

  微黄色的液体从玻璃杯中慢慢流淌下来,顺着男子的喉咙滑了进去,心口处传来一片空灵的凉意。

  忽然,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英朗挺拔的身躯堪称完美,骨感的手指肆无忌惮拉了拉自己的领带,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冽且阴郁的气息。

  一曲完毕,周曼纯优雅的走下台,心却是颤抖的,也不知道那个王董满不满意。

  靳北森薄唇轻抿,挥了挥手,口吻里染着慵懒的气息,对着邹叔说道:"就是她。"

  邹叔眯了眯眸子,就像是夜空中的鹰,视线犀利而阴鸷的对准朝着台下走下去的周曼纯,淡淡的说道:"靳总想要怎么做?"

  "静观其变。"靳北森深邃莫测的说道,墨眸微凛,让人揣摩不透他此刻的心思。

  周曼纯走到赵天宇身边,手心紧紧地捏着,感觉后背已经紧张的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心里直发虚。

  王董在一旁拍拍手,笑声张扬的说道:"周小姐好琴技,我喜欢。"

  周曼纯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腹诽着,你喜欢?喜欢个屁啊,要不是因为周家的生意,姐姐才不理你呢!

  王董的肥猪手再度朝着周曼纯伸过去,想要去圈揽住她的腰,周曼纯灵活的避开了,笑意中带着一股歉意说道:"对不起,王董,我想先去上个厕所。"

  "哈哈,去吧去吧,我们在包厢里等你。"

  周曼纯在心底恶心的不得了,拼命的咒骂这个变态王董,心里头很是纠结,赵天宇可是她的男朋友啊,他不会出卖自己吧?为什么她的心里这么不安呢?赵天宇看着王董对她动手动脚,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靳总,是王董。"邹叔眼力很好的发现了周曼纯和王氏集团的王董在说话,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王董在A市可是出了名的好色, 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人了,他尤其喜欢那些会弹钢琴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音乐学院的那帮女学生,基本上都和他有染,王董出手大方,分手费给的很高,那些女人也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看样子,她今晚难逃一劫了。"靳北森沉稳的倒酒的动作忽然停住,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邹叔没有跟上去,他大概读懂了靳北森话里头的意思,看靳北森这幅样子,显然是对那个女人产生了兴趣,他所谓的难逃一劫,肯定是周曼纯难逃靳北森这一劫。002 失去了意识

  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周曼纯的脑袋昏涨的生疼,也不知是怎么了,难道是酒精缘故?浑身都火辣辣的。

  她上完厕所出来,站在洗手台前看着自己,镜子里的她妆容精致,脸颊通红,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她重重的喘着气,打开水龙头,流水声哗啦啦的,她将水一阵阵的朝着自己脸上扑去,但是心底里窜上来的那股热气,还是挥之不去。

  周曼纯有些害怕,她颤抖着走出洗手间,低着头想心事,也没看前面的路,猛地撞在了一个男子的胸膛上。

  周曼纯后退了两步,甚至没有抬头去看自己撞到了谁,只是轻声的说道:"对不起。"

  男子朝着周曼纯靠过去,阴鸷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周曼纯。

  周曼纯正准备离开,却猛地被人拖拽到了墙角,一股很重的力道将她抵在墙壁上,她的后背贴着冰冷的墙壁,混乱的思维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屏住呼吸抬起头来,只见那道黑影拿着一块手帕朝着她蒙过去,不出三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包厢里。

  "王董,我敬您一杯。"赵天宇热情的给王董倒上酒,一脸谦卑的样子说道。

  王董笑意深长,和赵天宇说话倒也客气,"赵总,你真的决定把你的小女友交给我了?"

  赵天宇眼眸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反倒闪过一抹狠厉,"那是自然,不就是个女人吗?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王董抬起眸子来,默默地翘起了大拇指,表现出一副十分欣赏赵天宇的模样道:"赵总,无毒不丈夫啊,周小姐还是处吗?"

  "放心,当然是了,我知道王董喜欢新鲜的,她要不是处,我怎么敢介绍给你?"赵天宇一脸狠辣,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将周曼纯卖了一样。

  王董满意的笑了笑,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心情十分舒畅。

  "王董,那合约……"赵天宇顿了顿,笑眯眯的说道。

  "放心,等事情办成之后,我会让秘书亲自把合约给你送过去。"王董淡淡的说道。

  赵天宇在心底咒骂王董是只老狐狸,但是仍旧笑脸相迎,"好,那我就等着王董的好消息了,今晚祝您玩的开心,我先走了。"

  "赵总慢走。"

  夜色已浓郁,大雨滂沱,整个世界都像是被笼罩在一层黑压压的气体里,气氛很是诡异。

  总统套房里,所有的灯光统统打开,亮的如同白昼。

  Kingsize大床上,一对浑身赤果的男女热情相拥。

  男子长得极其俊逸,精致的五官如同雕刻,清冽的薄唇,高挺的鼻梁,就连他沉重的呼吸声都带着暧昧。

  周曼纯被靳北森狠狠的压在身下,整个人都仿佛化成了一滩春水,在他细细密密的热吻中,早已失去了力气。

  靳北森墨眸眯成一道缝隙,认真的观察着周曼纯脸上的表情,只见她欲拒还迎,一脸享受。

  他明明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也不知今晚是发了什么疯,居然那么想把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男子狠厉的眸光中闪过一抹恨意,精亮的视线像是穿透女子的身躯,看到了另一个女人一样。

  他俯下身来,狠狠地亲吻她,每一下,都引的女子一声嘤咛。

  窗外的雨点淅淅沥沥的落着,总统套房内一室旖旎……

  室外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所遮挡,也不知此刻是几点,药效过后的周曼纯全身酸胀,尤其是她的两条腿,更是动弹不得。

  周曼纯迷糊的睁开眸子,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陌生的环境,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记忆的碎片在她的脑海里涌现,周曼纯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她看了看自己周遭的环境,那个男人早已走了,但是床头柜上,却压着五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呵呵,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卖的吗?

  鼻尖不知为何一酸,眼眸也湿润了起来,周曼纯死死地咬住唇,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周曼纯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个夺走她初夜的人是谁?她隐隐约约的记得他的模样,却无法形容出来,或许再见到他她能认出来。

  周曼纯怀着满腔怒火,拖着疲倦的身躯,快速穿上衣服,收拾好东西,脚步踉跄的跑出了房间。

  她回头看了眼房门,只见门牌号是1314.

  多讽刺的门牌号啊,1314,代表着一生一世,可她如今连被谁睡了都不知道,又去哪里奢求一生一世呢?

  这个数字像是一种讽刺,更像是一把尖刀,深深地剜着她的心。

  出了酒店,这座城市仍旧在下着小雨,就像是她此刻破碎不堪的心情,周曼纯像是丢了魂一样的站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耳畔的汽车呼啸而过,她早已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周曼纯在雨中站了许久,泪水顺着眼眶涌了出来,她抬头望着天,不知道为何下雨,是不是老天爷也在为她哭泣呢?

  她拖着狼狈的身躯走回家里,心中划过一抹不详的预感,昨晚和王董的合作肯定崩了吧,周氏集团是不是没救了?

  周曼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猛然发现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丢了!

  那条项链是赵天宇送给她的,她戴了整整三年,项链不贵,却是她最珍惜的礼物。

  项链呢?项链去哪儿了?

  心口一凉,周曼纯犹如跌落谷底,失了神,连项链都丢了,就在昨晚,她和赵天宇彻底的结束了,整整两年的陪伴,一年的异地恋,结束了……

  JS国际。

  总裁办公室内,靳北森正看着文件,不过他手里的文件不是公务,而是周曼纯的全部资料。

  就这样静静的看了十分钟,靳北森把周曼纯从小到大的资料全都看完了,包括她获得的全部荣誉,周曼纯获得过很多钢琴演奏奖,时隔五年举办一次的"仲夏夜之梦"钢琴大赛,她就是上届冠军,"仲夏夜之梦"是国际上最权威,最有名的钢琴大赛,每年参赛者无数,周曼纯能在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可想而知她琴弹得有多好。003 是哪个男人做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弹了那首曲子,靳北森可能还找不到她,看了她的资料后,靳北森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周曼纯就是他要找的人。

  四年!他找了她整整四年!

  靳北森的嘴角挂起一抹无情的笑,随手将资料放进写字台左边的抽屉里。

  游戏开始了,所有人的命运,都将重新谱写。

  回到家中,门是开着的。

  周曼纯浑身湿漉漉的,不敢进去,忽然想到了那个夺走她除夜的男人,她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徘徊了许久,直到一道熟悉的声线叫了叫她的名字,"小纯。"

  是赵天宇的声音!

  周曼纯瞬间惊醒,有种十分崩溃的感觉,她和赵天宇面面相觑,更加不明白他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周庭豪和赵丽姿也坐在沙发上,赵天宇一脸担忧的模样,朝着周曼纯跑过去,语气温柔的问道:"小纯,你昨晚去哪里了?"

  "我……我去找朋友了。"周曼纯随便撒了个谎,语气唯唯诺诺的,不敢抬头去看赵天宇的眸子。

  她的脸颊火辣辣的,一股背叛感和羞耻感将她席卷。

  "哪个朋友啊?你至少也该给我打个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了你一晚上?"赵天宇表现出一副焦虑的模样,假装很担心周曼纯的死活,实际上,他早已不在乎了。

  不过,昨晚赵天宇确实担心了一晚上,因为周曼纯的忽然失踪,他被王董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一晚上都失眠,今早天蒙蒙亮,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周家,谁知周曼纯现在才回来。

  忽然,赵天宇看见了周曼纯脖子上的一道吻痕,那红红的印记宣告着她处,女生涯的完结,他的眸子沾惹上一丝迟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修长的手指拨开周曼纯的发丝,赵天宇认真的看着周曼纯的脖子,只见雪白的脖子上有几道红色的印记,绯红的颜色像是一朵妖冶的花,刺痛了人的眼睛。

  赵天宇的眸间闪过一片震惊,不敢置信的问道:"小纯……你昨晚究竟去了哪里?"

  周曼纯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今早她走得急,也没照镜子好好地观察一下,但是赵天宇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脖子,让她打心底的害怕了起来,难道是她的脖子上有吻痕吗?

  赵天宇从未种过周曼纯草莓,但是周曼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种草莓是什么,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我去朋友家住了。"周曼纯心惊胆战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手指捏的很近,在雪白的脖子上留下几道指印。

  "哪个朋友?"赵天宇咄咄逼人的问道,眼眸中却闪烁着怒火。

  周曼纯刚回国不久,现在在佳儒医院上班,也没什么朋友,怎么可能去朋友家留宿一晚?

  她被赵天宇盯得浑身难受,脸颊通红,火辣辣的,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昨晚,周曼纯上个厕所,人居然消失了,王董被放了鸽子,很不开心,生意谈崩了,那笔钱自然也就没了,赵天宇恼羞成怒。

  一旁的赵丽姿和周庭豪都是一脸不悦的表情,赵丽姿冲了上来,疯狂的拉扯着周曼纯的衣服,语气尖锐的说道:"小纯,你昨晚去做什么了?"

  湿哒哒的衣服贴在她的身上很是难受,加上所发生的这一切,更是让周曼纯难以接受,她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赵丽姿的问题,声线颤抖着说道:"天宇,我们分手吧。"

  赵天宇恼怒的攥紧了拳头,眼神凉的森冷,"是哪个男人做的?告诉我。"

  "你别问了,我已经不干净了,你走吧。"周曼纯抱了抱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了沙发上,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赵天宇气得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大喊道:"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周曼纯一句话都没有,紧紧地咬着唇,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浴缸里一片氤氲的水雾混杂,周曼纯躺在浴缸里,眼泪刷刷刷的直流,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狠狠地用浴球擦拭着自己的肌肤,差点把一层皮都给擦破了。

  她感觉自己好脏,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给睡了,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竟然记不清那个人的模样,只记得他的那双眸子特别深邃。

  冷静下来后,周曼纯细细的回想着昨晚在酒吧的事,她喝了一杯赵天宇给她倒的酒,弹完钢琴后就开始头昏脑涨,她虽不胜酒力,但是也不至于喝一杯就晕啊!

  而且,昨晚赵天宇在王董面前表现出的那副样子,完全就不像是一个男朋友该有的表现,莫非,赵天宇昨晚在她的酒里下了药?想把她送给王董?

  周曼纯细思极恐!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周曼纯无力地躺在浴缸里,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她不会轻易地怀疑赵天宇,赵天宇毕竟是她的男朋友。

  当日的周曼纯,满脑子都是对赵天宇的愧疚,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的那么凑巧。

  "小纯。"赵丽姿敲了敲周曼纯的房门,蹙着眉头站在门外。

  隔了好久,周曼纯才反应迟钝的说道:"嗯,我在。"

  "宝贝,你饿不饿?"赵丽姿心疼的望着周曼纯,给她端来了一碗桂花莲子羹。

  周曼纯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还好今天是星期六,她现在的这副状态,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要是去医院上班,肯定也不在状态。

  接过赵丽姿递来的桂花莲子羹,周曼纯清秀的脸蛋上勉强露出一抹笑意,"我不饿。"

  "宝贝,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和妈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别让妈妈担心好吗?"赵丽姿心疼的摸摸周曼纯的脸蛋,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说道。

  周曼纯坚强的笑道:"妈,我真的没事。"

  赵丽姿轻叹一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周家是造了什么孽,公司出事,濒临破产的边缘,如今女儿还被人玷污了,她知道周曼纯性格倔强,自然也不好逼迫她,毕竟发生这种事,周曼纯比谁都要痛苦!004 简直就是给流氓丢脸

  傍晚时分,雨停了。

  周曼纯在家窝了一天,感觉压抑的透不过气来,想出去走走。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下过雨的空气中传来一股新鲜的味道,街边广场上的LED大屏幕上,张贴出一张巨幅广告。

  国际著名女星戚诺莎最新拍摄的一组珠宝海报,戚诺莎身姿曼妙,脖子上戴着一串美轮美奂的钻石项链,高贵雍容的装扮,看上去十分漂亮。

  广场上有不少的人群驻足,众人纷纷拿出手机拍摄着大屏幕上的戚诺莎。

  戚诺莎是JS国际娱乐公司的头牌,长相清纯甜美,近期特别火,霸占了各大卫视的银屏。

  "莎莎真漂亮啊。"人群中有人赞叹着。

  "漂亮有什么用啊?她后台强大着呢,靳北森亲手捧红的女星,这来路可真够粗。"有人很酸的说道。

  "切,这个戚诺莎再漂亮,也不只是那些男人的玩物吗?她和靳北森肯定有一腿,听说他们两人经常出入酒店的。"

  "那也是人家的本事,像靳北森那么帅气多金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往上扑啊?"

  ……

  周曼纯听着周围群众的议论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靳北森这个名字,在A市早已如雷贯耳,JS国际的总裁,今年二十四岁,据说,他一上任就把JS国际整顿了一番,开除了许多元老级的人物,短短的三个月内,JS国际的股票上涨七个百分点,他的存在就像是天神一样,有多少女人在倾慕着他。

  只是,很少有人看到过靳北森的真面目,靳北森很少上娱乐新闻,哪怕上了新闻,那些记者也会把他打上马赛克,谁都不敢得罪他,包括那些喜欢胡编乱造的记者。

  周曼纯有些失神的朝前走着,渐渐地穿进一个僻静的小巷。

  她垂着头想着心事,昨晚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她的脑海里错乱的闪过一些片段,依稀间回想起来她在他身下嘤咛的模样,周曼纯的脸蓦地一红。

  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空气仿佛忽然安静了下来。

  有五六个小流氓大摇大摆的朝着周曼纯走去,还各个手拿着匕首,感受到那奇怪的气氛,周曼纯猛地停下了脚步。

  "你……你们想做什么?"女子颤抖的声线中夹杂着恐惧,拳头下意识的捏紧,目光闪烁着。

  黄毛的小流氓笑的很邪魅,说出了一番龌蹉的话,"听说你昨晚破了处,有人来让我们陪你好好玩玩,想必你昨晚肯定没尽兴呢。"

  黄毛手下的那群小流氓瞬间发出一阵哄笑声,奚落的嘲笑着周曼纯。

  "你们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周曼纯抱紧自己的包,秀丽的眼眸警惕的望着那几个小流氓,脚步却一步步的往后退着。

  "呵呵……周家都落败了,你还能有多少钱?识相点,主动过来陪爷好好玩,说不定我们等会儿还能对你怜香惜玉一点。"黄毛的小流氓吐了口口水,一脸鄙夷的望着周曼纯,眸子里满是不怀好意。

  "呸,你做梦。"周曼纯瞪着眸子咒骂道,撒开腿就开始跑。

  那群小流氓一拥而上,女人的跑步速度肯定不能和男人抗衡,周曼纯还没跑几米路,就已经被那群小流氓擒住了。

  虽然周曼纯之前在美国学过跆拳道,但是如今一打六,还真是有些吃不消,她的双手被一个飞机头的流氓紧紧按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周曼纯吃力的背着身,骨头生疼,眼泪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黄毛小流氓不紧不慢的走到周曼纯面前,一把掐住她的下颚,凶神恶煞的说道:"你这个臭娘们,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周曼纯脸色苍白,但仍旧咬了咬牙,镇定的说道:"是谁派你们来的?他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

  "呦呵,还和哥哥谈起生意来了。"黄毛小流氓不理会周曼纯,反而自顾自的嘲讽着。

  "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放了我,我就给你钱。"周曼纯恐惧的说道。

  黄毛小流氓痞痞的笑道:"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今天老子偏偏不想要钱了,就想要玩玩你。"

  周曼纯瞪着眼睛,吃痛的挣扎着身躯,怒吼道:"强,奸可是犯法的。"

  "男女之欢还有犯法一说吗?你们女人真是贱,现在嘴上喊着不要不要,等下老子把你艹的不要不要的。"黄毛小流氓伸出手按压在周曼纯的肩膀处,猛地一用力,开始撕拉周曼纯的裙子。

  "你别碰我。"周曼纯吓得脸色煞白,慌乱中,对着小流氓又踢又咬,趁着黄毛小流氓毫无防备的时候,快准稳,一脚踹中了他的命根子。

  "傲……"黄毛小流氓吃痛的乱叫,立即松开了周曼纯。

  另一个飞机头的小流氓冲上前来,"啪"的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周曼纯的左脸上,"你这个臭娘们,敢打我们老大,是不是不要命了?"

  由于用力过猛,周曼纯嘴角的血渍都被小流氓打出来了,她朝着飞机头的小流氓吐了一口口水,冷笑着。

  "你这臭娘们,阴阳怪气的笑什么?"飞机头的小流氓挥起手,又是一巴掌,只是这一次扇在周曼纯的右边脸颊上。

  她白皙的脸蛋立即显现出几道血红的手印,显得触目惊心。

  周曼纯的头发已经乱了,衣服也残碎不堪,她拼命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几个小流氓正打算动粗,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从拐角处传了过来。

  四个黑衣人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冲了过来,还不到半分钟,那几个小流氓已经被他们打倒在了地上嗷嗷大叫。

  周曼纯吓得目瞪口呆,她缩到了角落里,心想着,这帮人又是谁?

  邹叔动了动脖子和手肘,一脸扫兴的说道:"真是没用,这么不经打还出来做流氓,简直就是给流氓丢脸。"

  周曼纯看着地上的那群流氓已经被眼前的几个黑衣人打的动弹不得,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眼眸里闪过一丝害怕,看着几位壮汉的出手速度,就像是好莱坞大片中的警察一样,她简直难以置信。005 周小姐喜欢路虎还是林肯

  "谢谢,谢谢你们。"周曼纯颤抖的声音在僻静的小巷中响起。

  "周小姐,我们靳总有请。"邹叔一身西装革履,淡淡的瞥了周曼纯一眼。

  周曼纯的目光还有些呆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问道:"靳总?"

  邹叔脱下自己的黑色西装,披在了周曼纯身上,"周小姐去了就知道。"

  周曼纯跟着邹叔走出小巷,不远处的街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和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在这萧条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博人眼球。

  邹叔迈着沉稳的步伐,彬彬有礼的宛若一名绅士,"周小姐喜欢路虎还是林肯?"

  "我……我都可以。"周曼纯撇撇嘴,心想着,这是什么选择题啊?喜欢路虎还是林肯,要是换成一般人,肯定都乐疯了吧!

  "那就坐我的车吧。"邹叔笑了笑道,闲庭信步的样子显得格外优雅,他替周曼纯拉开车门,邀请周曼纯坐上副驾驶座。

  黑色的路虎稳稳地停在JS国际楼下。

  JS国际,一个在A市如雷贯耳的公司,可谓是A市所有企业中的领导者,及房地产,珠宝,信息网络,食品和影视公司的龙头巨霸。

  周曼纯虽然回国不久,但是这家公司她还是听说过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有听周庭豪提过JS国际的创办人靳嘉禾,他是商场上的铁血大腕,没有人不怕他。

  JS国际比附近的楼盘要高出很多,在商场上如日中天,它的地理位置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风景最好的商业地带,是A市标志性的一幢大楼,雄伟壮丽,有六十六层高。

  邹叔带着周曼纯乘坐高层专属电梯,一路直达顶楼。

  周曼纯的心紧张的七上八下,JS国际如今的当家人,不就是那个传说中帅气又多金的靳北森吗?

  她和靳北森无冤无仇,他找她做什么?

  穿过秘书室,邹叔轻轻地敲了敲那一扇巨大而华丽的办公室的门,一道磁性的嗓音宛若大提琴和弦,从里头沉稳的传来:"进来。"

  周曼纯的心漏跳了半拍,办公室的门居然自动打开了,她还傻乎乎的愣在外头。

  邹叔笑着说道:"周小姐,请进,我先告退了。"

  "哎……"周曼纯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身上还披着邹叔的黑色西装哥,周曼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靳北森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头的布局简单时尚,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几个价格不菲的实木柜子,还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周曼纯来不及欣赏那些细节,就已经被那个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吸引了视线。

  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背朝着她,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剪裁合理的西装裤包裹着他结实的大长腿,脚上的皮鞋蹭亮。

  此时正值黄昏,一轮落日挂在天边,染红了大片的天空,男人背影很高大,逆着光,沉戾的站在那里。

  周曼纯目测他至少有187,他一语不发,却给人一种气场十足的感觉。

  "是靳总吗?"周曼纯小声的问道,声线还颤抖着,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唤醒记忆的柔光》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3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