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了不起的一生》唐少余昔张萍萧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了不起的一生》唐少余昔张萍萧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弹性惊人

  我被迫跑路为了躲开一个男人的纠缠,这个男人对我纠缠不休是因为怀疑我搞了他马子。可我实在是迫不得已,这里面有很多误会,可这货并不理解我的苦衷,整天喊打喊杀的要灭了我,四处造谣诽谤,还给我起了个响亮的绰号"禽兽",严重败坏了我的名声。

  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这事归根结底怪我自己管不住小兄弟。

  那天晚上我跟两个朋友到酒吧里喝酒,这两个朋友一个是我很铁的哥们李玉,一个是李玉的朋友王斌,王斌就是后来我搞了他马子那个家伙。

  李玉和王斌都是公子哥,家里的背景颇深,在江海这个地界提起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他们那点家世跟我比起来就差远了,简直不值一提。至于我的身世一会再讲,现在先讲讲我是如何误打误撞搞了王斌的马子。

  我未婚妻萧梅去上海出差了,我约了李玉去酒吧喝酒。喝酒只是个借口,其实男人去酒吧的潜意识里都带着一种把妹的心理暗示,因此一开始我只叫了李玉。我的计划是我和李玉两个人坐在酒吧里,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如果姿色还不错就上前去勾搭勾搭;勾搭不上也无所谓,擦个心慌也是好的嘛。

  可我没想到李玉不仅约了个他最新勾搭上的姑娘,还叫了王斌这货。王斌不甘寂寞,又叫了他马子张萍。这样算起来就已经五个人了,三男两女。我干脆也打电话约了一个叫林娜娜的姑娘来,这样凑够三男三女显得和谐。

  林娜娜是我所在单位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是个关系户,听说家里也有点背景。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好看的酒窝。

  因为我是林娜娜的主管领导,她好几次要请我吃饭,我都阴差阳错地没顾上。正好今天晚上有空,就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喝酒聊天。林娜娜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我心里也有点期待,如果发展顺利,今晚铺垫好,一切皆有可能,兴许就把她办了呢。

  我和李玉先到的酒吧,坐在里面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心里还挺庆幸自己约了林娜娜的英明决定。我和李玉喝了两瓶啤酒后,李玉约的姑娘李扬就来了。几分钟后王斌带着他的马子张萍也到了。林娜娜却迟迟不见人影,让我心里很不爽。

  需要介绍一下,李玉约的姑娘李扬虽然长得一般,又瘦又高,但嘴角有一颗美人痣,笑起来十分性感,她又特别喜欢笑,偶尔还会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看得让人心痒难耐。

  王斌的马子张萍个子也很高,身材有点丰满,一条大长腿上穿着一条齐臀小短裙,看起来很是狂野。

  我们五个人干了一箱啤酒林娜娜还没来,连个电话都没一个,我一直强忍着不给林娜娜打电话催她,可禁不住李玉和王斌不断地让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我被他们两个说烦了,飞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通了,我问林娜娜怎么还没到。这姑娘居然告诉我说,她大姨妈来了,不能喝酒就不过来了。我明知道她是在扯淡,而且我还隐约听到她电话的背景似乎是在一个嘈杂的酒吧里,但为了不让这几个鸟人笑话我,只能强压住怒火,跟他们解释说这女的今晚不方便。

  我的这句谎言比林娜娜的也高明不到哪去,说完我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喝酒。突然感觉到在座的人都沉默了,抬起头看了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尤其王斌的马子张萍,似乎低下头还窃笑了一下。这我觉得很没面子,心里窝着一股火却不便发作。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和李玉开了几句玩笑活跃气氛,强颜欢笑和在座的人每个人都干了两杯酒。一圈酒下来,又回到了刚才那种热烈和谐的氛围。

  我们开始玩扑克,刚玩了两把牌,张萍因为王斌出错了一张牌冲着他发起火,动静还很大,引得酒吧里的人都站起来围观。

  张萍大声骂道:"你他妈是猪脑子啊,有大牌不出留着养老啊,不会玩别玩,蠢货!"

  王斌脸上挂不住,说:"你他妈才蠢货,不就出错一张牌嘛,这么牛逼干什么!"

  张萍火更大了,大声说:"我就牛逼了,你再骂我一个试试,长本事了你。"

  我们三个人连忙劝架,可越劝这两个货还越来劲,谁都不听劝。当王斌嘴里蹦出一句"你妈的贱人"时,张萍呼一下站起来,顺手抄起一个瓶子向王斌抡过去。

  张萍这个动作非常连贯,一气呵成,动作干脆且潇洒,她抄起瓶子时眼神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气。哦,就在那一瞬间,我被张萍这个动作征服了,心里居然涌动出一股无法言明的快感。

  王斌下意识躲了一下,被张萍这次暴力袭击彻底激怒了,他也猛地站起身来,抓起一支酒瓶子抡了起来。

  我和李玉条件反射地蹦起来,李玉抱住王斌,一把夺下他手里的酒瓶子,大声说:"你们两个都疯啦,快点给老子住手。"

  我也赶紧一把抱住张萍,身体接触到她巨大的胸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张力,差点被她胸部的力量给反弹出去。我心里感慨,胸好大,感觉好有力量。

  我和李玉分别安抚着王斌和张萍,拼命把他们按在座位上。两个人坐下来嘴巴也没闲着,互相问候着对方的祖宗,都恨不得吃了对方。

  闹到最后,王斌大概也觉得没意思了,恨恨地瞪了张萍一眼,说:"今天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给老子记住,有本事以后别找我。"

  张萍毫不示弱地说:"找你我就不是人,我是你养的。"

  我说:"好了张萍,少说两句,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啦。"

  张萍仍然愤愤地说:"唐少,你别劝我,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跟他没完。"

  王斌又狠狠地剜了张萍一眼,甩手一扭一扭走了。王斌走路的姿势很奇特,胯骨扭动的幅度很大,好像裆里夹着一泡屎,随时都要拉到裤子里一样。

  张萍却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和李玉对视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按理说,我们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和她一点都不熟,如果不是王斌根本就不认识她,可她似乎更愿意跟我们待在一起,让人捉摸不透她的真实意图。

  不过怎么说毕竟人家刚和男朋友吵完架,作为男人我们都应该安慰安慰她。我说:"嗨,别生气啦,王斌就那狗脾气,明天他就会去跟你道歉了。"

  张萍冷哼了一声,愤愤地说:"谁稀罕他道歉呢,整天除了吹牛逼还有什么本事,不就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吗,还真把自己当个什么人物似的。"

  我说:"算啦,反正他都走了,咱们喝酒。"

  李玉也说:"你们两个也是,打个牌也能吵成这样,来之前都吃了枪药了,火气都这么大,我看还是留着点力气上炕吧。男人跟女人晚上不应该吵嘴,而是应该攒足了力气在炕上PK."

  张萍忽然很隐蔽地冲我笑了笑,举起酒杯,说:"算啦,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唐少,我们喝酒。"

  张萍的笑容十分暧昧,顿时让我心神一荡,隐约感觉到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阴谋。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尽快把这货毛捋顺,免得败坏了我们的酒兴。如果当时我多留个心眼,就不会上了这女人的贼船,更不会被王斌搞得声名狼藉。

  两年之后,当我重新回忆梳理起这天夜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捕捉这一天夜里的细节,我才意识到,从这一天晚上开始,一场企图将我们家族连根拔起的阴谋自此拉开了帷幕,而我正在一步步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第2章 趁机揩油

  王斌一走,我们这一桌正好两男两女,喝酒的气氛看起来和谐了许多。记不清楚喝了多少酒,反正大家都有点醉。醉眼朦胧间我愣怔地看着坐在我对面李扬嘴角的美人痣,心里莫名躁动。

  李扬发现我不时盯着她看,一脸魅惑地笑了笑,同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颚的牙齿,用一只手在我的手上拍了一下。这个销魂的动作让我一下子冲动起来,瞬时觉得精虫上脑。

  李扬端起酒杯,说:"唐少,咱们走一个呗。"

  我说好,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忽然我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张萍用手碰了碰我的大腿,差点碰到我的裆部。我受惊扭头看着张萍,她冲我顽皮地挤挤眼,又用嘴巴示意我往桌子底下看。

  我顺着她嘴巴努的方向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李扬正把手插进了李玉的裆上。我再往桌面上看他们的表情,两个人都一脸正经,一点都感觉不到他们正在桌子底下搞的罪恶勾当。

  妈的,这对狗男女也不知道避嫌,完全把我当成透明体。那句老话果然一点都没错,酒是色媒人,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喝酒到一定程度就会欲火上脑,情不自禁。

  我又扭头看了眼张萍,她也正看着我,我从她暧昧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团火正在熊熊燃起。张萍的手也不老实了,往我的下面伸过去。我浑身一激灵,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把手伸到桌下抓住了张萍的手,强行阻止了她的进一步行动。

  过了一小会,大概李玉和李扬两个人都憋不住了,李玉跟着李扬前后脚去了厕所。

  张萍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似笑非笑地说:"你想不想去厕所观摩一下现场,一定很火爆哦。"

  我说:"算了,万一我们闯进去惊着我兄弟,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多不好。"

  张萍站起身,满脸兴奋地说:"我去看看,你等会我。"

  张萍说完就往厕所快步走去,我拦都没拦住。我坐在沙发上平息了一下心情,可一想起李扬舔嘴唇的动作就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复。

  几分钟后,张萍回来了,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看起来坏坏的样子倒有几分迷人。我说:"你笑得怎么这么奸诈,那两个人在厕所到底干吗呢?"

  张萍坏笑地说:"你说呢?"

  我故意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又没去看。"

  张萍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下,笑着说:"果真很火爆哦,李扬这个浪蹄子,简直了,那口活我是自愧不如。来,喝酒。"

  李玉和李扬去厕所的时间有点长,我和张萍喝了三瓶啤酒这两人才回来。这期间张萍不断地和我碰杯,每次都一饮而尽,喝完瞪着两颗眼珠子盯着我把酒喝干净才罢休。这个女人太能喝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我灌翻。

  李玉和李扬回来后喝酒就有些心不在焉,我注意到李扬头发有些凌乱,衣服多了许多褶皱,她脸色绯红,而李玉则有点气喘吁吁。我冲李玉不怀好意地坏笑了一下。李玉这狗东西依然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样子貌似一个正人君子。

  张萍猛地喝下一杯酒,悄悄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无意地把手搭在我腿上,不时用指甲掐我一下。酒喝得太多了,我有点迟钝,可还是因为这个动作小腹一热,扭头看了看张萍,她却假装没事一样和李玉碰杯喝酒。

  我在心里忍不住想,尼玛,真会装!这浪货今晚一个劲勾引我,是不是也想让我把她办了?

  又喝了两杯,李扬站起身来说太晚了,必须回家了。李玉也急忙站起身说要去送她。我虽然酒意正酣,不过考虑到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一个女人说要回家没有理由阻拦,只好和他们互道再见。

  李玉走后,我对张萍说:"要不我也送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喝得也差不多了,再喝就真要出洋相了。"

  张萍却酒兴正酣,说:"再坐会吧,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觉。"

  我说:"我真不行了。"

  张萍说:"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你不知道吗?"

  我反驳道:"酒量不行也不能说啊,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张萍说:"那也不行,我们把剩下这两瓶喝完再走。"

  然后两个人你来我往又喝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头正一点点发晕,酒量就要到一个极限。张萍干了一个满杯,放下酒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我笑了一下。这个舔嘴唇的动作有些淫|荡,我感到自己身体又有了反应。

  张萍把手又搭在我腿上,有意无意还掐了我一下。她说:"哎,你说刚才那个女的是真的回家去了吗?"

  我说:"应该是吧,不回家她还能去哪。"

  张萍哼了一声,说:"她能回家才怪,肯定是跟你朋友开房去了,刚才他们在卫生间一定是没过瘾,这会应该已经开好房又开始了。"

  我笑了一下,说:"开就开呗,年轻人就应该及时行乐嘛,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萍说:"看不出来,你思想挺开放啊。"

  我说:"嘿嘿,大家彼此彼此。"

  张萍问:"没想到你思想也这么不健康啊。"

  我自嘲说:"我也是人啊,正常人都有需求吗,难道你不需要?"

  张萍忽然又问:"唉,你约的那个姑娘为什么不来?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简直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我解释说:"她说身体不方便,不能喝酒。"

  张萍撇撇嘴巴,不屑地说:"这种鬼话你也信,肯定是有了别的约,那个人在她心目中比你还重要,所以才放了你鸽子。"

  被人拆穿了谎言,我觉得很没面子,只好自我解嘲地说:"放鸽子就放吧,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很熟,没所谓。"

  张萍说:"你这个人倒是蛮大度的,脾气也好,这点我很喜欢。"

  我说:"不大度又能怎么样,人家又不欠我什么,我有什么权力去指责人家。"

  张萍忽然把手放到了我两条腿中间,我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说:"我可是个色|狼,你别挑逗我,万一我兽性大发你可就惨了。"

  张萍笑嘻嘻地说:"果然是色|鬼,碰一下就这么大反应,肯定在想坏事,局长大人的思想可一点都不健康,小心我向纪检举报你。"

  我心想,你个贱人敢挑逗老子,不过老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我说:"纪检管天管地还管到老子硬不硬了,难道不举的局长就是好局长?"

  张萍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局长大人可真幽默哦。"

  我不想跟她继续磨叽下去了,身体难受得不行。我站起身,说:"酒喝完了,我送你回家吧。"

  张萍不太情愿地说:"哦,好吧。"

  站起身,张萍身体贴着我的身体,故意装作酒醉,把我贴得紧紧的,两个硕大的胸脯在我身上层来蹭去。她这架势像是要把我硬上了似的,只听说过男人揩女人油,没见过像她这样揩男人油的,搞得我一直搭着帐篷,难受极了。第3章 先办了再说

  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

  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追悔莫及。

  从酒吧出来,我准备去开车,张萍却把我拦住了,说:"喝了那么多酒你就别开车了,把车停在这里,明天再来取吧。"

  我说:"没事,不管喝了多少酒我开车都很稳的,你放心好了。"

  张萍撒娇道:"人家想走走嘛,你看今天的月色多好啊,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大学时代,那时候多年轻多快乐啊。"张萍拉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摆,央求道:"你陪我走走吧,算我求你了。"

  这个女人太能缠人了,我只好和她并肩走在灯光迷离的酒吧街上。这条街叫陇南路,因为这里经常发生酒后群殴的事件,也有个别不地道的人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破头街。破头街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路两边全是小酒吧,酒水价格也不贵,很适合年轻人消费。

  走了走,我感觉清醒了许多,刚才的疲惫和睡意逐渐退去,人也精神了些。夜风很温和地吹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正中天。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姑娘陪在身边就更美好了。

  路过一家音乐酒吧时,里面传出的歌声吸引了我,那是许巍的《我的秋天》。这时候正是江海的秋天,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我大学时代喜欢了五年的师姐余昔,顿时让我有些伤感。

  我停了下来,张萍也站住了,直到听完这首歌。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我发现张萍的目光也有一丝忧郁一闪而过。

  我说:"这个歌手唱得不错。"

  张萍说:"要不我们进去坐坐?"

  我想了想,这种伤感的情绪的确应该坐在酒吧里感悟缅怀一会。我爽快地说:"行吧,今晚我就舍命陪你啦。"

  进入酒吧,服务生带我们找座位时,我看到我约的那个名字叫林娜娜的女人正和两男一女坐在一起喝酒,这正好证实了张萍之前的判断。我刚刚已经消化掉的怨气和愤怒重新涌动起来,心里感觉特别不爽,真想冲上去臭骂林娜娜一顿才解恨。

  林娜娜也看到了我进来,表情有点尴尬。我心里想,他妈的臭三八,老子叫你喝酒不出来,别人一叫就出来了,真不是个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我冲林娜娜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林娜娜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解释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好久没见了,今晚非叫我来。没办法,就出来和他们坐坐。"

  我说:"没事,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了。"

  林娜娜说:"真是不好意思。"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林娜娜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她说完她看了眼张萍,眼睛里带着敌意,说:"这个你朋友啊?"

  我说:"是啊,你们先喝着啊,我们去那边坐。"

  说完我和张萍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喝什么。我看了看张萍,说:"你想喝什么?"

  张萍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我想了想,确实不喜欢喝饮料,干脆继续喝酒算了,反正今晚豁出去了,就说:"要不还是再喝点啤酒,我们总量控制就是了。"

  张萍用力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

  于是又喝酒,我真想喝醉了去球,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个林娜娜给败坏了。

  客观而言,我这个人并不是太小心眼,然而今晚林娜娜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职务听起来挺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所以一个小小的林娜娜都能不买我的帐。出来混的人都很势利,你权力越大面子越大,有实权的人和没实权的人完全是两个层次。

  张萍心情倒是很好,兴致也越来越高涨,喝了一瓶又一瓶,话也越来越多,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可我一句都没记到脑子里。

  我的座位正好在林娜娜对面,两个人不时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来林娜娜干脆不往我这里看了,不停地和她身边一个土鳖样的中年男人碰杯。

  张萍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她扭头看了眼林娜娜,又看了看我,说:"她就是今天放你鸽子那个女人吧。"

  我没吭声,张萍却完全明白了,兴奋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环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我帮你出气,气气她。"

  张萍的臀部硕大无比,而且特别瓷实,坐在我腿上感觉像是压了块石头,让我不堪重负。不过我注意到林娜娜看到张萍坐在我大腿上脸色好像变了变,不时地偷看我们一眼。这又让我心里十分舒服,张萍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吹得我欲火上升。

  我心想干脆假戏真做,好歹也杀杀林娜娜的傲气,故意把手伸进了张萍的衬衫里。

  张萍软绵绵地说:"坏死了你。"

  我贱兮兮地笑着说:"你不喜欢吗?"

  张萍说:"嗯,我最喜欢你这种坏蛋了。"

  我说:"你不喜欢王斌吗?"

  张萍气鼓鼓地说:"别提他,扫兴,他除了脾气大一点情趣都没有。"

  我纳闷地问:"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啊。"

  张萍说:"就是喜欢,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我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女人就是这样,只喜欢那些伤害她们,玩弄她们的男人,反而对她们越好越是得不到她们的心。难怪尼采说:去找女人吧,带上鞭子。

  过了一会张萍小声说:"他们好像准备走了,我们先走,让她以为我们去办事了。"

  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看行。"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太想和张萍发生关系,搞熟人的马子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女人引火烧身。考虑到王斌就算不是太在乎张萍,可万一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他的面子没地方搁,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这点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从酒吧出来,张萍几乎是粘在我身上,我说送她回家,她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也睡不着觉,她今晚就想玩通宵。我说这么晚了没地方去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她说不回去,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继续喝。

  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犹豫不决,搞朋友的马子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跨出这一步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到底值得不值得呢?

  张萍看我犹豫不决,不耐烦地说:"江海大少不会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吧?要不我出开房的钱,你再买一捆啤酒,我们在酒店里继续喝,喝醉了就睡。"

  我想了想,心里暗下决心,妈的,干吧,既然这个骚货已经送上门了,先干了再说。

  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第4章 拿什么喂她

  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

  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

  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

  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

  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

  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

  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

  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

  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

  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

  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

  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

  我咬了咬牙说:"扯淡!"

  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

  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

  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

  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

  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

  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

  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

  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

  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

  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

  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

  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

  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

  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

  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

  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

  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

  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

  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

  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12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

  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

  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

  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

  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

  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

  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

  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

  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

  中午12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

  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

  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第5章 贪得无厌

  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

  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

  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12点了,别睡了,起床啦。"

  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

  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

  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

  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

  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

  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

  张萍说:"快过来,开饭喽。"

  我坐下来看着张萍打包买来的饭菜,发现这些都是我平时比较喜欢吃的菜。我真诚地说:"谢谢你啊,还真是个有心人。"

  张萍说:"快趁热吃吧,来,筷子给你。"

  我端起盒饭,张萍给我的米饭上夹了一筷子菜,面带微笑看着我。我说:"你吃了吗?"

  张萍摇摇头,说:"没呢,你先吃,我看着你吃完我再吃。"

  我吃了一口饭说:"不用这么肉麻吧,你这么看着我怎么吃得下,你也快吃吧。"

  张萍手撑着下巴,死盯着我的眼睛说:"问你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我点点头,说:"有的。"

  张萍连珠炮似的问:"你喜欢她吗?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好不好?她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们的感情还比较稳定,她自己做生意,开了家贸易公司。不对啊,你问这些干什么?"

  张萍说:"本来我是想做你的女朋友的,可既然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就退而求其次,做你的马子吧。"

  我笑了起来,说:"马子和女朋友不就是一回事嘛,难道这两个还有什么区别?"

  张萍说:"你少装蒜了,别以为你们男人那套我不知道,马子和女朋友当然有区别,女朋友是正式谈恋爱的对象,马子是一起玩的对象,谈恋爱和玩能是一回事吗?"

  我赞叹地说:"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这个问题我倒还真没仔细研究过。"

  张萍补充说:"女朋友和未婚妻也是两码事,未婚妻是准备结婚的对象,女朋友是正在相处磨合的对象,也就是说,未婚妻成为合法妻子的几率比女朋友要大得多。"

  我扒拉了几口饭,又喝了一口汤,点头称是,说:"看来这里面的学问还真多,不得不佩服咱们汉语的魅力了,以后有空我要好好学习学习汉语言。"

  张萍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做你的马子可以吗?"

  我说:"这多不合适,你不是王斌的女朋友吗,我看还是算了吧。"

  张萍说:"谁是他的女朋友,我跟他不过是普通朋友,偶尔一起出去玩玩而已,是他自己到处乱说我是他马子,气死我了。"

  我说:"那这么说你们只是玩玩喽,也就是说你们是炕友,我这么理解对吗?"

  "什么炕友,"张萍恼怒地说:"你说话可真难听。"

  正说着话,张萍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愤愤把电话掐断。

  我说:"谁打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张萍撅着嘴没好气地说:"还能是谁,王大头那个白痴,今天我一上班就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烦死我了。"

  我心里觉得好笑,我记得昨天晚上王斌走的时候撂下一句狠话,让张萍有本事以后别去找他,没想到才一晚上自己就把这句话给忘记了,还上赶子给人家打电话。

  张萍刚挂了电话,王斌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不依不饶地响个不停。

  我说:"你还是接了吧,要不他会一直打下去。以我有限的了解,王斌这个人喜欢钻牛角尖,挺偏执的。"

  张萍气呼呼地接通电话,口水立即连珠炮似的发射了过去——"你有完没完,有病啊你,电话打个没完,我一整天电话都占线,别人都打不进来。我警告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就上门砍了你。你管我昨晚上去哪里了,你是我什么人啊,你有什么权力到处查我,还把电话打到我家里,你真是有病啊。我现在不在公司在哪里?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开房了,是谁我偏不告诉你,你想知道啊,那我就告诉你,这个男人是你的朋友……"

  张萍说这里我吓了一大跳,愤怒地瞪着她。张萍摆摆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稍安勿躁。

  张萍接着说:"我告诉你王大头,从今往后我们一刀两断,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打了我也不接。滚,你他妈才是婊子养的,给我滚,我以后不想见到你。"

  张萍恶狠狠地挂了电话,仍然难掩胸中的愤怒,气呼呼地说:"真是个神经病!唐少,你说他是不是神经病,居然查我的岗,我们怎么会认识王斌这样的神经病。"

  我安慰说:"好了,你没必要这么生气,既然不想接他的电话,你把他的电话设置到黑名单不就完了。"

  张萍兴奋地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我现在就把他拉进黑名单,让他一辈子都打不进来,快烦死我了。"

  张萍低下头给手机设置黑名单,我低下头又吃了几口菜,喝了一口汤,虽然还是有点饿,可我感觉已经吃不下去了。也许是刚才王斌和张萍在电话里的争吵败坏了我的胃口,食欲一下子就没了。

  张萍把王斌的电话拉进黑名单,抬起头兴奋地说:"这下子整个世界清静了。"她突然看到我已经不吃了,纳闷地说:"你怎么不吃了,再吃点啊。"

  我说:"你吃吧,我已经饱了。"

  张萍歉意地说:"是不是我刚才打电话败坏了你的食欲,对不起啊,是你让我接电话的,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说:"你不用道歉,我并没有怪你,你快吃吧,吃完饭下午还要上班呢。"

  吃了点东西,喝了一桶鸡汤我感觉精神好了许多,我起身回到炕边,开始穿外衣。张萍走过来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脸贴着我的后背,柔声说:"唐少,我们再来一次吧,我真的还想要。"

  我惊讶地说:"你不是吧,今天怎么欲望这么强烈。"

  张萍说:"今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我想起你昨天晚上抓着我的头发的情景心里就很激动,觉得特别刺激。"

  我愕然片刻问道:"你喜欢暴力?"

  张萍说:"嗯,有点喜欢,我喜欢男人暴力一点。唐少,我还想你再像昨天晚上那样和我来一次,好不好?"

  我对她全然没了兴趣,推脱道:"都一点钟了,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改天吧。"

  张萍坚持说:"不行,就今天,我上班的时候心里很乱,就想让你再来一次,要不然我今天一天心里都不安宁。"

  我说:"真的没时间了,我两点钟就要上班。"

  张萍用恳求的语气说:"二十分钟,我就需要二十分钟。"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说好了,就二十分钟。"

  张萍惊喜地说:"好,那快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

  我转过身,一把将张萍按在墙上,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了不起的一生》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2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