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穿越无罪:醉卧美人膝》绯雪乔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穿越无罪:醉卧美人膝》绯雪乔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 :好热啊

  看着文件接受完成,小涵兴奋地差点尖叫,鼠标啪啪两下打开文件夹。

  这是最近炒得很火的3D大片,听闻有人组团去香港看,她就很好奇,如今终于找到了,哈哈,好期待。

  打开文档,模糊的画面,让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虽然知道是枪版的,但是这也太模糊了吧,看神马呀。

  好吧,既然炒得那么火,那就耐着性子看吧。

  看了开头,小涵对这部片子已经下了定义,估计也就是搞笑类的吧。

  当她看到,新婚夜,女人对着男人发嗲的时候,已经笑翻了,这样的片子,还是算了,留给别人去YY吧,太没意思了。

  正准备关掉播放器,却听到女人似惑更似怨的声音。

  "好在完全不痛,不过……都不过。瘾的。"

  小涵听到这句笑得更大声,真无聊,就这玩意,竟然也能炒出几百万的票房,手放到鼠标上,正要点下去,电脑却发出了一道强光。

  小涵本能的以手掩眼,这光太刺眼了。

  脑中同时冒出了病毒两个字。

  不会这么倒霉吧,好友都看过了,肯定没事的,而且刚才也杀毒了,怎么会。

  "唔……"

  小涵呜咽着,千万不要啊,还要赶稿,说好了明天出大结局的,就是为了熬通宵,才想着看这炒作的大片来提神的,要是中毒了,那她就死定了。

  那晃。眼的强光,让小涵脑中一阵空白,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好热,像是被人放在火上烤,好难受,身。体里像是有无数只虫子在爬,还好渴,就像感冒了似的,难受……

  "啊……"

  嗓子里像是着了火,小涵难奈的发出声音。

  "公子,里面请,这里面就是我们怡红院的花魁如花姑娘,保管公子满意,只是我们如花姑娘些害羞,不喜欢被人看,所以公子,你千万不要点灯……"

  "够了。"

  男人冷厉的吼声让人不寒而栗,然后是关门的声音,老。鸨笑眯眯的拿着沉甸甸的银子将门由外面关上了。

  屋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一点不过,原本外面是灯火通明,但是窗帘一拉,这里就与外界隔绝了。

  男人在床前站了会,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是第一次上青。楼,却不是第一次见女人,床。上的女人很不对劲,那声音似乎像是某种暗示。

  女人的喘。息愈来愈重,他将手往被子里一摸,触手的光滑与滚。烫让他身。体一下子沸腾,腿间真实而直接的反应让他将这明显的不对劲抛开。

  女人都是一样的,既然花了钱,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黑暗中,男人将衣服扯。开,凭着感觉扔在床头的椅上。

  "唔……"

  当男人跨上。床,女人难奈的声音变成了猫咪似的呢喃,男人没理会,直接压上。

  "好痛……"

  男人一个有力的动作,换来的是女人凄厉的叫声。

  男人僵住了,有些意外,还有些不明,床下的女人扭着身子,似是挣扎着要爬起。

  他本想让她适应,但是她的扭。动让他控制不了自己,身。体不停的晃动,床甚至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女人叫声由刚才的凄厉变得柔媚。

  他感觉到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攀上了他的肩。

  "着火了……"

  女人突然尖叫着,然后就再没听到她的声音。

  屋子里只有男人的喘。息,大约半盏茶后,屋里恢复了宁静,但却充斥着欢爱后浓烈的气息。

  男人的手在女人脸上轻抚,之后毫无眷恋的起身,离去。

  好痛,好累,身。体像是被车辗过一样,这个强烈而疼痛的感觉,将小涵自深渊中拉出。

  记忆有点衔接不起来,她记得自己在电脑前看H大片,然后……

  对了,有道强光,然后她就不记得了。

  揉了眼,再睁开,发现竟然是在床。上,转向左侧,发现这床很古朴,雕花的床绣着大红花的蚊帐,还有这被子……

  掀开被子,小涵脑袋轰的一声,被劈成了两半。第2章 :成大片主角了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没穿衣服?她明明是坐在电脑前看《肉》的,为什么?难道穿越了?

  写多了穿越小说,小涵对这种情形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这一切都说明她也终于像自己笔下的人物一样穿了。

  酸痛的身体,尤其是双腿间的疼痛,让小涵想哭,她记得刚才她正在笑《肉》里面那对新婚的男女,然后……

  神啊,她不会悲剧的穿成了《肉》里的女主吧。

  555……怎么会这样,怎么这么倒霉?

  难道这就是看H片的惩罚?

  想哭,想叫,可是某个火辣的记忆串上脑海。

  她记得身体着火了,她记得好像还很痛……

  555……虽然很模糊,可是她真的有印象,好像,她好像真的被男人XXOO了。

  可是悲催的是,她除了知道是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好像很黑,好像看不到男人的长相。好像……

  什么都是好像,那个记忆太模糊了,闭上眼,她努力的回想。

  如果是穿越,为什么会这么倒霉,怎么可以让她失身呢?

  就算让她失身,最起码也要让她看看那男人帅不帅吧?

  万一对方是个糟老头呢?

  随即小涵否定了这个恐怖的想法,她的手好像有摸过,皮肤好像很光滑,老头的身上应该打褶了才是,而且她好像亲过,似乎没有……

  555,脑袋要炸开了,为什么这么泪奔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老天爷呀,请告诉我这是穿到哪了?

  千万不要让我穿成《肉》片里的女主或女配,她死也不要这么悲摧。

  呜呜呜……千万不要啊,就算她不应该笑,也不应该这样惩罚她的。

  就算穿到什么地方都好,那怕是穿到悲情的后宫,也不要穿到《肉》里面,她不要成为情色的主角。

  掀开被子,小涵决定去找点线索,最起码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吧。

  可是当她挪动双腿,看着床上那点点梅花,脑袋再次当机。

  不会真这么惨吧,失身了也就算了,为毛还是第一次?

  神啊,你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第一次啊,美好的第一次,曾经遐想的第一次,一个穿越就没了?

  可是男人是谁?那个强她,昨晚那个占了她便宜的男人是谁?这会不是应该站出来要负责任吗?为毛没半个人影?

  昨晚的事到底是个神马情况?她想啊想。

  自己现在是完整的人穿还是魂穿?她想啊想。

  想起来,可是腿在打哆嗦,昨晚那个男人好狠,依自己此时的惨状看,应该是个年青力壮的男人吧?

  可是这是什么地方?自己家?还是……

  "吱"

  推门声让小涵愣了下,她重新躺回床上。

  不知道进来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私心里,小涵期望进来的不要是男人,那样她会更想死的。

  呜呜,什么东西在背下,很不舒服。

  小涵伸手将下面的东西摸出,但是因为脚步声近了,她并没有看,只是攥在手里。

  "如花姑娘,你怎么能让我家小姐在这过夜,要是夫人知道,小姐免不了又要挨打。"

  与脚步声一同传入小涵耳内的还有小姑娘的焦急声。

  "小雨,你家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她喜欢我们怡红院,我也没办法,昨晚非拉着我喝酒,我喝得有些多了,就忘记劝她回家了。"

  "小姐,小姐,太阳都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天啊,小姐,你怎么没穿衣服?"

  小涵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那个焦急又担忧的声音走至床前,刷的一下就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

  "柳如花,是你对不对?你算计了我家小姐?"

  还没待小涵出声,那个急躁的小姑娘,转身就揪着跟在后面进来的,那一身大红衣服的古装美人吼道。

  "小雨,你在说什么,啊!雪儿,你这是?"

  听女人那没点感情的惊愕声,就连小涵都听得出这女人很假。

  "柳如花?你是不是让我家小姐接客了?"

  接客?这是小涵脑中接收到的新消息,难不成失身了不算,她还穿成了妓女?

  "小雨,你也知道你家小姐喜欢来怡红院,而且我一早就提醒过,这种地方,像你们官家小姐,怎么能来呢,早晚会出事的,当时夜小姐自己也说了,就算出事也不会怪罪我的,你今天怎么反倒怪起我来。"第3章 :酒里下药了

  小涵静静的听着,没时间哀悼自己失身,先搞清自己的身份,环境再说。

  听起来好像是官家小姐,只是这夜是姓还是名呢?

  不管是哪一样,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叫小雨的姑娘是这具身体的丫环,而且看起来是忠心护玉型的,应该应得过。

  穿越守则第一条,当然是先找到有利于自己的人,然后以闪电的速度去了解身份,分析形势。

  "柳如花,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你的房间,为何我家小姐会睡在这?你敢说不是你算计我家小姐?"

  小涵看着这个叫小雨的丫头,从侧面看,轮廓很漂亮,可是这脾气,真够火爆的,比现代的女孩子就还要泼辣,不过有这样的一个丫环应该很幸福。

  "昨晚我也喝多了,最多,我去问问嬷嬷,昨晚是哪位恩客。"

  那个叫柳如花的女人,终于像是认了,但是事情发生了,她认不认也改变不了事实。

  "小雨,放开柳姑娘,帮我将衣服拿来。"

  这是小涵了解情况后说的第一句话。

  "小姐,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

  小雨听得小涵的声音这才松开柳如花,转过身问道。

  "应该没什么吧,我昨晚喝得有些多,你们能出去吗?我要更衣。"

  小涵朝柳如花与她身边的婢女冷冷道。

  "小姐,当真什么都没发生?"

  叫小雨的小丫头好像有些不相信。

  "小雨,难道你很希望我发生点什么吗?"

  小涵蹙着眉不悦道。

  小雨忙摇首,柳如花嘴角噙着笑离开了。

  当小涵下床的时候,小雨指着床单上的点点梅花惊愕道。

  "小姐,这……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说没发生什么?"

  "都已经发生了,难道我哭着,闹着,找柳如花拼命就能改变吗?"

  小涵轻叹。

  不管发生了什么,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即使是被强暴,那事也不是发生在她身上。

  只是有点头痛的事,她现在不知道这身体以后是不是归她使用了,还有这块玉佩,是恩客留下的吗?

  "这会,估计柳如花笑得都要内伤,我早劝过你,这女人不能信,你偏不听,这下好了,被人卖了,还得和着泪往肚里吞。"

  小雨一边为小涵更衣一边抱怨道。

  "你为何认定是她害的呢?"

  小涵忍不住好奇道。

  "她呀,羡慕,嫉妒,恨。"

  只是简单的五个字,但是小涵懂了,青楼女子与官家小姐,羡慕,嫉妒,恨,很简单的理由,却足以毁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小姐,你手上拿是什么?"

  小雨见小涵手里一直攥着什么,便问。

  "这个?你认识吗?"

  小雨松开手,那湿润的玉佩就在她掌心。

  "这是……小姐,昨晚的男人你记得不?"

  "喝醉了,酒后乱性,你还指望我能记多少,不过,这东西,极有可能是他留下的,也不知是有意留下,还是失落的。"

  小涵手抚着玉佩上的图案,中国古代的图腾太多了,她不认的这上面的动物。

  "看起来很值钱哦,小姐,如果这是哪位恩客有意留下的,是不是表示你们还会见到?"

  小雨手抚着玉佩,笑吟吟的问。

  "就算见到我也不认的,再说了,见了又如何,难不成就因为酒后乱性得嫁他?"

  小涵这会还没有找到感觉。

  若不是这身体的酸痛,异常,她会什么都不知道的。

  "小姐,你当真不记得他的长相了?年龄呢?应该不会是老头子吧?"

  小雨一边帮绯雪梳妆,一边好奇的问。

  "也许……真的有可能。"

  小涵愣了下,脑中出现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小姐,你当真什么都不记的?"

  小雨的泪哗啦啦,天底下那有这么糊涂的人。

  "不记的,今天清晨之前的事,我都不记的了,我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的了……像是被人下了药。"

  小涵郁闷道,但是又怕丫环起疑,又加了句。

  "啊!小姐,你不记得自己叫姓甚名谁了?那我呢?你记得我吗?"

  小雨放下梳子,惊问。

  "不记的,我是从你们对话里听出来的。"

  小涵大方的承认,反正借这机会,说被人下药了很合理。

  "柳如花,那个死女人,小姐,我们要报官吗?"

  丫环双手插脚,怒道。第4章 :血不能白流

  "不报了,我什么都不记得报什么啊,就当是自己酒后乱性吧,就当是个教训。"

  小涵打着哈欠道。

  好累啊,这身体,昨晚看来是被人很用力的用过,现在,她全身酸痛,就像被人拆了重组一样。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穿到这了,成了别人,那现代的自己呢?难不成挂了吗?

  "小姐,那可是你的贞操也,失身了,你以后要如何嫁人?"

  "嫁谁呀?小雨,我有没有未婚夫?"

  听丫环怪叫,小涵不得不问。

  "有的,只不过小姐向来不喜欢他,他很花心,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大少。"

  "那正好,他都不是处男,凭什么要求我是处女,而且正好还可以赖婚。"

  小涵笑着道,如果是这样,那她就不用担心了。

  "小姐,你……你确定是被下药了?"

  丫环看着小涵那笑容,有点毛内悚然道。

  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呢?虽然小姐很随性,但是对于贞操这东西,看得可是很重的,这次失身了,怎么反而还笑?

  "不记的了,这就要问柳如花了,小雨,我叫什么名字?我爹娘叫什么?"

  "小姐,你当真不记的?"

  丫环好像很不相信,盯着小涵的眼睛问。

  "小雨你从我眼睛里看到了什么?欺骗还是谎言?"

  小涵笑着问。

  "眼屎,小姐你的大好形象都毁了。"

  丫环淡定道。

  "呵呵,你一点都不像丫环。"

  小涵笑着道。

  "唉,你也不像小姐,你记好了,我说,你看能不能想起一点,你姓夜,闺名绯雪,是夜家的大小姐,老爷是正四品大学士,夫人在五年前去世了,现在的当家夫人二夫人……"

  "好复杂,难道我娘就只生了我一个?"

  小涵蹙着眉道。

  "不,小姐还有一位兄长,但是我也没见过,听说在老爷娶二夫人过门时,大少爷就离家出走了,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小雨想了想道。

  "走了,那可以忽略,算了,太复杂了,反正你在我身边,你记得提醒我就是了,只要别认错爹就行,至于什二娘,三娘,随他去吧。"

  小涵站起身,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爹不疼娘不在的苦命大小姐,真是悲啊。

  "小姐,你能走回家吗?要不要雇顶轿子。"

  小雨见小姐走路摇晃,上前扶着她道。

  "也好,可是我身上没银子,你有钱付帐吗?"

  小涵看着丫环道,希望自己没说错。

  "唉,小姐,要不,你先坐下歇会,我去找老鸨来算帐。"

  丫环扶着小涵坐下道。

  "算了吧,找老鸨有什么用,还是回去吧。"

  小涵唤住丫环道。

  "小姐,我们不能就这么被人欺负,一定是柳如花与老鸨串通的,他们敢对小姐下手,我们要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小雨气势汹汹道。

  "小雨,先别急,我们先好好分析一下,这样去找老鸨,我们很有可能会被人反将一军,到时面子,里子都没了。"

  绯雪拉着小雨的手,示意她坐下慢慢聊。

  本来这就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并不着急,反正穿越的人,注定都会很悲剧的,只是失身,对她来说,已经算很好了,能接受。

  "小姐,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当然不能算了,如果就这样走了,没准老鸨还会拿这事反过来威胁我,所以我们得想个压制住他们的方法。"

  绯雪极邪恶道。

  谁让她倒霉呢,既然她倒霉了,那自然必须有人跟着她一起倒霉才行。

  而老鸨恰恰是她不喜欢的女性角色,所以当然先敲她一笔。

  "小雨,你觉得我会不会傻的自己跳上床,等着男人XXOO?"

  绯雪先问丫环,只有弄清楚这身体原主人的性格才好计划。

  "不会,小姐最讨厌男人。"

  小雨很肯定道。

  "那就是说,昨晚我真的被下药了,只是不知道是迷药还是春药。"

  绯雪将衣袖放到鼻前闻了闻,并没有酒味,如果真像柳如花说得喝醉了,那身上肯定会沾有酒味的,所以醉酒之说可以排除。

  "应该是,小姐,我觉得多半是迷药加失忆药之类的,估计他们是想让小姐失身,然后再将小姐卖了。"

  小雨更狠道,一般的坏人都是这样的。

  "有道理,那么,现在我们就抓住这点找他们算帐,你去将床单那下来,那个是凭证,怎么着也不能白流血了。"第5章 :精神补偿

  小涵转首看向床,心里盘算着,要多少银子合适,她在小说里写的时候,女人的初夜,动不动就是以万两计的,如果是现代,那就是百万,千万的计。

  "小姐,你不是吧,你要留着那做什么?"

  小雨惊问。

  "既然他们算计了你家小姐的第一夜,多少也得付个初夜费什么的。"

  绯雪想了想道。

  青楼,这种坑女骗男的地方,既然有把柄,当然要狠敲他们一笔,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不然日后,他们还会旧计重演去害人。

  "砰"

  正在拿床单的小雨听得小姐的话,一头撞在床柱上。

  她是不是多想了,小姐怎么会有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

  这个时候,姑娘家不都是哭着,叫着,寻死觅活的吗?怎么她家小姐如此淡定?

  "对,就这么办,小雨,你去叫老鸨如那个柳如花来,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们。"

  绯雪嘿嘿道。

  "小姐,你真要这么做?"

  "对,快去,如果不这么做,他们以后张扬出去,我爹那还不扒了我的皮。"

  "好吧,那我这就去。"

  小雨将床单扔给绯雪,在心里叹息,跟在小姐身边五年了,看来她还是不了解小姐,她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连她都惊愕,更别说这个时代的人了。

  当老鸨与柳如花站在夜绯雪面前,两人很明显的心虚。

  虽然没什么社会经验,但是整日宅在家里琢磨如何刻画人物的绯雪,还是将两人的心虚看得一清二楚。

  昨晚肯定有猫腻,这两个贱人,昨晚肯定是算计了可怜的夜小姐,也就是现在的她。

  昨晚那异常的火,肯定是传说中的春药之类,要不然她不会那么疯狂的与人XXOO,如果没有下药,她最起码的反抗肯定有,要不,最起码也让男人吃不了兜着走。

  "夜小姐,昨晚真的是意外,嬷嬷我当真不知道你睡在如花房中。"

  老鸨首先陪着笑道。

  "哼,程嬷嬷,你也别装无辜,如果不是你们合谋,算计,我又岂会失身,还有你,柳如花,枉我将你当姐妹,你竟然对我下药。"

  绯雪手指着如花美人,冷道。

  他们两个可真是给力啊,一穿越就给她上了第一课,让她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小雪,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你我若不是情同姐妹,我又怎么会帮你掩饰这么多年,如果我真要算计你,早就算计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柳如花大喊冤枉道。

  "柳如花,你也不必狡辩,正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才敢这么说。"

  绯雪嘲讽的看着柳如花。

  刚才在镜中看过自己的容貌了,虽然长得不错,但是与这个如花美人相比就明显差了一个级别。

  人家是花魁,吃的就是色相饭,自然没必要比。

  但是既然柳如花喊冤,那就绝对不冤。

  如果她真的冤了,她肯定会哭着求原谅,抢着认错的。

  "小雪,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这姐妹的缘份也就尽了,从今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柳如花沉下脸,很伤心,很痛苦的看着绯雪道。

  "你们也不用演戏,我不会将你们报官的,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是有夫家的,可是,我却在你们的算计下,失身了,估计这亲事也成不了,你们总得给点精神补偿。"

  绯雪手敲着桌面道。

  不管在什么地方,有钱肯定是没错的,要是没钱,那就是寸步难行,所以穿越守则第二条。

  穿越后,一定要随时随地让自己的荷巴鼓起来。

  "你说什么?精神补偿?"

  老鸨尖叫道。

  "这个让我来解释吧,我家小姐的意思,就是昨晚的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另外,还毁了她的好姻缘,这一切皆因你们,所以你们得在经济上我家小姐脆弱的,受伤的心。"

  不待绯雪回答,小雨竟完美的将绯雪这句话做了翻译。

  绯雪朝小雨竖了竖大执拗,这丫头还真不是盖的,如此深奥的话,她竟然都能听懂,真是厉害。

  "你要多少?"

  柳如花冷着脸,质问绯雪。

  "你当初的开苞费是多少呢?"

  绯雪嘴角噙着笑问。

  她既然对她下毒手,那她肯定有各种心理准备了,自然得狠狠的报复一下。

  "五千两,夜小姐,你不会也要五千两吧?"

  老鸨似乎明白了绯雪的意思,惊愕道。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穿越无罪:醉卧美人膝》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1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