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小娱记的快意人生》关菡秦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小娱记的快意人生》关菡秦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小别胜新婚

  大别赛初恋,小别胜新婚,这话一点都不假。

  尽管天已大亮,此时床上的被子高高隆起,如山峰般跌宕起伏,被子下面,正在上演着一场男女酣战,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再次发出起床号角,这已经是第二次响起了,一只男人的手臂从被子下面伸出,按下了闹钟的停止键,就这,都没耽误被子里正在酣战的两个人……

  大概又过了将近二十分钟,被子里面才逐渐恢复平静。

  突然,被子猛然掀开,露出一张年轻女人张皇失措的脸,她一只手猛然伸向了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天哪,闹钟为什么没响?"

  随后,被子里又钻出一张男人的脸,他有些歉意地说道:"是我……我刚才把它按下了……"

  女人急了,喊道:"哎呀,你呀,我要迟到了!今天还有采访任务呢,八点半准时到市委开会,新书记第一天上任……"

  话音没落,她便慌忙扯过一条浴巾缠在腰间,赤着脚就跑出卧室,嘴里埋怨道:"都是你,非要早上再重温一次——"

  男人一见她真着急了,也急忙下地,抓过裤头穿上,拎着女人的拖鞋便追了出去:"穿鞋,光脚着凉。"

  等他追到洗漱间的时候,就见女人的两只漂亮的小白脚已经被冰凉的地板冰的卷曲着,不敢完全放下。

  他连忙将拖鞋放在她的脚下,说道:"对不起,我不知你还有这么重要的采访任务。"

  "今天是我第一次跟局长出去采访,又是第一次参加市委会议,头天局长嘱咐了我两遍,说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采访活动,千万不能晚,可是……都怪你……"

  女人的哭音都出来了,她拧开水龙头,以最快速度刷牙洗脸,胡乱往脸上拍着柔肤水、润肤霜,然后冲出洗漱间,跑到卧室,摘下一套浅粉色的小西服套裙,迅速穿上。

  男人知道她是真急了,要怪就怪他们分别的太久了,这次足足有两周时间。他没了主意,说道:"那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呀?"女人急得眼泪快出来了。

  男人只穿着裤头,给她拎过包,将手机汽车钥匙和房门钥匙塞进她的包,也慌慌张张地说道:"别急别急,路上一定要注意交通安全,如果晚了,就半路给局长打电话,直接去市委跟他们汇合。"

  "那怎么行啊……"

  话没说完,女人夺门而出。

  "路上小心……"

  女人顾不上应声,一路跑下楼,边跑边举起手里的遥控器,按下了车库门,可是,当她跑出楼洞门的时候,简直快晕了。

  就见她的车库门前,赫然停着一辆崭新的大奥迪车,她跑到奥迪车前,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挪车电话,她又是拍机盖又是踹轮胎,没有任何报警动静。

  她急得团团转,大声喊了两嗓:"谁的车,谁的车!"

  没人回应。

  "我开车送你吧?"楼上露出男人的脑袋。

  她知道他连衣服都没穿,等他刷牙洗脸后就太晚了。

  她摆摆手,说:"我出去打车。"

  她按下车库门,刚要往出跑,猛然想起不能便宜了这个司机,就从包里掏出便签,写了一张字条,夹在雨刷器上,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这名年轻的女子叫关菡,是禾城电视台记者,昨天晚上丈夫田智刚从乡下农行办事处回来。小夫妻两周不见,晚上自然是鸾颠凤倒,天亮之后又是一番云雨胶着。

  她住的这个小区是两年前新落成的小区,离市区较远,平常门口就有出租车趴活儿,可是今天倒霉事都赶到一块儿了,门口一辆出租车都没有,黑出租都没有,她只好往公路上跑,跑到公路才打到车。

  就因为离市区远,关菡的父母心疼女儿,省吃俭用资助她买了一辆二手奥拓,不然他们是绝对没钱买车的。

  原来上下班她还能蹭田智单位的车,一年前他调到乡下农行办事处任职,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一个月要有半个多月带岗值班,蹭车的美梦就破碎了,因此她也加入电视台有车一族。

  不等出租车停稳,关菡匆忙跑下出租车,向单位门口狂奔。记者有纪律,碰到市里会议,必须提前到。

  她一路小跑着奔进单位,在签到薄上胡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刚来到自己的卡座前,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局长司机小马站在办公区外的过道上叫她。

  她慌忙应了一声,又赶紧跟着小马往外跑。

  钻进局长的轿车才发现局长和一名男摄像记者孟涛早已在车里等自己。她立马涨红了脸,连忙说:"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我……"

  "开车!"

  她本想解释,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局长谷丰打断。

  谷局长显然不满意她来晚了,尽管会议不会迟到,但是比规定提前到的时间晚了十多分钟,而且,让局长等自己,她非常懊悔。

  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是禾城新任市委书记见面会。四大班子成员,各局委办、乡镇办事处副科级以上的干部,驻督部队和中省地直单位全部参加。纵容有三头六臂,对今天这个会也是不敢懈怠的。

  羞死了,来电视台上班快两年了,第一次跟单位一把手出去采访就迟到了,要知道,她目前还不是电视台在编的正式员工,只是招聘来的一名合同工。

  活该!谁让自己这么倒霉,一大早就碰上个混蛋司机乱停车,害的她东转西转也找不到车主,跑出去很远才打到车。

  她恨透了那辆新奥迪,如果不用赔砸烂它的心都有!

  此时,这辆奥迪车的主人,正在房间整理着仪容。

  阳春三月的早上,空气都是清新,即将上任的秦淏,正站在镜前认真地打着领带。这是他给首长做秘书以来多年养成的习惯,无论头天睡得多晚,第二天都能准时起床并且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得体的仪表。第2章 发现车上的纸条

  麦色的皮肤,浓密的头发,英俊的面孔,高大挺拔的身材,加上裁剪合体的名牌西装,显得优雅而俊逸,丝毫看不出连日来暗访的疲惫和昨夜贪杯的迹象。

  他端详了一下自己,怔了怔,又把名牌西装脱下,还是低调一些吧,到基层任职,着装就要朴素大方,这也是老首长反复叮嘱他的。

  他换上了一件样式普通的小翻领黑色夹克衫,尽管失色不少,仍掩饰不住他的干练和神采。

  禾城,是京州省有名的政治经济文化强市,尽管是县级市,但在九十年代初就是全国100强县市之一,临近京城,地杰人灵。

  走出门,掏出车钥匙,竟然找不到自己开的车了,该不会成了盗车贼的盘中餐吧。

  他的同学陶笠,昨天晚上还赌誓发愿说这个小区是全禾城物业管理最好的小区,连小猫小狗都没丢过。

  这部车可是弟弟秦垚的,是政府奖给纳税大户的,刚刚下线的最新款的奥迪A6,是弟弟的"荣耀",弟弟便让他开来了,因为弟弟有好几辆好车,当然他以后再也没换过车,尽管奥迪A6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先后六次换代,但由于一个女人的原因,他再也没有换过车,始终对这车不离不弃,这是后话。

  他总不能第一天上任就把弟弟的"荣耀"给丢了吧?那也太不顺了。

  他皱着眉,仔细回忆着昨天晚上回来的情景,这才想起昨晚这栋楼前没有停车位了,就把车停在了这栋楼的后面。

  于是他绕到楼后,果然看见秦垚的"荣耀"静静地横卧在那,健步走到车前,打开门,刚要坐进去,猛然看见前挡风玻璃的雨刷器上夹着一张字条,他纳闷地皱皱眉,抽出来一看,忍不住咧嘴笑了。

  只见那张纸条上写着:全小区你最牛,挡在车库前头,死活踹不走,漠视奴家愤怒。气恼、气恼,弃车打的赶路。

  哈哈,原来他的车挡住了别人的车库!致使人家的车开不出来又找不到他,才留下纸条谴责他。

  他看了看手里的纸条,发现右下端有淡蓝色的铅印小字:禾城电视台。呵呵,以后肯定会和这个"奴家"谋面的。

  现在他住的这房子是同学陶笠的闲置房子,半年前,陶笠调到禾城的邻近市——和甸市医院工作,因为一次短暂的失败婚姻使他对爱情产生了畏惧心理,所以至今单身。

  他调走后,这里的房子就一直空闲着,秦淏这次来禾城工作,并且提前进入禾城,没惊动市里有关人员,悄悄地走访调查,陶笠便把房子借给他,反正他也住不长,他正式上任后,市里自然就会给他安排住处的。

  昨天下午,省组织部通知他,省委和锦安市委的主要领导,今天早上将赶到禾城,正式送他到禾城上任,让他原地等候。

  这周末陶笠没有回来,昨天傍晚秦淏驱车一个多小时找他去了,因为自己明天就要正式上任,陶笠又是本地人,来了这么多天了,昨晚是第一次跟老同学聊禾城。

  陶笠是个典型的老学究,只给他介绍禾城的历史文化,不涉及任何有关政治方面的话题,俩人谈笑风生激扬文字,自然是少喝不了酒,等秦淏赶回禾城时,已过半夜,楼前早已停满了车,他稀里糊涂绕了很久才找到这个空位停下,当时没注意到旁边就是车库。

  奴家,应该是位女士,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么有趣,骂人都这么艺术。

  看着纸条上清丽的小字,他此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纸条,竟然让他死心塌地爱上了她,和她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非常之恋,也让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没有她的岁月里,这个纸条成为抚慰他思念之情最好的良药,以至于他在花甲之年,都不敢再面对这张小纸条……

  人生就是一样,一次不经意的邂逅,就有可能成为终身记忆。

  此时的秦淏,将这张纸折好,塞进口袋里,他转身从车里拿出便签,写了一行字:"实在抱歉,昨夜微醺,误停车库前,此罪难赦。劳您以后竖个提示牌,以警示我等不明就里之辈。"

  把写好的纸条塞进旁边的车库里,他发动着车子,直奔禾城市委大楼。

  因为这个有趣的纸条,使他第一天上任心情愉快,想象着纸条女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连日的疲惫一扫而光。

  此时,关菡和她本次采访搭档孟涛,坐着广电局局长谷丰车子,驶进了市委大院。

  临下车时谷局长对她和孟涛说:"今天是新书记到任后第一次公开亮相,据说这个新书记年轻又有学历,又在省委第一书记身边工作过多年,各方面都非常讲究,你们一定要注意记住他说的每一句话,抓住他讲话的核心内容,摄像时注意他瞬间的表情。小关你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新闻采访,要多动笔,勤记,有什么不明白的和市委办联系,会后跟他们把秦书记的个人简历要来。"

  她连忙点头称是。

  其实,台里有专门跟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文字记者和摄像记者。那个长期跟随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女记者方婕,最近休探亲假,局领导考虑到关菡的文字功夫比较好,举止得体行事稳重,才临时抽用到这个采访组。

  来电视台一年多,她一直负责一档历史文化的专题节目,做得如鱼得水,参加要闻组采访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心里有底,毕竟这类新闻要比20分钟的专题单纯的多。

  本来今天的会有两个内容,一个是常委扩大会,一个是中层干部见面会,考虑到一年一度春季招商会的临近,所以两个会并在一起召开。第3章 天之骄子

  进入会场,她帮小单支好三角架,手拿白纸站在主席台上,等小单调好白平衡后,又跟会议组要了一份主席台就坐的领导名单,然后在一个角落坐下。

  会议还没开始,参加会议的人就基本到齐了。不管这些中层平时怎么散漫,今天的会肯定没有迟到和缺席的。

  这时,谷局长走过来,交给他一张纸,是新任市委书记秦淏同志的简历。

  她低头看了一遍,不由得感叹:天之骄子!

  这个天之骄子出身于干部家庭,曾经在中央某部门工作,后调到国家最高权威报社、南疆省委和京州省委工作,首都名牌大学经济金融专业硕士研究生和法学研究生双学位。历任部长办公室处级秘书,秘书局副局级秘书,南疆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京州省委副秘书长,锦安市委副书记兼禾城市委书记,

  纵观本市甚至全锦安的市县一把手,有几个有这样的背景、这样的学历、这样的年龄?不得不令人感叹!

  秦淏书记的简历要在晚上的新闻节目播出。她小心将它收好,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嗨,早上好迟到了吗?路上没遇到什么问题吧?"

  一成不变的问候,虽然早晨刚分开,他的问候也如不在家时那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尽管如此,她每次读到这样的信息心里也跟吃了蜜似的甜。

  但今天她的鼻子有点酸,因为车库被堵耽误了上班时间,明显看出局长对她的迟到不满了。这是她工作一年多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

  她刚要回复书名,却发现手机被限制服务,原来是被会场屏蔽了,算了,关机,这也是参加这种会议的规矩。

  忽然,耳边嘈杂的声音没了,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抬头一看,主席台上走过一行人,按桌牌坐下。所有人的目光和她一样,都聚焦到一个年轻英俊、洒脱飘逸的人身上。

  那是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着装讲究,气宇轩昂,面带笑意,坐定后,炯峻、凛冽的目光快速掠过全场,覆盖了每一个人,笃定、自信的神情背后,是一种不怒自威的神情。

  会场立刻鸦雀无声。

  无疑,这个就是新来的禾城市委书记——秦淏。

  这种特有的气场震住了在场的每个人。

  陪他出席会议的领导里,不光有锦安市党政一把手,还有省委省委组织部长,这种规格的上任仪式在禾城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也可能是秦淏的高挂身份决定的:省委一把手的秘书,副厅级,锦安市委副书记禾城市委书记。

  天之骄子!她再次感叹道,快速掏出采访本,认真地记录着,小孟也早已进入状态。他高挑的个子站立在会场中间的摄像机旁,很是醒目。身高,是摄像记者必备的优势。

  会议由锦安市的市长邱晓主持。他逐一介绍了上级每位领导,又介绍了秦淏的个人情况,立刻,会场中一阵唏嘘声和惊叹声。

  在进行完必要的程序之后,新任市委书记秦淏同志发表了简短的就职演说。

  他说:"同志们,我是怀着敬畏的心情走进禾城的,这里不但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还有60多万勤劳的禾城人民和一只高素质的干部队伍,我有信心和在座的各位同心同德建设好我们的禾城。"

  他的声音有一种特有的磁力,是她喜欢的那种金属质感的声音,从专业角度讲,凭他的音质肯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播音员。

  他继续说道:"其实,我来禾城已经有两三天了,我看了、听了,甚至还经历了,越发感到我们的禾城经济繁荣,历史悠久,地域优势明显,不愧是全国百强县之一,可以看出经过改革开放,经过历任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共同努力和中省地直各单位的大力支持,才取得了今天这样令人瞩目的成就,当然,在大发展的背后,有些地方还不尽如人意,我愿意与在座的各位共同努力,建设一个让人民满意的禾城,让投资者满意的禾城!"

  天啊,原来他提前进入禾城了?而且微服私访了几天!

  关菡看了一眼会场,发现大部分人眼中都露出不安之色。

  大概他们都在思忖着同一问题:市委书记私服微访是不是到过本部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接下来会不会又是新一轮改朝换代?他这话在向外界传达着一种怎样的讯息?

  接下来就是省委领导讲话和锦安市委书记叶成讲话,大都是高度赞扬秦淏同志党性原则强和个人工作能力出众,希望秦淏在禾城工作生活愉快等等。

  接下来就是禾城市市长康建明安排部署春季经贸洽谈会的有关事项。

  会议很快就散了,禾城各个单位的领导者们,各怀心事,交头接耳地离开了会场。

  关菡帮助小孟收好三角架,就见谷局长和市委办公室何主任走过来。

  何主任不放心地问孟涛:"怎么样?"

  孟涛知道他问的是摄像问题,就说道:"没问题,您放心吧"

  "剪辑时一定要注意秦书记的形象,他是大机关出来的,非常讲究,一定要仔细认真,谷局,必要的时候你亲自把关。"何主任认真地叮嘱。

  谷局长说:"请何主任放心,我们会的。"

  何主任又说:"那你们就回吧,按刚才说的办,稿子出来后秦书记要审,抓紧时间,今晚必须播出。"

  "他还要审新闻稿?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孟涛的话没说完,谷局长就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住他。

  谷局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早已走出会场的何主任,这才严厉地看着孟涛说道:"这话是你该说的吗?干好自己的事,嘱咐你们多少遍了,不许乱说话!这是新闻记者最起码的职业素养和纪律!除非你不想吃这碗饭了,找什么事!"

  孟涛吐了吐舌头,刚想说什么,谷局长又瞪了他一眼,就什么也不敢说了,拎起机子随谷局长往外走。第4章 小夫妻间的情话

  孟涛边走边小声地跟关菡说:"关姐,你看他们大惊小怪的,都被新书记吓傻了,别说,这个秦书记太棒了,这下咱们禾城肯定能搞好。"

  关菡笑笑,没吭声。

  其实关菡认为谷局长批评的对,别说是要闻组的记者,就是任何记者都不可以这么乱说话,这不仅是职业素养,也是记者自我保护的基本常识。

  像这种地方小台,尤其是跟着领导的记者,每时每刻都得小心行事,保不准什么时候饭碗就被砸了。

  从前就有一位记者为了寻找角度,让市委书记挪下座位,哪知,市委书记不但没有挪动座位,那名记者还被炒了鱿鱼,而且是一炒到底。

  事后人们反省,觉得这位记者的确是有些唐突,市委书记的座位哪能随便挪动呢?这是当官最忌讳的事了。

  出了这种事,单位也无法保全。所以关菡特别理解谷局长的用意,毕竟新官上任,而且又是背景深厚的新官,更要命的是还微服私访过,谁能保证以后禾城的官场不发生变化?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官换将那是常有的事,在如今的官场上似乎是约定俗成的事。

  管好自己的人,做好自己的事,是眼下这些各局委办的领导最明智的做法,别惹事,别出事,任何小动作都有可能引致祸端。谷局长是老机关了,这其中的奥秘他怎能不知道?

  撇去这些因素,关菡还觉得今天谷局长这些话也有冲她说的含义,毕竟自己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采访,也算是现场培训吧。

  她就是这么个性格,什么事都能随遇而安,不善纠结。

  "小关,你赶紧把稿子写出来,辛苦一下中午加个班,下午一上班就得给何主任送去,晚上就播出。"谷局长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小孟冲她做了个怪脸,咧了咧嘴,不想被谷局长看见了,又挨了一眼瞪,这才老老实实的下了车。

  谷局长往旁边的楼梯走去,临上楼时关菡发现他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才是平日里的谷丰,亲切、温和,有时喜欢跟下属开玩笑。

  不用谷局长说,关菡中午也是回不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还不够等车的呢。想到这儿,她又恼从心头起,不知那辆混蛋车走没走。

  关菡想起了老公田智,明天是周末,不知他是否还回来。

  南方长大的她习惯称丈夫为"老公",可在北方,都跟太监叫老公。婆婆干预他们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不许她跟田智叫"老公。"

  田智显然很得意这个称谓,他跟她说背地里可以叫"老公",但关菡背地里也很少叫,她担心叫习惯了当着婆婆的面改不过来,为了不穿帮,她尽量不叫"老公",除非夫妻亲热的时候,情为所至。

  为这个他俩还讨论过到底怎样称呼合适,丈夫?当家的?官人?相公?嘻嘻,想了好多,最后还是她最初的叫法"田大哥。"她手机里存的就是"田大哥。"

  掏出手机,开了机,才发现有他一条短信和一个未接电话,没她的消息他肯定是不放心了。

  她偷偷地笑了,给他挂了电话,他第一句就说:"怎么才打电话?"

  她说:"刚想起了,刚才会场信号被屏蔽了。"

  "怎么样,迟到了吗?"

  "会议没有迟到,但规定的提前到会时间我却晚了,现在刚散会回到单位了。"

  "知道。"

  "你知道什么?"

  "知道你刚从市委离开。"

  "你怎么知道?"

  "有人看见你了。"

  "谁?"

  "这个……"他在那头支吾着。

  "别不好意思说了,我知道是谁。"她暗笑,他从来都不会跟她撒谎。

  没别人,市委办公室机要员刘丽娜,跟田智是高中同学,当年曾经疯狂地追求过田智,至今都未婚。

  刚才他们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关菡看见这个刘丽娜正好经过。

  "知道还问?"田智的口气忽然间硬了起来。

  关菡反击道:"当然要问,看你是否跟我说实话。"

  田智说:"不存在什么实话不实话,我跟感谢她告诉了我你出现在市委,不然我以为你会被领导一怒之下开除了。"

  "闭上乌鸦嘴,我还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你还咒我被开除。"

  田智说:"什么叫好不容易?你去电视台,是电视台的荣幸,他们庆幸招来一位敬业的才女。"

  关菡笑了,说道:"行了,别吹捧我了,你回单位了吗?"

  "没有,我来市里跟行领导请示工作,现在还没排上号呢。"

  "你们领导那么忙?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还没定,下午开会,也许明天再回。"

  "那太好了?"

  "好什么?不怕我早晚两头收拾你?"

  "哎呀,你瞎说什么,让人听见,我要写稿了,挂了。"

  关菡的心情大好,偷偷扫了一眼办公大厅,都下班了,没人听见他们通话,她放心了。

  深呼了一口气,她展开稿纸开始构思。

  说实话,她对这类的新闻稿件提不起任何兴趣,尤其是地方台的新闻,就是政府的有声板报,极其乏味枯燥,一般就是流水账,谁参加了谁讲话了谁强调了谁指示了什么的等等,业务培训时谷局长就说:如果咱们的新闻这样写下去的话,大街上卖菜的大妈都能成为新闻记者。

  说归说,气归气,新闻改革嚷嚷这么多年了,大台做得又怎么样?

  从对矿难的报道中就不难看出端倪,我们所有的笔墨都给了赶来施救的领导,而境外的媒体在这种时候,大都会把镜头对准那些遇难者的家属,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试想,无论是那些灾难的始作俑者还是各级领导,包括普通百姓,任谁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震撼,都会心碎,这种警示效果她个人认为要比表现领导来的直接,当然,表现领导也要必不可少,但要适可而止。

  领导代表着政府,政府组织就是为服务百姓的,她这个观点和后来的秦淏不谋而合。第5章 虐待亲夫罪

  现在的新闻表现领导的活动太多了,多到烂的地步。

  从中央到地方所有的新闻节目都是领导活动的画面,有时报道一个会议时,所有的领导都要给正脸,有的市领导甚至是局领导还为自己上的是侧脸而找电视台的领导发泄不满。

  尽管她从事的是专题的采、编、播工作,但对会议消息的写法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其实,观众厌烦的会议消息有很多内容是可以转化为经验消息和社会消息的。任何一个会议、任何一项政策措施的实施,都有一定的新闻价值,老百姓都有了解的必要和兴趣,就看我们的记者怎样切入、怎样把握,谁都知道新闻要"三贴近",可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完全做到。

  比如今天的会议,观众关注的是什么样的人来禾城当书记,兴趣点过后紧接着就是关心他接下来要干什么,怎么干,至于上级谁来了讲了什么不会太关注,只有研究政治的人对这些才感兴趣,因为他们会从送行的领导中,分析出新官背后的靠山和实力。

  尽管对时事新闻提不起兴趣,但还得写,因为这是自己谋生的饭碗,何况她对今天的新闻特别感兴趣,可能和新市委书记身上散发出的魅力有关吧。

  构思得当,下笔疾速。一个会议,写出两篇报道,一篇是新书记上任,一篇是春季经贸洽谈会的内容。

  她松了一口气,肚子早就发出了抗议,但还不能慰劳它,因为已经快一点了。她必须在第一时间内把稿子交给谷局长。

  刚想到这,电话就响了,是谷局长叫她上去。

  她来到三楼谷局长的办公室,把稿子小心地放到他面前。

  局长戴上老花镜,仔细地看了好几遍,修改了两个字,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让她给上午见到的市委办的何主任送去。

  她没敢怠慢,坐上谷局长安排的车,直奔市委大楼,按谷局长的交待找到何主任。

  何主任也没敢耽搁,直接给秦书记送了过去。因为这条新闻今晚就要播出,时间是宝贵的。

  当何主任拿着稿子出来之后,关菡的肚子早就由单调的奏鸣曲升级为交响乐了,她快饿晕了,接过稿子匆匆看了两眼,发现没有太大的改动,只是个别字眼做了修正,谷局长改的"指示"两个字又被秦书记改回了"强调。"

  她长出了一口气,马上朝外走,到了门口又停住,怯怯地说:"何主任,秦书记——还有什么指示?"

  这个小姑娘,有意思,稿子都通过了,还追着要"指示。"何主任露出笑容,温和地说:"秦书记说还算得体,只是强调了涉及他的讲话,不要说成‘指示’,他不喜欢这种说法。赶紧回去吧,别误了播出。"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有种遇到知音的感觉,难道,就因为秦书记改的那两个字?其实,那两个字她的原稿里没有,是谷局长改的。

  他乡遇故知,这句话形容此刻关菡的心理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只是,人家是市委书记,自己一介草民,怎么可以是"故知"?正是"我知你是谁,你不知我是谁",想到这里,她自嘲地笑了。

  拿回稿子后,谷局长让她跟着剪辑,她没时间喂肚子,早晨的一个鸡蛋一杯牛奶到下午下班后早就消化的灰飞烟灭了。要不是田智打电话来,她有可能趴在桌上睡着了,或者说是"虚脱"了。

  半小时后,田智的大切诺基停在电视台前。

  关菡有气无力地上了车,他盯住她问"怎么没开车?"

  她的回答是:"快找吃的,饿死了。"说完,闭上眼,靠在他的肩上。

  "嘿,逃避劳动,你的夫君一周才回来这么一次,连饭都不给做,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见她不支声,就自问自答:"这叫虐待亲夫罪。"

  "我还有一项大罪你知道叫什么吗?叫自虐。我就早上吃了一个鸡蛋喝了一杯奶,一天还没吃东西呢。"

  田智见她有气无力的样子,就插科打诨地说道:"是吗,我听说你今天最大的幸事是第一时间看见了帅哥,要是我啊,不吃饭都不饿,再说……"

  说道这里,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就见她正撅着嘴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纯净、清晰的两只眸子似乎有氤氲升起,委屈的快溃坝了。

  田智赶紧收住话:"我投降我缴枪我到了我下车,小姐请——"

  她嘟着嘴笑了,手放在他宽大的掌心里,走进这家"云之彩过桥米线"饭店。

  南方长大的她喜欢吃汤汤水水的食物,这里的过桥米线是她的最爱,这里的装潢也是她的最爱。

  饭店外面的装潢很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有"云之彩过桥米线"几个招牌大字,进门后是个面积不大的服务台,同样也很普通,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可能就是这些的普通,为以后的惊喜做了铺垫。

  当身着云南民族服装的服务小姐打开后门时,才真正是别有洞天。

  之间后面是不太大的天井,中间是原竹搭建的拱桥,拱桥下是鹅卵石砌成的小水沟,二尺多宽,里面流水潺潺,各色鱼儿游弋嬉戏。天井周围是三层云南风格的竹楼,四周布满了芭蕉树、棕榈树,左手边的围廊旁还有一丛茂盛的翠竹,郁郁葱葱。这里,四季如春。

  关菡的头也不晕了,身子也不软了,精神也来了,拉着田智的手,雀跃着跑上二楼,靠近竹林的房间。

  这个房间紧挨着一小簇竹林,有点像林黛玉的潇湘馆,也许就因为"那几杆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幽静"的原因,他们每次来 ,只要没人,她都选这个房间。

  "我们要两大碗!"关菡跟服务员说道。

  田智吃惊地瞪着她:"你是想吃不了兜着走吧?"

  她没有回答,将上身附在桌子上,下巴抵在桌面,往日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无神无光,一幅可怜兮兮的样。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小娱记的快意人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3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