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色如娇》冷皓晔钱乐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小说推荐_感恩在线

感恩

《妻色如娇》冷皓晔钱乐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妻色如娇》冷皓晔钱乐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钱乐乐失身

  半夜十一点,兰蒂酒店16楼的长廊内,一位女鬼装扮的年轻女孩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房间号,很明显她在找着想要去的房间。

  她好像是刚刚从学校的化妆舞会上赶来,身上的女鬼服以及假发都还没有来得及换。

  大概是怕大晚上的到处溜达,会吓到一大片胆小的人。

  她已经卸了妆,露出了原本标准的古典美人般的瓜子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如水一般纯净,又像天上的星辰一样璀璨。

  白嫩的小鼻子娇俏又别致,嘴巴粉粉嫩嫩的就像新鲜的小樱桃一样,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在胸前比划着的小手指也如白玉一般晶莹可爱。

  她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小脸上露出调皮的微笑,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对了,现在她身上穿的是很夸张的纯黑色的女鬼服,但是还是很轻易地勾勒出了她那还在发育中的姣好身材。

  裙摆下的黑纱内,能隐隐看到她那纤细白皙而又修长的双腿。

  头上戴着的金黄色的假发一直垂到臀部,这个假发可是她花了2万欧元买来的,戴在头上就和自己的头发一样,据说是采用真人的头发加工成的。

  这时手机突然在背包里震动起来,她赶紧掏出一看,是哥哥!

  她眼珠一转,似乎又有了什么坏主意,然后接起电话,故意将声音装得很无精打采:"喂,哥哥。"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一年轻男人关切的声音:"乐乐,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乐乐一边捂着嘴偷笑一边回答:"还不是因为这破天气!下这么大的雨,害我都没法去酒店找你,人家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你了,好想你呢!"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胆大包天居然敢惹我们钱大小姐这么不开心,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哥哥现在就开车来学校找你,给你带好吃的怎么样?"

  男人在电话中问得很认真。

  钱乐乐一听,心想哥哥如果去学校了自己这戏还怎么唱。

  赶紧回答道:"哥,不用啦。今天天气不好,你开车我还不放心呢,你明天早上来学校找我就好啦!"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真的认真思考了这个建议,然后同意了。

  钱乐乐怕露馅赶紧说了声"拜拜!"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时她已经憋笑憋得快内伤了,她真的好期待一会哥哥看到自己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是怎样的一副精彩的表情,哈哈!

  钱乐乐又继续往前走,刚刚走到1605门口的时候只听一阵巨响,然后整个走廊内一片黑暗。

  她心中一惊,随即又想起刚刚车载广播中说的巴黎今晚会迎来史上最强雷电有可能会造成大量电网破坏,瞬间又放松下来。

  没关系,反正1606就在前面!

  钱乐乐贴着墙壁,小心地摸索到了1606门口,正要敲门,突然发现门并没有上锁,应该是刚刚哥哥给自己留门还没有来得及关,于是她便想也不想地推门进去了。

  屋内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因为知道哥哥就在房间里,钱乐乐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并将门关上。

  她在黑暗中一边摸索着往里走,一边叫着:"哥哥,我来了,你在哪儿呢?"

  没有人回应她,但是钱乐乐还是耳尖地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渐渐向她靠近。

  紧接着是一股冷冽的陌生男性气息霸道地将她包围起来,她甚至能清晰地闻到男人身上有一股沐浴后的清爽味道。

  这个人不是哥哥!钱乐乐警觉地后退一步。却不想那个男人也上前一步,钱乐乐很快就被逼退到了门后。

  男人刚刚是在卫生间洗澡,中途电闪雷鸣乃至断电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此时他听到外面有动静,随意围了条浴巾身上就出来了。

  没想到居然是有人闯了进来,还是个女人!他也不清楚这个不速之客是怎么进的他的房间,不过现在他只想把这个女人给扔出去!

  但是当他靠近钱乐乐时,似乎是被她身上那清纯的少女气息给蛊惑了。

  他并没有立即将钱乐乐给赶出去,而是再上前一步紧紧地贴着钱乐乐,慢慢地低下头,在钱乐乐的颈边吹了口气。

  钱乐乐异常敏感,只觉得颈边一阵酥痒,瞬间又蔓延到了全身,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颤,心也跟着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钱乐乐的双手放在胸前,手掌也紧紧地贴着男人的胸膛。

  他竟没有穿上衣,掌下就是他结实而滚烫的胸肌。

  这个男人肯定经常锻炼,才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

  而且他个子真高,至少有185,自己170的身高在他面前竟显得有些小鸟依人。

  钱乐乐赶紧甩甩头,想将这些乱七八槽的想法赶出脑海。

  这时才发现她的手像是被烫疼了般,反射性地想将手从他胸前移开。

  却不想男人一手将钱乐乐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一手抚上了她的小蛮腰。

  他轻笑着在钱乐乐耳边说:"女人,这么敏感,嗯?"

  钱乐乐没想到他的声音竟要命的性感。

  钱乐乐难堪地一再往门上靠,此时的她真恨不得自己有穿透的本领,赶紧从这个房间穿出去。

  男人顺势贴近了钱乐乐的脸蛋,钱乐乐能明显感受到他身上那灼热的气息,急促的呼吸,还隐隐透着一丝酒气。

  钱乐乐长这么大,除了哥哥,还从没有和哪个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这让她真的很不习惯。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在哥哥房间?钱乐乐这样想,也问了出来。

  "哥哥?这是你们这一行为了迎合客户的称呼么?"

  "记住我叫冷皓晔,或者你可以叫我晔!"

  话刚说完,冷皓晔自己都吃了一惊!

  他很少和女人接触,更不会允许任何女人这么亲密的叫他。

  否则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背景无一例外都会被他整得很惨!

  不过这个小女人身上似乎有着什么魔力一般,该死地吸引着他…第三章 回国以后

  六年之后

  华夏国S市机场。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钱乐乐站在机场大厅中央等人,她现在已改名叫吕乐乐。

  她一头海藻般齐腰卷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戴着墨镜,上身穿纯白色翻领衬衫,下身着浅蓝色七分牛仔裤,脚穿一双白色水晶高跟鞋,露出一截小腿以及精致的脚踝。

  比起六年之前,现在的她更为成熟,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大方,还有妩媚。

  非常随意的打扮,却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目光。

  甚至有一些潜伏在机场的狗仔已经在仔细辨认,这到底是哪位大明星呢!

  "妈咪,我们走吧!"甜甜的童音。

  吕乐乐微笑着转身,那是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仿佛是从童话世界中走出来的小王子。

  柔软的短发,圆圆的脸蛋,白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卷翘又浓密的睫毛。

  小男孩身穿白色衬衫和浅蓝色牛仔裤,外加一双小皮鞋,背上还背了一个Derechte Scout 儿童背包。

  小男孩看上去被父母教得很好,举手投足间如同小小绅士般优雅高贵,过往的路人都羡慕不已,有的在暗自猜测这是哪家豪门的小公子。

  "球球,上厕所记得洗手了吗?"

  吕乐乐旁边的路人发现这个女人不仅长得美,就连声音都很甜。

  "妈咪,你不要老是问我这种幼稚的问题好吗?"

  球球翻了翻白眼无奈地说,那不雅的动作被这个小男孩做起来竟然只让人觉得非常萌,一些女路人的心都要化了。

  "好吧,当我没说。"

  吕乐乐耸耸肩,一手拉起行李箱,一手牵起球球往出口方向走去,并未发现身后一大堆路人目送着他们离开。

  倒是球球小手挥了挥,似是和众人告别。

  人群中也有一个男人朝着她们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眼。

  "总裁,你认识她们?"

  冷皓晔摇了摇头,他只是觉得那个男孩似乎在哪里见过:"走吧!"

  "是!"

  上了出租车,球球看了眼戴在左手上明显与他年纪不太相符的劳力士腕表,说:"妈咪,我们现在去香榭丽庭,大概半小时后就能到,你可以先睡一会,到了我叫你。"

  吕乐乐叹口气说:"球球,妈咪有没有说过你好贴心哦!真是妈咪的乖宝贝。"

  球球微微一笑:"有球球在,妈咪只要做安心做女王就好。"

  吕乐乐果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到了香榭丽庭,球球叫醒了吕乐乐,母子俩拉着行李,来到了钱家大门口,吕乐乐上前按了门铃。

  不一会,一位女佣来开门,吕乐乐并不认识。

  "你好,请问这里还是钱家吗?"

  "是的,请问小姐找谁?"

  "我是钱乐乐,我回来了。"她微笑着说,这个女佣大概是新来的,所以不认识她。

  其实她出国之前钱家也仅仅是从H市才搬回S市一年而已,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多了几个新女佣不奇怪。

  女佣却一脸茫然:"小姐,我不认识你,请问你找谁?"

  "我是钱家小姐呀,你不知道?"

  女佣却更奇怪了:"钱家没有小姐,只有一位少爷,还有表小姐。"

  这时管家也来了,也是个新面孔:"小翠你开个门怎么这么久,谁在门口?"

  小翠恭恭敬敬地回答:"管家,这位小姐说是钱家小姐。"

  管家却一脸不耐烦道:"你来钱家六年了,钱家根本没有小姐你还不知道?招摇撞骗的人,轰出去,轰出去!"

  吕乐乐一脸惨白,他们说的钱家没有小姐是什么意思?难道父亲是因为她和家里断了联系,不想认她了吗?

  不,她一定要求得父亲的原谅!

  "那能不能让我见见你们老爷?拜托了!"吕乐乐双手合十,祈求道,眼泪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管家看着这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哭得这么可怜,动了恻隐之心,叹息了一声:"你等着,我去请示老爷。"

  吕乐乐这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妈咪,为什么他们说钱家没有女儿?"球球一脸担忧,并从口袋掏出手绢递给吕乐乐。

  "因为妈咪做错了事。"

  管家进去之后正好遇到钱家的表小姐钱佳慧从楼上下来。

  钱佳慧一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李管家,你不知道舅舅舅妈还有我妈他们在楼上谈事情么,竟然放一个女人在门口哭哭啼啼的算怎么回事!"

  李管家哑口无言,碰上钱家刁蛮的表小姐,被骂也只能忍着。

  "她说是钱家的小姐,要找老爷。"

  钱佳慧心中咯噔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钱管家你也来了六年了,钱家有没有小姐还要我告诉你吗!你就去和她说,老爷说了,钱家没有小姐,让她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

  "是!"

  李管家重新打开门,吕乐乐一脸希冀地看着他,他只是面无表情地说:"老爷说了,钱家确实没有小姐,让你以后不要再来了,钱家不欢迎你!"说完,就将吕乐乐母子关在门外。

  不,不!吕乐乐再次扑上去敲门,可是这次不管她怎样敲门,怎样哭喊,再也没有人给她开门了。

  "妈咪,我们先走吧。"球球的的眼眶也湿了,他正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他不想让妈咪更难受。

  吕乐乐拖着行李一步一回头,缓缓离开。钱佳慧站在楼上看着吕乐乐远去的背影,虽然这个背影与九年之前有些不同,但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这时,一辆车与擦吕乐乐身而过。

  "少爷,怎么会有个女人在这里,还带着个孩子!你看,那女人长得真漂亮!"

  钱文宇只是淡淡扫了眼窗外,确实看到一个女人有些落寞的背影,手中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不认识,他又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少爷,这里只有钱家,她肯定是从钱家出来的!哦,我知道了,莫非是你在外面认识的女人,给你生了孩子找上门来了。"

  钱文宇一笑,拿着手中文件用力一拍叶星的脑袋:"你皮痒了是不是,敢和我开玩笑。"

  "少爷,我再也不敢了!"叶星揉着脑袋嬉皮笑脸道。第四章 六年之前

  吕乐乐带着球球离开钱家之后在附近的若雨酒店住了下来,尽管心中已经做好准备,但当知道父亲不愿意认她更不愿意见她时,她的心还是碎了。

  她从此就没有家了。

  孤身一人带着孩子在外漂泊了六年,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家。家里有疼她的继母,爱她的哥哥和不愿意理她而她却深爱着的父亲。

  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

  "妈咪,你别难过了,你还有我。"球球懂事地上前抱着吕乐乐。

  是啊,她还有球球这个上天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六年之前,她被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强|暴了之后,连续做了一个月的噩梦。

  一天,她正在上课,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还有点恶心。她心中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赶紧和老师请了假,急急忙忙去了医院。

  拿着挂号单排队等待检查的时候她心中万分后悔,真该死,居然忘记买避孕药吃了。

  希望不要中奖!

  她自己本身就是钱家的私生女,从小姑妈和表姐没少对她冷嘲热讽过。家里的佣人也都拿异样的眼光看她,所以她知道作为一个不被祝福的私生子,是一个很悲哀的存在。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有和她一样的命运。

  但是检查结果显示她真的怀孕的时候,她绝望了。

  耳边回响起当初姑妈咒骂她的恶毒声音:"你这个小婊|子将来肯定和你死鬼老妈一样不知道被多少人上!最后还不知道怀着谁的野种,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想到那个景象我就想笑!你老妈肯定是死也不会瞑目吧!"

  她痛苦地摇头,这个孩子不能要,她不能给孩子幸福,一定要拿掉!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想到了很多事情。

  从小父亲就不喜欢她,对她不闻不问,也许是因为她代表他的耻辱吧!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未婚先孕,他肯定都不愿意承认她这个女儿了吧!

  继母和哥哥对她都很好,处处护着她,但是她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姑妈曾说过她早晚会成为钱家的耻辱,现在居然成真了!

  虽然这根本就不是她的错,而她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给钱家带来耻辱,但是现在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天意吗?

  医生给她打了麻醉剂,迷迷糊糊中她似乎看到了亲生母亲吕雪琴向她走来。

  母亲好年轻好漂亮,就和她珍藏的那张照片中的漂亮女人一模一样。她摸了摸吕乐乐憔悴的小脸,轻声说:"宝贝,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走下去!"

  "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按照你想的去做,坚持你所坚持的,你一定会获得幸福!"母亲说完身子渐渐透明消失不见了。

  "妈妈,妈妈你别走,你不要丢下我!"吕乐乐哭着喊着,那模样很是凄惨。

  一旁的医生却没有开口安慰,在她看来这种不懂爱惜自己身体的年轻女孩根本不值得同情。

  突然下|身一凉,原来是医生把她的裤子给脱了,她抬头看到医生手上泛着寒光的器械,那是可以扼杀一条生命的凶器!

  不,不要!

  吕乐乐顿时慌了。

  妈妈当初给了她一个生的机会,坚持生下了她。

  那么她也要给肚子中的宝宝一个生的机会,和妈妈爱自己一样爱他!

  想通之后的吕乐乐从手术台上一跃而下,迅速穿好裤子,和医生说了句不做了,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不敢回家,怕听到姑妈嘲笑她的声音,怕看到继母和哥哥失望的样子,更怕父亲不认她要和她断绝关系。她也不敢再留在学校,否则家里人迟早都会知道。

  虽然她自己就代表了钱家的耻辱,但是她并不想让她的孩子也成为钱家的耻辱和姑妈的笑柄!

  那么她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就是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于是钱乐乐只身去了美国,并给自己改名为吕乐乐,在那里生下了球球。

  吕乐乐和球球这几天都窝在酒店,她心情不好,球球懂事地不去打扰,只拿着自己的pad在那里捣鼓,吃饭什么的都是球球负责叫酒店服务员送上来。

  玩了一会,球球放下pad蹭蹭蹭跑过来抱着吕乐乐的脖子撒娇道:"妈咪,今天天气很不错哦,我们去若雨游乐场玩吧。"

  吕乐乐回过神来,看着球球眨巴着大眼睛祈求地看着她,心中一软:"好!"

  于是吕乐乐自入住这家酒店以来第一次下楼,她牵着球球的小手,精致的瓜子脸上只化了点淡妆以掩盖那憔悴的脸色,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手里拎着一个chanel小香包,球球还是背着他的小背包。

  吕乐乐心中知道,这些天来球球一直在为她担心,她不仅是个失败的女儿,更是个失败的母亲!她不能再让球球担心了,必须要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

  母子俩出了酒店,天气晴朗,艳阳高照,有一丝丝燥热。球球放开吕乐乐的手:"妈咪,天太热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打车,等会过来接你。"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吕乐微微一笑,抬脚跟了上去,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儿子,也够了。

  不经意间她似乎看到了一个背影很像哥哥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走到一辆车面前,拉开车门就要坐进去。

  吕乐乐急忙追了上去。突然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和刹车声传来,随即是司机骂骂咧咧的粗鲁声音:"不要命了是不是!没长眼睛啊!把车弄坏了你赔得起么?"

  坐在车里的冷皓晔皱眉斜眼看着陆翊,陆翊无奈地小声解释:"总裁,老李今天请假了,就介绍了他朋友老王来代替"

  吕乐乐没有回应,只是愣愣地看着哥哥离去的方向。

  又是一阵喇叭声,吕乐乐这才反应过来捂住耳朵。

  "好狗不挡道!你存心碰瓷的是不是?长得倒是漂漂亮亮的,原来也是个不正经的人,搞不好是"

  陆翊怕老王再说出什么没素质的话立即打断他:"老王你下班吧,我来开车。"

  "啊?"老王这才反应过来现在车里坐着的是一大公司总裁,刚刚说的那些话那么难听岂不是全被他听到了,那么他想到他们公司上班还有希望吗?

  陆翊也不给老王后悔的机会,从钱包中掏出一叠红票子递给他,直接开门把他推了下去,然后又亲自下车,走向吕乐乐。

  "对不起,小姐,我很抱歉刚刚吓到你了!"

  此时吕乐乐已经恢复了平静,优雅一笑:"不,是我该说抱歉才是,再见!"然后就转身往球球的方向走去。

  陆翊这才松了口气,不是个碰瓷的,应该也不是冲着他们总裁来的。

  坐在车里一直冷眼旁观的冷皓晔摇下车窗看着吕乐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第五章 欠债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左右,吕乐乐吃完午餐牵着球球的小手把他送上楼。

  她约了中介看房子,下午三点还有一场面试,带着球球不方便所以只能委屈他一个人在酒店待着。

  她想通了,要重回钱家!

  但是在回钱家之前她一定要和球球好好地生活!

  她化了淡妆,换了身套装,踩上高跟鞋,又亲了亲球球就出门了。

  吕乐乐来到大厅,正要往外走,突然生生顿住了脚步。

  前面那个边打电话边往外走的男人侧脸,那不是哥哥又是谁!

  她急急忙忙追过去,大喊了一声"哥哥!"

  吕乐乐声音甜,大厅里多数男人都往她的方向看去,包括钱文宇。

  他只回头看了一眼就又转过身去,继续一脸温柔地讲着电话:"没什么,一个女孩在找她哥哥。",脚步却没有停下。

  哥哥明明看到她了,为什么不认她?

  眼看着钱文宇已经到了酒店旋转门处,吕乐乐心急地加快脚步,却不想脚下踩到了什么,立刻控制不住平衡,向前摔去。

  她心中暗呼惨了,这下PP要开花了,却不知道更惨的还在后头。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是木质箱子落地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瓷器碰撞碎裂的声音,吕乐乐跌坐在地上,一时有些傻眼。

  她听到箱子很快被打开,然后有人诚惶诚恐地喊了声:"总裁!"

  吕乐乐赶紧抬头,只见一长得比她见过的任何男明星都要帅的男人弯腰捡了个什么东西捏在手中,又一步步向她走来。

  冷皓晔在吕乐乐刚刚摔倒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她,短时间内在他面前出现两次,若说是巧合他根本不信。

  不过,冷皓晔瞄了眼箱子眸子更深了,既然敢来招惹他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冷皓晔停在吕乐乐面前冷冷地看着她:"你,很好!"

  吕乐乐小嘴微张呆呆地看着冷皓晔,怎么可以有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而且又不失阳刚,声音还这么有磁性,真是极品!

  冷皓晔身上瞬间爆发出强烈的寒气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口中清晰地吐出两个字:"花痴!"

  吕乐乐一下子涨红了脸,这个男人自己长得这么妖孽还不让人看,真是个小气鬼!自大狂!而且一点也不绅士,都不知道拉她一把。

  吕乐乐气呼呼地站起身,PP摔疼了还不能揉。

  她瞪了冷皓晔一眼转身就走,却被两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

  这种大酒店哪来的黑社会的人!

  眼光扫到地上的箱子,吕乐乐才猛然醒悟好像是刚刚抬箱子的两个人。

  不过这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宝贝,居然要两个大块头来抬。

  想到这,吕乐心中咯噔一下,她差点忘记了,刚刚摔倒时似乎撞到了箱子,那箱子里的东西不会是被她给弄坏了吧?

  如果里面真的是什么宝贝,她赔得起吗?吕乐乐越想脸色越难看。

  做错事就要勇于承担,这是吕乐常常教育球球的话。

  于是她立即转身向冷皓晔鞠了个躬,扯出自认为最标准的微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坏您的东西,请问值多少钱?我赔给您!"

  冷皓晔冷眼看着吕乐乐,又捏紧手中的小东西,真的不是故意的?

  难说!不过她既然有勇气承担,那他倒是想知道她承不承担地起呢?

  "两亿!"冷皓晔沉默了一会,缓缓吐出两个字,那两个彪形大汉的身子很明显地抖了抖。

  "什么?"吕乐尖声说,用手使劲掏掏耳朵,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两亿!"冷皓晔重复一遍。

  "神经病!"吕乐乐不再理他,转身想离开。

  这个人是想钱想疯了吧!

  随随便便一个破瓷器就说要两亿,坑人也不能这么坑吧!真把她当傻子啊!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向他们走来,他也对着冷皓晔毕恭毕敬地说:"总裁,老爷他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是昨天那个男人!

  冷皓晔点点头,当着吕乐的面说:"陆翊,带这个女人和箱子去VIP休息室,她欠我一大笔钱,别让她跑了!"

  吕乐乐暗自翻白眼,谁说要跑了,她像是那种没有担当的人吗?是你太坑啦!

  陆翊知道箱子里装的是总裁花了不少力气和大价钱买来的元代青花瓷,是特意送给他们老爷的生辰礼物,因为老爷最爱收藏古董了。

  可是现在,陆翊已经看到箱子里的瓷器碎了。

  陆翊走到吕乐乐面前点了点头:"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请跟我来。"心中却在叹息,小姐你自求多福吧!

  "你等等。"吕乐乐跑上前去伸手拉住冷皓晔的衣袖。

  冷皓晔停下脚步,微微皱眉看向那双小手,十指纤纤,修长莹白,倒是不错。

  不过真的没有几个人敢这么放肆地拉着他的衣袖,因为他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废了双手!

  吕乐乐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赶紧缩回手尴尬地理了理长发。

  "那个,真对不起,我一定会照价赔偿,只是现在有些急事,等我处理完再回来找你可以吗?"

  "什么事?"冷皓晔嘴角噙着冷笑。

  陆翊差点惊掉了下巴,他们总裁什么时候会这么主动问别人的,呃,私事了。

  而且还是个美女,莫非总裁对她感兴趣了?劲爆,劲爆!陆翊心中的邪恶因子开始不安分地YY着。

  "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能比你留下来解决欠下的高额债务还重要!或许你喜欢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这个男人真残忍!冷漠!

  吕乐乐气得满脸通红,仰头问道:"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我走?"

  该死的男人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害她还要仰视他。

  本来以她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基本上可以睥睨众生了,但这该死的男人居然例外!

  "抵押!证件。"言简意赅。

  抵押?

  吕乐气愤地拉开包包,在里面翻出护照狠狠地摔倒冷皓晔手中,幸好待会面试要用到她就随身带了。

  冷皓晔打开护照瞧了瞧,吕乐乐,美国籍,又顺手将护照放进了西服里面的口袋里,转身走了。

  紧接着陆翊朝吕乐乐点头致意也走了,另外两个彪形大汉抬着箱子跟在后面。

  看着他们离去之后,吕乐乐沮丧地转身,遇到这种事,好心情一下子都没了。第六章 卖身契【上】

  看房时,房产经纪人在一旁喋喋不休,吕乐乐却频频走神。

  经纪人看她状态不佳,小心地询问:"吕小姐,你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要不我们再看看下一套?"

  吕乐乐摇头,这一片都是高级公寓,住的全是富人,小区保安24小时不间断巡逻,安全也有保障。

  最重要的是家电齐全,标准的拎包就能入住。

  但是房子也贵呀,400万!

  之前看中这套房子时,她就是想买下来作为她和球球的小窝,贵一点也无所谓,她只想给球球最好的。

  可是现在,她很有可能真的欠下巨债了,毕竟看他们刚才的神色就知道那瓷器肯定不是小数目。

  她想拥有这套房子似乎已经不可能了,连租都有可能是奢望。

  但她还想争取:"这房子租金怎么算?"

  "啊?"经纪人傻了,不是买房吗?怎么又变成租了呢……

  最后吕乐乐和经纪人好说歹说,才以每个月5000元租下了这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并且马上就可以搬进来。

  把房子的事情处理妥当,吕乐乐匆匆赶到面试地点,幸好没迟到!

  面试官是一秃顶老男人,自称是公司王总监,他一看到吕乐乐就两眼放光,恨不得立马扑上来。

  他殷勤地为吕乐乐拉开椅子,顺便摸了摸她的小手,然后才屁颠屁颠地坐到吕乐乐对面。

  吕乐乐很不自在地蹭了蹭手背。

  王总监拿起桌上的简历看了又看,脸快笑成了朵老菊花:"吕小姐刚从美国回来啊?"

  在王总监刚刚碰到她的时候,吕乐乐就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但是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份工作,于是尽量不去看那张猥琐的脸,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王总监也不在意,看看手中的简历,再抬头看看吕乐乐,清纯中透着一丝妩媚,不错!

  他满意地点点头:"从事珠宝设计才5年,得了不少大奖啊!"

  "这个璀璨杯有人把它比喻为:珠宝精工艺设计界的奥斯卡,你居然能拿到这个奖项,不简单哪!"

  吕乐乐依旧面无表情:"王总监过奖了!"

  "那么吕小姐什么时候可以入职呢?"

  "后天。"吕乐思考了一下回答。

  今晚搬家,明天去给球球找学校,后天她上班,球球上学,完美!

  "好,那请吕小姐留下你国内的联系电话,后天直接过来办理入职手续。"

  这意思就是她被聘用了?

  吕乐乐忙完面试的事情,赶回酒店,刚刚进入旋转门。

  候在门口的陆翊看到终于松了口气,赶忙迎了上来:"吕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吕乐心中满是委屈:我也不想回来,可我的证件在你们那里啊。

  陆翊领着吕乐乐来到VIP休息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该解决的总归要解决,逃避是没用的,吕乐乐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休息室很大,也很豪华,冷皓晔面无表情地端坐在真皮沙发里。

  他面前站着一位中年妇女,看打扮应该是酒店保洁阿姨。

  吕乐乐有着良好的家教,马上上前礼貌地问:"先生,请告诉我,我到底该赔你多少钱?"

  冷皓晔正把玩着一粒小小的珍珠,模样认真,吕乐乐一眼看去,就知道这绝非凡品。

  冷皓晔墨眸微闪:"你有健忘症不成?两亿,不过你们俩可以一人一半!"

  其实他心中清楚,不管是保洁阿姨,还是吕乐乐,一辈子可能都拿不出这笔钱!

  但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人,天下无双的古董花瓶就这么碎了,就算是修好,价值也不大了!

  "我是认真的!"

  "两亿,一分都不能少!"冷皓晔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旁边的保洁阿姨听了,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一副随时要倒地的样子。

  吕乐乐急忙扶她坐下,柔声问:"你没事吧?"

  阿姨摇摇头,眼泪却不停地往下落。

  吕乐乐见状快速走到冷皓晔面前,双手撑在旁边的书桌上身体前倾,愤怒地瞪着他:"你怎么不干脆去抢银行,那样要比讹诈我们来得更快!"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冷皓晔眉头轻轻一蹙,一股淡雅的香味袭来,不似人工香水的味道,倒像是这个女人身上的自然体香。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修身的白衬衫,能轻易地勾勒出她的姣好身材,丰盈的前胸已经把衬衣扣子撑的微开。

  他眸色一沉,顿觉有些口干舌燥,某个地方竟然也开始蠢蠢欲动。

  冷皓晔怔住了,他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这个女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连媚眼都没有向他抛一个。

  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居然就能让他轻易着火,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吕乐乐发觉他的眼神有些奇怪,顺着他的目光狐疑地往自己胸前看去。

  很好啊,扣子没有扣错啊,也没有脏东西啊,所以——他到底在看什么?

  冷皓晔依旧清清冷冷的坐在那里,神色如初,仿佛刚才的那一眼,都是吕乐乐自己的错觉。

  他伸手拿出什么丢在吕乐乐的面前,吕乐乐打开一看,脸色一变。

  鉴定证书!上面写着这是元代瓷器,价值居然是两亿三千万!

  真倒霉!摔个跤没把自己摔伤,却欠下这么多债!她宁可摔伤了,摔残了。

  呸呸呸,什么摔残!

  吕乐乐暗骂自己,她还要照顾球球呢,哪里能摔残了!

  "你们可以带着证书和瓷器碎片去找专家鉴定,如果觉得麻烦,我可以往法院递传票,他们自会安排!"

  话刚说完阿姨"咚"的一声滚到了地上,吕乐乐急忙跑了过去,冷皓晔却是微微皱眉并没有起身。

  "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每天……都很认真地打扫,从来都……没有出过这种事情,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阿姨被吓得不轻,说的话也断断续续。

  吕乐乐见她这样,很是不忍,抬头气愤地说:"你不要逼她了!东西是我弄坏的,和她有什么关系?她的部分由我来赔!"

  冷皓晔嗤笑了声:"你拿什么来赔?"

  吕乐乐见保洁阿姨呼吸困难,神色也越来越痛苦,火大地对冷皓晔吼道。"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赶紧打120救人啊!"

  冷皓晔一愣,还是拿起了电话。

  120的人来得很及时,他们对阿姨进行了急救,然后就把人抬走了。

  吕乐乐也想跟过去,却被冷浩晔拦住了,仍然是冰冷的声音:"她的家人自会过去,你还是留下来解决债务比较好!"

  第七章 卖身契【下】

  "你!"吕乐乐叹了口气,看来得换个方式。

  她的眼睛立即像是蒙上了层白雾般,泪水随时可以流出来,那模样甚是楚楚可怜。

  "请你多给我点时间,我还有儿子要抚养,没办法一下子给你很多钱。但我可以分期付款!"

  她已经结婚了?冷皓晔眸子沉了沉。

  "那先和你老公商量!"

  "我没有老公。"

  "是吗?难不成你儿子是捡来的?"

  听不出是冷嘲热讽还是单纯的询问。

  但吕乐乐一下子就暴跳起来,儿子就是她的逆鳞,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瞧不起他!

  "胡说八道!球球是我的亲生儿子,不许你这样说他!"

  亲生儿子!冷皓晔很不喜欢这些字眼,脸色变得更难看。

  "既然是你的亲生儿子,那也是有父亲的。打电话给你前夫或者男朋友,让他们筹钱来赎人吧!"冷皓晔说着递上自己的手机。

  这个疯子!

  就连她都不知道球球的父亲是谁,给谁打电话?

  想到那个男人,吕乐乐就一肚子火,随便欺负一个陌生女孩的男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很难么?"

  冷皓晔见她久久不出声,固执地将手机递到她面前。

  吕乐乐不耐烦地挥开,却不想手机飞了出去,那一瞬间她听到了屏碎的声音。

  吕乐乐欲哭无泪!

  这个总裁用的手机换个屏要不少钱呢吧!

  冷皓晔挑了挑眉,这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脾气却不小,张牙舞爪的,像个小野猫,有意思!

  吕乐乐,输人不能输阵!

  反正已经欠了他那么多钱,再多点也无所谓,大不了把命赔给他!

  她挺直腰杆,抬头怒视冷皓晔:"球球只是我儿子,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我现在只能首付500万,剩下的慢慢还。否则大不了鱼死网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看着吕乐乐那视死如归的模样,冷皓晔难得笑出了声。

  如果是陆翊在这里肯定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总裁平时除了冷笑、邪笑、嘲笑,很少会这般发自真心的笑。

  吕乐乐也呆住了,这个恶魔笑起来居然像个天使一般,竟然让她觉得有些心动。

  吕乐乐赶紧摇摇头,如果不是因为冷皓晔就在她面前,她还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是被猪油糊了眼,这种男人怎么可能像天使,他是标标准准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

  "不过这主意不错!钱先拿来,再签一份契约!"

  吕乐乐诡异地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但她没得选。

  她掏出银行卡,肉疼地递过去:"这里面有500万,密码是110818."

  冷皓晔伸手去接,或许该说是抢— —了一会才成功拿到手中。

  吕乐乐哭丧着脸,依依不舍地和银行卡告别,这是她的全部家当呀!

  "签!"

  冷皓晔随手将银行卡丢在桌上,又指指契约。

  吕乐乐拿起一看,脸都绿了!

  只见上面写着大大的"卖身契"!

  卖身契!也太侮辱人了吧!我才不要卖身!

  吕乐乐手抖着往下看,契约意思是除非她有能力还清两亿(这里是手写的),否则就得一辈子属于这个男人!

  还清两亿?开玩笑,天晓得她这辈子能不能还清!

  这个恶魔!吕乐乐在心里把他的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看着债主霸气的签名"冷皓晔",吕乐乐恨恨地想:人如其名,果然是个冷血动物!

  吕乐乐没有办法只能签下自己的名字。

  冷皓晔瞄了一眼,字迹娟秀,如同她本人一样,婉约可人。

  "你买我要做什么?"

  冷皓晔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觉得自己值两亿?"

  "你!"

  吕乐涨红了脸。

  这个恶魔的意思是她不值两亿么,虽然她也觉得自己不值两亿。

  不,呸呸呸,她是无价之宝!

  不是用钱能衡量的,这个肤浅的男人!

  "你什么时候拿出两亿,什么时候可以走。拿不出,你的命就是我的!"

  "我是你的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吕乐乐不配合地想:想做我主人,做梦!

  "我还缺个女佣,你就先从女佣做起吧。皇家水岸1号3001,密码880818."

  冷皓晔边说边向吕乐乐靠近,语气里透着暧昧。

  吕乐乐闻到了他身上干净、清爽、阳刚的味道,让人有一点陶醉。

  吕乐乐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这些年来她抗拒任何男人的靠近,因为她从骨子里觉得毛骨悚然和恶心。

  但这个男人靠近她,她并不觉得特别反感,反而有点期待。

  期待什么?

  她也不知道。

  冷皓晔也是同样的心思,他从不允许任何女人靠近他三步之内,就连他的未婚妻,也别想和他有什么亲密举动。

  但是这个小女人却能吸引他!

  他知道她是一位单身母亲,可她就是吸引着他!

  所以让她签下那份契约是明智的。

  2亿对他来说不过是小意思,一单生意就能轻松赚回。

  古董瓷器坏了也不要紧,重新买一个给父亲补生辰礼物就行。

  但这个女人,他得留在身边慢慢观察,找到她吸引自己的地方,然后掐断!

  冷皓晔一步步慢慢地逼近,吕乐乐慌乱的一步步后退。

  终于,她的背抵在了门上,冷皓晔上身紧紧地贴着她,后面再无退路。

  他到底想干嘛?

  吕乐乐很尴尬,她不想和他大眼干瞪小眼,微微偏过头去。

  冷皓晔呼出的热气撒在吕乐乐的脖子上,酥痒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栗,脸也跟着滚烫起来,就连耳尖都红透了。

  她的心砰砰直跳,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冷皓晔没想到她这么敏感,像是个处子一般。

  而且她脸红羞涩的模样格外动人,那小巧紧抿的红唇也引诱着他去品尝。

  喉结滚动了下,还没有想清楚,手已经先一步抚上她的脸庞,唇也紧接着贴了上去。

  吕乐乐懵了,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在两唇相距仅1毫米的时候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冷皓晔顿时清醒过来。

  他低咒了一声,赶紧抽手后退一步。

  吕乐乐也松了口气。

  她其实也在害怕,虽然她签了"卖身契",但是她决不会"卖身"!

  两人冷静下来,暧昧的气氛一扫而空。

  "进来!"冷皓晔回到沙发坐好,声音如往常般清冷。

  吕乐乐也重新站好,脸上的红晕早已散去。

  进来的是陆翊,他将手中的商务电话递给冷皓晔,恭敬道:"总裁,是王总,他想和你谈谈合作的事。"

  冷皓晔接过来,又示意陆翊将吕乐乐送出去。

  吕乐乐在心底欢呼,终于可以逃脱魔爪了。

  陆翊也松了口气,原本他可以不去打扰总裁,但是一想到他的那些手段要是用在这位小姐身上,他就忍不住有些担忧。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妻色如娇》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2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