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春花夏夜秋雨》凤一萧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春花夏夜秋雨》凤一萧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1章:误吻极品妖孽男人(1)

  溪面很宽,水不深,清可见底。

  两岸长着各种高树和矮花,在清晨薄雾中透着一股淡淡的生机勃勃。

  偶尔清风吹过,将枝头的露珠吹落下来,落在女孩的头上。

  女孩盘腿坐在溪畔一块大石头上,进行每天必做的晨修。

  "呼"

  女孩浓密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二下,犹如清晨花间的蝴蝶,闪动着透明的翅膀。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女孩睁开双眸,大大的眼睛,澄净的就像这溪水;墨黑的眼珠,犹如天上的星辰。

  "唉,又没用,真郁闷".

  女孩撇撇嘴,粉红的嘴唇一嘟,带起万千风华。

  这个世界尚武,人人都修炼战力;弱者能强身健体,强者能功参天地、手掌造化。

  修炼战力的过程,感受战力是第一步,分离战力是第二步,用战力来锻体是第三步。

  勉强做到这三步,不过是战力修炼的初步入门;只有完成战力锻体,并且利用战力辅助战斗、达到三级水平,才有资格称为战士!

  在这个世界拥有一点点地位。

  女孩名叫凤一,自两岁开始就能感受到战力,三岁能分离战力;于旁人而言,完成这中启蒙,至少要到六七岁。

  但此后一直都吸收不了战力,更不用说用战力来锻体了。

  每次她刚将空气中的战力分离出一缕、吸进体内,战力很快就会像鱼儿一样滑溜的溜走,就象莫测的命运,她从来都抓不住。

  "哗哗,哗哗"

  溪水一如既往不知疲倦的流淌,而凤一已经在这石块上坐了十二年。

  虽然从三岁开始再没有一点进步;但她亦如这河水,日复一日不知疲倦的修炼着。

  凤一捋了捋长长的秀发,犹如瀑布一样披在后背。

  挽起裤腿,将两腿放进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划动,犹如美人鱼的尾巴;

  享受着那种溪水从腿上流过的感觉,带着一点点力量拂过,格外温柔,好像是水在陪她玩耍。

  修长的小腿,优美的弧线,洁白如玉的肌肤,透着一丝健康的粉润,让人恨不能收归己有。

  "轰咚,咕咚"

  忽然,水里传来一阵很不一样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很大的东西被水冲下来

  凤一抬头看了一下,晨光晒在水面,泛起波光粼粼。

  她将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才看见,随着怪异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深色的长形的东西正被溪水朝着她脚边冲过来。

  "恩?"

  凤一略略吃惊,美眸瞪大,顿时有种强悍的威压透出来,若是普通人都不敢对视。

  凤一看着河里,被河水冲来的竟然是个人,浑身泡在水里,犹如死鱼一样,一点生气都没有。

  这条河是从前方不远处的魔兽森林流出来的,因此河里偶尔会有溺水的魔兽;但溺水的人,这大概还是第一次。

  不过这个世界,死人经常有,凤一没什么能力亦没这么好心,见谁救谁。

  但当她再细看了一眼,又有了点别的想法。

  河里的人,身上伤痕累累;但没有血迹,大概被河水冲净了。

  最让凤一吃惊的是,这个人,一点没有溺水的人该有的样子,没有浮肿啊皮肤泡得发白啊之类的。

  他身上穿着一件略显破烂的玄金色长袍,在水里还有隐隐发光的样子;袍袖和衣襟上用金线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栩栩如生,好像要从他衣服上飞出来,将凤一扑倒。

  "嚯"

  凤一跳进水里,眉头一挑,一个死人衣服上的绣龙,竟然也能有这样嚣张的气势,可见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举手之劳的事儿嘛,不如把他拖上来看看。

  凤一没再多想,就费了吃奶的力气将这个被水泡的快要死掉的人给拖到岸边。

  这个男人不是特别重;但凤一才十五岁,修炼了十多年战力无果,不过是个普通女孩子,实在没多少力气将一个大男人给潇洒的抱出水,或者摆出其他更好看的姿势。

  "切,都快死了,还要摆什么姿势!"

  将这死沉死沉的男人又拖到草地上,凤一抹了抹额头的细汗,不由得又暗叹一声,虽说是个小家族的小姐,一样的没力气做不了事!也不能有什么真正的地位。

  可恨的战力,跟我有仇吗?

  一块白玉佩从胸口掉出来,晃了二下,敲打着她圆润精巧的下巴,很是调皮。

  凤一随手将玉佩抓起来塞回脖子里,狠狠的再吐了一口气,好好的打量一下这个男人。

  "唔"

  他很年轻,感觉十七八的样子;但冷硬的脸部线条,以及浓眉间所透露出来的一种别样威压,会让人主动忽略他的年龄;甚至,若非凤一二世为人,恐怕都要跪下去膜拜。

  精致的五官,绝对是上天的最得意的作品;

  白皙的皮肤,细腻的犹如最好的陶瓷;高挺的鼻梁,有种天生的高高在上;略薄的嘴唇,红润的色泽,透着绝世诱惑;略长的下巴,一看就是优雅的王子;略高的额头,泛着智慧的光泽。

  这种种组合,只能让人给出两个字:妖孽!

  凤一轻哼了一声,嘀咕:

  "再帅也会溺水,再酷也怕板砖,有什么了不起的!"

  凤一决定还是先救人,看看这人的肚子,没有鼓鼓,大概没喝很多水。

  他个子躺着看大概有八尺左右长,比大哥高半个头;略微偏瘦的身材,裹着湿透的衣服,身上的肌肉一块块,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确实很帅!很性感!"

  凤一又嘀咕一声,小脑袋趴到他胸口上,听听心跳,长长的头发撒落下来,看着像是要在他胸口睡觉?非礼?

  "心跳听不见,呼吸也听不见,那我先给他做下心脏起搏".

  凤一自己胡乱琢磨着,两只玉葱般小手交叉着按在他胸口,努力的按了二下

  好像一点用都没有,还把自己累得要死。

  来到这个世界止,她除了能自己走路吃饭修炼,似乎就没有多一丝的力气。

  "看来,只能出下策了,不过"

  凤一抿一下自己粉润的小嘴儿,有些不甘的摇头,暗叹:

  "看来这回亏大发了。

  不过送佛送到西,既然将人家拖出来,没道理看着他就这么死吧?"

  虽然这人没呼吸没心跳,但他肤色很好四肢软软,实在不像个死人。

  盯着他红润的双唇看了半天,凤一终于横下一条心:

  初吻就初吻吧,总得初的!

  凤一犹如要上断头台似的,狠狠的将那人拖好位置,头略微朝下;然后趴上去,一只小手捏着他鼻子,一只小手捏着他脸颊,眼一闭,就大义凛然的扑上去做人工呼吸

  "呼吸"

  "吸呼"

  过了好一会儿,凤一憋得小脸通红,捏着他鼻子的手都有点儿酸了,这人好像还没什么反应,跟真的已经死了一样,身上亦不很热。

  凤一忍不住嘀咕道:"难道,我亲了一个死尸?"

  "呕"

  忍不住干呕了一下,凤一脑子吊诡的闪过二个字:

  "奸尸?"

  "噗通!"

  凤一刚准备好好吐一场,忽然一股很大的力道,将她掀翻在地,歪歪的倒在草地上。

  "好大胆的小丫头,竟然敢偷亲我!"

  弦色般优雅的声音,带着一种异样的威胁,和磁性的诱惑,在耳边响起。

  凤一很有翻白眼的冲动,抬头一看,立刻就发现情况不对了。

  这个男人正将她掀翻在地,双眼睁开,两道视线犹如两把利刃,直插她的心脏!

  这男人虽然卖相好,但一点都不讲理,我救了他唉,不谢我,还敢凶我!

  哼!

  凤一淡淡的回道:

  "亲都亲了,有什么好偷的"第2章:误吻极品妖孽男人(2)

  "嗯?还敢犟嘴?没经我同意,就敢亲我?"

  男人火冒三丈,头顶起烟,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亲了不说,这丫头嘴还特别硬,哼!

  凤一推了推这个男人,懒得和这种不可理喻的人多说什么;而且身上的衣服被弄脏了,她得赶紧回去洗洗,一会儿还要去参加家族的每月测试。

  怒!

  竟然只得到一个如此冷淡的回应,男子真正生气了,掐着凤一的脖子,暴怒道:"该死的丫头,就凭你,也敢吻我!"

  凤一登时气绝,这世上还有这么变态的人?!我还少了初吻呢,我掐谁去!至于嘛!

  "毒蛇!"

  凤一咳嗽一声,艰难的吐出二个字,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人,明媚的双眸里有着淡淡的愤怒。

  "你说谁毒蛇?"

  男人松了手,看着身下虽然长得很是柔弱、但眼神带着居高临下威压的女子,眉头皱了一下。

  "虽然农夫捡到冰冻的毒蛇放怀里捂了一下、吵了它冬眠;但毒蛇未必要一口将农夫咬死".

  凤一淡淡的说道,她力气本来就小,被男人一掐,简直要了她半条命;但冷淡的眼神,自始自终没什么大的波动。

  很多事情,做能做的,接受必须面对的,仅此而已。

  男人彻底松了手,半躺在凤一身侧,四处扫了一眼,冷冷的问道:"你刚才是想救我?"

  凤一爬起来,理了理脏掉的衣服,对上男人阴狠的眼神,眉头一挑,没什么好说的。

  她本就没准备救人,人家也没觉得欠了她人情,这不是刚好么?

  男人倒是恼了,从没见过一个女孩,竟然对他这么无视,还敢偷偷亲他,哼!

  伸手,男人抓住凤一准备离去的小腿,一阵滑腻的感觉,连手指都吸住了,突然有点不舍得松开

  男人的嘴里却依旧冷笑:

  "你,竟然想救我?我有需要你救吗?我有叫你救吗?"

  哈,他不过是封闭了所有的气息避开敌人而已,为什么要人救?这个莫名其妙的小丫头,竟然还占了他的大便宜,若是传回去让人知道了,他今后还见不见人?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凤一腿上有些发毛,男人的手让她有些起鸡皮疙瘩,嘴里便多了些不耐。

  "怎么样?就算不杀你,你也得承担责任!"男人生冷的声音多了一丝犹豫,好像就这么将凤一杀了,有些下不了手;虽然他小小年纪就杀人无数。

  什么?她救了他,初吻也给了他,他居然反过来要她承担责任!

  哈!

  凤一转过身来,看着这个人,眼底突然掠过一抹寒芒,侧身抓着他的一条腿,二话不说就往溪边方向拖

  娇小的身子,忽然就像燃烧生命一般,爆发出很大的力量!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男人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凤一拖了有好几尺的距离!

  眼看就快要入水了,他才一把抓住凤一的手,将她推倒在地上,盯着她平淡又纯净的眸子,有些生气的大叫道:

  "女人,疯了!你想做什么?!"

  "我一向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既然你不需要我救你,那我还将你踹回水里去好了".

  凤一平静的解释完毕,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

  虽然她身上因为刚才突然发力导致更加虚弱;但眸子里,依旧跳动着淡淡的寒芒,和冷漠。

  "你"

  男人被堵得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视线一转,忽然盯在凤一脖子上,那里一块白玉佩又掉出来。

  玉佩雕琢的花儿形状很平实,但是

  凤一顺着他视线一想就明白了,忙伸手抓着玉佩就要往怀里塞;一边挣扎着要起来。

  "嘘这附近哪里可以躲一下?要快!"

  男人忽然脸色一冷,飞快的说道;眸中跳动着森冷的杀意,竟然像是有条龙在翻腾。

  他声音压得很低,四处扫了一眼,又看着凤一。

  凤一眉头一动,不知道这种男人又发什么神经;不过耳朵微微一动,便听到溪水又发出不太正常的声音。

  她扭头看了一下溪水,暂时还没有浑浊的样子,不过溪水里的声音越来越响

  如水的眸子快速扫了一圈,凤一玉手一指不远处一丛半人多高的碎金兰,一大簇一丈多见方的绿茵,躲个人很不错。

  男人抬头看了一下,碎金兰密密匝匝,透着淡淡的香味,对于躲避其中遮掩气息非常理想。

  他下巴微动,不待凤一开口,抱着她贴着地面飞快的扑进碎金兰花丛、压在地面躲好。

  凤一有些发愣,他要躲便躲,与我何干?这会儿被他压在地上,肌肤部分相贴,这样子

  "别做声,让他们发现你对你也不大好"

  凤一扫了他一眼,你又是什么人啊,对我很好吗?

  男子看着凤一,仿佛知道她所想,凑在她耳畔声若蚊吟的解释一番,临了忽然又说道:

  "我叫萧玄".

  "萧玄"

  凤一看着他,眉头一挑,倒是没动,想想也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找这种人的人,估计一样的不是什么好鸟。

  二个人这么贴合着躺在碎金兰花丛中,很快没了声息。

  "哗哗哗"

  溪水里传出异常的响动,片刻后二个人从溪畔转出来。

  二个人都长得身材魁梧、一脸煞气,从他们身上气息判断,估计都达到了战士层次

  两个人一个刀疤脸、背上扛着一把大刀;一个瘦猴脸、手里拿着匕首,停在凤一修炼的大石头不远处吐槽:

  "走吧,追踪这么长一段都没发现他气息;要不是他根本就没走这个方向,要不就是被魔兽吃了!"

  "妈的,谁说这是个大鱼!还说已经受了重伤!害老子追了一夜,连个毛都没追到!"

  "好了,没准是件好事呢。听他们的说法,人家那么强,就算重伤,我们哥俩儿撞见也不知道谁先死!"

  "说的也是。还不如遇不到的好,但没抓到人,我们回去怎么交代啊?"

  "有什么好交代的。这个魔兽森林那么多强悍的魔兽,凭我们这点水平还能挨个上门去找?他就算随便找个地方死了,我们也找不出来"

  "恩,就是。而且这里是临溪县地盘,若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来了,又得多事".

  "那就走吧"

  话音落下,溪水又是一阵稀里哗啦,过了许久,渐渐的又归于寂静。

  差了一点,还好。

  凤一松了一口气,不安的动了一下;身上如此契合的压个陌生男人,这感觉实在不大好,尤其这人还是个美男!

  萧玄按着凤一再等了一会儿,确认那二个人走远了,才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好了,可以走了".

  凤一红了下脸,低声喝道。

  "嗯?"萧玄拉着凤一出了碎金兰花丛,好奇的看着她,还有她脖子上的玉佩。

  凤一瞥了他一眼,就要走;太阳已经爬上树梢,时候不早了。

  "你不害怕?"萧玄忽然开口,有些莫名的味道。

  凤一驻足,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从何怕起。

  "他们都是魔兽山脉佣兵,没任务的时候兼职杀手和打劫"

  这关她什么事,真是稀奇了。

  萧玄淡淡地解释,"他们找不到人,或许会杀个回马枪,找你麻烦"第3章:误吻极品妖孽男人(3)

  "说完了?"

  凤一将在花丛压得更乱的衣服理理,好笑的看着萧玄,没搞明白这有啥好紧张的。

  "我为你好诶,你一点战力都没有,随便是个人都能捏死你!"

  萧玄总算被凤一气爆了,那种从容镇定的眼神,该死的让人想发火!

  一个女孩子就不知道遇见二个杀人不眨眼的佣兵,表现的有些害怕吗?

  好心提醒她她做什么又地主似的给人脸色看,哼!

  愈发奇怪的看着这个冷酷的男人,凤一微微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没战力不一定会死,杀人也不一定要战力".

  有魄力!

  这话一点都不太象是一个不解事的丫头说出来的。

  萧玄犀利的眼神盯着凤一,好象想盯出一点什么来。

  半天,无果;萧玄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你难道就不想拥有战力做个强者吗?"

  凤一勾唇,淡淡的摇头,轻声说道:

  "我只有‘做’,没有‘想’".

  好酷!

  萧玄眼睛一眨,突然有一个想法。

  凤一唇角那抹自嘲,终化为倔强,从眉峰一气冲天;转过纤腰、莲步轻移,准备离去。

  "我可以帮你修炼战力"

  背着阳光,望着少女轻盈的脚步,萧玄忽然说道。

  毕竟凤一算是救了他一回,恩怨他自然分得清,亦不屑于欠一个小丫头人情;所以既然知道原因,他刚好可以还了这人情。

  凤一停下脚步。

  修炼战力,她修炼了十二年,一点进步都没有;父亲亦不知道请了多少名医强者给她看,也看不出来什么,现在

  "姐姐!你还在修炼啊!"

  忽然,远处一声清脆的叫喊,打断两个人的话头。

  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孩像蝴蝶一样远远飞来,眼眸笑成一弯月牙,模样儿清秀爽利

  "唉,没有"凤一唇角一勾,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顿时碎金兰谢了一地,连天上那轮残月亦羞得躲了开去!

  女孩子声音又清又脆,很快在凤一面前响起:"姐姐,父亲让你去试试。

  都是自己家人,就算没进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诶,姐姐,你身上怎么这么脏?"

  女孩拉着凤一的手转了一圈,俏丽的小脸皱成一个包子。

  凤一拉着她的手就往回走,一边若无其事的笑道:

  "我啊,刚看见一条大鱼,抓起来一看,咦原来是条死鱼,切,还搞的我一身腥"

  树丛后头,萧玄望着二个少女远去的背影,薄怒

  这丫头那么甜美的声音,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动听!

  哼,改天一定要好好给她个教训!

  至于,现在么,是该找个地方好好疗伤了。

  "咳咳"

  萧玄扶着树干,将喉咙的腥甜压下,刚才和凤一较劲儿,简直让他伤上加伤!

  "好在被这丫头及时弄出水,要不然再忍一会儿,伤势不知又将如何".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阳光下的倩影,身上似乎还残余着她淡淡的香气,萧玄皱了皱眉,才将这种情绪抛开去。

  微微合眸,魂力小心的扩散出去,在靠溪畔最近的地方找了一个安静的小院,便迈步悄悄行去,嘴里喃喃道:

  "等我伤好了,再跟你们算账!"

  王家是临溪县排在第四位的大家族,在小县城拥有不弱的名头。

  为了督促小辈刻苦修炼、提高实力,家族每月都会在练武场测试。

  此时,练武场上家族中人基本都来了,百来丈宽大的场地处处是人。

  周边一些特殊的训练器械旁,有的人在训练或者撒气,拳脚轰出,发出"嘭嘭"的声响,力量十足

  练武场周边一些特殊的训练器械旁,有的人在训练或者撒气,拳脚轰出,发出嘭嘭的声响,力量十足。

  有些人已经通过测试,正在三三两两聚在一块说话。

  上座,坐满了王家的长者;当中是王家现任族长:王战德,他身材魁梧、一身正气,五官刚毅,透着与实力不相符的强势,深邃的眸子又带着淡淡的笑意,很是气度雍容。

  他身后站在一个丰腴艳丽妇人,是他的原配杨玲珑,清朗的笑容,透着一抹豪爽,堪比男子。

  王战德左边坐着一个刚直老者,面色慈祥,捋着白胡子微笑道:

  "还是王维这孩子争气,现在已经稳定在二星战士;稍加培养,想必五年内一定能突破百战,成为我们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二个百战!"

  战力修炼水平,一二级为不入流,号称一毛二毛;三级方才算作小有所成,名为战士,又称光荣战士;四级百战;五级千战;六级万战,又有万战成将一说,因此又称战将。

  临溪县如今实力最强的是王战德和县主颜昌,都是五星战士;以前曾出过几个百战;而千战和战将,在小县城则是遥不可及的神话,要在郡城乃至省城才有。

  王战德看了一眼一旁的一位英俊中阳刚气十足的青年,又望着一侧的紫衣女孩,笑道:

  "王蓉这孩子也不错,只要一两年内突破到三级,我们家就又多了个光荣战士".

  紫衣女孩,大约十岁,身材丰满,鹅蛋脸上满是骄傲的笑意,杏眼滴溜溜的四处转,寻找那一道熟悉的娇小的身影。

  "王蓉姐,你才是我们王家第一才女哦".

  一个女孩凑过来,娇俏的笑道。

  "哪里,凤一才是我们王家的修练天才呢?!"

  "就是,天才一毛二,永远一毛二!哪里能和王蓉姐比".

  左边一个女孩亦附和道。

  战力修炼一级二级分三星,三级四级分五星,各有不同。

  一级二星也因此号称一毛二。

  "话不能这么说,凤一妹妹能在三岁的时候达到一毛二,据说省城里也没谁能达到".

  王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的讽刺任谁都能听出来,一股酸味儿,好几里外都能闻见。

  "哼,不就是个二毛三吗,有什么了不起!"

  冷冷的不屑,突然闯进来,打破了王蓉的骄傲。

  王蓉一转身,就见二个女孩子携手而来。

  凤一一如既往的无视,连不屑都不屑于给她一个;而凤一的妹妹王嫣,则一如既往的挺身而出护着看似柔弱的姐姐,唯恐凤一吃了亏。

  王嫣和凤一虽然长得有三分像,但凤一浑身出尘的傲视苍生气韵,远非旁人能学得来;而王嫣的清秀伶俐,另有一种韵致,和凤一相益得彰,一看就是一对姐妹花。

  面对这个护姐的要死、又嘴利的要死的堂妹,王蓉眼里闪过一抹厌恶,轻笑道:

  "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王嫣;等你什么时候到了三级再来说这话不迟".

  凤一淡淡摇头,理都懒得理她:一味嫉妒,她的路,注定走不远。

  王嫣则不然,经过王蓉的时候,停下一步,冷笑道:"我姐姐至少辉煌过,你呢,什么都不是!不过仗着比我多吃了几年饭,有什么可骄傲的;等着吧,就这几年饭你早晚也得白吃!"

  凤一眉头微微一挑,暗暗摇头,拉着妹妹快步就走;和这群女孩子叽叽歪歪,实在没意思。

  王蓉气的脸都涨红,要比天赋,王嫣绝对不比她低,这对姐妹总压她一头,因此恨得牙痒痒第4章:他嚣张的来退婚(1)

  望着这一幕,还有款步而来的宝贝女儿,王战德暗暗摇头,眸子里掠过一抹怜惜,面上却依旧和煦的笑道:"凤一,没事吧?"

  "没事,来晚了,让几位爷爷、叔父与父亲母亲久等".

  凤一给父亲行个礼,乖巧的问候,温婉的样子,透着几分柔弱,让人怜爱。

  面对家人,尤其是对她疼爱有加的父母,凤一总是做好一个乖女儿;完全没有私下面对萧玄时的冷傲与酷劲。

  "不碍事。来,让三爷爷给你试试".

  白胡子老者王保全伸出手,和蔼的招呼道。

  在十二年前,凤一缔造了一个神话,甚至可以说前无古人;

  如今虽然一直停留在一毛二,但因为她年纪尚小,家人还一直保留着某种隐隐约约的期望,希望她这蒙尘珠玉再度焕发光彩!

  当然,笑话她的也不在少数就是。

  凤一无所谓的笑笑,对家人的理想不置可否,转头推着王嫣出去,道:"我还是老样子,就给妹妹测一下吧".

  闻言,周围围观的小辈顿时失去兴趣,这么多年,人都迟钝了。

  一位头发银白、满脸络腮胡子的老者,淡淡的道:"五个手指也有长短,不能强求".

  凤一眼皮一抬,冲他似笑非笑一扫,不语,心里亦无起伏。

  二爷爷王保荐,一直被凤一的亲爷爷以及三爷爷压着,心头颇为不爽,每每明嘲暗讽;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凤一总不搭理。

  王战德身旁的那位青年走过来站在凤一身旁,温和的笑道:

  "二爷爷说的是,下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带凤一出去历练一下;机缘巧合,没准就能恢复".

  这个男子,就是如今王家的新星王维,年仅二十,已经达到二星战士,在整个临溪县都是有名的天才

  凤一扭头给大哥一个灿烂的笑容,点点头,"嗯"了一声,依旧不说话。

  王保全暗叹一声,总觉得凤一身上藏着什么连他也看不透的东西,要不然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怎能对别人的讥讽如此无所谓?更何况凤一有多要强他怎能不知?但既然凤一自己都不想多事,王保全亦只得作罢,视线移向王嫣,淡笑道:"来,就让爷爷给你先试一下".

  战力等级测试,不同级别略有不同。

  二级以下的战力测试,通常由等级更高的人作为测试者,利用战力及特殊手段,直接接触被测试者,进而测定其等级。

  因为每一星甚至每一级之间的差异都非常明显,因此这种测试结果通常都很客观。

  三级四级的测试,则需要等级比他更高的人,以类似交手的方式,激发对方战力,进行测定。

  据说亦有强者一眼就能看出别人的等级,但在临溪县却没有这等强者。

  王保全话音落下,王嫣走上前伸出手,一边报上上一次测试的结果:"二级一星".

  王嫣是继王维后王家第二天才,她的成绩家族大家都知道;但她照例报出成绩,方便测试者在过去的基础上采取最合适的测试方式。

  王保全点点头,满脸的皱纹亮起,一手握着王嫣的纤手,一缕战力输进去

  很快,王保全就探测到,王嫣的心脏强悍程度,已经非寻常人可比。

  这种情况表明,这是战力提升身体机能的效果,亦即是说,王嫣如今已经达到二级二星的层次,俗称为二毛二。

  战力初步全面锻体,是二毛一的标准;被动使用战力,则是二毛三的标志。

  王保全捋着胡子再探测了一阵,感觉到王嫣的五感等都已全面提升,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慈祥的道:"已经稳定在二毛二,修炼速度和你哥差不多啊".

  "二毛二了?"王战德身后杨玲珑有些惊喜的问道。

  "嗯,而且隐隐有种对我战力抗拒的感觉,估计晋入二毛三亦不远了".

  王保全笑道,说话时亦不经意的看了王保荐一眼。

  王保荐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也无可奈何;众位年轻人则都有些兴奋,家族又出了一个小天才,王嫣现在才十四岁,已经二毛二了,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嫣退下来,依旧站在凤一身旁,小脑袋靠在凤一柔弱的肩头,巧笑嫣然:

  "我会像姐姐学习,做刻苦修炼的小蚂蚁;向大哥学习,做最优秀的王家人!"

  凤一捏着妹妹小脸,心头暖洋洋的,轻声道:"你要向自己挑战,因为你可以做的比谁都好".

  王嫣一愣,王维亦愣了,上座众人亦看着凤一,仿佛喉咙里哽住什么说不出来。

  "哼,不过是个二毛二,得瑟什么劲儿!"

  王蓉在一个角落,不屑的道;但她话里的酸味儿,愈发浓郁。

  她比王嫣大四岁,而王嫣眼看就要赶上她,这种滋味儿,实在不大好受。

  "五十步笑百步"

  凤一嘴唇动了一下,但没说出来。

  如果在这种毛毛的层次就开始取笑别人,实在没品;那,又何必和她计较?

  "来人止步!"

  "轰!"

  众人正在为王嫣的成绩欣喜的功夫,前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伴随着好像有人动手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还要我在门口等着!"一声娇叱,远远传来,相当的蛮狠!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快速的传来,少女的声音更为刺耳:

  "王战德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我可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

  "怎么回事?"

  顿时,练武场一阵骚动,上座众人亦站起来。

  听来者声音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听口气则是能吞下一只骆驼,听感觉是老子天下第一?!

  "父亲,我去看一下".

  王维赶紧给王战德行一礼,飞快的带着几个族中优秀的同辈要出去。

  "回来!"

  王维才走出几步,王战德忽然沉声道。

  听外面的声音,人家已经闯进来了,而且势压很强;估计王维不是人家对手,那又何必吃这个亏?

  "喔,原来都在这里缩着呢。你们王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好像是练武场,还是鸿门宴?"讥诮的女子声音,愈发接近;而那种厚重的势压,亦紧随而至。

  凤一在杨玲珑的示意下,站到她的身侧,不过还是将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一行人看清楚。

  当先一位女子,长得颇为妖娆,丰满的胸部,感觉比她脑袋大;修长的双腿,穿着紧身裤,和大公鸡双腿似的。

  身上穿着大红的袍子,胸口绣着一个徽章,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上面当中顶着一颗星星。

  这个标志,是一星战士,相比于她二十不到的年纪,算是很不错了。

  在她身侧,一位少年,十六七岁;身材颀长,五官精致中透着一种闲雅,一看就是有着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的双眸带着一丝高傲,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或者唾手可得。

  他身上穿着蓝色的袍子,胸口亦绣着一个徽章,一般的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但上面顶着三颗闪烁的星星。

  小小年纪,便已经是三星战士,修炼天赋堪称恐怖,真有自傲的资本!

  在他们身后,跟着四个人,看衣着打扮形式模样,无疑是女子的守护者;而他们的实力,估计最少的都在二星"百战"以上,这种阵容,足以横扫临溪县第5章:他嚣张的来退婚(2)

  王战德扫了一眼,在强悍的势压下,脸皮动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声音却依旧温和的道:"几位强闯敝府,不知有何贵干?"

  说这话的时候,王战德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但他的手,已经在袖子里攥成拳。

  王维亦带着一干子弟,不经意间站成包围的架势,进入警戒状态;身后还有一些王家家丁,鼻青脸肿衣裳凌乱怒气冲冲的盯着来人一行,看来刚才与对方一接触就吃了不小的亏。

  那个女子站在最前头,修长的脖子拉得很长,下巴斜冲天际,两眼只看见天,鼻子冷哼一声,不说话了;只拿她风情万种的桃花眼看着身侧的少年。

  少年正优雅万分的打量四周的环境,好像没明白少女的意思。

  女子身后一位中年男子冲着王战德冷冷的道:"你就是王战德吗?我们来这有点事,你配合一下。

  这位是紫檀郡少郡主,宋子勋,紫檀郡郡主宋世友的儿子".

  "哦?"

  王战德无视那人的态度,倒是将视线转向儒雅的天才少年,上下打量一番,沉吟道:"你?"

  多年不见,当年的孩童已经长大;照他如今成就,宋家定能在他手中走的更远,王战德暗想。

  宋子勋眼睛在人群里微扫了一圈,视线刚好落在王战德跟前,文雅的一施礼:"世伯,晚辈宋子勋"

  王战德点点头,不温不火的打断他的话头道:"少郡主登门,不知有何要事?我王家小门小户,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宋子勋保持淡笑,不卑不亢,沉吟着如何回答;自然从容的样子,让人暂时忘了,他是闯进甚至打进王家的。

  旁边的女子等的有些耐烦,冷睇了王战德一眼,冷哼道:"我们是来退婚的"

  "退婚?"

  在场的王家人都是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陌生女子,突如其来的退什么婚?

  片刻,凤一抬起头,望向宋子勋,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淡笑,带起冷漠的弧度。

  宋子勋忽然转过视线,迎上凤一的双眸。

  那双眸子,那么美丽,那么干净,又那么深,不论放进去什么,都能看见一个美好的小影。

  凤一亦不避不闪的看着他,灵慧的眸子试问:这么轰轰烈烈的上门退婚,想表明什么呢?

  哈,真无趣!眼珠子一转,凤一连冷笑都不屑了,面上露出无趣与慵懒。

  宋子勋一怔,凤一淡淡的漠视,与凛然冷傲,让他心中微生不悦,有些怀疑。

  一个女子,为何可以对他这样身份地位的天才登门退婚这种事表现的如此,如此的淡漠?

  她不过是个一毛二,十二年的所谓的天才一毛二、估计此生都难以有大的进展,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绝对是最垫底的存在;

  可是,何以她眼里又为何会有那种让人灵魂都为之颤抖的威压?

  宋子勋突然有种男人的天性里的,想冲上去将她狠狠揉碎,将她的无趣嘲讽挖出来统统踩脚底下再蹂躏上一百回!

  但,他毕竟是宋子勋!少年天才!

  深深一吸气,凝神

  很快,宋子勋脸上又恢复了优雅的淡笑,他知道,凤一此举,不过是弱者的色厉内荏,不值什么。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再伪装,也永远是弱者!

  凤一眉头一皱,淡淡一笑,恢复了恬淡的样子,安静的站在杨玲珑身侧,乖巧可爱。

  二人目光对撞时,整个练武场亦陷入安静,凤一一闪而逝的凌厉锋芒震慑。

  甚至那个骄傲的大公鸡女子,亦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当嚣张女子的眸子对上凤一时,似乎,她看到凤一眼底的那抹,轻视与不屑

  四位守护者,在下一次眨眼的时候,忽然都浑身一颤,就连他们,竟然被凤一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此女,不是凡品!"

  四人对视一眼,眼里,带着警惕。

  "退婚?七出之条我姐犯哪一条了,要你打上门来退婚?瞅你这副德行,我姐还不稀罕呢!"

  王嫣忽然打破沉寂,眼看姐姐吃亏,心里又气又怒,比伤着自己更甚!

  她袖子一摞,纤手指着宋子勋责骂。

  虽然未说明,但凤一和紫檀郡少郡主有婚约一事,举郡皆知,现在这情形,怎能看不出来?看出来亦无所谓,宋子勋淡淡一笑,眼底带着淡淡的傲意,腰板挺直,文雅的道:

  "这个世上,强者为尊。

  我身边的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才能有立足之地!"

  说着话,宋子勋瞥了凤一一眼,像她这种废柴,成不了强者,也别指望得到强者的尊重。

  凤一唇角浮现一抹吊诡的温婉笑容,犹如三月春风般和煦。

  弱者,是不配得到尊重;但她不是弱者!

  一个人,只有拥有坚强的性格,和大智慧,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拥有最后的尊重!

  王战德却顿时冷了脸,气息强势了很多。

  他虽然看似无所谓,但实在最讨厌人家说他女儿弱、永远一毛二,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斯可忍孰不可忍!

  杨玲珑则干脆哼一声:她的女儿,才不是弱者,亦不要低三下四!

  王保荐叹了一声,道:"唉,这也是我孙女儿没福本来可是个百年不遇的天才啊".

  其他人亦是叹息,弱者,在这个世上,确实没地位,怪不了谁

  凤一连看都没看王保荐,这老狐狸,话听着好听,但谁不知道,这么多年因为她定了一门好亲而多有忌惮和不爽;现在又能巴结少郡主,他自然要给对方一些面子。

  宋子勋微微点头,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面上笑的愈发温文尔雅:"所以还请世伯将祥云诀赏还;晚辈这里有省城二星炼器大师铁一鼎炼制的铜阶一星梨花软剑一把,作为交换".

  说着话,宋子勋递上一柄做工极好的软剑。

  剑身四尺多长,通体银亮;剑柄镶着一颗晶石,散发出淡淡的风力,让宝剑看起来愈发灵逸,看起来很适合凤一实用。

  "嘶!"

  宝剑亮相,周围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铜阶一星的武器

  这出手也太阔绰了!

  器物和炼器师一样,都是以金银铜钢铁划分为五等级,每一等级各有不同星次。

  炼器师按等级不同,由低至高分别称为:铁匠(不入流级,和一毛二毛相仿)、炼器师(炼器入门级,和战士相仿)、炼器大师、炼器宗师、器神。

  在临溪县这种小地方,连个地道的炼器师都没有。

  寻常人用的器物,都是铁匠打出来的。

  技术过关、能力强悍的铁匠,最多打出个铁阶三星的高级武器,就是战士以下人的抢手货。

  而随便一件钢阶武器,都足以在这种小县城引起轰动。

  至于铜阶器物,不但其本身极为强悍,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都不在话下;还能和主人的攻击加成,简直无往不利。

  在这种小县城,用无价之宝来形容,都不为过。

  像这种铜阶梨花软剑,若有一剑在手,就算凤一才一毛二,估计对上三星战士以下都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么强悍的力量,又怎么能不让人眼红?第6章:他嚣张的来退婚(3)

  宋子勋看了一眼宝剑,心下亦略有些不舍;但祥云诀是定亲信物,他必须要拿回去。

  人生就要不断努力拼搏向上,一个废物妻子,不在他的预期之内。

  大丈夫当舍即舍!

  宋子勋收回视线,抬眸,手往上一抛;宝剑飞起,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潇洒的轻叩剑柄,宝剑便犹如一叶扁舟,飞快的划过时空,优雅的落在凤一眼前

  一股暗劲,压得凤一有些气喘,但很快就诡异的过去了,和平时凤一身上力量消失的方式完全一样。

  眼看剑要砸到面门,凤一随手将它接在手里,唇角微勾,抬眸扫了宋子勋一眼。

  宋子勋微抿了下嘴,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刚才的暗劲虽然不会损害凤一丝毫,但按理能将她撞的退后二步;好让她知道,没有能力,连到手的东西都抓不住。

  但,她竟然稳稳的接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交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众人的视线只是随着铜阶宝剑转移,眼中都有一点贪婪。

  王战德亦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挥挥手,用尽量平稳的口气说道:"说起来祥云诀只是钢阶二星风属性战诀,比起梨花软剑或许稍差一些;但是"

  说着话,王战德扭头看一眼凤一,这个女儿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看看女儿的意思。

  "祥云诀,我不会炼;梨花软剑,我也不需要!"

  凤一声音是淡淡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让人侧目。

  战诀,能帮助修炼者吸收一种或者多种天地元素,提高战力。

  但对于三级以下的人来讲,其本来对战力的掌握就不够,这种加成更没有用武之地。

  祥云诀,作为聘礼,原本是给凤一留着的;但她一直到不了战士水平,这战诀也就没什么用

  话虽如此,但祥云诀作为一种代表符号,凤一不会随便交出去。

  对着父亲,凤一星眸一亮,淡笑道:"请父亲做主".

  她是不在乎这桩婚事,凭你再好,没感情的婚姻要也无用!要退就退呗,有啥啊!

  但有些事关乎王家的脸面,凤一亦不干涉父亲的决定,她一向是个乖女儿。

  "哼,就你这种废柴,还想修炼祥云诀?给你把铜阶软剑就不错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旁边那个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哼,凤一,不过是一个小县城的小姐,竟想还敢挑三拣四,摆什么谱,真是!而且宋子勋好像对凤一有些注意,这让她愈发不舒服,态度更是差了很多。

  "这位小姐是"王战德看着宋子勋好似极为随意的问道。

  就算知道她来历不凡又如何?他王战德还没怕过谁。

  既然人家无礼,他也没必要以礼相待,全当是宋子勋的跟班,当然没必要特殊接待。

  宋子勋谦和的介绍道:"她是省城沈家沈梦菡,沈家主的掌上明珠!"

  省城沈家,那可是省城第二大家族,甚至隐隐有赶超第一家族的势头;被这样的女人倒追,做为男性,多少有些得意!

  而听到宋子勋的口气,沈梦菡的脖子愈发扯得直,下巴都快抬上天了。

  "哦,找着靠山来了!沈家真是大户人家啊,管的还真宽,连八字都没一撇的女婿未婚妻家都要过问!"

  王嫣抢先开炮,她打一开始就看这女的不顺眼,本来还对宋子勋抱着一点儿未来姐夫自家人的观点让着些;现在听得这话,顿时将怒气都发泄到沈梦菡头上!

  宋子勋堂堂男子,又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傲气也不小,现在听这意思,被人指着鼻子骂靠女人裙带关系,极没面子!

  眼神闪烁着火光,盯着王嫣看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忍下来,保持着优雅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说话的二人;好象这件事,他不过是个旁观者。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沈梦菡怒了。

  她是来抢亲的,但一个省城大小姐和一个县城废柴小姐抢亲,一旦挑明就有些难听了。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们王家说话!不过是个三毛一;长得没我姐好看,性子也没我姐好呸呸呸,还什么一枝花呢,拿你和我姐比,简直太糟蹋我姐了!"

  王嫣自知不能正面得罪宋子勋这少郡主,但对上还不着边的省城第二家族,她可没这么多顾忌;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了几声,仿佛真脏了嘴似的。

  杨玲珑在一旁看着,几个半大孩子吵架,大人本不便插嘴;有王嫣替凤一出头,再好不过了;她脸上露出略爽的笑容,大有让王嫣上去揍对方一顿的气势,若是王嫣够本事的话。

  王战德苦笑摇头,这个夫人,总纵容孩子;不过心里也还是蛮爽的。

  沈梦菡心情可没这么好,顿时给气跳起来了。

  她三年前因为那该死的缘故,惨遭反噬,脸上留下一块疤,久治无果,只能纹了一朵花遮掩;也因此搞得省城甚至京城世家女孩子们都常常借机嘲笑她。

  她一向心高气傲,好不容易遇到了宋子勋,人物才华都是一流、前途不可限量;她自然是贴心巴肝的好。

  现在连这种糗事,亦被王嫣拉出来踩,她登时什么都不顾了,"唰"的一下拿出佩剑,指着王嫣怒道:

  "没教养的小贱人,你说我哪点比不上这废物?今儿若是你们不肯退婚,我就踏平了你们王家!"

  她为了跟宋子勋好,那柄梨花软剑亦是她提供出来以防万一确保退婚成功的

  岂知凤一这么不给面子,连铜阶武器都搞不定,这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气的她大小姐脾气发作,忘了大小姐的礼仪,干脆豁出去了!手上宝剑隐隐有风声发出,竟然又是一柄附加风属性的铜阶战器!

  "嘶!"

  众人一阵倒吸气,果然,省城大家族,底蕴就是丰厚,远非他们这种小县城所能比。

  王战德忙将王嫣拉在身后,盯着沈梦菡;身上战力涌动,隐隐有种风力压迫,在掌心凝聚。

  王家其他人亦如临大敌,外围家丁纷纷拿出战器,准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气氛,猛然紧张;血战,一触即发!

  宋子勋后退半步,站入沈梦菡的四位守护者保护圈;而眼眸,则扫向凤一

  对照王嫣的话,他才发现,凤一,身材虽然还未发育完全,但娇小玲珑、凹凸有致,别有一股青涩甜美的味道;五官犹如精雕的美玉,又好似看不透;她的黑眸,微敛动人光华,时而气息凌厉,时而乖巧动人,甚至于她的五官,亦随着她的心意改变不同的风致。

  她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淡雅中自带一种无言的风骨,淡漠恬然,让人又敬又爱;她的唇角,不时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自觉的有种妩媚天成,让人沦陷。

  宋子勋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这么奇怪的组合,竟然在她身上达到一种完美的和谐,她实在是诱引男人征服的最佳对象!

  宋子勋小腹竟然也在这一刻燃起一股邪火,心下惊叹:她做他的妻子确实不合格,可做为一个女子,却非常诱惑男人的眼神。

  凤一扫过宋子勋,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与厌恶;视线转向沈梦菡,轻声道:"沈小姐的教养,比起我妹妹可差多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春花夏夜秋雨》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1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