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旖旎婚爱》江予城林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感恩 分类:小说推荐 本站情感交流QQ群:91017152,欢迎加入!

  《旖旎婚爱》江予城林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 罪魁祸首

  密集的云层遮住了天空最后一丝阳光,风渐渐大起来,林听扯了扯被吹成船帆的外套,拖着箱子匆匆向街对面走去。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街道,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摔在地上,里面的衣服书本散了一地。

  林听躺在马路上,眼前有刹那的黑暗。

  "怎么了?"

  "出车祸了!"

  "怪可爱的小姑娘,不会死了吧?"

  "看这车,有钱人!难怪这么嚣张,红灯也敢闯!"

  耳边是乱糟糟的议论声,林听动了一下,扶着地面慢腾腾的坐起来。

  啊,没死!真好!

  她揉揉脖子,转头就看到散了一地的行李,赶忙想站起来,却不料一动,右脚脚踝就有剧烈的疼痛袭来。

  她低头一看,九分裤露出的脚踝处有一点擦伤,不算严重,却红得吓人,看起来比左边大了一倍不止。

  所以,这是崴脚了?

  她蹙了蹙眉,眼看着人行道上的绿灯换了红灯,只好先一瘸一拐的收拾东西。

  肇事者无声无息的降下车窗,露出一张带了墨镜看不清表情的脸。

  "这是五万。"

  男人声音低沉好听,却冷淡无比,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转头,从林听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饱满的额,略显淡漠的薄唇,以及让人过目难忘的侧脸轮廓。

  像当下影视圈流行的俊美男星,却又比那些人更显肃杀和冷漠。

  而他伸出窗外拿着支票的手更是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好看到不行。

  毋庸置疑,很帅,但没礼貌到极点,再帅也负分!

  林听收好行李,轻吁了口气,勾起嘴角笑了笑。

  "先生,闯红灯还撞了人,不管出没出问题,下车看看是最基本的不是吗?"

  听到这话,男人总算转过头,即使隔着一层墨镜,她也能感觉到他锋利如刃的眼光。

  "不够?直说!"他很快转回视线,收回手重新填写支票,再拿出来时,上面的金额已经变成了十万。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微微倾身,表情看着很平静,语气却已透着危险的气息,"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她瞥了一眼那张支票,没有动,语气却更嘲讽了几分:"哎呀真有钱!你在外面这么牛,你爸妈知道吗?"

  男人转头,认认真真的看了她一眼,忽然摘下了墨镜。

  林听看着他,有瞬间的失神。

  明明是修长而幽深的眸子,还有多少女人羡慕不来的细密睫毛,却像尘封的古井,清冷而距离重重。

  咫尺之间,如隔天堑。

  "曾经也有人这么跟我说话,后来他消失了。"

  他的眼神像永不融化的高山冰雪,浇得她一个透心凉。

  林听打了个寒噤,她确信,这男人没有开玩笑。

  "你这是恐吓!"她硬着头皮还击,"这是法治社会!我告诉你,你再有钱,也会遇到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的!"

  男人不再看她,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

  林听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余光瞟到那张支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一把抓到手里三两下撕了个粉碎,又感觉自己气势不够,一扬手将支票丢进他车里,抬起下巴傲娇的"哼"了一声,拖着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然……一瘸一拐的走得很艰难。

  ——

  半小时后,林听回到了阔别四年的林宅,管家伍叔把她迎进了门,林听径直回了房。

  她给伤处上了药,抱着新晒过的被子,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洗了个澡,正在吹头发,就听到有人敲她的房门。

  "开饭啦,二小姐!"来人是伍叔的妻子,伍婶。

  林听应了,换了身居家服,慢悠悠的下了楼。

  宽敞明亮的餐厅里,一张白色的长餐桌边坐了四个人。

  林听一走过去,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爸!"她半垂着头,声音有些低。

  坐在上首的林天秦看向她,皱了皱眉:"嗯,下来了?坐。"

  林听拢拢衣服,瞥见打扮得优雅富贵的朱漪莲边上有个座位,便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一抬眼,就看到对面坐了个男人。

  居然就是那个在机场外撞了自己的罪魁祸首!

  怎么这么巧?她觉得自己不仅脚疼,连头也开始疼了。

  她许久未见的美丽的姐姐林宛若亲昵的挨着那个男人,巧笑倩兮的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小听,这是你未来的姐夫,江予城,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她说着又转过头,对身边的男人介绍道,"予城,你没见过吧?这是我二妹,林听,在国外呆了几年,今天才刚回国。"

  江予城依旧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淡淡看了一眼林听,虽然勾起唇角,狭长的眸子却不见丝毫波动。他握住手边的高脚杯,虚虚朝她举了举:"又见面了,林小姐。"

  林听身子一僵,本打算装聋作哑,身边的朱漪莲却干咳一声,强行插话道:"哎呀,予城你认识林听啊?怎么都没听我们家林听说起过呢?"

  林听被她这一声矫揉造作的"我们家林听"恶心得够呛,开始慎重的考虑撤退的可行性。

  她扯着衣角,还是决定先解释一下:"我们不……"

  "大概是不好意思?"

  她才开口,就被一个突然提起的男声盖了下去。

  林听猛的抬头,恶狠狠盯着对面的男人。

  江予城不为所动,甚至还露出一个款款微笑:"我们早就认识了,不是吗?"

  不是,不是你妹的不是!林听一口血都要吐出来了。他不是冰山脸吗?那一脸笑容到底是装给谁看的?他到底知不知道这种话会在这个家里引起多大的风波?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啊?"林宛若笑得脸都快僵了,一边说一边意图挽住江予城的胳膊,还顺带瞪了林听一眼,语气倒是十分欢快,"小听,你认识予城怎么不告诉我?"

  江予城状似无意的端起酒杯,林宛若成功的扑了个空。

  "你不知道的多了。"他抿了一口酒,眼神从林听毛茸茸的头顶落到了她不施粉黛却依旧灵动美丽的脸蛋上。

  听到这话,林听又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两人的目光正好在空中相遇,看在旁观者眼中,却是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

  眼见情况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林天秦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意图换回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了,食不言寝不语,先吃饭!"

  林宛若不依不饶,撒娇似的喊了一声:"爸!"

  "吃饭!"

  林天秦一拍桌子,林宛若马上老实了。

  江予城没有说话,只饱含深意的看了林听一眼,拿起了筷子。

  这顿饭吃得很快,除开心事重重的林宛若和朱漪莲,其余三人吃得还算不错,尤其是林听,在国外她很少有机会吃到正宗的中国菜,自己也没什么机会下厨,着实馋得很,这次算是敞开肚皮吃了个够本!

  她摸摸了有些发胀的肚子,刚才沉闷的心情减轻了很多。

  林天秦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不满,正要说话,不妨江予城突然说道:"趁大家都在,我想说件事。"

  林听靠在椅子上装死,打算等他说完就撤。

  林天秦只点点头:"你说。"

  江予城放松身子,视线从闷不吭声的林听脸上划过,又重新落回林天秦身上:"江林联姻,在商界看来,算是强强联手,美事一桩。"他顿了顿,又道,"至于当事人,并不那么重要,对吧?"

  林听心里一突,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林天秦没有说话。

  "予城,你都要跟我订婚了,还说这些干什么?"林宛若脸上的表情又僵住了。

  久未发话的朱漪莲也忍不住附和:"对啊,不是日子都订好了嘛?予城你瞧你这话说的,宛若多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哪能事事都往商业联姻上推呢?"

  林天秦沉下脸:"都是自家人,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那好,"江予城丝毫不为所动,靠在椅子上的姿态优雅,目光沉静,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好听,"日子不变,不过我的未婚妻,要换成林家二小姐,林听。"

  这句话无疑是惊雷炸响湖面,在场几人都有些懵了。

  林听最先反应过来,她抬起头,倒还算冷静,只是语气十分不好:"你开什么玩笑?"

  林宛若想拽江予城胳膊,却被后者避了过去。

  "予城,你别开这种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大家都知道我跟你要订婚了,你告诉我,你就是逗我的!好不好?"她眼眶含泪,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朱漪莲转眼看到红着眼睛的林宛若,心疼得不得了,赶忙打圆场:"哎呀,予城,我说你就不要乱开玩笑啦,还好现在就我们自家人,这要有外人在场,多叫人笑话啊!"

  她说完又推了林听一把,语气倒还算和善:"林听啊,你看你在路上奔波一天也累了,没事的话就早点上去休息吧!"

  这话虽目的不纯,但正中她下怀。林听腾地站起来,飞快说了一句:"那我先上去了,晚安!"

  她说完便要走,江予城却抬起头,慢条斯理的喊了一声:"等等。"

  林听僵着身子,没有回头。第二章 订婚

  "作为当事人之一,怎么能先走?"他语气淡淡的,脸色波澜不惊,"外界只知道江林联姻,可没明说是谁。还有,我只说一遍,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我们两家必联姻,那么只有一个条件,新娘是林听,否则……免谈!"

  他最后两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听在人耳中,却充斥着危险。

  他说的是真的,林听很确定。

  她闭了闭眼,捏紧拳头,慢慢转过身来。

  与此同时,爆发了林宛若尖锐的哭叫声。

  "不!予城,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她眼泪大颗落下,如濒临死亡的人抓住救命稻草,拼命的想搂住江予城的胳膊,只是几次下来,她已哭得满脸泪痕,对方却始终不为所动。

  林宛若又把目光转向沉默的林天秦,拉着他的胳膊求援:"爸,你替我说说话,跟予城说我才是林家的大小姐,我和他才是真真正正的门当户对!"

  林天秦注视着眼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眉头深深的皱起来。

  一旁的朱漪莲脸色十分难看,她安抚的拍着林宛若的背,难得在江予城面前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来:"予城,婚姻大事不能儿戏,你可不要因为一时兴起,做出后悔的事,林听,她确实配不上你!"

  "哦?"江予城饶有兴致的看了林听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林天秦,问道,"她不是林家二小姐么?难道不是叔叔你的女儿?"

  "当然是了。"林天秦被问得头疼,皱眉想了想,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你想好了?"

  江予城看着他,没出声。

  "好!"林天秦微微点头:"那就这样吧!"

  "爸!"

  "爸!"

  林听不可置信的喊声和林宛若撕心裂肺的嚎哭同时响起。

  她就这样轻易的被自己的父亲给丢弃了?

  朱漪莲也不顾伏在膝上的林宛若,急切的站起来,慌慌张张的企图挽救:"老林,你糊涂了?怎么能答应这么离谱的要求?"

  "你知道什么?"林天秦拉下脸,呵斥了她一声,又有些厌烦的挥挥手:"饭吃完了,就散了吧!"

  他揉揉额头起身,林听猛然拦在了他跟前。

  "爸,"她深深的看着他,巴掌大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有些苍白,"其实您从没把我当女儿,对吧?"

  林天秦停下脚步,认真看了她半晌,目光深处流露出一丝怀念,随即叹息般的道:"我就是把你当女儿,才会这样。"

  他说完不再看她,淡淡道:"我上楼了,你们随意!"

  林听有些恍神,一瞬间屋里只剩林宛若的哭泣和断断续续的乞求声,她依旧不能面对这突变的事实,不死心的继续在请求江予城和朱漪莲。

  而林天秦一走,江予城便站了起来:"那我也走了,还有……"他顿了顿,看向林听,"你跟我一起走。"

  "我不!"林听回过神,凶巴巴的瞪他。

  都是这个罪魁祸首,害得她陷入这种水深火热里。如果哪天她遭遇不测,除了视她如眼中钉的林宛若朱漪莲,江予城绝对也算一个!

  "我不勉强你,"他穿好外套,有些漫不经心,"不过你确定呆在这里你能平安度过今晚吗?"

  不能!林听很清楚眼下的情况。

  罢了!她咬咬牙,对付一个毒舌的男人总比两个疯狂的女人好。再说了,她多跟他说说好话,说不定他就改主意了。

  "那走吧!"

  深秋的夜有些萧条,昏暗的光影从车窗投射进来,笼下大片阴影。

  林听坐在副驾驶座上,心里的各种情绪渐渐退去,只余满腔平静。

  她的人生,似乎一直处在这种不停奔波,转折,被人呼来喝去,想丢就丢,想甩就甩的局面。

  似乎这根本就不是她的人生,而是别人漫不经心落下的一盘棋。

  她扭头望向窗外,被阴影笼罩下的侧脸有说不出的倔强。

  想象中的求饶、吵闹、示弱、谩骂一样都没有发生,江予城瞥了她一眼,有些意外她此刻的平静。

  他沉沉看着前方,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现在还早,先去一趟家里。"

  "嗯?"林听对"家里"这个词有些不是很能理解,诧异的扭头看他。

  "见家长。"江予城说得很是云淡风轻。

  "什么?"林听却被这话吓得几乎跳起来,不可置信的看他,"见家长?"

  开什么玩笑,这大晚上去见家长?还披头散发两手空空?他是来搞笑的吗?

  "不见家长,怎么订婚。"他睨了她一眼,纵使在光线昏暗的车里,那眼神也像带着寒气似的嗖嗖往她身上蹿。

  林听皱了皱眉:"可是这也……"

  她梗了一下,脑子里把今天发生的一堆破事飞快过了一遍,随即坐直身子,认真的道:"虽然订婚这件事我爸已经答应了,但我还想再问一遍,就这一遍,"她目光炯炯,昏暗中反衬得眼睛异常明亮,声音清亮而坚定,"你是认真的吗?"

  "我从不开玩笑。"江予城没有丝毫犹豫,几乎她话音刚落,就给了她明确的答案。

  "好吧,"林听有些泄气,重新靠回椅背上,自暴自弃的说,"那就去吧,反正天塌下来你顶着。"

  江予城勾了勾嘴角,没有再答话。

  两人很快到了江家,虽然一路上做了不少心理建设,临进门前,林听还是免不了紧张。

  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去一个陌生的家里,不紧张才有鬼了。

  她小步走着,看到江予城要推门进屋,想了想,还是叫住了他。

  "哎……"

  江予城停下动作,回头看她。

  她攥着衣服,表情还算平静,可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不安。

  终于怕了?他觉得有趣,故意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那个……"林听舔了下嘴唇,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我穿成这样,不会被他们说吧?"

  之前是在家里,她就只随便套了身居家服,披散的头发也没好好梳理,看着确实不是能领回家的样子。

  江予城收回目光,声音淡淡的:"放心,他们认的只是你这个身份。"

  "可是……"这正是林听最不想提起的话题,她垂下眼,声音蓦的低了下去,"这个身份见不得光,你不知道吗?"

  江予城推门的手顿住,余光瞥见她毛茸茸的头顶,眼睛里有奇异的光一闪而过。

  "只要你姓林,其它的都不是问题。"他推开门,一只手自然拉过她,她的手掌被他牢牢握住,像是某种坚定的支持。

  她一怔,看着他挺直宽阔的背影,心里蔓延上一种难言的情绪。

  江家的房子是个比较老的复式别墅,屋里装修以简约朴素为主,看起来温暖而亲切。

  一走进大厅,就有低低的电视声传来。

  江予城不发一言,拉着林听径直往客厅走去。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电视里正播着一个搞笑类的综艺节目,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而那人也不断随着电视里的情节发出轻快的笑声。

  江予城停下脚步,喊了一声:"妈。"

  看节目的人一怔,随即飞快的转过头来。

  "阿城?"这人自然便是江予城的母亲,江家夫人莫琴。她看到突然回来的江予城显得十分高兴,节目也不看了,迅速起身向他走来,"怎么突然回来了?吃饭了吗?"

  她说着目光便落到了站在他身后的林听身上,脸上露出疑惑:"这是?"

  "吃了,"江予城松开林听的手,侧过身子介绍两人,"这是林听,林听,这是我妈。"

  "伯母好!"林听微微倾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第三+四章 拜见父母

  "欸,你好!"莫琴笑眯眯的打量她,十分和善的模样,"这小姑娘真漂亮。"

  林听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说话,下一秒就听到江予城没什么感情的声音:"我爸呢?"

  "你爸在书房呢!"

  "我去找他。"

  江予城说着便准备走,刚抬脚又停下,转头叮嘱林听:"你在这里跟我妈说说话。"

  林听受宠若惊,连忙答应:"好,你放心吧!"

  江予城上了楼,莫琴又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忽然淡了很多。

  "你姓林?"她径直走回沙发,把刚才掀掉的毯子盖回腿上,声音也不复前一刻的热情。

  林听被她瞬间的翻脸技术惊得缓不过神来,过了好半天才回答道:"嗯,是的,伯母!"

  她小步往沙发边挪,挪过去也不敢坐下,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像个低声下气的仆人。

  莫琴瞥了她一眼,双腿交叠以一个很舒适的姿态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问:"你跟林天秦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爸。"林听小声回答。

  莫琴怔了一下,她本以为这丫头充其量是林家亲戚什么的,却没想到居然是林天秦的女儿?

  "据我所知,林家只有一子一女,你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和我家阿城有婚约的林家大小姐!"

  她蹙着眉,脸完全拉了下来。

  "我当然不是林家大小姐了,事实上,她是我姐。"林听苦笑了一下,心知他父母这关绝没有江予城说的那么好过,更有甚者,他这个表里不一的母亲,会比朱琴莲更难对付?亏她刚才还觉得这个夫人心善好说话!

  唉,这么一对比,她甚至觉得从里到外都冷冰冰的江予城好像还更好相处一些。

  "哦?"莫琴挑了挑眉,斜着眼睛再次打量了她一遍,脸上虽没表露什么情绪,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却叫人喘不过气来。

  林听想了想,决定主动招了:"我来这里,是因为……"

  "因为她将成为我的未婚妻!"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

  莫琴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保养得宜的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悠然。

  江予城走过来,一只手用力按了按林听的肩膀,迫使她不得不坐下来。

  林听不安的坐下,江予城随之坐到她身边,两人靠得很近,林听甚至能感觉到身边男人独特的清冷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莫琴又惊又怒,显然这突来的消息让她很难接受。

  "激动什么?先坐。"

  又一个男人走过来,慢条斯理的坐在独属于他的座位上。

  这人自然便是江予城的父亲,江宏升。

  "可他们……"莫琴眉头蹙得很紧,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看了气定神闲的江宏升一眼,又瞥了一眼对面紧紧挨着的两人,终于还是坐了下来。

  "你自己说吧,怎么回事?"

  显然江宏升已经知道了换未婚妻的事,看起来虽没有莫琴那样惊诧又激动,但长居高位的严肃和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还是让林听觉得心里发虚。

  江予城倒依旧是他那张万年冰山脸,语气也一板一眼没什么感情,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人颇感任性:"反正也是联姻,与其找个娇气大小姐,倒不如换个看得顺眼的。"

  "这么说,你还挺喜欢这姑娘?"江宏升瞥了林听一眼,完全看不出是喜是怒。

  江予城翘起二郎腿,目光落到林听白皙的脸颊上,没有否认这句话:"也可以这么说。"

  林听一愣,她没想到江予城居然会承认喜欢自己。虽然知道他换未婚妻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而这句话明显也是敷衍他爸,但乍听到他这么说,她还是感觉心好像漏跳了两拍,莫名有些不好意思。

  她垂着头,作为话题中心,徒劳的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江宏升似乎来了点兴趣,目光转到林听脸上:"你叫林听?"

  林听被点名,赶忙抬头挺胸收腹,规规矩矩问好并自我介绍:"伯父您好,我叫林听!"

  "嗯。"江宏升点点头,觉得这小姑娘挺有趣,语气温和了几分,"你是老林家的闺女?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

  一听这话,林听就知道江予城没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他爸,但现在显然不是自己不打自招的时候,便四两拨千斤的回答:"我之前一直在国外,今天才刚回来。"

  "哦?"这个回答还算合理,江宏升也并不想多问,换了个话题,"阿城本来是要和宛若订婚的,你知道吧?"

  "我知道。"林听知道这件事上自己虽然很无辜,但在其他人眼中却是另一种味道。她也没打算辩解什么,索性实话实说,"但在商场上,婚姻也不过是合作的另一种模式而已,至于当中的砝码是什么,取决于金字塔顶端人的心情,而我作为林家一个不足挂齿的女儿,什么都改变不了。伯父您说对吗?"

  听到这话,江宏升脸上隐现笑意。乍看这小姑娘,他只觉得柔柔弱弱,虽然温顺,但似乎不能担事。现在看来,他似乎想错了。

  ——

  离开了江家,两人回到了江予城自己的公寓。一路上林听还有些不可置信,她居然这么容易就过了父母这关?虽然到最后,江予城的妈妈看起来仍然有一些不高兴。

  "你妈妈,好像很不满……"林听想到莫琴那变魔术似的翻脸技术,心里有些没底。

  她不怕冷酷无情的男人,就怕心思深重的女人,家里的两个,已经够让人头疼了。

  "不过是场利益交换,这么认真干什么?"江予城没什么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甩给她一双男士拖鞋,"家里没有女士拖鞋,你先穿我的,除了我的房间,想睡哪里随便你,我还有事,你自便。"

  他说着便回了自己房间,林听一个人站在玄关,有些措手不及。

  她扭头打量四周,这是个相当扩大的公寓,装修风格简约大气,室内整洁宽敞,确实是江予城的风格。

  "唉。"她推着行李箱,一瘸一拐的走到客厅坐下。

  今天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她几乎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而现在得了空闲,却是尘埃落定,一切都已成板上钉钉。

  她蹙起眉揉了揉快没知觉的脚踝,发现伤处红肿更甚,活像发酵后又裹了一层辣椒油的大馒头,不仅难看还吓人。

  "江予城……"她磨着后槽牙,想到对方到现在一点反省之意都没有,自己居然还上赶着跑过来和他共处一室。

  "不行,"她一拍巴掌,"不能住在这儿。"

  做人不能这么没骨气,就算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难道还不能让她有一点自己的主见吗?

  说做就做,林听从包里翻出纸笔,刷刷留下几个字,拖着箱子就往外走去。

  茶几上,卷着边的便签贴上写着:我走了,有事电联,无事勿扰,下面一串流畅的数字,落款林听。

  江予城发现林听不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指尖夹着那张字条,看着上面流畅而毫无停顿的笔迹,几乎能想象出她毫不迟疑离开的样子。

  跟他以为的一样,果然很有趣。

  他喝了一口咖啡,将纸条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正要出门,屋内的门铃突然急促而不间断的响了起来。

  江予城冷下脸,早就叫李茂找人把这该死的门铃拆掉,这小子真是翅膀硬了,说了多少遍的事还不办。

  他一边挽袖口,一边往门口走,直到那锲而不舍的铃声终于止住了,才伸手打开门。

  门外站着林宛若。

  她脸色苍白,眼睛红而发肿,虽然化了妆,却仍能看出满脸疲惫,她似没想到门会打开,本有些丧气,看到突然出现的江予城,缓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予城!"她的惊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他无情的打断了。

  "你来干什么?"他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冷漠和嫌弃,和昨晚一样,对她不留一丝余地。

  林宛若捂着胸口,显得很受伤:"予城,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我想了一晚上,终于想通了,你一定是为了气我才故意说要和林听订婚的,毕竟在她回来之前我们都还好好的。所以,予城,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对,你说,我一定改,一定!"

  仿佛怕他不信,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做出起誓的模样,看起来可笑又可怜。

  江予城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想换未婚妻而已。"

  空气安静了片刻,林宛若脸色煞白,承受不住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捂着胸口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江予城懒得理她,伸手欲关门:"还有事吗?"

  "等等!"林宛若一把拦住他,脸色变了又变,终于换了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林听是不是在这里?她在这里过夜了?"

  "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江予城冷着脸,他以前还真没觉得林宛若有这等缠人的功夫,女人果然都是演戏高手。

  "这个狐狸精!"林宛若捏紧拳头,也不顾江予城还在跟前,恨恨的咒骂,"有其母必有其女,破坏了我爸妈的感情不够,还来破坏我的感情。"

  江予城再不想听她说话,"啪"一声将她关在了门外。第五章 三个巴掌

  与此同时,转了好几趟车的林听来到位于老城区的奶奶明淑兰家中。

  这里是林家老宅,标准的中式建筑,四面房屋,中间大院,年岁虽久,却并不显破旧,在这寸土寸金的老城区,相当有经济价值。

  "哎哟,我的听儿啊,你可算来了!"林奶奶健步如飞,"老早就听说你要回来,可算把你给盼来了。"

  林听连忙放下箱子上前接她,一边乖巧的笑:"所以我干脆连行李都带来了,打算要一直住到您嫌我烦为止。"

  "那你可等不到那天咯!"林奶奶拉着她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一边不住点头,"我们家听儿长大了,更漂亮了!以后谁家的小子娶了你,可有福了!"

  祖孙二人说说笑笑进了屋,一个中年女人急急迎上来,略带责怪的道:"我才一会儿没看着,就连拐杖都丢了,您要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这是专门照顾林奶奶生活起居的阿姨,小一辈都叫她郝姨,个性温柔和善,跟着林奶奶十多年了,感情比亲人还好。

  "唉,你生气我可不怕,没看到我们家听儿来了吗?有她给我撑腰,我还怕你?"林奶奶老顽童似的还了句嘴,满脸都写着得意。

  "奶奶!"林听好笑的把拐杖接过来,扶着林奶奶坐下,两人絮絮叨叨的拉起了家常。

  就这样将到饭点,郝姨摆好饭菜正招呼他们吃,就有一个人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屋里三人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来人是林宛若。

  "林听!"也不知道林宛若是怎么知道她在这儿的,凶神恶煞的直直冲到林听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林听一看到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迅速反应过来躲过了她的手掌,扶着林奶奶退后了一步。

  "你干什么宛若?"林奶奶严厉呵斥道,"不分青红皂白就撒泼,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林宛若在江予城那里吃了鳖,现在又遇上林奶奶的指责,更是怒火中烧,指着林听的鼻子就骂:"你以为你不接电话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告诉你林听,人在做天在看,你这种人,迟早要跟你那见鬼的妈一样死无葬身之地的!"

  "啪!"

  巴掌声响彻屋脊,惊得深秋凋零的树都抖了几抖。

  林宛若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的人。

  "林天秦教育出来的孩子,我管不着!但我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来玩,我欢迎你,你要再继续撒泼,那我只有一句话,好走不送!"

  林奶奶扶着林听的胳膊,目光明亮,字正腔圆,明明不高的身量,腰杆却比谁都笔直。

  "你……你们……"林宛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于意识到这里不会有人为她说话,二十多年没受过委屈的娇小姐这两天饱尝各种委屈,感觉被奶奶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红着眼睛尖叫道,"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给我等着,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她说完就捂着脸跌跌撞撞的往外跑,林听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面无表情。

  如果刚才奶奶没有打那一巴掌,那动手的一定是她。

  人的忍让是有限度的,这件事,林宛若再可怜,错的也不是她林听。她这样一味的将罪责怪在自己身上,已经够遭人厌恶了,更遑论,说她的母亲。

  不可忍!

  ——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林听每天没事和奶奶拉拉家常遛遛小湾,讨厌的人也没有来捣乱,日子过得潇洒又快活。

  她甚至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也挺好的。

  可惜现实就是现实,讨厌的人暂时不出现,不表示永远不出现。

  "什么事,非要当面说?"林听横在大门口,抱着胳膊一副没事快滚的表情。

  江予城站在她对面,视线毫无障碍的从她头顶越过,落在干净整洁的院子里。

  "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声,别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

  他收回目光,在她白皙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定了下来。

  其实是打个电话或发个消息就能解决的事,再不济叫李茂来办也可以,但他却偏偏在和她通过电话听到她声音之后鬼使神差要了她的地址,然后以不容拒绝的理由亲自来找她。

  而且,她好像和上次见到的时候不一样了,似乎,更漂亮了一些?

  江予城对自己这种反常的行为和想法匪夷所思,垂下头略略思索,不着痕迹的掩住了眼底的情绪。

  什么日子?林听冥思苦想,能让这家伙亲自跑来,还如此慎重提醒自己的日子……

  不会是……

  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不会吧?她潇洒的单身生活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不巧,就是你想的那样。"看她满脸绝望,他就觉得心情愉快,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也松了松,大发慈悲似的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记得准时来。"

  他说完准备走,刚拉开车门又顿住,回头来冲她深情款款的笑:"我想你以后应该不会住在这里了,所以,记得收好行李。"

  "什么?"林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不能住这里?

  江予城并不过多解释,抬腿坐进车里,降下车窗假模假样的跟她告别:"明天见,未婚妻!"

  ——

  下午三点。

  林听坐在御景顶楼的总统套间里,听着面前自称江予城助理的年轻男人喋喋不休的问题。

  "林听小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或者您还有什么需要替您准备的东西?"李茂拿着厚厚的备忘录,一边说话一边飞快的在上面进行标记。

  林听抬头看他,表情有些微的不解:"人很多吗?"

  李茂斟酌了一下,含蓄的说:"应该……还好吧!"

  只是一些平时合作得比较多的企业,不算那些趁机找关系混进场的,应该也就百十来家吧!

  林听跟他不熟,也懒得多说什么,毕竟他是江予城的人,她这里跟他说话,谁知道他会不会转头就去打小报告?

  她正胡思乱想着,李茂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出去了。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林听坐了一会儿,起身往窗边走去。

  与其说今天是她和江予城订婚,倒不如说是林家和江家订婚更恰当。

  她倚着窗户,看着遥遥路面蚂蚁般来往的车流和人群,心里有一瞬间茫然。

  不过她没茫然多久,就被一阵突来的吵闹声给惊醒过来,似乎李茂走的时候没关好门,她可以很清晰的听到外面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拦我?信不信我马上叫人把你炒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声首当其冲,伴着乱七八糟的劝说和阻拦声,由远及近的向门口而来。

  林听皱了皱眉,是林宛若,她果然来了。

  她拢拢身上的披肩,转身向门口走去。

  宽阔的走廊里,几个工作人员跟着林宛若,想拦又不敢拦,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林听推开门,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林听!"林宛若看到她,近乎扭曲的脸上俱是不加掩饰的愤恨,"你还有脸出现!"

  "你不就是来找我的么?"林听不想让那么多人看了笑话,说了这一句就转身想往屋里退,意思很明显,要林宛若有什么进屋来说。

  可林宛若怒极攻心,哪里能理解她什么意思。见她转身要进去,立刻疯了一样挥开身边的人,两步冲到了跟前。

  "还想躲?"她拦在门口,一双眼睛血红,"你有脸躲?林听?今天待在这里的人本应该是我!"

  "很抱歉!"林听垂下眼睛,并不想多说什么。

  "抱歉?这是一句抱歉就能解决的事吗?"林宛若嗤笑一声,"林听,你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真以为予城是喜欢你想跟你结婚?"

  "我没这么以为。"

  "呵,瞧瞧你这什么态度!"

  林宛若被她爸在家里变相软禁了一个多星期,就是怕她在这节骨眼上找林听麻烦,可今天她还是和她妈里应外合溜了出来。一想到本应属于自己的男人被林听抢走,她就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她恨啊,真是恨!今天这个风头,本应该是属于她林宛若的!

  林听抬头看她:"那我该是什么态度?"

  "你就应该马上把你身上的礼服脱下来,跟我道歉,然后带着你的东西滚回美国去!"

  "抱歉!"她直视她的眼睛,语气很平静,"这件事我做不了决定。"

  "林听!"林宛若尖叫一声,宛如被人踩到痛脚,"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她扬起胳膊,用力挥出,林听没躲没闪,那一巴掌结结实实落在了她脸上。

  清脆的耳光声惊得身后一帮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回过神,推推搡搡的小声惊呼,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说。

  那一巴掌没留丝毫余力,林听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有瞬间的嗡鸣,她一只手用力撑住墙面,让自己不至于失态摔倒。

  林宛若却打上瘾似的,另一只手也瞬间扬起,飞快的朝她挥了过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博看小说】 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旖旎婚爱》全文

  本文出自:感恩在线 链接地址:http://www.ganen360.cn/xiaoshuo/4511.html
分享到: