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思念浊酿酒》箫连赫段宁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思念浊酿酒》箫连赫段宁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因祸得福

  箫连赫把公司老总给揍了,原因是他看见老总对自己的上司段宁宁动手动脚,裤子都扒了,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段宁宁绝对要被强上……

  令箫连赫意外的是,进了派出所,段宁宁却说那是一场误会。

  箫连赫真是太郁闷了,不但被解雇了,还要被控告蓄意对他人进行人身伤害,如果不是他大学同学过来帮忙做保释,他铁定会被拘留。

  从派出所出来,箫连赫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宿舍。刚走到楼下,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黑暗处,正是段宁宁,一身白色的职业装,脚下是黑丝袜,前凸后翘的成熟身材,怎么看怎么性感撩人,令人欲罢不能,很想和她发生一些关系……

  不过此时此刻看见她,箫连赫却没有被撩到,他内心的欲望完全被火气给压住了,他走上前就说道:"段宁宁你什么意思?我在救你,干嘛你害我?"

  段宁宁很委屈的说道:"对不起,我,我……他,是老总,我会失业的……"

  "他要那什么你,你还想事业?"

  "你不明白的。对不起。"

  箫连赫觉得自己明白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

  当即绕过她往楼道里走。

  段宁宁叹了口气,她害了箫连赫,良心不安,其实事情,不是箫连赫向的那样。

  她追上箫连赫,在箫连赫关上家门之前,双手推住了门。看见里面好混乱,她说道:"你家怎么那么乱?"

  箫连赫干巴巴的回答道:"乱什么,男人都这样。"

  "我帮你收拾一下可以吗?"段宁宁小声说道。

  箫连赫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床铺,他有幻想过和段宁宁在上面翻云覆雨。现在段宁宁就站在外面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要让她进来吗?

  有时候人的行为不受自己控制,连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箫连赫刚刚就情不自禁闪开了身,让段宁宁走进了他凌乱不堪的房子。

  段宁宁并没有骗箫连赫,果然帮箫连赫收拾房子。箫连赫坐在床上,从后面看着,她拿着垃圾袋,一件件把房子内没用的废物放进去,伸手、弯腰、蹲下,每个动作都那么性感、妩媚,散发着无限魅力。

  箫连赫看傻了,有一种叫冲动的情绪在脑里作怪,不停怂恿他扑上去。而很多时候他的意志都是不坚定的,但这一次却坚定到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箫连赫点了根烟抽着,在听段宁宁唠叨。捡到烟盒时,她会说烟抽多了不好;捡到方便面桶子时,她会说方便面没营养尽量少点吃;捡到脏袜子时,她会说多买几双袜子勤点洗。

  很奇怪,箫连赫仿佛蛮喜欢听段宁宁唠叨,他感觉到好温馨,有个人在身边唠唠叨叨才是正常生活,他想了想,觉得以前过的生活都不正常。关键是,段宁宁这种唠叨与她平常在办公室里趾高气扬的唠叨大不一般,她现在的是温柔版本,令箫连赫怦然心动的温柔版本。

  终于,段宁宁捡着捡着捡到一个用过的避孕套袋子:"这个……?"

  "不是我的。"箫连赫矢口否认。事实上真不是他的,是大学同学杨安的,杨安借他的房子风流快活过一天,他根本不知道原来杨安做了这种事情。

  箫连赫哦了声。看段宁宁持怀疑态度,箫连赫觉得冤枉,不得不再次申明道:"真不是我的。"

  "是你的也很正常啦,不用不好意思。"

  "我没有女朋友怎么会是我的。"

  "你没女朋友吗?哦,那……要不……我当你女朋友吧?"

  箫连赫觉得自己的听觉出现了问题。段宁宁平常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怎么突然间那么大转变?当自己女朋友,会不会是个陷阱?当然,箫连赫不觉得自己一穷二白的有什么东西给她骗。

  很快,段宁宁把垃圾收拾好了,拿扫把扫了一遍,然后拿地拖拖了起来。拖地需要弯腰,一弯腰就很容易春光侧漏。现在段宁宁就这样,她拖到箫连赫面前时箫连赫从她领口处看进去,红色文胸包裹里是那般的惹人犯罪,他立刻冲动了起来……

  一分钟后,箫连赫冲进浴室打开花洒冲自己的脸,他需要冷静。他实在想不明白段宁宁想怎么样,举动太奇怪了,他觉得这不可能。可是,段宁宁却真真切切出现在他家,他并非做梦。

  段宁宁刚刚说那句话,他真想问问,到底段宁宁说真的还是随口说说?

  想好了,箫连赫立刻冲出浴室,冲到段宁宁面前鼓起勇气道:"段宁宁,你刚刚说要当我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正在认真拖地的段宁宁被箫连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睁大眼睛看着箫连赫,她睫毛好长,又细又密,隐藏在睫毛下面的眼睛煞是迷人。而她的目光,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神采。箫连赫有点傻了,她感觉段宁宁越看越美。

  "你刚才说什么?"段宁宁许久才反应过来,她想好了一切,然而面对箫连赫这样认真的表情,她却慌乱得不知所措。

  "我说……"箫连赫心如鹿撞,气息都控制不好,想原话再说一遍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最后丢人地放弃了:"没事了,对不起!"

  该死,怎么会这样?箫连赫在心里骂自己。

  段宁宁哦了声,继续拖地。而她那个哦声,除了很娇媚外,仿佛还带着一点点失望情绪,她自己都察觉到了这点,觉得奇怪。

  箫连赫在床上坐着,打开电视胡乱地按着频道。

  段宁宁拖完地了,去冲洗阳台,由于床的位置刚好对着阳台,箫连赫可以清楚看见她的活动状态。她会偶尔回头看一眼箫连赫,和箫连赫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她会给箫连赫一个笑容,那样的笑容把箫连赫的心肝都吊了起来,挂到半空的太阳底下,彻底的烤着,令箫连赫心乱如麻。

  终于,段宁宁收拾完了,房子经过她的劳动之后,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别那么脏,不利于健康。"段宁宁说道。

  箫连赫哦了声,目光投到电视屏幕里。他没注意到的是,电视里在播放一段漫长的性趣内衣广告。第二章:去而复返

  "别看那么多不健康的广告。"段宁宁走过去抢走他手中的遥控按了几下,最后停在一个频道,"看综艺吧,能够舒缓神经。我走了,再见!"

  "能不走吗?"在段宁宁开门前,箫连赫说。他好紧张,他这人就这样,忽然间特勇,忽然间又特弱,糟毛病。

  犹豫了一下,段宁宁微笑道:"这是你家,不是我家。"

  段宁宁离开了,箫连赫感觉仿佛做了一场虚梦,但是看着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房子,他又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梦。

  抽了根烟,找衣服、进浴室。澡洗到一半,听见敲门声,箫连赫飞快洗完,赤膊着上身去开门。打开门,看见的居然是段宁宁,去而复返,手里还提着好几袋东西的她,箫连赫彻底呆了……

  看见箫连赫赤膊着上身,段宁宁一张脸顿时涨红起来。那一刹那,气氛无疑是十分暧昧的,段宁宁甚至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过了十几秒,箫连赫反应过来了,让开身让段宁宁进来,他暗暗的窃喜着,觉得有戏。

  "牙刷不能用太久,最好一个月换一支。毛巾一样,大概两个月左右。"段宁宁一边从袋子里翻出一件件物品,一边继续说,"你原来的茶杯太脏,洗不干净,帮你新买了一只。你的拖鞋已经裂了一半,我也买了双新的。还有,洗发水用完了,原本想按你用的牌子买,外面便利店却没有,所以买了支飘柔,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习惯……"

  段宁宁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说到箫连赫眼眶有点湿润了起来。他想起了他妈,只有他妈才那么照顾他。现在他妈一个人在老家,而他已经半年多没回去看望过,她妈还有风湿病,一遇上阴天下雨脚就会痛。他爸又早死,她妈一个人孤零零生活,想想都觉得可怜。

  "怎么不说话了?"段宁宁转身看箫连赫。

  "能给我个理由吗?你忽然跑来给我做家务,帮我买生活用品,唠叨我,为什么?"箫连赫问。

  "箫连赫,有许多事情都是没有理由的,又或许有些理由自己却不想说。"段宁宁走向他,坐在他身边,"最重要的是,理由重要吗?"

  箫连赫没有说话,段宁宁看着他,鼓起勇气再靠近一点,去亲他的嘴巴。那一瞬间,箫连赫脑海里一片空白。太突如其来了,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一切,所以他一动不动。并非他不想动,而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段宁宁没有因为箫连赫没反应而停止,她继续生涩地亲吻着箫连赫。她的嘴巴好香、好甜,好像蜜瓜一样,她身上的味道因为刚刚经过劳动没来得及洗澡的缘故,汗味好浓,那种汗味带着一丝独特清香令箫连赫心猿意马。

  大概过去了一分钟,箫连赫适应了,反手搂着段宁宁的小蛮腰,心里甜蜜。这个梦中的女神,梦寐以求的女人,她此刻竟然就在自己的怀里亲吻着自己,天啊,这感觉实在太美妙、太享受了……

  箫连赫激烈的回应起来,手从段宁宁腰部一分分往下。没多久后,段宁宁呼吸开始粗重,而且她显然紧张非常,手在箫连赫背部上乱抓乱摸,宣泄着自己的局促和不安。

  经过一段缠绵之后,段宁宁如果疲倦的小猫一般,蜷缩在箫连赫的怀中,手指在箫连赫不算宽阔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弄的箫连赫心里直痒痒,恨不得再次翻身大战几百回合,但是想到段宁宁是初次,只能打消心中的念头。

  箫连赫突然想起办公室的一幕,出声问道:"我们老总,……那个……其实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段宁宁说道:"我们不说了,我明天辞职。"

  "啊?"箫连赫有点儿不习惯,给假口供,不就是想留下来吗?

  "我都是你的人了……"段宁宁知道箫连赫想什么似的,小声说了一句。

  "放心吧,有我在以后没有人在敢欺负你了。"箫连赫抱紧怀中的段宁宁安慰的说道。

  段宁宁乖巧的点了点头,埋在箫连赫怀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早上,段宁宁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的箫连赫,露出甜蜜的笑容,昨晚来的时候记得楼下有一家早餐店,欢欢乐乐走到了早餐店,买了两碗粥一屉包子还有一些小咸菜……

  "小妞,起这么早,哪家的姑娘啊,附近好像没有你这么个人。"一个黄毛露出猥琐的笑容,上下打量着段宁宁。

  附近的人听到这话,有多远闪多远,显然很惧怕这个黄毛。

  "可怜的小姑娘,又要遭到这个小混混的骚扰了。"附近的大妈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啊,也就只有箫连赫能管住这黄毛了。"老大爷也是摇了摇头。

  段宁宁瞥了一眼黄毛,没有说话,直接朝着箫连赫家里走了回去。

  黄毛直接跟着段宁宁走了过去,一路上不断调戏着,偶尔伸手毛手毛脚,都被段宁宁打开,最后段宁宁忍无可忍,直接用了防狼秘术中最狠的一招,照着黄毛两腿中间就踹了过去,只听到一阵凄厉的哀嚎声,黄毛捂着两腿之间倒在地上不停的抽出着。

  箫连赫直接让鬼哭狼嚎的声音叫醒,推开窗看到黄毛倒在地上,大骂了一声:"死妈了啊?"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突然意识到肚子饿了,正在此时一股牛肉包子的味道传入了鼻子里……

  "小萧哥,起来吃饭了。"段宁宁有些不高兴的喊道。

  箫连赫立刻就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立刻追问段宁宁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在箫连赫的苦苦追问下,终于问出来事情的缘故。

  "草他吗的,黄毛我整死你。"箫连赫骂了一声之后,套上外套就朝着楼下走了过去,刚才看到黄毛倒在地上哀嚎的那一幕,应该就是段宁宁的防狼秘术。

  箫连赫发现黄毛已经不见了踪影,直接走到早餐店。

  "火叔,黄毛呢?"林风站在店内对着老板说道。

  "小萧啊,怎么了,这么着急。"火鸣国看到箫连赫一脸焦急的神色疑惑的问道。

  "他妈的,黄毛敢调戏我女朋友,老子要废了他。"箫连赫骂道。第三章:让你手贱

  "哈哈,原来是这件事情啊。"火鸣国听到这话之后,突然大笑了起来,看到箫连赫的不解说道;"你那小女朋友也太狠了,那黄毛在医院估计没有一个月是出不来了,刚才救护车都来了,说什么重伤,问黄毛什么原因,他都不说。"

  箫连赫听到这话之后,焦急的神色才平缓了下来,总不能追到医院去追杀黄毛,与火鸣国客套了几句之后,回到了小窝中,把火鸣国的话重复了一遍。

  "噗哧。"段宁宁听到笑了出来。

  箫连赫和段宁宁打情骂俏了一会之后,箫连赫告诉段宁宁在家里好好呆着,他自己走了出去,本来是去找个朋友,刚过了两个街口,忽眼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一身黑色紧身皮裙,腿上包裹着黑色丝袜,无论哪一处都足矣勾引起男人的兴趣,那个女人正是箫连赫大学同学的朋友,富家女凌菲儿。

  昨晚第一次见她,箫连赫很惊艳,当时眼睛都看直了,昨晚她和段宁宁云雨的时候,脑子里忍不住就出现了她的身影。

  一见惊艳,再见依然,箫连赫又双眼发直了,就那样看着,心跳无比的强烈。

  凌菲儿看样子正在逛街,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买了不少东西,在凌菲儿不远处一个贼眉鼠眼的小青年紧紧跟随在凌菲儿的身后,那个小青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属于小偷一类的人,凌菲儿显然不知道已经被扒手盯上,仍然悠闲自在的逛着。

  箫连赫是什么人,当看到那猥琐的小青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过来,俗话说"什么人有什么样"那个小青年一脸的贼样,恐怕除了凌菲儿之外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个贼,不过没有人去提醒,当今的社会有多少见义勇为的人站出来,受了伤之后,失主害怕小偷的报复说不是自己的东西。

  箫连赫看到那小青年贴近了凌菲儿,看样子是准备行窃了,连忙就跑了过去,当着自己的面,偷暗恋对象的东西,那不是找死呢么。

  小青年今天异常的高兴,瞄上了一只肥嫩的小白羊,看着出手大方阔气,应该能有不少的肥肉,更何况还是个美女,看着那浑圆修长美腿上包裹着丝袜,某个地方就有了反应,趁着大街上人流量比较多,顺着人群就朝着凌菲儿贴了过去,准备人财两收。

  小青年咸猪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的刺眼,猥琐的笑了笑之后,直接割向了凌菲儿的皮包……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闪开,生怕小偷发狂伤及到无辜,都当作没有看到一般,各做各的事情,本来还有几个跃跃欲试上来见义勇为的小伙子看到刀之后,全部都如同看见瘟疫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青年非常满意眼前的一幕,正是凭借着人们不愿意惹事上身的心理,才明目张胆的去做违法的事情。小青年顺利的把凌菲儿名贵的皮包握在手中,就在要打开检查肥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右脸颊一痛,下一刻就被打翻在地……

  "让你手贱!"箫连赫的骂声同时响起,直接朝着小偷的脑袋爆踢了过去,小青年遭受到突然袭击也是蒙了,刚才周围人反应都出现在小青年的脑海中,怎么有个不怕死的冲上来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抱着头用最佳的防守方式抵抗者箫连赫的攻击,嘴里时不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凌菲儿回头看到小偷手里皮包的时候,这让发现自己让人扒窃了,在看抓住小偷的人,正是那日两次遇到的箫连赫,凌菲儿连忙走上前去准备拉架……

  箫连赫一阵爆踹之后,发现小青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满意的点了点头拽起小偷手里的皮包,转身就要还给凌菲儿,这一回头正在撞在迎面而来的凌菲儿,两人身体一个趔趄,两人中心失去,双双倒在了地上。

  不偏不正凌菲儿小嘴正好亲在了箫连赫的嘴上,一阵柔软湿润的触感直接传递到箫连赫的触觉神经,嗅着玫瑰般的香味,大手不自觉的爬上了黑色皮裙之下的臀部之上。

  "啊……"凌菲儿遭到突然袭击,大声的尖叫了起来,两只洁白的藕臂不停的翻腾着想要站起来,不过越是着急就越起不来,小嘴一会起来,一会落下,如同小鸡啄米一般与箫连赫不停的激吻……

  箫连赫明显一愣,感受到热烈的红唇,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接近这更加猛烈的快感直袭箫连赫的脑后,凌菲儿的一起一伏柔软的小腹不停的刺激着箫连赫的触感神经。

  大街上的所有人都看着这惊奇的一幕,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年轻人见义勇为暴打小偷,没想到接下来就是美女报恩,疯狂的激吻年轻人,这让周围的男人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上去品尝一番啊。

  凌菲儿一阵折腾之后,浑身无力,索性也就不动了,小嘴离开了箫连赫的大嘴,两人面对面的看着,连对方脸上的汗毛都看了一清二楚,箫连赫男性的呼吸直接喷打在凌菲儿的脸上,让凌菲儿的小心肝如同进了小兔子一般,不停的乱撞,特别是那小腹处的坚挺,让凌菲儿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红晕。

  "美女,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你也太热情了吧,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箫连赫无耻的说道。

  "你……你赶紧起来。"凌菲儿小脸通红语无伦次的说道。

  "拜托,大姐是你逆推我好吗?我现在下面,我怎么起来。"箫连赫无奈的一笑道。

  "那……那你赶紧帮助我起来。"凌菲儿此时趴在箫连赫身上,黑色的下摆翻卷。

  "好吧。"箫连赫突然抽回臀部上的大手,支在胸前,箫连赫的这个想法不偏不正恰好摸在了凌菲儿的波涛汹涌上,用力的一推,直接就把凌菲儿推了起来,完事之后,还无耻的捏了捏,这里比屁股有弹性多了。

  凌菲儿不之所措的站在原地,低着头摆弄着衣角,箫连赫大大咧咧的直接把皮包扔给了凌菲儿……第四章:进医院了

  "小心。"凌菲儿瞳孔发大,突然之间大声的喊道。

  不知道何时,躺在地上的小青年站了起来,眼珠中露出凶光,手中闪烁着寒光的小刀,毫不留情的照着箫连赫背后刺了过去……

  箫连赫还有些疑惑,凌菲儿为什么突然之间大叫,一阵劲风从身后闪过,只听到"噗哧"一声之后,屁股上传来一阵剧痛,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穿上了心头。

  "哈哈,让你多管闲事,这就是报应。"小青年大笑着肆无忌惮的喊道。

  "我草泥马,老子干死你。"

  箫连赫忍着痛苦,转过身朝着小青年就是一顿狠踹,这一次专挑软弱的地方下手,什么腿之间,什么肋骨,总之箫连赫疯了,在爆踢五分钟之后,气息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凌菲儿也有些蒙了,看到血流顺着箫连赫的裤脚一股股的流出,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让开,让开警察来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大声喊道。

  箫连赫回头一看,来的是昨晚在派出所审自己的警官张翔,他撇撇嘴,想到身上的伤势,直接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小子,你给我站住,打了人之后想跑?"张翔爆喝道:"去把这几个人都给我抓起来。"张翔显然是个大老粗,没注意到一旁的凌菲儿。

  身后的两个警察可是认识凌菲儿。昨晚凌菲儿来了派出所,只不过一个电话,上面就赶紧通知下来放人,连手续都用办。凌菲儿这女人,背景很厉害,所以他们哆哆嗦嗦不敢下手。

  "草,看你们那熊样,赶紧给我抓起来都带回警察局,有什么事情我担着。"张翔大声的喊道,昨晚审了半天,证据确凿,都要送看守所了,突然要放人,还被上面训了一顿,他特别不爽。今天箫连赫又对他人进行人身伤害,他就在现场,证据更确凿,他是一定要抓人了。

  两个警察一听到这话,立刻就出手把三个人都带上警车,不一会功夫回到派出所。

  箫连赫此时仍然血流不止,不过在这之前,箫连赫用衣服把屁股上的伤口狠狠勒住防止血流更狠。

  "箫连赫,这次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张翔注意到箫连赫裤脚的血迹以为是小青年的血,厉声说道,"打架都打出血来了,这明显属于重伤害,我看不判你个几年,你是不知道好歹。"

  箫连赫冷冷的说道;"你可想好了,你所说的话我都记得呢。"

  "草,老子怕你?"张翔吐了一口痰,直接把昏迷的小年轻拍醒,大声的问道:"小子,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出来,在这里我为你做主。"

  小青年看到进了派出所立刻哆嗦了一下,把所有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包括愤怒之下扎伤箫连赫的屁股之事都说了出来。

  "好,老子给你报……"张翔听完小偷的话准备大喊,突然之间意识到不对,这说起来都是箫连赫见义勇为的事情,张翔傻眼了,箫连赫居然受伤之后,强行带到了派出所……

  "哼哼。"箫连赫冷哼了一声。

  张翔意识到事情不对,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目瞪口呆了一会之后,想到即使抓到受伤的犯人,也要为人的安全做第一考虑,如果有违反就是停职查办,张翔想到这点之后,冷汗唰的就流了下来,这哪是犯人啊,这是见义勇为的英雄。

  "兄弟,咱商量一下,我先送你去医院。"张翔毕恭毕敬的对着箫连赫说道。

  一阵警车嗡鸣声,接连闯了几个红灯之后,警车停到了一家医院的门口,一行人连扛带抬的把箫连赫弄进了医院。

  箫连赫在经过包扎之后,分配到了一张病床上,恰好的是,那个浪哭鬼好吵醒箫连赫睡觉的黄毛也在这里,黄毛也收到了消息,调戏的那个女人就是箫连赫的女朋友,这让黄毛惊恐不已,祈祷箫连赫别杀进医院,当初箫连赫恐怖的一幕,让黄毛还深有余悸。

  不巧的是,箫连赫正好受伤,更不巧的是,附近就这一家医院,最大的不幸就是这间病房还有空床……

  黄毛看到箫连赫进来之后,立刻就拿被子把脸捂上,不让箫连赫看到真面目,可以想像黄毛惧怕箫连赫到了什么地步……

  病房内一共四张床,箫连赫隔壁的床位就是黄毛的床位,其余两张床上是两个大爷,不知道什么原因住院了,此时闲着无聊就与两个床位的大爷聊了起来,两个大爷一个姓李,还有一个姓张,年纪大了总有点毛病,聊着聊着两个大爷就问箫连赫哪里受伤了。

  "别提了,上午没事的时候见义勇为让小偷扎了一刀,这个丢人啊。"箫连赫摆了摆手说道。

  "啊,这年代啊,世道变了小偷都变得如此猖狂了,想当初我还年轻的时候,唉……算了不提也罢。"张大爷叹了一口气随后问道:"扎在哪个位置了,不要紧吧。"

  "扎在屁股上了,丢人啊。"箫连赫无奈的一笑道。

  "不丢人,不丢人,早上还有个被踢到蛋蛋住院的呢。"李大爷笑眯眯的说道。

  黄毛听到这话,全身一激灵这李大爷真坑人啊,早知道不告诉他俩好了,这就给我卖了,同时心里也在祈祷箫连赫不要起疑心。

  箫连赫一愣,怎么和黄毛的状况有点相似,又想起来黄毛也住院了,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个家伙在哪里?"

  黄毛听到箫连赫这么问,冷汗瞬间就布满了全身,连蛋蛋的疼痛都忘记了,箫连赫那暴力的行为,想想还心有余悸,两个亲大爷,你可千万别说我的位置啊,不过事实都是违背美好的祈祷……

  "就在你隔壁的床边,染着一头黄毛,早上来的时候还挺能闹得呢,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这孩子这么长时间怎么没出来说话,捂着被不能憋死吧,小萧快去看看,这孩子咋能这么胡闹呢。"李大爷立刻担心的说道。

  箫连赫听到李大爷的描述之后,再结合早上和进屋之后隔壁床位的举动,心里有了底,隔壁的家伙必定是黄毛无疑了。第五章:鸦雀无声

  "咳咳,黄毛自己出来吧。"箫连赫干咳了一声,威胁的说道。

  黄毛冷汗浸湿的床单,此刻哆哆嗦嗦的不敢露头,生怕箫连赫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李大爷看到黄毛身躯哆嗦,立刻大声说道:"快点,快点看看怎么了,这孩子憋出病来了吧,老张赶紧叫医生啊。"李大爷大声的喊道。

  "等着,我这就去。"张翔爷看到情况不好,就要走出去叫医生。

  "不用麻烦了,张大爷,他等会自己就出来了。"箫连赫笑着说道。

  "哦?"张翔爷质疑的走回了床边,显然对于箫连赫的话比较信任,大活人总不能让被憋死啊。

  "黄毛,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在不出来,我就亲自动手了。"箫连赫做在床边,笑嘻嘻的说道。

  黄毛听到箫连赫说要亲自动手立刻就如同王八一般把头伸了出来,大声的喊道:"萧哥,我错了,我不该调戏嫂子,萧哥你原谅我吧,我下次不敢了,不对!我保证没有下次,也不对,在有下次你打死我吧。"

  两个大爷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起来,彼此看了一眼,这黄毛整的哪一出啊,上午来的时候还不可一世,这怎么看到这个年轻人变成这幅模样了。

  箫连赫也无奈的一笑,没想到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这个家伙还是如此的惧怕自己,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了,看来这个黄毛当初是受到惊吓不轻啊。

  "行了,行了,本来也没多大点事,消停呆着得了,别大喊大叫的。"箫连赫挥了挥手,黄毛仿佛得到圣旨一般,立刻就鸦雀无声了。

  两个老大爷看到这戏剧性的一幕,也猜到了几分,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这年代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凌菲儿听到笑声走了进来,笑着问道。

  "哈哈……"两个大爷的笑声仍然止不住。

  凌菲儿看着箫连赫甜甜的一笑,温柔的说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箫连赫无奈的一笑,两手一摊无奈道:"本来想去找工作,没想到碰到这种事情,看来要休息几天了。"

  "呵呵,不要意思啊,耽误你找工作了,我能把你安排到一个地方不是适不适合你。"凌菲儿立刻说道。

  "什么地方?"箫连赫问道。

  "辉煌,不知道适不适合你!!"

  "辉煌?那个全市最大的电子产业?每一年都被评为最佳民营企业,连续五年电子行业销售保持领先者?"箫连赫听到凌菲儿可以把自己介绍到辉煌去工作,显得十分的惊讶。

  凌菲儿点了点头,进入辉煌也不过就是自己一句话而已,顺手之劳。

  "你没开玩笑吧。"箫连赫不知道凌菲儿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说了,别说是安排一个人,就是安排十个人进去也不过就是挥挥手之间的事情而已。

  "谁没事和你开玩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去还是不去?"凌菲儿显然对于箫连赫的怀疑态度表示不满,如同怨妇一般的说道。

  "去,当然去了。"箫连赫并不是傻子,辉煌可是市龙头企业先进单位那待遇可以说是非常的好,箫连赫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做梦都想进去,没想到这次真的梦想成真了。

  "你先养伤吧,等伤好了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情先走了。"凌菲儿从皮包里面掏出一沓钞票扔给箫连赫,告诉箫连赫这是医疗费之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箫连赫嗅着钞票上淡淡的玫瑰香味道,望着那臀部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看来美女也不是如同小说中写的那么难追啊。

  黄毛自从凌菲儿进来之后就没有说话,当听到凌菲儿可以把箫连赫介绍到辉煌集团的时候,眼珠都发出绿光了。

  箫连赫和几位大爷聊了一会之后,感觉伤口不是那么疼了,就准备出院回家,当初年少无知拿刀砍人的时候,都没说住过医院,如今这小打小闹屁股上挨了一刀还要进医院看看,可能是日子过的太消停了,应该找点刺激玩玩了。

  "张大爷,李大爷我先走了啊。"箫连赫挥了挥手换上满是血迹的衣服就走了出去,通过聊天箫连赫有一种感觉这两个老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有些时候这一别,有可能就是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箫连赫瘸着腿缓缓的走动着,生怕撕裂到伤口,走出医院之后打了台出租车就回到了小窝。

  段宁宁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睡着了,半透明的情趣睡衣只遮挡住了上半身,下半身露出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偶尔翻身的瞬间将会流露出一抹春光,由于熟睡的缘故小脸上红扑扑的让箫连赫有一种想上去咬的冲动。

  箫连赫无奈的笑了笑,如今屁股受伤即使有些想法也解决不了问题啊。段宁宁琼鼻微动,嗅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的味道,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看到箫连赫满身的血迹,立刻就跳下了床,担心的问这问那,在段宁宁的追问下,箫连赫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怎么英雄救美,怎么受伤,又是怎么进入医院的……

  段宁宁听到箫连赫的解释之后才放下心来,心疼的说道;"先把衣服脱下来,我去帮你洗一下。"说罢,就上前去脱箫连赫的衣服,当双手碰到腰带的时候,看到前面的突起,脸色一红"都受伤了还没个正经样。"

  由于段宁宁是蹲下的姿势,半透明的睡意抵挡不住那波涛汹涌的双峰,一股股春意盎然的气息,让箫连赫有些意乱情迷,只能"嘿嘿"一笑,在心里嘀咕,这小妞穿的太性感了,这不是诱惑我犯罪嘛?要不是今天有伤在身,我必定要和你大战几百回合,饶是如此箫连赫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在段宁宁身上四处游走,身体不方面这手还是能用的吧。

  经过箫连赫的一番挑逗之下,段宁宁呼吸很快就急促了起来,双颊泛红瞪了箫连赫一眼,那意思似乎在说,受了伤还不老实,非要伤口破裂才开心啊。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思念浊酿酒》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